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心碎依旧》
返回书目

《心碎依旧》

第七章

作者:伊飖

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

他下了计程车,严重的时差让他提不起精神。

那天与媛媛才走出餐厅,便接到从公司打来的一通紧急电话,陈秘书紧张的声音让他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只得抛下媛媛,编了个理由——他父亲病危,迅速赶回去处理。

好笑的是他老爸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现在人在天堂打高尔夫球吧?

所以他想要说的话根本没机会说,他虽然松了口气,却也更为他们的未来忧心。

欧阳逸已经告诉她了吗?这几天他们通电话时她一切正常,只是她为了几日见不到他而哭泣,害他的心揪成一团。

他从来没有为女人心痛过,这种感觉是陌生的,也让他受到惊吓,他更确定欧阳□媛在他心中是很重要的。

既然如此,他更要把所有事情摊开来说,这样他才能毫无顾忌的继续两人的感情。

还没拿钥匙开门,高耸的铁门已经从里头被人打开了。

可想而知是他那占有欲极强的母亲。

他提着行李,一路苦笑进门。

走过草坪,他看见母亲已经站在落地窗前等他,而她旁边还站了个人……他不禁皱起眉头,那一定是李于浓。

妈是怎么把她劝回来,又让她住下的?

这真是他的恶梦。

“傲哥,你回来啦?”

李于浓依旧是笑容甜美,不过沈傲看了就觉得碍眼。

“嗯。”他试着对这个无知又可怜的小妹妹保持微笑。

“小傲,我跟你说,过两天你挑个时间,跟于浓拍婚纱照啊!”陈宗惠以为他的心情不错,接着开口。

“我答应过要结婚吗?”为什么她就是想不透?

李于浓一阵错愕,而陈宗惠脸色一变。

“你还是没把我的话当真,上次我说要发帖子是真的,而且已经发了。”

“妈——”他不敢置信的喊道。

“我不管,反正事情已经成定局了,于浓,我们走吧!”陈宗惠牵着汶然欲泣的李于浓上楼时,又抛下一句“人家于浓为了等你,一直没睡呢!”

沈傲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因为长途飞行让他没力气吼。

他提着行李,缓缓走上去,关上门后一丢下行李马上瘫在柔软的床上。

媛媛,他答应过她,一回家要马上打电话给她的。

他拨了号码,响了两声对方就接起来了。

“傲……你回来啦?”依旧是腻死人的娇嗲。

“嗯,累得想哭。”他叹口气,下次出差的事一定要交给下属,绝对不要自己来做了。

“不是想我想得哭了啊?”她故意跟他撒娇。

“想你怎么会哭呢?只是很饥渴而已。”他不正经的调笑。

欧阳宛媛惊呼,“你这个色狼,才几天你就忍不住啦?你老实说,有没有在国外泡金发碧眼的金丝猫?”“没有!”她的不安全感真不是普通的大。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面?我好想你。”她的声音里满是邀请。

“我以为你会很开心,在我不在的时候大肆花钱呢!”

“哪有,你不在我的心情就变得好沮丧,我还奇怪自己怎么不想逛街、买东西了呢!都是你害我的。你还没说,我们什么时候见面,现在好不好?”

“媛媛,相信我,我真的很想,可是我已经累到快睁不开眼了,明天好不好?我答应你,明天晚上一定去找你。”

“好吧……”她不怎么情愿的答应。

“告诉我,你现在在做什么?”和她说话,他刚才所受的气已渐渐平息。

“我刚洗完澡,身上只围了条毛巾躺在床上。”欧阳宛媛慵懒、暧昧的声音传来。

才听她这么形容,他竟然就有点兴奋……“我好想闻闻你刚洗完澡的香味,舔过你被热水冲得发红的肌肤……”他闭上双眼,任他的幻想游走。

他低沉的声音经由电话传送,更加性感沙哑,让欧阳宛媛身子一阵轻颤。

“傲……”她酥软的喊他。

“我想用手碰你的全身,从脸开始,我要用手指抚摸你丰满的下唇,在你敏感的唇角轻搔……你感觉到了吗?”他只要闭上眼,欧阳宛媛赤裸躺在床上的模样,马上浮现脑海。

“嗯……”欧阳宛媛在电话另一头也闭着双眼,一手悄悄的在自己微启的唇上抚弄。

“我还能感觉你颈部细腻的肌肤,你的脉搏跳得好快,是为我而跳的……然后我要解开包裹着你性感身体的毛巾,双手握住你丰满的双ru,感觉你那对玉ru的重量,然后用拇指拨弄你敏感的乳头……”

