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蓝雁沙 > 《前世姻缘今世了》
返回书目

《前世姻缘今世了》

第十章

作者:蓝雁沙

“什么?让她跑了?我不是交代你们要看好她,怎么会让她跑了?”逸凡在大哥大中冷硬的问道。

“嗯、嗯,摩托车?好,我知道了。”逸凡杂在人群中,眯着眼睛,看着火势在风的助长之下,又猛烈了几分。“什么?
花房?那她都看到了……”

“无论如何,一定要给我找到她,叫老张先把那些‘东西’都拖到后山埋掉。嗯,货都收好,我这边料理完,马上回来。”逸凡收了线,皱着眉的望着火常

青萍逃掉了,而且还撞见了他的秘密。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忙进忙出的消防队员和赶来支援的义消。

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柯怡出现,他在里面吗?蔻子则是捧着许多的运动饮料和面包、包子、粽子的到处分送给那些换班休息的人吃喝。

刚才听说有个男人被困在里面;还有几个女人受伤。我站在这里已经快一小时了,柯怡如果没死的话,也该现身了,那么那个被困在吧台的男人,八成就是他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柯怡啊柯怡,干算万算,你还是要败在我手中;我已经打破你和青萍生生世世的相约。现在,只要青萍对你死了心嫁给我,我所有的心愿都就达成了;可以跳出与你们纠缠的轮回。

他想到青萍,她见到三具尸体了,她会不会去报警?他有点懊恼的想到那三个人,生时替他惹了不少麻烦,想不到连死了都还是一样!

那三个是他以前所吸收的手下,他所从事的就是利润最高的毒品生意。因为要追查卿娉的下落,他放出风声,高价收买质佳的玉石,这是着眼于卿娉身上的那方翠玉,无论她轮回到何世,或是什么身分,那方翠玉一定会跟在她身旁。

也就是在多次到东南亚搜购古玉的过程,他认识了在那块神秘地区的军事强人。在某方面而言。 谷逸凡所具有的身世背景和一掷千金的海派作风,相当的令那位将军激赏,也因此,他和谷逸凡合作,由谷逸凡掌握了台湾跟日本、韩国、香港的毒品市场,成为最大的大盘商。

逸凡天生就特别冷静的头脑使他很快的坐享钜大财富,而他财阀接班人的形象,更不可能使人怀疑他就是这个最大毒品市场的龙头老大。

那三个人都是不顾他的规定而沾染上毒品,逸凡严厉的规定手下,只准贩毒,不准吸毒。但是这三个窝囊废却将他的话当成耳边风,瞒着他偷偷的吸食。

终于,在豪赌输光他们所有的财物后,他们开始动脑筋吞没货物,以黑吃黑的手法将毒品私下外卖。

逸凡没有多说话,只是要老周看着办。而老周为了杀一儆百,把三个人在其他人面前杀了。没想到还来不及拖埋的尸体却不巧被青萍撞见了。

“青萍,这下子我更不能放过你了。”逸凡喃喃地说完,朝他的车子走去。

人群中突然的骚动引起他的注意,他眯起眼睛看到青萍正试图穿越警方围起的警戒线。

“让我进去,柯怡是不是还在里面?蔻子?蔻子呢?柯怡!
蔻子!”青萍拚命的朝仍冒着浓烟、不时还有细碎火花跑出来的PUB跑去,而警察和那个载他来的男子则紧张的拉住她。

“小姐,这样太危险了,请你不要激动。”那名男子低声地劝着她说。

“青萍,青萍!”蔻子奋力的排开逐渐靠拢看热闹的人,向青萍那边跑去。“你们让一让好不好?火灾有什么好看的,你们挤在这里妨碍交通,你们知不知道?”

