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伊飖 > 《想念依旧》
返回书目

《想念依旧》

第一章

作者:伊飖

阳明山上,一栋隐藏在半山腰上的豪宅,平时的宁静温馨,今晚全被打翻,屋内灯火通明,就连偌大庭院里的灯光也全数点亮,数辆轿车接连飞驰而入,几名面色凝重的男子推开车门,有默契的一同迈步走向大门。

在门口守候多时的管家李妈见到他们到来,焦急的脸上稍稍松了口气。

“陈律师,你们终于来了,老爷他已经……唉……”她抬起手臂,暗自抹去眼角的泪水。

为首的男人点点头,嘴角因为今晚接获的病危通知而抿紧。“我知道了,两位小姐都通知了吗?”

他不算年轻,但岁月只在他英俊的脸上留下成熟干练的痕迹。从大学开始,他就已经在辜家做事,至今虽然他已独立创业,成立了律师事务所,但他依旧为辜家服务,至今已近二十年了。

他是辜日升最信任的亲信之一,专门替他处理所有的法律问题。

“嗯,大小姐已经回来了,正在老爷房里,二小姐原本在公司,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李妈跟在陈律师身后,低声报告着。

“大小姐是吗?”陈少棋不禁皱紧眉头。

辜家在台湾也是颇有名望的,虽然近年来已经把大部分的资金转往国外,但他们全家人都还是住在台湾。

辜家的创始人辜日升,今年已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原本的独断干练在十多年前独子与媳妇发生坠机意外,历经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恸之后,个性大改;他一改独裁作风,将手中的事业放给其他手下,他则专心照顾唯一的孙女辜靖舒。

至于刚才李妈所提的大小姐,则是独子去世两年之后,他觉得只有他们祖孙俩太寂寞,才又另外收养的辜瑜筝,因为辜瑜筝年纪较长,所以大家都叫她大小姐。

或许是因为辜日升怜惜收养孙女的身世,对她多了份纵容,让她妄自坐大,骄纵不堪,反倒他对亲生的孙女辜靖舒多了份严厉。

众人自然了解,他是希望辜靖舒能够掌控辜家的所有家业,才会在她还是个大学生时,只要每到寒暑假甚至是连续假期就要她到公司去学习。

大小姐是吗?看样子她已经抢先一步去示好了。

陈少棋见多了富豪人家为了争夺家产的丑陋嘴脸,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卷入风暴的一天,他不禁深深叹息。

推开门,耳边除了听见医疗器材发出的机械运作声外,就是一连串刺耳的杂音了。

他皱着眉瞪向趴在床边的辜瑜筝,“大小姐,该让老爷休息了吧?”

“我话还没说完呢!”辜瑜筝漫不经心的回嘴,双手紧握着辜日升干枯的双手,想引起他的注意。

“爷爷,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我还要你那辆劳斯莱斯唷!”

孱弱的辜日升点点头,对孙女的百般胡闹极为容忍。

还要?陈少棋差点就要破口大骂。

她到底要了多少东西?她可真会利用时间,竟在老爷病危时来抢遗物。

“大小姐,我是老爷召来的,现在时间很重要,请你先出去一会,让我把事情处理好再说。”陈少棋真怕待会迟了,所有遗产就得让这对姐妹平分,那对二小姐是很不公平的。

“等到那时还来得及吗?”辜瑜筝气呼呼的叫嚷着。

她自然明白陈律师来是为了遗嘱,他身后跟着的两个人,一个是爷爷的老友、一个是民意代表,可想而知他们是来做见证人的。

“嗯。”辜日升这回不再让她放肆,用力抽回手,微微偏头要她离开。

辜瑜筝不悦的嘟着嘴,但又怕她刚才的要求被拒绝,只得暂时忍气吞声,等她得到公司之后,看她怎么对付这个死板板的臭男人!

