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芷娟 > 《追妻巧计》
返回书目

《追妻巧计》

第一章

作者:芷娟

他爱她!

他所有的一切放浪形孩对女人的冷漠、像换衬衫般的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全是为了掩饰他对她的爱,但是没有用!再娇、再艳的女人,在他的眼中。也比不上她的一分纯真,他对她的感情,只能深深地压抑在心底最深的角落,他单恋她六年!

整整六年,他的眼中没有再看过别的女人一眼,但是事实上,他对她,却连一个放肆的眼神也不能表露;因为,她是他弟弟的女朋友!

而他弟弟的腿,是他弄残的!

汪巧铃静静地站在一旁,羡慕地看着桌旁学姊们像众星拱月似的围着那耀眼的太阳──欧正扬。每个参加T大辩论社的女生,全都是为了他而来。

平常一向空旷安静的辩论社。因为每个星期六欧学长的回社指导学弟妹,吸引一些平日不见人影的幽灵社员回笼。而显得热闹非凡;连一些非社员都会兴冲冲地跑来“参一脚”。

她不怪那些学姊,因为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她虽然不是因为欧学长才入社。但是从第一次见到欧学长起,她的心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但是她却不敢和其他人一样围在他身边,假藉着问问题和撒娇来亲近他。

她和他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啊!他是太阳下的天之骄子,光彩耀眼得令人不敢逼视;而由于她的害羞、木讷、不起眼的外表,她永远像是角落中一只最安静的老鼠。

汪正生夫妇是台南乡下的老实种田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与世无争的农耕生活。他们一辈子没离开过家乡,靠着祖先留下来的地耕作,而种的也是租先以前种的稻米。每天担心的事只有天不下雨、米缸里没米。

女儿是他们夫妇老年以后。偶然才有的。

汪巧铃生下来的时候,她的大哥往军中当兵;等她稍微懂事,她的哥哥已经娶老婆,搬到外地发展了。

汪正生夫妇对这突如其来的女儿,已经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思去管教她了。

夫妇俩平常留个饭团给她当午饭,便下田去了。他们不是虐待她,只是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汪巧铃的童年玩伴,是家中那只大黄狗──小黄,及那只每次下蛋都咕咕叫的母鸡──咕咕。距离她家最近的邻居,也远在一公里外。

小学,汪巧铃念的是偏远山区的分校,只有一个老师和二十个学生;同学的家则分布在这座山的各处,小学毕业的同时,学校也因为学生人数太少而关门了。

国中,她念的是山下的国中,为了赶一小时一班的客运班车,汪巧铃总是来匆匆、去匆匆。三年的时光,她不认识班上任何人,班上的人也从没有注意到汪巧铃的存在。

高中的时候,汪巧铃终于认识了她的生平第一个朋友──坐在她隔壁的杨文倩。

杨文倩的个性正好和汪巧铃相反。她爱笑、活泼、乐观,是父母珍爱的独生女。

如果说杨文情是太阳,那汪巧铃便是她背后的阴影,因此,班上的同学都在私底下戏称汪巧铃为“杨文倩的影子”。

当时学校 规定每个学生都必须参加社团,没有任何喜好的汪巧铃,便随杨文倩参加辩论社;杨文情参加辩论社的最主要原因。则是因为辩论社的社长是她的男朋友。

每次随杨文倩到辩论社,杨文倩总是高兴地和社员开玩笑,和男朋友打情骂俏;而汪巧铃则是默默地在一旁排桌子、擦椅子。

高中三年毕业,汪巧铃并没有因为认识了杨文倩这个朋友,或参加了辩论社而有所改变。她依然木讷而内向;唯一的改变是,她意外地考上了台北的T大,必须负芨北上念书。

而杨文倩则甘心地留在家乡,在男朋友家中的小工厂帮忙,准备男朋友一退伍,便快乐地结婚去。

因此,汪巧铃又是孤单一个人了。

大学不比高中,各人有各自选修的课程,有各自的交友圈子,人际关系也更冷漠,从不会主动向人攀谈的汪巧铃更孤单了。

寂寞之余,她参加了第一个向她邀请的社团。恰巧又是──辩论社,在社团迎新的茶会上。她遇到了她这辈子的恋人──欧正扬!

