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夏衣 > 《拐君入洞房》
返回书目

《拐君入洞房》

第九章

作者:夏衣

平生的记忆,全数回归脑海,君千影飞快地赶回家。

君家内外围满了人潮,君老爷忧虑地在厅堂门口走来走去,一见到君千影进门,立刻眼睛发亮的向他招手。

「二小子,你总算回来了!」

君千影凤目游移,四下梭巡着万杏的身影。「爹,杏儿在哪?」

「在你大嫂那儿,她们不知在谈些什么,一直没有露面。听说,你和杏儿给我生了个小子?」提及挂心的小孙子,君老爷忧烦的容颜有了笑意。「你快去带给我瞧瞧!」

「您不反对我和杏儿?」君千影审慎地观察父亲的态度。

君老爷没好气地说:「你们连孩子都有了,我怎么反对!」

「但我记得……」君千影支吾道:「你不喜欢我……」

「我几时不喜欢你了!」君老爷吹胡子瞪眼。「你招惹欧蕾时,我也不过念了你两句,你就离家出走,走了之后又毫无消息,回家都不先通知一声。你自己摸摸良心说话,这种态度你有脸叫你老子给你好脸色?」

「爹,我--」

「别说了。I君老爷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回来就好。杏儿不是一般的姑娘,你既然娶了她,今后绝不能辜负她,浪荡在外搞七捻三了,知道吗?」

「爹!」为什么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会对万杏不忠?

连万杏也惶惶不安,离他而去。君千影满腹的苦怨,他自认从前的为人并不恶劣啊!

