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夏衣 > 《拐君入洞房》
返回书目

《拐君入洞房》

第四章

作者:夏衣

远眺而去,红跟蓝交融的天色,犹如君千影发丝的颜色。

「杏小姐,」多玢带了位少女,经过君千影的寝房,看到万杏守在一旁,她笑着道:「妳迟了一步,君大人刚刚出门会见本地的地方官。」

万杏轻浅一笑,别有用心的端详多玢带来的少女。「多姑娘,她是妳们找到的人选吗?」

多玢眼睫一眨,先撇开少女,径自走到万杏身旁,轻声对她说:「这女孩的年纪跟妳差不多,但她太怕生了,恐怕不适任这一次的行动。」

万杏听出多玢的言谈中仍有不死心的期盼。「万一她临阵退缩了,岂不麻烦?」她顺着多玢的意思道:「多姊姊需要更『明理』的人选吧?」

「确实如此。跟别人借用孩子,我们又不方便透露行动的细节,担心做了说明,风声会泄漏出去;不说是要做什么,做爹娘的又舍不得借出孩子,我们只好找一些见钱眼开的父母商量……可是,看过的对象,全不理想。」

「即使找到了孩子,也未必有胆量配合姊姊们的行动。」万杏附和道。

「杏小姐是最适合的人,我看面相就知道妳有胆量,不过君大人不同意。」

万杏抬起笑脸,甜甜的怂恿着多玢,「多姊姊能不能让我参与啊?别管君千影的意思了。我会听姊姊的话,一定把姊姊交代的事情都做到。」

「恐怕不成,君大人做的决定,无人可改。」多玢遗憾道。「明天我们就要离开君家了,杏小姐如果有机会,今晚跟君大人话别时,再试着说服他吧!」

「今晚……是你们在君家的最后一夜吗?」万杏美丽的脸蛋灰蒙一片。

多玢点头。「杏小姐,君大人说妳有婚约了,过些日子年满及笄就要出嫁。分别之后,不知需要怎样的缘分才能再相见。」

万杏无言的摇头,嘴角泛开淡淡的苦涩,如茶叶在清水中漫开了交杂不一的滋味,紧盘心口。

www.shangxueji.com

轻云遮淡了银河,君千影斜倚着栏杆,脚下临着弯曲的玉阶,阶梯直入种满荷花的池塘。

「我以为妳闹脾气不再见我了。」他修长的手指拨开几缯飘拂在眼前的发丝。「气消了吗,小杏花?」

万杏一双翦水灵眸,眷恋地凝视着他。「我哪有资格生气,你我既非亲人,亦非友人,你要走,我本来就没有权利挽留。」

君千影凤目含笑地凝视她。「别把话说得那么酸,有机会,欢迎妳去找我……」

「我们打个商量好吗?」万杏挽住了君千影的手臂,柔声道:「你带我走,随便去哪个城镇,我自己找地方居住,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绝不嫁给潘亭!」

