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蓝雁沙 > 《前世姻缘今世了》
返回书目

《前世姻缘今世了》

第六章

作者:蓝雁沙

“公主,振作点。王妃娘娘要移灵了。”玉扣和宫女挽扶着卿娉。自王妃娘娘突然吐血驾崩之后,卿娉公主茶不思饭不想,以泪度日的过了十几日了。

卿娉木然的随棺木而行。母后也离我而去了,天啊,我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她的眼光随即扫到后面人群中的可依,碍于礼节,可依只能远远的站在后头,不能跟在她身旁分担她的哀痛。

在法师做完法之后,瑶妃娘娘的棺木被稳稳的放入墓穴中。卿娉听从法师之言,撒下第一把沙土,随即几个苦力将大把大把的泥土产下,倒在棺木上。卿娉忍不住的扑上前去。

“母后,母后!”卿娉摧人心肝的哀叫声,令在场所有的人闻之鼻酸,掉下泪来。

玉扣和宫女紧紧的拉住卿娉,唯恐她隐入未填满土的墓穴中。王妃娘娘和老王的衣冠合埋于此,为此,宁王特命工匠设计了机关,以防王坟被破坏盗取财宝。

终于棺木被完全掩埋了,在平地上多了硕大而美轮美奂的王陵,卿娉虚弱的坐在轿子上回到宫中。

当玉扣为她换好衣裳正要让她歇息时,宫外的侍卫却来报有祥国的特使求见,卿娉诧异的和玉扣对望一眼。

“公主,你现在已疲 备得无法见客了,我去打发他走。”玉扣说完便急忙忙的往外走。

“玉扣,等一下,或许他只是来致吊唁词的,见见无妨,况且我头疼得厉害,一时半刻也还不能睡。”卿娉叫住玉扣,说道。

玉扣迟疑了一会儿。“那要不要奴才去通知可依王爷?或许有他在会比较好些。”

卿娉急急的举摇头。“不要,不要通知可依。等他走再通知可依尚不迟,况且来人也—不知是敌是友。”

玉扣像是领悟的直点头。“是,公主顾滤得对。奴才太莽撞丁,奴才该死!”

卿娉举起手。“不怪你,宣他进来吧,我在前厅接见他。”

“是,你们去宣他进来。 公主,玉和扶你出去。”玉扣对身旁的宫女说完,便扶着卿娉出去。

卿娉一见到那个人便直觉的知道他不是可依的朋友。那个特使叫张大人,他长得一副老奸巨滑的样子,两颗小如鼠目的眼睛不住的滴滴转,使人望而生厌。

“公主万福。”他甚至连跟卿娉行礼时,都忍不住一脸的色迷迷贼相。

“起来。张大人此刻来访,不知有何贵干?”卿娉强打起精神问他。

“敝国裔凡王爷请公主节哀顺变。前些日子奉命来迎娶公主的可依王爷命人回报,说公主因为王妃娘娘重病,不忍远嫁,因而延迟婚期。裔凡王爷宽宏大量,准予公主多伴王妃娘娘一些日子,如今王妃娘娘也已安葬,,裔凡王爷希望公主即刻起程,到祥国完婚。”张大人态度强硬地说。

“可是公主目前正在服丧期间,怎能与裔凡王爷完婚呢?”
玉扣忿忿不平地说。丁忧百百不论婚嫁这个连市井小民都知道的道理,难道裔凡不明白?

张大人目光冷冽地瞪了玉扣一眼。“裔凡王爷认为公主在大婚之后,也能慢慢的服丧。况且从宁国到样国,骑马快需三个月,慢则要五个月,公主乘轿,最快也要五、六个月,及至到达祥国,将近一年,早就迢过百日了。”

