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心碎依旧》
返回书目

《心碎依旧》

第一章

作者:伊飖

午后的五星级饭店里,有别于屋外的秋季凉风,这间精致的餐厅以无比的温暖和宁静留住了许多人的脚步,喝杯香醇咖啡、吃块蛋糕,这样的生活无比悠闲。

然而真能享受这种悠闲气氛的人,实在少之又少。

许多人在经过窗边的座位时,都不禁对座上的四名女子多望几眼。

四名女子个个都姿色出众,身上名贵的衣装更显示她们的身价非凡,显然是“富家女”与“有钱夫人”的代表。

一名手上钻戒大到会令人闪到眼睛的贵妇,优雅的端起咖啡杯,轻轻啜了口浓醇的曼特宁,一双眼眸盯着坐在她对面的年轻女子。

“我说小莉,你又要闹离婚啦?这是第几次啦?”小莉年纪才二十四,却从十八岁就开始了婚姻生活。

“第三次而已。”被大家唤作小莉的年轻女子叹了口气,“怎么这几天消息一传开,大家都在问我这个问题呢?”

“因为你每次的婚姻嫁的都是“大”字辈的啊!”身材火辣的茱儿嘲弄地说着,“大富豪啦!大老板啦!大地主啦!还有……”

“道上大哥。”靠窗的女子淡淡开口,她一直望着窗外,耳边倾听好友们的谈话,眼睛漫不经心的瞟着外头人来人往。

“喂,你是没男人,所以酸我啊?”脾气不好的小莉皱紧眉头瞪着长发女子,一脸娇嗔。

“没有不见得不好,看看你们,到现在还不都是在男人堆中打滚?”长发女子名叫欧阳宛媛,她家在台湾可算得上是有名气的大企业,父亲欧阳震于已经退休,家中生意全都交给长子欧阳逸打理,而她这个闲着没事的富家女,总是三天两头和三个好朋友打混。

“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可没有,我的婚姻很美满的唷!”嫁给企业少东的茱儿笑嘻嘻的说。

“我是死了老公,一个年近三十的女人,没有性生活怎么过活?”慧珍——第一个开口的贵妇慢条斯理的说。

她也是生在望族,但丈夫意外早死,她手中除了大笔房地产、股票之外,还有数间公司,她只要签签名、偶尔出席董事会,钞票就会源源不绝地滚向她。

“那你呢?”欧阳宛媛转头看向小莉。

小莉愣了许久,才吞吞吐吐的说:“我……怎么知道我这么会“吸金”嘛!他们想娶我,我也喜欢他们,就嫁了啊!只是,我的喜欢一向维持不久嘛……”

她的推托之辞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小莉的出身不好,只要一让她有机会聚集财富,她就会努力地挣钱。

“别欺骗人家的感情就好了。”欧阳宛媛最后也只能送她这句话。

“别说我了,你碍…”

“唉唷!”欧阳宛媛尖叫一声,她转身瞪着身后拉椅子却粗鲁撞到她的人,“怎么那么白目啊?”

“对不起。”一时不察撞了人的男士极有礼的向她道歉。

“一句道歉就算了吗?”欧阳宛媛得理不饶人。

“不然你想怎么样?我是撞伤了你、还是害你漂亮的脸撞进蛋糕里了?”那男子不被她的怒气牵动,莞尔一笑,带过她的抗议。

“那……你以为这样就算了吗?我告诉你,就是有像你这样的人,我才会三天两头被人家撞,你说,上次你是不是也在这里撞到我?”她瞪大眼,似乎和这个男人杠上了。

“喂!你……”那男子被她的无理取闹逗笑了,“好,就冲着你脸皮够厚,我请你一客蛋糕再加一杯饮料,这样小姐你消气了吗?”

“这还差不多。”欧阳宛媛哼了一声后,才回身坐好,“我们聊到哪了?”

较年长的慧珍略带羞意瞪着她,“人家有说对不起,不就好了吗?干嘛还跟他争呢?”

“男人嘛!就是欠修理。”欧阳宛媛说的开心,没注意到她背后的男人皱起眉回头瞪她一眼。

“这样也不错,平白又赚到一顿。”茱儿望着送来的蛋糕,一脸渴望。

“你吃吧!”欧阳宛媛把蛋糕推给她。

“不,我老公喜欢骨感美女,我离他的标准还有一点距离呢!”茱儿眼巴巴的望着美食,却又不能品尝,难过的频频吞咽口水。

“那小莉给你。”她再把蛋糕推给一向爱吃甜食的小莉。

“呃……我还得继续寻找我的下一个目标,一定要保持身材,多谢了。”

“那慧珍……”

“不,谢了,上了年纪的人如果想留住时间的脚步,一定要有所节制。”

“那我就不客气!”欧阳宛媛故意回头对穿着黑色西装的背影轻笑两声,“先生,你的好意没人领,我只得勉强接受!”