「谁是潘亭?」

「我爹娘指婚的人呀!我讨厌死他了。」

「我带妳走,不成了私奔?」君千影出手抚乱了万杏的发丝,宠溺道:「我名声不好,妳如果跟我沾了关系,一定会受人讥讽耻笑。」

「我不在乎!」万杏急道。「你如果在乎,我跟你离开这里后便分道扬镳,我不会拖累你。」

「万杏,妳真的不愿嫁的话,我们一起拜托我爹出面,替妳拒绝这门亲事。」

「不可能,我私下向君伯伯求过无数次了,他总是说他无法插手。」万杏说着,双眉逐渐松垮。「你不愿意帮我是吗?」

君千影怅然道:「不是不愿,是不能。」

「罢了!」万杏失望至极,「当我没提过。」她落寞地问:「你明日何时起程?」

「午时。妳睡不醒的,不用送我了。」

万杏无神的点头,再看君千影的瞳眸,他眼里的深瀚幽光,如漩涡困住了她,难以逃脱。

「两天之后就是我的生日。」万杏有了打算,粉圆的脸颊泛开了笑意。

「可惜我要错过了。」一手轻拍她的香肩,君千影温和如水地祝贺道:「恭喜妳,长大cheng ren。」

「到时,你不在了。」她忽然沉闷地垂下脸。

「我会派人送礼过来。」

万杏心一牛她在乎的,哪是什么礼物……

「我看见了……」她突兀地道,半抬起眼睫,凝视着君千影。

「看见了?」君千影不解。

万杏微一摇头,欲言又止。

在那个深夜,她像往常一样,游荡在家中的廊庭曲道间;而他,不同于以往的深夜跟她见面,他没出现在她眼前。

她见不到他很寂寞,独自乱走,结果在欧蕾寝居的厢房外,那临水的亭阁,她发现了他和欧蕾的幽会。

她躲藏在花树丛里,听见了君千影开口要求欧蕾跟他走。

他不愿带她走,却请求欧蕾……万杏难过地凝视着君千影,她不晓得她的目光包含了复杂的嗔痴,令君千影迷惘。

她只知道,他开口想带另一个女人走,留下了她;他想带别的女人离开,留下了她;他要带别人走,留她一个,永远的……

「万杏?」君千影出声,破解了从她双眼流放出来的迷障。

「我去休息了。」她收回视线,欠身,脸色沉入阴暗。「明天不送你了。」

「万杏……」君千影察觉出她的神色异常。

万杏悠悠的转过身,美丽的脸蛋在背向君千影的剎那,绽开了笑容。

「红印山痕春色微,珊瑚枕上见花飞,烟鬟缭乱香云湿,疑向襄王梦里归。」她轻吟着诗句,步步沉稳地离去。

君千影不愿帮她……那么,她只有靠自己了!

www.shangxueji.com

深夜,天地阒然。

万杏拖着孤单的身影,找到了一间客房,手指轻慢却有力地敲醒了房中人。

「谁呀?」一道含有怯意的声音,微微的响应着万杏。

「开个门好吗?」万杏放软了调子。

半晌,房门开了,一位少女探出了头,见到万杏,恍然道:「妳是今天和多玢姑娘交谈的小姐?」

万杏淡定地笑。「我有事跟妳商量。」

「现在?」少女看了看天色。

「我没恶意,」万杏慢条斯理的掏出了几件熠熠发光的珠宝。「我想请妳帮个忙。」

少女屏息问:「什么事?」

「妳和多玢姊姊她们共同行动的事。」万杏跟着少女进了寝室,她把门关紧。「妳知道这次行动有多危险吗?」

少女纳闷的摇头。「多玢和鲁霜姑娘说过会全力保护我。」

「保护不表示万无一失。」万杏舒展细眉,诡魅地笑了。「详情就由我来告诉妳吧!」

www.shangxueji.com

君千影伴着晴朗的午时阳光,离开家门。

鲜艳的牡丹绣衣包裹着他的身躯,媚而不俗;他的美貌倒是其次,那股不经意散发出的华丽,格外勾引人心。

回头望着家门口,他怅惘地回想起欧蕾……然后是万杏的各种脸色,还有她掩不住的依恋之情。

随着渐行渐远的路途,体内某种难以言喻的气力随之抽离,他忍下住叹息。

「君大人,」多玢在中途请示道:「今天是祭祀之日,我先带女童去交差。」

鲁霜接着说明,「多玢已经取得对方的信任,埋伏好了。我跟大人只需等他们行动时,立即出面拘捕,当场有证有据,不怕他们抵赖。」

君千影眼神飘忽地瞧向前方的路。

「大人在担心什么?」多玢和鲁霜察觉到了他的犹豫,不免疑惑。

君千影像是有什么心事,不能安下心来,考虑了片刻,他做出决定。「妳们带人先走,我折回家一趟。」

「大人?」走到半路了还回去?

「我不太放心……总觉得会出事。」在他心底,始终盘旋着万杏决然的目光。

他有预感,她一定会做出些什么事,而他竟忘了交代家人看紧她;或许,他该回家带她走……不然,也得先帮她把婚约延了,毕竟过两天她就及笄了,让她这么快出阁对她并不适合。

「大人,您有事尽管去忙吧!」多玢和鲁霜体贴道。「我们俩可以应付这件事。」

君千影慎重地点头。「我会尽快赶回来,如果还是错过了妳们的出击时机,妳们直接放手去做。」一股危险的预感,催促他立刻回家找出万杏。「我相信妳们的能力。」

从未想过,在家里他放不开的人,除了欧蕾,还有其它。

www.shangxueji.com

屋里屋外乱烘烘的,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君千影的坐骑赶到了家门外,一看到惊惶的小厮,君千影立刻出声叫祝

「二少爷?!」小厮发现了他的出现,颇是惊讶。

「家里在忙什么?」

「万杏小姐不见了!」

君千影在心底暗叫糟糕。如他预料,她果然出事了!