T大的辩论社。近几年在大学圈里简直出尽了风头,只要社中的灵魂人物──欧正扬出马,战无不克、攻无不胜,每次的辩论比赛。总能不负众望地捧着冠军奖杯回来。

他最轰动的一场辩论赛。是他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代表台湾到美国参加世界大学生辩论比赛。击败了来自四十九个国家的大学对手,赢得了冠军的荣耀。

欧正扬,就是人们口中那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

外公是总统府资政,父亲是欧氏财团的总裁;而欧氏财团则是台湾排名前三名的大财团。

小时候,欧正扬便被父亲送到英国当小小留学生,白白胖胖的模样,人见人爱;青少年的时候,他的皮肤好得熬夜三天也不会冒出一颗青春痘来;十八岁时,他的身高已经超过一百八十公分了,高高壮壮的身材,再加上三分稚气、七分邪气的笑容,常常让他能同时交往三个以上的女朋友。

因为弟弟摔断腿的缘故,他和弟弟又回到台湾,并且参加大学联考。

欧正扬轻而易举地就考上了T大的国贸系。

度过四年顺利的大学生涯。当了两年兵后,他又回到T大当研究生。

而注意到汪巧铃,是在他大学二年级上学期的事。

永远是瞩目焦点、永远是女孩子包围对象的欧正阳,他的名字在T大,甚至比一些偶像明星更具号召力!像他这样的一个人,应该是不会注意到一直站在角落的汪巧铃。

无奈她的“名气”实在太大了,让他难以忽略她的存在。

只要他在社团,就会听到有人叫:“小老鼠,帮我拿……”

“小老鼠,帮我买……”

“小老鼠。帮我搜集……”

厚厚的近视眼镜遮住了她牛张脸,背后垂着两条粗粗的辫子;整体的打扮。已经不能用“拙”这个字眼来形容了。

在这个女权主义高张、人人大唱自我表现的年代,她这一身的打扮,简直比古代的翼手龙还吸引人注目。

偏偏她似乎又有“特异功能”,能把她自己融入背景。而令人难以察觉她的存在。

欧正扬觉得她的功夫,简直足以和日本古代的“忍者”媲美。

欧正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特别注意汪巧铃。可能是她那一身“绝种”的打扮,也可能是他从没有见过像她如此安静、不聒噪、不争着出风头的女生吧!也或许是对她的“特异功能”感兴趣。

总之,只要他到辩论社,就会习惯性地利用他身高上的优势,越过那些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女生寻找她。而他也发现,只要往角落找,准没错!

这一次,欧正扬又在角落找到了汪巧铃。正巧汪巧铃也在看他,两人目光一接触,汪巧铃立刻像只受惊的兔子,把眼光移开。

即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依然可以看清她脸上的红潮。

喔──原来她也不是无动于衷啊!

耶?

欧正扬还来不及仔细分析自己的心思。就听见又有一个学弟头也不抬地大叫:“小老鼠,帮我把桌子搬过来。”

然后就只见汪巧铃咬着下唇。涨红了双颊,吃力地搬着厚重的桌子,一小步一小步地、艰难地往学弟的方向缓缓移动。

一时间,欧正扬的心中充满了忿怒、生气、心疼,及不舍。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就是不希望看见汪巧铃像她的外号“小老鼠”一样,被人随意使唤。想也不多想地。他排开围在他身边的众女生,走到她旁边,抬起桌子的另一端。

汪巧铃没有想到有人会帮她。当她惊讶地抬起头,看到是他时,震惊得松开了手。

桌子下坠,桌脚好死不死地正好打到欧正扬的脚趾,痛得他大叫一声,立刻放开桌子,弯下腰去死命地捂着脚趾,众女生一看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受伤,又起闹地围过来,七嘴八舌地问道:“欧学长,痛不痛……”

“正扬,要不要紧……”

“学长,要不要送医护室……”

欧正扬确定他的脚趾没断后,才把那句到嘴边的脏话又吞回肚里。

要不要紧?会不会痛?问的简直是白痴问题!若不会痛,当他在干嘛?模仿猴子跳舞啊!

