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想念依旧》
返回书目

《想念依旧》

第三章

作者:伊飖

欧阳逍望着饭店里精致的装潢,不禁张口发出惊叹声。

“靖舒,我们要住在这里?住多久?”这是五星级的大饭店耶,这个落难小姐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毫不犹豫的掏出卡来刷,对她的好奇仅低于他自己的身世。

“原本想住一天的,可是……”她烦恼的皱眉。

“有人跟踪,大概甩不掉了,对吧?”他在大厅上看见一个男人,他觉得很眼熟,难不成就是昨晚把他打伤的人?

辜靖舒微微一笑。“原来你不笨嘛!”幸好有他在,否则现在的她一定六神无主。

辜靖舒望着站在窗边凝望街景的欧阳逍,原本对他有些愧疚的,但在威胁又接近时,她的依赖感马上就压过想让他去找家人的冲动。

就让她自私一回吧!

欧阳逍走到她面前,一脸不满,“亲爱的小姐,失去记忆不代表失去智商,了解吗?”

“知道啦!”仗着身材高大来压迫人,坏蛋!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躲在这里吧?”依她这种缩头乌龟的性格,有可能会这么做,他实在害怕自己这种想法,如果成真,那他可就变成笼中鸟了。

“不然我干嘛要住在这里?”这里门禁森严嘛!

欧阳逍猛翻白眼。这个笨女人!

“你以为这样就能息事宁人了吗?你能躲多久?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总有要面对现实的时候!”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辜靖舒用力地踩他脚背一下,痛的他哇哇大叫。

“你笨哪!”他抬手一推,把娇小的她推倒在椅子里。

“是啦是啦!我就是笨啦!不然怎么会选上你这种人?一点用都没有,昨天要不是你没用,我早就跑了,怎么会被人家盯死了。”

唷!她还怪起他啦0我亲爱的小姐,你是嫌我碍你的事喽?”他双手擦腰,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是啦!”她毫不客气的回嘴。

“那我还担心你做什么?放你自生自灭啦,”欧阳逍低咒着转身离开。

他真的要走了?他走了那她怎么办?

辜靖舒望着他的背影,几度想臣服在恐惧之下开口,却又拗着性子不肯说,她不确定,当他知道她是何许人之后,会不会出卖她。

好悲哀,她为什么非要对人这样猜忌?她不希望,但为了活命却不得不如此。

贝齿把粉色下唇咬得发疼,将心中所有的愤怒、恐惧都发泄在她的唇上,她不开口,绝不!

欧阳逍的手抓住房门把手,正要推开门时,他却迟疑了。

刚才不是已经决定要帮她了吗?一个男人被随便几句话就激得气愤不已,实在太没用了。既然这样,就再给她一次机会。

“我一定是犯贱!”他愤然转身,走到她面前站定,陷在沙发里的她看起来更加娇校

“道歉。”他简短有力的命令。

“对不起。”辜靖舒乖乖的听话。

“说你很笨、很愚蠢,是无可救药的白痴。”只要听见她的道歉,他的怒气马上就会烟消云散。

“我很笨、很愚蠢,是无可救药的……喂!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她终于发现自己被耍了。

“原因你刚才自己已经说过了啊,”欧阳逍蹲在她面前,抬手轻抚着她被自己咬得发红的下唇,“别这样虐待自己,你的唇很美,别咬伤了。”

她凝望着他温柔的眼神,慌乱的心渐渐平静了来。

“你不生气了?”她松了口气,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放过她,还以为他会耀武扬威一番呢!

“不。”她温热的气息呵在他的手指上,小巧的下巴和柔软的唇瓣,让他感觉到她是十足的女人。

“那你会留下来喽?”她用期待的笑脸看着他。

“如果你的生命受到威胁,我建议你去找警察。”他一定要弄清楚她为什么要这样躲躲藏藏的。

“我是有苦衷的。”她垂眼不敢看他,更怕他的追问。

“说出来听听。”欧阳逍催促着。她只是缺人帮她罢了,到底是谁把她逼得犹如惊弓之鸟般?

