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梅文 > 《守得云开见月明》
返回书目

《守得云开见月明》

第一章

作者:梅文

「我爱你。」
这三个字仿佛魔咒般,只要情人开口施法,被掳获的对象马上就变成软脚虾,硬生生被定格原地,像武侠小说里的点穴功夫,一句话就可以把爱情点到自己手上。但这句话对於间悦明一点用也没有。
看著坐在对面的男人,一脸痴心的表情在等著她的回应,间悦明不禁皱起眉头来。因为这个人虽然跟她平时看习惯的哥儿们有著相同的长相,但那副模样却让她觉得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陌生人。一个让她觉得很陌生很陌生的「男人」。
「我很喜欢你……但是……」间悦明觉得有必要跟他解释清楚,但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讲才能婉转到不会伤害到他。「真的吗?原来你也喜欢我啊!」他的表情是高兴的,没想到郎有情妹有意,他的告白成功了!「等等!我是喜欢你没错,但是……」间悦明面对这个「曾经」是好朋友的哥儿们,心里一阵难过,难道她又要失去一个好朋友了吗?「天啊!不会是真的吧!原来你『也』喜欢我!」他已经陷入告白成功的激动情绪里,压根儿没注意到间悦明的表情——那不是高兴的样子。
什么跟什么啊!「也」喜欢他?听到这个字,间悦明觉得不打破他的幻想是不行了。她决定速战速决,清楚明白地拒绝他才不会有後遗症,她可不想跟一个朋友有恋情上的牵扯。朋友是朋友,恋人是恋人,她分得很清楚。
「你听我说好不好?」她冷冷地打断他的兴奋。
「好。」被她铁青的表情吓到,他连忙正襟危坐,像小狗般望著他的新主人……喔,不,是新女友。「我要说的是……」
看著他用小狗般的无辜眼神望著她,间悦明心里的感觉就更无奈,自己真像个在路上骑车却不小心撞飞一只流浪狗的坏人,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他还在等著她说下去。「你要说什么?亲爱的明明?」
原本有的一丝愧疚感,在他说了她的禁句「亲爱的」之後,马上被间悦明抛到脑後,她可以不带任何心理负担告别这个曾经是好朋友的男生了。「我要说的是,第一,我喜欢你不代表我爱你;第二,我最讨厌人家叫我『亲爱的』,很不幸你犯了这个大忌;第三,我们朋友就做到今天了,请你把我从你的电话簿里删掉,谢谢。」间悦明一口气说完,也没等他回应,放下咖啡钱,扭头就走。不过走到一半,她又走了回来。
「明明?」他以为她回心转意了,连忙奉上谄媚的微笑。
「不要误会,我不是回来找你的,我只是丢错钱了。喏,一杯拿铁加上蛋糕是算下午茶的价钱,所以我丢太多了,我只是要找回五十元而已。」间悦明出门向来下欠人情,也不会亏自己的老本。「嗄?」他愣住了,没想到她跟他算得这么清楚,连忙拉住她,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你也不用这么绝情吧?情人当不成,总不会连朋友都不能做了吧?」「我想我们以後还是不要联络的好,免得你对我有其它多余的想法。就这样,祝你一切都好。」间悦明抽回自己的一百块,丢下零钱就走。没有回头,她也从不回头。
只剩一颗告白失败的心在她身後,因为她的拒绝,啪地一声,裂成两半。心,碎了。
只不过间悦明不关心,因为她从不回头,所以也看不见他人的心碎。
间悦明在一间百货公司任职,她的工作是收银员。
这个工作不需要太高的学历,所以间悦明高中一毕业就开始加入这个工作,每天准时上班,准时下班,日复一日过著平淡的日子。对她来说,生命中最大的困扰就是打错发票、找错零钱,每天都在跟刷卡机、收银台搏斗,偶尔听听专柜小姐的抱怨,生活就是这样简单。她也不想破坏现在的生活,尤其是男人,更不在她的预算之内,因为她已经看透了、受够了。在她的心里有一个死结,解不开。
那是她的秘密,她没有办法跟任何人倾诉,那是必须隐藏起来的心事,绝对不能曝光的感情。如果不能得到最好的,那么她就都不要。
可是心里难免会牵记著、挂念著,彷佛有一根丝线绑住了她的双脚,让她走不开那段感情,只能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看不开,难道就像是灯蛾注定是扑火的命运一样,她也只能往那种悲情的感觉里钻吗?她虽然外表冷漠,但内心却有著绝对的热情,只是现在,她完全把自己的感情冰封起来,完全不对外开放。不爱,就不会受伤了。