“可是……”玉扣还想再说什么,但张大人的下一句话,令她闭上了嘴巴。

“裔凡王爷唯恐公主路上受惊,已经选派精壮士兵五百人自京城出发,大约再几日即可到达宁国,前来护送公主归国。”
张大人阴狠地笑着说。

玉扣和卿娉两人相顾失色,裔凡派兵的目的很明显,她若再不应允,恐怕这场兵祸是在所难免了。

卿娉冷汗直冒的看着眼前的张大人,怎么办?如不答应,只怕将危及宁王王叔,但她和可依根本都还没有时间详细的策划他们的逃亡计划。

“公主,下官正等着回话。将即刻飞鸽传书传回祥国报予裔凡王爷。”张大人往前进逼地说。

卿娉看了焦急的玉和一眼。“你先下去,待我与王叔讨论后再回覆你。”她只得先想办法拖延他一阵子。

“公主,宁王是聪明人,他应该明白与裔凡王爷作对的下常”张大人停顿了一下。“不过,念在他是公主仅存的长辈。
好吧,下官明日再来听公主的答覆,下官也好早日请裔凡王爷准备大婚典礼。”

张大人趾高气昂的走后,卿娉忍不住和玉扣抱头痛哭。
“玉扣,怎么办?怎么办?”

“公主,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得赶紧找可依王爷商量对策。”玉扣哭着说。

“可依,对,可依呢?”卿娉说完便撑着虚弱的身体,向着可依所暂住的东宫而去。她洁白曳地的裙罢,在青绿色朗石板长廊上,翻腾出优雅的白浪。”

“可依,可依!”入宫室,便见到可依正站在一栋红白相杂的桃树下,微风拂过,阵阵花瓣吹落他身上,在他身—上形成红的、白的花点。

可依闻声赶到阶梯下,接住腾空而下的卿娉。他重心不稳的跌坐在地,而卿娉则俯趴在他身上。

“卿娉,你要不要紧?”可依将她脸上的桃花瓣拂去,轻声地问。

卿娉摇摇头,搂紧他的颈子,将头贴在他胸口。“可依,快带我走!再迟就来不及了!”卿娉急急地说。

“你说什么?你还在丁忧服丧期间……”可依不明就里地说。

“王爷,刚才裔凡王爷派的特使觐见公主,他说裔凡王爷要公主即刻起程到祥国与他大婚。”玉扣忙着扶起卿娉地说。

可依闻言皱起了眉头。“即刻起程?卿娉现在还是丁忧期间,裔凡怎可如此的强求!”

“可依,快带我离开这里。母后临终前曾告诉过我,若有事可到东方的平王国度求援,因为平王是我的王舅,他必会收容我们的。”卿娉一边和玉扣一起拍掉身上的落叶和花瓣,一边兴奋的告诉可依。

可依双手背负在背后,低头沉思着。他身穿一袭淡蓝色的长袍,在蓊郁的林木和各种层次的红花瓣间,更显露出
一种和谐的美感。

“陆青,你去禀告宁王,说我有重要事求见。”最后可依唤来陆青,如是的吩咐着他。

“是。”陆青声远后,可依牵着卿娉;缓缓的向宁王的正宫殿走去。
“可依,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卿娉捧着一大束宫女交给她,刚自河中摘取的荷花。

“很快的。卿娉,我们要尽快的离开宁国,至于去不去平国,我们再考虑考虑。”可依轻声地说。

“为什么?去找王舅不好吗?”卿娉不解地问,因为这是母后临终前所交代的啊!

可依叹口气,握紧她的手。“没什么。”

我要怎么告诉她,平国在一年前就已经被外人所纂?这么一来,我们就算到干国又如何?平国现在的掌权者杜玉是裔凡臭味相投的哥儿们;他有可能帮助我们去抵抗裔凡的魔爪吗?

