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蓝芝羽 > 《甜点恋人》
返回书目

《甜点恋人》

第一章

作者:蓝芝羽

「珊珊!你醒了?」

岳汶珊张开眼睛时,还有一丝的迷惘,听到有细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分辨了许久才知道是有人在叫她的小名。

「嗨!感觉好一点了吗?」

汶珊将脸转向声音来源,终于看到她幼年时期的好友-尚莞茜。因尚家和岳家素有往来,莞茜也和年龄相近的汶珊成为交情很好的手帕之交。

「像被大卡车辗过一样。」汶珊用痊愈的声音回答。

「你要是太想念我,拨通电话来,我保证会抽空和你见上一面,以解相思之苦,犯不着用这种既费力又伤身、伤财的方式嘛!」尚莞茜调侃的对着病床上的好友道。

「说句实话,我并不希望现在看到你,」汶珊虚弱的说。

「看来,车子撞击你时并没将你的头壳撞坏嘛,口齿清晰,反应也还不错。」莞茜看到受伤躺在病床上的汶珊,依旧美丽动人,便忍不住想取笑她。

「照你这么说,我的确是出车祸!现在我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这感觉很像!」汶珊还记得那一长串的喇叭声,而后她才受到撞击。「严重吗?还有没有人受伤?」

「你的双腿有多处骨折,看来石膏至少得跟随你一个月以上,复原后还得做复健才行呢!你说严不严重,还有这一次车祸,唯一万幸的是你是唯一的伤患。当然啦!车子全毁。」莞茜知道汶珊想知道些什么,主动全盘跟她报告。

「看来,的确是不幸中的大幸。」汶珊刚要闭上眼睛休息,便想起另一件事,马上又张开眼睛问:「莞茜,你没通知汶柔或者是任何人吧?」

「没有!我知道你不想让她们担心,所以没通知她们。」莞茜了解的看了好友一眼。

「对、对!」汶珊虚弱的闭上眼睛。

「你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莞茜不解的问。

「别提了。」汶珊再一次张开眼睛,请求似的望向莞茜,「我还有一个星期的假,看来得在医院度过,怎么样才能过得有趣些?尚医师。」

听到汶珊称她为尚医师,莞茜只是挑高眉,促狭的问好友,「要不要让我来办一场医师与女病人的相亲大会?」

「饶了我吧!就我现在这副德行?」汶珊柔弱的抗议着。

「那么,就趁这个假期好好的检查身体,当是健康检查怎么样!」莞茜很实际的建议。

「随你吧!」汶珊微扬起嘴角,虚弱的说。

「那你好好休息。」说完,莞茜便转身离开病房,留下汶珊独自一人。

汶珊闭上眼睛,强忍着由双腿传来的疼痛,她脑中想的还是在奶奶家,跟汶柔发生争执后,妹妹受伤的眼神。

「哎……」汶珊重重的叹了口长气。

此时受伤躺在病床上的她,也只能对着空气,轻声的说声「对不起」,希望汶柔能谅解。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莞茜回到她自个儿专属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她老公-周建佑,正好整以暇的倚窗而立。

「我们这样做……好吗?」莞茜迟疑的问。

「放心,这么做对他们两个都好。」周建佑信心十足的回答。

「这……我实在不习惯欺骗人,而且还是我幼时最好的玩伴。」看到老公自信满满满的模样,莞茜勉强的点头答应,「好吧!反正你不会骗我。那下一步呢?」

「想个法子让况文政和岳汶珊理所当然的凑在一起。」他轻笑道。

「理所当然……」莞茜低头想了一下,随即道:「我知道况文政有一星期的年假可休,等汶珊这星期的假休完,若她不想马上回公司上班,又不能继续待在医院,更不敢让卓奶奶知道她出车祸,届时非得有个栖身之处,文政正好可以派上用常」

「派上?」周建佑对莞茜的用词实在不敢苟同,「反正你得想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好让岳汶珊能住进况文政家,还得让文政自己愿意才行。」