她抬眼回瞪他,“能说就不叫苦衷了。”

“我亲爱的小姐,你不信任我?”她是个很矛盾的小女人,想要找人保护她,却又扭扭捏捏的,搔的人心痒痒……

“不是,我有一部分是信任你的,但是……”她硬挤出个笑容。她不能告诉他,实际上他们只认识了一天,那样她的谎言就戳破了。

“不敢告诉我你为什么被人追着,却不担心被我强暴吗?”她的双重标准很可笑唷!

“你才不会做这种事。”辜靖舒打量着他还里着纱布的脸,突然觉得他有点邪气兮兮的,一副不太可靠的模样,“你应该不会吧?”经他提醒,她还真有点担心了起来。

“你虽然很可口,不过八成是处女,我可不想要了你之后,又看你一哭二闹的,女人这样很烦。”

他挑明的话说的太露骨,辜靖舒倏地羞红了脸。“是啦!所以你电话里那些咪咪、阿花都只是玩玩而已罗?花花公子!”

“眯眯?阿花?”欧阳逍傻笑两声,“我失去记忆了,什么都不知道。”他打哈哈的晃走了。

辜靖舒望着他,一脸笑意。

他真的失去记忆了吗?看他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像是他掌握着一切似的,她真幸运,有他在身边……

???

如果她的生命受到威胁,会是怎么样的事情在纠缠着她?

他真的很好奇,尤其是她打死都不肯说,更让他觉得内情不单纯。

欧阳逍躺在床上,望着紧闭的门,浴室里头哗哗水声不绝。

辜靖舒正在洗澡,如果他现在去偷翻她的东西,应该就可以知道她的底细。

他懊恼的摇摇头。可是他不是这种小人,他只能等她自己说出来。

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乖乖的待在她身边,他想再怎么差,都比不上他现在这样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情况,但是他却为了这个想利用他的小姐,而把应该是第一要务的事放着不管,真是蠢蛋一个。

他平躺在床上,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脑中竟浮起一丝邪念。

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楚楚可怜的脸蛋让人难以拒绝,脆弱的气质更是让人升起一股保护欲……

像她这样无害的人会惹上什么事?他真的难忍好奇。

辜靖舒跨出浴室,身上被着过长的浴袍,让她看起来更加娇校

“换你洗了。”她笑眯眯的对欧阳逍说道。在热水冲刷下,她真正的放松,似乎忘了自己命在旦歹。

“嗯。”欧阳逍睨她一眼,便起身走向浴室,在经过她身边时,嗅到她沐浴过后的清新香味。

如果让她知道,他对她有了反应,她会不会吓得落荒而逃?

还是别做蠢事吧!

真想知道自己平时是怎样的人,是否脑子里常有一些邪恶的念头?还是纯粹被她引起的?

等欧阳逍进了浴室,一直保持笑脸的辜靖舒才大大喘了口气。

刚才他的眼神好奇怪,害她拚命冒汗,这下也让她真的开始担心和他共处一室是否恰当了。

她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独处过夜,而且又是一个陌生男子——她以为一个失去记忆的男人是无害的,但相处越久,她越不敢肯定。

他不是好骗的男人,现在就已如此,当他正常时,就更难应付了。

该怎么办?他因为她而失去记忆,她又需要他做保镖,现在两人都被困船上,动弹不得。她担心的是,会不会到头来反倒是自己上了贼船?

正当她思忖之时,欧阳逍洗好澡跨出浴室,他只在腰间挂着大毛巾,神情却没有一丝不自在,他根本没发现辜靖舒已经羞红了脸。

“明天我们上街给你买几套衣服吧,”她低着头不敢看他。

刚才惊鸿一瞥,她已经看见他的好身材了。瘦归瘦,在衣服底下的男性躯体倒是挺结实的。

欧阳逍挑眉。“你不是要躲起来吗?”