他缓缓地站起来,原本有些不悦的脸。在看到又被挤回角落的汪巧铃正一脸担忧又害怕地看着他,镜片后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欧正扬顾不得仍隐隐抽痛的脚趾,毅然在脸上挤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安慰她那颗早已吓坏的心。

“放心,没事,只是吓了一跳,才叫那么大声。”

众女生循着他的眼光,注意力又转回汪巧铃身上。

江翠华一向就多嘴,现在更毫下客气地对汪巧铃指责道:“小跑腿,欧学长好心帮你,你干么松手,害学长的脚被打到。”

欧正扬注意到汪巧铃一句话也不辩驳,只是将原本就已经低垂的头垂得更低,整个背已贴到墙上,似乎恨不得能融进墙壁就此消失不见。

为了拯救她,也为了一吐胸中怨气,他故意转身责怪学弟。

“承永,你行喔!居然叫小学妹帮你搬桌子,如果被人家知道我们是这样‘善待’女社员的。明年我们就甭想再招到女社员了。”

被自己的偶像责怪,林承永有些不好意思地直搓手,“学长,对不起,害你的脚被打到。下次改进、下次改进。”

这一次,欧正扬紧皱的眉宇。不再费心掩饰他不高兴。

“承永,你是聋了?还是脑筋‘秀逗’?找在说你虐待学妹,你却跟我道歉,你有没有搞错?”看到林承永仍然是一头雾水的表情,欧正扬气得一把揪着他的衣领,押他到汪巧铃的面前,吩咐道:“向学妹道歉!”

“小老鼠,对不起,刚才……”

林承永的道歉辞,被欧正扬抽在他头上的一记铁沙掌打断。

“你叫人家什么?学妹有名有姓,你却给人家取个这么不雅的绰号,我真会被你给气死!”

林承永原本要解释大家都如此叫她,下过他注意到欧正扬今大反常地大发脾气,很识时务地闭上嘴,免得找更多的骂挨。

而已被冷落在一旁的众女生。终于不甘心被忽视。联手半推半拉地将欧正扬推到医务室去。

上一刻还热闹非凡的辩论社,因为他们的离去,此时又恢复了平日的宁静。

除了星期六或有比赛,平常的日子会来辩论社的人一向不多;而汪巧铃就属于那“不多”中的一个。她喜欢在有空的时候一个人到辩论社发呆。回想着欧正扬上次在这的情形。独自回味仍余留在她心中的影像。

欧学长注意到她了耶!不仅帮她搬桌子,还因为林学长替她取绰号的事,而训了林学长一顿。

她知道欧学长一向热心助人,经常帮女同学提重物;帮她搬桌子,不过是举手之劳,说不定他转个身就忘了。而这却是她心底最深处的宝贝。

以她不起眼的外表,她不敢奢求欧学长会注意到她。但她是一个女孩子,在她的内心深处,也有一处属于她的幻想天地。幻想有一天欧学长会注意到她这只丑小鸭,然后他会喜欢她、爱她、向她求婚,最后两人结婚;就像是童话故事上写的,两人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她最喜欢“灰姑娘”的故事,但那是童话,是人编的;“麻雀变凤凰”是电影。是人演的。她的理智了解。在真实的生活中。是不可能有这种事发生的。

即使是英国的黛安娜王妃,也是因为贵族出身,才配得上查理王子;而即使王子和公主结婚,最后还是落得分开的下常有钱人家,讲究的是门当户对;不是财与财的结合,便是财与势的结合。

况且,以欧学长出色的外表,以及他的才能、学识,就算配上真正的公主也不为过。

像她这么受人忽视的人,从开学到现在一个多月的时间,也已经听到他不断的花边新闻。围在他身边的女孩,不是校花便是系花。

上个月,他才因甩掉S大的校花──沈映月,而声名大噪。对方还是中国小姐选美会上的第三名呢!这样的美人,都吸引不了他,那像她这样的丑小鸭。更不可能有机会了。

这分感情甚至不能说。说了,只是增加欧学长的困扰,并且让欧学长下次见到她,更避而远之。如果让同学知道了,铁定会成为T大今年度最轰动的笑谈。

丑小鸭居然梦想着配天鹅?没有自知之明嘛!