「放心!我已经想好该如何做了。」莞茜已有初步的计划构想,「这只要再仔细的安排一下,一定OK!」

「那就好!」周建佑点头,从窗边走到莞茜身边,轻吻她的脸颊,「我还有事得去办,下班再来接你。」

「好!」莞茜柔柔的说,当建佑打开门正要跨步而出时,她又不放心的问:「你确定他们命中注定,一定能成为夫妻?」

建佑含笑的看了她一眼,道:「就像你和我一样的肯定!」说完,他才大步的走出办公室。

有了建佑的保证,莞茜安心不少。她知道建佑向来不会拿他们的婚姻开玩笑,如今他会作如此的比拟,可见他有十成十的把握。

莞茜双手合并,祈求道:「上天,我不是要存心欺骗人,只希望能促成一段美好姻缘。」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好啦!今天你是帮我安排哪一科的检查。」岳汶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最重要也是最尴尬的一科!」尚莞茜小心翼翼的看着好友的反应。

「最重要?最令人尴尬?」岳汶珊蹙眉的重复,随即了然于心的问:「你是指妇科!」

「你这身为财团的执行总裁果然不同凡响,反应之快,小妹甘败下风!」莞茜拱手为礼的戏谴。

「拜托!」岳汶珊一副受不了的模样,手拍着额头道:「今天是初一还是十五,这么反常?难道结婚会让人改变心性?」

「不是改变心性,是回复自我!」莞茜不以为然的纠正,「结婚以后才知道,人与人相处贵在真诚,都能用最原始的面目对待最亲近的人,只要他能接受,又有谁重要到让我戴着面具见人呢!」

「说的真好!」岳汶珊诚挚的附和,「看你这样就知道,你有一位疼你、爱你、宠你、了解你的老公,我真为你感到高兴。」

「你也会的!」莞茜露出幸福的笑容,「连续三天,医院里最有价值、有前途的单身医师至少有二分之一出现在这病房,有没有中意的?」

「你该不会到处宣传我有意征婚吧!」岳汶珊惊骇的问。

「那可不是我的作风。」莞茜不屑的摆摆手,「我哪会让你搞到这般田地!凭我们岳大美人的姿色和才干,只有她挑人,哪还轮得到别人来挑她呢。」

「这还差不多!」岳汶珊轻吁一口气。

「那些有价值的单身汉,知道此病房住了一位既年轻又貌美的小姐,每个人都找尽借口来这晃一下,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拜托我替他们正式介绍。」莞茜想到那群医师同仁,不禁脸上漾满笑意。

「这么说来,我还满有价值的嘛!」岳汶珊自我调侃道。

「何止有价值,更上得了台面。」莞茜笑道,「连我也沾光呢!」

汶珊明知莞茜只是开玩笑,但她仍是苦笑的申明,「你只要别和奶奶一样,急着把我们推销出去就成了!」

「放心!顶多只让你当个代表。」莞茜安抚的说:「让别人知道你们三姊妹不是没人要嘛!」

「多谢关心!」岳汶珊忧浥的看着好友。

「别用那种眼光看我,我又不会偷偷把你给卖了。」莞茜笑骂道。

「就会寻我开心。」汶珊轻叹一声,「今天你不是帮我安排了妇科吗!」

「没错!」莞药略微不安的回答。

「我想!你会安排一位很有经验的「女」医师吧!」汶珊调整姿势问。

「我当然会安排一位很「有经验」的医师啦!」莞茜故意略微不悦的强调,「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安排?」

「相信!」汶珊安抚的对她一笑,「同一家医院的医师,再加上我们的交情,我相信你一定会为我安排最好、最优良的医师。」

「那就好!等一下会有人用轮椅来推你到妇科三诊去做检查,检查项目包括乳癌的检查,子宫颈抹片检查……等项。」莞茜约略地提了一下检查项目,好让汶珊有个心理准备。

「我知道了!」汶珊点点头,「你去忙你的吧!不用陪我了。」

「好吧!」莞茜看看手表道:「我……那我先去准备、准备。四十分钟后,还有一个手术得要我去开刀。」

「去忙吧!」

看着好友离去的背影,汶珊整个人松懈了下来,面对莞茜的关心她一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身为财团的总裁,任何一个决定都关系到全体员工的福利,在事业上,她得对家族企业的长成负责;在家中,她是三姊妹中的大姊,必须照顾关心两个妹妹的一切,她早已习惯成为别人倚靠的对象,是她在关心别人,而不是……此时,她才了解到关心也可以成为一种压力、一种负担。

