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芷丞 > 《诱爱诱恨》
返回书目

《诱爱诱恨》

第一章

作者:芷丞

月光下,踩着愉悦的脚步,倪欢儿方从大学同窗四年“死忠兼换帖”的好友Kitty家所举行的生日派对返家。

十二月初的天气在属热带气候的新加坡,并不会太过于严寒,此刻干净整洁的街道铺满银白色的月光,别有一番风味。

晚上十点钟,爹地、妈咪应该正坐着摇椅,在电视机前啜着温热的冻顶乌龙茶闲适休息吧!

想着想着,她加紧脚步,虽然平时在爹地的贸易公司上班,和爹地见面的机会不少,不过,近来爹地似乎有意将公司交给她全权处理,害她每天几乎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泡在公司、埋首于文件中,回到家时,他们都入睡了。

眼前那栋乳白色三楼欧式别墅便是她家,就在她以小跑步的方式跑回家时,忽然看见大门里冲出几条人影,迅速的上了车疾驶而去。

不知怎么的,有股非常不祥的预感袭上她的心头,顾不了脚上穿着高跟鞋,她卯足全力朝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飞奔,一进到屋里,所有的家具摆设依然如昔,令她狂跳不止的心脏缓和了许多。

电视机前的两张摇椅轻轻的摇晃着,她露出微笑趋向前,“爹地、妈咪,我回来了。”她绕到摇椅旁,“咦?人呢?”

电视仍播放着妈咪爱看的连续剧,照道理说他们不会那么粗心的忘了关啊!

“嗯?”杯子怎么被丢到地上?奇怪……

倪欢儿的笑容凝结,那股不对劲的感觉又重新笼罩着她。

“爹地、妈咪?”她急了起来,匆匆忙忙的跑到父母的寝室。

“爹地、妈咪?”她又轻唤了几声。 过分的安静令她逐渐产生恐惧,难道刚才看到的那几个人是坏人?

“欢……欢儿。”非常虚弱的声音从房里的浴室传出。

爹地!是爹地在叫她。

“爹地。”打开浴室的门一看,她禁不住尖叫出声。“蔼—爹地,这到底发生什么事?”她的父亲躺在按摩浴缸内,一缸的水全被染成红色,令人怵目惊心,而且他已奄奄一息。

“爹地……我去叫救护车,你等我,我、我马上去……”她已经泣不成声,说话断断续续的。

“不……用,新联……周……言……胜……欢……去……替我……报……仇,去……”倪辉明临死前撑着最后一口气,说出这几个字。

“爹地、爹地。”倪欢儿使劲的摇晃着断了气的父亲,好像这么做就能摇醒他似的。“爹地……”终于,她虚软的趴在浴缸旁嚎啕大哭。

妈咪,还有妈咪呢?她寻遍整栋屋子,就是不见母亲的身影。怎么会?达梅姨及几位佣人都被杀害,为何惟独不见妈咪?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倪欢儿即刻通知到美国出差的妹妹,告知父亲死亡的恶耗,并且报警处理。

这项近乎灭门的血案很快的传开来,使得治安向来良好的新加坡画下一个大×……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制作***请支持看言情***


和孪生妹妹办完父亲的后事,倪欢儿整个人又陷入迷思。

“你说爹地临终之前曾经向你提及报仇一事?”倪喜儿皱眉询问姐姐,口气十分不以为然。

“对。爹地他说星联,邹言胜,替我报仇。”倪欢儿不确定那个人名的正确写法,不过,十分肯定父亲临终前是这么对她说的,绝对错不了。

“星联?”倪喜儿非常讶异。如果真是星联干下的好事,那么要报仇简直比登天还难。

“你知道那是什么?”倪欢儿坐近妹妹身旁,揪着妹妹的衣袖,“告诉我,我要替爹地报仇,说不定妈咪也是他们捉去的。”她激动得不得了,一想到那一幕,她忍不住又悲从中来,无法自制。

“星联就是十二星座联盟的简称,势力之庞大无人能匹敌,举凡相关食衣住行育乐的各项企业,他们全都插上一脚,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企业集团。”倪喜儿将她对星联的了解以最浅显易懂的方式解释给姐姐听,她形容得够含蓄了。

倪欢儿咬咬下唇。“那邹言胜是谁?”照喜儿所言,她要为父亲报仇不就是个天大的挑战。唉!倪喜儿低头沉思,努力的搜寻脑海储存的资讯。

“想到了吗?”倪欢儿催促道。

“好像是星联中的黑道老大……”她不知在哪个网站曾瞄过那个名字,不过她并不是很确定。“黑道组织是不会曝光于阳光底下任人讨伐的。”她言下之意是光要接近星联的任何一位老板级人物已非常困难,更遑论要找黑道大哥报仇。唉,也许下辈子才有可能。