但……幻想总没有罪吧?她可以只在她的心底,将欧学长的一举一动放在心里品尝、温存。欧学长对别人的一句话、一个笑容,都是收藏在她心里的宝物。

她只要在远远的地方看着欧学长,她就满足了;她只要在自己心底慢慢幻想即可,幻想欧学长正──“汪巧铃,是吧?”

汪巧铃震惊地回头,惊讶之余,脱口而出:“欧学长,今天不是星期六,你怎么来了?”

话说完,她才为时已晚地捂住嘴。天!她在说什么?好像在赶欧学长走似的。

欧正扬心情愉快地看着汪巧铃颊上升起的两朵红霞,他有多久没看过女人脸红了?

“我丢了一枝钢笔,所以过来找找。看是不是上星期六掉在这了。”

汪巧铃脸上好看的红潮全褪了去,只剩下一片惨白。完蛋了!完蛋了!她才第一次做坏事,马上就被捉到。她不过是想留作纪念而已啊!

她以为他丢枝笔。不会记得的。所以当她捡到时,才没有还给他,谁知道……

汪巧铃低着头,低声又结结巴巴地解释:“欧学长……对……不起……我……是我……捡到……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用过,我明天就拿来还你。欧学长……对不起……”

汪巧铃不住地点头道歉,害怕欧正扬会认为她有偷东西的习惯。

她不要!她不要留给欧学长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小偷啊!

汪巧铃的道歉,也让欧正扬不知所措。他只是经过辩论社,看到汪巧铃的身影。才临时找个借口进来跟她搭讪。没想到钢笔正巧是被她捡走,让她如此惊惶。

他原想告诉她不用介意,那枝笔送她不用还了,忽然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改变了主意。

“巧铃,你明天下午第三堂有课吗?”

汪巧铃咬着下唇,摇了摇头。她紧张得没注意到欧正扬只叫她名字,而不是连名带姓地一起喊。

“那好。你知不知道学校后门对面那间‘点子泡沫红茶’?明天下午第三堂课,我们在那碰头。”

欧正扬说完,不等汪巧铃的回答,便挥挥手离开了。

汪巧铃躲在学校后门,一下子探头出去偷看,一下子又紧张得走来走去。

自从欧正扬昨天那几乎是命令的邀请后,她的心就一直狂跳到现在。

她紧张得吃不下、睡不着,连上课时教授在讲些什么,她一句话也没听进去,脑中只充满了要去见欧正阳这件事。

欧学长邀请她?这是她作梦也不敢梦见的事,现在居然实现了。虽然她一直告诉自己,欧学长可能是约了人,顺便请她将笔送过去而已,不是一个约会,自己不要高兴太早、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免得失望时更难过。

虽然她的理智一直告诫她,她的心还是掩不住一丝丝期盼的喜悦。时间到了,她还是紧张无措地躲在这。

汪巧铃深吸一口气。 鼓起莫大的勇气走进红茶店。一进去,就看见欧正扬独自一个人坐在角落喝茶。他没有约其他人!

霎时,汪巧铃怀着盈满的心,轻轻地走过去。

“欧学长。”

“喔!巧铃,坐!你要喝什么?”

这一次,汪巧铃没有再忽略欧正扬只叫她的名字,全身高兴得都快飞起来的她。根本不在乎喝什么,随手比了目录上的第一种饮料。在等饮料的时候,她赶紧从皮包中拿出钢笔,递了过去。欧正扬看也不看一眼地便收下。

“巧铃。你念哪一系?”

“银保。”

“银保?”欧正扬惊讶得嘴巴微微地张开。“我还以为你不是念准备当个好太太的家政系,就是整天咬文嚼字的中文系呢!”

