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想念依旧》
返回书目

《想念依旧》

第八章

作者:伊飖

欧阳逍的迟疑只有一秒,他霸道的挑开她的双唇,缠上她的小舌,探索着她芳唇内的每一处。

他的手在同时钻进她的衬衫里,罩上她高耸的胸脯,隔着胸罩揉捏她温热的双峰。

“逍……”辜靖舒在他狂吻中不断轻吟,她的头好昏,被他吻得意乱情迷。

欧阳逍低吟着扯掉她的上衣,他的吻频频落在她的颈项、胸前。

他用力扯掉她的胸罩,双手急切的揉捏着她的ru房,手指掐起她粉红色的乳头,拉扯揉捏……

“碍…逍,别这样……”辜靖舒低吟着推开他的手,这里没有任何遮挡,他们不能在这里……

“我亲爱的小姐,我不这样怎么抱你呢?”欧阳逍推开她的手,继续折磨的搓揉她敏感的粉红蓓蕾。

“可是万一有人……”她摇头,不安的张望着四周。

“不会的。”欧阳逍在说话的同时,又扯掉了她的短裤。

“蔼—”她眨眨眼,羞怯的闭紧双腿,“我们……到里面去吧!别在这里,太……”

“我偏要在这里。”欧阳逍低笑两声,她欲拒还迎的模样煞是迷人,他乐的逗弄她。

在辜靖舒的抗议声中,他扯掉了她的内裤,她全身赤裸裸的躺在躺椅上,害羞的不敢看他,却又渴望地等着他……

“把双腿张开。”他轻声诱哄着她。

“不……不要在这里,求你住手……”

辜靖舒细碎的娇吟听起来倒像是在提出邀请。

欧阳逍低吟一声,双手握住她纤细的脚踝,半强迫的拉开她的双腿,分别推到躺椅下。

他凝望着她的娇躯,缓缓地脱去自己的上衣,接着是长裤……

辜靖舒望着他结实的身材,忍不住舔着下唇,自下体窜起的一股热流,让她几乎忍不住申吟,她必须咬着下唇才能忍祝

“喜欢你所看到的吗?想不想碰我?”欧阳逍握起她的手放在他身上,“抚摸我。”他低声命令。

辜靖舒静静抚摸着他纠结的肌肉,她惊奇的感觉他结实的身体,和她的柔软完全不同。

“呃……”辜靖舒身子一震,整个人瘫软在躺椅上,微眯着双眼,不断发出吟喘。

在他熟练的拨弄下,深藏在她内心的渴望完全被挑起,她的身体随着他的抚摸摆动,她的双ru也随之摇晃,身上浮起一层薄薄的汗水……

欧阳逍盯着她坚挺的乳峰,低头含住,用力吸吮。

“嗯……好舒服……”辜靖舒仰首吟哦,身体里一股骚痒,害她止不住发抖,早忘了他们是在幕天席地的情况之下了。

“会痛吗?”欧阳逍体贴的打住,眼中禁不住满溢欣喜,因为他证实了她这一年来守身如玉。

“有一点。”辜靖舒轻眨睫毛。

欧阳逍因为她无心的举动而低吼,“躺着。”

“逍,你想做什么?”

“乖乖躺着。”欧阳逍低声说着。

“蔼—”一串无法克制的痉挛袭来,辜靖舒弓起身子,不断轻喊着,她想把虚软的双腿并拢,却被欧阳逍推开。

“不要……太多了……逍……蔼—”辜靖舒轻喊一声,身子一阵颤抖后,软绵绵的跌回躺椅上。

欧阳逍望着她满足的脸,轻笑一声,在她不解的眼神下站起身。

“坐起来。”他伸手拉起辜靖舒,自己坐在躺椅上。

“想不想尝尝我?”欧阳逍挑着居问她。

“尝?怎么尝?”她迷蒙的双眼不断轻眨着。

欧阳逍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一手扶着她的后颈,一手扶着他昂挺的男性,“嘴张开。”

