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想念依旧》
返回书目

《想念依旧》

第二章

作者:伊飖

一双惊恐的眼瞳在黑夜中仓皇闪动着,她望着每一辆经过的车子,心中担心着是否有哪辆车子是为了她而停下来的。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逃多久,如果追兵还是不断的搜寻她,她除了投降之外,恐怕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半年的躲避,就是不希望姐姐的报复会成真,她害怕受到伤害、甚至死亡,也不愿姐姐因此而背上罪名。

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她得到辜氏吗?

她从不希望自己成为辜氏的老板,她只想当个平凡的人,就算是到别人的公司里去做个职员也好,总比必须要为上百人的生计负责来得好。

她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个当老板的料,她的个性太软弱了,甚至连和陈律师联手反击的勇气都没有。

“爷爷,我这样懦弱,你是不是很失望?!”她仰望着黝暗的天空,却无人给她答案。

其实那天瑜筝拂袖而去,陈少棋就已经猜出她会有所行动,但是她真的没想到瑜筝会要她的命,她以为那只是一时的不满情绪罢了,谁知道她开车在仰德大道上竟被人追撞,住处又不只一次被人侵入,就连走在街上都有人跟踪……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她终究受不了这样的逼迫,而选择逃跑。

她只希望这样能让瑜筝有时间思考,别再做这种冲动的傻事了,但是这两个月下来,她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如果能再和瑜筝谈谈,或许她会听我说话……不行,万一她还是想杀我,那我不就……”她用手环住双臂喃喃自语,一想起一道长大的姐姐现在竟成了要杀害她的人,不禁全身颤栗。

欲望、金钱的诱惑竟会如此之强,就连亲情都被淹没了……

她乘着黑夜漫步走回租屋处,幸好她的户头里还有为数不少的金额供她使用,让她的生活可以暂时不虞匮乏,她甚至想要找个工作,隐姓埋名重新过生活算了,只要陈少棋知道她还安在就好,她相信总有一天姐姐会死心的。

现在她也只能这么消极的想着。

冰凉的手握着钥匙,她正想着明天要给自己添件大衣,一道黑影突地从她身后出现,映在墙上,她背脊一阵发凉——

“二小姐,找你真不容易,大小姐要我请你回去。”一名高大的男子双手抱胸,带疤的脸上挂着无情的冷笑。

辜靖舒带着恐惧转身,浑身颤抖,“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什么二小姐,你认错人了。”

“你叫辜靖舒,是辜家的二小姐,也是辜氏的继承人,这些小档案我成鹰是绝对不会弄错的。”

“请我回去?她怎么会想要请我回去呢?你老实说吧!她是不是想要杀了我?”辜靖舒苦笑,她不知道姐姐从哪里找来这样的人,但是她知道自己真的命在旦歹了。

成鹰笑笑,但眼底的寒意已经很明显了。

“跟我走吧!你可以选择乖乖听话,或是要我动手,但是我不建议第二种选择。”

钥匙蓦地从冰冷颤抖的手中坠落,辜靖舒瞪着他,仿佛看见死神站在她面前。

“让我见她一面。”她不信姐姐真的会这么做。

“没有用的,我这样告诉你吧!辜大小姐欠我老大不少钱,爱赌嘛……”他笑着推她步下楼梯,“她那点钱还不够付一半的赌债,所以老大只好要我来帮忙了。”

“如果我给你钱,替瑜筝还债,你就会放过我们了吧?”她不能就这样死了,她还是要想办法自救啊!

“可是辜大小姐又给了我一笔钱,要我把你“处理”掉,这样我就可以得到一笔不错的酬劳,而你姐姐又可以继续在赌场豪赌了。”

辜靖舒听他这么说,真的脚软了。

难道她真的活该找死?

两人缓缓地在街上走着,成鹰跟在她身后,除了告诉她要左转右转之外,他并不急着催促她,一个即将面临死亡的人,有权利多流连世间、也该好好品尝一下恐惧的滋味。

辜靖舒偷偷用眼角望着身后的人,时间拖的越久,她就越心慌。如果再想不到办法,她可能就真的要被暗夜吞没了……

她望着远处的车灯,突然灵光一闪。

只要有别人在,相信她身后的杀手也不敢乱来的。

她咬着下唇,专注地望着路另一头亮起的车灯,等待那辆车子驶近,然后在最佳时机飞奔出去,车子轮胎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她差点被车子撞个正着,而她,紧张地瞪着车里的男人,期待救星。

“搞什么!”欧阳逍发出一串咒骂声。

他降下车窗,伸出头对还傻站在他车前的女人大吼:“你不要命啦!撞到你我要赔耶!”