「别站在那儿光只会叫爹,快去把杏儿带开,不要让两个女人为了你反目。」

一言点醒了君千影当务之急。「我立刻去!」

他转身就跑,真想立刻抱住万杏,缱绻一番,向她表明心迹。

慌忙的,他胞进了欧蕾居住的庭院,万杏正踏出厢房要离开。

「爹--」流水先发现到君千影的出现。

「杏儿!」君千影眼里只看到心上人。

察觉他灼热的视线,围绕着她打转,万杏鼓起勇气正视他。

「你……全部想起了?」她请求多玢,如果君千影并末恢复全部的记忆,尽量阻拦他,别让他追上来。

她不希望追随而来的君千影,是个不知自己被欺瞒得有多惨,只知着急妻子的男人--那样的他不完整。

「全部。」君千影温和地回答。

「你……恨我吗?」她对他还有拋不开的渴求,便是他的一句原谅。

君千影力不从心地摇了摇头,她的问题令他难受。

他期望万杏跟他灵犀相通,爱语不必宣诸于口,就可以心领神会;但他现在的情况,只怕是说了承诺也得不到她的信任了。

「君千影?」闻声出门的欧蕾,主动走向他,他凝视万杏的热情目光令她忍不住叹息。

「欧蕾……」君千影像是忽然有了意识。

两人相互凝视,恍若隔世,前尘往事,尽归尘烟了。

「妳这两年过得可好?」君千影逐步走向欧蕾,越过了万杏。

万杏眷恋的目光悄悄地随他转移,她看见君千影跟欧蕾并立着,极其相配,使她觉得恐惧。

「原谅我。」万杏对着君千影的背影轻声的说。欺瞒了他两年,她不后悔。

两年了,他解脱了,只是她不快乐。

君千影没听见万杏说的话,自顾自的跟欧蕾交谈。

万杏捂着流水的嘴,不让他呼唤君千影,悄然带着他,走出庭院。

每一步,都希望君千影能发现;但她走得远远的,远到回头也看不见庭院了,依然没听到任何一句挽留。

www.shangxueji.com

再见君家人,万杏百感交集。

「君伯伯……杏儿回来了。」她说完,抱着孩子立刻跪在地面。

「杏儿,妳这是做什么!」君老爷赶忙扶起她。

「君伯伯,我做错事了。」万杏坚持不肯起身,眼带歉疚。「对不起,请您原谅我。」

「说什么原谅,妳给我带了个可爱的小孙子,我高兴都来不及了……」本来他是有点介意,但万杏这么一跪,他反而舍不得了。

「君伯伯……」预期里的责备并未出现,万杏更加的惶恐。

「妳该改口叫爹呀!」

「不成的……」万杏为难地避开老人期待的目光,心酸道:「君千影他不是自愿的……」

「妳说什么?」老人家并不了解内情。

万杏流着泪,道出了详细的过程。

「他叫什么名字?」听完了万杏的陈述,君老爷并未生气,他更在意万杏怀里那个白白嫩嫩的孙子。

「流水。」

「君流水呀……」君老爷笑了。「我的头一个孙子。」

万杏让出儿子,给君老爷尽情地拥抱。

「杏儿,妳准备怎么办?」君老爷笑呵呵地亲了亲孙子,边观察万杏憔悴落寞的脸色。

刚才,他见君千影担忧万杏的模样,分明对她有情有义;但依照万杏的说法,显然她极不信任君千影对她的感情出于真心。

他得想个法子,帮这两个孩子一把。

「我……」万杏喉头一窒,忍痛道:「等君千影决定……休弃我,我立即离开,不再给他添麻烦。」

「什么?」君老爷一脸的不赞同。他绝不答应,难得有了个孙子,说什么他都不放手。「杏儿,我们商量一个法子。」

「您说。」

君老爷悄声交代了万杏,然后告诉她,「如果,君千影去找妳,表示他是心甘情愿爱护妳,妳就别再为难自己了。」

说话的同时,君老爷下定了决心,非这儿子行动不可。

万杏蹙眉深思了半晌,缓缓地点头。

老人开心地笑了。即使君千影违背了他,但只要万杏遵照他的安排,他就能成功的掌握媳妇跟孙子的下落,不会两头落空。

www.shangxueji.com

两人经过了两年的变迁再相见,曾有的情感竟消失无形了。

君千影长叹一声,他仔细思索这些年对欧蕾的执着,现在确实没了心动的眷恋。

怦然的心,不受控制地随着情感起伏波动,那种如胶似漆的感觉早在欧蕾背弃他之前,他就不再能体验;一直沉潜着,直到这失去记忆的两年,万杏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喜悦。

他如今才明白,欧蕾为什么选择背弃他。「我欠妳一句道谢。」

「你终于懂了?」欧蕾心酸地笑。

君千影点头。「假如当年,妳选择了我,至今我们或许能相敬如宾;但绝不能遇见万杏,否则我一定会背叛妳。」

「不是万杏也会是别的女子?」她想从他口中问出万杏的重要。

君千影沉吟片刻--

「如果不是忘了跟她的差距,我一定会极力抗拒她的;然而我忘了,进而跟她相许一生盟约,是顺应天意也好,是顺应我本意也罢!跟我相恋的人是她,不是其它女子。」他的怀抱,拥过众多女子,唯独小杏花令他温存眷惜。

欧蕾目睹君千影爱恋的神情,她没有嫉妒。

「我为你高兴。」她早在放弃他的那天选择了解脱,此时此刻,她庆幸她的选择正确了。

www.shangxueji.com

待会跟小杏花见了面,他该说些什么?他有着丰富的调情经验,擅长甜言蜜语,为什么现在却心情紊乱,无从着手?

君千影每走一步,就算计一种安抚万杏的方式,胸口内的心怦然不已。他只想用狂风一般的速度,带她到床榻上抵死缠绵;不过,他得先叮咛她,不能再随随便便拋下他了。

君千影出了欧蕾的庭院,在家里走了一圈,到处找不到妻子的身影。他纳闷的找父亲询问,「爹,你见到杏儿了吗?」

「她呀……」君老爷看到儿子焦急的表情,开始怀疑自己的安排是不是正确。

「她赶着马车……走了。」

「走了?」小杏花不是才走过一次吗?

