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夏衣 > 《拐君入洞房》
返回书目

《拐君入洞房》

第二章

作者:夏衣

万杏一手按住八角桌,一脚踩住椅子,以不雅观的姿势爬上桌面,眼儿高抬,看向她心念已久的书架。

满载的书卷排列在高墙中,她欣喜地观望,无奈自身的个头矮,触目只及第一层书籍。

「《春秋诸国禁宫宝典》……这是什么?」她照著书名巡视下去,没发现门外有人故意放轻脚步,悄然潜入。「《洞房三十六式》?《惊世淫情艳语》?」

她念著书名,唇儿惊讶的张成一个圆,好奇地翻出一本观看--

「小杏花怎么摸进我房里了?」一口凉气,冷不防地吹上了万杏的耳廓。

「啊--」她吓得掉落了手中的书籍。

「看什么?」君千影顺势捡起。

万杏出口阻拦,「不要!」

他一手轻松的将她压制在书架上,一手翻开书卷。「《洞房三十六式》?」

君千影的眼里掠过趣味的光芒。

「小杏花思春了?」他打趣的问。

「我没有!」万杏急得跳脚,面颊红如熟果。「这是你的书又不是我的,是你的错,和我无关!」

君千影唇角噙笑,感叹道:「我了解小杏花的私心,看禁书毕竟不光彩嘛!谁能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杏小姐,有偷偷摸摸阅读洞房秘笈的习惯?」

「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你怎么--」

「毋需辩解,妳的心情我了解。」他恶意打断她的话,戏弄着她,「来,亲一口,我替妳保密。」

说着,双唇贴了过去--

「不要、不要!」万杏胡乱地推开他,眼眶泛红。「你欺负人!」

「这也哭?」君千影温柔地吹了吹她的眼角。

「你冤枉我!」万杏红润的圆颊浮现着慌乱跟气愤。

「小杏花自己形迹可疑,怪不得别人呀!谁教妳趁我不在,进门当雅贼。」

「才不是!我我我……」她急得结巴,生平初次口齿不伶俐。「你你你……」

「呵呵……」君千影露出一个得偿所愿的笑。小杏花惊惶失措的模样真数他心旷神怡!

「我不是小偷!」万杏努力地挤出完整的话。

君千影仍不放过她。「何必呢?妳我的志趣如此相投,我跟妳一样对这《洞房三十六式》非常感兴趣,妳不用瞒我,应该把握良机跟我交流切磋才对。」

「谁跟你一样了!」含血喷人!

「孩子,为人要坦诚!」他苦心劝告。

「龌龊!袒裎什么!」万杏尖声吼叫,「只有禽兽才会袒裼裸裎!」

「妳的小脑袋怎么这么不干不净?」君千影诧异地看着她,然后望向屋外的天空,感伤道:「这孩子,我说的是坦白真诚,她竟想到袒裼裸裎去了……」

「你--」她忍不住破口大骂的欲望。

君千影伸出一指,按住她的嘴唇,封住她的话。

「不过,妳倒提醒了我一件关乎人生意义的重要大事!」他忽然慎重其事地表示。

「什么?」万杏被他唬住了,傻愣愣的问道。

「如果不是小杏花的年纪太小,我们确实可以袒、裼、裸、裎,身体力行地去尝试《洞房三十六式》的精髓所在!」他遗憾的摇头,不时拍了拍她的圆嫩脸颊。

「妳也别太难过,以后饭多吃一点,早一点长大cheng ren,我会等妳。」

万杏通红的脸蛋一时间全面发黑。

「我、跟、你、绝、对、不、同!」她字字咬牙切齿的吐出口。

「废话,妳是女孩,我是男人。」君千影继续远望屋外的天空,「这孩子,虽然身子没长全,但年纪也下小了,居然连男女之别都不晓得,真可怜……」

「你给我住口!」万杏完全辨别不出君千影是在戏弄她,气急攻心的挥出一拳打向他的脸。

君千影机警的躲开,毫无准备的万杏一个失足,差点从桌面跌到地上。

「小心!」君千影及时抱起她的身子。

万杏吓到了,呆滞在他怀里。

「小杏花,以后不许一个人爬到这么高的地方!」君千影收起了玩性,严肃的告诫她。

「我、我不是、不是来偷书的呀!」她支支吾吾的,声音又轻又细。

君千影起先听不清楚,等她逐渐加重了语气,他才明白,她到现在最介意的还是他不相信她的动机。

「我已经将君伯伯书房里的书全看过了,」万杏稳住了气息,达忙解释这:「听家里的丫鬟侍女说,你房里有许多书,以前你不在家,门上了锁,我没办法借;昨晚见面时,本来想跟你提借书的事,但是你……满口不正经的话吓坏了我,害我忘了说。」