这一天对汶珊而言,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经验,由于她的双腿骨折受伤,脚上打着厚厚的石膏,所以,不管她做任何一项检查,不但有实习医师陪同,还有医院的义工人员用轮椅推她到她想去的地方。

她宛如初生婴儿般,处处需要别人的帮忙,最令她困窘的是连上个化妆室,都得需要别人的协助,她在心中告诉自己,既然石膏得打上一个月,总不能事事皆倚靠别人,所以,只要有机会她就想试着用自己的力量,慢慢地独力完成各项简单的动作,以免事事都要麻烦别人。

虽然莞茜告诉她,以她受伤的程度不该如此急促,否则一个不小心,反而会促使伤口愈合得更慢,但她实在不习惯事事倚靠别人。

「岳小姐,准备好了吗?」

汶珊抬起头来看了眼打断她思绪的义工-张妈妈,她是这一天以来,不管汶珊需要去做哪种检查,都是由她陪同,是一位既有爱心又有耐心的中年妇女。

「张妈妈,又要麻烦你了。」汶珊含笑的说8真不好意思!」

「哪里,若不是我刚到邮局去办一些事,我早在二十分钟前就到了。」张妈妈将轮椅展开推到病床旁。

「办事,都办好了吗?希望没耽误到你的正事。」汶珊歉疚的看着张妈妈。

「哎呀!没什么的,我只是到邮局去帮我女儿寄一些画稿而已。」张妈妈小心翼翼的协助汶珊,从病床上移到轮椅。

虽然这一天以来,汶珊不知如此做过多少次,但心中仍有一丝恐惧,她屏住呼吸直到顺利且安全的坐在轮椅上,才放松的轻吁一口气。

「还是会紧张?」张妈妈慈祥的问。

对于张妈妈洞悉自己的心绪,汶珊只是腼腆的笑笑后,又好奇的问:「你女儿是一位画家?真了不起!」

「哎!以前画画只是她的兴趣,现在反却成了她谋生的工具!」张妈妈感慨的道。

「画画不好吗?」汶珊任由张妈妈推着轮椅往电梯走去,一边仍好奇的问。

「当然没什么不好!」张妈妈对着电梯内的医护人员点了一下头,推着汶珊入门,才又道:「只不过她原本是一位优秀的企画人员。」

「工作不顺心?」汶珊直觉的清测。

「要真是如此,我反而放心呢。」张妈妈苦笑道。

当电梯停在二楼时,张妈妈对着另一名帮她按住电梯开门扭的医护人员道谢,才推着汶珊所坐的轮椅往妇科三诊的方向去。

「张妈妈……」汶珊的好奇心尚未满足,见轮椅停下来才知道已到了妇科三詻。

「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拿病历表进去。」张妈妈拍拍汶珊的肩,轻敲诊疗室的门,才转开门把进入。

汶珊见张妈妈已进人诊疗室,她乘机打量了一下整个妇科的候诊室,也注意到三诊诊疗室的门旁,挂有各医师的看诊表,今天正好是轮到一位名叫「邝芳娠」的医师。

「邝芳娠,光看这名字就知道一定是一位女医师。」汶珊喃喃自语道。

「况医师正在等你,我们进去吧!」张妈妈从诊疗室出来,马上推着汶珊进去,一边还说:「别紧张,况医师的医术与医德,不管是在这家医院还是医学界,都有术妙轩岐的美誉。」

「我知道了,张妈妈。」汶珊含笑的回答。她知道张妈妈是关心她,深怕她会感到害羞或不自在!才会如此殷切叮咛,此时她不得不承认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事实上,汶珊知道自己紧张的原因,她今年虽已二十七岁,但未曾挂号看过西医的妇产科,若碰到压力过大,经期不顺时,她宁可看中医用把脉的方式,以免困窘不安,而正确说来,至今尚未有人看过她的处女之身。

张妈妈直接将轮椅推到内诊的诊疗椅前。汶珊一看到那张诊疗椅,立即涨红了脸,纵使从未看过西医的妇产科,但从电影中的某些场景,再加上自己的智商联想,马上可知道诊疗椅的末端,为何左右两边会有两个半凹型的东西。她原本已经平静的情绪,在看到那张诊疗椅,内心立即又志下心不安了起来。

