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蓝雁沙 > 《前世姻缘今世了》
返回书目

《前世姻缘今世了》

第七章

作者:蓝雁沙

柯怡在黑暗中努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能借由窗口.投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分辨出室内的摆设,他专注的看着床上那个翻来覆去的身影。

青萍在作恶梦吗?柯怡快步的向床边走去,这个小女人呵。她到底要怎么样的折磨我的神经呢?从在那场创业座谈会会场见到她起,我的视线就被她的—颦—笑所牵引。那种疼惜到内心最深处的痛,并未随时间的增长而或有稍减,反而是更加的令我窒息。

“可依,可依,快逃!不要管我了!”青萍拼命的摇着头大叫,双手不住的在空中挥舞,又似在抓着某个物件般。

“青萍,你怎么了?青萍?”柯怡轻轻的推推她,并抽出张面纸,为她试去额头上的汗珠。

“可依,可依,快逃,裔凡追来了!”青萍说着猛然的坐了起来。一看到柯怡,她很快的偎入柯怡怀中,双手紧紧的抱住他厚实的背。

“青萍?你怎么了?”柯怡没办法说出自己内心的悸动,天哪!这种感觉,就好像她天生就该在我怀中,与我共度生生世世似的,生生世世……

青萍这时候好象也完全清醒了,她赧然的从柯怡怀中抽身。“柯怡,你怎么会在这里?”

柯怡小心的碰触她额头上的纱布。“还会痛吗?”

“不会很痛。柯怡,我又作梦了,好像,好像我知道他们将要发生不幸的事了,可是我又不确定……”青萍努力的想忆起梦中的情节。

柯怡不由得想起自己在惊醒前所做的梦,奇怪的是可依和卿聘的故事一直纠缠着我,到底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就如同蔻子所说的—一前世、轮回之类的事?

“你大概是太劳累了,听我的话休息些日子,店让蔻子去管就好,你好好的去度个假。”柯怡帮助青萍把汗湿的头发自黏着的颈畔拨开。

青萍拿起记事本,这时一块玉石自记事本皮面的小口袋中滑出,她一见之下,全身一震。

青萍颤抖着身子,看着那块玉伸出抖个不停的手拾起它。

柯怡也瞪大眼睛的看着那块玉,他和青萍泪眼相对,在这一瞬间,他们的前世今生在这个时空里交会了,所有的迷惑、不解、痛苦仿佛都像是初春的积雪般,在阳光下融解了。

“卿娉……”柯怡,不,现在应该说是可依了,他伸出微微颤抖的手去碰触那块玉石。

“可依,可依,我终于找到你了。”青萍呜咽地捧着可依的脸庞说。“我找了你好几个世纪,但是——直没有找到你!”

“我知道。卿娉,我一直没有离开过你,在你不知道的同时,我一直以各种不同面貌出现在你身旁,只是我们觉醒的时间不同,所以老是错开了。”可依轻轻的用脸颊轻抚着卿娉的颊说道。

“可依,这一世我们真的能相守到死吗?裔凡……”想到那个迫使他们如此苦难重重的人,卿娉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我想过了,我们躲他也已经躲了好几个轮回了;这一次我不想再躲了。我要正面的迎向他,为了我们,我必须跟他有个了断。”可依认真地说完,拿起卿娉的手背在脸上摩挲着。

“柯怡,在这一世裔凡只是以很正常的方式来接近我们:况且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害我们的事埃难道,是他还没觉醒吗?”青萍轻轻地说,但随即又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柯怡不明就里的问题。

“逸凡,他曾不止一次的向我提起觉醒的事,但是他却告诉我,跟我有约定的人是他,一再的要我嫁给他,如果那时我胡里胡涂的就嫁给他……”她说着忍不住的冷汗直流。

“这么说来,在这一世最早觉醒的就是他了。青萍,你暂且不要透露出你我已觉醒的事,为了解除他生生世世与我们的纠缠,我们势力要非常小心。”柯怡面色凝重地说。

“我知道,那蔻子呢?要不要告诉她?她原来就是我的好姊妹玉扣啊!”青萍仰起头问他。

“不,再过一阵子,如果她尚未觉醒,现在就告诉她,反而会令她感到愧疚的。 毕竟,那根本不是她的错,我绝不相信,会是她故意引裔凡的大军来捉我们的。”柯怡笑着说。

青萍感动的直点头。“谢谢你,柯怡,谢谢你信任蔻子。”