等她离开之后,陈少棋恭敬的站在床边。

“老爷,我已经把你指定的两位见证人带来了。”该死!他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然而他今晚却几度控制不住情绪。

“这些年来辛苦你了。”辜日升微笑着用低哑的声音说着。

“老爷……”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然而他的声音里却有着一丝哽咽。

辜日升拍拍他的手,眼神转向他身后的两人,“今晚辛苦你们了,你们也知道我撑不久,只是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快……”

“辜老,你别再说了,以后我们都会知道,今晚我们是白跑一趟的,你这老头子会长命百岁的。”辜日升的老友眼角也微微泛着泪光。

辜日升摇摇手,“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差不多了……”他期待的眼望着门口,“靖舒还没出现?”

“正从公司赶回来。”陈少棋低声回道。

虽然老爷宠爱着大小姐,但毕竟血浓于水,他还是最疼爱那恬静的二小姐。

“唉,真是辛苦那孩子了!年纪这么小,又不喜欢公司里那些硬梆梆的东西,我却硬逼着她……更别说我走了以后,瑜筝会怎么对付她了。”靖舒个性软弱,又不喜欢跟人争,就算她不说,他也看得出来,其实她是很讨厌公司的一切。

“老爷?”陈少棋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

辜日升了然一笑。“其实一切我都看在眼底,只是我已经无力去管了,瑜筝的个性比较硬,靖舒却又懦弱不堪,少棋,你可得替我照顾着点啊!”

“少棋一定会的。”他的声音里带着些许鼻音。曾经叱吒风云的男人,到风烛残年却连亲情都摆不平,令人唏嘘碍…辜日升淡淡地叹了口气,“这样吧!在靖舒回来之前,先把遗嘱拟好,免得我突然死了,那公司可得让她们姐妹平分,那可就不妙了……”

“大小姐准会把公司卖掉的。”陈少棋话才出口,在场其他人全都点头附和。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不是吗?”辜日升苦笑,他正正脸色道,“以下就是我的遗嘱……”

???

一辆轿车在山路上疾速奔驰,倏地停在辜家庭院的草皮上,车子尚未停妥,驾驶座旁的女子便急着推开门,朝屋内奔去。

那白衣女子在灯火映照下,脸色却依旧苍白的犹如鬼魅,她如丝般的黑发随着她的奔跑在空气中飞散,娇艳的脸上现在被泪水冲刷着,让人备觉心疼。

她在起居室前被人拦下,气喘不止的她,终于被迫停下休息。

“姐……爷爷呢?”她焦虑的望着已经可以看见的门,好想赶紧进去看看爷爷的情况。

辜瑜筝撇撇嘴角,“还没死,他要我们在外头等着,大概在拟遗嘱了。”

辜靖舒一脸不可思议,“姐,你说什么?”平时姐姐爱没大没小也就罢了,怎么在这种时候,她都还是这副不在乎的模样?

“我早就在算什么时候他老头子会挂掉了。哼,上次求他帮我还欠朋友的钱,他居然不管我,这下好了,我可以为所欲为了。”辜瑜筝一脸贪婪。

辜靖舒伤心的泪水在听了她的话之后,更加奔流而下,“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而且你怎么会欠债?爷爷平时不是有给我们零用钱吗?”而且多到她这个大学生根本用不完,全都在户头里放着呢!

辜瑜筝不屑的瞟她一眼,“我和你是不同的,你这个大人物一天到晚都在忙,哪像我这个闲人没事干……爷爷也真是的,我只不过去小赌一次,才输了点钱,他怎么就气成那样?”

“你去赌博?”辜靖舒不敢实信地瞪大泪眼,没想到她竟敢触犯辜家的大忌——赌博。

“那又怎样?反正爷爷早就病了,他气归气,却什么也管不了,不是吗?”辜瑜筝无所谓的说着。

“姐——”辜靖舒无力的叹息,此刻脆弱不堪的心更被她的话刺得伤痕累累。

“别再那样叫我,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和爷爷从来就没有把我当亲人看待,我只是个罪犯的女儿,正巧好运被有钱人收养罢了,在你们眼中,我一直都只是个出身低下的人,不是吗?”

“姐,你在说什么?爷爷他有多疼你,你不是不知道……”

“那他为什么要让你接掌公司?”辜瑜筝打断她的话。

“那是因为……”姐又何尝了解,其实她根本就不希望被公司困住啊!难道姐一点都不能了解吗?