「我房里的东西,妳喜欢什么尽管拿去,但是一个人千万别往高处爬,免得有个意外受了伤。」他柔声说道,眼里蕴含了温情。

万杏双手揪住君千影的衣襟,偏着头,倚在他的胸口上。「谁教你把书架放在橱柜上,我不爬高一点根本摸不到。」

「万杏……」

她圆脸一抬,只见到他坚毅的下颔。「我以后会注意。」

君千影笑了。「我相信妳。」

万杏看不到他的表情,有点忐忑,为了他的一句话,她心中快乐了起来。

「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喔!」她害羞道。

「为什么?」君千影垂视低着头的女孩。「进我的房间、看我的书,害妳丢脸了?」

万杏霍然抬起脸,严重道:「你如果跟别人说我看过你的《洞房三十六式》,别人会认为我很堕落、很不纯洁!」

君千影失声而笑,「小杏花这张嘴真厉害,拐弯抹角的骂人技巧实在高明。」

「你现在的眼神是在瞪我吗?」

他的脸跟她非常靠近,他眼中模糊的波光令她很不自在。

「我是在用眼神暗示妳收买我。」

君千影的无心之言进了万杏的耳朵里,牵动了她的心,在他的注视下,她彷佛即将蒸发,浑身飘飘浮浮的不踏实。

「……你要守信用。」万杏似乎决定了什么,低喃着。

君千影迷惑的看着她,蓦地,她噘起嘴儿往他的唇亲了一口。

「小杏花……」君千影迟疑了一下,才回想起刚刚他戏言要她亲一口,他才替她保密。

万杏整张脸红得像火烧。

「我做到了,你得记住,不能说喔!」她挣脱出他的怀抱,双脚落地,顺便夺走他手里的书。

「妳拿《洞房三十六式》做什么?」

万杏笑得古灵精怪,带有深意的声明,「如果有人发现了,我就说是你硬塞给我,强迫我阅读,我迫于你的淫威……不得不看。」

「小杏花,这本书不适合妳看。」君千影赶紧快步追缉携书逃亡的女孩。

「做人要守信用!」万杏跑得远远的朝他喊道,笑逐颜开,娇美的身影在奔走中像极了摇曳的花。

他自己说的,只要她亲他一口,他就答应替她保密,至于保密的范围,他又没有限制。

「小杏花!书还来--万杏!」君千影一边追讨,一边烦恼。

他的《洞房三十六式》不只精细的介绍出各个环节的步骤跟技术,还有清晰的插图,是春宫之极品耶!

www.shangxueji.com

月满蟾蜍,天河似在弄机杼。

君千影一如以往的走入庭园,月夜里,有个跟他同样难以成眠的人,正孤寂地徘徊在花木之间。

「小杏花。」他朝着她的身影走去。

万杏面向池塘,独自伫立,听到君千影一唤,她急忙转身,圆脸绽出了笑容。

难得见她露出欢快的笑靥,君千影心中微微一动。「小杏花笑了,真是罕见,是不是因为看了春宫图,芳心大悦?」

万杏瞋他一眼,不急着反击。她学聪明了,深知跟吊儿郎当的他斗嘴占不了便宜。

「我把你那卷春宫图交给君伯伯处理……」万杏假装乖巧,慢条斯理的笑道:「他似乎不太高兴呀!」

君千影面色大变,看起来很苦恼。「小杏花妳--」

「呵呵~~」得逞的人儿觉得赢了一回,开心的指着他,「骗你的,你被骗了。」

「妳这孩子……」君千影俯身捏了她圆嫩的腮帮子一把。

万杏眸光潋艳,面颊染开红晕,被他指腹触摸,彷佛跟他亲昵了一回;然而,他瞧她的眼神,一如她的双亲,是长辈关爱晚辈的目光,她非常不喜欢。

「别叫我孩子……」她不希望他当她是个小孩。

「你瞧,我的新衣裳好看吗?」万杏提起裙子,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故意要他看见她实实在在的美丽。

明媚的月色,照亮了她粉红色的裙裳,她轻灵的转动,使得全身巧丽的绣花随之飞舞开来,美不胜收。

「这衣裳的布面,绣的是什么花?」君千影笑问,眼神柔情万缕,但眼底并无惊艳。

万杏注意到他的神色和平常没有不同,她有些失落。「你嘴里叫的杏花呀!你看不清楚吗?」

他怎么都不夸她漂亮……万杏不掩失望地瞅着他。

夸奖她呀……怎么不说话了?

