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黎采 > 《潇洒说爱我》
返回书目

《潇洒说爱我》

第一章

作者:黎采

“雨又要大起来了,等下我先生送完货后,再叫他开车送小威回家嘛。”

雷敏飞快的抬起头,一手伸出屋檐,一手牵着弟弟的遗腹子宋骏威,笑着保证地说:“廖妈妈还好啦,我回家只要二十分钟就到了,很快的。”

虽然乌云还是笼罩着整片的天,但雨势已经小多了,大雨应该在半小时内不会再下的,雷敏心忖。

唉唷,爱逞强?这些少年郎……廖妈妈陈罔腰无奈的摇了摇头,“来,那这些药带着,里面我有放了几把葱,还有……”她将手中的袋子递了向前,国台语半夹杂着,“要注意喔,小威还有吐,小琦早上送过来的时候说的,有发烧就要吃红包,你要记得吶。”

雷敏将东西收进背包后,回到小摩托车旁,拿起摊在摩托车上的雨衣套上时,廖妈妈还唠叨个不停,“你看看啦,还说不会下雨,又打雷吶,夭寿喔!”

她坐上小摩托车,一把便将还流着鼻涕小男孩往摩托车前的小踏板一放,再将雨衣套住他后。还不忘安抚廖妈妈,“廖妈妈,别忘了我姓雷,‘雷公’是我阿公吶。”

“小威抱好姑姑啵”叮咛完后她发动机车。

“我们走了。廖妈妈掰掰。”

廖妈妈站在她的小杂货店门口,对她摇着手,又再叮咛,“前面有捷运工地,卡注意吶。”

小摩托车骑出红砖人行道后,便钻人了因捷运开挖后,而进入所谓“交通黑暗期”的台北街道。

雷敏小心地骑在铺满了止滑钢板的道路上,雨衣下,小威擤着鼻子的声音清楚的传来。

“姑姑,今天怎幺不是妈妈来接我?”小威闷闷的声音从雨衣中传了出来。

雷敏飞快地瞄了一眼雨衣表面凸起的小孩头形;还不足四岁,小威讲起话来的流利程度完全不输六岁的孩子,聪明度完全就像她死去的弟弟。

她那个双胞胎弟弟雷超已经死了三年,弟弟的女朋友宋琦芃,在知道自己怀孕时已经是快三个月了;由于弟弟是死在香港的饭店中,当她与琦芃哭哭啼啼的赴港将弟弟的骨灰带回台湾。没想到当晚,母亲因弟弟的死亡,伤心过度,造成急性心肌梗塞,送到医院急救无效而过逝。

接连两场丧事后,琦芃才蓦然想起她已怀孕的事,但那时肚子已经挺出来,要堕胎拿小孩也来不及了;琦芃向她南部的家人求援,却被冰冷的拒绝,从那时起,她们两个女孩便相依扶持的住在一起。

日子在辛苦的挣扎中,她总算在去年修完学分毕业了;随即她运气极好的在她目前上班的幼儿园找到了工作。

在学校她读的是幼儿教育方面的,加上她喜欢孩子们;能如此学以致用,又完全符合兴趣,她这一年来真是如鱼得水般的工作着。

想起小威问她的问题她还没回答,于是她很快地收回了心思,笑着回答:“因为今天你妈妈又要去相亲了。”

原本就是校园美女的琦芃,生了孩子后不但没有折损她的青春,还因为怀孕期间体内荷尔蒙的改变,将她滋润的更美,完全都看不出来她长雷敏两岁:如此得天独厚的美女,孤寂终生岂不可惜?所以她的同事与同学们纷纷热心的帮她介绍男朋友。

只足,当对方一知道琦芃有个孩子后,就一一的打退堂鼓;也因为如此。琦芃对于一场又一场毫无止境的相亲,觉得意兴阑珊。

“你可以不要去嘛。”还记得有一场相亲,琦芃编了好几个理由,就是推不掉时,她也跟着大发牢骚。

琦芃苦着一张脸,无奈的抱怨着,“我当然可以很率性的不要去,可是你也知道,只要这幺做的话,一堆人就卯起来关心了,他们……”

“都会以为你我还没有走出雷超,死掉的阴影。”熟悉的“台词”让两个女孩异口同声着。

所以只要琦芃因“任务相亲”,不能带小威时,这工作就会自然地落到她头上了。

话已经回答完半天,小威却没有任何反应:“小威,小威。”她边喊边摇着夹在双腿中的小威。

但是小威仍没有反应。

他怎幺了?

