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想念依旧》
返回书目

《想念依旧》

第九章

作者:伊飖

秦美娴望着空着的座位,忍不住又是一声长叹。

凌珑看着她,眉头也跟着锁紧,“妈,你别难过了,逍他一定是有事才会没出现的。”

“都是你!要不是你硬是不肯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他怎会情愿待在外头也不肯回家?”秦美娴瞪着丈夫,忍不住一阵埋怨。

“还不都是你宠出来的!”欧阳震于转而指责妻子。

“爸,二哥做的也不错啊!我最近还看到几本杂志在介绍他呢!”欧阳佩媛腻在丈夫身边,替欧阳逍说话。

其实大家都很光荣家里出了个音乐家,只有爸爸还是不满意,真不晓得是为什么。

“那又怎样?谈钢琴能当饭吃吗?”欧阳震于态度依旧强硬。

“爸,家里的生意我就可以应付了,而且我最近挖掘了几位不错的助手,他们都可以帮忙我,你不需要担心公司,就让逍去做他想做的事吧!”欧阳逸其实早就说过同样的话,但父亲就是听不进去。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帮他说话?”欧阳震于发现自己被大家围攻,气得脸色发青。对他而言,玩音乐就会穷途潦倒,他才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去做乞丐!

“爸,逍不像逸这么好摆布,他有自己的主张,脾气也硬,你何妨放手让他去做?”沈傲温声劝着顽固的老男人,同时被他贬损的欧阳逸也送他一记白眼。

“是啊!弄的家里气氛都不对劲。”秦美娴还是一阵抱怨。

“随便啦!问题是他连家都不回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其实欧阳震于只是过是拉不下脸,自己家里又不是养不起逍,只是望子成龙嘛……“没想到你也说了句人话。”欧阳逍大咧咧的站在饭厅门口,对于向来和他不对盘的沈傲而言,这句话已经算是道谢了。

“唉唷,你总算回来了。”秦美娴,喜上眉梢,其他人也都松了口气。

“妈,我还带了个朋友回来。”欧阳逍把跟在后头的辜靖舒拉了出来,“你们大概也认识她,她叫辜靖舒。”

他对辜靖舒眨眨眼,要她安心。老爸只会担心他欺骗她的感情,对她绝不会有任何不好的印象。

昨晚他们差点没了命,好不容易摆平杀手之后,他们马上联络警察,同时也将辜瑜筝可能是幕后指使人的线索提供给警方。

虽然辜靖舒极力想要阻止欧阳逍,但怎么也敌不过他的坚持,他的说法是——她的命比任何事都重要。

他选择强迫她做出应该做的事。

折腾了大半天,好不容易他们终于可以离开了,两人立刻开车返回台北,不过不安的情绪依旧在两人心中纠缠不去——除非辜瑜筝真的被抓到,否则这种事必定会一再发生。

欧阳震于一脸怀疑,他觉得这个女孩子有点面熟。“你是……”

“不知道伯父还记不记得,我们去年见过面。”辜靖舒悄悄地打量欧阳逍的家人,大家看起来都还挺和气的。

“唉啊!你爷爷……原来是你……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欧阳震于难得说不出话来。

“我们……”辜靖舒推推欧阳逍,要他解围。

“先坐下吃饭吧!好饿唷!”欧阳逍却故意卖关子,把她拉着坐下,不过他们亲匿的举动已经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

“你们……你做了什么事?”欧阳震于惊讶的说不出话。

“靖舒硬要缠着我,我也没办法。”欧阳逍话才出口,就被辜靖舒暗地捏了一把,他啧啧舌又转向欧阳逸,“你也知道这件事的,不是吗?”

“那是一年前,我不知道原来你们一直都有联络。”欧阳逸知道他是想把话题丢给自己,他轻松的挡了回去。

“我们发现这一年里,我们都互相想念着对方,靖舒,你说是吧?”欧阳逍凝睇着辜靖舒的温柔眼神说明了他专一的爱。

“你是认真的吧?”欧阳震于还在惊讶中没回过神,他的儿子会和辜氏的负责人是一对?这是怎么回事?

