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衣若薰 > 《那个女人叫温馨》
返回书目

《那个女人叫温馨》

第六章

作者:衣若薰

当森先生把房门反锁时,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我头晕得厉害,你不介意帮我脱掉西装吧!”他贼兮兮地将钥匙塞入口袋。

“不……不介意!”毛毛然为他脱下外套,温馨的手还来不及取出钥匙,已被他揽向大床,“东--”

“嘘--”东森点住她尖叫的唇,“小美人,你别怕!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可是……”你干吗压着我?

熟悉的恐惧感漫上心头,温馨好后悔,不该轻信那句“有点不舒服”的谎话傻傻地搀扶他上楼休息。

“我只身奋斗多年,始终寻觅不到一个适合的对象……”他重复着拐骗向往异国婚姻的女子的伎俩,“见到你的瞬间,我就知道你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伴侣。”

“东……东森先生,你喝多了。”她害怕得咽了口口水,“不打扰你休息,我下楼去了!总经理还在‘等’我呢!”她强调。

“郝劲波只要有美女相陪,哪会记得属下的存在?”

他的实话刺得温馨的心隐隐作痛。开始时,她从不奢望总经理多看她一眼的,然而相处数个月后,她在危急关头最想看到的人,竟然是他!

“不……不会的!总经理说……要送我回去的!”她不稳的声音无异是自欺欺人。突然一只大手揉疼她的胸部,“你干什么?”

“我怀疑,你上司平白无故多带了个女伴来干吗?”东森贪婪的眼神扫过她的丰胸,“说实话吧!是不是他派你来讨好我,以便顺利签下那纸价值一亿的合约?”

“你……你胡说!”温馨气得脸色发白,“我们总经理才不会那么无耻、卑鄙、下流、龌龊……”她把当初用以形容郝劲波的词句全盘否定掉。

“不管是预谋或者巧合,反正你上了我的床,就别想离开。”他在她耳畔低声警告:“相信看在那一亿商机的分上,郝劲波对这件事会三缄其口的。”

“你……”嘶地一声,她的礼服被撕下一大块来,“不--放开我,你这禽兽!”

好不容易走出强暴阴影的温馨,怎忍受得类似的蹂躏再次发生?精神近乎崩溃的她,发疯似的抓起旁边的东西猛掷。话筒、花瓶、笔座……能扔的全扔完后,依然只剩下柔弱的空拳和高分贝的尖叫。

“巴该呀鲁!看不出你挺凶悍的嘛!”恼火的东森一拳挥过去,果然奏效地制止她的歇斯底里,“女人我玩多了!像你这种愈会抵抗的,愈能感受被征服的快感。”

“我要杀了你……”眼冒金星的温馨,倔强地吐出决心。

“是吗?我倒是迫不及待想听你由‘不要’喊到‘不要停’呢!”他又嘶地一声,礼服的裂痕从胸口延伸到小腹,“啧啧……细皮嫩肉的上等好货呢!身边贴身秘书,要是郝劲波跟你没一腿,我东森的头任你砸都没关系!哈哈--啊!”

突然“哐当”一声,他得意的大笑变成惨叫。东森绝料想不到,竟有人会从阳台的落地窗溜进来将他打昏。

“这叫现世报!”背后响起冷冷的声音,“我郝劲波岂有你想象的那般下流!”

******************

一阵突来的冰冷,冻醒了昏迷的温馨。睁开眼睛,她的瞳孔映满了郝劲波的影子。

“总经理……”我在做梦吗?

“那个东森简直不是人,居然下这么重的手?!幸好没什么大碍,否则我--”以冰块捂上她微肿的额头,他心疼地说:“我早该送你回去的,也不至害你虚惊一场了。”

虚惊一场?那么东森并未得逞啰?温馨下意识摸向上身,礼服虽然破裂了却依然存在,而且还覆盖了另一层西装外套。

“是我爬过阳台把东森打昏的。你放心!我已经报警处理了!”

