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仲晓文 > 《求婚十四天》
返回书目

《求婚十四天》

第一章

作者:仲晓文

入秋以来的忽冷忽热到了十一月中旬,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一连几天的秋阳,照到人心坟底舒服的透彻。

今天,仍是舒服的暖秋气温,这样的天气。教人做什么事都觉得舒服,无论是上班、上课、逛街、玩耍、发呆都皆宜,但是,这样的好天气对某些人而言,却也是找老婆的好天气。

在台北的中山北路,三个男人窝在黑色的BMW里,对着街上来往的女人,品头论足的指指点点。

男人们已经在这待一整天了,他们的三餐都是克难式的一堆干粮零嘴,对三个大男人而言,这些非正餐的食物算是善待他们了。

“喂,我们能不能先去吃饱了再来挑老婆?”陆家遥首先发难抗议。

“哪!”李渊辰递包吉士卷给他。

“哦!不要啦,我想吃饭。”陆家遥推开那包他看了都想吐的饼干。

“忍着点,饿不死的啦。”李渊辰不太有诚意的安慰他,眼神还是盯着窗外。

“照你这种标准,我们在这待上一礼拜也不会有结果。”陆家遥认为他太挑剔了。今天少说也有二十个以上算不错的女人晃过他们眼前,可是他居然都看不上眼。

“喂,别吵,那个穿灰色套装的女人怎么样?”温世琦喊着。

“不好,看起来太干练。太市侩。”李渊辰又摇头。

“那后面那个呢?穿白衬衫、黑长裤的,她看来挺清纯的。”陆家遥 比着另一个。

李渊辰又摇头,“不好,太嫩。”

“这也不好,那前面那个呢?一头卷发、佼好的身材,有模特儿的仪态。”陆家遥不放弃的指着一位正朝他们过来的女人。

“不好,这种一定会吸引很多蜜蜂。”

“什么呀,不然你到底要什么样的?很抱歉、很爱国,让人会不屑一顾的?”陆家遥不耐烦了,虽然李渊辰是他启蒙师父,现今也是他老板,辈分怎么算都高他一等,不过,他认为这家伙根本是在找碴。

“情人眼里出西施,我要那种我一眼就对的上的。”李渊辰说。

“总得有个轮廓吧?”

“嗯……我也不会讲,反正看到之后,觉得对眼的话,就是那个了。”李渊辰自己也不会解释。

什么嘛!就说他是在找碴。陆家遥暗骂道:

“我想,你的意思应该是找方薰羽那样的女人吧。”温世琦点出李渊辰的问题。

李渊辰挑了挑眉,没反应,也没附和。

“方薰羽!不会吧.你还敢喜欢那种恰查某呀?”陆家遥搞不懂天下女人那么多,他竟偏爱那种有针有刺的。

方薰羽的教训,没教懂他吗?他们现在会沦落到街上找女人,还不都是她害的,都是那女人害小渊神经岔了线,才会莫名其妙的做出一堆疯狂行为。

“我没说我还喜欢她。”

“不然呢?你干啥不挑别的女人,偏爱那种龙都国际娱乐女侠,专爱鸡婆管人闲事、找碴上身的女人?”

“有这种女人在身边,不觉得天天都很精神吗?”李渊辰就是想要一个活泼、有朝气的女人。

“你自虐不成,摆一只有攻击性的老鹰在身边,对自己是百害而无一益的。”陆家遥劝戒着。

“我又不找老鹰,找只麻雀就可以了。”李渊辰悠哉游哉的说。

“你也不嫌麻雀吵呀?”陆家遥还是觉得他头壳坏去。

“哎呀,你们俩别吵了,这只是场游戏,你们忘了吗?不过是找假老婆了,等戏演完之后,就一拍两散了,你们俩这么认真做什么?”温世琦提醒他们别太过头了。

“就是游戏,所以我才他有问题呀!不就是找个人演戏嘛,你瞧他这么认真又这么挑,非得找到第二个方薰羽。你想想,要买的有第二个方薰羽的话,以她那种个性,她也不会答应我们的要求的,搞不好,才听完我们的要求,就赏给我们一人一耳刮子。”陆家遥真想戳戳李渊辰的脑袋瓜,把他戳醒一点。

“唉,事情还没到,谁都不会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李渊辰的注意力锁住对面路口一个身着轻便衬衫、牛仔裤的女孩。

他简直是疯了!陆家遥拍着额头,后悔自己的“遇师不淑”。

一旁的温世琦发现今天的目标终于出现了,因为他惊觉到李渊辰的眼神变了,变得专注炯亮。顺着李渊辰的视线望过去,他发现一位绑马尾着轻便服的女孩,接着,一辆白色劳斯莱斯在她旁边停下,而后她便开门乘车而去。

“就是她!追!”李渊辰不假思索的喊着开车。

闻言,温世琦也戳契十足的立刻跟上。

“追什么呀?”搞不清楚状况的陆家遥把瘫在椅子上的身子撑起。

“快了,要是顺利,就放你去吃大餐。”

###

“好!阿叔,这边停就行了。”章诗爰交代年纪五旬的司机。这司机王成在章家已工作三十五年,从黑发到白发,他的工作也从单纯的司机,到什么都负责的总管。

“好的,那什么时候来接你?”王成问。

诗爰挥挥手示意,“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这……小姐……”王成露出困难的脸色。

“放心啦,我都这么大了,紧张什么?”