他们刚踏进正殿,宁王就急急的迎上前来,满脸焦急的神情。

“王叔万福。”卿娉曲膝为礼地说。

“宁王爷万福。”可依也拱手为礼。

宁王着急的将两人拉入本殿;他苦着脸的踱着步子。“可依、卿娉……”他像是非常苦恼的欲言又止。

“王叔,怎么了?”卿娉大惑不解地看着他。

“唉,刚才张大人来见过我了。卿娉,王叔无能,恐怕不能再收留你了。张大人说裔凡王爷已派出精壮士兵五百人,这几日就将到达宁国边境。”宁王低声地说。

“这么说我必须尽快带卿娉离开这里了。宁王爷,可依必当马不停蹄的赶路,以逃避裔凡的追赶。王爷,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可依感激不荆只是,可依带走卿娉,若是裔凡的大军到临……”可依担忧地说。

宁王举起手制止他的话。“可依,我不能保护逝去兄嫂遗留的唯一孤女;已经是愧疚在心,如果卿娉不幸掉入裔凡的手掌中……教我怎么跟地底下的兄嫂交代?真是愧煞我了。”
说完他眼中挂着泪珠盈盈。

“王叔,是卿娉累了您!”卿娉见状也流下泪地说。

宁王感伤地挥挥手。“唉,闲话休提了吧!可依,我已经吩咐下去,马匹跟粮草盘缠都为你们准备好了。你们准备准备,该出发了。”

“王爷,可依万分感激。可是,可依还是担心王爷国境内的安危……”可依仍是愁容满面地说。

“可依,你们去吧!我会派支卫队护送你们出国境的。卿娉,王叔无能,未能为你提供安全的住所,让你流浪在外,你可不要怪罪王叔。”宁王老泪纵横地说。

“王叔……”卿娉扑向前,跪在宁王面前,悲悲切切地说着:“王叔疼惜卿娉母女,让卿娉过了这些年的安稳日子。卿娉何敢有所怨言?今日为卿娉之事,眼见又有大祸要殃及宁国国境。王叔,是卿娉对不住您!”

可依也跪在卿娉身畔。“王爷,今日承宁国成全可依与公主之情分,他日可依若有所成,必定还以盛情。今日就此叩别。”可依说完和卿娉对宁王磕了三个头,这才站了起来。这时门外已充满马鸣和车轮的辘辘声。

“你们快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宁王催促地说。

“王爷,告辞了。”可依说完扶着卿娉坐上马车,自己则跨上一旁的那匹昂首嘶鸣的白马。

“走吧,不要再回来了。”宁王挥着手,看着他们走远,这才试去脸上的泪水。开始吩咐手下的人,加强戒备。


“卿娉,你还承受得住吗?”可依拉开马车的帘幕,问着依在玉扣怀中的卿娉。

“王爷,公主她……”玉扣正想说些什么时,卿娉拉住了她。

“没事的。可依,我还撑得住的,我们继续赶路吧J”卿娉白着一张脸,露出惨澹的笑容。

可依点点头。“我想多赶些路,拉大我们与裔凡追兵的距离……如果你撑不住,千万要叫一声,好让我缓缓速度,免得累坏了你。”

“我知道,可依,赶路吧!快带我走得远远的。”卿娉将被风吹到脸颊上的发丝掠到耳后地说。

可依看了她一眼;“玉扣,好好服侍公主。”说完他不待玉扣答话,策马向前跑去。

一等布帘垂下,原先半撑坐在玉扣怀中的卿娉,立即像一团浆糊似的瘫了下来。她忍不住的剧烈咳了起来。

“公主,你该让我告诉可依王爷的。你的身子向来就娇弱,况且你现在又染了风寒;再这么赶路,你会受不了的。”玉扣有些埋怨地说。

卿娉露出无奈的表情。“前两天陆青不是说过了,裔凡派的追兵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玉扣,我就是拚死也要护着可依的。”她才说完了又开始咳。

“可是,公主,再这样赶……”玉扣还是不妥协地想劝她。

“玉扣,跟裔凡所派的精兵良马比起来,我们已经差太多了,况且我又不能独自骑马……唉,我是个拖累可依的累赘,你教我怎么好让他停下来休息呢?”卿娉幽幽地说,眼角已盈盈可见泪光闪烁。

玉扣赶紧拿出手绢为卿娉试去泪珠,她对这种状况也无计可施。只能沿路上多注意卿娉的身体,暗地里独自担心了。
“陆青,在前面那个山坡稍停休息一会儿。”可依骑至陆身旁,轻声地吩咐道。