「她走去哪了?」君千影轻柔地问着父亲,凤眼阴森。

「呃……她有东西托我转交给你。」君老爷急忙取出万杏交代的信笺,递了过去。

「她为什么不亲自给我?」君千影疑惑地接收。小杏花的心思越来越曲折了。

「可能是害羞,杏儿十分的歉疚,一定是你让她不安了,你真是粗心大意!」

「我说的话她不肯相信!」君千影为自己叫屈。

「一定是你没端正好态度!你这小子天生的嘴脸轻狂,用不正经的模样讲情话,姑娘能放心吗?」

「情话?」君千影五指按住额眉,脑际有些疼痛。「我从未说过什么情话,哪还能不正经?」

失忆前,惯常 挂在嘴边的情话,失忆后竟忘光光了。他对许多女人说过无心的情话;然而对他的小杏花,他似乎从未给她一句明确的爱语?

「那你都跟她说些什么?」君老爷无法相信,游戏花间、多情一世的二儿子,连基本的调情招数也忘了。

君千影颓丧道:「说些不离不弃的诺言。」

「你是笨了还是傻了?收买女人心,禀明你的义务是不够的,小子!」难怪媳妇不安分了。

「我懂!」君千影心烦地挥袖。「男人只为心爱的女人履行义务,偏偏女人笨得不理解,反而爱听些不切实际的甜言蜜语。」

他的小杏花始终不能安心,恐怕计较的仅仅是一句简单的情话,他的疏忽必定令她难过极了。

「你呀!一定得改掉你的轻佻毛病,否则万杏迟早休了你!」

「呵……那可头疼了!她如果聪明,应该发现担忧害怕的人是我。」

「不知道她给你留了什么?」

父亲一问,提醒了君千影,他马上开封,抽出信笺。

纸上,写着两行字--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他讶异地念道。

生怕情多累美人……君千影听见了自己狂烈的心跳。

「傻丫头!」他揉着信纸。

她没令他负累,没有!他是气她的谎言欺骗,但他愿意承受她的谎言、她的欺骗;跟她相依的这些年已经成了他人生最美好的岁月,他从不曾觉得累。

蠢丫头、笨丫头、坏丫头!始终表现得害怕遭他遗弃,自己却再三地拋弃他!她怎能留下这句比借口还敷衍的话,就带着儿子一走了之?!

「儿子,需要爹帮你准备车马,让你去追吗?」君老爷问了神情乍阴乍晴的儿子。

君千影睨他一眼。「你不是早已准备好了?」

「呵呵……」老人不好意思地笑。

盼了长久,等了长久,好不容易得了个孙子,抱都没抱过瘾,他怎么舍得让流水跑了?

www.shangxueji.com

树林中,鸟儿争相鸣叫。几个日夜的车程过去了,万杏慢慢的回到了杏花村。

她藏在马车内进了村,避免跟村人相见。他们一定会询问起君千影的踪影,而她身旁只有儿子,没有丈夫。

静夜里,万杏返回竹屋,抱着已入眠的流水进寝房。

室内幽静,她凭着感觉靠近床榻,刚把流水放到床中央,一只手臂猛然攫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撞入一片温暖的胸怀。

「谁?」万杏惊呼。

她来不及摸出烛台点灯,看不见对方的模样,对方已经狂烈地抱住她,用他的唇堵上了她的柔嫩菱唇。

她没有挣扎、没有呼救,他的气息和嘴唇的味道已经知会了她,表明了他是她心爱的丈夫。

万杏眷恋地响应他的亲吻。

早在那幽暗的雨夜,他撑着伞出现在她泪眼模糊的瞳眸内,就已经不知不觉的勾走了她的心。

「为什么离开?」君千影施力咬了咬万杏的唇,停止缠绵,愤然质问,「妳怎么会认为我会累?」

幽暗的室内,她瞧见他凤眼里燃烧起未曾见过的火焰。她不知道他一直含情脉脉的温水眼眸,竟会烧出烈焰般的怒火。

「你怎么来了?」她分明比他早离开许久。

「妳还有脸问?!」他才不透露自己多么焦虑,马不停蹄地追赶着她,甚至抢先了她一步回家。

不成!他是心有城府的成熟男子,怎能斤斤计较?