她的眼睛张得好大,等着他……

君千影看出万杏的心思,却故意保留,不让她骄傲。「今晚妳精神不错。」

万杏点了个头,又问:「还有呢?」

她一双杏眼写着「快夸我漂亮」。

君千影忍住笑意,偏不让她满足。

「前天夜里,妳在哭什么?」他转开话题。

小杏花垂头,有点丧气了。「……没事。」

她忽然觉得这身漂亮衣裳失去了意义。

「小杏花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出口,我为妳作主。」

这一回,君千影没有看透万杏蹙眉的原因,以为她还记挂着前晚哭泣的事情,他拂开滑近胸前的长发,微俯下身,等候她的回答。

万杏眼波乱转,心思回到了话题上,想到了君千影的身分,她半带期盼的问:「节度使有权力取消我的婚约吗?」

君千影想起了父亲曾提过,万杏已订了亲。「妳为此而哭?」

万杏闷闷不乐的回答,「我爹娘生前给我指了一门婚事,对象是个我不中意的人;前几天,那人到君伯伯家里见我,我跟他吵架了,他恐吓我一旦进了他家门,他不会给我好日子过。」

当晚,她越想越不甘心,连带的想起不在人世的父母,心情变得极其脆弱。

「小孩子家的呕气,两三天就会过去了。」君千影柔声开解。

「不,我不要他!我爹娘指婚时,我才巴掌点大,不懂世事,没有反对的能力;现在我能自主了,绝对不要再让人任意摆布、随便安排!」

「小杏花……」

「少说废话!」她听到他那不干脆的语气,知道他爱莫能助。「我晓得你帮不了我,无论你官职高到何种地步,依旧断不了百姓的家务事。」

君千影拿她老气横秋的态度没办法。

「我要悔婚!」万杏说得坚决。「我自有办法!」

风中飘荡着一股暗香,云层一时覆盖住了月光。

「如有需要帮忙之处,可以通知我协助。」君千影笑着做出承诺。

「你愿意帮我?」万杏菱唇大启。

「妳我禁书一起看了,深夜一起幽会了,再知己不过,我不帮妳帮谁?」他那双色彩迷幻的凤眼,流淌出款款动人的波光,教人巴不得能攫取他的视线,霸占不放。

「你……夜里,总是跟人幽会吗?」万杏顾不得斥责他说话不正经,反而在意起有多少女子享受过他的温存款待?

「不一定,只是想找人陪而已。」君千影漫不经心的说道:「夜里寂静得发慌,人容易胡思乱想。」

他的愁绪,娃娃不会理解。

「我也是。」万杏单纯的感怀低语。「夜影幢幢的,熄了灯,又怕黑,容易疑神疑鬼,我因此难以入睡,非要天亮了才能安心。」她如获知己,开心地告诉君千影,「往后,我陪你一起过夜。」

「一起过夜?」轻薄的天性作祟,君千影忘了眼前的人是个孩子,脱口而出,「妳知道一般女子是怎样陪我过夜?」

「怎么样?」万杏睁着坦然无垢的眸。

满脑子颠鸾倒凤、翻云覆雨的过程对她说不出口,君千影摇了摇头,好笑自己差点调戏了小娃儿。

「你不想要我陪?」万杏曲解了他摇头的含义。

君千影在她眼底看到了失落,心软地问,「妳很寂寞?」

万杏似懂非懂,半知半解地点头,「好象吧……」

「我失言了。」小孩子怎么懂得寂寞?君千影换个话题道:「我爹有个隐秘的花园,种满了稀世名花,妳一定从未见过。」

「我听都没听过。」万杏一脸的不相信。

「他宝贝极了,从不让人接近,妳当然不会知道。花园里种有罕见的昙花,我算算……今晚大概二更五点时开花。」君千影曲膝,伸手邀请道:「我带妳去看昙花一现,好不好?」

万杏正视他的眼光,丝丝暖意,盈满了胸怀,她羞涩地将手交给君千影。「我跟你走。」

当他握住了她的手,她屏息地垂首,嘴角悄悄的往上弯;覆住目光的长睫,遮蔽了眼底偷偷滋长的愉悦。

www.shangxueji.com

光线自南窗筛入,蒙朦胧胧地穿透了帷幔。

万杏掀开了绣工精细的衾被,低头看,身上仅剩一件单衣,她急忙环顾陌生的寝室,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摸了摸琉璃床榻,匆匆捡起放在床角的衣裳,她努力的搜索回忆……

只记得,昨晚跟君千影观赏昙花,后来,在他怀中昏昏欲睡……之后就不记得了。

她是在他怀里睡着了吗?