辜靖舒呆呆的张开嘴,她望着耸立在她眼前的男性象征,更加脸红心跳。

这……就是男人的骄傲吗?就是他曾经深入她的地方吗?她望着深红色的rou棒,想着含住它的感觉……

“轻轻含着我。”欧阳逍轻声说着。

她依言将他的硕大含住,马上听见欧阳逍的抽气声。

她吓得立刻撒开,却被欧阳逍压着后颈而动弹不得,此时他将自己的硬挺再送入她口中,她温热的嘴带给他一股激昂的亢奋。

“轻轻吸吮……”欧阳逍捧着她的头,仰首轻吟,“噢,太棒了……”

他性感的低喊声牵动了她,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更湿了……

感受到她的生涩却让他兴奋不已,急欲宣泄,欧阳逍低吼着撤开,“够了,再下去可不得了,下次再让你玩。”

“嗯……”辜靖舒娇小的身子依旧无法容纳他的粗大,她痛得皱起小脸,忍不住发出低吟。

“忍一忍。”欧阳逍感觉她仍像处子般的紧缩,在满足的同时,又忍不住心疼她要受的痛楚。

辜靖舒抬手轻抚他因为强忍而扭曲的脸,她知道他体贴的心意。“我不怕,快点给我。”

欧阳逍低吟一声,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欲望。

“逍,我不行啦……”一阵痉挛之后,辜靖舒尖叫着抽紧身体,全身不断颤抖……

???

许久后欧阳逍才有力气从她身上起身。

“你真是迷人……”他不断的亲吻她,就像他的手一直无法停止抚摸她一样,甚至他还想再要她一回。

“不要了……”全身都软绵绵的辜靖舒一感觉到他的胀大,马上求饶。她从不知道做爱是这么累人的事。

欧阳逍笑着抱起她,“就饶你这一回。”

他把她带回屋里,两人一起冲澡,其间,欧阳逍的手根本离不开她,抚遍她每一寸肌肤。

就是料到只要碰了她就会上瘾,他才会一直排拒她,但现在他只后悔自己太晚觉悟。

辜靖舒在他绵密的爱抚中,不安的凝望着他,猜想他下一步会怎么走。

“逍,你还是要回台北吗?”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

“当然。”欧阳逍睨她一眼,不急着解开她心里的疑惑。她缠扰他的思绪一整年,也该给她尝尝担心的滋味。

“那我……”她抓着他的手臂,欲言又止。

为什么他会这么决断的要离开?难道他还是在抗拒她,刚才那美好的一切只是他的性欲使然吗?

“也回去。”欧阳逍关掉水,用毛巾包裹住两人。

“你是要我回到少棋身边去吗?”辜靖舒跟在他身后走出浴室,还是不停的追问。

“我会让你回到那老男人身边,我就是白痴了。”欧阳逍闷闷的说。她居然还敢提,分明就是故意要激怒他!

辜靖舒抬眼看他,惊喜的笑了。

“那……”

“我们过两天再回去,我可要把握这难得的机会好好疼你。”

他不正经的眨眼个嘴,把辜靖舒逗笑了。

欧阳逍见她终于放松下来,笑着把她扑倒在床上,“不如……我们现在就再来一次吧!”

辜靖舒连忙抬手挡住他噘起的嘴,“等等,我话还没说完,那……之后呢?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

她担心他并不要长久的感情,他的外表给人不安定的忧虑,而她真的很担心自己会很快地就让他厌倦了。

她怕自己经不起这个打击。

欧阳逍收起嬉笑,认真的望着她。“你说呢?”

他不知道她想要的感情是多久的,而他,贪心的想要永远……

“我希望我们永远都在一起。”辜靖舒毫不迟疑的说道。

“如果我只要短暂的爱情呢?”欧阳逍试探的开口问。

“那……我会很伤心。”她认真的回答。

欧阳逍望着她,一句话不吭,把她逼急了,“你倒是说话啊!别这样吓我,很可怕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陪你到底!”他在一阵沉静后,露出了抹“正中下怀”的笑容。

她有时候真的很想亲手掐死他。

辜靖舒想骂他,却怎么也压不下唇边不断漾开的笑容。

“你真的不会后悔?”她忍不住又问。

“娶一个貌美如花、家财万贯又听话的女人?嗯,我得想想……”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辜靖舒的一阵拳头打得招架不住,只得把她压在床上。

“我爱你,我要娶你。”他每说一个字就亲她一次。

就算他们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也或许他们对彼此的认识仍不够深切,但他确信他是爱这个小女人的,一年的相思证明他的心,没有别的女人取代得了她。

他可以想见,等他把这个消息公布给他的家人知道时,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不在乎,他只知道自己爱靖舒,他要努力给她一辈子的快乐。

有个人爱他、而他也爱着她,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辜靖舒凝望着他,知道他已经走出自己的桎梏,准备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了。

她柔柔地笑开了。

她很期待。

???