“傲……我想要你……”

欧阳宛媛在他低嗄声音的引诱下绷挺乳尖,她感觉到自己的腿间泛出一阵湿意……“嘘,静静听我说。我的一只手会慢慢向下滑,穿过你的密林……”

“沈傲,你想做什么?”欧阳宛媛抵挡不住滚滚情潮,随着他的话动作。

如果让他知道,一定会笑她yin荡……“我只是想碰你,”他轻叹一声,“现在只能用想的。”

“那……你现在过来我这里……”他居然只说几句话就让她兴奋不已,她真的想要他。

空虚了好几日,她的心想着他,她的身体也渴望着他。

“不能。”他真的需要休息,而且现在他也没力气要她。

“那我去你那里。”她居然忍不住这么说。

“也不行。”如果让她来这里,一定会出事的。

“那……你继续说下去可不可以?”她带着微微喘息要求。

“想要是吗?”沈傲已经猜透了,他邪恶的笑着。

“我挂电话了。”她气得大吼。

“等等,别破坏气氛……”

他合著眼,想象他正在她身边,感觉她细腻肌肤;在她微喘中,动情的香味在空气中流动着……“傲……”

一阵让人酥麻的吟哦声从电话传来,伴随着细碎尖叫声,最后得到满足的沉静下来……沈傲几乎要为她的Ji Qing吟喊起了冲动,可他已疲累的动弹不得,否则他早就为她疯狂了。

“睡吧!明天见。”耳边听着电话另一头依旧不停的喘息声,他温柔的道了晚安。

在睡梦中,他与他的情人疯狂欢爱,刚才所说的一切细节,在梦中得到满足。

???

为了等待沈傲的到来,她很认真、仔细的把自己从里到外打扮得美美的,希望能够讨他的欢心。

她已经考虑过了,如果他肯“改邪归正”,找个正常的工作做,她就会很认真的和他交往。

如果他找不到喜欢的工作,那也没关系,她家有好几家公司的职位可以任他选择。

再不然他想自己创业,她也可以帮助他,她只是不要他继续做牛郎,毕竟和一个牛郎,是不会有未来的。

他应该也不喜欢吃软饭,这么建议,他应该也会同意的。

爸妈老担心她会在外头乱来,他们如果知道沈傲是做牛郎的,准会气死……大哥没有告诉他们吗?如果妈咪知道了,应该会急着CALL她才对埃

既然这样,她就瞒到底吧!

听见开门的声音,她兴奋的迎上去。

“傲!”她笑开了脸,张开双手抱住他。

沈傲微笑地望着她,“心情这么好?”

他却没她的好心情,光想到待会可能面对的痛苦对峙,他的心就发慌,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是啊!好几天没看见你,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就连我们那次吵架都只有一天不见,我们在一起之后,从来没有过这么久不见面耶!”她可怜兮兮的眨着双眼,“我好想你唷!”

“我也一直在想你。”

沈傲封住她的红唇,几番热吻之后,他才带着急促的喘息结束这个吻。

“我们还有事要谈,我现在不能碰你。”或许他会在和她上床之后,因为更怕失去她,而把原本的坚持抛弃。

她愣了愣,“你干嘛这么正经?是不是你爸爸……”

“他没事。”他飞快打断她的话,他不想再扯谎了。

欧阳宛媛傻傻地望着他,“傲?”

“你坐下,这件事你听了一定会很不高兴。”他其实是担心她听了他说的话之后,会马上开扁。

欧阳宛媛脸色一变。

“你交了其他女朋友?还是哪个不要脸的女人敢跟我抢你?她出多少?我一定要轧过她!”

“媛媛,不是的,你先冷静,这样我才能再说下去。”她走来走去的,根本没认真在听他说话。

“那……唉唷,你不要吓我啦!快说。”欧阳宛媛不安的扭动身体。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他很想知道在她眼里,他是怎样的人。

“人啊!不然你是动物啊?”他这话问的莫名其妙。

沈傲忍不住翻白眼。“我说,你对我“牛郎”的身份有什么意见?”他想这样子会比较好开口。

“啊!对了,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你知道吗?我觉得你老是当牛郎实在不好,我家有几家公司,我可以帮你安插工作,你要不要?我觉得如果我们还想走的更长久,一定要有所改变,你说是不是?”