“试着再睡一会儿吧,离天亮还早呢!”’柯怡将青萍的被子拉到下颚说。

“嗯,柯怡,不管你是叫柯怡,或是可依;我知道,今世我已无憾无悔了。”青萍微微一笑地说。

柯怡深深地凝视着她。“睡吧,青萍,有我在这里守候着你呢!”

看着青萍逐渐睡着,柯怡这才再躺回行军床入睡。


“公主,这些日子以来你的病好多子,咳嗽也没那么厉害了。”玉扣将汤药端给卿娉,笑着说。

“嗯,这都多亏你了,玉扣。”卿娉将怀中的荷花都插进一个大水缸里,微微一笑地说。

“这是奴才的本分,公主,太医在临走前有交代,待公主的病情康复了,尚须再吃十帖的十全大补汤,补充体力调养体质。奴才听陆青说,前面那个山坡下的农家,养了不少的鸡,奴才特会儿就去买些回来,墩些鸡汤给公主和王爷喝。”
玉扣边摺着衣服,边说。

“嗯,可依最近也瘦了不少。玉扣,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卿娉将莲蓬中的莲子挖出来地说。

“为什么呢?公主,我们在此定居也快三个月了,公主和王爷也成婚了。而且裔凡王爷也没有再派追兵来追我们,公主为什么会感到不安呢?”玉扣搬过另一篮的莲蓬,坐在卿娉脚衅说。

卿娉放下手中的莲蓬,长长的叹口气。“就是这一点令我想不透,玉扣,裔凡不是那种会轻易罢手的人,他为什么不再派人追查我们的行踪呢?”

“公主,何必想那么多呢?说不定他是被我们另一路的人马所混乱了,所以没有想到我们并没有死!”玉扣兴高采烈地讲。

卿娉闭上眼睛,她想起另一路假扮她和可依的忠心侍卫和婢女。他们和另一些由宁王那边派来的卫士们,在抵不过裔凡的追杀后,全都跳深崖自尽了。

本来陆青也会是他们之中的一个,但在他们临出发前,陆青被可依极力的换留住了。

“唉,为我和可依,牺牲了这么多人,只望我们的子孙们能明白我们避居到这深山野林中的苦心。”卿娉叹口气地说。

玉扣见到卿娉不开心,她也默默不语的低下头,然后她灵机一动的跳了起来。“公主;奴才这就去买鸡好了,趁这些莲子刚剥下来正新鲜,再烹道莲子羹好了。”

卿娉微微一笑。“去吧,你这丫头,尽想些吃的。”她话里只有宠意地说。

“是,奴才这就去了,”玉扣说完,便吆喝着几个壮硕的女孩跟她一道向着前头的山坡走去。

卿娉放下手中的绣线,有些头昏的揉揉头,这两天她老是感到胸口闷闷的,有点儿头昏欲吐的感觉。

她站起身子伸着懒腰;远方树下有人在拉着弦琴,曲调是她熟悉的“出征曲”,她忍不住的随着旋律,轻声的吟唱了,起来——
桃花天天耀天地,
君去征战卫我邦;
勤修农书飞鸟递,
但求妾心远战境。

刚唱完她的泪水就滴落胸前,这首曲子是在她幼小时就会唱的,前后她送走了父王、及三位王兄,然后是她所有的男性亲属,这首歌可说是她最哀痛的回忆。

“卿娉,怎么哭了呢?”可依不知何时已踱到她身旁,在他怀中是只受伤了的鸽子。

“噢,受伤了。”卿娉接过尚滴着鲜血的鸽子,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教她忍不住的反胃。

可依见状连忙的扶住她。“卿娉,你怎么了?”

