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想念依旧》
返回书目

《想念依旧》

第六章

作者:伊飖

嗯……全身酸痛——这是辜靖舒醒来的第一个感觉。

她翻身侧躺在床上,听见浴室里传来水流声,她知道那是欧阳逍,他总是早起,她也总是在他的沐浴声中醒来。

呵……昨夜她成了他的女人了!

她想过很多种可能,猜想自己是怎么交出自己的贞操的,她一直以为会是在婚礼过后,被丈夫温柔地抱上床,然后在浪漫甜蜜的气氛下献出她的第一次,没想到……

她不是让她的丈夫抱上床,而是让一个失去记忆、有着一头半长乱发的男人取走她的童真,呵……

一张含笑的大脸突地出现在她眼前,把还在发呆的她吓了一跳。

“你也该起床了。”欧阳逍身上还带着薄薄热气,腰间依旧挂着浴巾,“早安,我亲爱的小姐。”他在她脸颊上轻啄一下。

“请叫我睡美人。”

“哪有睡美人是两眼肿成这个样子的?”欧阳逍一把扯掉她的被子,“起床了,我已经给你准备好热水了。”

“要热水做什么?”她尖叫着抢回被子的同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几乎像是要被解体了。

一定是昨晚那么激烈的运动造成了……她瞅着欧阳逍,发现他也正凝望着自己,炽热的眼神意思非常明显。

欧阳逍的确很想把她压回床上,再度占有她,但在看见她腿间残留的红色痕迹,和她难掩的僵硬,他也只能暂时压抑了。

“走吧!”他上床抓住她,把她抱起来走向浴室。

辜靖舒怕死了,不知他想做什么可怕的事。“去哪?我没穿衣服啊!”

“带你去泡澡。”欧阳逍把她丢进浴缸里,让热呼呼的热水把她整个身体浸泡祝

“你……不一起来吗?”辜靖舒红着脸邀请他。

“如果是平常,我一定会兴奋地答应,但是现在不行。”他轻捏她的下巴,“我若再碰你,你会有几天走不了路的。我就在外面。”

如果让他在一旁看着她,他会忍不住再要她的。

“待会儿。”辜靖舒傻呼呼的笑着,心底不断涌起的甜蜜感,将所有的忧愁都吹散了,现在她的心中只有欧阳逍。欧阳逍在她唇上落下一吻,却都被她香甜的唇留住,直到两人都气喘不已,他才强迫自己奔出了浴室,否则他不敢保证会出什么事。

平复思绪之后,他拿起话筒,拨了一串号码,他打到欧阳逸的公司,但接电话的秘书却告诉他一个大消息——

凌珑昨晚生产了,现在新任爸爸欧阳逸还在医院陪老婆呢!

他眉一抬,又拨了欧阳逸的行动电话。

“喂,我是欧阳逸。”电话另一头的男人听得出正喜上眉梢。

“是我。”欧阳逍也感染了他的喜悦,“恭喜了,老爸。”

“逍!你昨天莫名其妙的挂我电话,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逸总算还没忘记这个弟弟。

“你找到那位陈律师了吗?”

“嗯,他很急切的想知道他家的二小姐在哪里……逍,辜氏不好惹,你没有对人家二小姐怎样吧?”

“这个你管不着。”欧阳逍不在乎的冷哼着,基于绅士风度,他不能把和靖舒之间的事告诉别人。“他还说什么?”