万杏拉开前方的帷幔,豁然见到满室的明朗。

君千影在哪?

万杏走出了围着床的屏风,迎面见到了君千影,他身处在堆满书籍的长桌之后,凝肃的侧颜,没有了平素的轻福

他此刻的神情,是她前所未见的端庄。万杏的心怦然一动,专注地凝望着他,意外的,在他惆怅的目光中,她发现了一种体会不了的孤寂,是他不应该有的落寞。

「君家二少爷……」她轻声唤来了他的注目,破坏了他眼神里的忧愁。

「妳醒了。」君千影收敛了心神,自然地转向万杏的方向,神态里没有丝毫的僵硬。

「盆内有清水。」他指向金盆所在的位置,「妳自己会清洗吗?」

「当然会了!」万杏不满地嚷道:「我十四岁了耶!又不是婴孩。」

君千影扬声嘱咐房外的侍女尽速送来早膳,接着转头端详万杏半熟的体态。

「明年,妳就是及笄待嫁之身了?」

「你看不出来吗?」万杏停顿了洗脸的动作,转头望向挂在墙上的铜镜。

镜中有她带水的芙蓉面,她的手指探入水中撩了撩,荡起阵阵涟漪。

「君家二少爷……你……你尚未娶妻纳妾,对不对?」她闷着声,轻哑地问。

等待答案时,万杏的鼻息渐乱,每一瞬,皆是折磨。

「小杏花想嫁给我?」君千影反问,噙有一丝不正经的容颜,迷惑人心。

「我没有!」万杏脸红了,矢口否认。「你诬赖我!」

「呵呵……」君千影拿起书翻阅,心思不在文字间。「我们俩也不可能有结果。」

「怎么说?」万杏忽然焦急了,眉心深锁,俏丽的脸儿皱了起来。

君千影垂眼,不看她。「妳太协…等到妳懂得男女之事,明白两情相悦的意义……我就已经老了。」

她的身分、年纪、古板的性情,都不是他所爱的类型。

「我不小了!我也懂你所说的男女之事、两情相悦,不就是书上说的你侬我侬,互为骨血吗?」万杏明白字面的意义。

「妳只知道表面。」

「你是在说我肤浅了?」她娇嗔道。

「这孩子……」君千影招架不住的瞟她一眼,转念轻吟道:「红印山痕春色微,珊瑚枕上见花飞,烟鬟缭乱香云湿,疑向襄王梦里归。」念到比喻男女合欢的字句时,他的目光掠过了一抹顽皮。「等到妳不必其它人指点,就能够体会这首诗的意境时,大概就是妳理解人事的开端了。」

万杏听得满脑子迷糊,单纯的她不知道真相,误以为另有学问。

「什么开端、什么意境?难道是我学识不够吗?」

「差不多是那个意思!」君千影隐忍狂笑,假正经地继续误人子女。「妳慢慢摸索,循序渐进,有一天必会领悟出重大的深意。」

万杏深信不疑,认真道:「麻烦你抄写一遍,让我看个详细。」耳边传来他开怀的笑声,她不解,「你笑什么?」

君千影摇头,忍俊不住道:「我写,不过,这是个不传之秘,妳可别透露给外人知道。」

万杏十分诧异,「这还是你的家传秘术?」

「哈--」君千影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特别爱笑?」万杏不能理解的瞋他,「轻浮!」