“你以为你赢了吗?错了,你只不过是有一个臭律师帮你!我今天离开,但是有一天我会再回来的!”

一张愤怒的脸不断出现在她眼前,每一句恶毒的指责都狠狠地割痛了她的心。

她们是姐妹啊!

从小她们就是最亲的姐妹,她也一直崇拜着姐姐,可是为什么如今竟会反目成仇?就为了人人羡慕的遗产吗?

“我会杀了你!我会杀了你!”

一声声凄厉而充满恨意的声音不断在她耳边回荡,时常在夜里纠缠着她……

“靖舒……靖舒……”

欧阳逍被她吓坏了。

她在睡梦中不断哭泣,他却怎么也唤不醒她,她像是被恶梦紧紧追赶着,十分害怕却又逃不出来……

“蔼—”

辜靖舒猛地睁大双眼,尖叫声划破宁静的夜。

“别怕,是我,是我。”欧阳逍紧紧抱住她,感觉到她浑身发抖。他不禁皱起眉头,她时常这样吗?

“逍?”意识总算重回她脑袋,她花了一段时间才渐渐平复她的情绪。

“能睡在你身边的当然是我了,你做恶梦了?”欧阳逍抱着她躺下,双手不断轻抚着她,给她安慰。

“嗯。”她偎进他怀中寻求安慰。

“你姐?”以他对她的认识,会带给她这么强烈恐惧的,应该只有她那个为钱财不择手段的姐姐。

“你听到啦?”她低声咕哝。她一直不想跟他提起这件事的,因为他和少棋一样,都希望赶尽杀绝,可是她就是做不到嘛!

“你们之间后来究竟怎么样了?她一直没再找你?”他想她一直能够平平安安的生活,应该是那个老男人的功劳。

“我想是没机会吧!”她苦笑,“少棋唬她,说他掌握了她的把柄,要她离开,否则就要报警,姐姐怕了,就答应离开。”

“这是你求情来的?”想也知道。

“本来少棋是想直接报警的,可是她毕竟是我姐姐,我想或许替她还了债、每个月给她一点钱,她就会满足了。”

“笨蛋,你想有可能吗?否则那老男人干嘛整天黏着你?”他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死脑筋,一直坚决要爱他、也一直坚持着要饶过她姐姐。

爱他这件事他绝对是举双手赞成,但是她姐姐的事他就不能苟同了。

“他喜欢我嘛!”辜靖舒老实的回答。

“你还敢说!”欧阳逍假装生气地吼她,然后又重重吻她一下,“回去之后,我要和他好好谈谈,谈我要娶你的事,再顺便把你姐姐解决掉。”

然后顺便看看那老男人呕死的表情,呵!

“逍……”一听到姐姐可能要被对付,她忍不住难过。

“不许替她求情,我不能每天都担心你可能会遭遇到危险。你也真是的,你这一年不会过得很痛苦吗?”欧阳逍忍不住又开始数落她。

“是有点啦!不能随便出门,跟朋友见面,身边也一定要有人跟着才行……这次我偷跑出来少棋一定很生气……啊!我还没打电话给他耶!”辜靖舒连忙抓起电话,拨了号码,却愣住了。

“电话不通耶!”

欧阳逍眉头一紧,接过电话,试了几次后话筒里依旧一片死寂,不安马上揪住他的心头。

“快穿上衣服。”他翻身下床套上衣服。

“怎么了?”辜靖舒被他的紧张感染。

“光是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竟忘了想你那个恶毒的姐姐会不会趁机对付你,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呢!”