“人都带回来,跑不掉了。”欧阳佩媛好奇的打量着辜靖舒,“你会做我的二嫂吗?”

“呃……”辜靖舒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困窘的抬眼望着欧阳逍,因为就连她都不知道答案啊!

他们是有过承诺,但她记得很清楚,其中并没有包括“婚姻”。

“你是巴不得多一个人陪你一起败家是吗?”沈傲对这个以花钱为乐的妻子十分纵容。欧阳家倒好,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他,他们可就轻松了。

“那好,这样二哥就会负起责任养家,不然他还不知道要荒唐到什么时候。”欧阳佩媛调侃地说着,其实欧阳家里,最荒唐的,就非她莫属了。

“你知不知道辜小姐她的家产有多少?”沈傲也是商界的人,从刚才他们的对话,他就已经猜出辜靖舒的身份了。

没想到欧阳逍这小子也有这种能耐,佩服……

“噢……二哥,原来你是安这个心眼碍…”欧阳佩媛继续开着玩笑,她睨着辜靖舒,发现她一阵不安。

看来二哥还得加把劲才行,心上人的心还不是很稳唷!

欧阳逍狠狠地瞪她一眼,“你别乱说话,当心把靖舒吓跑了,看我不拿你开刀才怪!”

“二嫂,你知道吗?我二哥很花心的,他的女朋友真的很多喹…”欧阳佩媛的话被凌空飞来的毛巾打断。

“你再说话我就把整盘菜砸在你头上!”欧阳逍低声警告,而他旁边的辜靖舒则看傻了眼。

这家人……很特别。

“喂!你干嘛打我老婆?”沈傲不满的抓着毛巾,打算回敬他。

“好了好了,你们想把客人吓坏啊!”凌珑照顾着她和欧阳逸的小女儿,同时温柔地看着不安的辜靖舒,“你不用害怕,他们一向这样,我刚来的时候也很不习惯,不过就当他们是在沟通情感就好了,这样也挺热闹的。”

“其实这样很好,从前我们家只有爷爷和我们姐妹俩,难免有点寂寞,我很羡慕你们,有人可以吵嘴……”辜靖舒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很孤独。

知道她又想起那个想伤害她的姐姐,欧阳逍不免懊恼。

他搂着她,“别想那些,你还有我埃”

“嗯。”辜靖舒笑着点头,他总是知道怎么安慰她。

“逍,这两天陈少棋打了好几次电话给我,要我交出你的行踪,你不会是诱拐了辜小姐吧?”欧阳逸很担心最后会闹出事情来,尤其那位陈律师对逍极度不满,天知道他做了什么。

“他只是输不起罢了。”欧阳逍淡然说着。

“我还是打通电话给他比较好。”辜靖舒想起她一直没打电话给少棋报平安,她不禁一阵愧疚。

“这让我来处理,我要让他知道,你是爱着我的,请他别再白费心机了。”

欧阳逍的脸上难得浮现认真的表情,他的模样让大家眼睛一亮。

欧阳震于思索着,一会后他清清喉咙,用平顺的语气开口:“逍,我希望你这次是认真的想定下来,可别辜负了辜小姐。”

“当然。”欧阳逍嘴角一掀,“不过钢琴照弹,谁都阻止不了我。”

“就连辜小姐都不行吗?”欧阳震于把难题丢还给他。

众人望着辜靖舒,她则望着欧阳逍,“你说呢?”她故意要考验欧阳逍。

“除了你有这个权利,其他人都不行。”他温柔的给她一记深吻。

“我说……真不愧是欧阳家的男人,对女人都很有一套。”凌珑意有所指的对丈夫挑挑眉。

“你清楚就好。”欧阳逸马上搂紧娇妻。

“欧阳家的女人也很厉害的。”沈傲马上送给妻子一记热吻。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欧阳震于浑身不自在。

