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想念依旧》
返回书目

《想念依旧》

第七章

作者:伊飖

一阵乐声从屋顶的琴室中传出,随着海风吹送,然而急促的节拍听得出弹钢琴的人情绪正糟。

小娴斜倚在门槛上,看着好友发泄似的虐待她的宝贝钢琴,直到她真的没时间了,才走过去压住好友的肩膀。

“逍,够了,你快把我的钢琴砸烂了。”她嘲笑正瞪着自己的欧阳逍,“我现在没时间让你虐待我的耳朵,我要去赶飞机了。”

“去啊!”欧阳逍瞟了她一眼,哼!他还嫌她吵呢!他就是因为心情烦才会窝到南部海 边的,结果这个女人又一直关不住嘴巴,吵死了。

小娴故作不安的迟疑道,“把房子留给你真的没问题吧?你不会把它烧了、还是炸了……”

“我没这种兴趣。”他白了好友一眼。他和小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只可惜他们之间不来电,让曾经极力凑合他们的两家父母失望透了。

“我听说辜靖舒在找你唷!”小娴手搭在他肩上,从小就把他当哥儿们,她并不觉得这样在外人眼里过于亲匿的举动有何不妥当。

她在找他?

做什么?还没要够他吗?欧阳逍冷哼一声,没有接话。

“你到底和她有什么关系?”小娴不安好心的问,一双大眼鬼鬼祟祟的飘啊飘的,不知道在做什么打算。

欧阳逍带着浑身杀气起身,“你到底要不要赶飞机?还是要我直接把你踢去你的目的地?”

唉唷,火气可真大啊!她还是先溜为妙。

“那你自己好自为之,我走了。”小娴笑着下楼,等到她走出别墅,上车前又把在琴室里的欧阳逍唤出三楼阳台。“喂,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我有个朋友想要来这度假,你帮我接她吧?”她暗暗吐舌,担心自己设计他,以后被他抓到会被海 扁一顿。

“我以为这里会只有我一个人。”欧阳逍不悦的皱眉。

“那你可以先帮我接到人后再走啊!下午两点到火车站接人啊!”说完,她跨上名贵的跑车,呼啸而去。

他要是看见那位“朋友”后,走得掉才怪!

当她听欧阳逍说他为辜靖舒所苦时,她真的好诧异,但是想想又觉得他们还挺相配的,于是她就打电话问了辜靖舒,捱不过她的要求,只能替她把欧阳逍留住,然后让她有机会与他单独相处。

原来欧阳逍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孩子碍…真是想不到!

“搞什么……”

欧阳逍望着逃之夭夭的车子,嘴里一阵抱怨。

他坐在栏杆上,望着不远处的碧蓝大海,一阵阵海风却带不走缠绕他一星期的浓浓郁闷。

辜靖舒耍了他。为什么?

如果她真的对他没兴趣,大可表明她已经名花有主,但她却给了他希望,让他以为他还有机会,却又马上一把将他推入失望之中。

她是为了那时他做的事而给他惩罚吗?如果她真的做得出这种事,她就不再是他喜欢的辜靖舒了。

喜欢?是的,他的确深深迷恋着她,不断想着他们缠绵那夜的点点滴滴,期待着与她再次相会……结果她竟成了那个老男人的女人。

他们一点都不相配,那个老男人八成是贪图她的美貌,和她数不清的财富。

对了,她那个想要取她性命的姐姐不知道怎么样了,那个律师唯一让他满意的,是他一直把她保护得很好。

不知道小娴把哪个人塞到这来了,希望那个人不会太讨人厌,否则他又得换到另一个地方“窝藏”了。

他知道他的家人在找他,可是现在他实在没有心情回去他那个“温暖的家”。经过这一年的努力,父亲总算接受了他所坚持的理想,不过依旧不赞同他,每次见面仍脱离不了争执的场面,他已经很厌倦了。

无论如何,他得在两点的时候去接小娴的客人,否则下回小娴绝对不会再让他窝在这里了。

???

辜靖舒提着行李站在火车站外,不安的四处张望。

小娴说,今天如果她独自出现在车站,就会有奇迹发生,是真的吗?

