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想念依旧》
返回书目

《想念依旧》

第四章

作者:伊飖

辜靖舒重重喘了口气,还以为自己要惨遭狼吻了,不过还是幸运的救回自己的贞操。

好险……虽然她想要夺门而出,但她不会傻到用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她想他已经达到目的,不会再乱来了。

她用双手抱紧自己,刚刚他的唇在她敏感乳尖上拨弄的感觉仍让她浑身轻颤,忍不住好奇着,如果他再继续下去,他会做什么?

噢!天哪,不能再想下去了。她咬着下唇吞下申吟声。

蓦地他腰间的浴巾掉落地面,她呆呆地望着他全裸的男性躯体,忘了尖叫、也忘了遮住双眼。

“希望你还喜欢。”虽然也难免尴尬,起码欧阳逍还保持着他的优雅,神态自若的弯腰拾起地上的浴巾,转身套回衣服。

“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她连忙正襟危坐,当作刚才没发生那件事。

可是好难,她都看见了耶……

“嗯。”欧阳逍也难得的寡言。

“我叫辜靖舒,是辜氏企业的二小姐。”她与欧阳逍并肩而坐,缓缓道出鲜为人知的事。

“就是这家公司的二小姐?”欧阳逍指着报纸上半版的广告问。

他的印象里好像有这家公司,是个国际级的大企业,财产版图大概五大洲都被他们占领了……

可是为什么他记得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却记不起自己是谁?

辜靖舒的心思全陷在自己的处境之中,并未发现他的苦恼。

她头一回对别人说出自己的身世,因为她周遭的人除了他之外,全都知道她是谁,“我父母亲在很多年前就过世了,我是由爷爷一手扶养长大的,在我还小的时候,爷爷怕我寂寞,又领养了另一个女孩,也就是我现在的姐姐,可是……”

“不久前你爷爷去世,大概是遗产分配不均,引来杀身之祸吧?”欧阳逍懒懒地接口。

她错愕的瞪着他,“你怎么知道?”

他耸耸肩,“随口猜猜,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她大概是打不过她的恶姐姐,只好拚命逃跑了。

这个臭男人,“欧阳逍!我说的是我的人生,不是笑话!”她跳下床,站在他面前大吼着。

“我知道,因为我也在你的人生之中,不是吗?”欧阳逍冷静地接受她的暴怒,因为若两人都烧起火来,可会一烧不可收拾的。

辜靖舒痴痴地望着他好一会。

“你……在我的人生之中?”她轻声念出这句话。

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种话,她想不到这种可能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感动,竟是从一个陌生男人口中说出来的。

“不是吗?我们已经一起度过了一天,你看着时钟,你要记住今天的这个时间里,你是和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男人一起度过的。”她的寂寞就明显地印在脸上,他不知道她已经度过了多少个寂寞的夜晚,但从现在起,她有伴了。

“我知道你是谁,你叫欧阳逍,一个有点色眯眯,却又很好心的男人。”这个男人,让她又气又恼,却又有办法让她的心好温暖。

“你知道就好,别说我没警告你,月圆时你最好赶紧把我绑起来,否则我会变成色狼的哟!”正经的表情维持不了一分钟,他又开始调笑了。

“欧阳逍!”她真想掐死他!

“你还没把事情说完。”欧阳逍大手一压,就让她坐回床上,与他并肩而坐。

“就像你说的,爷爷把公司和大部分的财产都留给了我,而姐姐只得到一小部分,她……很生气,而且她迷上赌博,欠了人家不少赌债,所以她很心急……如果她真的很需要钱,我可以把我的一切给她,但是爷爷早就猜到我会这么做,就在遗嘱里加了道!如果我想把公司转手,公司就会被法人接管,所以姐姐还是得不到啊!”她的肩紧靠着他的,在她无助之时,他适时给了她依靠。

“所以她就想把你杀了?好毒辣的女人!”好个辜日升,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孙女如此歹毒,不知他心里怎么想?

咦?他怎么记得起靖舒爷爷的名字?那他自己的呢?

唉,真头痛。

“我知道姐姐想杀我之后,就开始躲避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躲多久,昨晚要不是你,恐怕我现在已经是社会新闻里的一具尸体了。”她望着自己紧握的双手,心底藏着深深的恐惧,怕恶梦终会成真。

“你躲多久了?”他真的很怀疑,她究竟过了多少这样不安的日子。

“两个多月了。”像是做了坏事,她的声音微不可闻。

没胆的女人!欧阳逍不屑的冷哼。“你的公司里有任何人可以信任吗?”