正要开口的沈傲被她一阵抢白,震傻眼了。

去她家工作?她这么用心替他谋生路,那现在他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她肯定会更生气了。

她一定会觉得自己的苦心被当作笑话。

“怎么?你不喜欢吗?”欧阳宛媛愁了脸,她不知道要怎么劝他走回正路,而她的家人肯定不会接受他的。

沈傲露出欣慰的笑容,他没看错人,她还是很可爱的。

“你是希望和我成为真的男女朋友?这是一个更长久的承诺唷!”

她苦笑,“都已经喜欢上了,不然怎么办?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我只要一个我喜欢的男人,但是我没办法接受一个小白脸,你懂吗?”

“我的大小姐,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拿过你一分一毫吗?”她竟然粗心到这种地步,让他不吃惊也难。欧阳宛媛仔细想了许久,然后点点头,“还真的没有。”

吃饭、出门玩乐,甚至是她买衣服的钱,她都没出过,他负担得起吗?

“现在你要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沈傲双手抱胸站在她面前,坚持要得到答案。

“嗯……你有很多功用耶!像解闷、玩伴、保护,还有……”她带着暧昧的笑容睨着他,“你是很棒的性爱高手。”

沈傲头痛的揉着眉心,“就这样?”他在她眼里只是无聊的玩伴?

“不然你想要听什么?你不就是牛郎吗?我当初看上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啊!”欧阳宛媛一脸无辜的说。

他很想哀嚎,真的。

“媛媛,你真的只把我当成牛郎?还有其他的吗?你对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怀着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他追问。

“嗯……”欧阳宛媛咬着下唇摇头,“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这么问时,她好害怕,怕必须马上做出什么承诺。

“如果我只是牛郎,你何必这么认真要替我找工作?”她在闪烁其辞,因为害怕吗?他可以想象得到她的恐惧,但是她的否认依旧让他生气。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你原本就是牛郎嘛!我这么做……也是好心啊!”欧阳宛媛一脸理直气壮,还恼怒的瞟了他几眼。

沈傲的心里有一股失望正在发酵。

“你不像我,期待更长久的关系?”她还年轻,或许不愿意被套牢,他可以花更多的时间陪她,但她却是不愿坦白的拚命逃避。

“你想要什么?婚姻吗?如果你以为可以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的金钱全都是我父母提供的,你从我身上挖不出半点金子的。”她骄傲的抬着下巴,把他当成了想从她身上捞好处的臭男人。“我要你那几个臭钱做什么?”沈傲不屑的冷笑。

“你做牛郎不就是为了钱吗?”她好讨厌他的语气,而且被骂的人还比她更傲慢!

他怎么一提到钱就变了个样?噢,一定是他自卑,对,一定是这样。

沈傲望着她,心想她的势利也不是没道理,因为他只是个“牛郎”啊!

“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是牛郎呢?”真正进入正题,现在箭在弦上,该说的一定得说了。

“那你是什么?你不叫沈傲,你的一切都是假的?”欧阳宛媛脸色一变,惊恐的瞪着他。

“我是叫沈傲,但我是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基本上我和你大哥认识的;不是我自抬身价,但在其他人眼中,我是许多人所说的“金龟婿”。”他凝望她,认真而冷静的向她坦白他的身份。

“不可能!”欧阳宛媛直觉的拒绝相信他,认为他在开她玩笑。

“这是事实。”沈傲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他知道这是一场难打的仗,但他们俩必须要经过这一段路,否则以后只会更加不可收拾。

他不想失去她,这是他这阵子如此挣扎的原因,而她一点都不了解……欧阳宛媛的笑容敛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觉得这样很有趣吗?拿我当玩笑?”

“刚开始的确是。”沈傲诚实承认。

“第一次和你在餐厅相遇,只觉得你好不可理喻,后来又在珠宝店遇见你,你高高在上的模样也让我印象深刻,之后又在这里遇见你……巧合之中被你当成了牛郎,在好玩的心态下,我就顺着你的话开始这场游戏,一直到现在……”

“在珠宝店那天,那个叫你小傲的老女人又是谁?”她茫然地望着他的脸,她竟看不清他了。

“是我母亲。”望着她带泪的脸,沈傲一阵心痛。

她是个众人呵护的娇娇女,只是和家人闹脾气就可以搬到外头,打死不回去,现在他可是重重伤了她的自尊,她会怎么想?