“可是董事长他……小姐,你不想让我不好交代吧?”

“哦,拜托,你骗骗他不就成了?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我是怎么回家的?”

王成露出为难的表情,“小姐……”

“哦,别又来了。”诗爰知道自己快败给他了,因她每每只要看到他那张岁月刮过的老脸皮,稍一蹙个眉、拢个嘴的,她就会不忍心。“好啦、好啦,要回去时,我再打电话给你,行了吧?”她受不了的赶紧开门下车。

才关上车门,诗爰一转身就看到王成的老脸上露出一抹得意。嗟!又输给阿叔了,老家伙。

看着车子离开,她心里琢磨着。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过多久,自己快给上面的两个大人搞疯了,也许,她真的应该认真考虑考虑离家出走这回事了。

“小姐。”

一个叫唤的声音,打断了诗爰的思维。待她拎回心神后,却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她前面,而且是一个好看的男人。

“小姐,对不起,请恕我冒昧,我想请你帮个忙。”孪渊辰客气的点个头。

“什么忙?”

李渊辰慢条斯理的拿出一只小绒盒,打开后,他才诚恳的说:“我想请你嫁给我。”

啊!疯了、疯了,这年头的疯子满街都是。诗爰暗想。

###

“所以你答应他了?”在一间二十坪的小公寓里,颜小攸在听完好友诗爰的转述后,高分贝的叫了出来。她突来的动作不小心的打翻桌上的咖啡,咖啡也因此开始浸湿了她一叠叠的乐谱。“啊!卫生纸!卫生纸!”她叫着。

“别急、别急。”诗爰不急不慌的抽出卫生纸及分开乐谱。

待抢救完乐谱后,小攸开始训诫起好友,“你疯了是不是?你又不认识他,你怎么可以在街上随便接受一个男人的求婚?”

“拜托,想也知道那只是个玩笑,怎么可能会有男人做这种事?他随便掰掰,我就随便答答了。”

诗爰不以为意的看看李渊辰给她的戒指。这戒指的戒身是简单的白金,上头的钻石是星形的璀璨,不管这戒指是真是假,反正她这人最讨厌钻石这类的玩意儿。

她晃了晃绒盒而后盖上它,随后便将绒盒抛向墙边的垃圾筒,“啊,没中,小攸帮我扔进去。”

小攸好奇的走到垃圾筒旁,拎起绒盘,“哇!好漂亮!”她从绒盘里拿出戒指,“哇拷!真的、假的呀?”她不懂钻石这玩意,不过,漂不漂亮倒是一看便明白的事。

“假的啦,不过是无聊的游戏罢了,怎么可能是真的?这种在路边多得是,九十九元就可以挑一堆了。”

“是吗?”小攸狐疑的拿着戒指端上端下的左右瞧着,“喂,要不要去鉴定一下?”

“神经,我才不要去丢脸咧!”

“那不然拿给你妈瞧一下不就知道了?”小攸知道诗爰的母亲有收集珠宝的习惯。

“说我疯了,我看你才疯了咧!拿着这种假货去给我妈看,她要知道这事情的缘由,我还有命离开家门一步吗?”平时,她已经像只笼中鸟了,现在要让妈知道她在外面发生这种荒唐事,自己肯定又得关上一年半载的了。诗爰暗忖。

“喂,用点脑子好不好?谁教你把事实说出来,我们就随便说是捡到的,或是某一位朋友的,这不就得了?”

“哎呀,不要啦,这丢掉就算了,这么麻烦做什么?”

“喂,戒指可不是能随便收的礼物,你既然收了对方的信物,就当提防事后可能会发生的一切,要是他事后向你要回这戒指怎么办?”

诗爰撇撇嘴,“既然送我就是我的了,岂有再讨回的道理?”

“难讲呀!那他要是当真的话,你不就真得因为这枚戒指而嫁给他了?”

