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想念依旧》
返回书目

《想念依旧》

第十章

作者:伊飖

陈少棋驾车来到辜家的大宅,他凝望着二楼紧闭的窗户,重重地叹口气后,才拉起笑容走进去。

“陈律师你来啦。”管家李妈对他微笑。最近整间房子的人心情都不太好,仿佛受了辜靖舒低落的心情影响,他们也全都苦着脸,更怕她会把自己压抑成忧郁症。

“小姐呢?”陈少棋是来接她去参加一个业界聚会的。

“还在房里,大概在化妆。”

陈少棋点点头,步上二楼。

他知道靖舒不喜欢那种场合,和一群上了年纪的男人应酬让她感觉格格不入,但他认为带她出去走走,会让她的心情好一些。

她还在想欧阳逍,他很清楚,但是他还没放弃,这才是刚开始而已,他有自信能得到她的爱。

“靖舒,我要进去!”他听见里头的应声,才推开门。

“再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了。”辜靖舒抬头对他笑笑,又赶紧垂下脸,无意识的把弄着手中的梳子。

“靖舒,你哭了?”虽然只是一下下,陈少棋却已经看见她哭肿的双眼。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哭……”她又落下一滴泪水,对他咧嘴一笑。

她苦涩的笑容揪痛陈少棋的心。

陈少棋打量着她身上仍穿着的家居服,已经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你不想去?”他很清楚,其实她哭泣的原因,想欧阳逍占了绝大部分。

“嗯。”她点点头。

“那就别去吧!”他实在不忍心再逼她了。

这一个月里,她几乎每天以泪洗面,他有些无奈,却又想要努力一搏,他确信自己可以赢得她的芳心。

欧阳逍到底是用了什么魔力,为什么可以这样紧紧抓住她的心?难道他做不到吗?

“那……请你回去好吗?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她愧疚地对他一笑。

“如果你一直想着欧阳逍,你会更痛苦的,忘了他吧!他已经完全走出你的生活了。”

“不,我只要和他分开一年,不是永远……”

陈少棋在心中一阵感叹。

她八成在等他死了,她就能重获自由。这就是她的希望吗?他是否用错方法了?

“接受我的心好吗?”他低语。

“我没办法……没办法……”她掩面痛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陈少棋面前彻底崩溃。

她想的、念的全是欧阳逍,她好想他碍…

???

一间灯光昏暗的房间里,几名彪形大汉包围着一名畏畏缩缩的女子,其中一人抓着她的手压在桌上,另一人手中拿着棍子,正要狠狠敲下去时,那女子凄厉的尖叫一声——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一定会还你钱的……”辜瑜筝吓得全身发抖,深怕自己的手会被打断。

她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因为成鹰被抓,害她也被警方列为嫌犯,她四处躲藏了一个多月,结果又被债主抓到,她怕自己真的要死在这群无恶不作的流氓手上了。

“饶了你当然不是问题,可是你得先把欠我的赌债还清,辜小姐,我以为你是辜家的大小姐,才借钱让你赌的,谁知道你竟连半毛钱都还不出来,哼!”高利贷老板赵阿虎认定她还不了钱,已经自认倒霉赔钱了,不过他们可不是让人随便唬着玩的,欠了钱就得还,还不了,就别怪他们心狠手辣。

打断她一只手算是给她一个警告,凭她辜家的声誉,他还会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还钱,否则就是直接杀人了事了。

“我妹妹才有钱,你让我打电话给她,她一定会帮我还钱的。”辜瑜筝连忙说着。

赵阿虎摇摇头。“你已经打过三通了,结果呢?”一天之内她试了三次,害他原本的满怀期待变成彻底失望,他更认为自己被耍了。

“那是因为他们不让她接电话啊!”一定是陈少棋要那些下人这么做的,还有害她被警察通缉也一定是他干的好事。

“那么再多打一次也是没用的。”赵阿虎对她的不干不脆极为不耐烦,他对手下使个眼色,要他们动手。

辜瑜筝尖叫一声,“她真的很有钱,整个辜氏都是她的,如果把她找出来,你们想要多少钱都不是问题的。”原本靖舒的一半财产就是属于她,那她要花也是应该的,靖舒不会介意的。

“你是要我绑架?”赵阿虎一阵迟疑。

“这……只是请她帮我还债而已……”辜瑜筝转动着双眼,落魄的她此时看起来有些猥琐。

“她拿得到钱吗?”赵阿虎还是很怀疑。

“应该可以……”

赵阿虎用力拍着桌子,把她吓得拚命发抖。“什么叫应该可以!你在耍我?”