“原来如此……”她的身体一阵痛麻,她竟被他耍了,而且是彻彻底底的从头玩到底……“我并不想伤害你,当初只是以为这是短暂的一段情,而且我也很喜欢你,我觉得你的个性很特别,想要多认识你。”他试着解释,但他怎么也无法摆脱当初他的恶劣心态。

他的确是耍她的,但只有在刚开始时,后来他只苦恼于该如何解决这件棘手的事。

“所以你就真的要我?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继续骗下去!再把我当成白痴,继续玩下去啊!”她突然站起身,抡起拳头槌他。

“我为了你,还为了帮你找出路想了好几天,结果呢?你根本不领情,因为你自己就有公司,我想应该是间“大公司”吧?你说啊!”想到刚才她所说的每句话,她都觉得格外讽刺,他根本不屑啊!

沈傲沉默不语,任她发泄,然而她如雨点般的手打在他身上,却是心在痛。

“媛媛,如果我真的要耍你,现在又何必告诉你?我可以不说再见就离开,如此一来,我也不用为你的泪水心痛了。”他早料想到她的激烈反应,但是他忘了给自己信心。

“你想做什么?到底要做什么?”她疯狂的对他吼叫,一颗不安的心现在更是坠入冰窟,对沈傲的恨更是强烈。

“我母亲替我安排了一门婚事,我不想答应,我想带你回去见她,让她知道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就如同一开始的选择,他喜欢媛媛胜过李于浓,只是现在他更认真了。

她冷笑。“原来我是你的挡箭牌啊!”

“不是,我是真的想娶你,所以我一定要把事实告诉你,让谎言从此结束。”

“你那几天不在,也不是你爸爸出事了?”欧阳宛媛抬起泪眼,憎恨地瞪他。

“不是。”他硬着头皮承认。

“满口谎言!”欧阳宛媛突然举起手挥他一巴掌。

沈傲毫不闪躲的承受下来,痛痛麻麻的,却比不上心痛。

“媛媛,我希望你能了解,我不是要我们从此分开,我是真心的想解决事情,我希望你能了解……”

“不,从前我只把你当成一个玩物,原本我已经玩腻你了,后来是你救了我,既然如此,我留着你也没差。不是吗?结果呢?你竟把我耍的团团转!”她曾经以为他是个好男人,或许可以陪她更久,结果他居然……大哥说的没错,她真的很笨,笨到分辨不清什么样的男人是碰不得的,她实在太傻了啊!

“对不起,但我宁可面对这一切,而不是一古脑的生气。”她的怒气超乎他的预期,有点过度了,他很担心。

“我不该生气吗?我该一刀把你砍死!”恨意从她眼中迸射出,她想杀死他,真的很想。

“你会生气是必然的,但是我希望你的心会平静下来,我会等你。”

“你给我滚!”她濒临崩溃的怒吼。

“媛媛……”他怕她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

“你不走是吗?上次划伤你我感到很抱歉,但现在我没有任何难过的理由了,沈傲,你马上滚出我的视线,永远别再出现,还有,你的婚礼不用寄帖子来了,我不会祝福你的!”

她已不在乎伤害他了,沈傲带给她的伤害更深啊!

“媛媛……”

“你不走?我去拿刀。”

沈傲见她很认真,连忙拉住她。

“好吧!我先让你冷静几天,再来找你。”该说的他都说了,现在只能给她时间等她平复。

“沈傲,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你该知道我不会原谅人,尤其是玩弄我的人,你懂了吗?”

她很讶异这个浑蛋居然还有胆子亲自告诉她这件事。

“媛媛,难道你对我的爱对这件事没有任何帮助?”沈傲试图唤回她的感情,他相信在她心里,有一部分是爱着他的。

“爱!?”她冷笑,“我何时对你有爱了?我说过,我只是把你当牛郎,请你教我性爱罢了,以后我才能景性”啊!”

沈傲望着她,最后落寞的离去,这件事让他走进死胡同了碍…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景轩
  2. 左晴雯
  3. 庭妍
  4. 阳晞
  5. 梁星羽
  6. 钟昀
  7. 连心
  8. 晴红
  9. 惠心
  10. 雪琦
  11. 陈明娣
  12. 沐颖
  13. 唐浣纱
  14. 梦璃
  15. 莘晴
  16. 柳冰柔
  17. 虚名
  18. 机器猫
  19. 思朵羽
  20. 莫可人
  21. 叶灵
  22. 蝴蝶
  23. 陶陶
  24. 朱灿瓈
  25. 蓝靖
  26. 楼雨晴
  27. 叶文绮
  28. 雨初
  29. 吕希晨(晨希)
  30. 浅野薰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