“你找不到理由,对吧?”辜瑜筝露出一抹冷笑,“毕竟血脉相连,我这个外来的人又能说什么?不过我相信爷爷不会亏待我的,我可以先把债务还掉,然后在想想要怎么处理这一切。”

辜靖舒望着她,心里一阵悲凉。

爷爷对姐的一片疼爱之情,却让姐姐认为自已可以无法无天;她在外头净交些一狐群狗党,又爱恣意挥霍,老做些不三不四又赔钱的生意,爷爷不知已经替她还了多少次债,金额都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她却还是不满意,为什么?

难道辜家真的亏待她了吗?

正当她要开口之时,辜日升的卧室门打开了。

辜瑜筝抢先一步冲过去,“我可以进去了吧?”

陈少棋望着她期待的笑脸,再看看后头哭成泪人儿的辜靖舒,一股怜惜马上升起,这个娇弱的小女孩以后可有苦头吃了。

辜瑜筝见他直勾勾地望着辜靖舒,气呼呼的一把推开他闯了进去。

陈少棋对正用焦虑眼神盯着卧室的辜靖舒招招手,“快进来吧!老爷要见你。”

辜靖舒快步走进了卧室,却见辜瑜筝还缠着躺在病榻上的辜日升央这求那的,她望着气虚的爷爷,虽然满肚子怒火,她也只是伸手轻轻推开她的“姐姐”。

“爷爷,你可得好好休息,最近天凉,您要好好注意身子。”就算早有心理准备,她还是忍不住难过落泪。

辜日升叹了口气,“靖舒啊,你别再安慰我了,连医生都放弃我了,难不成你有仙嘴,可以帮我起死回生?”他这孙女心地善良,这却也是她的缺点,恐怕会任人宰割碍…辜靖舒的泪落得更凶了,“爷爷……”

辜日升看向一旁的辜瑜筝,“小筝,听爷爷一句话,就当是爷爷的请求,以后要对靖舒好些,知道吗?”

辜瑜筝一脸气恼。

她对她的“妹妹”还不够好吗?

“知道了。”因为那纸尚未宣布的遗嘱,她不能生气,等她得到她想要的,哼……她了解爷爷,他不可能偏心,他应该是公平的把所有财产分给她和靖舒,这点是老头子唯一的优点。

辜日升望着她,暗自叹了口气。

还是不行,看样子靖舒往后的日子会很难过了。

他并不后悔当初领养了瑜筝,她小时候也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是他无法无天的宠着她,才会造成她今日的娇纵,他只希望这份遗嘱能够让她有所省思,不再荒唐度日。

“靖舒,爷爷一直对你很严厉,因为我希望你能把我们辜家的事业延续下去,你不会怪爷爷吧?”

“当然不会,不会的……”辜靖舒扑倒在床边,哭得泪涟涟。

“看着你们都长成亭亭玉立,我心里再也没什么遗憾了……”辜日升挥挥手,“你们都出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和少棋说。”他恋恋不舍的轻抚着两个女孩的发顶,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回看她们这对出色的姐妹了。

“爷爷——”辜瑜筝嘟着嘴不依,她还有东西没要呢!

辜靖舒用泪眼望着被病魔折腾的几乎不Cheng人形的爷爷,心中一阵搅痛。

她知道自己就要失去爷爷了。

???

辜日升在午夜时过世,他的遗嘱随后在当事人与见证人面前宣读“……大孙女辜瑜筝可以拥有我的劳斯莱斯轿车、美国三笔不动产、台湾垦丁的度假别墅、台北东区的大厦、以及瑞士银行及国内银行帐户里的所有遗产;至于二孙女辜靖舒,她可拥有辜氏这间公司的所有处置权、阳明山上的别墅、以及我以她的名义所开设的所有户头内的遗产……”

“不公平!”

在众人的静默中,辜瑜筝的尖叫声大大震动了所有人的耳膜。

“大小姐?”陈少棋停下念读遗嘱,抬眼瞪她。

早想到她会抗议,还亏她忍了这么久!