“唉,人家说女大不中留,我倒觉得是男大不中留,结果还是要他心爱的女人说话才算数啊!”秦美娴叹息说着。看样子她可以放心了,逍有这个可爱的小美人,应该会收敛他那不羁的个性,认真面对人生了。

欧阳震于虽然没说什么,但他不再对欧阳逍怒目相望的态度,已经说明他的谅解了。

“靖舒暂时要住在我们家里,我不希望她和陈少棋接触,也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有人想要她的性命。”

欧阳逍话一出口,大家马上关心起辜靖舒,面对这么多人的真心关怀,她差点忍不住泪水。

她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她望着欧阳逍,他则对她眨眨眼。

欧阳家不久之后又要办喜事了,而这个二媳妇已经得到所有人的关爱了呢!

不过最爱她的,当然还是他!

???

“我还是觉得你回去比较好。”明明已经来到辜家大宅,欧阳逍还是很想把硬要跟来的辜靖舒赶回去。

他不喜欢她跟来,她的心肠太软,和那个老男人又有长久的感情,他真的怕那老男人对她动之以情,她又会忍不住动遥

辜靖舒拚命摇头,今天她把一辈子的顽固都一块用上了。“不行,今天的事应该由我自己跟他说清楚才对,你已经为我做太多事了,现在让我自己来。”

“我是担心他三两句话就把你哄回去了。”他不得不把心里最害怕的事老实说出来。

“不会的。”她非常坚决的说。

她十分确定对欧阳逍的感觉是别人没办法给她的,除了欧阳逍,她谁都不要。

“我可不敢这么确定。”欧阳逍闷闷的说。他心头又浮现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实在很担心。

“欧阳逍!你对我有点信心行不行?”这个男人真是的,好像她是三心二意的花蝴蝶,他才是耶!

“对你有信心还需要这样拖拖拉拉的吗?你啊!真是让人操心。”欧阳逍忍不住抬手推她的额头。

“所以我才要自立自强嘛!”辜靖舒捂着额头委屈地说着。

“算了吧!”她的优柔寡断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改得掉才怪!

“喂……”她抗议。

“反正都来了,我还能不让你跟进去吗?”欧阳逍揽紧她,然后低头亲吻她,“你知道我爱你就好。”

辜靖舒一掌拍开他的嘴,“谁说是我跟进去了?你在外面等着吧!”

欧阳逍愣愣地看着她。“什么?”

他真的觉得背脊开始发寒,她不但要跟,而且还想亲自去和那老男人谈?那个能言善道的老男人可不是那种说放就放的人,他也是爱着靖舒的,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把靖舒弄回去。

“你就相信我一次嘛!”她腻在他怀中撒娇。

“你要不断想着我爱你,我不能失去你,要这样提醒着自己的心,知道吗?”欧阳逍抱紧她,温柔的吻着她的唇,他终究还是依了她。

陈少棋一开门就看见紧贴在一起的两人,他不禁握紧拳头,强压下心头的怒火。

他无法忍受别的男人碰靖舒,从小看着她长大,他如何能接受她现在在另一个男人怀中,被亲吻着……“如果你们亲热够了,可以开始谈了吗?”他力持镇定,可冰冷的语气却掩不住他的怒火。

他的靖舒居然会成了别的男人的女人!

辜靖舒羞红了脸,而欧阳逍依旧是一副不在乎。

“你打扰到我们了。”对于他看不顺眼的人,他一向不给好脸色;对于想抢他女人的男人,他更是不会客气。

辜靖舒拉拉他,“你别这样嘛!”这两个男人都是爱她疼她的,她不希望他们两个人吵起来。

陈少棋望着欧阳逍,“谢谢你把靖舒送回来,你可以走了。”

“少棋,我想先跟你谈谈。”辜靖舒警告的看着欧阳逍,要他别蠢动。“单独的。”

“嗯。”陈少棋看着他们交换的眼神,已经猜出他将会面对什么。他不信自己会输给那个小子。

当两个人在书房里时,辜靖舒依旧迟疑了许久才开口。

“少棋,我……爱上一个人了。”