闻言,那正在喝水的男人,差点呛着了。

他再回头时,欧阳宛媛已经又坐正了,他看见她的同伴对他歉然地笑着,他淡淡地回以一笑。

正所谓“好男不与恶女斗”。如果他跟这样小鼻子小眼睛的女人吵嘴,就太没水准了。

“唉,还是媛媛最幸福,怎么吃身材都不会变形。”茱儿羡慕的上下打量着身材姣好的欧阳宛媛。

“不,我觉得她最幸福的,是她没有男人。”小莉出言直率。

“这种事说小声一点,这不算好事啦!”欧阳宛媛大啖美食时,白了她一眼。

“咦?你刚才不是还说我们在男人堆中打转吗?现在怎么又……”小莉指着她,抓出她的语玻

欧阳宛媛眉一扬,“我就是酸,怎样?你们看看我,外貌我很有自信,虽然没有大志,起码也是一流学府毕业的,身家更不用说了,谁娶到我,就可以少奋斗十年——这是我妈自己说的,可是我到现在都还是……”

“怎样?”三个好友专心的望着她。

“处女啊!”她窘赧的抚抚头发又摸摸脸,很小声的把这件秘密说出来。

“啊!你还是处女?”三个女人一阵乱叫,惹来不少人注目。

欧阳宛媛羞得只差没直接破窗而逃。“嘘……小声点啦!你们这群女人,有没有羞耻心啊?”

“没办法,我实在太惊讶了嘛!”就连一向老神在在的慧珍也瞪大了眼。

“真是的,平常我们说那些事的时候,你听得那么仔细,原来是不懂啊!”小莉一阵低笑。

“这样也很好啊!男人不都是很喜欢这一套的吗?”茱儿双手托腮,一脸梦幻微笑。

“听说这是男人的自大在作祟。嗯,中国男人一向对自己的“能力”缺乏信心……”一群女人神经质的笑得花枝乱颤。

她们聊得很开心,声音虽小,但她们前后桌的人,可都将她们的谈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

坐在欧阳宛媛身后的男子在等人的同时,亦不得不听进身后的“噪音”,他对他身后那位无理取闹的女人感到意外极了。

刚才短暂对峙中,他已经看清楚她的脸了,明眸皓齿,加上出众气质,她的确是个美女,但是没人敢碰?其实他不意外,因为这样的女人太难缠了。

不过这么美的女人还是处女……是太可惜了点。

“不然这样啦!我老公他有一些朋友条件还不错,我叫他帮你介绍吧!”茱儿好心的提议。

欧阳宛媛摇摇头。“哼!不是我在说,我爸、我哥和你老公认识的人不都是同一挂的?那些男的不是我看不上眼,就是他们不敢碰我,唉,我看我就继续保持处女之身吧!”

“瞧你说的,好像是种耻辱。”小莉老爱和她斗嘴,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好好酸她。

“我的道德观当然不能跟你这个性爱高手一较上下啦!”欧阳宛媛翻个白眼,轻易把话给打回去。

“喂……”

慧珍眼见这两个年纪相仿的小女人又要斗起嘴来,连忙打圆场,“其实这不是耻辱,不是吗?”

她凝望欧阳宛媛,发现她的眼中带着懊恼和不甘。

大家顿时陷入一阵沉默。

“不然我替你介绍男人好了。”小莉以难得的认真口吻说道。

“小莉——”慧珍和茱儿都不赞同的瞪着她。

“怎样的男人?”欧阳宛媛十分感兴趣的问。她周遭的人都是性经验丰富的,她却是那万中之一的例外,好像自己是个大怪物似的。

“就是那种英俊年轻、身上有肌肉、温柔体贴、性爱技巧又好的男人!”小莉贼兮兮的挑眉。

“牛郎?舞男?”欧阳宛媛愣了许久后,才说得出话。“不要啦!我还没沦落到需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那种没名没姓的男人的地步。”

“他们有的叫查理、有的叫麦可,你怎么说他们没名字呢?”小莉装傻。

“你知道我的意思。”欧阳宛媛还她一记白眼。

“总比你找了个没经验的笨蛋,两人在床上乱搞一通好吧?”本来就是嘛!她第一次结婚就是和她的青梅竹马,结果因为两个人都不懂,害她第二天走路像在骑马。

欧阳宛媛挑眉,“你威胁我?”