但花朵天生就会招蜂引蝶,就算她再怎么封闭自己,还是会惹来一些苍蝇蚊子。她实在搞不懂,为什么男人跟女人在一起,久了之後一定得有进一步的来往,为什么不能单纯做朋友呢?为什么一定要把朋友关系变成男女关系呢?她完全没有给人错误的联想啊,为什么那些男人一定要追著她不放呢?「唔,你有没有给人家算过命啊,会不会是你命中带桃花?」听完她的告解,室友王君猜测。「桃个鬼啦!你想太多了,我已经很烦了,别再拿这个取笑我。」间悦明无奈地说。「不然这样,你要不要考虑找一个固定的男朋友试试交往看看,一旦人家知道你早就名花有主了,应该就不会来缠你了?不然我男朋友借你当挡箭牌也可以。」王君好心地提议道。「免,如果到时候他变心的话,你不要来找我哭喔!」间悦明不是吓她,而是担心不小心发生这种擦枪走火的事件,拒绝男人不难,要是少了个好朋友就真的不划算了。「我对他有信心,不过你不要我也没办法!」王君想想也对,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是没有节操的。「不然你就装同性恋,这样男人就不会烦你了。」「没用,之前有一个还因为这样穷追不舍,打算用他的真心感动我,看看能不能治好我的性向;还说什么不介意我爱女人,只要我肯分一点爱给他就够了的屁话,听得都快烦死了!」间悦明无奈地说。「噢噢,那你怎么没考虑接受他的感情呢?可惜没有人这么追我,要是有的话,我真的会考虑当脚踏两条船的劈腿族呢!」王君大叹可惜。「免!如果你有这方面的需要我可以把他介绍给你,让你当劈腿族劈个够本!要不要啊?」间悦明故意道。「别了,开开玩笑嘛,还真的当什么劈腿族咧!要是被我家那口子知道,不真的劈了我才有鬼咧!」王君吐舌道,又扯回原话题:「话说回来,你到底喜欢怎么样的男人啊?」「我要的条件又不严苛,只要能让我有『那种』感觉的男人就可以了埃」间悦明说得很含糊,但是这种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啊!「那种感觉啊?你会不会觉得你的条件太笼统了?」王君瞄了她一眼,才坏心地说:「还是你要的『感觉』是那种上床炒饭嘿休的感觉?啧啧啧,想不到你原来这么开放啊?」「嘿你个死人头啦!你留著自己慢慢炒吧!说到这个,我可没像你那么经验丰富。」间悦明白了她一眼。每次一有人想对她再进一步的时候,她就马上打退堂鼓,根本没机会跟男人真正的「相处」,更没可能有男女间那种亲密的第一次接触。「装清纯,你不去试怎么知道你不会有感觉呢?」王君坏心地鼓励道。
「免!我一点也没有兴趣。 光想到男人毛毛的手、毛毛的脚就有点想吐,真怀疑他们才是蜘蛛精转世,毛手毛脚的……嘿!」间悦明没真看过男人裸体,但从电视电影上看来的资讯,每个男人看起来都油滋滋肥腻腻毛绒绒的。「你不是在形容蜘蛛,你是在形容蟑螂吧?」王君被她讲得也想吐了。
「差不多,反正都是我不喜欢的。」间悦明皱著眉说。
「别讲那个了,怪恶心的。来!看看我新买的指甲油。」王君拖出一盘指甲油来现宝。「免!自便。你抹那玩意儿弄得整间房子都是怪味道,那个闻了真的会想吐的。」间悦明马上掩鼻而逃,不顾王君的叫唤。「不识货。」得不到室友的赞美,王君只好孤芳自赏了。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道理间悦明最清楚。
她不喜欢谈办公室恋情,因为麻烦。
同事之间维持基本的交情就可以了,如果突破了感情的关卡,在公事上就会很难公事公办;再加上她的个性又不是那种八面玲珑的好好小姐,所以就算有男同事对她有好感,她往往也会拒人於千里之外。不像王君,她对任何异性的追求都是来者不拒,吃饭唱歌跳舞都可以。这看在间悦明眼里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觉得你把他们这样当凯子削不是件好事。」间悦明不止一次劝过王君别这么随便就跟男人出去约会,免得被男人当成公共汽车,只要一点零钱就能上车。「别这么古板好不好?不过是跟同事吃吃喝喝罢了。」王君一点也不以为意地说。「而且我也没逼他们啊,是他们自愿的。」「话不是这么说,你哪次跟人家出门吃饭是自己付钱的啊?」间悦明指出重点,提醒王君便宜莫贪。「明明,你的想法错了,大错特错!」王君反驳道。