就在此时,成鹰也追过来,用力箍住她的手臂,冷冷地瞪她一眼,才又转向开车的欧阳逍。

“对不起,她是我家小姐,头脑有点不正常,我现在立刻把她带回去,真是不好意思。”他扯着辜靖舒的手,同时心中想着只要一到没有人的地方,他要马上下手杀了这个麻烦。

“不!先生求求你救救我,他想要……”辜靖舒心想说杀人的话,这个男人八成会马上开溜,她马上改口,“他是变态,想要非礼我,求求你救我。”

“是吗?”

欧阳逍上下打量着成鹰,怎么也没办法说服自己相信那高大凶恶的男子,他还是觉得眼前这楚楚可怜的长发美女比较可靠。

“这样吧!我打个电话请警察来,你们两人到警局去好好说清楚,你说好不好?”他拿着行动电话拨号,只见辜靖舒松了口气,而成鹰铁青了脸,他更确定是谁在说谎了。

“跟我走!”眼见事迹败露,成鹰低咒一声,要强行拉走辜靖舒。

“蔼—不要!先生求求你救救我!”辜靖舒不断尖叫。

“真是的,人走霉运,就连在街上开车都能惹麻烦上身。”欧阳逍低咒着跨出车子,他才刚摆脱在家里受的闷气,没想到又有麻烦事上门。

“放开她!”

“先生,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私事,你最好不要管。”成鹰眯眼打量着眼前的年轻男人,身材高瘦,不像是能打架的人,而且他也没闲功夫在这里瞎磨。

辜靖舒奋力甩开他,往欧阳逍身边冲去。“求求你,他是坏人啊!”

欧阳逍淡淡一笑,“就算你是坏人,我也认了。”

“你这小子,别打肿脸充胖子了!”成鹰决定要马上解决这个程咬金,免得待会警方的人来了,他就脱不了身。

辜靖舒被推到一旁,她睁大眼望着两个男人为她打成一团。

如果她够聪明,她就该趁机逃跑,回她房子收拾东西逃的不见踪影,可是她不能这么绝情,毕竟这位先生不顾自身安危帮助她,她不能弃他于不顾。

她看着欧阳逍被成鹰重重打了一拳,忍不住皱起脸,替他觉得好痛。

实在不能怪他技不如人,她相信这位男士的拳脚功夫不差,可是成鹰是个职业杀手,他已经尽力了。

看着拔刀相助的欧阳逍被一拳打倒在地,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同时开始替自己忧心。

既然这样,她的生命又有了危险,她得逃跑了……

正当她要拔腿逃跑时,警车出现了,她和成鹰对望,一个大大松了口气,另一个脸上满是扼腕的表情。

“我们下次见。”成鹰说完,立刻后退隐身在黑暗中,消失了踪影。

威胁失去后,她来到欧阳逍身边,发现他已经昏厥过去,头上还带着伤口,血迹斑斑看起来挺吓人的。

他还好吧?

辜靖舒一脸不安,深怕因为自己而闹出人命,那她怎么赔得起?

“小姐,刚才有人报案这发生绑架事件,是怎么回事?”年轻警察看见倒在地上遍体鳞伤的欧阳逍,连忙呼叫救护车。

“呃……”她不好把自己被姐姐买杀手追杀的事说出来吧?

“这样吧!我们先送你朋友到医院去,然后你跟我到警察局去做笔录。”年轻警察看看地上不省人事的欧阳逍,又看她一脸楚楚可怜,态度更加亲切。

“可是我……”不认识这个人啊!

“小姐,这是你朋友的皮包吧?”另一名警察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皮夹。

“嗯。”她接过皮夹,顺便翻开来,找到了身份证,上头的照片是这个男人没错,他的名字叫……欧阳逍。

她望着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的欧阳逍,再看看警察,点点头,“先送我朋友去医院吧!”

???

一大早辜靖舒就出现在病房里,昨晚她在警局做完笔录后,就请警察把她送到医院。

她坐在床边,看着头上里着纱布的男人,猜测他的身份。

她还记得昨晚他开的是辆名贵的跑车,显示他的出身不差,也或许他是那种闲闲没事干的公子哥,不过他的确很好心。

等他醒来之后,她得好好谢谢他才行。

在等待之时,她打量着这个名叫欧阳逍的男人。

他的年纪不大,大概二十七、八岁,白净的脸被拳头招呼得有些变形,不过还看得出他的斯文;略长的头发又显示他不是个一板一眼的人,有点叛逆、有点玩世不恭……

蓦地,她望进一双溢满不解的眸子里,她有些不安,却也松了口气。

“你醒了。”医生说他的头部受了撞击,有脑震荡的可能。

“我在医院里?怎么回事?”他摸摸头部,发现自己头部有绷带缠绕着,他再凝视坐在床边的美丽女子,“你又是谁?”