蔻子生气的朝背后的人群大叫。有些人被骂之后,知趣的散开,但仍然有些人不为所动,还是站在那里。

“青萍,你怎么了?”蔻子帮青萍把身上的灰土拍掉,诧异的问。

“没什么。柯怡呢?他们有没有说为什么起火?柯怡呢?”
青萍紧紧的拉住蔻子的手,紧张地问。

“有人纵火。有个男人被困在里面,刚才消防队的人进去时,还听到他在喊救命,可是现在水压不足,所以火又大起来了……”蔻子黯然地说。

“那柯怡呢?柯怡呢?”青萍不待她说完,立刻焦急的东张西望。

“青萍,被困在里面的那个男人,就是在吧台里面。我记得柯怡有打算冲进去看看,还有没有人被困在里面,但是我忙着照顾那些受伤的人,所以,不知道他有没有冲进去……”蔻子还没说完,青萍已经双膝一软的瘫在地上。她茫然的望着火场,依在蔻子的怀中。

“柯怡在里面,柯怡在里面!他死了,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我活着干什么?”青萍露出哀伤的笑容,她突然用力的挣脱蔻子的怀抱,向着火场冲了过去。

“青萍,青萍,快回来,太危险了!”蔻子也想跑过去拉住青萍,但是青萍甩开她的手,拼命的向前跑。

“快拉住她,快、快!”旁边的人七手八脚的只拉到蔻子,所有的人震惊的看着青萍娇小的身躯隐没在滚滚浓烟中。

逸凡讶异的看着这一幕,这小傻瓜,她在干什么?这样冲过去不啻是白白送命!不,我绝不能让她死在里面,否则我所有的计划不就完全白费心思了?

“求求你们,快去救救青萍。要不然放开我,我要去救青萍啊!”蔻子哭着哀求拉住她的人们。

“小姐,火势这么猛,你这样进去会送命的!”

“是啊,刚才那个女孩子八成是凶多吉少了。”

“真是的,干嘛冲进去送命呢?”

“是啊!”

“……”

旁边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闲话,蔻子则是哭得声嘶力竭的被架到旁边,并且有人在照顾着她。

逸凡走过去,突然的拿起一块厚厚的毛巾沾湿,再把一桶水自顶上淋了下来。然后在众人来不及反应之下,很快的冲进火常

围观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发出惊呼声,蔻子则是震惊的看着他,迷惑之色爬上她的脸。

青萍忍不住剧烈的咳了起来,柯怡在哪里呢?她在犹冒着烟的厨房中想着。火热已经延烧到楼上去了,楼下只有小小的零星火花。

她打开水龙头,浸湿了两三块抹布,再端起水槽中的水盆,顾不得那是洗杯子的脏水,她把水全泼在自己身上,这才用抹布蒙住口鼻,眯着眼睛吃力的往吧台走去。

“柯怡!柯怡!你在哪里?”她使尽吃奶之力,推开吧台的半截门,但吧台内空无一人。

“柯怡,咳,咳……柯怡!”她恐慌的四处张望,柯怡不在这里,那么他会在哪里呢?

“青萍、青萍,你在哪里?”逸凡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过来,青萍不假思索的立刻闪到厨房里躲起来。

“青萍,你这一世必须是我的。青萍,你在哪里?”逸凡东张西望的大叫着。

青萍默不作声的朝PUB的另一头走去,那里就是安全门的出口,她感到有某种力量,不断的催促着她出去。

地板是窒人的热,空气中充满着各种气味。她手中的抹布已经快被里面高热的温度烤干了,青萍举步维艰的朝出口走去。

“柯怡,你在哪里?”青萍自言自语的低泣着。虽然只是很近的距离,青萍却觉得自己似乎永远走不到了。

“青萍,原来你在这里。来,我带你出去!”逸凡突然的拉住她的手腕,吓了她一大跳。

“放开我、放开我!”青萍奋力的挣扎着大叫,她的眼睛好痛,头好晕,但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找到柯怡。

“青萍,我带你出去。”逸凡拉着她朝他们进来的入口走去。青萍想告诉他,后门就在咫尺之遥了,但干燥的喉咙教她说不出话来。


柯怡摸摸头上的纱布,他刚冲进火场救出最后被困的两名小妹时,头被掉落的灯砸破了。护士和医生花了不少时间才将碎片清理干净,缝了几针。

顾不得医生要他休息的命令,他急急忙忙的又搭计程车赶回火灾现常

基于做人的原则,他必须回到那里。纵火?他在计程车不断的过滤着可能来挑衅的人,但最终的结果都还是指向逸凡。

他付了车钱,一下子就听到围观的路人在议论纷纷的谈论着。

“夭寿喔,就这样冲进去,那个女孩也真敢!”