“他马上要见他的二小姐,还说你们会有危险,你到底在做什么?”欧阳逸的声音听起来快抓狂了。

“我保证我没有闹事,不过靖舒的事要尽快解决。”欧阳逍知道家人一定以为他又闯祸了,但这次他真的没有。

“嗯,你赶紧把她带回来吧!”如果跟辜氏交好,那他们的事业版图肯定又会扩张许多。欧阳逸在另一头打着如意算盘。

“我们现在不方便离开,我怕带着她上街会出乱子,你和那位陈律师到饭店来吧,尽快。”昨天才发生他们当众抢人的事,他不能带着这种不安继续过下去。

“我才刚做爸爸耶!”欧阳逸不满地抗议。

“恭喜你。”欧阳逍不痛不痒的再送给他一次祝福,然后又冷冷的接话:“请你尽快过来。”说完,他马上切断电话,不给欧阳逸抓狂的机会。

他坐在沙发里,思索着待会要怎么向靖舒解释这一切。

趁着他们还没到来之前,他要先把事情说清楚,否则有其他人在,事情会弄得很复杂。

然而他没等到辜靖舒跨出浴室,倒是门铃先响了起来。

他从小孔中看见欧阳逸,心里暗叫不妙,却又不得不开门。

他还来不及向欧阳逸打招呼,后头就窜出一个男人,一把推开他,在房间里紧张的四处张望。

“她人呢?”陈少棋凶恶地瞪着欧阳逍。

这个老男人挺凶的。“呃……”欧阳逍指指浴室,正巧辜靖舒也跨出浴室,她身上只围了一条大浴巾。

“陈……律师?”

没想到陈少棋会出现、更没想到还有另一个陌生男人,她错愕的眨着双眼,视线从陈少棋晃到欧阳逍、再到那个酷似欧阳逍,但稍稍斯文些的男人上头,最后再回到欧阳逍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她揪紧身上的毛巾,双眼直盯着欧阳逍,希望从他嘴里可以得到答案,没想到他竟冷冷别开脸。

“我也很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少棋气急败坏地对着欧阳逍大吼:“你对二小姐做了什么?”

“我们之间的事与你无关。”欧阳逍撇着嘴角说,他很不喜欢这个咄咄逼人的老男人。

“那我可以问吗?老弟,自从你那天负气离开后,就失去了踪影,全家人都很担心!”欧阳逸思忖一会,又补了一句,“包括老爸。”

欧阳逍对他的话只是翻了个白眼。他现在正一肚子气,气他们来的太快,害他还来不及向靖舒解释他已经恢复记忆之事。

“老弟?你们是兄弟……那你找到家人了,你想起什么了吗?”辜靖舒心中一片恐慌,她会不会就这样失去欧阳逍?

“其实我也是昨天才恢复记忆的,只是一直没告诉你。”

“为什么?”她感觉受伤了,他没有先告诉她,反而先找来陈律师,他以为这样是为她好吗?她只觉得自己被彻彻底底地愚弄了。

“我怕失去你,担心你会不再信任我,所以一直说不出口。”真讨厌,这么多闲杂人等在此,害他不能好好地跟她谈话。

“所以你就一直瞒着我?所以你昨晚才会要我……”她掩嘴惊呼,盈满泪水的双眼中净是指责。

“你居然……”陈少棋低吼着朝他送出拳头。

“你动什么手?这件事与你无关!”欧阳逍推开他的拳头,专心望着一脸苍白的辜靖舒,“我不是因为你是辜家的二小姐才要你,我一直很喜欢你的。”

“不要再说了!”陈少棋怒吼着再送出一拳,却被欧阳逍架开。

“老头子,给我滚开,我不想动手。”他很少打架,是因为他的手要留着弹钢琴,但是平时的训练让他出手时万无一失。

“你碰她就是找死!”陈少棋才不管他的警告,而他那句“老头子”更是激怒了他。

他从很久以前就喜欢靖舒了,却碍于自己的年纪长她一大截,而自卑的不敢放手追求她,现在竟让这个年轻小伙子捷足先登了,他气欧阳逍碰靖舒、更怨自己的裹足不前错过了机会。

当陈少棋的拳头重重打在欧阳逍脸上时,辜靖舒直觉的冲上去推开陈少棋。

“你别打他啊!”她紧张的回头看着欧阳逍,心疼他脸上又多了道伤痕。从他们认识之后,他就常常 挂彩。

“浴巾要掉了,小姐!”欧阳逍咬牙切齿地替她拉好浴巾后,又飞快的冲出去,回赠陈少棋一拳。

欧阳逸见状连忙冲上去把两人隔开。

“陈律师,别跟年轻人计较;逍,你还想不想参加下个月的钢琴比赛?不要的话跟我说一声,我会先剁了你的双手。”欧阳逸真的很想把这个冲动的弟弟打一顿,没必要激怒人家嘛!