“报警?那公司的生意--”不就完蛋了?

“自然有人会保他出来。何况为了自身的声誉,东森大概没那胆量将丑事宣扬开来。至于合约--我们便还是会照签的。”郝劲波见她的眼波向陌生的四周打量,便解释:“我怕你这模样会吓着润润,所以未经同意便把你带回市区的住处了。”

“谢谢……”温馨眼眶蓦然一红,方才的惊魂终于化为脆弱的泪水,“我以为你早和文小姐离开了……”

“我怎放心你单独跟东森在一起?”郝劲波这才想到,被放鸽子的文芳一定气坏了吧!不过她那种傻大姐个性的人顶多撇撇嘴,气也就消了。

“好恐怖……那一瞬间我真想杀人……”忆起饭店的一幕,她哭得好不惨烈,“我发过誓……不再让男人碰我,可是……”

不再让男人碰她?温馨究竟受过何等可怕的折磨,以致对异性如此敏感?

“温馨!”想要按住那颤肩的手,伸了一半又缩回来,他为不能好好保护她而自责不已:“我不会再让你受任何的伤害了!”

天啊!他好想以拥抱来抚平她激动的情绪喔!若非顾虑她仍余悸犹存,任何的举动都足以引发二度的恐惧,否则他老早冲过去热吻一番--

等等!我的念头飞到哪儿去了?我曾对老妈信誓旦旦,绝不吃温馨的豆腐的,怎么又色心大起了呢?何况这位还是维邦“钦点”的未来表嫂,怎能拿“怜香惜玉”的那套来安抚--自制点吧,郝劲波!

他不断警告自己,却忽略除了母亲外,终于有另一个女人的眼泪能哭痛他心肺所代表的特殊意义。

“总经理?”温馨被末句话震撼住了。

仰首只见他僵凝的神情,胸臆间顿生一股失落。她竟妄想郝劲波能像安慰女友般拥住自己?难道是刚刚的惊吓太剧烈了,以致她冰冷的躯壳如此渴求体热来回温?

别胡思乱想了,总经理只是顺口说说安抚你的。她心想,甩甩头,说:“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润润的临时伴读只能待到十二点。”

“我送你。”郝劲波拿出一件新衣,“换上吧!免得人家误会我对你做了什么?”

咦?这不是我请总经理转送给康倩倩的赔罪之礼?

“我很庆幸没拿去送她。”他语含深意地说:“其实这套款式更适合你!”

*****************

齐维邦今天并未去机场接客户,而是专程到“华美”等人。

晚上六点半,助理小妹送走最后一位做新娘造型的客人,便见他站在走廊那边,吓得忙向设计师报告。

“夏姐,外头有一位‘怪叔叔’耶!”她胆怯地说,“满脸的胡须、一身破旧,还直往我们公司里瞧呢!”

“什么怪叔叔?你《志村大爆笑》看多了吧?”夏纯娟只道是啥流浪汉,出门一瞧,原来是认识的人,“是你呀!鬼鬼祟祟躲在外面,可把我们妹妹吓坏了。”

“对不起,我从玻璃窗看见你正在忙……”齐维邦歉然道。

“妹妹你先回去吧,这只大猩猩比谁都安全呢!”夏纯娟说着示意客人进来,“真是稀客,齐先生怎么人突然想来找我的?”

“我……”他腼腆地摸摸凌乱的头发,“夏小姐曾说要赠送我一次免费的造型,不晓得是否过了有效期限?”

“你想做造型?”她饶有兴味地打量他,“一定是有了喜欢的对象,所以想为对方做些改变,对吧?”

“你怎么知道?”脱口后,他立即为不打自招而结巴:“不!我……我只是……”

“上来吧!”没见过一个大男人这么害羞的,夏纯娟笑着要他坐在镜前,“构思好做到什么程度没?”