她很怀疑小娴究竟想给她什么惊喜,就凭小娴那暧昧的语气,就让她骗了少棋,偷偷溜走,他知道后一定会很生气。

她这一年虽然安全无虞,却被绑得死死的,哪儿也不能去;她的生活除了工作就只有家里,可称为乐趣的,大概是难得的几场宴会,而这一年里唯一陪伴她的,只有少棋。

她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他的,他们都说他是为了金钱才接近她的,但她知道不是。

少棋是个好人,从以前就很疼她了,虽然他的表白吓坏了她,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只是长辈对晚辈的感情,但他的表白让她彻底明白了他的心。

她知道如果她想要安定的生活,就该答应和他交往,毕竟他聪明能干,更是全心全意地保护她,但是她让他失望了。

她想要的不是他能给的……

一阵引擎的呼啸声引来路人关注的眼光,她也好奇的抬头张望,当她看见似曾相识的亮眼跑车时,她的脑子一阵空白。

欧阳逍,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的惊讶对上欧阳逍的错愕,两人对望许久,欧阳逍才举步走向她。

“你不用这么惊讶,是我们共同的好朋友的恶作剧。”他想起小娴在跳上车前的那抹诡异笑容,她实在太多管闲事了。

辜靖舒挑眉,“你也认识小娴?”

“何只认识,我们差点就在双方家长的关爱之下,被迫结婚了。”他接过她手中的行李,嘴角挂着一抹嘲弄的微笑,“怎么你的护花使者没跟来?”

“我偷偷溜出来的。”辜靖舒无奈的说着。他在生气。

“你那个坏心的姐姐呢?”欧阳逍带着她上车,朝小娴的别墅前进,他在考虑着是否要马上离开。

他并不想要跟别人分享他的寂寞,尤其是她,他心烦意乱就是为了她,小娴却胡闹的把她找来。

“我不知道。”辜靖舒低声说着。

“不知道?这样你也敢一个人跑出来?”她的意思是危险仍在?她大概要那个老男人放她姐姐一马,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根本是是纵虎归山!

“小娴说她要给我一个惊喜嘛……”还真是个大惊喜,她一直想找欧阳逍却完全没有头绪,没想到小娴那通没头没脑的电话,原来是为这件事而打的。

“到小娴的别墅后你好好待着,她出国了,过几天就会回来。”欧阳逍一派冷漠的说着。

那他呢?

“你不陪我?”她望着欧阳逍的侧脸,语气里满是失望。

“我要离开了。”如果他留下,只会让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混乱,而他不希望这样,他只想要恢复平静的生活。

“逍……”她深深叹息,想为他们之间的冷漠找到解决的方法。

欧阳逍忍住咆哮的冲动,她这样的娇柔模样很容易让人心乱。“不要再这样叫我,除非你把我当成你的情人。”

“我和少棋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那天是他自己胡说的。”辜靖舒急着想解释。

“我不在乎。”才怪!

“可是我在乎啊!”她大叫,“欧阳逍,你给我说清楚,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

“一年了,你想我还会在等你吗?”欧阳逍不愿让她知道,这一年对他而言是很难过的,因为每个长发女子的背影都像是她,他就在世界各地寻找着他记忆中的情人。

“那天在会场我听见不少人倾慕你,想必有不少女人对你投怀送抱吧?”想到他或许在女人堆中乐不思蜀,她不免有些黯然……

欧阳逍没有回应她的怨恚

辜靖舒发现自己的怒气来得莫名其妙,她轻笑一声,“我又怎么能怪你,是我自己不对,当初不该一古脑的怪罪你,你明明是为我好,可是我却没发现,还任性的责怪你不该背叛我……”

“到了,下车。”欧阳逍冷冷地打断她的自怨自艾,在她的错愕眼神中,将车子熄火后就迳自走进屋内,就连她的行李也不管。

辜靖舒呆愣了一会,回神之后连忙跳下车,提着行李追进屋内,“你的车子不用锁吗?”