“我要看遗嘱。”辜瑜筝伸手抢走遗嘱,细细地将上头的每字每句读过,她的脸也越见发青。

“是你们在搞鬼,对不对?一定是你们篡改遗嘱,让原本属于我的,全都给了她!”她指着一脸错愕的辜靖舒,“是你指使的对不对?还是你们以为她好欺负,想利用她来控制辜氏?”

她瞪着陈少棋,一脸恨意。

陈少棋叹口气,“真是这样的话,你就轻忽了这两位见证人了。”他指着一旁的商界名人和民意代表,他们的信用是不容质疑的。

“可是……”辜瑜筝还是不肯放弃。

“姐姐,如果你真的想要公司,我可以给你。”辜靖舒悄悄开口。虽然这样有违爷爷的心愿,但她也不愿见姐姐难过。

陈少棋翻了个白眼,老爷果然没猜错,她真的会这么做。

“二小姐,老爷的遗嘱上是有但书的,如果你想把公司转手,依照遗嘱,公司会立即被法人接管,可能会直接捐给公益机构……”

他的话再度被辜瑜筝打断。

“真的是他做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明明知道我需要钱,还故意把原本该属于我的东西分给她,浑蛋!”她不敢相信,她向爷爷要求的那些都只是“额外附加”的,可是爷爷除了那些,竟只给她一些小钱,却把真正的财产全给了靖舒?

“姐姐……”

“如果她死了呢?她死了,唯一的继承人就是我了吧?”辜瑜筝的脸上蓦地浮起一丝诡笑。

这是他们逼她的,凭什么原该属于她的东西,全都分给了那个没用的妹妹?

糟了,老爷还是失算了。“你别做傻事,杀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陈少棋担忧的皱紧眉头。

“我要做,自然会做得没有痕迹!”她忿忿地瞪视着一脸苍白的辜靖舒,“你等着瞧!我要你付出代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夕间失去亲爱爷爷的辜靖舒,现在又要面对姐姐为了钱财与她撕破脸的局面,她的心更是倍受打击。

“你不用担心,我想她只是随口说说,不会当真的。”陈少棋安慰着她,眉头却锁得更紧。

他想着辜日升在去世前的遗言——替靖舒找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否则,她就是你一辈子的责任……他叹息,原来老爷早就看出来了。

就算他一直对靖舒有着男女的情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然而他已经是个老男人,怎么能够耽误她的一生呢?

???

就算家庭聚会在一年之内多了两个人,然而只要有他们父子俩在场,情况永远都会很难堪。

凌珑在桌下轻踢丈夫的脚一下,轻眨着温柔双眼,用眼神询问丈夫,现在她该如何才好。

欧阳逸送给她一抹安抚的眼神,这种时候,安静绝对是最佳策略。

新加入这个家庭的沈傲,早就已经受过妻子的行前教育,现在倒还颇能自得其乐的和丈母娘聊天。

欧阳佩媛则是认真的吃着眼前的精致餐点,对于那两人的怒目相视,她已经练就一套不闻不问的功夫了。

不过她实在很想问问这对奇怪的父子,明明每次见面都要为了事业与兴趣何者为重,而吵的不可开交,偏偏他们每个月第一个星期日,都还是会依母亲的规定,按时出现。

他们吵的开心,却苦了在场的其他人喹…“傲,你答应过我,下星期要去洛杉机的唷!不要到时又说你没空,看我不跟你离婚,去找别的男人才怪!”她突然想起这件事,攀着丈夫再度提醒他。

原本以为她抓了个牛郎,没想到她竟被彻底耍了一回,他非但不是牛郎,还是个知名企业的大老板,害她的眼镜跌碎满地。

“好啊,若你厌倦我的话,就去找你的舞男啊!你那群爱血拚的朋友一定会帮你出主意的,不是吗?”沈傲轻松的送她一抹帅气的笑容,他早摸透了她,根本不担心她会从他手中逃脱。

“真是的,一点都不配合我,哄我两句不行吗?”她轻皱眉头,娇睨着丈夫。

“我的心肝宝贝,你想我舍得让你离开吗?当初为了你,我可是吃足了苦头,你忘记了,我可还记得很清楚唷!”