“那先叫他别惹我。”欧阳逍狠狠地瞪了陈少棋一眼后转向辜靖舒。

“或许我应该在打电话要他来之前先跟你商量,但是我知道你不会答应,所以只能先斩后奏了。”只希望她能理解,在他们成为情人之后,他马上要送她离开,全是以她的安危作考量,但就怕她已经气的不顾这些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背叛了我!”辜靖舒指着他大骂。

昨夜到今早的一切甜蜜在这一刻都被毁了,刚才她在泡澡时的美梦也毁了,这个男人不但欺骗她、背叛她,还重重地伤了她的心。

“我不能赞同你将一味的逃避视为理所当然,尤其当你昨天差点被绑走时,我更不能再跟着你胡闹下去,我希望你能接受我这么做的理由。”欧阳逍试着跟她讲理,但他怀疑此刻气怒交加的她能听进多少。

“我不能接受!”辜靖舒绝然地回答。

“靖舒……”欧阳逍无奈的望着她,希望能自她震怒的脸上发现一丝对他的眷恋,而非全然的不谅解。

“别叫我,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结果你竟是个骗子,是我看错人了!”辜靖舒背对他,“谢谢你这些天的保护,既然你已经恢复记忆,我就不应该再麻烦你了,你请回吧!”

“靖舒……”欧阳逍想再和她说些什么却被欧阳逸拦祝

“逍,走吧!人家已经下逐客令了。”欧阳逸这么听下来,已经弄懂整件事的始末了,但他不认为现在这种情况适合解释,这位辜二小姐看起来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她现在心中只有满满的受伤和委屈。

欧阳逍不甘心的瞪着辜靖舒的背影,满腹不解,她还是不愿意面对吗?这样逃避下去,她只是在虚度光阴,难道不该有人推她一把?

还是他太自以为是了?她只不过把他当成了护身符,他却把她当成了自己的责任,结果她根本不在乎。

那昨夜呢?对她来说又算什么?

一会后他叹口气,转向也是一脸怒意的陈少棋。

“陈律师,她的处境非常危险,这些日子一直有人跟踪我们,甚至昨天靖舒差点被当街绑架,你真的有能力保护她吗?”

“这点你绝对可以放心,而且我也绝对不会把她保护到床上去!”陈少棋挡在辜靖舒面前,满脸怒气。

“我可不这么肯定。”看穿了陈少棋极力隐藏的心事,欧阳逍笑着说。

原来靖舒也掳获了这个老头子的心,只不过她还不知道自己的魅力,不知道自己有能力轻易就能伤了男人的心……

“靖舒,这几天我很幸运能够陪伴你一起度过,但是我不希望你自寻死路,所以我选择让你回去,你可别让我失望!”

说完,他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辜靖舒在听见他的话之后,又猛然转身,欲言又止的想唤住他。

但陈少棋飞快的挡住她的视线。

“二小姐,我们回去吧!公司不能没有人管理,虽然高级干部都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努力,但你不能让老爷失望。”“可是……”

“大小姐的事我们可以再研究,我可以想办法让她远离你的生活,很快的,你的生活就会恢复正常了。”

“不,再也不一样了……”她心碎的低喃。

她的心已经被一个男人带走,不知道还有没有复合的一天,而她也伤了欧阳逍的心,却怎么也说不出道歉……

???

一年后在一场青年音乐家的聚会中,各路音乐家云集,当一名年轻男子出现时,立刻引起一阵骚动。

“他就是上个月拿下纽约音乐展头奖的欧阳逍。”一位音乐系的女学生望着那高挺的男人,忍不住发出小女孩看见偶像时的兴奋尖叫声,“他真的好帅唷!”