“王爷,我们必须尽量赶路,否则……”陆青不以为然地说。

可依叹了口气。“陆青,公主的身体可能会撑不住的,虽然她一直逞强的不肯承认,但我好几次在车外听到她咳得很厉害。”

陆青莫可奈何的向最靠近他的一个手下招手,轻声的说几句话,几个前哨立刻向前面的那个山坡飞奔而去。

“王爷,奴才有个想法想禀告王爷。”陆青犹豫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

“什么想法?陆青,有事直说无妨。”可依拉住缰绳,和陆青并骑地说。

陆青往后头卿娉公主乘坐的马车瞥了一眼。“王爷,裔凡王爷已放出风声,他要生擒公主。至于王爷您,则是死生不忌,所以有些郡国已开始蠢蠢欲动,想追逐王爷和公主了。”

“这我知道,想不到我可依的项上人头,竟值三干两黄金,可恨裔凡竟在父工王崩天不到三天,即如此急于杀害我!”可依咬牙切齿地说。

“王爷,最低限度裔凡王爷也应该让您回祥国,在老王爷灵前上香祭拜才是,毕竟您也是老王爷的子嗣。”陆青也忍不住的义愤填膺地说。

“可依仰起头长叹。“为人子而不能送终,天下大不孝莫过于此。”
他说着握紧了拳头、泪水在眼眶打转。

“王爷,您的孝心是众所皆知的。相信老王爷若地下有知,也必然会谅解您的。”陆青安慰他道。

擦擦眼角,可依这才看着他。“你刚才说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王爷,依奴才之见,裔凡王爷的最终目的仍然是想得到公主,公主不但才情出众,相貌艳秀。加以身为正统正朝唯一嫡传,天下人莫不想得之,只要一得到公主,天下一统的王座也就不远了。”
陆青分析地说。

“嗯,卿娉公主是王朝遗孤,只要她登高一呼,天下人必然响应。”可依沉吟地说。

“所以奴才有个主意,不知王爷意下如何。”奴才认为公主,和王爷分两路走,届时天下人皆想掳获公主,则王爷可有充裕的时间避难至南方。”陆青低声地说出他的看法,配以双手,不断挥动加强语气。

可依皱起了眉头。“这怎么成?卿娉的身子已经是如此虚弱,如果要让她独自去面对那些豺狼般的追兵,你教我怎么放心得下?”

陆青凑近了可依。“王爷。请听奴才说完。奴才的计划是由一路人马换穿王爷及公主的服饰往东方走,并放出风声,公主及王爷将到东方投奔平王;而事实上,王爷和公主将改装向南走。”

“这成吗?”可依有些怀疑地问道。“陆青,若有丝毫的闪失,则将危及公主的安全,我们可大意不得!”

“是,这点奴才明白。王爷,奴才已经仔细合算过了,公主身旁有个婢女,貌似公主,远观根本不易察觉。况且公主向来都长在深宫,除了贴身侍卫婢女外,没有人知道公主的长相。”陆青分析道。

可依沉思了半晌,开始在脑海中过滤细节。“不错,卿娉的容貌是天下无双,但见过的人并不多,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将有限的人力分为两股……”

“王爷,奴才将率几名较特殊的弟兄,如高脚旧,和胖刘三他们往东护假公主而走;至于王爷和公主,奴才已交代李全他们护着您跟公主向南行。”陆青胸有成竹地说,殷殷地望着可依。

“陆青,如果你们被裔凡捉到了……”可依满脸哀愁地说,他们心照不宣互看一眼,可依心里充满了悲痛,陆青自幼就跟他一起长大,两人之间的情分比兄弟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若是陆青被裔凡的爪牙捉到了……

“王爷,奴才们为王爷及公主,小小的牺牲算不了什么的。
王爷不必挂在心上。”陆青慷慨激昂地说。

“陆青,你的这份情分,我……”可依感慨地说。

“王爷,事不宜迟,等会儿到山坡那个破庙休息时,还请王爷和公主准备好,奴才也会吩咐兄弟们备好马粮,马上起程赶路的。”陆青在接近古庙时,如此地说。

“好,我会请公主配合你的计谋的。”可依说完看着陆青一夹马腹向着古庙而去,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好兄弟,我会永远感激你的。”