卿娉摇摇头。“没什么,大概是太热了。最近老是会这样,也许是太热了才会这样吧!”

可依担忧地看着她。“这样吧,林家的二媳妇略懂医术,我派人去请她过来,看看你是怎么了。”

“可依,,我没事的,过一会儿就会没事的。”卿娉笑着说。

“我不放心,让她看看也好。你先进去休息,我去看看盖大殿要用的木材砍够了没有。”可依扶着卿娉坐在临时搭盖的草房阶梯上。“咦,玉扣呢?”

“她说前面山坡下的农家养了不少鸡,想去买些回来敦鸡汤给我们喝。”卿娉笑着说。

“嗯,那我先到山上去了。”可依说完,依依不舍地看着卿娉。说也奇怪,他就是一直不想离开她身边,虽然不到几个时辰他就会再和她相聚,但是现在他就是莫名其妙的不愿离开她。

甩甩头,可依将眼光自卿娉身上拉回,和那些等着他的樵夫和兵士们一起向山上走去。

卿娉拿起绣到一半的女红,这时一个人影落到她面前,她抬起头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位粗壮的妇人。

“公主,可依王爷说你身子不舒服,叫我来给公主把把脉。”林二嫂将怀中睁着圆亮眼睛东张西望的小男孩放下,笑着坐在卿娉身旁的阶梯上。

“没什么;最近常头晕、想吐。”卿娉轻声地说。“我想可能是天气太热了。”

林二嫂的眼睛亮了起来,她含笑的拉起卿娉的手腕,仔细的把了会儿脉。“公主,最近是不是人都懒洋洋,见到腥气重的东西会难过,而且整天就想睡?”

卿娉诧异地看着她。“咦,你怎么知道?”

林二嫂体谅地拍拍卿娉的手背。“公主生的不是什么厉害的病,是害喜。”

“害喜?你是说……”卿娉瞪大了眼睛,双手忍不住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你是说……”

林二嫂站起来的作了个揖,“恭喜公主和可依王爷,公主已经怀了可依王爷的子嗣了。”

卿娉高兴的抱起林二嫂的儿子,小男孩好奇的伸手去抓卿娉头发上的发钗。“你确定?你确定我也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子?”

“当然,公主。”林二嫂轻轻的拍了顽皮的小男孩的手一下。“公主,快放他下来,你现在可不能提抱太重的东西,免得动了胎气。”

卿娉将小男孩交还他的母亲,缓缓的踱步到阳台的另一端,她微笑地看着远处蓊蓊郁郁的山林,转头过来看着林二嫂。“林二嫂,真的奇妙!在我身体里就有另一个生命呢!”

“是啊,所以公主你要好好保重,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健康。可依王爷要是知道了,不晓得会有多高兴呢!”林二嫂笑咪咪地说。“公主,我可等不及要告诉其他的人这件事!”

卿娉的反应是有些羞怯,她红着脸看着林二嫂。“林二嫂,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公主,你有喜了是件好事啊!没什么好害羞的。对了,玉扣呢?我得好好吩咐她一些事,现在公主怀了可依王爷的子嗣,这可大意不得!”林二嫂絮絮地说。

“她到前面山坡的农家去买鸡了。”卿娉有些奇怪的想到玉扣已经去了好一阵子了。

“这就是了,公主要好好的补一补身子……”林二嫂说到一半却骇然地看着沿着山坡跑上来的那些人。

卿娉也看到了,霎时间她只感到血色自脸上慢慢的消退,她只能张口结舌的看着那面飘荡着血红、上头用黑色大大的写了个“祥”字的大旗。

整个山谷瞬间如掉入冰窖般的寂静,所有的人都停下手中的工作,震惊的看着那队衣甲慑人的精兵,和那个正冷冷看着所有的人的男人——裔凡。

裔凡将手中的剑一挥,部队立刻以最快的速将整个山谷包围祝而后,裔凡才带着一抹得意的微笑,慢慢的催促坐骑向着卿娉所站的阳台而来。

随着达达的马蹄声渐次走近,卿娉的神经也越绷越紧,她冷汗直流的看着裔凡那有些狂暴的眼神。

在裔凡快走到卿娉面前时,突然有两个正在耕田的农夫举起手中的锄头,向着卿娉这边跑来,口里大喊着:“保护公主,保护公主!”