“哼!你们女孩子就只重外表。”同班的男同学满是酸味的冷哼。

“我看你是吃味吧!欧阳逍不只是外表好看,他的琴艺更是出色,不然怎么会三大唱片公司都要找他出专辑呢?”第一个女孩子继续用眼神向她的偶像表达爱慕之意。

“是啊!总比有些人连捧着钱求人家出,人家老板还不理呢!”另一个女孩也加入了话题,然后两个女孩笑成一团。

“一出专辑,那种纯正的古典音乐就会被弄成四不像了。”男同学节节败退,却仍不肯在嘴皮上认输。

“我看他不像是那种人,光是他傲然的外表就已经明白地告诉别人“我不会乖乖听话”的,噢,真想认识他。”

真是受不了。男同学翻着白眼受不了地走开。

听说这个欧阳逍自从去年得到维也纳钢琴首奖后,就平步青云一路无阻,不过和他的名声同时起步的,还有他的绯闻,他身边的女伴一个换过一个,堪称是音乐界的花蝴蝶,可偏偏就是有那么多女孩子主动贴上他,追着他跑。

只不过长得比一般人帅了点、气质特别了点、才艺出众了些,听说他还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哎!这也难怪了……

“是他?欧阳逍?!”他耳边突然又响起喜悦的惊呼声,他垂眼一看,是一名美丽的年轻女子,他不禁看直了眼。不过再想想,在欧阳逍之前他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他只能摇头走开。

那年轻女子正是辜靖舒,她抓紧身旁的男人,“少棋,是欧阳逍耶!他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陈少棋也看见远处的男人,他忍不住皱起眉头,然后在心中大骂自己的粗心,“是啊,他是这次受邀的音乐家之一,如果我早点发现的话,就不带你来了。”

“胡说!我想去跟他说说话。”

“不好吧!”

“少棋,毕竟他帮助过我。”甚至她到最后连一声道谢都没说,还一直怪罪他,这一年来她不断地责怪自己,也一直希望能够再见到他,把那时仓促分手时未说的话告诉他。

“我不希望你受伤。”陈少棋微微皱眉。

这一年里他一直有收到欧阳逍的消息,只是怕动摇靖舒的思绪,所以他一直没有向她提起。

辜氏和欧阳家偶尔也有生意往来,不过并不十分密切,但是这个是由辜氏所出资支持的音乐协会,而欧阳逍便是由他们所资助的。

他其实很怀疑欧阳逍的动机,欧阳家绝对出得起钱让他尽情发展他的长才,他偏偏要接受辜氏的资助,难道他还想着靖舒?

他花了一年的时间才让靖舒了解他的感情,他们好不容易才跨过叔侄辈的尴尬,并试着以同辈来看待对方,甚至他已经向靖舒提出交往的要求,他不希望曾经让靖舒失神的男人再来打扰他们。

“不会的,我只是去和他说说话,你放心吧!”辜靖舒眼神坚定的说。

“我陪你一起过去。”他立刻这么说。

“不用了,你自己也有事要忙。”她笑看着他身后走来的人,“生意上门喽,大律师。”

陈少棋无奈的被旧识缠住,他担心地望着辜靖舒朝欧阳逍走去,只得把思绪分成两半,一部分和人聊天,另一部分用来留意靖舒,然而他的朋友并未就此放过他,左右挟着他把他带开,把他急坏了。

现在靖舒要去见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这一年里让她流了许多眼泪、让她心情沮丧的男人。

就算她嘴里不说,周遭的人都知道她正为情所苦。

那一个月真的带给她这么深刻的记忆吗?欧阳逍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不懂。

???

好不容易摆脱了众人的目光,欧阳逍倚靠在角落,不耐地扯下颈上的领结,长长吁了口气。差点把他闷死了。

“你还是一样不喜欢束缚。”甜甜的笑声从他身后传来,他转身,讶异的说不出话。

辜靖舒微笑的走上前,“嗨,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整整一年,他数的一清二楚。“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会是玩音乐的人。”

“我的公司是这个协会的资助人。”她打量着他,一年来他的改变不大。事后想想,他恢复记忆和刚失忆时,其实是同样的人,对她而言都是极力要保护她的温柔好人。

“哦?原来我在接受你的资助!”欧阳逍淡淡地笑了。世上的巧合就是这么多。

“听说你在音乐界发展得很好,恭喜你了。”

他耸耸肩,“这还得感谢你!”