“不是的,她身后还有一个男的,他掌握了我妹妹所有的钱财,但是他很疼我妹妹的,只要是为了她,他一定肯拿钱……”只要没有陈少棋这个麻烦在,靖舒就会任她摆布,可是偏偏爷爷就弄个麻烦来,讨厌死了!

“是吗?”

辜瑜筝见他已稍微动摇,便继续从恿他,“我妹妹很好心的,只要我开口,她一定肯付钱的。”

“不,你直接把她的约出来。”赵阿虎对手下使个眼神。

辜瑜筝迟疑着。“干嘛?”

“你马上打电话给她。”

“噢……”辜瑜筝乖乖拨了电话,是仆人接的,“喂,我是大小姐,我要找我妹妹听电话……你别挂电话,我的性命全在这通电话上啦!”听见另一头的仆人要把电话挂上,她一面在心里大吼,一面又连忙哀求。

“大小姐,陈律师特别交代过,如果是你就马上挂电话的。”

“如果我死了,你绝对会良心不安的!”辜瑜筝偷偷瞄着赵阿虎,她这次的急切是真的,如果再找不到靖舒,她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可是……”

“你偷偷转给靖舒,不要让陈律师知道就行了,我求求你!”

“好吧……”那仆人听她这么焦急,百般为难的把电话转给辜靖舒。

“喂?”

辜靖舒接起电话,辜瑜筝马上开口。

“靖舒是我,救命啊!”

“姐……你还好吧?”辜靖舒一愣,从没听过她这种急如星火的声音。

“我的命都快没了!”辜瑜筝在一群凶神恶煞般男人的围绕之下,焦急之情发自内心。

“发生什么事了?警察一直在找你,你赶紧出面吧!”辜靖舒一直很担心她的安危,现在听她这么害怕,也跟着忧心仲仲。

“我也很想,可是我欠了人一大笔钱,今天如果拿不出钱,他们就要……”她看着在她面前比划的棍子,加油添醋地嚷嚷,“他们要砍断我的手,靖舒,我知道我做了很多荒唐的事,可是今天你一定要救我。”

“这样碍…好吧!你需要多少钱?我们怎么碰面?”如果今天她不帮忙,姐姐肯定一辈子都不会理她了。

“好,可是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万一消息走露,给陈律师知道,我就惨了。”辜瑜筝庆幸自己还记得提醒辜靖舒这件事。

“好吧……”辜靖舒傻傻的答应了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陷阱之中……

???

“一杯醇酒、一首乐曲,很棒……”欧阳逸举着酒杯,一脸陶醉。

“可是琴声难听了些。”沈傲故意掏掏耳朵,“他心情一不好,我们就要忍受这种折磨?”

“他心情不好嘛!”欧阳逸自然替他弟弟说话了。

“可是,已经一个月了耶!”沈傲已经忍受欧阳逍的疯狂整整一个月,他还以为欧阳逍会神勇的去把爱人抢回来,结果他竟把所有的精力全发泄在钢琴上。

“如果你失恋了,就算花一年的时间,你还是一样要死不活的。”欧阳逸放下酒杯,抓起一旁的画笔和素描簿,画着把整个家都弄得阴沉沉的欧阳逍。

“好一副努力发泄图,他会不会把钢琴弹坏?”沈傲嘴巴虽然不留情,但事实上他心里还是关心着失恋的欧阳逍。

大家都深感不解,前一天还恩恩爱爱的两人,怎么会第二天就全变了样,两个人一起快快乐乐地出门,却只有一个人回来,欧阳逍连只字片语都不肯提,把大家都弄傻了。

一个多月来,他都怪里怪气的,不但搬回家里住,就连他心爱的钢琴都一块搬回来,甚至不在乎是否会惹火欧阳家的大家长——欧阳震于,他对“辜靖舒”三个字,从起先的愤怒,到现在的充耳不闻,他的转变让人无法置信。

“你不回家陪我妹妹,在这里瞎搅和什么?”欧阳逸在作画的同时随口问道。

“她跟那几个女人大血拚去了,又不让我跟,在家里又很无聊嘛!”沈傲耸耸肩,“她又不肯生孩子,所以……”

“不是担心他?”欧阳逸用画笔指向弹钢琴的人。

“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年轻人受点伤很好啊!”沈傲故意扯着喉咙喊道。

欧阳逍瞪着他们。“别在那里说风凉话。”

“别把怒气发泄在我身上,我告诉你,被女人抛弃是你活该……”沈傲不改爱和欧阳逍斗嘴的个性。

“小心你没命回去找老婆。”欧阳逸警告他别兴灾乐祸,他看向落魄的弟弟,“逍,你和靖舒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没什么,我被靖舒抛弃了。”被大家问烦了,欧阳逍就抛下这句话做交代。

沈傲击掌,“哈!我就说嘛!”