黑道老大?的确,只有黑道的人才会如此残忍,杀人不眨眼。倪欢儿继续追问:“他住哪?”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她还要问清楚对方到底为什么杀害它爹地,而妈咪又在哪里?一连串的疑云她非弄明白不可。

“欢,你不会想到要去那儿找他吧?”倪喜儿关切的问道。

“你知道他住哪?”她尽量保持平静,免得泄露出太多情绪,若让喜儿知道,她的计划就全泡汤了。

“星联每个企业的总公司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如果我推测得没错,星联的黑道总部可能是在拉斯维加斯。”倪喜儿望着憨直的姐姐,再三叮咛,“你千万别不自量力,以免人还没到那里就被解决掉了,留我一个孤孤单单的苟活。”

“当然。我还要工作,怎么可能去那么远的地方。”倪欢儿口头上如此允诺妹妹,心中却已另有打算。

“明天一早我得赶回美国,请了那么多天的假,把我一年的假都用光了。”倪喜儿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别想太多了。”并非她没血没泪,爹地的死和妈咪的离奇失踪她当然也很难过,但这类凶杀案的惨事理应交给警方处理,她一介市井小民也无可奈何。

“晚安。”倪欢儿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一些简便的行李,她要暂时离开新加坡一阵子,而爹地留下来的公司她必须请人好好的看顾。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制作***请支持看言情***


全世界最着名的赌城——拉斯维加斯,想当然耳放眼是大大小小的赌场林立,华丽夸张的建筑,招摇的霓虹招牌,极尽奢华之能事。尤其到了夜晚,这更是不折不扣的不夜城。

客人们饮酒作乐,或者在赌桌上试试手气,一旦喝了酒或输了钱,便容易打架滋事,若无强力的后盾,恐怕无法经营如此复杂的事业,因此导致非常多的黑道帮派在此扎根,收取保护费,甚至许多较具规模的帮派也经营起赌场,愈是有钱就愈会作怪。

这里常有帮派与帮派间的械斗,抢生意、抢地盘的火并,就跟商场上的竞争是一样的。

不过,就算再怎么有钱、有火力的帮派组织,仍然要对“星联地下组织”敬畏三分,不敢造次。

星联地下组织势力范围遍及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有其堂口,每个堂口皆由堂主掌管,每一洲则由坐镇总部的总指挥选派一位总堂主,负责每个月到总部开会、报告。

所谓地下组织,顾名思义就是法律上不允许的集会组织,专做法律不允许的生意。但星联地下组织的规章明白订出,绝不贩售毒品,也不准帮内任何一名成员吸毒,否则一律以组织的条规处置,并且退出组织——若有不服从命令者亦然。

星联地下组织不会无端招意别人,但要是有人动星联的脑筋,他们下手将毫不留情,不过,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人活得不耐烦,把脑筋动到星联头上。

此外,由于星联地下组织甚至还贩卖军火弹药供有需要的国家,所以连一些国家的元首、长官都得退让他们几分。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制作***请支持看言情***


三十层楼高的建筑在美国算是稀松平常,但若其中二十楼里住的全是些功夫高强的保镖、打手,这可就非常不平常了。

每一层楼都设有精密的电脑设备,以便接收或传送各堂口的动态及重大突发事件,或者由最高决策者所颁布的命令。

这里就是星联地下组织的总部所在地,大楼外观和一般商业大楼并无不同,只是戒备十分森严,且玻璃皆是防弹玻璃,内部装演全是一派的黑,让人有种森然、不寒而栗的感觉。

“哇塞!黑道还敢这么猖狂。”倪欢儿一到达拉斯维加斯随便抓个人问,便问出星联地下组织的所在。

起初她还半信半疑,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来看看,没料到居然真的在此。

她还以为黑道大哥都怕被仇家追杀,所以居无定所,不然就是把总部地点保密得谁也不知。

她仰头数了一下,“三十楼高。”整栋都是组织所有!“怎么美国的警察没看到吗?”真是的。

透过监视萤幕,倪欢儿一下仰首,一下低头,一下嘴中念念有辞,一下又皱眉的模样,尽收人眼底。

“地王,我立刻派人赶走她。”看见王子眼睛微眯,身为一品护卫的梅尔沉声说。

被称为地王的男子毫无反应,只是静静的看着萤幕。

梅尔朝着兼具通讯功能的腕表说了两句,就见萤幕里多出两位壮硕的警卫架起倪欢儿。

“等等!”就在警卫即将要把倪欢儿丢出去之际,一道优闲的声音制止了所有动作。“别老是那么粗鲁嘛!”