「有什么不对吗?出去吃饭就各付各的啊,谁也不欠谁,没错啊!」间悦明一向是公平原则。「错错错,你真的错了!」王君摇头,说明她的理由:「要知道女人出门是要打扮的,化粧品不要钱吗?衣服不要钱吗?香水不要钱吗?鞋子不要钱吗?我肯答应跟他们约会,是给他们面子耶!」「还皇恩浩荡哩!拜托。」间悦明摇头道。
「时间就是金钱耶!要知道女人青春有限,男人只需付出一点微小的代价就能跟我这种绝世大美女约会,就算要他们一点小礼物也不算过份埃」王君脑袋可是清楚得很,不过外表看不出来。「话不是这么说啊,那也要在两个人已经进入某种状况才能这样玩埃跟不熟的男人出去还要人家买东西给你,感觉不会怪怪的吗?」间悦明实在不懂王君的想法。「有什么好怪的,我出时间他出金钱,银货两讫,谁也不欠谁啊!」王君还是坚持她的交换理论。「我当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乍餐,但是我也没有存心骗他们啊,我只是开放追求罢了,要赢得像我这样的美人,不花点代价怎么可以呢?」「我真该在门口挂个牌子的。」间悦明吐舌道。
「什么牌子?」王君好奇地问。
「去申请牌照营业啊!听你讲成那样,真怀疑什么时候变成了五月花大酒家的妈妈桑了!」间悦明公布答案。「笑我!」王君扑上去,两个人打闹成一团。
打闹一阵之後,突然间电话铃响了起来,间悦明才气喘吁吁地说:「不玩了!你有电话,看看是不是客人来约时间了。」
「去你的。」王君吐舌道,马上还以颜色:「我会叫他们指名你的,安啦!不怕没机会下海的。」「哇,还不快接电话,罗哩叭嗦的。」
间悦明走开,剩下王君在客厅跟追求者热线不停。
虽然间悦明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已经有男朋友的王君还会对其他的男人发送电波,不是已经喜欢上对方了,那为什么还要再另外找人,难道她的喜欢就只是骑驴找马而已吗?这样的喜欢并不是建构在精神上面,而是物质上面的评估,对间悦明来说实在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埃难道,喜欢就不能只是喜欢而已吗?由於她的机台是在专卖化粧品的楼层,间悦明每天都看同事把自己的脸当调色盘般抹,所有新色都滥在脸上给客人参考,受不了那种顶著大花脸上班的样子,间悦明更决定把钱花在化粧品上的女人真是大笨蛋。但王君可不这么想,她来百货公司上班的目的可不真的为那几万几千的业绩奖金,她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被贵公子看上,过著麻雀变凤凰的日子。只不过想是这么想,她还是跟一个普通男人来往。「不然你帮我看看,穿哪件比较好看?」王君拎了两套衣服出来要间悦明帮眼,红的艳丽、蓝的端庄,而王君似乎比较锺情前者。「穿这么漂亮去上班吗?」间悦明问。
「拜托,公司有制服的好不好,我是要去约会啦!」王君嚷。
「你不是想当灰姑娘吗?那应该乖乖等你的王子啊,怎么一天到晚都跟平民约会啊?」间悦明忍不住嘲笑她。「哼,你没听过骑驴找马吗?」王君最後还是选了红的,跑回房间换装,再出来服装表演。看到王君的兴奋,间悦明很佩服她的精神,上一天班回来还那么有精神变东变西的。她忙了一天回来累到只想睡觉,根本没力气出门,遑论花心思打扮去跟男人约会了。「如何?」王君换上新衣,得意洋洋地展现她的身材。
「你打算第一次约会就让男人喷鼻血而死吗?」间悦明不是老学究,但是看到王君的暴露程度,还是觉得不太妥当,毕竞中国人还是比较保守,没事穿得像野鸡一样摆明是想勾引男人上床嘛!「呼,我管男人喷什么,那不重要,重点是我美不美?」王君一语双关地说。可惜间悦明听不懂她的弦外之音,只能呆呆地点头。就算再有种,也不敢跟王君实话实说,要真的说她像货腰女,不被打死也会被骂得臭头,她可不想因为失言而失和,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沉默。「好吧,那就穿这套吧!」王君满意地回房换下战袍。
间悦明翻了个白眼,要她这么辛苦去讨好男人,她可不干!要她学王君这样女为悦己者容,那她还是丑死好了!换上百货公司的制服,一向习惯早到的间悦明把私人用品放到专属的置物柜里,正准备去会计室报到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住了她。「明明!」