“我?为什么?”辜靖舒不解的眨着双眼。

“当初要不是你给我的打击,我可能不会将自己埋首在钢琴里,更不可能在两个月之后,顺利夺得首奖。”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当时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弹钢琴上,甚至手指抽筋、睡眠不足而昏厥过去。他不认为自己恨她,只是心里有一抹怅然存在着,一直抹煞不了。

辜靖舒痛苦的低叹。

“这一年里我不断的在责备自己当初的不该,如果我成熟点,就不会忽略你的用心,拚命指责你背叛我,对不起。”

她抬眼看着他,发现他脸上除了依旧不变的淡淡笑容外,再没有其他情绪了,除了失望,她还是失望……

欧阳逍无所谓的笑笑,“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就不用介意了,只要你过得平安就好。”

不介意?他知道自己在说谎。

如果不介意,这一年里他又怎么会四处寻找与她相似的背影?他又怎么会对“辜氏”二字敏感不已?

他的话让辜靖舒心头一阵酸楚,“我的确过得很好,这都要谢谢你以前为我所做的。”

“没什么。”欧阳逍以冷淡的态度面对她,双眼却渴望的探究她,猜测这一年她是否过得好?

“那……你会一直待在台湾吗?!我们能不能再见面?”

“我不知道。”明明想要马上答应她,他却不肯直接点头。

“这样碍…”辜靖舒重重地叹息,“结果你还是在生我的气。”

欧阳逍忍不住抬手握住她的双臂,“靖舒,我只是不知道要用怎样的心情来面对你,想要接近你,却又怕会受伤。”

“其实我真的很想你,这一年里我一直很想找你,可是……”

“靖舒,来见见你爷爷的老朋友。”陈少棋突然介入他们之间,想把辜靖舒与欧阳逍隔离的态度极为明显。

“请你等一等,我还想跟逍多聊聊。”辜靖舒带着错愕喊着。

“靖舒……”陈少棋的脸上一阵不悦,他转向表情化为谜样的欧阳逍,“请你不要再缠着她了。”

“少棋……”辜靖舒一脸尴尬的拉着他。

“老男人,你的态度像是女朋友要跟别的男人跑了似的紧张。”欧阳逍笑着打量他们,原本热烈的心却渐渐冷了。

“靖舒已经答应我的追求了。”陈少棋单手箍住辜靖舒的腰,暗示她听话。

欧阳逍难掩愤怒的瞪着辜靖舒,满脸不谅解。既然她已经有了归宿,又何必来招惹他?

“辜小姐,谢谢你的问候,更要谢谢你这一年来对我的资助,但是我想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了,再见。”他保持着最后一丝礼貌,不理会众人的强力挽留,潇洒离去。

没人知道他原本满怀期待的心,又再度重重摔落深渊。

“你……”辜靖舒不满地瞪着陈少棋,却又骂不出口。

“对不起,我只是不希望他靠近你。”陈少棋毫无歉意,为了保住她,他不惜激怒她,但他也知道她的怒气维持不了多久。

“你连让我选择的机会都不给我?”辜靖舒一脸不解。

“他真的有这么好吗?”他认为欧阳逍配不上她,他太年轻了,也没有什么成就,所以虽然他一直知道欧阳逍的去向,却从不对辜靖舒提起。

“我不知道那些现实问题,但是他过去救过我,也给了我永难忘怀的回忆……或许我伤害了你,可是我选择要忠实面对自己的感情。”

辜靖舒说完后,抬眼搜寻着欧阳逍的身影,然而她知道自己是要失望的了。

她再度与欧阳逍错身而过,下一次再见,还得在一年之后吗?还是要更久?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茱雷
  2. 聂晴
  3. 朱苓
  4. 金语
  5. 沁恬
  6. 黎宣
  7. 冉云
  8. 攸泠
  9. 尤丽
  10. 夏琬
  11. 雯瑄
  12. 纳兰月
  13. 夏衣
  14. 桑暧
  15. 凌煖
  16. 辛悌
  17. 殷晓琼
  18. 丑奴儿
  19. 蔚泠
  20. 宜芹
  21. 夕夜
  22. 萧挽
  23. 黎倩
  24. 流觞
  25. 桑妍
  26. 江贝嘉
  27. 芸菲
  28. 夏萌
  29. 艾蜜莉
  30. 于薇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