「二少爷。」正欲出门的管家见了他,匆忙的迎上去。「您想通了,带回杏小姐了是吗?」

「为什么这么说?」君千影大感莫名其妙。

「杏小姐留书交代了她是跟着您离开,要等潘家放弃了婚约才肯回来。」说着,东张西望。「她人呢?」

君千影蹙眉,神情不再从容。「我怎么可能不吭一声地把她带走!」

「君千影!」君千影的爹听了下人回报,立刻怒气冲冲的找他要人。「你把万杏拐到哪里了?!」

「我回来就是为了要找她,叮咛她别冲动做些傻事,妳--」君千影意外的瞧见一名少女,本来应该在多玢的掩护下,安坐在马车内已经离开的少女--居然跟在他父亲身旁?!

「君大人。」少女惶恐地看着他。

「妳为什么会在这里?」君千影追问。

「我……万杏小姐说要我跟她交换。」

一句话,震住了一屋子的人。

「现在在马车内的人是她?」君千影力持镇定地查问。

「是的,她要我在临上车前谎称如厕,然后她便跟我交换衣裳,又派人骗走了驾车人,乘机进入马车……」

「胡闹!」君千影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脸,显出了一丝愠火。「妳怎么能让她为所欲为!」

「我……」少女吓红了眼眶,不敢透露收了万杏的贿赂。

君千影一语不发,再度离家,匆忙返回原途。

这次行动虽然有多玢和鲁霜在暗中保护,但仍旧存在一些不可预期的危险。他实在不愿意让娇贵的万杏冒险,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意外,不要说他爹饶不了他,他自己也不知该如何对万杏负起责任!

www.shangxueji.com

马车驶入了黄河边的小镇,多玢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下来,先行跟等在门外的户主寒喧了几句。

「妳带的姑娘呢?快给我瞧一瞧。」客套话一结束,对方立即向多玢要求。

「在车里,我去带她出来。」多玢假笑道,风姿款款地步向马车,打开门。

「她就是我花费了--杏?!」

一看到车内坐了何许人,多玢不禁瞪大了眼。

「怎么了?」对方起疑地问。

万杏主动走出马车,一脸迷惘的环顾四周。

多玢悄悄地拉了拉万杏的衣袖,小声问:「妳为什么……」

万杏转身背对外人,无奈的以口形回道:「这都是命运的安排。」

多玢眼前一黑,几乎站不稳,无法设想君千影发火的模样。



这个古老的小镇承袭了先人的传统,每逢春季,总会选出一名童女下嫁河神,因而此镇年年有少女消失;为了避免官府治罪,镇中居民对外谎报少女是离奇的失了踪。

「但是这两年来,在附近死亡的女童人数不断提高,不只是每年一个那么简单。」万杏道出了疑问。

多玢跟她并坐在床榻,两人趁着户主不在,低声谈起了此次行动的内幕。

「我们调查出镇里有位老人,以提炼仙术为由,哄骗全镇居民为他提供女童。」

「仙术?」万杏迷惘。「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世上哪有仙术!我已查出了那老人的切实身分,他是位颇有名声的大夫,年轻时因为连续毒杀了婴孩,用尸骨做毒蛊,遭官府追缉了数十年,辗转到了此处改名换姓,又干起了这种勾当,骗得当地人当他是活神仙一样,待他忠心不罚」