但他的笑脸,十分好看,难以捕捉的流光溢出他的眼角,无比绚烂。

万杏凝视君千影的眼神不自觉地充满了迷恋。「听说你跟许多女子有染……」

「那叫情投意合,别再乱用词语了,小杏花,妳似乎特别在意我的闺房私事?」

「没有!」万杏心虚地退缩开。

「孩子,」君千影心无杂念地伸出一臂,揽万杏入怀,让她安稳的坐上他的腿。「大人的事,大人自会处理,毋需妳烦恼。」

万杏轻轻地摇头,表示不同意。

她烦恼,烦恼得控制不了,不喜欢他拈花惹草,即使是传闻也不想听到!不明白这份忧虑为什么产生,万杏的脸儿结满了愁郁。

www.shangxueji.com

厅堂内的宾客,大部分都醉了,连锦帐也飘起香麝。君家老爷的七十大寿,宴席内,聚集了各方前来祝贺的亲友。

万杏灌了自己一口酒,烦躁的目光望向君千影的身影。

她不懂他为什么入席以来就独自喝着闷酒,对任何人都视而不见,包括她的招手、她的微笑示好,他也毫不理睬。

万杏察言观色了许久,终于发现,君千影偶尔会用留恋的眼神注视着某人--她顺着他的眼光望去,见到的是一个面带愁容的少妇,正沉静地处在喧闹的筵席之中。

那是君千影的大嫂。从筵席开始到终了,他唯一注意过的人,只有她一个。

喜宴结束,宾客渐次离席,万杏悄悄跟随在君千影身后。

分不清是什么缘故,他已经留驻在她的心里。

多年来的抑郁,只要他衣袖轻挥、笑靥轻扬,便全数消散了。

从前的无眠暗夜,如今是她最期待的时分,等在庭园内,期盼他偶然经过,成了她每天夜里最快乐的邂逅。

大概十步远的庭廊里,君千影急促地走到了他大嫂的身旁,拉住她的手,两人目光交接着。

万杏追上前去,看到他的举动,她咽下呼唤他的冲动,望着他认真的脸,她的眼里充满一片懵懂的感伤。

她离他们太远,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只能看见女人甩开了君千影的手,君千影固执的伴在女人身后,护送她回房。

www.shangxueji.com

厢房外,欧蕾冰冷着脸,拒绝了君千影提出交谈的要求。

「爹一定告诫过你不要跟我见面,如果不是因为今晚是他的寿宴,他绝不会让我们有见面的机会。」欧蕾进了房,掩上半扇门。「我也不想再跟你纠缠,请回吧!」

「我只有一个问题!」君千影美丽的凤眼隐含了深厚的关切。「大哥为什么不在妳身边?」

女人扬起嘴角,平静的笑了笑,在君千影失神的片刻,关闭了房门。

「蕾?」他的手掌覆在门上,向来悠然舒展的双眉,紧蹙了。

不久,门内传出了一句让人听不出情绪的话。「已经和你无关了。」

君千影低下了头。

万杏盯着他,一颗心随着他的垂首,徐缓地沉陷。

原以为,他是虚浮轻佻的人,没有正经的时候,却在欧蕾身上发现了他的认真跟执着。

欧蕾的形影,像是烙印在君千影的眼里,而外人只能在他的眼外游转,进不了他的心;万杏意识到,她是外人。

无声中,君千影转身离开拒绝他的厢房。

万杏来不及闪避,愣在他身后不远处,娇小的身子被他高大的身影完全笼罩。

「万杏?」他意外地看向她。

那声调没有平常带着玩笑的心态,急速流窜过她的心窝,优美得令她伤心--

他不叫她……小杏花了……

万杏莫名的难过,转身莽撞地逃开。

她快步跑到两人时常流连的庭园,直到池塘边,万杏止住脚步,回头一望,看不见他了。

他没有追来。

「君千影……」她失神地轻吟,脑际闪过一阵雷鸣般的震荡。

万杏立刻捂住嘴,心虚地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别人,她才安心。

今晚的庭园,她有预感,他不会出现。

「君……千影……」她又念了一回,他的名字在她心里回荡千万回,每一声豁让她更加深陷。

只是,无人听闻,无人知晓。

她的心思……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黎因
  2. 布布尔
  3. 萧晓
  4. 涵宣
  5. 伊雪
  6. 安妮塔·蓝伯
  7. 黑色翅膀
  8. 寄秋
  9. 连清
  10. 枫斗
  11. 夕烟
  12. 甜欣
  13. 兆媛
  14. 发条橘子
  15. 青丝
  16. 雅莉
  17. 颜依依
  18. 贝贝
  19. 卓萱
  20. 晨熙
  21. 蔡小雀
  22. Baby
  23. 水薄荷
  24. 晓叁
  25. 喜洋
  26. 绿嫣
  27. 贺宇慧
  28. 梅贝尔
  29. 罗可
  30. 夏琳娜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