话刚喊完,在场的男人们都不约而同的向着卿娉这边集结,但裔凡的卫士们则是纷纷的拔出长剑,与农民们互相对峙。

“公主快逃,我们誓死保护公主1”为首的是陆青的左右手,王彪,他向着卿娉大叫,转身也拔出、身后的长剑,向着卿娉走来。

“哼,乌合之众!”裔凡大喝一声,随即有几个裔凡的士兵,团团的围住王彪.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他们的神情就像是嗜血的猛兽看到猎物般的狰狞。

“住手,你想干什么?”卿娉铁青着脸,瞪向裔凡。这个人,他怎么会找到我们藏身之处的?

裔凡跨下马登上台阶,王彪他们又想冲上前去,但被裔凡军队的刀剑所阻止。

裔凡傲然地睨视那些人—眼,这才转向卿娉。“卿娉公主,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玩的那些小把戏,差点就骗倒我了!只是你忽略了—点,那个假公主的身上并没有你自幼不离身的那方翠玉。”

卿娉猛然—震的看着她手腕上的那块玉石,原来如此,难怪他会再追踪我们;只是,他是怎么得知我们在绕了一大圈之后,又再度回到这个山谷呢?

裔凡向前站在卿娉面前,在全身戎装的他面前,素绿衣裙的卿娉看起来更是娇小得令人不忍大声说话,唯恐惊吓了她。

“卿娉,卿娉,果真是天下无双。张大人果然没有骗我,你真是当今天下最美的女人,即使是李侗铭这个人称天下第一的画师,都画不出你的美貌。”裔凡从怀中拿出—卷纸,在卿娉面前摊开对照着卿娉的容颜。卿娉认出那是三年前母后寿诞时,延请李侗铭为她画的。

“而现在,你这天下第一美女将是我裔凡的了。我花了不少的时间来查访你的踪迹,想不到得来完全不费工夫!”裔凡仰头大笑地说,这时几个士兵押着全身被绑住的玉扣到他们跟前。

“玉扣!你们为什么绑住她?放开她!”卿娉生气的动手去拉扯着玉扣身上的绳子,但是绳子绑得很结实,她扯于半天还是文风不动。

“公主,奴才该死,奴才不该多嘴的。”玉扣泪流满面地说。“公主……”

“玉扣,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彪捺不住性子,急急的大吼。

玉扣跪在卿娉面前。“公主,奴才一时说溜嘴了,把公主跟可依王爷将在此定居的事说给山坡那个农家大婶听,谁知道她的儿子就是裔凡王爷派来的探子。”她哭得声嘶力竭地说。

“玉扣,想不到竟然是你把裔凡的军队引过来的!你这叛徒!”王彪一气之下,拿着剑就冲向玉扣。

“王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玉扣哀求地说。

“哼,大伙儿拚死要护卫公主,你却大意的透露出公主的藏身处。身为公主的贴身婢女,你是罪该万死!”王彪伸直剑尖朝玉扣刺去。

“住手,王彪,在这里还轮不到你做主1”裔凡用剑格开了王彪的剑,他冷冷的盯着王彪说。“玉扣算是大功一件,你若敢伤她一根汗毛,我就教你血溅五步!”