收服她这笨丫头,免不了一些肉麻情话,他应当夸大其词地强化他的焦虑和慌乱的追赶,讨她欢心。

「这是我家,我回不得吗?」气冲冲的话一出口,君千影顿时懊恼得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他的城府、他的风度、他的优雅,上天,快悉数还给他!他怎么能变得像个毛躁小子?

「你应该在你喜欢的人身边。」万杏噘起唇。他选择了她,会不会是为了流水和责任?

「别跟我提什么应该,妳凭什么身分命令我?」君千影听她说话的语气像在推卸责任一般,他怒火高张。「妳把我当什么了?高兴让我做妳丈夫,我就得陪妳两年;不高兴了一声不响的遗弃我。即使妳养的母鸡妳也会舍不得牠死,我呢?挥来喝去的,妳想过我的感受没有?」

「是我对不起你……我道歉嘛!你干嘛那么凶!」

「爹!爹!」流水被争吵声闹醒了,父亲耳熟的声调唤起他的思念之情。

万杏想看孩子,君千影紧握了她的手腕,不让她移动分毫。

「我不累。」他轻举她的手,放近唇边,印下一吻。这两年,他的快乐不下于她。

万杏忍不住流泪,哽咽道:「我累。」

她真的累了。怕了两年,怕他回复记忆,提心吊胆了七百多个日夜。

君千影一震。

喜爱他的时候,她对他比春风还柔媚;想遗弃他的时候,什么理由她都搬得出口。她也许不在乎,当她蜷缩在他怀里,娇唤他一声夫君的心情,但他在乎!

「收回这句话!」君千影握住她的肩头命令道。

万杏摇头。「我说的是实情,我确实累了!」

她欺骗了他,没脸见他,不敢看他,因此没发现他心痛的神色,即使在暗夜里也清晰得令人神伤。

「看着我。」他恨死她的逃避了,口不择言道:「妳这死丫头!」

「你……」万杏怔了怔,难以置信她高雅的夫君口出恶言。「你骂我?」

「谁教妳太任性,把我当玩物一样,肆意丢捡,妳不是讨骂是什么?」君千影不再温和。「从没见过妳这么任性、恶劣、没品的姑娘,为所欲为,予取予求--」

「你闭嘴!」万杏不服气地甩开了他的箝制,抱起儿子攻击他,「流水,打他!」

「啪!」流水格格笑着,反应神速地赏了他爹一耳光,动作之流畅媲美一泄千里的瀑布。

君千影抽气……

气氛僵凝了!

「流水!」把儿子放回原处,万杏也吓到了,她原本只希望儿子闹他一下,没料到儿子当真动手了。

「你们母子真是……狼狈为奸……」君千影气不成声。「你们简直毫无良知……」

「对不起,对不起……」万杏理亏地一直道歉,心中疼惜他的脸颊不知肿起来了没有。

君千影在她柔情尽释的语调中丧失了怒气,无奈问道:「妳究竟要我怎么办,小杏花?」

她俏脸茫然。「我只希望你原谅我。」

「我原谅妳了。」君千影说得干脆。「那我呢?妳打算怎么处置我?」

万杏无法回答。她才要接受他的处置才对,他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君千影一手抬起她的脸,跟他相对。

「别再逃避我了。我喜欢妳,坏丫头,别再丢下我。」他一手取出买了很久的杏花簪子,穿入她的云发。「我还要等着看妳和我的三千发丝一起慢慢变白,妳忘了吗?」

万杏惊慌地睁大眼。他说的是真的吗?他喜欢她?