“只要我不是一个人,我想就不会有事的。”他不了解她的处境,她又说不出口,只得这么一直耗着。

她自己开的话题,正巧让他接下去。

“现在我和你也算是在同一条船上,你不觉得应该把事实真相告诉我吗?”他走向辜靖舒,把她困在梳妆台和他的身体之间。

“没什么好说的。”辜靖舒窒息的撇开脸,他强硬的态度让她害怕。

“我被打得失去记忆,现在又得被困在这里,你说,你不该告诉我吗?”他微微一笑,“靖舒,我对你是无害的。”

“这……”她回头看他一眼,正对上他结实的胸膛,又赶紧移开视线,“我可不敢确定。”

“我很坚持要知道一切,你不觉得这样对我才公平吗?”今晚他一定要得到她……的答案,他猜想真实的自己,大概是个很强硬的男人吧!

“那么我们之间没有一点交集。”她试着要推开他,掌心一触及他微湿炙热的皮肤,又连忙收回。

欧阳逍望着她的反应,低声笑了起来,“你感觉到了,是吧?”

她纯真到不知道自己泄露了什么。

“感觉什么?”她装傻,但是不太成功。

她哽咽的说不出话,他身上的热度从掌心开始蔓延,心脏因为他的接近而不规则地跳动。

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过,虽然念书时她也有男性的同学,但是她只把他们当成兄弟看待,不像现在,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是个成熟的男人。

“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这样子我不能说话。”她不安的移动身体,却反倒加深了两人的身体接触。

欧阳逍深深吸了口气,眼神变浓,“噢,我亲爱的小姐,我倒挺喜欢用这种方式说话的。”

“这样子……太暧昧了。”她很努力想忘记他全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浴巾,可是她却压不住自己心中的念头期待他的浴巾掉下……

“是吗?”他故意微微倾身,更加贴近他。她越怕,他就越开心。

“欧阳逍!”辜靖舒被他的挑逗逼得双颊嫣红,假意的怒叫中带着不安的颤抖。

“什么事?”他好整以暇地回望她。

“你先让开行不行?”不敢再推他、也不敢再乱动身体,她像是被老鹰逼到死角的小动物。

“如果我不想让呢?”她越是不安,就越让他想胡来。明知道这样会吓坏她,但他就是忍不住想对她上下其手。

辜靖舒倒抽一口气,双眼不断轻眨,“你想做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我想吃了你,你会不会怕?”他低头贴近她的脸,轻嗅她带着甜味的脸庞,几乎忍不住想张口咬她,试试那触感是否就像他看见的那样柔软细腻。

吃?“什……什么意思?”

“我想把你压在床上,扒光你的衣服,亲你、吻你……你害怕了吗?”他的声音在调情时变得厚沉,眼中的魔魅似在诉说他会将所说的一切付诸行动。

“当然。”她拚命点头,希望他会仁慈的饶过她。

“那很好,所以你赶紧乖乖地把事实告诉我,免得我待会儿控制不祝我想你再单纯,也懂我的意思吧?”他微笑着说。

“原来……”她差点被他唬了,“走开啦!”她一把推开他,刚才那一点点兴奋的感觉全被打散了。

欧阳逍拉住她,把她拖进怀里,“我是很认真的,别以为我不会做。”他照照双眼散发着不容忽视的决心。

“欧阳逍,我要你在我身边保护我,而不是欺负我。”

他一个旋身,把两人带到床边,一块跌进柔软的床上,“如果真的要欺负你,早在我们独处时,我就可以要了你。谁叫你这么甜美诱人……”他抬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她的脸颊像是可以掐出水一般柔嫩。

“呃……你的浴巾没有松开吧?”辜靖舒不安的低问,怕他连最后一点屏障都没有,那她……“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他不正经的笑笑。

“欧阳逍,平常的你一定就很不正经,对不对?”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邪恶行为出现。

他无辜的笑着,“你问错人了吧?我会知道的话,那就有鬼了。不过你提醒了我,说不定平时的我是个Se qing狂唷!”

