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衣若薰 > 《那个女人叫温馨》
返回书目

《那个女人叫温馨》

第三章

作者:衣若薰

“气象报告说,这几天有台见来袭,你还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

温馨眼看小表姐边收拾旅行用品边哼着歌,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都入秋了,怎么可能有台风?”魏凌芷不以为然,“说不定那团气流还没到达这儿,就转向日本了。”

“可是,你瞒着学长跟别的男孩出去玩,好像不太好吧!”这才是她不希望表姐出去的真正原因。

“所以要叫你帮忙呀!”魏凌芷回头笑说,“这几天我不在,就麻烦你帮我看家了。若是孟波来找我,记得我交代的‘理由’喔!”

“是--”温馨拖着长音,重复:“姨父身体不舒服,你回家去照顾他……”

“谢啦!”凌芷朝她眨眼,“这分恩德,表姐暂且记下了。”

“恩德不用你记下,我只拜托你……”对学长好一点。

“什么事?”怎么突然停住了?“没啦!”压下心中的话,她改口:“记得帮学长带点土产喔!”

“傻瓜!我要是带土产回来,不就泄露了秘密了?”魏凌芷按了下她的脑袋瓜,“不过我会留下你那一份的!”

温馨摇摇头,不表示意见。 表姐也真是的,竟撇得下孟波而跟几个才认识的三专生跑去东海岸看流星雨?那些人无论长相、气质、才华,没一个比得上学长,只会成天骑着震天价响的改装车飙来飙去。偏偏这种不良少年的调调儿,正好对喜欢冒险刺激的魏凌芷胃口。

表姐不在的第一天晚上,孟波果真打电话来了。

“她不在,因为她爸爸生病,可能要到后天才回来……”这谎撒得她心好虚。

“那太可惜了,我本想找她一起去看流星雨的。”由话筒听得出他语气的失望。

“是呀!她也有跟我提起这件事。”只不过换了个男伴罢了!

“你是她表妹吧?对不起,我忘记你的名字了……”他歉然说。

“没关系。”反正你也从来没正眼瞧过我--她想。

“那么麻烦转告凌芷一声,请她一回来就立刻和我联络,谢谢!”

孟波一交待完,即挂上电话。握着话筒的温馨,久久才将那话筒放下,愣怔地回味他为人的嗓音。哇!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讲这么多话,好兴奋哟!

然而魏凌芷并未如期归来。

谁说气象报告不准的?这次的台风来势汹汹,不晓得公路的路况如何了。帮表姐看家的温馨不免担心,要是她再不回来,孟波那边能否瞒得下去?而屋外的风雨似乎在增强中,她独自待在这偌大的公寓,心里不免直发毛。唉!早知道就叫程予欢来陪她过夜,多个人在总是容易壮胆嘛!

陡然“轰”一响,好像什么东西爆掉了,接着电视的画面迅速缩成小光点,室内也暗黑一片--停电了!讶叫一声的温馨,抚着急剧起伏的胸口,勉强摸黑找到蜡烛。既然电视无法看,功课也不能写,惟一可做的就是赶紧去洗澡,然后上床睡觉。

火苗在纤细的烛蕊上摇晃,微弱的光源似乎随时会灭掉,教温馨这顿热水澡洗得心惊胆战,脑海不禁浮现恐怖电影的画面--暗夜杀手的来临,往往是无声无息的--突然又“砰”一声,浴室的门骤然被撞开,不堪猛风一吹的烛火亦应声熄去。

“谁?”心脏在瞬间停止跃动,温馨吓得连气儿都不敢喘。

“魏凌芷,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一道黑影挟带着怒气冲过来,揪住她抖得厉害的肩,“要不是阿昆打电话来,说他亲眼看见你跟别的男人亲热地走进旅馆,恐怕我到现在还愚蠢地担心你爸爸的病况呢!”

“学……学长?”是孟波!而且还一身的酒味。

“曾有同学警告过我,你是个水性杨花的浪女,可惜我被你纯洁的模样给唬了,原来你平日的天真全是伪装的!”

“我不是……”魏凌芷呀!

“我始终不敢碰你,是因为珍惜我们这份感情,想不到你这么随便!”孟波说着将她一把抱起,“你这么想要是不?你明说呀!我绝对可以满足你的!”

“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魏凌芷,我是她的……”表妹!倒扛起她的孟波,因为醉酒的关系而跌跌撞撞,温馨的头皮与墙壁相迎结果便是一阵痛麻。“哎哟!”