「岳小姐,请往前移动一下。」张妈妈柔声的说。

「喔!」汶珊缓缓的往前移动。

这是她这次受伤以来,第一次希望自己连手也受伤了,或许这么一来她就能多拖延一下时间。当她的注意力集中在移动位置时,没注意到张妈妈已经退出内诊的诊疗室,身边换了另外两个人。

汶珊才刚刚挪动身体,让自己的背与臀部离轮椅椅背有点空隙,正想请张妈妈帮她一下忙,让她站起身时,突地,已有人将她拦腰抱起。

汶珊只闻到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味,随即已觉自己在某人怀中,她连忙将头抬起,映人眼脸的是一位长得相当好看、年轻的男子。

他正轻巧的将汶珊抱起,安置在诊疗椅上,仿佛她没有一点重量般,其实汶珊知道,以自己身高一百六十公分,体重四十七公斤而言,或许算是标准身材,如今再加上石膏的重量,她自认自己至少也有五十七公斤,根本和轻盈搭不上边。

勉强吞下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叫声,一眼望进他那双含笑的眼眸,汶珊腼腆的说声:「谢谢!」

「不客气!」

他低沉温柔的嗓音,令汶珊感觉像是在夜晚,欣赏着小夜曲般地充满了祥和,以他的外表判断,汶珊认为他应该只是一名实习医师而已,因为太年轻了。

直到他笑着走出诊疗室,汶珊才注意到还有另一名护士也在场,正努力的想帮她把脚跨上那半月型的位置上。

等汶珊把脚跨好后,护士问她,「岳小姐,能把臀部抬高一下吗?我必须帮你把底裤脱掉。」

「哦!这样可以吗?」汶珊努力地将臀部稍微提高一下。

「可以了!」护士小姐帮她把底裤拉下来了一点后,却喊了一声,「糟糕!」

「怎么啦?」汶珊担心的问。

「没什么啦!」护士小姐或许感染到汶珊的紧张,立即安抚她并解释说:「刚刚应该在上诊疗椅前先请你把底裤脱掉的!现在我只能小心的将你的脚抬起,而且一次也只能脱一边。」

「不用了,石膏裹的这么大一层,想跟以前一样把裤子脱掉,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那……」护士小姐迟疑了一下,不知该不该通知医师一声。

「别担心,尚医师已经有了先见之明,替我买了许多……呃……新潮的贴身衣裤。」汶珊羞红了脸,提示道:「这件是两边用绑的!」

「尚医师考虑的真周到。」护士小姐顺利地帮汶珊将底裤脱掉,又问:「岳小姐上一次生理期是在什么时候?还记得吗?」

「才刚结束约六天吧!」汶珊困窘的回答。

「那正好,等一下可以做ru房DIY检验。」护士小姐拿被单盖在汶珊的两腿之间,并将诊疗椅上一个像是小窗帘布般的屏障,横隔在她腰部的地方,「你等一下,我去请况医师。」

「好!麻烦你了。」汶珊客气的说,其内心正志下心不安。

「不客气!」

听到「刷-刷」的声音,汶珊知道是护士小姐拉开内诊的活动式拉帘!她深呼吸了几次,眼睛直盯着天花板,告诉自己别紧张。

才刚放松又听到活动式拉市「刷-刷」的声音再度响起,汶珊知道是医师来了,立即闭上眼睛,命令自己要放轻松,偏偏又听到金属撞击的「铿铿锵锵」的声音,整个人又紧绷了起来。

「放轻松,别紧张。」护士小姐立即安抚的看着汶珊,「马上就好了。」汶珊现在终于知道刚刚那个小窗帘有何作用了,正是隔开病人与医师,让病人看不到医师的动作,只能无奈的等着一切结束。