“这种荒凉的地方很少有人会来。”欧阳逍的眼神分明嫌她是个不速之客。

辜靖舒听懂他的意思,不禁垮下了俏脸。“既然这样,你在火车站时直接叫我回去不就成了?”

“如果把你赶回去,小娴会把我过肩摔的。”欧阳逍说话之时,已经跨上楼梯了,“楼上第一间房间是小娴的,隔壁是我的,最后一间给你睡。”

“那表示我可以待下来喽?”她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呵呵,小娴迭的这个礼物实在太棒了,下回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我明天就走。”欧阳逍瞥她一眼,看见她的表情由原本的欣喜倏地变成失落,心里虽然一抽,他却故意忽略。

他并不想再碰她,当初再见面时的他曾经期待过,但她马上打碎了他的心,让他彻底失望了。

辜靖舒望着他步上楼梯,难过的杵在原地。

“难道我们之间,真的要因为我一时的怒气而毁了吗?欧阳逍,你可知我真的忘不了你,就算只是短短一个月的相聚,你却占有了我一年的思绪,可是你竟然这么冷血的对待我……”

???

在别墅外,一辆不起眼的轿车静悄悄地停在树丛下,车里头的人盯着宁静的屋子一会后,拿起行动电话拨号。

“喂,我是成鹰,你一直等待的机会来了,她独自离开,只有一个男人跟她在一起……我怎么不马上杀她?她身边一直有人,我不希望像上次那样打草惊蛇,差一点就被抓了。”

“我说你,赶快把她解决掉啊!这一年你知道我过得有多累吗?有机会还不赶快把她解决掉,真是笨!”电话另一头的女人不断尖叫。

她正是让辜靖舒一直处于恐惧中的人——辜瑜筝。

去年她买杀手要杀害辜靖舒的事,虽然在辜靖舒的要求下,陈少棋放她一马,没有让她吃上官司,却让她被逼着离开辜家,身上又背了一堆赌债,她一直没放弃辜靖舒的大笔财产。

“如果你这么行,你就自己动手吧!”成鹰冷哼说着。

要不是贪图她每个月十万块的诱惑,说不定他早就先把这个光会指使他的臭女人给杀了!

“反正你尽快就是了,我跟你说,机会难得,你马上把她做掉!别忘了事成之后你有钱好拿的。”说完,辜瑜筝就用力甩下电话。

成鹰发出一串恶毒的咒骂声,“到时答应我的钱最好一块钱也别少,否则你就是下一个目标!”

他回头盯着别墅,决定等个一两天,因为她并没有落单。他希望做得干净利落,他可不想钱没拿到,还要进监狱蹲。

花了一年的时间,他绝对不能失手。

???

一如几天来,欧阳逍是在海潮声中醒来。

他闭着眼静静听着海浪拍打声,享受难得的宁静。

如果小娴在,早就上上下下制造噪音了……忽地他想起他并不是一个人独处的,他的隔壁还有一个不速之客一个他万万想不到的人。

他一直没听见她的声音,猜想她还在睡梦中,那正好,他可以趁着她不知道的时候,偷偷溜走。

他实在不想给自己冠上“偷溜”之名,可是他既然对她尚有心结,又担心自己克制不了想要她的欲望,不得已他只能选择离开。

穿好衣服后,他蹑手蹑脚的拎着行李下楼,原本要跳上车狂啸而去,一路飙回台北,却又听见后头有声音,他放下行李走向后头。

后院是一座小型的泳池,他静静的搜寻着,看见了躺椅上的人,他马上像着了迷似的,盯着懒洋洋地窝在躺椅上的人不放。

原来她早就醒了,在这里偷闲。

他虽然极想逃离她,此刻却又不由自主的走向她……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辜靖舒听见脚步声,懒懒地睁开眼,她不意外欧阳逍的出现,送了抹微笑给他。

“你醒了……”

“嗯。”欧阳逍坐在她身边,凝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她媚眼微眯的模样实在诱人,让他不由得心跳加速……“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他还是忍不住担心她。

“不知道。”她想要和他永远待在这里。

她故意抬腿压住他的大腿,“我不许你走。”