“我尊重专业。”齐维邦眼光灼灼盯向镜中那个为他系上围布的女孩,“就照你欣赏的类型去发挥吧!”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被我修理成大光头了,才来哭天抢地喔!”她调皮地一笑,浑然不知齐维邦又为她的笑靥愣怔了,“嗯!你的发质天生自然卷,倒是可以省去冷烫的程序。”

两人的交谈就此打住,只剩刷刷的剪刀声。剪刀在顶上穿梭,丝丝发屑便飘飘然往地面滑落。剪完了头发,她又为他上刮胡膏,当细腻的指尖轻掠过脸庞,齐维邦平静的心湖荡起了阵阵涟漪。

不是有个广告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

他在夏纯娟身上就看到了这种美--专注、笃定,以及自信。细看她的五官,愈发觉得动人,齐维邦敢打包票,如果她愿意让头发留长那么一点点的话,背后追逐而来的苍蝇,肯定用上打的杀虫也挥不走……

“怎么?”齐维邦不明白她的手何以停下来。

“没什么!”这回轮到她脸红了,“我只有点意外……原来你这么BABYFACE。”

“这是我?”齐维邦一转头,镜中出现了一个帅劲十足的“年轻人”!

“你早该把胡子刮掉的,瞧!至少年轻十几岁呢!”她终于刮掉最后一小部分。

“不,是你的技术太高竿了。”他仰起头,带着笑意和欣赏,“就像电影《爱德华剪刀手》一样神奇。”

“哇,温馨是不是事先透露过我那要不得的缺点了?”她撤去围布,拉着他往服装区,“我这个人最禁不起三吹两捧了。来!只要试装满意的,统统送给你!”

想不到齐维邦竟是天生的衣架子,每套服饰都非常适合他的气质与特色,夏纯娟忍不住拿起相机猛拍。

“太棒了!”她直呼过瘾,“我真该先拍下你造型前的模样,处理这种落差极大的个案最有成就感了!就像温馨一样,可以拿来当公司的活广告……”

“不过这笔广告费未免太庞大了!刚刚那十来套衣服,成本也要不少钱吧!”他掏出金卡,“我自己付费好了。”

“放心啦!公司的预算不会因为你而超支的。记得帮我多介绍客人就行了!”她看看时间,“啊?已经十点啦?糟糕……”

“怎么?你有约会?”他的心失望得一沉。

“我这种男人婆有谁会约?”她自嘲着收拾东西,“我只是想起还没吃晚饭,若被我那医生老爸知道他的女儿又因三餐没有定时而闹胃疼,肯定先毒打我一顿的。”

“你胃不好怎么不早说呢?”齐维邦突然抢下她手上的工具,“别收了!我先带你去吃饭!”

“齐先生……”她困惑地看着那张气急败坏的脸。

“叫我维邦吧!”他取下衣架的外套为她覆上,“无论如何,这餐我一定要请!”

*****************

继温馨之后,齐维邦的改变又造成另一次轰动。男士们争相探问设计的费用,而女同事则将他升格为最理想的结婚对象--体贴、善解人意又有才干,现在再加上英俊,比起花心的郝劲波实在强得太多了。

当然,化腐朽为神奇的夏纯娟因而声名大噪,经过“茂远人”口耳相传,“华美”又赚进了一大把钞票。程予欢兴奋之余,便邀两位最佳男女主角和工作人员去吃小火锅。

“我拿了那么多套免费的服饰,居然还受邀白吃白喝一顿民?”齐维邦知道后,真呼不好意思。

“TINA说,你一定得参加,否则就要拿大刀来架你去。”温馨在和他到地下美食街吃中饭时,提起这档事,“她这个人呀!一旦把你当成朋友,如火的热情真教人受不了。”

“哦?”他不着痕迹地探问:“像她这么特别的女孩,一定有不少异性追求吧?”

“偏偏男人只喜欢温顺的女人。这点TINA是死也装不出来的,所以她哥儿满天下,男友嘛--可能还没出世吧。”吃饱的温馨收起餐盘,临去前叮咛:“齐经理,别忘了我们星期天晚上的约会喔!”