待克服晕眩感,那副沉重的躯体已压在她一丝不挂的身上……

“啊--”无情的灼痛撕裂了她的身体,也伤透了她的心。

这会是她所爱慕的男人吗?天哪,为何风度翩翩的他会变得如此可怕?难道表姐欺骗了人家的感情,就该报应在她这表妹身上?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狂泻的泪水湿透枕巾,温馨的声音渐渐嘶哑,待孟波发泄掉所有精力,瘫在她饱受摧残的身上,这非人的酷刑才告结束。而意识昏迷之际,她却听见孟波痛苦的呢喃--

“凌芷……我好爱你……你知道我好爱你吗……”

****************

“啊--”惊醒的温馨,尖叫着弹身而起。

时钟规律的滴答声,熟悉的床单颜色和室内摆设,无一不提醒她,方才的一切不过是场噩梦。只是!八年多前的“浩劫”怎会在梦中重演呢?而且逼真得让她依稀感受到身体被撕裂时的痛楚。

润润便是这样来的。当她检验出自己的体内硬被植入了一个胚胎时,那打击岂是“晴天霹坜”能形容?遭受凌虐已经够不幸了,而她却必须承担这“错不在我”的苦果。但在父亲的威逼下,她竟毅然决定生下润润,说是不忍心扼杀小生命,现在客观分析起来,自己无非是想保留住初恋情人不慎遗留的“纪念品”罢了!

曾经怨过、恨过的那个人,已随着润润的成长而渐渐模糊,然而挥之不去的强暴阴影,却教她对所有异性戒慎恐惧。谁晓得这些外表谦谦的君子,骨子里的兽性是何等蛮烈?所以她发誓,这辈子绝不要结婚!

虽然经过心理医师的辅导,她的“厌男症”已克服到能与男性正常 共事;但显然,她的老毛病又复发了。做梦也想不到,她的上司居然会是郝劲波--那个永远有新题材提供给媒体的花心大少!想到“贴身秘书”的职责,包括了帮老板安排送花、送礼等“助纣为虐”的行径,她就觉得自己该下十八层地狱……

“妈!你还没睡呀?”半夜起来如厕的温润,发现母亲房里的亮光。

“喔!”温馨立即熄灯,应声:“没事,找个东西而已。”

儿子的存在提醒了她。不该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现实原本就是残酷的,纵使再怎么憎恶他,为了糊口,为了儿子的栽培费,她一定得勉强自己待下去。

“加油吧!温馨!”她对自己说,“你一定学得来‘坦然面对’郝劲波的!”

****************

严稼兴的健康报告出炉了。令郝劲波气馁的是,严秘书因为脑部长了个肿瘤而决定辞支“茂远”的工作。

“你可以开完刀后再回来上班呀!”他急切想挽留这位父在世时最倚重的元老,“哪怕得休养一年半载,我都等你……”

“谢谢总经理。”严稼兴也很感谢他的看重。少东这句“我等你”,恐怕连他的女友都无福听到吧0经过深思后,我仍然决定提前退休。不是怕这颗瘤恶化,而是觉醒到人生无常,人应该多为自己打算,趁着健康时做些想做的事……”

“可是我到哪里再去找一位像你这样能干的秘书呢?”郝劲波像泄了气的皮球。

“我请假的这段期间,温秘书不是打理得不错?”他笑着说,“相信假以时日,她的表现会更令你满意的。”

“再说吧!”他宁可多找人手,也不要只靠她一位,“或许等你病情好点时,会想回来公司也不一定……”

挂上电话,郝劲波勉强打起精神到会客室去见一位大客户,刚巧与端着空盘的温馨擦身而过。“宋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他礼貌地与对方一握。

“哪里!来到贵公司真令我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呢!”宋人杰闻了闻手上的咖啡,十足陶醉的模样,“想不到你秘书煮咖啡的技术这么棒……嗯!好香呀!”

宋人杰是大宗咖啡豆的进口商,连他都赞不绝口了,郝劲波不免也好奇地端起桌前的那一杯品尝。 果然,这咖啡煮得既香又醇,适中的苦味带入喉后,反扩大为甘甜的气息。咦?温馨来了这么久,他怎么不晓得她有这项能耐?“喔!对了,这份资料我刚刚看了一下,细节交代得比我要求的还详尽,所以我决定和贵公司签下合约了。”宋人杰指指桌上的文件。

“签约?”郝劲波差点呛出口中的咖啡。

怎么可能?商场中一向吹毛求疵的宋人杰,居然一次就点头同意合作?不可置信地翻阅那份资料,原来除了他要秘书打的空白合约书,温馨还自动附上其他竞争品牌的数据作比较,才会这么轻易说服宋人杰。

“想必打这份文件的人很擅长OFFICE软体,我公司的小姐虽然也有学,可就没像你们做得这么漂亮,看了多舒服呀!”宋人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啊!咖啡喝完了,郝先生可以再给我一杯吗?”

“我马上叫人弄来!”想不到一杯咖啡就能搞定生意?

郝劲波不禁安慰自己--就冲着这点功劳吧!他愿意试着改善和温秘书之间的关系。

***************

送走宋人杰,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了。郝劲波发现温馨不在秘书室,便兀自将咖啡杯拿去茶水室。才走到门口,一股香气弥漫在空中,整个茶水室全是叽叽喳喳的女人声。

“到底还要多久呀?”人事课的陈婉玲嚷道,“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温秘书,你熬的汤好香喔!闻得我口水直流哩!”财务部经理唐贵美也在?