“你……”欧阳逍真想把这个讨厌的家伙狠狠打一顿。

“逸——”凌珑急呼呼的跑上来,“那个……靖舒她……”

“她怎么了?”欧阳逍一阵紧张。

“她的律师来了,说要找她……逍,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知道,上次和她分手之后,我们就没有联络了。”欧阳逍想故作冷漠却不太成功。

“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去看看吧?”沈效率先起身。

“你去不去?”欧阳逸也放下画笔画簿,看着表情阴晴不定的欧阳逍。

“当然。”欧阳逍也急着想知道辜靖舒是否出事了,在众人带着疑问又好笑的眼神下,快步下楼。

就算他嘴上说他们再也没有瓜葛,但当他一听说辜靖舒的事,还不是一脸不安!他的心事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欧阳逍一到客厅,马上被陈少棋揪住衣领。

“靖舒人呢?”

“你死缠着她不放,怎么反倒来跟我要人呢?”欧阳逍接着眼神一紧,“你把她弄丢了?”

“我一大早就出门,下午才有人通知我她不在,我以为她来找你……”陈少棋真的想不透,为什么她会闷声不吭的离开,他唯一想到的人就只有欧阳逍。

欧阳逍双手抱胸,不屑的撇着嘴角,“你的破坏那么彻底,她又怎么可能回我这里来?”

“你没说谎?”陈少棋还是不相信他。

“大律师,我是真的很想把你打一顿,但是我怕吃上官司,否则我一定把你打到要用抬的才能离开!”

他真的、真的,很想痛扁这个老男人一顿,但这一个月来他自己思索了很多事,他知道是他和靖舒之间的感情不够坚定,才会让他有机会介入。

他不知道陈少棋是用什么方法打动靖舒,但他知道自己对爱情下的决心仍旧不够。

“行了,都别再斗嘴了,陈律师,你说靖舒不见了?!”

“嗯。”正当他想要说更多时,他的行动电话突地响起,当他听到另一头的声音时,不禁白了脸,“怎么可能?你在哪里?喂……你是谁?”

他静静听了一会之后,颤抖着挂掉电话,转向其他人。

“对不起,打扰了。”他用着让人不解的急促语气说完话,就转身离开。

“等等,是靖舒出事了?”欧阳逍拦住他。

“靖舒她……被人绑架了,我现在必须马上去筹钱,没空跟你说话。”他推开欧阳逍,急急忙忙的离去。

“靖舒……被绑架?”欧阳逍一阵怒吼,“去你的,老男人,你没能力保护靖舒,就别抢着要她!”他在众人错愕的瞪视下追了出去,拉住陈少棋,“我跟你一起去。”

“没你的事。”陈少棋愤恨地甩开他的手。

欧阳逍真想送他一拳。“现在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说不定有用得上我的地方!”

陈少棋几乎想破口大骂,但最后想到辜靖舒,他点点头,“你说的对,或许你帮得上忙,跟我走。”

欧阳家的其他成员傻傻地站在门口,目送着他们离去。

“怎么会这样?会是谁绑架她呢?”凌珑一脸担忧。

“她的财产太庞大了,眼红的人自然不在少数。”欧阳逸轻声说。

说到眼红……“她那个专惹麻烦的姐姐呢?她会不会有嫌疑?”凌珑担心地说道。

两个男人对望一眼,“很有可能。”

???

辜靖舒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一脸凄凉。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竟是被自己的姐姐出卖,这叫她情何以堪?