“你……”玉彪恨恨的瞪着他,又冷冷的盯着玉扣看。
“玉扣,想不到你竟是这种人,枉费……”

“我不是,公主,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没有引他们来找到你的意图。”土扣哀求地说。

“我知道。玉扣,我都知道。”卿娉黯然地说。她不定地眺望着远处的山丘,天哪,请不要让裔凡找到可依;阻止他回来吧!刮起风,下场雨吧!请别让可依回到这里来吧!卿娉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

说也奇怪,原本晴朗的天空在瞬间蒙上了一层黑纱,地上也被狂风卷得落叶纷纷飞舞着。

“王爷;天候突然变了。我们是要在这里扎营,或是退回昨天的营地?”裔凡身边的人向前差别道。

裔凡看看天色,又看看周遭被团团围住的俘虏。“就在这里扎营吧,我还想等可依王爷自投罗网呢!”他仰起头,朗声大笑地说。

他手下立刻传令下去,不—会儿,所有的农民和侍卫婢女们都被反绑的推进各家室内,而裔凡则挟持了卿娉和玉扣坐在她们的木屋中等着可依。

“公主,可依王爷他……”玉扣揉揉裔凡令人为她松绑的双手,她低声的凑近卿娉说话。

“唉,玉扣,我只希望他不要回来,走得越远越好。 变天希望他们在路上耽搁,不要回来。”卿娉忧虑地说。

这时林二嫂捧着一碗热腾腾的汤进来,她迳自的端给卿娉,看也不看裔凡一眼。“公主,多喝些,这是我抓的药方,可以保持体力的。”

“嗯。”卿娉食欲全无的放下碗,焦急的看着窗外。

远处的笑声和着男人们的谈话声越来越近,卿娉的脸色也变得惨白,她绞紧手指,和玉扣对望着。

“王爷,那我们先回家避雨了,等雨停后,我们就可以开始把地基挖好的地方,先盖栋梁上柱了。”

“嗯,辛若大家了,好好休息。”

“是。”许多声音渐渐的隐没在滂沱大雨中,在一征寂寥中只听到几个零落的脚声在门口响起。

“王爷,真是奇怪,天气怎么会突然变……”先一步打开门的陆青愕然的看着室内的情势。

“裔凡,你在这里干什么?”可依看了眼瑟缩的坐在角的卿娉,力图平静地问。

很快的有两、三个士兵过去收缴了可依和陆青及几个随身侍卫的武器。

“我在这里于什么?你说呢?可依,我派你去为我迎娶卿娉,你却百般拖延,甚至带着卿娉潜逃到这荒郊野地,你说我今天会是来干什么呢?”裔凡阴狠地说。

“你胡扯,我们公主的夫是可依王爷怎么能嫁给你?”玉扣反唇相稽地说。

裔凡横眉怒向的甩了玉扣一巴掌。“该死的贱婢,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可依已被我撤掉王爷的封号,如今的他,只是一介凡夫,何以配得上金枝玉叶的公主!”裔凡怒气冲冲地说。

“不论可依是何爵位,我是他的人,如果他只是一介凡夫,那我自当为一名俗妇。生而依之,死亦随之。”卿娉咬着牙说。

“是吧?那我倒要看看何谓‘生而依之,死亦随之’,哼!”
裔凡两眼冒着火光地怒吼着,他拔出长剑即朝可依胸膛刺了过去。

可依本当闪得过去的,只是被裔凡的侍卫所绊住,以致裔凡的那一剑结结实实的刺入他的右胸中。在卿娉的尖叫声中,可依歪歪斜斜的倒在卿娉的怀里。

“可依,可依!”卿娉无助的只能用力的摇着可依的肩。
“可依,振作点,我立刻命人去找太医。”

裔凡拉起卿娉绣到—半的女红,慢慢拭着剑身上的血渍,他露出恶毒的笑容,走近卿娉和可依。

“可依,不要怨我。要怨只能怨你自己生错了地方,一山不容二虎,怨不得我!”裔凡慢条斯理地说。

“没……没想到你的心,如此的狠毒,我……我……”可依说着说着又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可依,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卿娉揽住可依的腰,不停地说。而可依的身上冒出来的鲜血,也染红了卿娉一身。

“可依,其实你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只是心地太软了,所以你才会落到今日这个地步。看在同宗兄弟一声的份上,我就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吧!”裔凡说着举起剑,准备朝可依心口刺下致命的一击。