“十八岁的我,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兴趣在哪,联考分数到哪,就盲目地跟着大家挤了。”汪巧销轻声地解释着。

欧正扬同意地点点头。

“这我能理解。我身边的一些同学、学弟、学妹,也是这样,盲目地跟着人家挤。”

说到这,他忽然顿了一下,扮涸鬼脸。

这个举动吓了汪巧铃一跳,她没想到稳重的欧学长,也会调皮地扮鬼脸。

欧正扬又说:“我倒不是。大学念国贸,硕士念企管,全是被我老爸逼的,一样没主见。”

“可是我觉得学长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没人逼得动你。”汪巧铃放大胆子,经声地反驳他。

欧正扬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

“真被你看透了!我自己的确也很有兴趣,只是现在纸上谈兵,有些枯燥。忍不住发发牢骚。”

汪巧铃微扬着嘴角,正想回答,却被一个拔尖的女高音打断,尖锐的声音,吓得她从座位上跳起来,鸡皮疙瘩掉满地。

那女子一走近,一展股地就坐在欧正扬的旁边,身体紧紧地贴着他。两人的关系,明眼人一看即知。

“正扬,你在这里也不跟人家说一声,害人家找好久。幸好有人看见你走进──”

辜娟娟的话在看到欧正扬对面坐了一个女孩而停下来。

“娟娟,我跟你介绍。这位是我社团的学妹──银保系的汪巧铃;巧铃,这位是辜娟娟,外文系三年级。”不知道为什么,欧正扬有点不太想把汪巧铃介绍给辜娟娟,那样子好像有点……将小绵羊送入虎口的错觉。

“辜学姊,你好。”汪巧销轻声地说着。她不仅知道辜娟娟是他们外文系的系花,还是欧学长的现任女朋友。

看到对方冶艳的脸孔、玲珑有致的身材。一袭紧身的迷你短裙,更衬托出她一双修长的美腿。对汪巧铃而言,更是一大讽刺。

她刚刚才和学长说几句话,就高兴得忘了形;学长才陪她聊了几句,她却以为学长终于注意到她了。可笑啊可笑!有沈映月和辜娟娟这样的女朋友围在身边,哪个男人还会多看她一眼?

辜娟娟从头到脚地打量汪巧铃一遍,确定汪巧铃对她不构成“威胁性”后。连招呼也不打一声,迳自又转向欧正扬施展她的“嗲功”。

难堪又痛苦的汪巧铃,胡诌个理由,低着头匆匆地离开了。

欧正扬正想喊住她,只可惜辜娟娟两只手像是章鱼的吸盘,立刻缠上来。

“正扬,你听我说……”欧正扬给她一个讥讽的笑脸。

“不听行吗?你从一进来就一直说个不停。”

辜娟娟脸上闪过一丝的怒气,但是很快又被她压制下来。

欧正扬是欧氏财团的长子,等今年一毕业,立刻会进入欧氏。他那个残废弟弟,根本构不成威胁,将来欧氏财团必然是他的;只要她能捉住他,别说她一个人,就算是她一家子。吃喝一辈子都绰绰有余。

况且,以他的外表、学识,带出来才够面子。她辛辛苦苦才把他从沈映月那边抢过来,可不能现在失败。

欧正扬在心里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吗?她和沈映月一样,看的全是他这张脸和他背后的欧氏财团!

他几乎可以听见她脑中盘算的声音。

认识汪巧铃以后,他才对自己的品味感到怀疑。真奇怪他以前是哪一根筋不对,居然和她们这种工于心计的女人交往。她们看的永远是自己,想的也是自己。除了那张脸孔和身材外,她们简直就是一部善于精打细算的电脑。如果有一天他破相了,或欧氏垮了,她们恐怕会当他是得了“AIDS”般的躲。

可是汪巧铃不会。她像中国传统的女人,外柔内刚。平时,她可以在丈夫的背后支持他;遇到有事,她也可以站出来和自己的丈夫并肩作战!