“有,陈律师,他是爷爷生前最信任的人,爷爷也说过只要有任何事,找陈律师就行了。”

“那你也怪了,既然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你怎么不去找你的陈律师?”他话中微带着酸味。

原来她不是孤苦无依嘛,害他还替她烦恼不已,哼,原来全是自己穷担心。

“可是这样姐姐就会被伤害啊!陈律师一定不会放过她的,那她可能就会要去坐牢。”不,应该说她一定会坐牢。她不希望姐妹俩真的走到这地步,到时候她就真的没有亲人了。

欧阳逍赏她一记白眼。“不应该吗?为了财产要人性命,而且还是自己的妹妹。”她的心肠太软了,否则占尽优势的她,又怎么会连命都差点丢掉?

一想到她可能好几次与死神擦身而过,他不禁感到不寒而栗,更想把她打醒,要她回去找那个鬼律师——如果那律师真的如她所说可以信任的话。

“她恐怕不把我当妹妹吧!”想起辜瑜筝的绝情,她不禁潸潸泪下,“可是我真的把她当姐姐啊!”

“别哭了,睡觉吧!”欧阳逍故意忽略她脸上垂挂的晶莹泪珠,怕自己也被她感染了情绪,为自己的惨状抱头痛哭。

他实在应该好好地哭一回,因为他竟然连静下来思索自己是谁的时间都没有,只能不断为着她动脑筋。

“你会陪我吗?”话脱出口,她马上羞红着脸掩住嘴,想要把话再吞回去。

“在同一张床上?”他不正经的挑挑眉。

“想都别想!当心我叫你去睡墙角!”习惯了他的不正经,辜靖舒笑着推开他。

“你是有钱人耶!施舍我一张床不为过吧?”欧阳逍摆出小狗狗向人撒娇的表情。

“那……你可以睡另一边,可是你不许跨越中线唷!”

“可是万一我睡到半夜,突然想亲你怎么办?”他舔着下唇,眼神坏坏的落在她胸前,“万一我还想亲你这里怎么办?”

辜靖舒尖叫着用双臂环住自己,挡住他邪佞的视线。

就算隔着衣服,她依旧感觉得到他炽热的眼神,就像他的唇在她双峰上搓揉的刺激感觉一样……欧阳逍望着她配红的双颊,知道她想起了刚才的旖旎。“你脸红了唷!”

“偷人家初吻的人,不许你再说话!睡觉!”为了不再继续出丑,她连忙倒进柔软的大床,用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里得紧紧的。

“就只会对我凶,如果你拿出这种气势去对付你那个蛇蝎心肠的姐姐,或许我就不会失去记忆了……”他的喃喃抱怨被突然飞来的枕头打断。

“如果还有不满,就到门口睡。”

“是是是,我亲爱的小姐。”在绕到另一头上床时,欧阳逍带着笑意说。

起码她愿意开口说了,距离把她送回家,又跨进了一……小步。

起码有进步了。

???

“喂,你会不会想家啊?”辜靖舒拉着欧阳逍在百货公司间晃,整整一个月他们都在紧张之中过生活,随时都担心着杀手会不会突然出现。

辜靖舒除了害怕之外,更一直为是否要让他离开而烦恼。

她一直认为只要有人陪着她,那杀手就应该不会乱来,但如果哪天他们急了,谁知道他们会怎么做。

更别说这样子绊着他,对他是多么不公平的事了。

欧阳逍故意苦笑。“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想谁啊?能想的,就只有你喽!”

辜靖舒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总是知道要怎么哄她。“我是不是不应该留你啊?你还是赶快回去吧!免得你家人担心你。”或许先让他回去,他们之间能够有更轻松的相处。

“如果我担心你呢?”欧阳逍发现自己对她有着越来越深的欲念,深怕自己终究会压不住对她的渴望……

“我不会有事的,总不能一直让你陪着我,那也不是办法。”

“所以你更应该挺身而出啊!”他已经算不清自己是第几次这样劝她了。

“你不需要担心我的。”辜靖舒依旧选择逃避。

“我一点都没办法安心……”欧阳逍突然低吟一声,脸色铁青的跌坐在一旁的椅子里。

“喂,你怎么了?”辜靖舒惊呼的抓着他。

“没事……”他摇头,却感觉头更痛了。

“你的脸色很不好看耶!”她看着他抱着头低吟,却无奈的发现自己帮不上他任何忙。

“我的头有点痛。”他几乎痛得快昏过去了。难不成是他用脑过度引起的?