原来是副店长。
「有什么事吗?」间悦明看著他,脸上没有表情。以女性的直觉,她知道这个上司对她很有意思,但是基於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她对这个大她十岁的欧吉桑只愿维持公事上的关系,一而再地拒绝了他的邀约。不过他却不死心,今天又来搭讪。
「早埃」
「早。」间悦明翻了个白眼。
「晚上有没有空啊?」他问。
「我有事。」间悦明一口咬定,不给他约她的机会,即使她下班之後只是在家泡茶看书也懒得跟他出门。「什么事啊?可不可以推掉?我有两张今天晚上的电影票,据说很好看,你一定会喜欢的……」他自顾自地说下去,完全没问她的意见。「那就这么约了,下班我在停车场等你。」「喂!等等,我没说我要去啊!喂!」间悦明愣住了,没想到他动作会这么快,竟然一溜烟就跑得不见人影。随便订下约会,真是没礼貌。「怎啦,卡在这里不动,小心你家张股钉你哦!」王君看她没反应,推了她一下,提醒间悦明要上班了。「还不快去领零用金,快要开门了耶!」「气死我了!」间悦明这才醒觉,一股不被尊重的怒火攻心,边走边骂。「真该去投书告他性骚扰的!」「谁啊?」王君问。
「还能有谁,副店啊!」间悦明把刚才发生的事跟王君说了一遍,还忍不住骂道:「你不觉得他很恶劣吗?竟然利用职务之便骚扰女同事!」「有什么好生气的,不理他就算了啊!」王君闲闲地说。
「这又不是第一次!上次害我被张股钉了一个星期,结果现在又来惹我,摆明就是要我难看嘛!」间悦明愈想愈气,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这应该不是副店干的事,他怎么可能叫张股虐待你?疼你都来不及了耶!」看间悦明一脸不屑,王君补了一句:「问题应该是出在张股身上。」「张股?」间悦明想不透这其中的奥妙。
「对啊,她跟副店是同期进来的老员工,你不觉得她对副店的眼神一直都怪怪的吗?」王君八卦地说,看间悦明一脸疑惑又道:「想想看,她会那样整你不是因妒生恨还能有什么解释呢?」「好像是耶……」间悦明一想到副店长约她的消息要是像上次那样又传开来的话,下星期她肯定又得要加班,脸色就垮了下来。「惨了,这次不知道又要叫我临时加班还是算传票了……天啊!」「别担心,山人自有妙计。」王君在间悦明耳边说了几句。「如何?」
「确定这样做OK吗?」间悦明不相信王君的一石二鸟之计。
「你知道耐吉的广告词是什么吗?」王君问。
「什么?」间悦明不解。
「Justdoit!去做就对了。」王君自信满满地说。
「好吧……」不情愿地,间悦明只好照办了。
原来王君的妙计就是把副店长跟张股长送作堆。
间悦明是负责当跑腿的,她先跟张股说副店长下班後想约她看电影,然後再跟副店改时间地点在电影院门口见面,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王君处理。「真的没问题吗?」间悦明还是有点担心。
「Sure,包在我身上。」王君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
下班前,间悦明看见王君跟张股两个人一齐离开公司,但是她不知道她们两个要去哪里,她只希望会有好的结果。挨到下班,间悦明马上冲回家等消息,只见王君老神在在地躺在客厅的沙发里敷脸,一副懒洋洋贵妇的样子。「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间悦明鞋也没脱,皮包也没放下,紧张兮兮地问王君事情的发展。「不知道。」王君闲闲地说。
「喂!你这么说太不负责任了吧?」间悦明尖叫道。
「我尽力啦!你要知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耶!尽了人事之後,我们也只能听天由命喽!」白著一张脸的王君耸肩道。「而且我累了一个下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好心一点让我休息一下吧!」「你做了什么啊?」间悦明问。