她点点头,“你要这么说也行。”

“媛媛你别理她,她不是认真的。”慧珍警告的瞪了小莉一眼,弯身提起刚才一起去购物的纸袋说道:“好了,我该走了。”

“我也要去接我老公下班了。”茱儿笑咪咪的说。

“我看到我的目标了,等了三天他终于出现了。”小莉摩拳擦掌地说着,大家这才了解这三天都在这里喝下午茶的原因。

欧阳宛媛看看时间,差不多是每个月第一个星期日的全家聚餐时间了。

“那我也回家了。”她正要起身时,背后响起了女人的娇嗲声。

“傲——你等我很久了吗?对不起,我刚才忙着买礼物送你,你不会生气吧?”

“当然不会。”那男人温柔的笑声是全然的不介意。

“待会你想去哪玩?”女人迫不及待的追问,她期待这一天已经一个星期了。

“你是老板,我是你的人,你说!”上次他爽约,这次才会答应陪她一下午,若非他还没对这个女人厌烦,哪还受得住她的死缠烂打。

老板?瞧他对那女人的暧昧声音,他该不会就是小莉刚才说的“牛郎”吧?欧阳□媛忍不住这么想。

又说自己是她的人,又收她的礼物,这个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

“你欠我一晚的饭店幽会唷!”那女人继续说着,不少人都听见他们的挑逗对话了。

“我知道,只要你愿意付出,我就是你的人。”那男人伸指挑逗着他的女伴,只要她能让他开心,他相信今晚她也会过得很满足。

欧阳宛媛双眼一瞪。

呵!他果然是那种男人!

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要女人付钱给他,真是太无耻了!

从前她只听说过这种事,但没想到她会真的遇上这种男人,真是太让她觉得恶心了!

她的脸上浮起一抹不屑,对这种以身体为赚钱工具的男人厌恶到了极点。

欧阳宛媛红唇一撇,故意用力推开椅子,“喀”地一声后,她听见一阵咒骂。

她带着假意的歉然转身。“啊!对不起!先生,我一时不察,对不起,这样吧!我送你一块蛋糕和一杯咖啡做道歉礼。”

她……绝对是故意的,那男人手上拿着咖啡杯,而里头有一半液体都泼洒在他身上,让他的衣裤上浸染成一片深色的晕泽。

他抬眼瞪着那张笑盈盈的俏脸,仅存的一丝绅士风度让他没有把杯中剩余的咖啡泼向她。

“不用了。”他勉强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

“真的吗?你可得穿着这身衣服去“约会”呢!”事实上,她想说的是“上工”两字。

“我想这你不用担心,会有人帮我处理的,不是吗?”男人眼神暧昧的看向他的女伴,而那女人已经随时准备要起身对欧阳宛媛开骂,甚至不惜为他开打了。

这男人真的这么有魅力吗?欧阳宛媛上下瞟着他,不屑地冷哼一声。

“哪来的女人,真讨厌。”男人的女伴不悦的站起身大叫。

“是啊!哪来的女人,贴着男人不放,真是恶心。”欧阳宛媛也毫不客气的回嘴。

“喂!你——”男人压住才坐下的女伴,瞪着欧阳宛媛傲慢的脸,他重重叹口气,“请你快点离开吧!否则我的心情会大受影响,第一次遇到这么无理取闹的女人。”

“哦?这是你说的唷!我不用管你的衣服的话,那就再见了,不知廉耻的男人。对了,顺道祝福你,以后你身边的每个女人都比我还讨厌,最好把你给逼疯。拜——”欧阳宛媛还风情十足的送他一个飞吻,然后扬长而去。

如果有机会,她还真想包下他,然后狠狠的把他折腾一顿,如果他因此而害怕得脱离牛郎行业,她还算是做了一件功德呢!

他哪里不知廉耻了?

男人瞪着她窈窕的背影,气得脸上肌肉微微抽搐。

???

“……所以他又约我明天到他家玩,呵呵,又到手了。”小莉得意洋洋的向姐妹们炫耀她的战果,又有一个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其余三人对望一眼,频频摇头。

“小心玩多了得到报应。”慧珍认真的警告她。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玩完这次就收手好了。”小莉还是不肯放弃。

“是啊!反正你的荷包也满了嘛!”茱儿看不惯她以男人为敛财工具,酸她一句。

“这点我没话说,因为我和你们的世界相差太多了。”欧阳宛媛有丝落寞地笑说道。她虽然总是一副高傲的模样,不过她自己明白,她是寂寞的。

虽然哥哥们和爸妈都还是疼她的,但她却在他们之间筑起了一道墙,把自己隐藏起来,或许她只是不知道怎么去消解她的冷漠吧?

