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孟华 > 《叛爱佳偶》
返回书目

《叛爱佳偶》

楔子

作者:孟华

一九七二年。

位在正理村北方有一栋白色的三层楼洋房,仿欧美的建筑风格,以及富丽鲜红的大门和黑色雕花铁栏杆的围墙,显示了这栋华屋的主人,财富地位可观。

正理村的人都知道,住在这里的是村里首富林静雄大老婆王心湘和独生女林芳玥。

男主人林静雄和小老婆移民到印尼,未住在正理村,不过正理村的人都很清楚,并非林静雄不肯住在村子里,而是他的妻子将他轰了出去。

林静雄经营了数家商社,因投资有道,钱财广进,很快就成为正理村的首富,人一有钱,娶三妻四妾并不稀奇,林静雄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这举动却惹怒了结发妻子王心湘,王心湘是个心高气傲、自尊极强的女人,她的家族在大陆本是名门旺族,随政府迁来台后,虽家道中落,丝毫未减千金小姐的傲气,当年林静雄就是看中这一点,不惜花费金钱、心力,将王心湘娶了回来。

王心湘在生下女儿林芳玥之后,身体一直很差,始终没有恢复,也未再怀孕。

为了让林家有后,林静雄于是又娶个小老婆,王心湘在震怒下,带着女儿撤离林家祖宅,独自住在林静雄以她的名义买下的房子,只是林静雄的小老婆生出的依旧是女儿,注定无子。

后来林静雄将事业移往印尼,带着小老婆和庶出的女儿移居印尼,把林家祖宅赠给王心湘,按时汇款做生活津贴,自此未再回来。

离开丈夫后,主心湘全心抚育女儿芳玥,送她进一流的学校念书。

林芳玥是村中第一美女,人长得漂亮美丽,大方又不失端庄,是村内小伙子梦寐以求的佳人,只是碍于她的家世和专科的学历,所以无人敢轻举妄动。

在林芳玥二十岁那年。王心湘做主为她订下了亲事,对象正是正理村另一旺族郑家的长子。

郑家历代行医,是这个村子的领导者,当时郑家继承人郑青云,因考中台大医学院,而轰动了邻近大小的村落,直喊状元才再现。

因此当这两家订下亲事进行联姻时,所有人无不点头称好,直说他们是才子佳人、天地绝配。

就在婚礼举行前一个月,向来安静严肃的林家华宅,突然传出严厉的叫骂声。

鲜红的大门打了开,林家小姐芳玥狼狈地踉跄跑了出来跌趴在地上,邻居听到此一骚动,纷纷跑出来观看。

众人惊骇地发现,向来穿着旗袍、打扮得一丝不苟的王心湘居然头发散乱的站在林家大门前,手里拿着扫把,像极了疯妇。

林芳玥美丽的脸庞、白皙的手臂上布满了令人惊心的红色印痕。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傻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给我滚!永远都别想再进这个门!”王心湘厉声说道。

“妈!我求求您!请您成全我们!请您!”林芳玥哭喊道。

“成全?你居然叫我成全这种不知羞耻、忘信背义的事?”王心湘抖着声音。“你还不知错!不知检讨!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女儿?”

“我没错!那不是错事!不是!”林芳玥狂乱地摇着头。“妈!我求你听我说!”

话还没说完,王心湘已经冷酷转过身子,将大门重重关上。

“妈!”芳玥爬过去拍打着大门。“妈!我求您听我说呀!听我说呀……”她泣不成声的将额头靠在铁门上,手还不住地拍打着,只是愈拍愈无力。

邻居们彼此互相交换视线,无人敢向前询问。

约莫过了五分钟,铁门再度打开,王心湘抱着一堆衣服,开始往林芳玥身上一件一件的丢。“你给我滚,再也别想进这个家!我没有你这种女儿!不要脸!不要脸!”一边丢,一边不停咒骂着。

林芳玥没有伸手去接,呆若木鸡,任凭衣服一件件砸在她头上。

邻居们吞口口水,那是质地多好的衣服呀!

王心湘丢完衣服后便丢书,那些像石头般硬的书毫不留情砸在一动也不动的林芳玥身上,其中一本还将她额头打破皮流了血。

终于没有东西再丢出。

空咚!

红色雕花铁门再度重重关上。

那声重响直敲进林芳玥的心坎,她呆然环视散落一地的衣物、书籍,以及一切曾在她房中的东西。

不发一语,她开始蹲下身子,收拾起每一件衣服,将它们摊平摺好放在一处,有若机械人般地工作。

这时从远方传来急切的大喊。“芳玥,芳玥!”