“怎么可能?”诗爰想起傍晚时分,一位突兀却有礼的俊逸男子…

李渊辰,他说他叫李渊辰,身高是一七六的修长线条,举止有礼拥有绅士般的气质,虽然斯文但却不显得过分的阴柔,感觉上是位体贴细心的男人,不难猜测他今天的一切,应是受到家教良好的陶冶才是。

不过,一位家教良好的男人怎么会在街上随便抓个女人说要结婚呢?嗯……啊,这先不管啦,如果,如果这男人来当地老公的话,那倒也……

“喂,诗爰,你发什么呆呀?”小攸见她神游得不知去向便拍着她。

“哦,做啥?”诗爰晃着脑袋,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

“想什么呀?”

“没什么啦,我们讲到哪里了?”

小攸把戒指送到地面前,“讲到鉴定戒指。”

“随便啦,不过别扯上我妈就好了,我想现在她也没空。”诗爰挥开戒指道。

“怎么了,又跟你妈吵架了?”小攸终于发现到她的不对劲。

“她也没时间跟我吵了,她现在在忙结婚的事,我刚刚就是从婚纱店过来的。”想到母亲那市侩又挑剔的俗性,诗爰是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你妈真的要嫁给那个年轻人?”

“什么年轻人,别乱说,他跟我妈同年。”

“不是嘛!他跟你爸一比较就……”小攸的话在看到她不高兴后就给吞下去,“那你爸怎么说?”

“说什么?他旁边也一个幼齿的黏着,我真不知道他们两位大人在做什么?婚姻一事对他们而言似乎只是办家家酒。”

小攸挑眉道:“喔,那难怪你今天也玩起办家家洒的婚姻了。”

“我哪有?我说过了,今天的事不算,那只是一个无聊男子的玩笑罢了。”

“你当玩笑,可要是对方是认真的呢?你的身分跟一般人不同,难保这回他不是冲着你们的家产来的,糟了!要是他真的存心不良,那你怎么办?”

“不会啦,他看来不像是那种登徒子,他长得就像是陈鸿那样,高高,斯斯文文的,说话都带点书卷气,态度很规矩得体,眼神明亮有神。”诗爰又坠入对李渊辰的回忆里。

“喂,你醒醒呀!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是笼中鸟没见过男人是吧,唉,我看都是你爸妈整天把你关在家里,才把脑袋给关坏了。

“你别太相信人,你见过的世面不多,不知道这人心难测,搞不好他早已经调查你好久了,像你这种一有艳色、二有恒产的女人是最受男人的喜爱了。”小攸从打工开始算,出社会也有数年了,所以她对诗爰的单纯非常不以为然。

“不会吧?如果他真的调查过我的环境的话,就应该知道我爸固执的脾气跟我妈的挑剔习性,单是这两位就教人吃不消了,我不信他还敢惹我。”诗爰相信没有人会搬石头往自己脚上砸的。

“别太自信了,他不是说后天要接你去试礼服吗?要是他真的来!你怎么说?”

“他不可能来的,我留了一个假地址给他。”诗爰抱起好友的吉他,开始乱弹着。

“你留假的给他有什么用?要是他真的对你了若指掌了,还怕找不到你?”小攸开始替她担心了。

“他要真的来了,有我爸挡着,怕什么?”诗爰一点都不紧张的说。不过,说实在的,自己倒是希望他真的能来,毕竟他挺吸引人的,如果

###

离开尘嚣鼎沸的都会台北,在郊区,各样高级的独栋别墅坐落点缀在绿坡叠翠间。

原本此处的环境是强调好山好水,好空气好优静,但是愈来愈多的开发,不但让人欣赏不到大自然的美景,反而看到的只是像癞痢头一般的山丘,不仅毫无美感可言,反而还成为一种包袱。

思及此,诗爰无奈的叹了口气。唉,住这种地方,出入都麻烦,少有计程车的来回,连逃难也困难。

“小姐!”司机王成一看到镂花黑铁门外的计程车后,便大喊不妙,于是他赶紧穿过草坪冲出大门,真是看到诗爰从计程车上下来,“小姐,你怎么自己回来了?”

“嗯,除了皮包的钞票少了五张之外,其余的四肢健全,不少一根毛发。”说完,诗爰就推开和人一般高的精致铁门走进去。

“小姐,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很危险的。”王成的心跳又开始不规则了,思忖着,夜深了,这一路上都只有树呀草的,要是她遇上一个存心不良的司机的话,纵使他有两颗脑袋也没得赔呀。

“阿叔,别紧张,我这不就安全的回来了吗?”诗爰对于他的紧张一点也不以为意。

“小姐,你……”

“诗爰,你又自己回来了?”章易淳的宏亮严厉的声音,在她还没来的及进门便吓得她抖落一身的疙瘩。

“爸回来了?”诗爰回头问王成。

“嗯。”王成点头暗忖,不止她完了,他也跟着免不了一阵骂了。

“糟了!”诗爰将推开的雕钻木门又关上。

“还不进来?”章易淳在屋里又喊着。

闻言,诗爰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屋里。

“我是给小攸送回来的。”一进门,她就赶紧解释。

“她去餐厅上班了,怎么送你回来?”章易淳的五官都纠结在一块了。

“这……重点是我平安回来了呀。”谎言给拆穿了,诗爰只好用撤娇这套老方法。

“你今天出去做什么?”他的口气还是十分不悦。

诗爰实话实说,“妈叫我去婚纱店试礼服,她要我做她的伴娘。”