“我是……”她还来不及解释,医生便走过来了。

“辜小姐,你的朋友终于醒了,让我检查一下。”医生把欧阳逍的头转来转去,最后满意的点点头,“只是轻微的撞击,我看应该不碍事,欧阳先生,你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辜靖舒终于展开笑颜,对欧阳逍投以感谢的眼光。

一会后,两人站在医院停车场的一辆黑色跑车前。

“这是你的车,警察已经帮你开来了,钥匙给你。”辜靖舒把车钥匙递给他,然后微微一笑,“我想请你载我一程,好吗?”

欧阳逍望着她,许久之后终于开口了。“这当然不是问题,不过……我们认识吗?你是不是我朋友?”

“不,只是昨晚我碰到坏人,你帮了我。害你被打的进了医院,真是不好意思,都是因为我,才会害你变成这样。”她凝望着他依旧恍惚的表情,开始有点不安了,“你还记得昨晚的事吧?”

欧阳逍摇摇头,“我不记得了,基本上,我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是听你们说,才知道的。”

他觉得自己是个全然的新生者,对这环境的一切都如此陌生,他甚至对她所说的自己的跑车感到讶异,他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拥有这种车子?

不……会吧?

辜靖舒瞪着他,实在很想大笑两声,然后指着他说他在开玩笑,问题是……他的表情太认真了,哪有一丝玩笑意味?

“我看我们再回去找医生吧!”

这是她唯一想得到的话。

???

经过医生一阵诊断之后,终于有了结论,那就是——欧阳逍因为头部的撞击,而产生了暂时性的失忆症。

她很想联络欧阳逍的家人,问题是除了一堆女性英文名字的行动电话,她找不到任何他家人的线索。

她试过打那些女性的电话,不过她们一听到“欧阳逍”三个字,不是傻笑、就是一副暧昧的语气,根本给不了她什么线索。

基于她是造成他这种状况的间接凶手、再加上医生强迫的眼神,她不得不把他带回家去。

她很想告诉大家,他们只是在路上萍水相逢,可是她已经告诉警察他们是朋友,如果再反悔,她会吃上官司,而且这件事也会被陈律师知道。

而她最不希望的,就是陈律师的介入,那会让姐姐吃苦头的。

于是她把一脸无辜又委屈的男人给带回家了。

“可以请你帮我收拾一下桌上那些东西吗?放在那个箱子里就行了。”她对站在小客厅里的欧阳逍说着,也迅速走进房间里收拾。

既然昨晚她的行踪已经被发现,现在八成也有人在跟踪她了,不过有这个护身符在,相信他们不敢随便动手,毕竟他们也怕把事情闹大,不是吗?

她停止收拾的动作,偷觑着依言乖乖替她收拾的男人。

既然他为了她而失忆,就这样把他丢下不管实在太无情了,或许把他带在身边会是个好主意。

等到他恢复之后,她向他道了谢,再让他离开也不迟。

“你为什么要搬家?”欧阳逍替她收拾好,不解的问。

他看得出她的东西不多,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模样,像是在躲债似的。

“我有说不出的理由,不过我不是坏人。”她很认真的再三保证。

“我们真的是朋友吧?”欧阳逍不断的忆起当她知道他失去记忆时,那种抗拒的表情,那时她似乎想抛下他不管。

“当然。”辜靖舒希望自己扯的谎能骗过他,同时也希望当真相大白时,她不会被他活活打死。

“我有家人吗?”他对她的话存疑,但眼前除了相信她,他似乎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虽然他失去记忆,但他的智商并未受损,他还看得出她在扯谎,虽然不知道她吞吞吐吐所为何事,不过他肯定他们不熟。

“呃……据我所知并没有联络。”

“是这样的吗?”这个小骗子,挺有趣的。欧阳逍淡笑想着。

虽然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不过起码身边有个人,心里总是踏实些,否则他就得上电视、登寻人启事了。

就算不了解她,但从她无辜的眼神可以看得出,她并不是做恶之人,她就连算计他的同时,都难掩歉意,这样可爱的人让他想生气都难。

他在思忖时也顺道垂下双眼,藏住从心底不断涌起的不安和茫然。

辜靖舒细心的发现他的情绪,虽然也替他着急,可是她更需要帮助啊!一个对她毫无所知,也没有杀伤力的人,正是她现在需要的。

“不过因为我惹上了一些麻烦,有时候会有一些人来找我,我想求你帮我。”希望他不会拒绝。

“当保镖是吗?你惹上了什么样的麻烦?”欧阳逍揉着下巴,有点担心自己是否会被她利用的很彻底。

“这……总之我想他们不会伤害无辜,只要有你这张护身符在,我相信他们不敢乱来的。”总算有人可以保护她了,这样她晚上或许可以睡的安稳一点。

发现自己被她利用,欧阳逍不满的指着她大叫,“喂,你——”突然想起根本不知道她是何许人,他盯着她的眼,“你叫什么名字?”