万杏张口结舌,「数十年没追缉到案?官府的办事能力……值得怀疑。」

「妳还敢说!」多玢气道:「妳使计跟人换了身分,我却得立刻行动,无暇再去找新的人选了,君大人又有言在先,不准让妳冒险。」

「多玢姊姊,您别发火呀!我们现在是骑虎难下了,不如让我去试试。」万杏撒娇地拉了拉多玢的手。

「话说得那么甜,妳心底有什么阴谋?」多玢审视她。

万杏腼腆的笑。「哪有阴谋!我是想,假如我对姊姊们有帮助,希望姊姊们也能协助我脱身--」

「停,有人进门了!」多玢打断了万杏的话,让她正襟危坐。

户主捧着一盘膳食,徐徐地走进。

「妳们来跟我一起用膳。」

多玢给了万杏一个切勿妄动的眼色,转而向户主笑道:「我另外有事,你几时引见我跟仙师会面呢?」

「用了膳,我就去找人替小姑娘整装,然后带妳去见我们镇里的仙师。」户主倒了杯茶,递给多玢。「请。」

多玢盯着户主饮用,难以推辞的跟着喝了几口。

「你们进来把人带走。」户主随即转头,叫出门外的人手。

「慢着!」多玢想要阻挠,但话刚出口却觉得头晕目眩。

一群男人走入,带着万杏离开。

万杏急忙看向多玢,见她毫无表示,心里不知该不该反抗,犹豫之间便被那些人拉走了。

万杏人影一消失,多玢支撑不住,即刻坠倒在地。

她眼含怒意的质问户主,「你在茶水里下了药?」

「这不是我的主意,是姑娘妳太过出名,被人认出来了。」

「你也喝了茶,为什么你……」无力说完,多玢昏迷了。

「我有解药,不能先服用吗?笨女人!」户主走向多玢,探了探,高兴地通报门外的另一伙人。「仙师,人昏了!」

一位老者及其帮手缓缓现身。

老人观察昏迷的多玢,确认道:「她是多玢没错。你们谨慎一点,查查周围有没有她师妹鲁霜的身影。哼!凭她们这两张脸,想瞒过谁的耳目!」

「仙师,多玢和鲁霜出动了,表示官府也有所行动,我们的祭祀是不是要先停止?」

「不,继续!你们带人,找到鲁霜后便把她引到别处。祭祀照旧!只需要再奉献一位女童,河神即将赐予我们无敌的神力,今天是最好的日子,机不可失!」

www.shangxueji.com

君千影带着随身侍卫,快马加鞭地赶往黄河。

依照事前推测,祭祀的时辰已到。他相信多玢跟鲁霜的能力,但不放心万杏的处境,怕她一不谨慎露出破绽,给自己招惹危机。

「鲁霜?」在交叉的路口,君千影远远的瞧见了不该出现之人,策马疾驰而近。

「君大人--」

「妳应该要出面跟多玢会合了才对,为什么会在这里?」他连忙追问:「万杏呢?」

「万杏?她也来了吗?」鲁霜焦虑地答道:「我被人引开了,刚才恶战了一场才逼问出多玢的下落。」

「妳们有没有看见万杏?」君千影只担心她。

鲁霜摇头。君千影纠结的眉头拧紧了。

「大人,多玢可能有麻烦。」鲁霜报告了实情,对君千影不啻是火上加油。

「妳速速带路,刻不容缓!」驱策胯下的宝马狂奔,君千影从未这么忧虑。

疾风冲刷过他的身躯、他的面颊,眼前的道路在风中变得恍惚。

惦念着万杏的颦笑容貌,君千影耳边像是有了幻听,回荡起她远近不一的声息语调,无比清晰。

www.shangxueji.com

六人齐力举起花轿,一路直往河面,没有喧天的锣鼓,没有迎亲的人影,死寂的气流停滞在天地间,纤毫不动。

万杏忐忑地凝望轿外的景物,揪在手里的红盖头已经皱成一团。

「你们放我出去!」她久等不到多玢出面,心中不能自主的恐慌。「我不是一般老百姓,你们听见没有?」

她被困在花轿内,轿门锁住了,只有一口覆着红布的小窗让她看得见外面的景物。

「你们是在做违法的事呀!」任凭她如何拍打、如何呼喊,就是没有人回答她。「我要见多玢!多玢--多玢姊姊!」

「别嚷了,多玢已束手就擒,妳认命地当祭品,不要再叫了!」一道苍老的声音,接近轿边,响应了万杏。

万杏闻言,明白事情有了差错。「我的靠山不只有多玢一个,我是……」

她在轿内大吵大闹,然而,抬轿的人并不理她,齐心协力的越走越快。

滚滚黄河水,逐渐的逼近眼帘。

万杏在轿内,看见了窗口外的黄河奔腾,她抿起双唇,浑身发起轻颤。这些,真要将她丢到黄河里去?

「你们、你们别做傻事,丢人进河里,淹死人能获得什么好处?!别傻了,放我出去,我给你们钱!」

「小丫头,妳懂什么!」苍老的声音告诉万杏,「河神会庇佑我们,更会赐予我们神力,只要把妳的命交出去,我们便能得到神仙的恩赐!」

「那是骗人的,世上没有神仙!」万杏失去自制,奋力出脚猛踢轿门。「你们放开我!」

花轿到了江河边,黄河宽阔无际,流水淙淙。

「丢她入河!」苍老之声下令。

万杏发狂地踢着轿门,轿门开始有了裂痕,只是已经太晚了,轿外众人齐力推动花轿沉入滔滔的河水。

万杏惧怕地双手覆面,剎那间,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君千影。他宽阔的肩,宛如紫浪的发丝,含笑的凤眼,她逐一的思念着他的一切。