“三八!你妈三八,你也跟着三八吗?太不像话了!”章易淳拍着桌子,火气十足。打从下午他知道前妻真的要嫁给一个比他年轻九岁的男人时,他心里就不舒坦,觉得对方不过是个摄影师,每个月赚的钱都还没他给前妻赡养费的一半,而她竟然会看上那样一个小白脸。

诗爰看着父亲没来由得火爆怒焰,她纳闷着。干么呀!跟小女朋友吵架了?看向一边的王成,见他一副无可奈何,她便测试道:“爸,你女朋友呢?”

“什么女朋友?你要叫她阿姨,这么不懂礼貌!”章易淳又吼着。

狗屁!那个女人不过大她四岁罢了,要她叫阿姨?省省吧,连妹姊她都不屑呢!诗爰嘟嚷着嘴,眉梢也锁在一块了。

“怎么、你不高兴什么?瞧你那是什么脸色。给谁看呀?”他指着女儿骂。

“我回房了。”诗爰觉得自己快受不了,因近几天来她父亲的坏脾气天天上演,而她却只能无辜活该的承受。

“给我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妈教你的吗?”

“爸,你别这样好不好?别什么事都扯上妈,我长大了。我有自己的想法跟主张,你跟妈能不能别再把我摆在拔河的分界线,我受够了你们这样的拉扯!”憋了二十四年,诗爰今天总算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反了、反了,你瞧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辛辛苦苦照顾栽培长大的女儿就这副德行,你们学校跟老师是这么教你跟爸爸说话的吗?”

“我没要你栽培我,是你们逼我上大学、逼我选修一堆自己不喜欢的科目的,那不是我要的。”

“什么叫不是你要的?我给你舒舒服服的环境,让你享受到现在,不让你吹风不给雨打着你,把你照顾得像小公主,你竟还有话说。我看你是太安逸了,所以才不知道外面生活的困难,你以为你今天有的一切是怎么来的?”

“没错,我是太安逸、太受保护了,可这是谁造成的?是你不让我出去的啊,我要出去上班,你不准;我要学开车,你不准;我要朋友出去吃个饭,你不准;我要参加任何一项活动,你也都不准,什么你都不准,连我在这屋子里,都还不能靠近大门。 公主,这就是公主的生活吗?如果公主真是这么过活,那我宁可当个平凡人!”诗爰一古脑的说出自己憋了好久的想法。

“你!”章易淳气得一巴掌就要印上她。

“董事长别这样,小姐没恶意的。”王成赶紧护着诗爰,隔开他们父女俩。

“哼!气死我了,你给我好好的回房思过,从现在开始,没我的允准,你不准离开家门一步。”

听到父亲变本加厉的规定,诗爰不屈服的怒瞪着他。

“好了,小姐别这样,你先回房吧。”王成知道她的脾气不会这么善罢甘体的。事实上,他从小看着小姐长大,她到今天才发疯,算是难为她了,只不过,她的沟通挑错天了,今天董事长的心情看来很恶劣。

“王成,给我盯着她,别再让她偷跑出去,否则我唯你是问!”章易淳吩咐完,便怒气冲冲的步回房间摔上门。

“太过份了!蛮横无理专制的老头子!阿叔,我要离家出走!”诗爰负气的说着。

“小姐,别闹了,董事长只是今天心情不好,明天就没事了,你明天再找他好好谈谈就好了。”王成安慰着她。

“不,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跟他说一个字、一句话。”

知道她是认真的,王成打趣的说:“不好吧,离家出走这玩意儿是没成年的小伙子们玩的把戏,你今年都二十四岁了,这么大了还离家出走,给人知道了很难听的。”

“难听就别听呀!”诗爰打定主意了,她再也不要这种生活,她要改变。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宋沛萱
  2. 莫芸
  3. 田终
  4. 李天定
  5. 庭妍
  6. 解星
  7. 岱菱
  8. 卫小游
  9. 枫桥
  10. 小渝
  11. 素问
  12. 祁慕
  13. 夏乔恩
  14. 王京玲
  15. 子瑄
  16. 黎小梨
  17. 殊苗
  18. 莫璃
  19. 唐彭
  20. 亚希
  21. 竺天
  22. 晓凡
  23. 丁爰
  24. 骆亭云
  25. 悠漓
  26. 碧痕
  27. 佳琪
  28. 梵朵
  29. 晨茵
  30. 晴情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