“是欧阳逍?”陈少棋没想到她会直接这么说,一脸痛苦。“他有什么好?他是个花花公子啊!你跟着他会受伤的。”“我知道有这种可能,但是我选择相信他,我相信他是真心爱我,一定会给我幸福的。”

“别被他的甜言蜜语给骗了,你知道我爱你的。”他一向是个拘谨的人,而且又有了些年纪,要他说出这种话,已经很困难了。

辜靖舒望着他,虽然心头受了冲击,她还是很坚持。“可是我们的年纪相差太多,对我而言,你依旧脱离不了“长辈”的身份,但是逍不一样碍…”

她的话太直接、太伤人了,陈少棋失望不已。“只是长辈吗?”

“对……”

“我的心全在你身上,我没办法爱上其他人。”得到后再失去的痛苦,比永远都得不到强烈太多倍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熬得过来。

“别这样……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为我花了很多的心思,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要的并不是这些。”这一年里,辜氏一直在支持欧阳逍的钢琴事业,这些事全是由陈少棋在处理,她确信他一直知道欧阳逍的行踪,他却坚持不肯透露,他这么做虽然是想保护她,他却不明白,其实她是在受折磨啊,“你要什么?难道我给不了你?”他站在她面前,一脸痛苦。

“你这么问,就表示你根本不了解。”辜靖舒低声说着。

陈少棋望着她,知道她的心全都在欧阳逍身上了。

他恨,他不该让他们见面的;他气,他应该把她看紧,不给她有机会溜去找欧阳逍的。难道他注定得不到她吗?

“你有没有想过,跟了他,你的公司呢?他适合做音乐家,但是绝对不是管理辜氏的最佳人眩”

“你很适合。”辜靖舒怯生生的开口,“你是我爷爷最信任的人,而你也了解公司的营运,我知道我可以信任你,你会愿意帮我的,对不对?”

他低吼,“靖舒,你何其残忍!”

辜靖舒缩了缩脖子,“你真的不肯原谅我吗?”她的要求可能真的太过分了。

“我没有怪你,只是……”他轻叹一声,“我恐怕得孤独的离开人世了。”

她愣了一会。“少棋,你说什么?”

陈少棋盯着她,考虑之后才缓缓开口:“我原本想瞒着你的,但是我自私的想留住你,甚至不惜拿这个来做武器……”

“你快说嘛!”她扯着他的衣服,脸色越来越苍白。

“我生病了,医生说我活不过一年。”他说谎,为了留住她,甚至不惜扯下这个漫天大谎。

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太过卑鄙,但是他爱着靖舒的心拉着他邪恶的扯着谎;他知道靖舒一定会为了这个理由留下来,但谎言总有拆穿的一天,但这样他总还有希望让她忘记欧阳逍。

“一年……”辜靖舒摔落在椅子上,无法从错愕中恢复。

为什么?

为什么她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开了她?

爸爸、妈妈、爷爷,接着是姐姐也和她反目成仇,现在就连少棋都……

“我原本想要你陪我走完最后一段人生,但是我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我还是应该放你自由,让你投入心爱男人的怀抱……”陈少棋盯着她,刻意忽略心头的愧疚感,继续对她扯谎。

“少棋,你别再说了。”她好愧疚,她竟不知道少棋正为病痛所苦,如果她知道,她就不会对他说这些话了。

看见她一脸自责,他知道他赢了。“你走吧!回去他身边。”

“你明明知道我不会这么做的。”她沉默片刻后站起身,“我会向逍解释的。”话落,她快步走出书房。

他该觉得愧疚的,但是赢回她的喜悦压过了罪恶感。对欧阳逍,他该感到抱歉的,但他需要靖舒的心,绝不低于他。

???

欧阳逍盯着辜靖舒,他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她说,她不能在现在离开陈少棋;她说,现在她必须暂时跟他分手,留在陈少棋身边……

“为什么?”他想知道陈少棋究竟是用什么办法留下她。

“你不用管,我只能对你说,我很抱歉,但我不得不这么做。”她甚至没有勇气抬眼看他。

“那么之前我们之间的承诺算什么?”她居然食言!