“是不是那时受的伤让你又……”

“我没事。”他想让她安心,硬是压下痛苦,抬头对她微笑。

“可是……”

“喂!你不是欧阳逍吗?你怎么会在这里?”突地一名长发飘逸的女子惊奇的叫着冲了过来。

“你是?”欧阳逍一脸茫然。

“我是你哥的大学同学,我们上次还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遇见,你还记得吗?”那女郎说话之时,打量了辜靖舒几眼,“你女朋友?”

“嗯。”他随口应着,他的头现在一片混乱,有许多片段不断划过他眼前……

“欧阳逍,你还好吧?”那女郎不安的来回看着他们两人。

“我没事。”

那女郎见他脸色不好看,寒暄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她认识你耶!”辜靖舒等那女郎离开后才想起来。

“那又怎样?”他的哥哥?叫欧阳逸是吧?他记起来了。

“可以请她帮你啊!我去追她回来。”辜靖舒才站起来,又被他拉着坐下。

“不用了,我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欧阳逍喘了几口气,稍稍平息呼吸后才又开口,“你可不可以帮我去买饮料?”

“可是……好吧,你坐在这里不要走唷!”等欧阳逍点头之后,她才带着不安飞奔而去。

他是否已经想起什么了?如果是,那她不就要失去他了吗?

搭着手扶梯下楼时,她感觉到无比的寂寞……

欧阳逍的双眼一直盯着她,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他才收回视线。

他想起很多事,而且还一直排山倒海的袭向他,他失去的记忆在这一刹那间,全都恢复了。

他捧着还是涨痛不已的头走向电话,手指自动的拨出一串号码。当他听见电话另一头传来的熟悉声音时,他的脸上挂着傻傻的笑容……

“喂,是我。”他一副轻松的调调对电话另一头的人打着招呼。

“逍?这一整个月你死哪去了?没回家又不接电话,妈差点要报警了你知道吗?”欧阳逸一听到是整整一个月不见踪影的弟弟的声音时,忍不住破口大骂。

“如果当真报警,我就不会花一个月想我自己是谁了,啧!害我还长了好几根白发。”这些全都要算在靖舒身上。他侧身看看另一头,去买饮料的辜靖舒还没出现。

“什么?”欧阳逸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天我离开之后碰上一点意外,进了医院,也失去记忆,手机早就没电了,我也是刚才才想起来这个电话号码的。”欧阳逍以最简略的方式把他这辛酸的一个月化成文字交代。

“啊?”欧阳逸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这些事等我们见面再说,现在我有事要请你帮忙,你和辜氏的人熟吗?”他不能让靖舒知道他已经恢复记忆,否则她的不安又会再度扩大。

“曾和他们的高层接触过。”欧阳逸不愧是台湾大企业的负责人,飞快地在脑中闪过几个人名。

“那好,你帮我问问看知不知道有一位姓陈的律师,找到他人之后,告诉他靖舒在我身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我必须要和他见一面。你记下来了没?”

“等等啦!”欧阳逸振笔疾书,把他的一串指令记下。

“逍,你真的失去记忆啦?”欧阳逸还是不敢实信。

“对啦!”大惊小怪的,烦死人了。

“那靖舒又是谁?”这小子又换女人啦?他不是还要朝着他的维也纳钢琴首奖之路迈进的吗?

“一个没种的女人。”他看见粉紫色的人影出现,随口说了再联络之后,不顾欧阳逸还在电话另一头大叫,就把公用电话挂了。

“你今天想去哪?”他走过去,对正四处寻找他的辜靖舒微笑。

原本惴惴不安的脸在他出现后总算展露笑颜。“我……”她看见不远处一直对他们紧追不舍的人,脸色再度一沉。“算了,我们回饭店吧!”

只要她还被人跟踪着,她的心永远都被掐得死死的。

“他就是把我打伤的人?”欧阳逍望着不远处的高大男人,他想起了那晚,也知道这几天那男人一直跟踪着他们,准备伺机下手……

“嗯。”辜靖舒点点头,习惯性的往他身上靠去,寻求保护。

“你在这里等着。”欧阳逍思忖片刻,决定先从这个男人开始解决。

“逍,不要去……”她拉住他,一脸惊惶。

他怎么可以做这种事?分明是自寻死路嘛!

欧阳逍真想破口大骂。“如果你只是一味的逃避,你总有逃不下去的一天,难道你要为了几只臭虫,就毁了自己的生活?”

