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夏衣 > 《拐君入洞房》
返回书目

《拐君入洞房》

第八章

作者:夏衣

雨在窗外,落下寒凉的声响。

君千影静坐着,听多玢叙述他的生平。他的出身家世、人品作为,在别人口中渐渐成形。

「万杏怎么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鲁霜等多玢讲述完毕,立即插嘴。「据我探查,她未婚夫似乎跟她有合谋。」

「万杏的未婚夫?」君千影迷惘不已。

多玢点头道:「半年前,潘亭卖了一件稀世宝物,偷走了潘家大笔钱,离家出走,一去没了踪影。根据我们调查,他脱手的宝物是万杏的东西。」

君千影怅然叹息。「她到底在想什么,我至今摸不透……」

万杏恢复了意识后,人像枯萎的花儿,精神不济;除了照料儿子,她没有任何表示。

夫妻暂时分了房,君千影需要一段时间,安静地拼凑记忆,见她心神不定,就不打搅她了。

两人每次见面,他总是不断强调不会拋弃她的誓言,她无动于衷地哀伤看他,或者是避眼不见。言谈没有交集,气氛空洞得令他失望,他虽然想要挽回,但脑海一团乱,自顾不暇。

「大人,令尊要您和万杏小姐即刻回去一趟,他对于你们的婚事似乎不太乐意……」鲁霜向沉思的君千影道。

「知道了,我会安排。」君千影的眼里掠过了烦忧,「我和万杏成婚的消息,潘家可有任何表示?」

「潘亭溜走了,你们又有了儿子,潘家除了死心,还能如何?」鲁霜用心观察他的神色,问道:「君大人,您在意您和万杏的婚事能否获得认同吗?」

「当然。」

鲁霜再问:「您的记忆回复了几成?」

「两三成左右,净是些断景残影,不足为凭。」

「您不气万杏误了您?」

「不!」君千影对这个说法深觉反感。「为什么妳跟万杏的口吻一致,说什么误了我?」

「因为……您这两年被她害得流落异地,生活清贫--」

「我并不晓得以前的生活,只知道娶了她和她相处了两年,一切事物都很美好;现在,我是由衷的爱恋她。」

多玢跟鲁霜相看一眼,一同摇了摇头。「从前的您,绝不会把心……单单放在一个人身上。」

「我忘记了。」君千影疲累道:「我以前是个风流滥情之人?」

多玢和鲁霜给他一个不敢恭维的脸色,「我们不予置评,只盼望您往后节制品行,不要再……那么那个……伤了家室。」

君千影瞪她们一眼,叹气了,开始后悔开始这趟探索真相的路。

或许,一无所知地守在杏花村,和他心爱的小妻子、顽皮的儿子共享天伦便足够了,毋需再追查前尘往事……惹得小杏花不快乐。

只是他爱护她的心情,无论记忆恢复与否,都不会改变。他希望他的杏花能相信他。

www.shangxueji.com

开门声,让万杏竖起了防备,她手足无措地踱来踱去,流水正安静地午睡。

她羞于见到君千影,害怕他重拾记忆,清楚的了解到她是多么可耻的蒙骗了他。

「万杏。」呼唤声响起,不是君千影的声音。

万杏讶然转眸,在她面前的人是多玢和鲁霜。「妳们……」

「好久不见!」多玢笑道:「妳更美丽了。」

万杏羞愧的低头。这两年,拖累多玢和鲁霜到处寻找君千影的踪迹,一定让她们忙坏了……

「别看地面呀!怎么不正眼看我们呢?妳瞧妳都当娘了。」多玢给她一个笑容。「能见一见妳的娃娃吗?」

万杏急忙领她们到床沿。「他在睡呢!他叫流水。」

「那眉和唇跟君大人十分相似。」

「他眼睛像我。」万杏摸了摸沉睡中的儿子,有着为人母的自得跟欣慰。

「这两年,你们过得很开心吗?」鲁霜问。

「我……」万杏神情一凝。「妳们也知道,他是我骗到的,妳们……是不是轻视我?」

「轻视倒没有。」多玢诚恳道:「但我觉得,欺瞒一无所知的人不是件好事,而且,妳难以预测他复原后会有怎样的转变,到时前功尽弃,值得吗?」

「我该怎么做?」万杏的眸光,流露出惶恐。「妳们能指点我吗?」

「我们并不擅长处理感情,只要大家快快乐乐的,凡事就毋需太计较了。」