辜瑜筝耸耸肩,“我也没办法,我欠了一屁股债,如果不赶快还清,我的小命就不保了。”

“你要钱我可以给你呀!”如果事关人命,她相信少棋不会见死不救的。

“那个混帐律师把你隔离开,我就连打电话给你都不行,请问我要怎么问你啊?”辜瑜筝对她不满地怒吼。

“真的吗?我不知道碍…”辜靖舒深受打击,她不知道自己竟被陈少棋这样隔离开来。

“反正没差了,”辜瑜筝看向赵阿虎,“现在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家里仆人知道我有打过电话,一定会查到我身上的,到手的钱要分我一份,你们要怎么处置她与我无关,我要逃跑……”

辜瑜筝竟在妹妹面前说出这种话,伤透了辜靖舒的心。

“我看把你们两个人一起做掉好了。”赵阿虎示意手下把辜瑜筝也绑起来,打算在事成之后,将两人杀了灭口。

“喂!你不能这样,你不是这样答应我的。”辜瑜筝大声尖叫,疯狂的模样显示出她已濒临崩溃。

“我骗你的,怎样?”赵阿虎指着辜靖舒,“你最好保证有人会送钱来,否则我会让你们两个死得很痛苦!”

辜靖舒望着不断尖叫的姐姐,依旧对她起不了一丝恨意。

可怜的姐姐。

少棋一定会救她们的,只是……她们有命活到那个时候吗?

???

赵阿虎烦躁不已的来回踱步。

“怎么这么久还没消息?喂,再打电话问问拿到钱了没!”他指挥着手下。

“噢……咦?电话怎么不通了?老大……”还来不及反应,破门声再加上叱喝声,数秒钟内屋内便充满了荷枪实弹的警察。

赵阿虎只来得及抓住枪,抵住辜靖舒。

“放开她!”警察制伏了其他人,现在只剩赵阿虎和他们对峙。

“不许过来!不然我杀了她!”赵阿虎心里大喊不妙,瞪向刚才被他们下药迷昏的辜瑜筝,都是她这个扫把星带衰,才会害他惹上这种事的,早知道就不要贪心了。

辜靖舒没想到她会沦为枪下人质,吓得脸色发白,她以为这种事只会在电影上看到,怎么会发生在她身上?

“你们全都让开,不然我杀了她!”赵阿虎带着辜靖舒闯到外头,而一直在外面守候的欧阳逍和陈少棋看到,同时发出咒骂声。

“我要过去。”欧阳逍焦急地看着被挟持的辜靖舒。

“你别乱来,万一反而伤了靖舒怎么办?”

“我不会让她有机会受伤的。”欧阳逍说完,便悄悄地潜了过去,伺机要救回辜靖舒。

“看他说的这么笃定,难道这就是当初他没有强行带走靖舒的原因吗?”陈少棋在这紧急的时候,心情无比沉重。

他回想着自己所做的一切,那不是在伤害靖舒吗?他为了自己的私欲,欺骗了她,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她爱上自己,但是这一个月里,谁都看得出来,她还想着欧阳逍,他以为自己爱着她,但是他错了。

如果真的爱她,他就不该阻止她去爱她想爱的男人。

或许他该放手了……而欧阳逍偷偷地从赵阿虎身后潜近,趁他不备之时,打掉了他的枪。

“逍?”辜靖舒看见是他,错愕的呆站在原地。他怎么会来?

“笨蛋,还不快逃!”欧阳逍推开她时,却被赵阿虎打了一拳。

一见手中没了人质,警方一涌而上,把赵阿虎制伏,至于欧阳逍则被警方视为闯祸原凶,被臭骂一顿。

欧阳逍揉着被揍了一拳的脸,一点也没听警察训话,他专注的看着辜靖舒,在她知道自己平安而落泪时,他冲动的走上前,原本想抱住她的手却在半途收手。

“你……没事吧?”

她被泪水呛得说不出话来。

他为什么会出现?他明明气死她了,怎么还会来呢?如果刚才他失手没把枪打掉,万一绑匪的枪向他射击,那他不就……“傻瓜,你来救我做什么?”

“你骂我傻瓜?”欧阳逍不可置信的眨眨眼,“据我所知,被人三两句话就拐出来,还被绑架的不是我啊!”

“万一你不小心受伤了怎么办?”她顾不得自己才刚脱离险境,对他大吼。

“你在乎吗?”他撇撇嘴角,一脸不甘心。

“我当然在乎了。”他还是不懂吗?她不是要永远的离开他,只是向他“告假”嘛!

“你宁可选择陈少棋而不是我。”这是他心里的痛。

“那是因为他生病了啊!”她忍不住大叫。

“病到要你来照顾他?”大不了花钱请护士嘛!她又不是请不起。

在两人争吵的同时,他们被警察带到一旁,所有歹徒都被警察带走,而辜瑜筝则是被救护车送走。

辜靖舒望着救护车离开,深深叹了口气。

“他只剩一年的时间,我怎么能不答应他?”