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那个正骑着脚踏车飞快过来的高大男人是村南的蒋家次子,蒋琦勋!

在正理村南方的蒋家历代务农,家境小康,是村中正派人家,次子蒋琦勋长得英俊挺拔,念的又是国立大学,和林芳玥的未婚夫郑青云并称正理双杰,两人更是肝胆相照的好友,蒋琦勋深受正理村村长之女张琪琪的爱慕,在张、蒋两家父母做主下也订下了亲事,众人也无不看好这—对,本预期他们和郑家会同时举办婚事,怎么?

林芳玥一见到他,原本木然的脸上,顿时盈满了泪水,哭喊一声,举步奔进蒋琦勋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妈妈不要我了,不要我了!”

所有人都错愕瞪着那抱成一团的人影。

“你为什么不等我呢?为什么不让我亲口对她说?为什么要由你一个人独自来承受这一切?”蒋琦勋心焦低喊道,看到她身上的伤痕。“老天爷!她对你做了什么?”他心痛又激动地喊道。

芳琦在他怀中摇头哭泣不语。

琦勋骇异地看着满地散乱的衣物,他作梦也没想到,王心湘的反应居然会如此激烈,不过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微肿的脸颊就是最好的证明。

“让我去跟她解释,求她成全我们!”他坚定地抱了她一下,欲去敲门时,芳玥拉住了他。

“没用!别试了,我是她的女儿,她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怎么肯听你的?她现在最恨的人就是你呀,巴不得把你碎尸万段……”她埋进他怀中,再次哭泣。“她刚刚对我说的话好绝情!我真不敢相信她是我妈……”

“芳玥……”他痛心地抱紧了她,无助地望向那扇紧闭的鲜红大门,将他们紧关在外面,无法进入。

“她说……我跟爸爸一样,身上流着淫贱的血,根本不值得什么叫守妇道,只会在外面找野花、野草……”

顿时一把怒火在琦勋胸口燃起。“她怎么可以说出这种侮辱人的话?”他咬牙地说道。什么叫淫贱?什么叫守妇道?他们只是单纯地相爱呀!

芳玥又哭又笑地拉住他的衣领。“她认为我解除跟郑家的婚约想和你在一起的行为,就跟爸娶小老婆抛弃了她是一祥的,同样背信忘义、同样不知廉耻……哈哈哈!我不知廉耻呀……”

看见芳玥整个人已歇斯底里了,他连忙大力摇晃着她。“不是这样的,我们相爱并没有错!没有错……”

他话还没讲完,衣领突然被人强力拉了起来,还来不及回神,鼻梁已被挨了重重一拳。

他眼冒金星的坐在地上,接下来无数的拳头和脚踢不断落在他身上。

“住手!你要干什么?”芳玥的声音尖厉响起。“你快打死他了!”然后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体扑在他身上。是芳玥,她正以身体护住他。

“你走开!”郑青云狂暴的声音响起。

“不!你想打他?得先打死我!”和他相反地。芳玥的声音听起来冷静、无畏!

他眨眨眼睛,确定可以看清前面的东西时,他忍着胸腹如火般的灼烫缓缓翻身爬站了起来,芳玥紧紧扶着他。

琦勋看着眼前这个从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那个向来以冷静自持见长的郑青云已经不见了,现在的他就像是个妒火焚身的魔鬼,眼神散发冰冷的杀意。

倘若说他们过去有十分的友情,现在都已转换成加倍的仇恨。

他推开了芳玥。“倘若挨你一顿打,可以换来你对我们的祝福,那我不会抵抗的任你打,直到你气消为止。”

“祝福?”郑青云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你抢了我最心爱的未婚妻,却还要我的祝福?我恨不得杀了你!”

那骇人的语气和表情,让所有人都吓到,这是那个温文儒雅的郑 公子?

琦勋完全明白。“我知道你的感觉,在我知道你和芳玥订婚时,我也有同样的冲动。”他们三个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非比寻常。

“因为这样,你就可以把我的未婚妻抢走?这算什么?”郑青云表情变得更加狂怒,拳头捏得死紧,正要冲过去痛扁他。

这时,芳玥冲到琦勋的面前。“不是这样的,琦勋没有抢走我,是我主动去找他的!”她急喊道。

青云停住脚步,无法置信地。“你说什么?”

芳玥深吸口气,看着眼前这个俊美优秀的青年,想到自己将要伤害他,她的心就好痛,可是她真的试过了,但就是没办法爱上他。“我……从小就爱着琦勋了,我……最大的希望便是长大后能当他的新娘,可是我妈却在没有事先告知我的情况下,便做主和你家订了婚事,我没办法接受。”

青云狂乱地望着她。“什么叫不能接受?难道我不如他吗?我哪一点比不上他?我比他优秀呀!”