「我也希望他快乐,但我做错了,我误了他。」万杏的眼角滑出泪水。君千影记忆回复以前,不是个完整的人,她实在不应该……欺瞒不完整的他。

「我有点知道该怎么做了。」万杏的唇瓣咬得发白。「姊姊们,请妳们帮我一次,拜托妳们。」

「妳打算怎么做?」

「先回君家一趟,见君伯伯……还有一个人。」

www.shangxueji.com

夜花的芳香,传遍了各门各院。

万杏哄着流水入睡,独自来到君千影的卧房。她无声地推门而入,纤柔娇媚的身姿,瞬间夺取了君千影的心思。

「万杏……」她的主动到来令他心窝一暖,喜悦地拥上前去。

万杏顺从地任君千影抱入胸怀,犹如彼此毫无嫌隙。

「我以为妳会冷淡我好多天。」君千影怜惜地抚摩她的脸颊。「妳上妆了?」

「好看吗?」她用着酥人入骨的嗓音。

「无与伦比。」君千影的凤眼蒙乱了一层浊重的情欲。「妳在诱惑我?」

「我来谈和、来求饶,你原谅我了吗?」万杏吹熄了烛灯。

「妳明知我舍不得责备妳。」他的唇沾染了她的胭脂。

她推着他,倒入床榻,翻云覆雨……

「君千影,你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情形吗?」她娇喘地问。

「不记得,但我会努力去想。」

「那你记得什么?」

彼此肢体相缠,她的温热烧融了他,沸腾起炽烈的渴望。

「记得……妳在我面前哭,在我面前笑……」他每念一字,亲吻她的力道便加重一次。「妳看书的神情,和妳嗔怪我的样子。」

「还有呢?」万杏听入迷了,身肢随他的律动沉福

「还有?」君千影逼自己使尽全力,无数个破碎的影像,汹涌地冲击他的脑际--

有一位淡漠而高洁的女子,她的容颜神态,她的过去,她和他的曾经……

「欧蕾?」他蓦然唤出那个芳名,在万杏温暖的身躯里。

万杏眼中闪过伤痛,心口破开了裂痕。他想起了他曾经爱恋过的女人?

君千影忽然停了动作,心思陷入空白。

「别停。」万杏倾身,霸住他的思绪,不给他思索的空隙,迎合着他抵死缠绵。

今夜,他只属于她。

www.shangxueji.com

一双狭长的凤眸,从黑暗中张开了眼,看见晨曦的光明。

梦中的景象是记忆的真相,逐一演示了一遍,清晰明确,致使他苏醒了也无法立即从梦境抽离。

他想起来了,关于万杏的所有事情。

君千影看向床边空荡荡的位置,他的妻子不在。「小杏花……」

他竟然跟她成了夫妻?!

君千影止不住的心浮气躁。他的童年、喜好,他的向往,他失去的记忆,逐一的拾回了。

那个几乎能做他女儿的姑娘,她如此年轻,如此懵懂,他怎舍得让她跟在自己身旁?

她的美好应该献给年纪跟她相当的男子,不是他……

君千影起身出了门槛,步入盈满花香的庭院,他恋恋地巡视周遭一眼,彷佛万杏的气息仍缠绕在他身边。

这两年虽然遭到她的欺骗,但他没什么怨言。这么娇贵的千金,为了留住他,硬是跟他在穷乡僻壤里过着清贫的生活,从不说苦,她的爱意无庸置疑,他实在无法怨怪她。

他走到她跟流水的房前,敲了敲门,许久仍是无人响应。

「小杏花?」君千影打开门。「流水?」

一边呼唤着妻子,一边不知该拿什么神色面对他们。

虽然不怪万杏,却不得不在意两人的差距,年龄跟性情的悬殊令他无法忽视。她的拘谨和他的放浪本来就天差地远,尽管两年来他们相处融洽,但那多少是因为他忘却了本性;日后,他如果回复原先的恣意轻狂,她承受得住吗?

「万杏?」君千影又唤了一声,屋内没有她的身影。

她的谎言是一个引子,两年岁月的爱恋跟天伦之乐,成了主要的内容。既然内容是真实的,他又何必责怪她?

毕竟像她所说的,这两年他也乐在其中;况且,他现在确实爱着她和流水。

「万杏?」君千影像是想通了什么,目光变得透彻了。连唤了万杏三遍,他转入屏风,见到了空旷的床榻。

没有人。

没有万杏娇小柔媚的身姿,没有调皮古怪的流水。他们去哪了?

君千影急忙找人打听。

「万杏呀?」首先被叫住的多玢,望了君千影一眼,「她……她带儿子回君家了。」

「她独自一人离开了?」君千影无法相信,小杏花竟拋下了他?!