末句的扬声,正好给周围同仁一个捕风捉影的“证据”。

齐维邦最近和温馨走得很近不仅共进午餐的次数多了,下班后似乎还有其他的约会。但他们并不知道,两人的话题经常绕着夏纯娟这号人物转。 本来嘛!俊男美女配乃天经地义之事,何况他们又先后由麻雀(乌鸦)变成凤凰,的确最登对不过了。

然而消息辗黑心传到某人耳里,听起来可不是滋味了。

郝劲波近来的情绪就深受流言影响。他真不明白齐维邦那种三句不离工作经的男人有啥好的?即使现在外表看起来“称头”了些,他依然是颗不谙情趣的石头呀!

“昨晚的约会还愉快吧!”看着温秘书脸上未退的疲 惫,他的口气满是酸味。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聚会?

是啰,一定是齐维邦说的。想起昨天难得跟大伙吃完火锅后,又在KTV疯到了两点,她泛出开心的笑容。

“谢谢总经理关心,我们玩得愉快。”

“哦!”失望地应一声后,郝劲波又不死心地问,“星期天在音乐厅有个表演,不、不晓得……你有没有空……”

该死的,他的舌居然会打结?

“我和齐经理约好要去郊外烤肉……”温馨蓦然僵住,“总经理你--”的意思是想约我?

“哈!全已经安排好节目啦……”郝劲波笑得好勉强,“维邦真是的,突然改变主意也不早些通知,看来这两张票我只好跟文芳用掉了。”

原来是齐维邦托他买的票?温馨更不懂了,如果想约她去看表演,何必透过总经理?

近来由于工作较忙,她倒疏忽了上司连日来的“不正常”。譬如,他好一阵子没订花送女友了;还有,他的脾气似乎变得比较暴躁,经常有一级主管被叫进来痛骂一顿……

漫步在停车场,郝劲波欲言又止的神情占据她整个脑海。想来也真无聊,总经理四处风流时,她暗地里不齿;当他稍稍收敛时在,她又不禁担心这个人是否精神受了什么刺激。这矛盾的心态呀……

“啊--”一道闪出的黑影吓了温馨一跳。

“欢欢她人呢?”强而有力的手臂捏得她好疼。

“尔恕?”温馨捂着差点暂停呼吸的胸口,“吓死我了!我以为抢劫呢!”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吓你的。”他舔舔干涩的唇,着急道,“欢欢她不告而别了,我想你一定晓得她到哪儿去了,对不对?”

“嗄?予欢不告而别?”温馨反问:“为什么?”
……
“原来,连你也不知道……”唐尔恕像泄了气的皮球,顿时跌跪在地上。

“我们昨天还一起去唱KTV,大家都玩得好开--”她猛然想起,“只有予欢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哎!我实在太粗心了,竟然看不出她的不对劲!”

“为什么要离开我……”唐尔恕喃喃自语,“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她怎舍得这求之不易的幸福?”

“尔恕,你别这样!”温馨看了好难过,忍不住陪着掉泪。

若说天底下真有值得托付的男人,大概也只有唐尔恕一个了。即使予欢因不得已苦衷先后嫁了三任丈夫,这位痴情种仍然苦苦等待着他们的初恋开花结果。温馨一直期盼有情人终成眷属,想不到予欢还是摆脱不了“克夫”的阴影。

“无依无靠,她能去哪儿?”唐尔恕痛苦地捶打墙壁发泄焦虑。

“予欢身不了多久的,何况她还带着半身不遂的程妈妈。”温馨极力安慰。

“我只担心欢欢的身体。听映珂说,她最近经常胃痛到呕吐……”他不经意说出。

“呕吐?”她直觉反应,“你确定她是因为胃痛而呕吐?”

“你怀疑--”欢欢怀孕了?