“我知道你很优秀,可是我爱的人还是他呀!每分、每秒,我想的人都是他呀!”

此时几乎全村的人都闻风中跑了过来,听到这么大胆的告白,所有人无不倒吸口气,有些人开始小声骂不要脸、不知羞之类的话。

青云大受打击的往后退了几步,脸色变得惨白,他作梦也没想到,他每分每秒想的人心里想的却不是他!而是他的好友……

这是什么情况?

“当我知道他和张琪琪订婚后,我快疯了,我好想死,我没办法接受,真的没办法接受……”芳玥低泣道。

“那你为什么不干脆去死!为什么还要活下来?”从他们的身后传来另一声尖锐的哭喊,是蒋琦勋的未婚妻张琪琪,她怨恨的目光直直射向芳玥。

琦勋走到芳玥面前,挡住那不断射来的愤恨。“因为她知道,若她死了,我也不可能独活。”嘴角虽流着血,每吸进一口气,全身的骨头就像要散了似,他仍勉力站得笔挺,坦然看向所有人。“我知道你们一时无法谅解,但请相信我们,从小我们就爱着彼此了,这份爱并没有因为长大而消失,所以……这次我们一定要在一切太迟以前面对它!”

他握住芳玥的手,恳求地望着郑青云和张琪琪。

“青云、琪琪,我们对不起你们,但……希望你们能成全我们,若不是跟相爱的人生活一辈子,是不会幸福的。”

他说完话之后,周道陷入一片怪异的沉默,突然郑青云笑了起来,笑声起先低低的,后来便变成凄狂猛烈,他阴沉地看着那紧紧靠在一起的璧人。

“什么叫相爱?你怎么知道芳玥跟我在一起不会幸福?你凭什么做这样的评断?”他慢慢走到蒋琦勋面前。

“我和你一样,从小也就爱着她了,当她和我订婚时,我开心的向老天爷发誓,这辈子我会好好照顾她、给她幸福的,我会年年上香供拜,答谢它对我的厚爱,让我可以和心爱的女子结婚,而你却大言不惭说我们不会幸福?”

“在你知道她心里爱的是我而不是你时,你还会给她幸福吗?”琦勋无畏地向前站一步。

青云楞住了,他停下脚步呆立不动,视线缓缓落在芳玥的身上,她看他的眼神,除了有无限的歉意以外,还是……歉意以及防卫。

她紧抓着蒋琦勋的手和站立的姿势,让人毫不怀疑,一旦他出手打琦勋时,她会毫不犹豫地跳出来挡下。

芳玥恳求地凝视他,然后她开口了。“青云,我求你,放了我吧!你还可以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人!”

不!他踉跄地往后退了一大步,谁都可以这样说,唯独她不能,她是他的梦想、他的爱呀!他饱受打击的心,已经无法承受这一击,他大喊一声,便转身向后跑走。

“青云!”芳玥忍不住出声叫道。

“你给我闭嘴!”张琪琪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她伸出锐利的五爪冲向芳玥。“你这个淫贱的女人,还在那边胡言乱语,看我撕烂你这张嘴。”

琦勋轻易将她双手握住,不让她伤到芳玥。“跟她无关,你不要这个样子,是我对不起你,也不敢奢求你能原谅我,抱歉!”他用力将她推开,让她刚好坐倒堆放在旁边的稻草上,尽管毫发无伤,张琪琪仍嚎啕大哭起来,周遭的耳语声变得更大了,厌恶、轻视、不谅解的目光,有如排山倒海般刺向他们。

事已至此,再多说无益,也无法解决,如今他们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走到芳玥身边。“小玥,这里已无我们容身之处,我爸妈也把我轰出家门,和我断绝关系了,你要和我离开这里吗?”

芳玥抬起头,盈满泪水注视他,早就有这种心理打算了,只是没想到真要面临时,居然会如此难受。她看着那栋生活了二十年的家,如今却大门紧锁不准她再踏入,再望向围着他们的乡亲父老,呵!曾经是那样亲切交往的朋友,如今全都用不满、愤怒的眼神望着他们。

在村民的眼中,他们只是一对各自抛下未婚夫妻,径自相爱的狗男女罢了!他们背信忘义的行为,在这保守且重传统礼俗的小村庄中,是不被允许的。

那犀利且满含指责的眼神,让她无力也无法再承受了。

于是不再留恋地——“我们走吧!”