“辜……”她直觉的迟疑了一下。

欧阳逍对她的举动嗤之以鼻,“小姐,你连这个都想骗我?我们这样算是朋友吗?”

“我叫辜靖舒。”她瞪着他,就算他失去记忆,脑筋还是转得很快嘛!

他勾起一抹笑意,探手取出他的皮夹,抽出他的驾照,“我叫欧阳逍,是证件上说的,你也这样叫我……咦?证件上有地址耶!我们可以顺便去看看吗?说不定我的家人在找我呢!”

“好碍…”辜靖舒脸色一阵铁青,这样他可能就会离开,因为谎言可能会被拆穿、他也可能会想起自己是谁……

欧阳逍看着她的俏容瞬间一片苍白,猜出她的担忧。

他们根本不是朋友,从他所听到的话之中,他猜出了个大概,他这身伤,大概就是拜她所赐。

这个女人,带煞气不成?

“可是你要答应我,不可以不管我唷!”万一他回到家里,想起了一切,进而发现他们根本不认识,他可能会弃她不顾,她得先跟他约法三章才行。

她带着恐惧的要求,那充满不安的黑眸敲在他冷眼旁观的心头上,他突然发现,自己没办法对她的处境不闻不问。

“如果我先答应你,然后再反悔,那还不是一样?”他已经做了决定,却依旧要着她玩。

辜靖舒忍不住皱眉,“你一点信用都没有吗?”

“我不知道,一个没有回忆的人,自然是没有信用的。”他双手一摊,失去记忆是他的最佳理由。

“欧阳逍!”辜靖舒很想一脚把他踹下楼去。这个失去记忆的男人,明明应该像个小媳妇似的,躲在墙角哭泣才对,谁知他却反过来戏弄她,这真是……

欧阳逍突然觉得一股熟悉。

“干嘛?”曾经有人这样吼过他吗?他是不是常常惹人生气,被人这样吼?

他到底是谁,有什么样的家人?

如果他真的回去找他的家人,会不会就恢复了记忆?无论好坏,起码他不会这么茫然失措,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不确定。

这是他的最大希望,然而却是她的不愿。

就像她所说的,她需要人保护,这点从她恐惧的眼神中就可以发现,她惹上了麻烦,而他这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陌生人,却是她唯一的希望。

他有点傻,竟为了一个欺骗他的女人甘愿放弃追查自己身份的机会,可是她看来又是这么楚楚可怜,骗人又骗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让他忍不住想同情她。

万一真实的他是个大坏蛋,起码在他对真实的自己一无所知之时,做一次好人吧!

能有这样想法的人,应该不坏才是。他苦笑想着。

“快走吧!现在的我一身是伤,可没力气帮你打坏人。”就暂时充当一下她的保镖,等知道她躲的是什么人再作决定也不迟。

或许一两个星期,也或许一两个月,多久他不确定,不过如果他现在抛下她,或许他以后会怪自己的无情,谁叫她看来这么稚弱无依,一副需要人呵护的娇柔模样,害他忍不住涌起一股怜惜感。

天底下还有像他这么乐天又好心肠的人吗?他想很难。

谁叫他要心疼这个美丽的小女人,好色果然是会惹祸的。

“昨天你好好的,还不是被人打到不省人事?没用的家伙。”辜靖舒忍不住嘀咕着。

“什么?”果然是为了她才会被人狠揍一顿,而且还进了医院,最惨的还是他忘了自己是谁。

辜靖舒吐吐舌,“没……没有啦!我是说还好有你,还好……”不然咧?真是的,她还得看他的脸色过活耶!

“亲爱的小姐,有苦难言的感觉很不好过吧?”欧阳逍笑睨着她,在她错愕的眼神下转身。“快走吧!免得一群打手又出现,我可是会丢下你不管的唷!”

“什么一群打手,你太看得起自己了,连一个都打不过……”

望着高瘦的背影,辜靖舒缓缓地展开笑颜。

有趣的男人。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孟林
  2. 曼绿
  3. 张琦缘
  4. 七七
  5. 易芸
  6. 黎奷
  7. 莫菲
  8. 秋缇
  9. 齐菲
  10. 织华
  11. 锦瑟
  12. 暗礁
  13. 夏洛蔓
  14. 黎霞
  15. 朝云
  16. 慕子琪
  17. 浅野晴
  18. 芭芭拉·波斯威尔
  19. 席维亚
  20. 颜紫心
  21. 晴宇
  22. 花绫
  23. 伊人
  24. 莫芸
  25. 欢愉
  26. 楠渔
  27. 元雅
  28. 唐瑄
  29. 路晴
  30. 何梓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