“我偷偷溜走,她应该不会知道。”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跟踪了一年,单纯的以为自己很安全。

“我亲爱的小姐,我的灵感一向很准,现在我觉得情况不妙,你懂了吗?”他本来应该马上把她带回台北的,都是他的好色坏事。

现在自责已经太晚了,他只希望那不好的预感是自己神经过敏,否则他们在这种荒凉的地方,恐怕很难脱身。

“噢。”听他这么说,她这才开始害怕,穿好衣服后,她跟在欧阳逍身后下楼。

“我们马上上车离开。”欧阳逍握着她的手,走过客厅,正要推开门时,客厅的主灯被人点亮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们发现了。”成鹰靠在墙边,一脸不悦。原本可以省点事的,现在他恐怕要费点功夫才行了。

“原来是你!”欧阳逍记起这个一年前把他打得失去记忆的男人,他肯定就是杀手。

“你这个手下败将,如果不想被杀,我劝你马上离开,我不会为难你的。”成鹰掏出手枪,撂下狠话。

走?他怎么可能放过可以指证他的人证呢?哼!他们两个都别想逃!

欧阳逍与辜靖舒对望一眼,他落拓的笑了笑,“起码我是和我心爱的女人一起死,我没有牵 挂了。”

“不!”辜靖舒把他推开,“你要杀的人是我,跟他完全没有关系,求你放过他吧!”

“傻瓜,他怎么可能会放过我们?”欧阳逍望着成鹰,“那女人给了你多少钱让你杀人?”

“五百万。”成鹰的表情看的出他并不满意这个数目。

“是吗?可是她有没有没告诉你,如果靖舒死了,她一毛钱也拿不到?到时候她拿什么东西给你?”欧阳逍望了辜靖舒一眼,偷偷对她挤了挤眼睛。

“什么?”成鹰一阵错愕。

“这是辜家爷爷的遗嘱,除了基本该给的遗产之外,靖舒的姐姐拿不到一毛钱的,如果靖舒有个万一、她所有的财产就会捐出去,而不是落入她姐姐手中……这下你懂了吗?”

“我不信!”

不只是成鹰不相信,就连尚未意会过来的辜靖舒都不解的望着他,明明就不是这样碍…“靖舒的姐姐要杀她,只是因为对靖舒有太多的恨意。”

“哼!那个女人……”成鹰气得拚命咒骂。他要宰了那个骗他的臭女人。

欧阳逍盯着成鹰的动作,在成鹰生气地想着他所说的话时,他先一把推开辜靖舒,接着冲过去抢走他手中的枪。

两个男人顿时扭打成一团,手枪也被打掉,幸好辜靖舒在担心欧阳逍的安危时,还记得要先抢走手枪,可是他们两人扭打着,她根本找不到时机可以用。

“你以为你打得过我吗?”成鹰一拳打在欧阳逍的腹间。

“有何困难。”欧阳逍也回敬他一拳,接着在他脸上招呼一拳、“上次不小心失手,是因为要保护我弹琴的手,这次为了保护我的女人,我一定会赢!”

在一阵缠斗之后,欧阳逍一拳把成鹰打倒在地,他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手,才尽量不动手的,但这并不表示他是个虚弱没用的男人。

“我就说会赢嘛!”他揉着双手,优良的教养让他忍住冲动,没多踹成鹰两脚。

“逍。”辜靖舒握着枪走过来。

“没事了,先把他绑起来,再打电话叫警察来吧!”他的手大概有一个月都别想碰钢琴了。

他望着惊魂未定的辜靖舒,双眼瞬间放柔了。为了他心爱的女人,很值得。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发条橘子
  2. 夏沁
  3. 水莲
  4. 陈明娣
  5. 郑妍
  6. 临歌
  7. 夕夜
  8. 纪晴
  9. 孟涵
  10. 花漾
  11. 朱言
  12. 凌玉
  13. 破晓
  14. 李洋洋
  15. 紫轩
  16. 夏茵
  17. 雯喻
  18. 唐筠
  19. 绪慈
  20. 陶妍
  21. 郑乔芸
  22. 安琦
  23. 朱茱
  24. 连清
  25. 聂晴
  26. 蟲虫
  27. 宛容
  28. 云出岫
  29. 米夏
  30. 乔安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