“不要!”辜靖舒抱紧他,打死不肯让他过去。

她害怕,怕最后连他都失去了,到时她身边还能有谁?她绝不许他过去!

四周来来往往的人们当他们是情侣吵架,都对他们报以莞尔一笑。

“我生气喽!”欧阳逍沉声警告她。

她的畏缩让他生气。

“万一你又受伤,我要怎么办?我不要你再为我出事了。”情急之下,她冲口而出。

欧阳逍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辜靖舒一脸羞窘,结结巴巴的圆话,“你……你是我的保镖嘛!万一你又挂了,我的性命可就真的不保啦!”

“你刚才可不是这个意思。”欧阳逍很怀疑自己对她究竟算什么,他很想弄清楚,因为与她这样耗费光阴的日子已经接近尾声了。

他是喜欢她的,如果可能,他希望他们继续交往下去,她清新的气质十分吸引他,只是不知道她是否愿意接受。

这几天相处下来,他觉得两人之间越来越藏不住致命的吸引力,他了解自己的欲望,但是她这个小傻蛋还在自欺欺人。

“让你这样陪我,我已经觉得很对不起你了,我不能再让你因为我而给自己带来危险了。”辜靖舒把脸埋在他胸前,逃避他的追问。

如果能够就这样一直躲在他温暖的怀中,她就一辈子都不用害怕了。

欧阳逍抬起她的脸,直望进她眼中。“你不需要跟我解释这些,我只想知道,你刚才说那些话的时候,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的。”

他一向不喜欢追问女人,因为女人一向都会自动贴上来,但是他忍不住对她急切,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她。

“就是很自然的说出来,而且是发自内心的。”被他的利眼瞪的无处可逃,她叹口气放弃躲藏。

“嗯。”欧阳逍满意的点点头,抬眼一看,刚才那个盯着他们的男人已经失去了踪影。

是因为他自知行踪已经泄露,才离开的吗?或者只是把自己隐藏起来?

“就这样?”辜靖舒没想到自己的表白,只得到他轻哼一声,她不满的撇着嘴角。

“不然呢?”欧阳逍明知道她想听些甜言蜜语,偏偏他就不让她如愿。她八成就是有太多人疼,才会失去了战斗力。

她已经惯于逃避和等待,或许她以为这样总会等到有人来拉她一把,但是她似乎忘了,从前能给她保护的爷爷已经去世了,她现在必须自己去面对困难,然而目前为止他看不出她有一点点的积极。

“你……去撞壁啦!”她一把推开那不解风情的笨男人,气呼呼的调头走开。

“你不怕那个坏人又出来抓你?”欧阳逍憋着笑跟上她。

她生气的样子挺可爱的,也难得她畏畏缩缩的个性,居然会对他发飙,如果能激起她的斗志,去对抗她姐姐,他就功德圆满了。

“让他抓走算了,最好把我杀了,一了百了,你就不用担心我了。”辜靖舒赌气地说道。

“不担心你,可能吗?”欧阳逍伸手挑起一丝柔细长发,温柔抚摸。

一个个性怯懦的小女人,连风都可以把她娇小的身子吹走,谁能不担心她呢?

盛怒之中的辜靖舒哪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抽回被他握在掌心的发丝,狠狠地瞪他一眼,甩头离开。

原本两人要去看电影的,这下成了一前一后,在街上漫步。

“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你可以回家了。”辜靖舒气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对他大吼。

亏她还准备把心交给他,结果呢?气死人了!

“在我还没有恢复记忆之前,你就要丢下我不管了?”欧阳逍双手插在口袋里,不怎么在意她发火。

她如果能坚强些,根本不需要用生气来反抗,她会找到更有力的武器反击,然而她却让他失望了。

不知为何,他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希望看着她自己站起来,为自己找出一条路走。

“你有地址,自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请自便。”比起她,有家归不得,他实在太幸福了。

唉哟,好无情啊0可是你放心我吗?或许那里根本不是我的家。”

“我不在乎。”她说的决断。她就是生气,怎样?老被他耍,他自己开心,她却老在出洋相。

欧阳逍皱起眉,追上去拉住她,“我亲爱的小姐,你是说真的?”他看说气话的成分比较重。

“我们两个人原本就没什么关系。”反正她也不该再霸占着他,该让他走了,或许他的家人正急着找他!