“别这么说嘛!反正该你的跑不掉,你的姻缘大概就快来了。”茱儿安慰她。

“唉,说得也对,我担心这些做什么?强求来的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欧阳宛媛勉强笑道。

“如果只是傻傻等待,那你有得等了。”主动派的小莉对她的话极不认同。

“喂,你上次看上那对钻石项炼到底能不能买?”茱儿眨眨眼。

“只要我向爸妈撒娇一下,他们会不给吗?”欧阳宛媛一扫刚才的阴霾,对那些事她总是能忘则忘。

“那好哇!我们现在就去买回来。”同样是钻石的收藏者,慧珍难掩兴奋的拉着她。

四个聒噪的女人到了珠宝店,正七嘴八舌的研究欧阳宛媛中意的钻石项炼,一个男人突地撞上正巧向后退了一步的欧阳宛媛。

“唉唷!是哪个不长眼的?”兴致被人打断,她火大的回头开骂,却对上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庞。

“你……”她迟疑着不敢认人。同学吗?这男人看起来比较成熟一点,还是老爸、哥哥们的朋友?

沈傲眯着眼打量眼前这明眸皓齿的女人,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

“你……”

“媛媛,你快来看,你有没有觉得这套粉红钻项炼加耳环,看起来更漂亮?”惟一能让慧珍失控的,就是钻石了。

他想起来在哪见过这个女人了。

事隔半个月,对她的脸已经没有印象了,但是她和另外三个女人当麻雀的功力让他印象深刻。

“我……你们自己先看。”欧阳宛媛继续瞪着那张白净的脸,“请问我们曾在哪见过面吗?”

“一阵子了,你害得我一套新西装毁了,此外,还欠我一份下午茶,你还记得吗?”他不是故意要记得她食言的,只是那天的事让他记忆犹新。

欧阳宛媛经他这么提醒,马上记起来了。

“噢!原来是你啊!你怎么还是这么莽撞?”她上下扫视着他,哼,还是一副痞子样。

沈傲瞪着她,竟然生不起气来。

明明是她撞人的,结果她居然能这么理直气壮的指责别人的不是。

这种不讲理的女人实在太好笑了。

“喂,你帮帮忙,离我远一点,别扰了我的雅兴,拜托了。”欧阳宛媛挥挥手,高傲的要他闪开。

沈傲挑高眉,正要回嘴时,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走过来勾着他的手臂,带着些微皱纹的脸占有的望着他。

“小傲,过来陪我,看你觉得哪个比较好?”明明是他要送人的,结果他居然跑去跟别的女人搭讪,真不像话。

小傲?欧阳宛媛瞟着看得出有点年纪的女人,再抬眼看看身材颀长的沈傲。

天哪!够恶心的了。

没想到这个看似正经的男人,也是可以让女人为所欲为的。上回他和那年轻女人一道也就罢了,这回他居然连这种老女人都不介意,还陪她来珠宝店,说不定待会就央着那老女人要奖赏了。

沈傲看着她的表情由戏谑变为嫌恶,猜得到她是误会了。

“不是的,她……”他试着要解释,却又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可笑。他何必对一个不相干的人解释?

“小傲,她是谁啊?”搭着沈傲的女人不善的瞪着欧阳宛媛。

“我不认识她。”沈傲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在店里斗嘴。

“别说了,你答应要帮我找礼物的,还有,你待会自己挑一件,就当上次我先斩后奏,要你帮我照顾于浓,向你赔罪的!”那中年女子笑咪咪的说。

唷!原来他还可以在“恩客”间转来转去的啊?欧阳宛媛挑高双眉,这下她更确定这个男人的职业了。沈傲一脸无奈,“不用了,事情过了就算了。”

“唷!你可真会假装,心里想要得紧,不是吗?”欧阳宛媛越听越觉好笑,没想到这个男人还真会演戏,连她都差点以为他的拒绝是认真的。

沈傲望着她,一阵好笑。“小姐,请问你没事做了吗?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小傲,她到底是谁?”中年妇女一脸不悦。这样牙尖嘴利又嚣张的女人她看了就不顺眼,还是她喜欢的于浓最乖。

欧阳宛媛懒懒地翻了个白眼,“太太,你放心,我对他没兴趣,你自己慢慢享用啊!”说完,她转身加入好友们,把这个令她唾弃的男人抛在脑后。

“小傲?”陈宗惠还瞪着欧阳宛媛好无礼又莫名其妙的小丫头。

“我们看自己的东西,不用理她。”沈傲带着母亲往另一边走去。

他原本就不想陪母亲来挑礼物送给母亲喜欢的“媳妇候选人”,更没想到会遇上他的死对头。

而欧阳宛媛冷哼着凑回姐妹身边。她才没这精神理那对老牛吃嫩草的男女呢!