她也会是最具母爱的妈妈,会教养出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来,即使是调皮的儿子,也能拥有她最温柔的笑──因为这些是她和她所爱的人的结晶。

欧正扬脑中立刻浮出汪巧铃挺着大肚子。巧笑倩兮地对着一个面孔模糊的男人微笑。

他已经开始嫉妒起这个他自己幻想出来的男人了。

“巧铃──汪巧铃──小心!”

随着这个警告声而来的,是一颗快速飞来的篮球,又狠又准地砸中汪巧铃手中的课本,将她的国贸、经济课本全砸得掉落一地。

一个帅气的身影越过扶手,捡起球,又扔回球常

“高世勋,小心一点,你差点打中我学妹,你知不知道?”

欧正扬将散落在地上的课本捡起来,交给仍处在吓呆状态的汪巧铃。

“巧铃,对不起,我同学投篮时太用力了,没砸到你吧?”

“没有。”只有三魂跑掉七魄而已,汪巧铃心有余悸地想着。

欧正扬用手指轻敲大脑,忽然想不出话好说。真难得他这个辩论冠军,也会有辞穷的时候。

“上次在红茶店,真对不起!娟娟太没有礼貌了。”

真奇怪,今天他怎么一直在向她道歉?

“没关系,辜学姊很漂亮。”而美丽赋予了她自负的本钱。这句话汪巧铃没说,不过他也明白。

“你上个星期怎么没来社团?难得你会缺席。”

当他依惯例在四个角落找她,却落空了,曾有那么一秒,他还以为她真练成了“忍术”,融进墙壁了呢!

他死也不会承认他在找不到她时,那一刻的惊慌和失措。

那顶多只是……只足……就只是……习惯上不适应的感觉罢了!

对!就是这样!就好像习惯常坐的一张椅子,有一大一屁股坐下去,才发觉椅子已经被人搬走了那样的震惊、惊吓和不信。

那绝不是恋爱的征兆!

绝──绝──对──对──不──是!开玩笑!围在他身边的美女多得是……呃,虽然辜娟娟和沈映月两人工于心计,却不代表所有的美女都是工于心计呀!

尽管汪巧铃真的很温柔和文静,那又怎样?

就算她的笑容真有那么“一点点”的可人,那又怎样?

就算她的气质真有那么“一点点一的惹人怜爱,那又怎样?

反正他是绝不可能舍弃众美女,而爱上这只丑小鸭的!

咦!等等、等等,怎么扯上“爱”了?

欧正扬还沉浸在他自己的思绪当中,汪巧铃已经说出她准备好的理由。

“教授临时出了一份报告,要我们星期一交。我忙着找资料,才没有时间去社团。”

真正的理由是,她不想再自己骗自己了!

只要欧学长对她好一点、亲切一点、陪她多说几句话,她就高兴得忘了自己几斤几两重。等回到现实,看到欧学长的女朋友,她才发觉自己的平凡。

由云端摔下来的滋味,一点也下好受啊!

她再也不要尝到这种苦味了。她宁愿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欧学长,就令她很满足了。

欧正扬决定抛开问题。反正他绝不可能会喜欢上汪巧铃就对了,而生日party是每个人都邀请的,没必要独漏掉汪巧铃。

“巧铃,这个星期日你有没有空?我在我家开生日patty,每个人都得到,我可不接受任何不到的理由喔!”

就在汪巧铃咬着下唇犹豫不决的时候,欧正扬又像上次一样,挥挥手,不等任何回答地就越过扶手,回到球场上去了。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陶陶
  2. 莞尔
  3. 雅雯
  4. 阿夸
  5. 黎晴川
  6. 水妘
  7. 关月(台湾)
  8. 童小话
  9. 邵蓝
  10. 月夕
  11. 童真
  12. 黄朱碧
  13. 蜜果子
  14. 沈曼奴
  15. 庆琏
  16. 任芝仪
  17. 亮亮
  18. 洪颖
  19. 夏歌
  20. 语涓
  21. 冯君
  22. 棠凌
  23. 可儿
  24. 艾蜜莉
  25. 水灵
  26. 小壳子
  27. 阿辛
  28. 耕筠
  29. 于席
  30. 芹菜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