「做的可多了。要知道,我可是亲手打造了一个新生的女人出来耶!」王君得意地说,撕下脸上的保湿面膜,满意地对著镜子看著容光焕发的自己。「果然,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你已经很美啦,不用照了!」抢下镜子,间悦明要听事情的经过。「快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啦!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好了。」王君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你是说,你带张股去买衣服鞋子然後替她化粧?」间悦明把王君那一段「落落长」的描述简化。「这样要花一个下午的时间?」「你才知道啊!我到了张股家差点没昏倒,你知道她最体面的一件衣服是什么吗?」王君夸张地问。「什么?不会是制服吧?」间悦明没看过张股穿过制服以外的衣服,因为张股从来都是穿著制服上下班的。「宾果!就是制服。」王君公布解答,翻了个白眼继续道:「我终於知道为什么她到三十好几都没有男人要她的原因,就是不懂得打扮。看到她的衣柜时我还以为她已经出家了,里面除了制服,还是制服,清一色的白衬衫黑窄裙,她几乎已经卖给公司了!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至少……至少是裙子啊!」间悦明跟王君也穿制服,可是她们都有男人追啊!这又跟制服有什么关系?「错,张股的制服根本没有改过。加上她不化粧不保养不整理,每天把头发梳得像老处女一样,哪个男人会对这样的女人有兴趣啊?」王君不屑地说。「至少她很整齐啊!乾净清爽就很自然啊!」间悦明觉得王君有点夸张,张股没她说得那么不堪吧?「照你说的,卫生纸也很自然也很乾净清爽啊!可是男人除了拿它擤鼻涕擦屁股之外,还会对它说我爱你吗?别傻了!」王君吐舌道,继续爆内幕:「重点也不在这里!重点是她的内衣。」「你管人家内衣穿什么?」间悦明没想到王君会翻得这么彻底?「错,这才是重点。一个女人的内在美如果不够性感,那么她表现出来的样子也不会让男人有感觉。」王君有她的一套长篇大论。「不会啊,只要乾净就好啦!而且性感的不见得好穿埃」间悦明虽然省,但她三个月就会去买新内衣换季,毕竟是每天穿的贴身衣物,对自己好一点也无所谓。「那不是乾不乾净的问题,你不知道当我看到张股那一箱子的阿妈内衣内裤时,真的好想大哭一场啊,不敢相信现在竟然还有这种女人!我真怀疑她是不是从没有好好替自己买过一件好内衣。」王君摇头道。「有那么恐怖吗?」间悦明怀疑地问。
「不然你猜她有多大?」王君反问。
「这个嘛……我想她至少应该有B罩杯吧?她看起来挺丰满的样子……」间悦明想了半天,怎么想也想不出张股长的身材,因为她平时穿的制服实在太宽松了,对她的尺寸实在无从想像起。「错!她可是有38E的!」
王君公布答案,这数字吓了间悦明一跳。
「哇!不会吧,这么有料?」间悦明真的看不出来。
「别伤心,你好歹也有个C罩杯,我才想哭咧。」太平公主的王君哀怨地说。「所以我就拖她去买了几套性感内衣,至少让她有点女人的自觉,别再浪费她的好身材。」听王君说完她的改造计画,间悦明忍不住问:「那个副店长真的值得张股这么拼命吗?」「别瞧不起人家,副店长好歹也是主管,前途看好,而且你不要的不见得是烂的啊!」王君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女人为了讨好喜欢的男人要做到这种程度会不会有点……」间悦明没有明讲,但言下之意很明白地点出了她的不屑,她不能理解这样的心情。「只要她觉得值得就够了啊!」王君说。
「也对啦!」间悦明只希望会有好结果,不然她以後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菱葳
  2. 童真
  3. 于席
  4. 燕师卿
  5. 胭脂虫
  6. 晨洁
  7. 临歌
  8. 辛蕙
  9. 施纹
  10. 问情语
  11. 冷轩
  12. 妮妮
  13. 夏天
  14. 李夜
  15. 茱蒂·德佛奥
  16. 李芃
  17. 岳靓
  18. 绯炫
  19. 澹台
  20. 颜奚
  21. 文琋
  22. 方敏
  23. 朱茱
  24. 曼绿
  25. 苏荻
  26. 单炜晴
  27. 舒格
  28. 凌淑芬
  29. 衣格
  30. 水湄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