“媛媛怎么啦?!”茱儿刚才就注意到她和那男人的针锋相对。

“没什么,一个让我憎恶的男人。”欧阳宛媛皱皱眉,不怎么开心。

“那个男人就是上次在我搭上现在男朋友那时,和媛媛在餐厅起争执的男人嘛!”小莉轻描淡写地说着。

“你大概把所有的长才都用在男人身上了。”慧珍取笑她。

“有没有看见他带的女人?年纪都够做他妈了,唉,现在的人真是的,为了钱真是不择手段。”欧阳宛媛话语中有一丝自己没发现的酸味。

为什么这么出色的男人总有缺点让她却步?她到底要怎么样才找得到一个完美的伴侣?

“那是因为我们都有钱,所以不需要做那些事。”茱儿淡淡的说。

“也对啦……”欧阳宛媛秀眉一皱,瞪向小莉,“你要帮我介绍的,就是这样的牛郎吗?”

“嗯……说说他好了,你觉得他长得怎么样?”小莉望着不远处的高挺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她这么问,才能知道媛媛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还不错啦!”她家里的两个哥哥原本就是女人喜欢的对象,她从小看到大,对这种“美色”不太有感觉。

“能让你说出“还不错”,就表示很棒了。”众家姐妹频频点头,毕竟欧阳宛媛的眼光极高,要她从嘴巴里吐出赞美很难。

慧珍打量着沈傲,当他嘴角淡淡牵起时,她的心一阵怦然。“不可否认的,那个男人长得是很帅,斯文中又带了点傲气,眼神那抹坏坏的光芒更是迷死女人的利器……”

“再看看他的身材,很棒耶!比我老公好太多了。”茱儿盯着不远处和那老女人笑得开心的沈傲说。

“如果能跟他共度一夜,要我花多少钱都可以。”慧珍再也忍不住说了。

一群女人直盯着那出众的男人看,直接的言语让替她们服务的销售小姐一阵脸红。

“听你们这样说,我就是要他!”欧阳宛媛见她们说的这么认真,忍不住一阵好笑。

“好哇,我就帮你找他。”小莉已经要走向沈傲了。

“小莉……”慧珍和茱儿赶紧把她拖回来,那男人身边的女人看起来凶巴巴的,似乎不太好惹。

她吐吐舌,“开玩笑的嘛!”

欧阳宛媛笑睨她,“如果你真的把人给我找来,以后我就不跟你斗嘴了。”

“是你说的唷!”小莉眼一亮,却又立即发现自己快被另外两人给瞪穿了,只得耸耸肩,“不行啦!她们两个太凶了。”

慧珍和茱儿点点头,“这样做也没错啊!别带坏媛媛,她是个宝哟!”

宝?

欧阳宛媛翻翻白眼。

是啊!她都快成老处女了,再这样熬下去,说不定她可以当史上最古老的处女——不过这得等到她七、八十岁之后再说了。

她瞥了眼商店里另一边凑在一起的男女,忍不住嫌恶的撒撇嘴角。

他真是牛郎?

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她望着自己原本想买的钻石项炼,再看看另一组粉红钻组,嘴一撇,心里的郁卒让她想狠狠地花钱。“这两件我都要了。”

看着服务小姐瞪大眼的模样,这下子她不悦的心情才渐渐好转起来。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叶崴
  2. 诺拉·罗伯兹
  3. 凯晞
  4. 风靡
  5. 伊璃
  6. 莎亚(花暖)
  7. 暐夜
  8. 辛悌
  9. 何若
  10. 伊飖
  11. 采妮
  12. 常缃
  13. 君碧
  14. 雯喻
  15. 水云
  16. 落音
  17. 晓凡
  18. 孙慧菱
  19. 惠心
  20. 小妹
  21. 海林
  22. 枫桥
  23. 七喜
  24. 金姬
  25. 紫瑄
  26. 芸菲
  27. 蓝夜
  28. 梅子
  29. 战青
  30. 燕然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