“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他想听听她怎么说,一个不擅说谎的小骗子,她会怎么圆谎。

“你明知道我是骗人的,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是倒霉才碰上我,还因为我而受伤,我只是想要有一个人陪我,就……”

“这几天,你都一直是这么想的吗?”那她一定觉得很愧疚,呵呵,谁叫她居心不良,想拐骗他,结果心肠又不够硬,累的还是她自己。

“如果我说是,你会生气吗?”他现在应该已经暴跳如雷了,怎么还笑的出来?实在诡异极了。

既然这样,他还问什么?把她当白痴啊?她是笨,可是还笨的有人格啊!

欧阳逍摇头,“不会,因为我知道你在说谎。”

她又被耍了!

“不许你再跟来了,从此之后我们一刀两断,我不需要你!”辜靖舒一肚子气,顾不得两人在大街上,就对着欧阳逍大吼。

欧阳逍凝睐着她,一脸委屈,周遭看热闹的人也随之发出惋叹声。

“起码你可以让我回去收拾衣物吧?”他会在此刻离开她就有鬼了,依那个杀手紧迫盯人的情况,他只要消失一分钟,她大概就小命不保了。

“哼!”辜靖舒才不理他,甩头跑开。

“靖舒!”欧阳逍没想到她会蠢到把吵嘴当分手,急着追上去之时,他四处张望,那个紧追着他们的杀手不知躲到何处,随时准备伺机而动,她实在太没脑筋了!

他轻易就追上辜靖舒,大手拉住她。

“够了,别再闹脾气了。”他有点后悔刚才故意的不解风情,他高估了她,一个年轻女孩,还是很稚气的。

“放开我!我真的不再需要你了,我不信只有我一个人,会过得多差。”她扬着下巴,骄傲之中又带着一丝脆弱的不确定。

欧阳逍好笑的瞪着她,“你不怕生命有危险吗?”她被怒气激的忘了当初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起码不会被你气死。”她愤恨的骂着。

这倒是实话。欧阳逍在心里附和她。

“如果你是因为我开你玩笑而生气,我道歉,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这是我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有这种想珍惜的感觉。”他也真的太不应该了,把她气的忘了自己的危险。

辜靖舒怔仲地望着他,一会后才讷讷地开口:“我才不相信你。”

“我失去记忆了,所以不知道,反正我对你说的,是真心话。”嘲弄的是,这句话里,就藏着一个谎言。

欧阳逍对她伸出手,“和好吧?”

她望着他的手,迟迟不肯回应。

“唉,真是不知好歹。”

辜靖舒用力推开他,含着泪水跑开。

“开开玩笑都不行?”欧阳逍嘀咕着追上去,却惊见一辆厢型车挡住她的去路,推开门拉住辜靖舒的人正是一直追着他们的成鹰,他心头一惊,连忙冲过去。

“蔼—”

当辜靖舒看见那张夜夜在梦中纠缠她的脸时,吓得尖叫,她使劲地反抗,却硬是被拉上车……

“给我放开她。”

欧阳逍追上来之后,一拳狠狠地招呼在成鹰脸上,成鹰吃痛地松开手,原本已经到手的辜靖舒就这样被欧阳逍拉回,两人摔在地上,而厢型车见绑人失败,立即加速逃跑。

不少人目睹整个事情的经过,都围了上来。

“逍……”

辜靖舒惊慌失措的拉着正抱住她的男人,低声的哭泣,她紧紧抱着欧阳逍,说什么都不肯放开。

只差一秒钟她就要被带走了,为什么他们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为什么她不能有平静的生活?

“没事了,我在这里。”欧阳逍冷静的安慰她,然而却怎么也抚平不了她肩膀上的颤抖,他脸上的表情因此狂怒的吓人。

光天化日之下都可以这样明目张胆地绑人,她能活过这两个月,根本就是奇迹了。

忍耐到此为止,他不允许她再逃避,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张小曼
  2. 安琦
  3. 白水
  4. 唐幻萱
  5. 顾盼
  6. 林意真
  7. 珍·安·克兰兹
  8. 叶南
  9. 商羽
  10. 桂若月
  11. 彼埃尔·博努瓦
  12. 蓝玫
  13. 糖糖
  14. 朱纱
  15. 紫心
  16. 凌子曦
  17. 姜洵珈
  18. 陶陶
  19. 云晴
  20. 洁心
  21. 闵裟
  22. 阳亚臻
  23. 邵薇
  24. 华情
  25. 沐香
  26. 尉泱
  27. 菁菁
  28. 慈轩
  29. 陶妍
  30. 红岑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