汶珊只觉得有金属冰凉的东西轻放在她双腿间,过一会好象有类似木片的东西探入,她直觉地打个哆嗦,护士小姐马上告诉她道:「只是取个检验体,已经好了。」

听到最后那四个字,汶珊才松了一口气,感觉那金属的器具已离开双腿间时,她这才确定整个过程已经完成了。

「等一下要做ru房的触诊,看看有没有硬块。」护士看到汶珊点头!才动手帮她把衣襟敞开,「况医师,准备好了。」

汶珊看到护士小姐拿出自己的底裤,打算再帮她穿上,当她看到护士和医师的位置互调时,才发现刚刚帮她做检体取样的,竟是一位男医师,而且就是刚刚抱她上诊疗椅的那名男子。

汶珊慌乱的在他的制服上搜寻名牌,果然让她看到「况文政」这三个字。

「你是况医师!」她惊恐的叫道。

对于她的指控和不满的语调,况文政只是好笑的挑着居道:「我的病患都叫我况医师。」

「你是男的!」汶珊将双眼瞪得大大的。

「相倍我,这是从我一出生就已经确定的性别。」况文政打趣的说。

「可是……可是我以为你是「邝芳娠」,邝医师,她是女的。」汶珊苦恼道,她现在的心情,只能用「惊骇」两宇来形容。

「她是女医师没错,不过昨天才刚生产,所以今天的门诊由我代理。」况文政有礼的解释。

「怎么这么凑巧。」汶珊懊恼的用手爬过头发,这才记起自己的上半身是半裸的,而裸露的部位正是最重要的部位,「噢!」她叫了一声。

看她紧张的拉上衣襟,随着她的动作!文政才惊鸿一瞥的看到她有一对弧度相当优美的胸部!他愣了一下,看她困窘得不知所措,才发现自己还紧盯着她的胸部看。

「对不起。」况文政讷讷的道歉。

看到她脸上的红晕,因自己的道歉又加深了几分上顶才想到,自己道歉等于告欣她,他是用男人的眼光看她,而不是用一位专业医师对病患的眼神。

他干咳一声,才说:「尚医师没告诉你,她是替你安排哪一位医师吗?」

「有啊!我还问她……」汶珊赫然停止陈述。

她想起莞茜今天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安,当自己问她:「你会安排一位很有经验的女医师吧!」她的回答是,「我当然会安排一位很有经验的医师啦!」自始至终她都没保证是一位女医师。

看她一副吃亏上当的模样,况文政知道尚莞茜铁定没告诉她实情,「看来她是故意瞒着你!」

「或许吧。」汶珊紧抓住衣襟道。

「尚医师一定是知道你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才会隐瞒我的性别。」况文政推测道。

「我知道。」汶珊面有赧色的道,「况医师,我能有个不情之请吗?」

「你想把这项检查延后。」况文政了解的说8或者是换一位女医师?」

「我不想做这项检查了。」汶珊嘟着嘴说。

看她娇喷的嘟嚷,倒像是个闹脾气的小孩子,文政轻笑一声,换来她怒目相视,他立即收敛笑意,正色的建议道:「检查还是得做。」看她正想反驳,他伸手阻止道:「听我说完,只不过是换另一种检查方式。」

「另一种检查方式?」汶珊不明其意的重复一次。

「没错。」文政肯定的道,「可以用断层扫描的方式,结果也更精确。」

「那就用这种检查方式好了。」汶珊这才略松一口气!勉强同意。

「那我安排个时间,届时再通知你。」文政说完转过身,让护士帮汶珊穿好衣服后,他才问护士,「穿好了吗?」

「好了。」护士点头说。

「好!」文政转身弯腰,再一次抱起汶珊,只不过这次是从诊疗椅抱到轮椅上。

「谢谢!」汶珊再一次涨红了脸,感觉到自己心跳得剧烈非常,深怕被人发现,连头都不敢抬。

「不客气!」为了怕引起她更多的不自在,文政抱她坐在轮椅上后,就走出安静的诊疗室。

「况医师是我见过最有医德的医师,绝对不会乘机占女病人的便宜。」护士小姐笑道,准备走过来帮汶珊推轮椅到外面。

「我知道,我只是……不习惯。」汶珊腼腆的说。

「你一定是第一次看妇产科!」护士小姐了解的点点头。

汶珊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坐在轮椅上任由护士小姐帮她推轮椅。

一到外面的诊疗室,张妈妈早已经准备好要接手,和护士小姐道谢后,就推着汶珊要离开诊疗室,在经过医师办公桌时,就看到他埋首正在书写病历表,直到张妈妈推着轮椅来到妇科三诊的门口,汶珊才吁出一口长气。

回到病房,见她沿路上都一直沉默不语,张妈妈不禁关心的问:「岳小姐,你还好吧!」

「我很好,张妈妈你以后别再叫我岳小姐了,直接叫我汶珊吧!」

「好啊!」张妈妈欣然答应。

「每次听到有人叫我岳小姐,就好象我人在办公室一样,这使我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那怎么行!你现在可是病人,是病人就该好好调养身体,要放轻松多休息!」张妈妈语重心长的说。