“你现在就很像了啦!喂!你放开我,这样子我很怕耶……”她抬手推打他,他这副色眯眯的样子,害她对他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我也很怕你,谁知道你会不会突然消失不见,把我这失忆的人弃之不顾……”他突然愁了脸,“靖舒,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一个……朋友喽!”她不情愿的回答。总不能说他是护身符、是保镖吧?他准会气死的……“如果我不是失去记忆,你会不会就不理我了?”脆弱从他不在乎的表情中悄悄泄露。

“可能会。”望着他突然失神的脸,她未经思索就这么说出口了。

欧阳逍咬牙低吼,“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老实?”

“我……反正现在是我要求你耶!”他这个大坏蛋,都把她压着了,还想要她干嘛啦?

她也知道现在自己占下风,那还不乖乖听话?“你也知道在求我?那你还不赶快说。”

“说什么?”

早想到她会继续装傻,欧阳逍迅速低头,封住她的唇。

他……亲她?辜靖舒在发现自己的初吻被欧阳逍占去后,整个人傻住了。

她的初吻耶!

以前她都会幻想,自己会在浪漫的情境下,把初吻献给她的爱人,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这么莫名的情况下。

震惊、错愕、感觉被污辱的种种情绪,让她的泪水不断奔流而下。

欧阳逍双眼一直凝望着她,将她每一丝情绪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不在乎夺走一个女孩的初吻,尤其当她是自找的时候。

她柔软的唇瓣更是一直吸引着他,他不在乎她会生气,一股他不了解的冲动催促着他这么做。

“愿意说了吗?”一会后,他松开她,语气中带着些许得意。

“我的初吻就葬送在你想追根究底的手上!”辜靖舒气得抬手打他。

“错了,是嘴上。”他挥开她的手,压住她,“我亲爱的小姐,你到底说是不说?”

“不说!”她如果说了,就太对不起已经被夺走的初吻了。

“那我只得再继续冒犯你喽……”他色眯眯的邪笑着,降下身体,朝她颈间进攻。

“喂!你想做什么?”她发现欧阳逍居然在她脖子上又吸又啃的,吓得拚命扭动身体,但他的手劲却强得让她无力挣脱。

“亲你喽!你这么香,分明是在引诱我嘛!”她身上刚沐浴过后的清新香味挑逗着男人的情欲。

“快说啊!”他拉开她的衣领,露出她如玉脂般的胸口,他望着雪白娇躯上的两抹深红,呼吸一窒,腰间更是热意聚集,几乎要冲破他腰间垂挂着的浴巾。

“你……要我说什么?”她的脑筋在他拉下她衣领时,就变成浆糊了。

她完全无法思考,为何这个才认识一天的男人竟然脱了她的衣服,而她竟没有想反抗的欲望,只被他闪着原始光芒的黑眸盯得全身发热……

“你到底是谁,谁想伤害你?”他缓缓低头,嘴唇在她敏感的乳尖上挂搓,马上把她粉色的乳头逗得绷挺。

“我说……你先住手。”她几乎要尖叫了。

他怎么可以碰她那里!他怎么可以占她便宜!气死人了!

欧阳逍失望的叹息,他压抑着胯间的冲动撤开,把她拉起。

“我洗耳恭听。”他该庆幸自己没有被她的身体迷得忘我,只是他的男性本能已经被挑起,又怎么可能马上解除?他只能尴尬的掩藏他的男性,直到欲望消退为止。他越来越怀疑,真实的自己是不是个Se qing狂了。

同时间,原先腰间垂挂的毛巾也应声落地。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那颜(圆悦)
  2. 嘉德利雅
  3. 阳关
  4. 甄蓁
  5. 连珍
  6. 文雯
  7. 田蜜
  8. 蓝玫
  9. 筱恩
  10. 夏臾
  11. 希音
  12. 桃喜
  13. 吉儿·柏奈特
  14. 简凡
  15. 蝶痕
  16. 雯子
  17. 尉祯
  18. 洛梅
  19. 陶米
  20. 凝舞
  21. 花嫁
  22. 橘由贵
  23. 尤丽
  24. 沈亚
  25. 颖暄
  26. 张庭月
  27. 婷婷
  28. 佑鸿
  29. 林以绿
  30. 裴思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