此时机车回到了母亲生前留给她的房子前,停好车,她立即脱下雨衣。mpanel(1);

只见,小威已经软绵缩的趴在她的大腿上了。

天——

雷敏快速的探手到小男孩的额前,好烫!

“小威,小威。醒醒!”她着急的喊着。

小威漂亮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抖着软软的小身体对她说:“姑姑。我,我好冷喔。”

“小威你在发烧了。”她也没多想,抱起小威往巷子外面冲。

“敏敏,小威怎幺啦?”住在对面的老邻居沈妈妈正坐在一楼的屋檐下,看到了她的慌张的样子,连忙丢下手中剥的四季豆站了起来。

“沈妈妈,小威正在发烧,我带他去三总;晚一点小琦回来后再麻烦您告诉她一声……”话还一半在嘴边,她早就冲出巷子了。

雷敏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可是小威却点都不合作,在她怀中又是踢又是扭的,“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打针。 姑姑,呜呜……我不要去医院。”

“不去不行,烧过头会烧成白痴。”她边警告着小威边上车,“司机先生。麻烦你,我要去三总。”

车门迅速被她关好后,司机连忙将车子开动。

往医院的路上,整个车子里全是小威哭闹的声音。

三军总院

刚刚才结束了一场医学会议的裴士锋走向他的办公室,已经到了他该下班的时间了,可是他还要将采购药品明细单浏览完后才能下班。

沿着医院的走廊一路往办公室直走的他,满脑子装满了属于他麾下的小儿科部门该添购的药品,除了卫生署规定的防疫用药外,更还有很多重症新药需要购买;例如,先前洛杉矶的母校Dr.Brown曾向他建议过,后年“施洛德药厂”生产的一剂肠病毒口服剂已经通过美国的官方测试,效果惊人,如果明年就有试剂的话,那幺……

对了,何不就要求厂商直接先送试剂的样品来?!

想到这里,裴士锋兴奋的停下脚步。

“啊,唉嗒—”七零八落的惊呼声响起。

“谁啊?”他的背部遭到了一记直冲而来的力道撞击,旋身一看,原来是跟在他身后的几名实习学生:“你们干嘛来撞我呀?”

几个莫名其妙的小萝卜头或跌或躺的,狼狈的惨状真叫人咋舌不已。

“学长,是您走的那幺急,然后说停就停的。”一名绑着小马尾的男生,揉着屁股跳到了他的面前。

裴士锋有些哭笑不得。“喂喂喂,‘苦主’没喊疼,你们这几个撞死人不偿命的倒大声起来?”

他瞥见几个护理人员纷纷停下了脚步,掩嘴轻笑着,这让他更头痛,对着这群小萝卜头警告。“以后别跟在我屁股后面,否则……”

“学长,有我们多好哇,您想想看,平常您只要开口,东西自然就蹦到您面前了,都不用您动手。而且学弟跟着学长本来就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当然要跟紧您才对埃”小王现在是住院助理医师而不是实习生,可是他在工作之余尽可能的跟在裴士锋的身后寸步不离。

士锋顺手就将手中的资料夹往小王的头顶敲下,“学弟跟着学长本来就天经地义的事?呿,全院有九百七十五名学长,你们怎不去跟?”

话说完裴士锋转头又往办公室走了去。

萝卜头们不屈不挠的紧跟在后,边追边说,“话是如此,但是三十二岁就留学归国博士级的专科主任只有您呀。”

闻言,裴士锋在办公室门前停了下来。

医学院的学分与实习完全修完要花掉七年的时间,他在美国只花了五年就修完,然后又用了很短的时间,同时得到硕士与博士的学位。

在台湾三十二岁的实习医生大有人在,但他却早已是小儿科的主任医生了。

这是幸还是不幸?见仁见智吧。

“九十九分的努力还是远胜过九十九分的天才,你们千万不要妄自菲保”他低叹了一口气后,打开办公室的门,“说起羡慕,你们或许不了解我羡慕的就是各位吧?”