「妳这算什么表情!见鬼似的。」君千影非常不满她的反应。「妳我已相许了一生的盟约,妳认为我会背信忘义?」

「你是为了不背信忘义才回来找我,继续你被骗时立下的一生盟约?」

君千影气虚、体虚,差点没肾虚。「我的杏花,妳当真没有一点自信能留住我?」

他苦恼的话,彻底透露了他的诚心,万杏凝视他真挚的目光半晌,总算相信了。

「我听见你亲口说要带她走,你要带她离开我,我听见了。」她哭了。「如果不是害怕再也见不到你,我怎么会欺瞒你?」

他曾经要带着另一个女人海角天涯,到达她永远追逐不到的地方,留她一个人困在不自由的角落。

「我虽然被妳骗了,得到的却是幸福的两年时光;而欺骗人的妳,担忧了两年不得安生。」小杏花比他可怜多了。君千影心疼的问:「妳觉得值得吗?」

万杏苦涩地笑。「鱼跟熊掌,不可兼得嘛!」

「呵……我的杏花,妳变得会开玩笑了。」君千影依附在她耳边,亲密地呢喃,「妳是那么美,应该是我担心妳离我而去。是我做的不够,讲的不明白,所以妳一直不信任我的爱?」

「不,是因为你喜欢欧蕾……」

「她是过去的事了。」他用力拥紧了她。「当年,我明知她是大哥未过门的妻子,仍是喜欢上她了。我带她离开家半个月,到附近的城镇游玩……当时真的喜欢她,跟她约定了相守一生。」

万杏听了有点嫉妒。「你们为什么分开了呢?」

「她独自回去了,在最快乐的时候,她回家去,决定嫁给我大哥。」君千影沉缅在回忆里。「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背弃我,在他们的婚宴上闹了一场,丢了两家的脸,不只我大哥恨我,连我爹也气得几乎想打我一顿。」

「你……因此离开家了?」

「隔了十三年,再回家,没想到遇见了妳。」君千影一脸不知该笑或该哭的表情。

「遇见我又怎样!我求你带我走,你死都不肯,却愿意带走你心爱的欧蕾。」

万杏出拳,捶着他的胸膛。「你怎能留下我一个?害我再也见不到你,我不原谅你!」

「两年前的事了,已经过去了!」

「管你的!我就不原谅你。」她抽噎道。

「我发誓,今后在我有生之年,绝不离开妳。」君千影好声好气地求和。「妳满意了吗?」

他眼中的狂热令她心头怦然。

「为什么?」万杏惊喜地追问,「为什么你愿意这么说?」

「我喜爱妳,小杏花,别再弃我而去。」君千影埋首在她的肩窝。「永远别离开我,我喜爱妳。」

「你真不怪我?」万杏爱恋地抚摸他的紫浪柔丝。

「妳累我一辈子吧!我乐在其中呢!」他凤目游转,瞄向她喟叹出欢愉的唇口。「我似乎没有常说些情话逗妳开心?」

她又羞又喜,期待他有所表示。

「我们用做的好了。」君千影推她上床榻。两回遗弃他的帐,有得清算了。

「你还是那么不正经!」等不到情话的万杏无奈叹息。

「爹脱、脱娘滴衣服……」流水不慌不忙的插话。

万杏一惊,急忙拉回被君千影脱掉的衣裳。「孩子醒着呢!你别教坏他。」

君千影马上快手快脚地抱起儿子,不容抗议的将流水送出门,让安排在门外的下人照顾。

随即,他返回屋内,迅速将万杏压倒--

「慢着……你别做得那么明显,外人会知道……」

「好,下次再慢慢来!」君千影霸道的撕裂了她的衣帛,异常狂热的侵占了她。

万杏无助的闭起眼眸,嘴角忍不住弯起深情的笑痕。

他原谅她了……他喜欢她呢……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澎澎
  2. 婷姿
  3. 麒媛
  4. 剑愁
  5. 叶小树
  6. 凌煖
  7. 那芸
  8. 于琛
  9. 青鸟
  10. 言子夜
  11. 向芽
  12. 悠芙
  13. 离原
  14. 心宠
  15. 唐瑞茹
  16. 骑云枫
  17. 太阳
  18. 北方
  19. 孟妮
  20. 丁钰蓉
  21. 楚蓁
  22. 童真
  23. 小妹
  24. 龙女
  25. 靡靡之音
  26. 杨荃
  27. 乔巧
  28. 凌嘉
  29. 谭心
  30. 钟尔凡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