「你儿子在她身旁,鲁霜也跟去了。」

独留他一人,这算什么8妳为什么不阻拦她?」

多玢看出了他的担忧,却故意反问,「我为什么要阻拦?」

君千影不顾风度的给她一个白眼。「她回去做什么?」

「我怎么晓得……」她受万杏之托,负责派人送万杏回去,至于万杏的意图,她无意追究。

「妳立刻准备,带我追上他们!」君千影急忙转身朝门口走去。

这个心思叵测的小杏花,真教他头疼!

www.shangxueji.com

下人来不及通报,万杏已抱着一名孩童直接走入了厢房,欧蕾不由得惊讶万分。

「杏小姐……妳回来了?」

一身素衣的欧蕾,不如青春妩媚的万杏娇美,高洁的神态却自有韵致。

「两年不见了,欧姊姊。」

「妳见过爹了吗?」欧蕾纤秀的弯眉下是一双和善的眼。「爹想着你们,两年来寝食难安。」

「还没。」万杏浅笑道:「回到家里,我先来见妳了,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妳太客气了。」欧蕾深感意外,注意了流水一眼。

「他是我的孩儿,也是君千影的骨肉。」万杏眸光沉凝,细看欧蕾的感受。

欧蕾难掩惊讶,激动道:「能让我近看一眼吗?」

万杏抱紧流水,靠近欧蕾,眼光始终凝定在她脸上。

「那眉和嘴实在像他。」欧蕾流露出喜悦之色。

她透过流水的容貌,看的是另一名男子。万杏觉得刺眼。

「祝福你们,」欧蕾诚挚道:「听说你们成婚的消息,我便晓得他找到归属了。」

「妳呢?欧姊姊,妳过得可好?」

「日子总是一成不变,有什么好跟不好。」欧蕾收了笑脸。

「妳丈夫呢?」

欧蕾带愁一笑。「烂醉花间去了。」

「你们并不恩爱?」万杏选了个座位坐下。

「杏小姐,妳问的是私事,请恕我不愿答复。」

万杏抬起了头看她,「但我和君千影这两年,过得很幸福。即使搜遍天下诗书,也寻不出一个字眼媲美我们的快乐。」

「妳希望我嫉妒?」欧蕾正视万杏忽晴忽阴的脸色。

万杏的唇边生起了隐晦的笑,「他忘记妳了。」

「这很好。」欧蕾并未感伤,欣然的接受。

「妳难道不失望?」

「我……不敢待在他身边,怕他迟早发现我的不足……我羡慕妳的勇气,杏小姐。他忘了我、嫌弃我,各种最坏的情况,我都曾猜想过。」

「不过,他最近又想起来了。」万杏接着前话,有点嘲弄之意。

「杏小姐,君千影娶了妳就绝不会背信忘义。」

「如果是我先欺骗他呢?」

欧蕾困惑地看着她。

「妳听不懂?」万杏怅然地笑道:「那是我和他的故事,妳自然不懂。我也仅存这一点骄傲--我拥有过妳不懂的他。」

欧蕾更加的迷惑,不明白万杏探访她的原由。

「他为了救我,撞伤了脑子,忘了妳也忘了他自己。」万杏轻描淡写地说道:「当时,我正巧在他身旁,」

「妳……」前后整顿万杏的话,欧蕾领会了。「我懂了妳……做了什么。」

君千影待任何人事,皆不冷不热,跟世无争。她们内心深处,曾有同样的愿望--那个男人为她们狂烈一回,让她们看见自己对他的重要;但她们又明白,狂烈并非君千影的性情。

「妳可知道,君千影看妳的目光吗?」万杏深深凝视欧蕾。「当时我好羡慕。后来,他用同样的目光看我,却是我骗得的,我好怕回复记忆的他鄙视我。」

依靠欺瞒获得的情爱,越是眷恋,越是沉沦;每天都想着脱身,却每天都发现喜爱的情感再度加深……最终,万劫不复。

万杏紧紧的抱住流水,将隐藏在心里的话,全说出口,她慢慢的有了解脱的感觉。

欧蕾静默无言,忧伤地看着她。终于知道,万杏前来拜访的目的,是来寻个解脱的……而解脱的方式,大概只有放弃令她牵 挂烦恼的君千影了。

可是君千影,他又是怎样的心情?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伊伶
  2. 子桑
  3. 采妮
  4. 叶小岚
  5. 若欢
  6. 林竞
  7. 邓婉玲
  8. 言子夜
  9. 杜凌
  10. 林晓筠
  11. 苹果
  12. 夏榆
  13. 乔淩
  14. 红柚
  15. 小妹
  16. 扉雅
  17. 项琦
  18. 方菲
  19. 祯祥
  20. 小鱼
  21. 燕燕于飞
  22. 千影
  23. 丁玉容
  24. 汪仪
  25. 薄荷
  26. 晶采
  27. 水玉儿
  28. 方情浓
  29. 若冬
  30. 子艾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