“住手!你杀可依,除非你先杀了我!”卿娉哭叫着扑在可依身上,她无所惧的瞪着手臂上那条被裔凡剑身所划出的血痕。

“卿娉,让开,你是我统治下的恁借,让开!”裔凡又惊又怒的叫道。

“不,除非我死,否则你别想再伤害可依。”卿娉倔强地大叫。

“拉开她,我今天一定要除去我的心头大患,否则我日日夜夜食不知昧,睡不安稳的!”裔凡朝左右一招手,所有的人立刻上前,想拉开伏在可依身上的卿娉。

“不!”卿娉挣扎地大叫,不一会儿她手上已经多了一把羊脂般雪白的玉刀。“不要过来,否则我就死在这里!”

“公主,使不得!你要为肚里的孩子着想啊!千万不要想不开!”林二嫂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林二嫂的话—说完,各人都惊讶地看着卿娉。卿娉本人仍是同样的表情,透着坚定的眼神,恨恨的瞪着裔凡和他那一班豺狼般的手下。

“卿娉,卿娉……你怀了我的孩子?”可依兴奋的想坐起来,他—动之下,血流得更迅速。

“可依,你不要再说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玉扣,快帮我把可依的血止住!”卿娉说着将自己的裙罢撕下一大片,很快的帮可依止着血。

可依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卿娉,我的子嗣,我的子嗣就在你体内生长着。卿娉,我死而无憾了。”

“可依,不要再说了。如果你死了,我也绝不苟活于世的。”
卿娉惶恐地说。

“哼,想不到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不过也没关系.我既然可以除掉昏庸的父王,又怎会怕这小小的一个婴孩?”裔凡说完提着剑,逼近卿娉和可依。

“卿娉,你快走!快!”可依奋力地想推开卿娉。

“不,可依。我绝不会离开你的。我卿娉必然与你生死相随!”卿娉说完捡起掉落地上的玉佩,将玉刀缓缓的刺进自己的心窝。

“卿娉……”可依。见状大叫。

“公主……”玉扣更是骇然的握住卿娉的手,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可依,今世无缘,只求来世。”卿娉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她举起手中的玉佩,将它吞了下去。“唉,玉在人在,毁人亡,可依,来世……不要忘了来世……”

卿娉带着笑容,在可依怀中断了气。可依颤抖着手,将她的眼皮抚下,紧紧的拥着她。

“卿娉,我们必当生生世世相系相约,直到我们得以真正团聚为止。”可依说完抽出卿娉胸口上的刀.一把的抹向自己的脖子。

“公主,王爷!”玉扣看到这景象,她也哭着拔下发间的钗,用力的刺向自己胸口。

而陆青和他的手下,则是纷纷咬舌自荆一时之间,裔凡所有的手下皆被他们这种表现而震慑住了,他们之中有些人开始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很快的这种感觉扩及到所有的人,他们找尽借口的向外冲出去。

裔凡冷眼的看着这一幕,他用力的捶着地面,直到拳头沾满血渍。,最后,他站起来,充满怨恨的遥望正要西下的夕阳,缓缓的伸直他的拳头。

“我裔凡发誓,生生世世我必然追随你们,直到我得到卿娉为止。”说完,他再看一眼满室的尸体,这才匆匆的走出去,跨上马快速的离去。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荳莎
  2. 皓月
  3. 乔南
  4. 森宇优
  5. 柔桑
  6. 念眉
  7. 乐菁
  8. 慕芹
  9. 月夕
  10. 杜若唯
  11. 依佳
  12. 丁湘
  13. 秋叶影
  14. 黎奷
  15. 甜橙
  16. 子郁
  17. 宫紫芹
  18. 林宛俞
  19. 水珺
  20. 富希乔
  21. 语绿
  22. 曼翎
  23. 安彤
  24. 欧斯卡(董妮)
  25. 冷情
  26. 琉璃碧
  27. 郭晏光
  28. 楚龄
  29. 紫轩
  30. 藤萍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