“我……我只是假设!”她不敢妄加猜测,否则唐尔恕一定会急疯掉的0有可能!”他却不这么想,“说不定予欢就是因为有了孩子却怕我逼她结婚,加上我母亲的阻找,所以狠下心肠一走了之。”

“尔恕,在事情尚未证实前,你千万别胡思乱想。”该死哟!她干吗那么多嘴!

“孩子!我们的孩子!”唐尔恕像中了第一特奖似的,兴奋地拉着她大叫,“要是爸妈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不会再反对我们的婚事了。”

“你确定唐伯母真会因为孩子而改变态度?”她叹口气,“我可不像你那么乐观。老一辈的人有他们固执的想法,否则这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多被拆散的怨偶了!”

“你是担心……”

“如果他们只要孩子,而不要媳妇呢?”温馨担忧说,“尔恕,还是先别告诉他们,免得事情又被弄复杂了!”

“好!我听从你的建议。”唐尔恕点点头,“但是答应我!如果有任何消息的话,一定要立刻通知我,嗯?”

*****************

郝劲波远远就瞧见那位和温馨拉拉扯扯的男人了。 本以为对方是个来意不善的登徒子,未料他悄然接近,听到的却是这段令人震惊的话!

孩子!我们的孩子?要是爸妈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不会再反对我们的婚事了!

如果他们只要孙子,而不要媳妇呢?还是先别告诉他们,免得事情又弄复杂了……

原来那人是润润的父亲。而若非父母的极力阻挠,他们俩早就结合了!

平心面论,这个叫什么恕的男子,的确长得相当英浚尤其那分儒雅中不失磊落的气质,连一向颇以容貌自豪的郝劲波,都不禁感到略为逊色。也难怪润润生得那么漂亮了,这全是继承了生父的优秀基因嘛!

“温馨既然心有所属,那表哥不就没有任何希望了?哈哈……哈……”

他想幸灾乐祸地大笑一顿,却难抑心底的怅然和喉中的苦涩。郝劲波这才惊觉,温馨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已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

一直认定了上帝创造女人,绝不可能给予美貌的同时,又注入一切的涵养;美德,才是丑女人需要加强、用以吸引较次等异性的。但温馨却打破了分根深蒂固的观念。

她亲切善良,能干又会做菜……如今再添一笔--令人一见倾心的容貌!也或许因为这个因素,郝劲波对她的好感才会如此强烈。长久以来,他习惯于在异性身上获得rou体的快意,所以当丘比特的箭悄悄射中麻痹已久的心脏时,他并未立即察觉,直到情敌一个接着一个出现--

“笨蛋,你可能喜欢上她了知不知道?”

其实不只“可能”,而是“已经”!在未经防范的情况下,他甚至不敢预估,那颗爱情的毒瘤究竟蔓延至第几期了?

但事情已成定局,郝劲波只能乐观地想,他和温馨既未曾经“开始”,又何必为“结束”而难过?很显然,她之前的刻意“伪装”,无非想挡掉其他异性的追求,特别是对他这条声名狼藉的“大色狼”,当真管用无比。

“君子有Cheng人之美,你应该祝福她!”他这么告诉自己。

然而知易行难。尤其在“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的定律下,每当温馨那双修长匀称的腿从眼前晃过时,郝劲波的脑海总会勾勒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幻想--撩高裙摆的她,不知是怎生的风情……

“噢,不行!”他敲敲脑袋,企图将邪恶的念头驱走,“再这么乱想下去,你会走火入魔的!”

合上卷宗,他觉得自己非常需要借助外物来冷却不断提升的脑温--哪怕得吞下一大杯的冰块!

走往茶水室,郝劲波远远瞥见齐维邦正将一盒巧克力交给温馨。

“千万别对我期望太高了,我怕有负你的所托……”她一脸的为难。

“套一句劲波的话--只问过程付出多少,不在乎有无结果。”他神秘地眨眼,“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嗯?”

“齐经理,你对爱情的执着好让人感动喔!”