她好委屈唷!他一点都不了解她的难处。

欧阳逍挑眉,他可不怎么相信,不过那老男人真的诅咒自己来博取靖舒的心,那他可就真的不得不佩服了。

“你一点都不知道,我有多舍不得跟你分开,你坏死了,还跟我断的干干净净,不要我……”她又忍不住哭了起来。要不然她今天也不会发生差点被杀的事了,都是他啦!

从前说的那么好听,说什么永远在一起,说什么要娶她,都是随便说说而已啦!

欧阳逍听她这么说,一股欢喜的释然让他松了口气,“那是因为我以为……”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好再缠着你,今天谢谢你舍命救我,以后有机会我会报答的……”辜靖舒抽抽噎噎的转身要走。

“你去哪!”欧阳逍拉住她,把她拽进怀里,带着愤怒的唇抵着她的,“你再敢提要离开我,看我会不会把你带到深山里,关你一辈子!”

辜靖舒瞪大眼。“你是说……”

“你是我的女人,我已经给你一个月,让你自己回到我身边,可是你一直不肯动,只得由我来开口了,今后你不许再离开我半步,听见没?”

“可是少棋……”

“还敢提他!”欧阳逍厉声斥责她,她非要气死他吗?

“靖舒,我要向你自首。”陈少棋站在他们身边,脸上带着不甘和认输的笑容,“其实我根本没有生病,这么说只是想留住你而已。”

一阵释然让她心头的大石放下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以为她会失去少棋,幸好没有……

“笨蛋,他以为这样就有机会可以攻占你的心啊!他以为你是三心二意的人。”欧阳逍真怀疑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个没脑筋的女人。

“我才不是!”辜靖舒抗议,她的心可从来没变过。

“喂!你听到了。”欧阳逍一脸得意。

陈少棋白他一眼,这小子实在太嚣张了,看了就觉得碍眼。“靖舒,希望你能原谅我恶劣的行为。”

“少棋……”她摇摇头,毕竟是她辜负了他。“我相信你会找到你真正喜欢的女人。”

“嗯,去找个可以配你的老女人。”欧阳逍在一旁兴灾乐祸,都是这个老男人,害他和靖舒一个多月来过得这么痛苦。

“欧阳逍!”辜靖舒忍不住用手肘撞他,他很讨厌耶!可是……她还是喜欢他。

“我不是败给你,而是尊重靖舒的选择,不过我还是会帮着靖舒处理辜氏的生意,如果你敢对她有一丝怠慢,敢让她受一点委屈的话,我随时都会把她抢过来的。”陈少棋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那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欧阳逍和他对抗完后,低头望着辜靖舒,“我们尽快结婚,好断了这老家伙的奢望。”

“结婚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吗?”辜靖舒装傻的问,她的心儿已经为他盛满柔情的眼而狂跳不已。

欧阳逍对她咧嘴一笑,“你还是这么笨,当然不是了,那是因为……”他覆在她耳边,把这句话留给她一个人,“因为我爱你啊,傻瓜!”

辜靖舒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我知道。”

她的心再也没有犹豫,她爱这个男人,就算她有点蠢,但她知道她没爱错人,因为他也正爱着自己。

“傻女人,今天的事不许再发生,不然我就让你去自生自灭,我好继承你的财产。”

“喂你……”辜靖舒气嘟了红唇,“好哇!那我干脆现在就立遗嘱,少棋,你听着了,如果我死了,把我所有的财产通通都捐出去,不留给这个浑蛋一毛!”

“行啊!那你还得先嫁给我才算数!”

“那我不嫁了,不嫁了……”

陈少棋望着他们两人一来一往的斗着嘴,脸上浮现一丝欣慰。

幸好他觉悟得早,他们两个人果然才是天生一对,不过……太吵了点。

真是烦死人了。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橙紫
  2. 金绫(洛炜)
  3. 针叶
  4. 书绮
  5. 张绫
  6. 聂少蓁
  7. 张秀环
  8. 桔梗
  9. 水珺
  10. 康楚
  11. 常缃
  12. 忻彤
  13. 琳达·特纳
  14. 古玥
  15. 陶贝贝
  16. 唐芸
  17. 楚茜茜
  18. 钟羚
  19. 衣沅
  20. 易非
  21. 令果
  22. 钟尔凡
  23. 陶晴
  24. 千寻
  25. 碧洛
  26. 林子琦
  27. 黑田萌
  28. 时叶
  29. 桑尔妮
  30. 曲盈竹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