“是咽,后来那个男的也真是头壳坏掉,没事干嘛冲进去送死。”

“对嘛,真是有毛病!”

“听说那个女的是老板,真是可惜,长得那么年轻漂亮,这一烧什么都完了!”

“唉,就是说啊,这……”

柯怡不待他们说完,立刻排开人墙,喘着大气的向前跑去,他们说的是青萍吗?还是蔻子?冷汗布满他全身。

“柯怡、柯怡!”蔻子一见到他,立刻向他飞奔而来。“柯怡,青萍以为你还在里面,她跑进去找你了。然后逸凡也跟着跑进去……”她话未说完即放声大哭。

“你说什么?他们进去多久?”柯怡脸色死灰,摇晃着蔻子的身体,问道。“你们怎么可以让他们进去?”

“我们根本拉不住青萍,她一听说吧台那里有个男人被困住了,她就发了狂的要进去找你。”蔻子抽抽噎噎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柯怡一想到青萍独自跑进熊熊大火中,全身就像掉入冰窖般的冰冷。况且她还是为了要找我、为我的安全、为了我……他没有说话,只是脱下身上的大外套,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云梯车从楼上救下的人所吸引时,很快的将外套用水打湿,淋在身上,以最快的速度跑进去。

“青萍、青萍!”他扯开喉咙大叫,没有灯光的屋内,只能透过外面透进来的灯光,隐隐约约的辨视东西。

一声微弱的申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蹲下身子在靠近吧台的进口处看到一个男人。

“哼、唉,救救我,救救我!”那个男人身上大部分都是被火灼伤的水泡。

“你振作一点,我马上找人来救你出去。”柯怡转身想向外跑,却被一把冰冷的刀抵住咽喉。

“你……逸凡,青萍呢?”柯怡转过身子,即看到呈现昏乱状态的青萍,正被逸凡拦腰抱住,软软的依在逸凡身上。

“柯怡、柯怡,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头上的伤……”青萍虚弱地说。

“不碍事。逸凡,我们要先把这位先生跟青萍弄出去,否则……”柯怡试图说服逸凡。

“哼,那个没用的饭桶,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不用救他了。你就留在这里陪他吧,我带着青萍出去就好了。”逸凡用脚去踢地上的那个男人,不屑地说。

“谷老板,我照你的吩咐来放火了。可是我想这里有不少好酒,烧掉了可惜,所以……”那男子奄奄一息地说。“你一定要救救我,谷老板!”

“哼,贪小便宜,成不了气候的东西。柯怡,这世青萍是我的了,你就跟这个没用的饭桶一起作伴去见阎罗王吧!”逸凡说着举起刀子,想刺向柯怡。

“住手!逸凡,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歹毒,叫人来放火。我还可怜你只是被自己的血誓圈禁的人,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狠,你……”青萍大叫着推开他的刀子。

“可惜?没错。我是既可怜又可悲,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轮回以来,我的挫折感?我不相信命运,但是命运却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逸凡恨恨地说。

“逸凡,没有用的,我跟柯怡不会苟活的,你还是死心了吧!”青萍疲倦地说。

“是吗?你就如此的铁石心肠,教我一世又一世的失望是吗?既然你要令我绝望的与你们纠缠下去,那我更无法放过他。柯怡,你去死吧!”逸凡说着举起刀子便向柯怡刺过去。

正要扶起地上那个伤者的柯怡没有防备,那个伤者突然用力的推开柯怡,而逸凡的那一刀不偏不倚的就刺进他的身体。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柯怡诧异地问。

那名男子露出虚弱的笑容。“我受不了了,早点解脱对我反而是件好事。况且,火是我放的,你要原谅我,我是被……
被谷老板利用的,你……你一定要原凉我。”他声音逐渐减弱地说。“谷老板,善恶终有报的……”

“你,谢谢你。”柯怡说着为他抚平圆睁的双眼。

青萍挣脱逸凡的手,急急的跑向柯怡。“柯怡,你没事吧?”
她轻抚着柯怡脸庞。

“嗯,你还好吧?我们要赶快出去,楼上的火势不知道灭了没,待在这里太危险了。”柯怡拉着青萍就要往外跑。“逸凡,快走,别在这里逗留了。”