裴士锋话说的由衷,但听在萝卜头的耳中竟是颇富哲理的一席话。没有人注意去听他后面的话。因此当他回到座位上时,一群人吱吱喳喳的话一涌而来。

“学长,您当年在台湾国中毕业后就到美国当留学生,是不是很无法适应呀?”

“哪有人问题问的那幺白痴?这就表示你对裴学长还不够了解。”绑马尾的男生抢白,“学长,您在研究所修了双学位就是因为想达成令慈的希望吗?”

几乎每个认识他与他的家庭的人都晓得,裴士锋有位在美国艺术界十分出名的华裔美籍母亲,耳濡目染下,他居然研习了与医学毫不相干的美术,主攻艰涩难懂的拜占庭艺术史,并且成绩斐然。

医学科技是理性且重逻辑思考的,但,艺术却又是与理性最背道而驰的浪漫,所以裴士锋允文允武的不像常人,看在美国同事们的眼里就很不可思议了,更加遑论这些从台湾教育体系下所培养出的人。

但,sowhat?

“好了,好了。”裴士锋头痛的双手一摊,“请吧,各位。现在我没有可让你们学的东西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需要……”

话还在嘴边,小萝卜头们全骚动了起来。

“学长,我来,我来……”说着,小王挽起了衣袖。

绑马尾男生推开旁边的同学,当仁不让冲到了他面前,“学长您要审核药单对不对?我行,我可以的。”

哇,他要疯了。

“你们不想下班,那是你们厉害,但是,行行好,我可要下班,明天我还有‘第一班的刀’。”最后的一句话。他几乎是用吼的。

静了数秒钟之后,门边响起了一个悠闲的声音,“对对对。各位请出来吧,我有事要找各位的裴学长。”

是王继善医师。

一群人见到是帮他们打评比分数的医生,二话不说的全都纷纷噤声而逃。

“哇塞——”士锋惊讶的眼珠子快瞪掉了,“就,就这样?!”

至交好友王继善对他哼了一哼,“普通羡慕就好,别太羡慕了。”

士锋喝了一口水苦笑着摇头,“你这个时候不在急诊室StandBy?跑来找我是要我代班吗?”

王继善双眼圆睁,“士锋?你,你,你好神喔。”

“你老哥替你安排相亲,对吧?”士锋边说边低头翻阅起桌上的“小儿科药品采购计划”。

“啪。”眼前的文件被一只男人的大掌给挡住了,士锋抬起头来。

“是我老哥告诉你的?”王继善好奇的问。

王继善应该要先问他什幺时候才要去代班而不是问这个吧?士锋翻了翻的白眼,“你老哥中午就打电话给我,请我替你代班。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吧?”

王继善露出了狂喜的表情,“Yea”!振臂一呼,眼看就要跃过办公桌后往他身上扑过来了。

士锋连忙抓起桌上的采购计划挡在脸上,“你还不快去?你哥说安排相亲的时间是六点半。”

这话让王继善立即煞住脚,“真的?我差点忘了时间了。”他低头看了一下腕表,连忙冲向他的座位,胡乱的脱下医师的制服,再抓起“亚曼尼”的西装外套后,就快步往外走。

“继善。”士锋连忙抓起了一把伞,递给王继善,“等等,外面还在下雨。”

王继善露了一个感激的微笑,“我都忘了,再次谢啦。”

“继善。”士锋拍了一拍他的肩膀,“去吧,不管成不成功,我都支持你走出失恋的路。”

王继善望了他一眼,随即走进已是暮色的台北二月天。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离火
  2. 楚月
  3. 李临
  4. 苏缇(夏雨寒)
  5. 德蕾
  6. 夜瞳
  7. 水色
  8. 黎枫丹
  9. 米亚
  10. 唐紫
  11. 郭晏光
  12. 夏乔恩
  13. 羽娃
  14. 银雪
  15. 秋飞花
  16. 云晴
  17. 米琪琳
  18. 钟羚
  19. 冰筑
  20. 旋钮
  21. 夏茵
  22. 琉风
  23. 怡君
  24. 桃子
  25. 梁芷珊
  26. 拏云
  27. 桃心红
  28. 童真
  29. 夏荷绿
  30. 谭心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