……

警卫一见来者,脸色倏地转为恭敬。“玄总裁、慕总裁。”哇!同时见到星联的另外两位总裁,真是太荣幸了。

“小姐,他们没抓痛你吧?”十二星座联盟中的玄杨星玄炽柔声的问道。

倪欢儿揉揉已红肿的手臂,对他投以感激的眼神,之遇好,谢谢。”好俊美的男子,尤其是他的笑容真是迷死人了。

“你……要进去?”另一名帅哥——十二星座的析木星慕冠优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嗯!我要找一个叫邹言胜的人。”她据实以告。

“哦?”有趣0我们带你上去。”玄炽挑眉,干脆的答应。

“真的!”倪欢儿的美眸顿时绽放晶亮光彩,不过,她一下子又迟疑起来。“可是……”她瞄向刚才凶巴巴的要把她丢出去的警卫,“他们准吗?”

“他们绝不敢再碰你一根寒毛。”慕冠优肯定的保证。

“谢谢你们。”哦!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好人的。

他们搭乘直达二十楼的专用电梯,一眨眼的工夫便到达总部的中心——地王殿。

“玄总裁、慕总裁。”梅尔礼貌的鞠躬,态度从容。

“你去忙吧。”始终坐在黑色豪华皮椅的男子终于开了尊口。

“是,地王。”梅尔领命后随即离去。

倪欢儿打量着一身黑色打扮的男子,他有着浓密的眉、直挺的鼻、紧抿的唇、刚毅的下巴,发长及肩,给人的感觉既酷又冷,却又极吸引人,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里的人怎么都长得那么帅?她暗忖。

“嗨,这位小姐要找你耶!”玄炽嘻皮笑脸的,完全无视地王的威严。

“对呀!你何时认识这么个大美人,也不知会一声。”慕冠优径自到一旁的酒柜倒了杯酒轻啜着。

“哼!”地王对他们俩的一搭一唱嗤之以鼻。

“美人,你叫啥名字?”玄炽仍一派轻佻的态度。

“我叫倪欢儿。”她浅浅一笑,对于帮助她的人她向来心存感激。

“好可爱的名字!”慕冠优点头称道。“对不对,圣?”

“你们把公司搞垮了吗?”地王冷冷的讽刺。

圣?“你就是邹言胜?”倪欢儿如获至宝的指着一身黑的酷帅哥。不会吧!这么年轻又这么帅,竟当上黑道大哥?

“他就是,很帅吧!”玄炽得意扬扬的替他回答。

“哪个言胜?哪个言胜?”她直接问道。总不能连仇人的名字怎么写都不知道。

慕冠优闷笑,觉得这美女夏有意思。“偃武修文的偃,圣人的圣。”

邹偃圣,还满好听的,不过现在可不是称赞仇人的时候。“你把我妈咪藏到哪里去了?”

“你妈咪?”玄炽瞪大眼,有些啼笑皆非。她这么大了还会跟妈咪走失?

邹偃圣径自点燃烟,闭上眼享受吞云吐雾的快感,全然事不关己的模样。

“欢儿,你会不会搞错了?”慕冠优很顺口的唤她的名,好像他们认识很久了似的。

“这是我爹地临死前亲口告诉我的。”呃,这么说好像不太对,不过照她的猜测,妈咪八成是被他们掳走的。

玄炽撇撇唇,“你爹地是混哪里的?”她竟敢胡乱诬赖。

混?“新加坡。”她这么说没错吧?(谢谢支持*凤*鸣*轩*)

“新加坡?”玄炽眯起眼,“有这个组织吗?”

倪欢儿偷偷看了他一眼,“新加坡是亚洲的一个国家,不是组织。”她心想,新加坡可是人称亚洲四小龙,怎么他没听过?“我爹地倪辉明是火山贸易企业的董事长。”她爹地在新加坡、台湾、日本、韩国都很知名,算得上是位名人。