终于,她愿意承认,她喜欢他,喜爱上他了。

轿子飞速下沉,快如雷电。

河水反扑,吞噬了万杏的半身,她仍旧不肯绝望,使劲地连续踢着有了裂痕的轿门,直到门被她踢开。

「停止!」一道叫喝划破了天际。

鲁霜首当其冲,马踏烟尘,飞溅开沙土,迷蒙了河畔众人的眼。

飘扬的尘土中,君千影带领护卫,似清风卷荡而来,他拋开缰绳,跃下马背,翻飞的衣袖引人注目。

「万杏--」君千影箭步如飞地冲向河岸。

河流内,承载万杏的花轿已陷入激流。

「鲁霜,妳负责捉拿人犯!」命令一出,君千影不假思索地直接跳入河里。

「君大人--」鲁霜惊见他的举动,一时忘了阻止。

君千影划开河水,游向花轿。

什么原因、什么力量使得他非得救回万杏,已无关紧要,他只知道他必须拉住她的手,带她回到一处安稳的角落,保护好她。

轿子里的万杏,好象听见了熟悉的呼唤声,她使劲打开残破的轿门,倾身滑出轿外,手握上前杆,努力地转身朝后方看。

「万杏--」君千影急道。

「君千影?」河水拍打着万杏的脸颊,全身被水浸透异常沉重。

她昏茫地眨着眼睫,他的身影穿越了天地一般漂向她,她看得半真半假,不敢确信。

「万杏,抓住杆子,别松手。」君千影游向花轿,牢牢地握住后杆。

「君千影……」她失神地唤了他,泪珠夺眶。

君千影抓着后杆,摸着轿身迎向万杏;她抓着前杆,哭泣的脸上透着欣然喜悦。

「你来找我了……」她哽咽着。

他伸出一手,抱住了她:「抱紧我,别放开。」

「我不懂得泅水。」水流夹击,万杏意识到君千影如果不松手,极可能跟她一起沉下去。

「我会带着妳。」君千影用双臂环抱万杏的身躯,紧密地搂住她。

两人抱在一起变得更重,沉得更快。

万杏深深地看着君千影,「你弃我去吧!」

君千影诧异,没料到她会说出这句话。在她悬浮泪珠的眸子里,他看到牵 挂跟割舍,还有密密麻麻的担忧--不是为了她自己,全是为了他。

「傻丫头。」君千影大为动容,一掌抚住万杏的后脑,按向自己胸口,纳她入怀的充实感,溢满胸怀。

来不及游向河岸,两人的身子在剧烈的波涛起伏中被强大的河浪冲击,淹没,不久就都沉进河底。

河流澎湃,水波的气势宛如千军万马,惊人磅礡。

www.shangxueji.com

杏花村,风水极佳,位处山岭河川之问,资源丰沛。

晴云微溺,渔笛沧浪。渡河而归的小渔船,在海水中忽晃忽荡地驶近浅滩。

一名年少的男孩从船上跳下沙滩,脚板踩着黄沙,探头观看不远处的动静。「爹,我好象瞧见两具尸体。」

外貌朴实的渔夫闻言,急忙喝止儿子冒失的行动。「你站住,我去看看。」

少年仍是迈近了几步,好奇地张望。「瞧他们穿著的模样,是富贵人家吧?」

渔夫走向沙滩中央,审视两具相依的身躯。这一男一女,状似死亡。男子年盛,相貌俊朗,衣装华丽;女孩年幼,五官精美,着了嫁衣;像是一对兄妹。

渔夫俯了俯身,发现男子的额头满是鲜红。

「他眉棱骨划了道伤口,撞得不轻。」渔夫出手探了男子和女孩的鼻息,尚有一口气,他转头嘱咐儿子,「你去停好船,再跟我把他们俩弄回去。」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柚木响
  2. 芮慕秋
  3. 红杏
  4. 施诺
  5. 子莹
  6. 汪晴
  7. 辛蕙
  8. 术漓
  9. 严杏
  10. 光泽
  11. 果韵
  12. 多妍
  13. 聂浅草
  14. 枫桥
  15. 乐小草
  16. 舞夜
  17. 绿光
  18. 林竞
  19. 夏语
  20. 织华
  21. 杜月樵
  22. 殷芙
  23. 星葶
  24. 爱丽丝
  25. 季洁
  26. 岱菱
  27. 常青
  28. 谷怪
  29. 梁虹
  30. 希音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