马车尚未完全停妥,玉扣即跳下马车,她捧着几个陶罐飞奔至古井旁想要打水,但是井旁只剩条断裂的绳子在那儿兀自摆荡。

“玉扣,你在干什么?”陆青看着东张西望的玉扣,好奇地问。

“我得打些水,公主身子不舒服。她也得喝些汤药了,但是没有桶子,我根本没法子取水。”玉扣跺着脚,翘起小嘴地说。

“公主情况如何?”陆青看到墙角有个破木桶,连忙取了过来,撕下身上的衣服将破洞塞住,再交给玉扣。

“前些日子为了王后的大葬已淘虚了身子;加上这些日子的赶路奔波……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看公主整日以泪洗面的,我们当奴才的,真是惭愧。”玉扣将桶子自井中拉起,木桶的裂疑实在太大了,以至于每次打上来的水都少得可怜。
玉扣连拉了几次后,这才装满一个陶罐,她急急忙忙的就想跑回马车。

“玉扣,你不喝些水吗?陆青看着她干燥得脱了皮的嘴唇,忍不住地问;“我看你都快虚脱了。”

“不了,公主还等着喝茶煎药呢!”玉扣说完头也不向的就往马车跑。

“唉,玉扣,真难为你了。”。陆青看着她娇小的身躯喃喃地说。

“卿娉,大致就是如此。我们必须找人冒充你和我,以引开裔凡的追兵。”可依扶着卿娉步下马车,由于卿娉实在太虚弱了,可依只得将她抱在怀中。

“如此一来,等裔凡的追兵一追上他们时,他们不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卿娉眼波流转,立刻急急地说。

可依低下头看看怀里娇弱的卿娉,她脆弱得如桃花瓣般的,似乎只要我一用力就可以捏碎她了。

“嗯,陆青他们已经安排好了。卿娉,我必誓死护卫你的。
而这些人,他们也与我同心,只为你面活。”可依指着那些散布四周担任警戒或煮食的兵士和宫女婢仆。

卿娉两手捧住脸颊,泪水潸潸而下。“天哪,我是何德何能?你们如此的为我牺牲,我承当不起啊!”

可依温柔的为她试去泪水。“卿娉,你要保重。我当然要为你牺牲奉献;等我们到了南方,找个静谧的山谷,我们男耕女织,从此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好吗?”

卿娉苍白的脸庞上升起一抹期待的神情。“可依,难道一定要有人冒充我们才行,我实在不忍心有人再去送命了,况且,等我们隐居了,裔凡应当不会再想找你了,不是吗?”卿娉忍不住仰起头向道。

可依凝视她稚幼的容颜,考虑着要不要说出口。但最后他只是勉强笑笑:“是啊,但是有个退路总是比较妥当,他们也并不一定会被追查到啊!”

“噢,说得也是。可依,是我累了你,否则你现在早已到达南方了。”卿娉不安地说。

“说这什么傻话!你我是夫妻,自然要同甘苦,共患难;不要多想了,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玉扣的药煎好了没有?”
可依将她放在玉扣早巳铺好的锦褥上说道。

“嗯。”卿娉猛然的抬起头。“你知道我病了?”