“哦。”没听过!慕冠优敷衍道。

“梅尔,把她关进地牢。”邹偃圣不耐烦的捻熄烟,经通话器下达命令。他没心情听这女人胡言乱语。

没一会儿,梅尔出现了,他不理会倪欢儿的惊呼、反抗,直接将她带至地牢。

“你们呢?要住地牢还是天厅?”邹偃圣的音调依旧没有高低,只是眼神不再似方才冷冽,甚至还有些戏谑的光芒。

他是十二星座中的课訾星,也是十二星座联盟中的地下组织总指挥,人称地王。

不同于星联其余的十一个企业,他统御的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黑道组织。

虽然星联亦有负责警政界的人才,但毕竟这世上有些时候必须以暴制暴,也有法律管不到的地方,而星联地下组织就是黑道帮派中的王者、律法。

生性孤僻、不易妥协的邹偃圣,的的确确非常适合担任地王这样的角色。

他对敌人绝不心软,不需要朋友,不在乎任何人的批判,性格冷峻、严酷,是天生的黑道领导者。

“上楼比下楼要快多了。”玄炽露出讨好的笑容,偕同慕冠优搭上地王殿专用的电梯上天厅。

邹偃圣口中的地牢、天厅,其实皆是指客房。地牢之称的客房在地王殿的下方,也就是二十楼以下,天厅则反之;而两者的差别待遇在于住地牢者无行动自由,得处处受监视、控制,住天厅者则被奉为上宾,享有一切上好的招待。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制作***请支持看言情***


二十三楼

“炽,你说圣会怎样处置欢儿?”慕冠优赤裸着上半身,只着一件运动短裤,手上戴着拳击手套。“可能永远关在地牢;也可能遣送回国;要不就丢到海里喂鲨鱼。”玄炽依邹偃圣的行事风格作一分析。“真可惜了那大美人。”他亦戴着拳击手套,正和慕冠优对打。

“嘿!”慕冠优右手一挥,一拳落在玄炽的左颊,他的脸上立刻浮现一片红。

“小人,趁人之危。”他痛得哇哇大叫,立即还以颜色,一拳挥向慕冠优的右顿……

须臾,两人取下手套,气喘吁吁的抚着被揍疼的脸颊。

“冠优,你不觉得那女孩挺有趣的吗?而且一点也不怕圣耶。”玄炽拿起冰凉的矿泉水咕噜的灌了几口。

圣生来就一副酷相,女人对他是又爱又怕,他只消一个眼神就足以将人冻成冰棍。当然,他们这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们是例外!

慕冠优扬起唇角,展现迷人的酒窝。“嗯,欢儿是个少根筋的女孩子。”讲难听点就是反应迟钝。“难得有女孩子不惧怕圣,圣已到三十而立之年,欢儿长得又漂亮,两人挺配的哦!”玄炽又咕噜咕噜的饮尽矿泉水,笑得有点邪。

“哎呀,岁月不饶人哪!”慕冠优摇头晃脑的慨叹。

“不如我们来撮合他们,邹老爹会感激我们的。”邹家就圣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可他整天不是下令和哪国的恐怖分子火并,就是贩卖军火,不像他和冠优,懂得享受美人恩。

“好主意。”呵!这下有好戏可看了。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制作***请支持看言情***


倪欢儿被带到十五楼的一间房间,她饥肠辘辘的用完仆人送来的丰盛晚餐后,便开始对着偌大的空间发呆。

这里有电视、录影机、音响、健身器材、按摩浴缸……等可用来打发时间的设备,不过她一点兴趣也没有。

她最想做的是找那个大酷哥……呃,不对,是大流氓讨回公道。

她必须离开这个高级牢房!说做就做。

可才打开门,门外的几名彪形大汉马上围过来。

“我……我只是想透透气嘛!”倪欢儿怯怯的为自己的行径解释。

关上门,她无力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又回忆起父亲及佣人们惨死的景象。

真是太残忍了。他怎能夺走那么多条无辜的人命,害她原本幸福又快乐的家庭顿时瓦解。太过分了……想着想着,她又泪流满面。

哭累了,加上舟车劳顿之故,倪欢儿便蜷缩着身子沉沉睡着。

另一头,邹偃圣无意间瞥见众多监视萤幕其中之一,一张大床上伏着一具女性躯体,睡得极酣熟,始终如一的冰山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皱眉暗骂,“新加坡来的笨女人!当这里是旅馆不成?吃饱了就睡。”

今天是他最宽宏大量的一次,从来没有任何人胆敢私闯星联地下组织的总部,更没有人胆敢直呼他的名讳。

她若不是真的勇气过人,便是没长脑袋。

他决定明早便将她驱逐出境。对他来说,这已经够仁慈的了。

接着邹偃圣搭电梯上了二十九楼,回到他睡觉休息的地方。

脱掉衣物,他进入浴室冲澡,洗去一身烦忧。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制作***请支持看言情***