两人手紧紧握着,芳玥也不去取那些散落一地属于她的东西,抬起胸膛,两人肩并肩的慢慢往前走。

突然在他们的背后开始陆续传来这样的声音……

“有种的话,永远都不要回到这个村子里来!”

“对!回来的话,就打死你们!”

“不要脸!”

“不知羞耻!”

无视那些伤人的辱骂,两人双手只是握得更紧,一起朝他们所选择的不归路勇敢迈过去。

+++++

一九八二年。

“我的家庭真可爱,整洁美满又安永康,兄弟姊妹很和气,父母都‘吃想’……”

一个五岁小男孩坐在车子后座正大声唱着歌。

“哎唷!不对啦!弟弟你怎么又唱错,是慈祥啦!ㄘˊ!来念一遍!”坐在他旁边的小女孩说着一口北京国语,听起来既清脆又悦耳。

“ㄔˊ!”

“ㄘˊ!”小女孩再次示范。

小男孩没有继续念下去,因为注意力已被窗外的美景给拉了过去。

“蒋玥勋,你真没耐心!”小女孩不悦地嘟起嘴巴。

坐在前头的母亲转过头。“琦芳,弟弟还小,对他要有耐心嘛!妈妈以前也是这样教你的喔!”

“喔!好!”小女孩很爽快的应道,然后扳过弟弟看着窗外的脸,继续教学。

林芳玥含笑看着这对宝贝儿女一会儿才转正身子,笑着对坐在驾驶座的丈夫说道:“琦芳将来很适合去当老师!”

“是吗?”蒋琦勋从后视镜看了一下孩子们,朗声问道:“琦芳,你将来想不想当老师呀?”

这对长得清秀可爱的女儿,是他们的宝贝,长女蒋琦芳今年十岁,次子蒋玥勋今年五岁,分别以他们两个名字做排列组合命名,再过五个月,他们又会多了一个弟弟或妹妹。

“要!”琦芳露出可爱的笑容。“我将来长大后一定要当老师,因为好多人都要听老师的话。”

“你那么喜欢大家听你的话呀!”芳玥忍不住糗女儿。“若讲错话了怎么办?”

“老师也会讲错话呀?”琦芳不敢置信地膛大眼睛。

“当然会呀!其实不仅是老师,爸爸、妈妈以及所有的人,都会讲错话、做错事。”琦勋说道。

“那这祥的话,我们还能听谁的呢?”琦芳不解地问道。

“你可以都听,但是也要自己做判断,分辨对错!”

“可是要怎么知道自己做的判断是对呢?”

“那就要多读书,女儿,记住!知识就是力量!”蒋琦勋乘机做机会教育。

“知道了!”琦芳虽然才十岁,但聪颖而且领悟力强,经常带给他们意想不到的骄傲和惊奇。

这时,车子驶近一处标示牌,看到那个地名,芳玥的脸色变得黯淡,楞楞注视着,直到完全驶过,坐在旁边的琦勋似乎也有同样的感受。

“别想了。”他轻声说道,那个地标指的正是通往正理村的方向,他们两个从离开后,整整十年没有回去,也未和任何人联络。

“我知道。”芳玥亦轻声回答。

“你后悔吗?”

“天呀!这十几年来你已问我不下一万遍了。”芳玥以轻松的语气说道,企图挥去那突然低落下来的郁沉。

“那这第一万零一遍的答案呢?”

“至死不悔。”

琦勋表情动了一下,未发一言地伸出一只手,芳玥亦将手放上去,两只手紧紧握着,一切尽在不言中。

坐在后座的那两个,恽然不觉父母的情绪转变,依旧玩得不亦乐乎,当他们大声唱着歌时,芳玥和琦勋也开口和孩子一道同乐。

沉醉在家庭幸福的四人,全未发觉在对面车道上,有个喝醉酒的司机正开着砂石车高速地向他们飞驰过来,待发觉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那辆车子失速越过中间线,直接正面冲撞过来!

砰!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柚木响
  2. 鸿雁
  3. 恩希
  4. 祁欢
  5. 紫言
  6. 莫颜
  7. 阿布
  8. 扑满
  9. 孟萲
  10. 乔克天使
  11. 田馨
  12. 童馨
  13. 朱茱
  14. 陈婕
  15. 廷宇
  16. 杨眉
  17. 叶琳琅
  18. 白光
  19. 于琛
  20. 弦上月
  21. 绿茶
  22. 乔南仪
  23. 水遥
  24. 雷恩娜(雷恩那)
  25. 吉儿
  26. 虫我
  27. 梁虹
  28. 离火
  29. 弥果
  30. 水雁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