逸凡抬起头诧异地望着他。“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人到最后都要背叛我?为什么?”他发出空洞的笑声,怪异的看着柯怡和青萍。

“逸凡,我们出去吧!”青萍也感受到那股越来越炽热的压力了,她想也不想的伸手去拉扯逸凡。

“你在可怜我了。 哈哈……你总算可怜我了,我是天下唯我独尊的裔凡,我是裔凡……”逸凡挥舞着双手,狂乱地说。
“我是裔凡……”

“柯怡,怎么办?”青萍焦急的看着柯怡将一桶桶的红茶绿茶都倒在自己和逸凡的身上。然后柯怡也将自己身上弄湿。

“青萍,向着后门跑,不要停止。快、快走。”柯怡大声的叫着。

“那你呢?逸凡……”

“我们也会一起出去的,快跑I”柯怡拉住狂乱大笑的逸凡说。

青萍用抹布后住口鼻,一鼓作气的朝后门的出口跑去,原先闷烧的装璜,在强风的助长下,又一发不可收拾的旺烈了起来。

她不敢稍停,很快的朝外头跑去。青萍才刚跑出去,就听到土石碎裂的声音,她赶到警戒线外,惊恐的看到整栋大楼已经烧裂得摇摇欲坠了。

说时迟那时快,整栋大楼在一瞬间倒塌了。

“柯怡!逸凡!”青萍捂住自己的嘴,瞪大眼睛的看着那堆土块残垣,他们出来了吗?天哪,他们出来了吗?

“青萍、青萍,你没事吧?”蔻子不知何时也跑到青萍身旁,抱着她痛哭失声。

“我没事。只是柯怡跟逸凡,他们……他们不知道有没有及时逃出来!”青萍惶然地说,表情是不知所措。

但她马上向前跑去,脸上挂满了兴奋的笑容。“柯怡、柯怡,感谢老天爷,你安然无恙!”

柯怡将她紧紧的拥在怀中,两人脸上都挂着泪水。逸凡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后,转身就走。


在历经法院的审判后,逸凡被判处了无期徒刑,而他那庞大的家产也被用来赔偿这次火灾的损失。

好不容易整个PUB总算复原了。青萍坐在高脚椅上,微笑的看着柯怡和蔻子正在喋喋不休地抬扛。突然有人轻轻的拍着她的肩,她好奇地回头。

“青萍小姐?我是逸凡的律师,这是他要我交给你的东西。”那个西装笔挺的男子微笑地说。

“哦?什么东西?”青萍好奇地接了过来。柯怡和蔻子也停上拌嘴,看着那个包裹。

“会不会是炸弹?”蔻子紧张地说。

“少胡扯了。哗,好漂亮!为什么?”青萍看着那套漂亮的新娘礼服,诧异的看着那个律师。

律师清清喉咙。“逸凡自从入狱后就全心学佛,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是个佛门中人了。他前些日子看到电视报导这家PUB要重新开幕,还有你要和柯先生结婚的事,所以要我代他送这份礼。”

“我很喜欢,替我谢谢他。”青萍轻轻地抚着那个细致地的绣花。

“我会的,再见。”律师朝柯怡点点头就走了。

“柯怡,我想他是真心的祝福我们的。”青萍幽幽地说,将衣服收好。

“嗯,总算我们之间的纠缠可以结束了,前世的姻缘到今世才能结果。”柯怡握起她的手.玩着那方翠玉。在灯光下的玉更显出特殊的光芒。

“前世姻缘今世了。柯怡,苦了你也苦了他。”青萍若有所思地说,她手上是有关她和柯怡的报导的报纸。

“希望他能找到真正的平静。”柯怡也感慨地说。

“嗯。”青萍偎依在他怀里,微笑地想着逸凡。


而在遥远的某座监狱中,月光照入小小的窗口,有个男子盘坐在床上,他不断的默念着经文,转动的念珠颗颗都代表他的忏悔和祝福,祝福那个爱笑又喜欢穿绿衣的女子,那个与他生生世世纠缠的女子。放下念珠,他把报上的那篇报导丢入垃圾桶中,映入眼帘的仍是青萍的笑。

“唉,看透了吧,前世姻缘今世了。”他微微一笑地说完,关上灯。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