发现邹偃圣去洗澡后,玄炽和慕冠优赶忙来到十五楼,从房里抱出倪欢儿,一行三人来到二十九楼。

“替我开门。”玄炽指示慕冠优。

顺利把她安置到床上,他们二人便满心雀跃的悄悄离去。

睡得迷迷糊糊的倪欢儿突然醒来,下床找起厕所。

浴室里,邹偃圣站在莲蓬头下,让一波波的水柱洗去一身的疲累,惟有此刻,身为地王的他才能卸下所有俗事重担。

“咦?”倪欢儿打开浴室的门,不禁怀疑自己双眼所见。她怎么看见那个大酷哥在洗澡?连作梦也梦到他,还……

她走进去伸手想探探水温,却不小心碰到他结实的肌肉……

她杏眼圆睁,睡虫被她的尖叫吓得四处逃窜,瞬间整个脑袋清醒过来。

邹偃圣抄起浴巾围住下半身,关掉水龙头,满心疑惑她怎么会在这儿。

“你你你……”她伸出食指指着他,讶异得说不出话来。

他鄙夷的哼了一声,步出浴室。

倪欢儿也随后跟了出去。“喂!你不要脸,怎么可以跑到人家的房间洗澡,下流!”她双颊酷红。他从衣柜里拿出内衣裤及一套休闲服,当着她的面拉下浴巾便要穿上。

“啊!Se qing狂。”她反射性的闭上眼睛,很用力地紧闭着,生怕有一点空隙会看到他的……

直至感觉到似乎有人站在她面前,她才缓缓的张开眼,还是他。

“你怎么还没走?”哦,天哪!洗过澡的他有一股狂野性感的男性魅力,叫她忍不住又多看了好几眼。

邹偃圣由她的话中得知,她犹不知自己已从十五楼被“搬运”至二十九楼,所以不能怪她。

该死!见鬼的,他居然在为她找借口?

“你看清楚,这是我的房间。”他实在受不了,迷糊得过头的女人。

“你的房间?”骗人!她明明在睡觉,而且就算她想出门也不可能,又怎么会跑到他的房间?“这里明明是……”啊!不,这的确不是原先她住的房间,他口中的地牢,莫非……她小嘴微张。

“看清楚了?很好。”他嘲弄的勾勒一抹笑。

“你笑起来好帅哦!”倪欢儿忍不住脱口而出。

闻言,邹偃圣立即又板起脸。“你到底有何目的?”他首度认真的观察她。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一张美丽又带点俏皮的无瑕脸庞,尤其是一双水灵的大眼,更增三分姿色。

虽然她脂粉末施,皮肤依然白皙粉嫩。

他的一句话令倪欢儿又回到现实。“你为什么要派人杀我爹地?连佣人都不放过,甚至不晓得把我妈咪弄到哪去,为什么?”可恶!她几乎忘了他是幕后主使者,还险些被他的笑容勾引。

“鬼话连篇。”邹偃圣冷瞪着她。

倪欢儿被他瞪得心虚,赶紧垂下螓首。“杀人魔。”她嘴中念念有辞。

“你像什么指责我?”他斜倚在墙上,语气平板,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

“你敢说杀我爹地的不是你?”她把父亲临终前的话重述一遍。

邹偃圣抿唇,眼瞳迸出一道寒光。“你确定不是你太笨会错意?”

“会吗?”被他这么一说,她也开始怀疑。

从鼻孔喷出一道气,他没时间陪她玩报血海深仇的游戏。“给你一次机会,明天一早你若没离开这里,就别想活着回去。”

他随便想就知道是炽和优那两个家伙在搞鬼,多留她一秒,麻烦就多一分。

“你以为我爱持在这儿吗?”难道真是她搞错了?瞧他一副光明磊落的模样。

她放意挺直腰杆,学他漠视一切的眼神,大步从他面前走过,“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邹偃圣耸耸肩关掉灯上床睡觉,室内仅剩一盏昏黄的床头灯亮着。

外头一脸菜色找不到电梯在哪的倪欢儿不知如何是好,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呵——”好累,算了,先休息再说,于是她坐了下来,倚着房门沉沉睡去。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凌熙
  2. 话梅
  3. 阿玲·詹姆斯
  4. 元薇
  5. 甄幻
  6. 泠萱
  7. 绿光
  8. 藤萍
  9. 黎霞
  10. 张凝
  11. 甲小毒
  12. 宝蒂
  13. 易小蛮
  14. 欧斯卡(董妮)
  15. 彭于轩
  16. 林嘉琪
  17. 冬情
  18. 紫晶
  19. 蓝蜻
  20. 弥果
  21. 于悦
  22. 原宁
  23. 琳赛·阿姆斯特朗
  24. 金吉
  25. 丽芙
  26. 康楚
  27. 纪夏
  28. 邝灵枫
  29. 心乙
  30. 桑筠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