可依脸上充满怜惜之色。“嗯,我早就知道了,休息吧!”
他说完朝着另一头正对着火炉火猛扇的玉扣走去。

卿娉昏昏欲睡之际,却听得耳边有人在说着话——
“听说裔凡要活捉公主,至于可依王爷则是死活不忌。唉,真是红颜薄命,身世飘零。”有个男声音如此地说。

“那裔凡王爷想必是想藉公主的身分巩固他的霸权,有些传闻说老王爷是被他下毒所毒毙的。”

“那太可怕了!公主若落入他手中,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唉,可依王爷更是可怜,裔凡出三千两黄金买他人头,这一路上不知还会有多少人在觊觎他的性命呢!可惜公主身子虚弱,可依王爷若不能赶紧避开,待裔凡的大军来到,唉……”说话的两个人渐行渐远。

卿娉危危颤颤的站了起来,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了裔凡要活捉我?那么,可依不就全被我拖累而致陷身在此?如果,如果……如果没有了我……

她试去脸上的泪水,看到溪畔的桃花林;如果没有我,可依可加紧赶路,如此一来,裔凡就捉不到他了!她主意一打,立刻鼓足勇气的向那座桃花林跑去。

“公主!公主!”首先看到的是玉扣,她将小心煎好的药交给身旁的陆青,撩起裙罢即向桃花林跑去。

卿娉咬紧牙根的向前跑去,泥泞的地又滑又湿将她最钟爱的青色罗裙弄脏弄湿,但她仍不在乎的向前跑去,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我一定要走!一定要离开可依,否则裔凡不会放过可依的——她哭着穿梭在桃花落瓣间。

“公主,你要到哪里去?”玉扣滑了一跤,坐在泥水里,大声的哭着喊叫。“公主,你回来啊?”

“不要管我!你们快带着可依走,不要让他被裔凡捉到了,快走!”卿娉也哭着大叫。

空地上的人们都停下手边的动作,整片营地充塞着一片的死寂,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两行泪。

可依跨上他的白马,很快的朝卿娉跑去,在他脸上是激动的神情,还有未干的泪痕。

“不要!可依,你不要过来,你快走,不要再过来,带着我,只会拖累你的!”卿娉哭得声嘶力竭地说。

可依只是默然不语的骑着马向她而去,而卿娉看他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也继续的往前跑。

“可依,你快走!不要管我了!”卿娉踩到裙脚跌坐在地上哭着大叫。“快走;你快走吧!”

可依跨下马,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卿娉,卿娉,你我已是同林鸟,你教我怎能丢下你呢?今后不管是生也好,是死也罢,我都会守在你身边的。即使流尽我最后一滴血,我也要保护你的。”

“可依,是我不好,我拖累你了!”卿娉哑着嗓子地说,她的发髻已被风吹得全散落下来而垂在身侧。

“别再说了。卿娉,永远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不会离开你的。”可依郑重地说完,咬破了手指,将冒着血珠的指头指向天际,脸上是坚定神情。“我可依,以血为誓,生生世世护卫卿娉,永无止境。”

卿娉也咬破自己的食指,将滴出的血滴和在可依的血中,脸上是一股神圣的笑容、“我卿娉,指天祭血为誓,我必当生生世世追随可依,永无尽期。”

在他们立哲的同时,那滴血沿着卿娉洁白纤细的手腕而滑至臂上系着的那块玉石上。很奇怪的,血滴竟然很快的融入玉中,马上就隐没了,但是在场的人都没有察觉,只有那块玉隐隐的闪着奇异的光芒。

此时玉扣已将那碗汤药端了过来,她小心翼翼的吹凉它,再轻轻的用唇去试试温度,这才端给卿娉。

“公主,药凉了,快喝了它吧]”玉扣轻声地说。

可依接过碗,温柔的凑在卿娉嘴边,看着她皱紧眉头的曝光它,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卿娉,你要保重。”他在心里暗暗的祈祷着。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武俏君
  2. 秋涵
  3. 橙紫
  4. 无悠
  5. 凌霄
  6. 李允乐
  7. 谷萱
  8. 夏彤
  9. 廷宇
  10. 唐纯
  11. 乐萍
  12. 唐琰
  13. 张凝
  14. 祖宁
  15. 谢穹
  16. 殊苗
  17. 恋莎
  18. 亚伶
  19. 冬凌
  20. 拏云
  21. 祝幸福
  22. 韩心
  23. 涓罗
  24. 冷玥
  25. 苏浣儿
  26. 未央
  27. 空空
  28. 子玨
  29. 安晴
  30. 晨希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