她的嫣然一笑,令郝劲波怒从中来--温馨呀温馨,你已有论及婚嫁的对象,何必还来招惹维邦?或者天底下的女人都一样,一旦有了傲人的美貌为本钱,但想玩弄男人的感情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恼火地瞪着她走入档案室,郝劲波的脚步也跟着迈进。只见欲伸手取下最高层档案的温馨,忽然一个不慎从矮梯上跌下来。

“小心!”他讶叫一声,立即滑垒过去成为她的肉垫。

“总经理?”温馨不意他在身后。

“没摔伤吧?”痛恨自己不由自主的关心,他的口气一变:“这么高的地方,你应该找个‘男人’来帮忙的。”

“我没事。”她没闻出话中的酸味,只注意到自己不雅的姿势,“啊?对不起!我压到你了!”

“想不到--”郝劲波不让她下来,反将她搂近胸膛,“平日正经八百的你,也会摆出这诱人的POSE?”

“总经理,我不是有意……撞你的!”

“你不是有意,只是潜意识中‘蓄意’很久了!”他冷然一笑,“女人嘛!哪个不是半推半就的!”

“请你说话放尊重点!”郝劲波怎能以他玩女人的心态来衡量自己?温馨有种被严重侮辱的感觉,“我一向只想做好秘书的工作,从没想过别的!”

“哦?难道是我会错意?”他将彼此的距离拉到毫厘之差,“那么你近来的亮丽打扮又是为了谁?是运输部的主任?总务课的小王?或者我那随便一句就掉魂了的表哥?据我所知,你好像跟不少男同事有着令人好奇的暧昧关系……”

“你含血喷人!”她气得直发抖。

“老实说,我真有点不服气。”郝劲波根本不让她有辩驳的机会,“论长相,论条件上,他们哪点比得上我?”

“最起码他们的思想比你干净,为人比你正派!”她冲口而出。

“你--”他一怒之下,竟以唇堵住她。

温馨不意他来硬的,想抡起粉拳捶打,奈何他的双臂固若钢铁,片刻后,她已无力地瘫在那具霸气的胸膛上,郝劲波见她放弃反抗,便降低了劲道,轻吮那两片柔若花瓣的红唇--呵,她的味道比想象中甜美多了!

骤然缺氧的温馨,只觉得一片天旋地转。不识“吻”为何物的她,在郝劲波密不透风攻势下,从惊吓、愤怒到渐渐陷溺于那轻柔的挑弄中。不自觉轻启了紧合的贝齿,才吸到一丁点空气,更深处的禁地马上被攻占,慌张的她只好紧揪住对方的肩膀,企图不让自己晕厥过去。

郝劲波的舌滑入她芬芳齿际的同时,也讶异地发现她在这方面的生涩。对于一个已为人母的女人而言,是不该如此笨拙而迟钝的。尤其那对薄唇抖得厉害,仿佛第一次体验这种Cheng人尺度似的……

“说实在的,以你这种功力,如何征服男人的心呢?”松口后,他忍不住揶揄。

“郝劲波,我--”太可恶了!占了便宜还口出秽言?捂着肿胀的唇,温馨的眼眶滚落羞愤的泪水,“你非得要所有的女人都恨你才高兴吗?”

骂完,她哭着奔出了档案室。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水淩
  2. 惜静
  3. 贞子
  4. 苏盈
  5. 席维亚
  6. 沈韦
  7. 纪翾
  8. 莫召奴
  9. 侯妤媛
  10. 时月
  11. 朝颜
  12. 断翼儿
  13. 叶湘
  14. 张庭月
  15. 祁欢
  16. 李萤
  17. 叶起舞
  18. 凌飞扬
  19. 莫凡
  20. 陈瑆
  21. 慕容秋
  22. 连珍
  23. 尤丽
  24. 朱碧
  25. 柔桑
  26. 顾盼
  27. 柯怡
  28. 于薇
  29. 烨火
  30. 辛妮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