他倒霉爱上眼前这个众人回避不及的娇娇女,但他就是爱上了,怎么也脱不了身。

“那我们能不能也跟去,一直玩到下个月,过了下次的聚餐再回来?”凌珑半开玩笑说着,她真的还不太习惯看他们父子俩怒目相望。

一直是被谈论对像的欧阳逍瞥她一眼,“你肚子这么大,想去哪?”

“这倒是。”凌珑失望的叹口气,但再想想,如果逍真的不顾爸爸的反对,要去维也纳参加钢琴比赛,那下个月的聚餐逍就不会出现,甚至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了。

“逍,这回你就听爸一次。”虽然欧阳逸一直很赞成弟弟去追求自己的兴趣和理想,但最近公司接了许多订单,他忙得连回家探望娇妻的时间都不多,他也希望逍能够帮他。

“这次的机会很难得,你们知道我要经过多少申请、推荐和比赛才能到维也纳吗?”欧阳逍执拗的低吼。

他愿意用往后一年内所有弹钢琴的时间,来换取这次的机会,这点逸是懂的,不是吗?

逸是个杰出的画家,却不得不遵从父亲之命,放弃绘画这项兴趣,专注在家族事业之上,据说现在他找到了他唯一喜欢的模特儿——凌珑,难道他就忘了有志却无法伸的痛苦?

欧阳逸望着弟弟,知道他心里的感受,但是就这么巧的,逍的一生心愿竟然就这么和前所未见的忙乱撞在一起……管他的,大不了他累一点,咬牙撑过就算了,逍的心愿可是他一辈子的期待。

“我看你就……”他带着祝福开口,却被父亲截断。

“你给我留下来,哪都别去!否则我就不要你这个儿子!”欧阳震于指着二儿子吼道。他最气的就是这个不驯的儿子,只想到自己遥不可及的梦想,却忘了现实才是最重要的。

秦美娴见父子俩又杠上了,无奈地说道:“你们能不能有哪一回见面不吵嘴的?逍,你还有没有把父母放在眼里啊?”

“妈,这一次的比赛真的对我很重要,我希望你能了解。”

“我警告你,不许再拿钱给他了,逍,这次我要你连机票钱都付不出来!”欧阳震于瞪着家中其他成员,“你们谁都不许资助他,听见没?”

“知道了。”凌珑最听话,马上应声。

“他不开口,我就不帮他。”沈傲淡淡应道,他也料定欧阳逍不会向他开口。

欧阳逍瞪他一眼,“我死都不会跟你要!”他们俩的梁子早因媛媛结下了。

欧阳震于看向另外两个孩子,“你们呢?”

“我夫唱妇随。”

这回欧阳佩媛把丈夫推在前头,这种行为引来欧阳逍的怨怼眼神。

“逸呢?”欧阳震于看向一向支持欧阳逍的大儿子。

“逍,对不起,我还是尊重爸的决定。”这是欧阳逸的答案。

“哼!那又怎样?不靠你们我就去不成了吗?”欧阳逍见自己被绑死了,气得起身离开。

山不转路转,他就不信凭自己的力量办不到!

哼!要不是“牛郎”这一招已经被沈傲用过,他还真想去贩卖身体,相信凭他出色的外表,要凑足旅费绝不成问题。

但他的格调可没那么低,要靠女人来赚钱。

反正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他大可再想想要怎么办才好,不过眼前除了筹措旅费,他还得专心练琴——这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事。

当他驾车狂飙之时,不在乎的笑脸又重回他年轻狂放的脸上。

夜依旧如同往常般黑暗,他的心却更加沸腾……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夏娃
  2. 茱蒂·德佛奥
  3. 凤歌
  4. 应雨芯
  5. 丝芳文
  6. 元薇
  7. 叶心
  8. 兰婷
  9. 陶苇
  10. 秦君行
  11. 沐沐
  12. 典宾
  13. 雯瑄
  14. 凌煖
  15. 岚龙令
  16. 祯祥
  17. 莎伦
  18. 枫红
  19. 素子
  20. 卫妮
  21. 冬向
  22. 董妮
  23. 田蜜
  24. 任无双
  25. 程庭
  26. 穆怜
  27. 杜默雨
  28. 花嫁
  29. 蓝蜻
  30. 兰亭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