欧阳逍笑着握住她的脚踝,正要推开时,却又被她纤细的骨架吸引,握着她的脚踝久久不愿松手。

“逍,你真的这么讨厌我吗?这一年里我每天都在后悔,当初我不该伤了你,你现在还是不肯原谅我?”辜靖舒凝望他,脚踝被他搓得一阵麻痒,她轻吟一声,呼吸开始急促。

“我逃避你,只是不希望自己再度喜欢上你,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但我根本配不上你。”欧阳逍终于吐露自己的内心话。

他知道她的期待,可是一年之后他依旧在为自己的理想奋斗,而她已经是亿万富翁……“逍……”如果是这样,他还在等什么?辜靖舒在心中呐喊:抱我啊!

欧阳逍望着她,一会后做下决定,轻柔的把她的腿搁回躺椅上,“我带你回台北,上去收拾。”

她不死心的抓住他,“你一定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吗?”他为什么跳脱不出自设的框框呢?

“这样比较好。”他依旧闪避她追问的视线。

“难道……你宁愿我回到少棋身边?”辜靖舒感觉受伤,她不懂为什么他要这样消极的逃避。

欧阳逍皱紧眉头,“他配不上你。”

他讨厌那男人自视为她男朋友的模样,不,应该说,他无法接受任何除了他之外的男人霸占着她。

“那就对啦!我只要你,你为什么不懂?”她硬把他扯下,盛怒中的她,力气大的惊人。

“我们之间相差太多了。”这是他唯一想得到的说法。

辜靖舒点点头,懂了。

“难道你没把握让我幸福吗?你明明知道你可以做到的,只是你不肯面对罢了,你到底在怕什么?”她不禁有些愤怒,气他的自私。

“我怕我自己没办法给你你要的。”他怕自己误了一个好女人。

“我只要你的爱。”她依旧顽固。

“爱?”他不屑的撇撇嘴角,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爱?她只是没头没脑的以为他是她今生唯一的爱人,她太天真了。

“你要的爱是这样子的吗?”

他突然把她压在躺椅上,疯狂的吻咬着她的唇瓣,企图激怒她,让她主动放弃。

“呃……”辜靖舒被他粗暴的动作吓了一跳,但她马上猜想到他是想吓她,于是她柔顺的躺着,直到他的吻渐渐变得温柔。

“傻瓜,为什么要选上我?”他的唇抵着她的,不断摩擦她被吻得红肿的唇瓣,腰腹间也随着两人之间的亲密接触而紧绷。

“因为只有你才配得上我。”辜靖舒望进他的眼里,“抱我,逍,求你抱紧我……”

欧阳逍瞪着她,在内心挣扎交战,一会后他低吼着揽紧她,抬手握着她的下巴,“这一年里有没有让别的男人碰你?有没有?”

“没有……”她摇头,依旧不安着他是否接受她。

“真的?”她这么好的女人,谁不觊觎?她的心真的始终如一,没有放在别的男人身上?

“我的脑海中一直就只有你,哪容得下其他人?”她幽幽的说,一年的相思对她而言如此深刻,她不要再忍受另一个相思的年头了。

“可以让我碰你吗?”欧阳逍的手停在她的腰间,仍在做最后的挣扎。

辜靖舒凝望着他,决定不让他有机会撤退。

“我一直都只属于你。”她主动伸手搭住他的肩,仰起下巴献上她的吻。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紫璘
  2. 何若
  3. 灿非
  4. 琉风
  5. 聂少蓁
  6. 陈婕
  7. 乔淩
  8. 多琳·欧文斯·马里克
  9. 佐侠
  10. 平果
  11. 夏雪儿
  12. 夏瑄
  13. 元渝
  14. 萝珊·贝克尼
  15. 黎因
  16. Annette Broadrlc
  17. 沈苇
  18. 何梓
  19. 安小乐
  20. 爱林
  21. 梵容
  22. 星葶
  23. 虫我
  24. 佳琪
  25. 法萝
  26. 冬向
  27. 艾珈
  28. 侯妤媛
  29. 柔桑
  30. 花绫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