「所以,你还是叫我汶珊好了。」汶珊笑着说。

「好!好!」张妈妈努力的撑住汶珊,尽量让她靠自己的力量移到病床。

汶珊作梦也没想到,自己才稍微动了一下,就已经满身大汗了,她躺在病床上略骂道:「真没用,才动一下就满身大汗,气喘不已。」

「这是正常的,你可是病人啊!」张妈妈主动到病房里的盥洗室,替汶珊拿一条湿毛巾给她,「擦擦汗吧!」

「谢谢!」汶珊接过毛巾,将整个脸埋在毛巾里,藉由毛巾上的冰凉降低一下脸上的热度,「好舒服喔!谢谢。」

张妈妈将毛巾挂好,顺手将轮椅收好。根据汶珊这一天来的观察,她知道轮椅一收好,张妈妈就会走出病房去帮助别的病患。

她不希望自己单独留在病房内,从妇科诊疗室出来后,整个脑中一直萦绕着况文政似笑非笑的眼神,她急需找个人聊天,分散一下注意力。

为了甩开这种恼人的情绪,汶珊开口问:「张妈妈等一会儿,还有急事吗?」

「没有!除非小曼找我,否则每星期一到星期五,固定早上九点到十一点,我都会在医院帮忙。」张妈妈拉了张椅子,坐在汶珊的病床旁。

「小曼?」

「小曼就是我女儿的名字,我也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张妈妈就像每一位母亲一样,一谈起自己的子女,眼神中皆充满自豪与宠爱。

「哦!就是刚要去做检查前,你曾经提过去邮局帮你女儿寄画稿,她就是小曼!」汶珊马上想起此事。

「你的记忆力可真好,我随口提提,你就记住了。」张妈妈顿时感到有种被人重视的感觉。

汶珊笑了笑,挪一挪身体,让自己能坐靠在病床上。

「你还说,小曼是一个很优秀的企画人员,但为何没再继续呢?」汶珊好奇的问。

「她……她受伤了。」张妈妈苦着一张脸道。

「受伤?」汶珊关心的问:「伤的很严重吗?现在还要不要紧?」

「外伤已经痊愈,可是内心的伤害,只怕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会好。」张妈妈感叹的说。

「内心的伤害?张妈妈你愿意说给我听听吗?」汶珊问道。她注意到张妈妈并不如外表所见,是一位无忧无虑的快乐中年妇人。

「这……好吧!」张妈妈看到汶珊眼中除了好奇,还有更多的关怀上」才点头答应,「这么久以来,我也一直想找个人谈谈!」

「我是一位很好的听众。」汶珊举起右手保证道。

「其实事情的来龙去脉既简单又平常,就像是电视上常上演的肥皂剧一样,一对相爱的情侣,本来是人人夸赞郎才女貌的佳偶,而一场车祸,让事情全改观了。」张妈妈握紧双手激动道。

「男主角车祸丧生?」汶珊直觉的猜测。

「若真是如此,那倒也是一段凄美的爱情。」张妈妈忧容满面道。

「男主角变心?」汶珊再一次的猜测。

「这……以后我们再谈好吗?生病期间还是想些较愉快的事吧!」张妈妈避开问题,推诿道,「你还是多休息吧!」说完便径自走了出去。

待张妈妈离开病房后,汶珊百般无奈的看着天花板,为了防止想起刚刚检查一事,她索性将记忆回溯到七年前的生日……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夏语
  2. 丹筠
  3. 夏荷绿
  4. 琳琅
  5. 萧晓
  6. 夕烟
  7. 原宁
  8. 肯特尼·雷恩
  9. 关月(台湾)
  10. 默婵(沐辰)
  11. 湍梓
  12. 桑翎
  13. 孙慧菱
  14. 蓝雁沙
  15. 尹雅
  16. 晨希
  17. 小夜
  18. 天晶
  19. 乔琪
  20. 铃兰
  21. 莲呼
  22. 孟菲
  23. 龙狂狷
  24. 衍衍
  25. 枫斗
  26. 孙小千
  27. 吕希晨(晨希)
  28. 江晓岚
  29. 紫轩
  30. 拓拔月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