“你先不要生气,虽然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想掐死我,可是我不能昧着良心离开他。”辜靖舒望着他暴怒的脸,偷偷向后退了一步,怕自己被他的怒气波及。“给我一年的时间,就一年。”

欧阳逍握住她的肩,“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小狗?一年中的变化会有多大,你知道吗?”

“我只希望你给我一年的时间,让我完成我该做的事。”

“那就是浪费一年!你不也同意,我们不该再浪费一年了吗?”他不知道为何是一年,但他也不想再问了。

他已经受够她的犹豫不决了。

“这不是浪费,我是为了爱我的人而付出,对少棋而言,这很公平,毕竟他为我们辜家付出这么多心血。”辜靖舒替自己和陈少棋辩解。

她不敢告诉欧阳逍有关陈少棋生病的事,怕他会用这件事来打击他、伤害他。

“我不管,你现在就跟我走。”欧阳逍伸手拉她,只要把她带离这里,就算是把她囚禁起来,他都不会再让她有机会离开他。

“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辜靖舒甩开他的手,脸上出现怒意。

“你什么事都不告诉我,只是要我远离你一年,你要我怎么接受!”欧阳逍更不了解她怎么承受得祝

“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跟你走的。”她扬着下巴,坚决的与他对抗。

“这么说……是决裂了?”他恢复谜样的眼,收回所有对她的炽热情感,他对她已经失望透了。

辜靖舒傻眼了,“不是的……”她没有要和他永远分手碍…

“对我而言,不是他就是我,你自己选择。”

她凝望他许久,心里不断呐喊着要跟他走,但是最后她也只能把这股冲动硬生生压下。

“那么……你请回吧!再见了。”

欧阳逍走了两步,又低咒着转身,“我不会让你这样胡闹的。”他一把扛起她,快步离开。

“欧阳逍,你做什么!”辜靖舒尖叫着,而辜家的仆人全看傻了眼上时间竟没有人阻止他。

“把你带走,等你恢复清醒。”欧阳逍真正想做的其实是先把她打一顿。

“给我住手!”陈少棋蓦地出现在门口,挡住他们的去路。

他知道欧阳逍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他们两个在某一部分是很相像的,只是欧阳逍不会掩释他的作为,而他会。

“你别以为留得住她的人,她的心就会属于你,不可能!”

“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带走靖舒。”陈少棋上前抢人。

欧阳逍低咒一声,把辜靖舒放下,“是你先动手的。”

他出拳便击中陈少棋右颊,辜靖舒则是一阵尖叫。

“给我住手!你到底在做什么?走开!我不要再见到你!”

欧阳逍无辜的望着她。“不要再见到我……别说这种话,我亲爱的小姐,别伤我的心。”她又再度伤了他的心。

“你又何尝不是伤了我?”辜靖舒瞪着他,满脸怒容。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我了解了。”欧阳逍深深地凝望她一眼,他知道他会等待,等她有一天惊醒,发现自己心中依旧对他有爱。

辜靖舒无声的哭泣,她甚至没有办法开口求他留下。

“没关系吗?”陈少棋望着她的泪,突然很后悔自己做的事。

她摇头,“没关系了……”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颖暄
  2. 卫齐亚
  3. 千婷
  4. 旋心怡
  5. 贺妍
  6. 艾芸
  7. 金铃
  8. 斑鸠
  9. 默婵(沐辰)
  10. 乐风
  11. 怡君
  12. 辛夷
  13. 白玉虹
  14. 惜之
  15. 林如是
  16. 原梦
  17. 楚茜茜
  18. 季慕
  19. 艾妮
  20. 扉雅
  21. 小陶
  22. 练小欢
  23. 黑柔
  24. 闻慧
  25. 李梦树
  26. 淡霞
  27. 小可
  28. 七喜
  29. 苏打
  30. 香水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