“就快好了,你们可以准备碗筷了。”温馨带着愉快的笑说。

“我最喜欢星期五了。”总务课杨小芬敲敲碗筷,“温秘书弄的点心啵儿棒……”

奇了,个性古怪的温秘书何时变得这么受欢迎了?郝劲波大步迈了进去。

“总经理?”温馨连忙接过他手上的空杯,“对不起,我本想待会儿进去收的。”

“劲波,你也来分一杯羹?”唐贵美率先端了一碗过来。想要老板不怪罪她们在上班时间偷煮东西吃,就是让他成为共犯。

挤在窄小的茶水室站着喝?那多奇怪呀!原本郝劲波不想接受的,可是那碗汤实在太香了,双手竟不听使唤就接了下来。

“谢谢……”哇!好好喝喔!

“不错吧!”一看老板既惊且喜的表情,大伙儿便知今天的行径得到宽恕了。

“这什么东西呀?简直是人间美味嘛!”郝劲波从未尝过如此特别的汤头。

“这是‘补血羹’,加入十几种中药熬的,吃了比较不怕冷,特别适合冬天这寒冷的季节。”洗杯子的温馨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总经理,要不要再来一碗?”陈婉玲追问。

补血羹?那不是专给女人吃的吗?

“不了!”郝劲波擦擦嘴角,“温秘书,麻烦你忙完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是!总经理!”温馨待他一走,马上垮下一张脸,“唉……又要挨骂了!”

“不会吧!我看总经理丝毫没有生气模样。况且吃人的嘴软,他不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的。”杨小芬这么认为。

“其实总经理的为人亲切又不会摆架子,可能因为他是你直属上司,难免你比较在意。哪像唐经理,已经老油条一根了,哦?”陈婉玲推推唐贵美。

“怕什么?如果他不让你待在秘书,到我们财务部来吧!”论辈分,郝劲波还得叫她一声表姨,唐贵美当然不怕。

忙完茶水室的一切,温馨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回到总经理室。

“谢谢你准备的资料,你请哪个单位做的?”他以为是她找人帮忙打的。

“这份资料是我自己输入的。”温馨一点得意之色也没有,“对不起!我擅作主张,把其他数据一并附上……”

“你做的?”郝劲波又见识到的另一项优点,难怪严秘书老说她“十项全能”,“实在太完美了,连宋先生都夸赞不已呢!”

“呃……那没事的话,我告退了。”

“温秘书!”他叫住她,“今后可能要多麻烦你了。”

“总经理?”什么意思?

“严秘书早上来电说,他想办理退休了。”郝劲波一面观察她的反应。

“退休?”温馨脸上掠过的并非“扶偏为正”的窃喜,而是“大难临头”的惊慌,“他不是未到退休年龄吗?怎么会……”

“人各有志。不过为了保留严秘书回心转意的可能,我暂时不会找人顶替。所以他的工作就麻烦你担待了。”郝劲波拿出一份刚拟妥的公文,“这是你的调薪单,希望上头的数字能令你满意……”他总觉得她长待的意愿并不高,“重金礼聘”或许可以留住人。

“这么多?”温馨的眼睛随着看见的内容而大睁。以目前的就业市场而言,总经理给的数字,起码是主任或课长级的行情了!

“谢谢你!总经理!”她的确需要很多钱,所以也不必惺惺作态推辞。

“别谢我!这是你的实力应得的。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别叫她做出有违天理的事就好!

“可否每天给我一杯咖啡提提神?”郝劲波难得地对她露出了微笑,“往后如果有什么新鲜的点心,记得留给我一份喔!”

****************

当初康倩倩的一句话,让温馨进了秘书室,如今想来,“因祸得福”的人或许该说是他才对。

娟秀的字体令人心旷神怡,无可挑剔的电脑编辑能力分担掉他许多的PAPERWORK,而档案室经她一番整理后,也变得更简洁易寻。喝过她咖啡的人,想不上瘾都难,偶尔温馨因故不得不请假时,郝劲波居然会因为少了那杯提神剂而觉得特别烦躁哩!

虽然老妈提前到美国陪大姐过耶诞节,温馨的巧手艺却满足了他对家常菜的怀念。从未见过女人这么爱做菜的,特别是对一个忙碌的职业妇女而言,她竟有耐性天天自制便当?但温馨令佩服的还不止这点。

以前他与女友有约时,总会叫严稼兴订花送到公司来,毕竟是男人,所以千篇一律以红玫瑰交差。温馨可不同了,她会留意每种花代表的含意,并将它抄在小卡片上,提醒他记得适时赞美女友与花语相似的特质,这分细腻令郝劲波更无往不利。

“总经理,康小姐指定的新衣送来了。”温馨打开一只精致的纸盒,展现那款由“灰姑娘的魔术师”出品的晚礼服。

这家设计公司是时装界蹿起的新秀,由于风格新颖,一登上时尚杂志,限量订制的产品即被抢购一空。

偏偏康倩倩指名要这份礼物,郝劲波正觉得有些伤脑筋,温馨一通电话即弄到他预订不及的款式。“你是怎么办到的?”他欣喜地问。

“恰巧那家公司的设计师我认识,所以……”温馨一语带过。其实“灰姑娘的魔术师”的幕后老板,正是挚友程予欢,要弄到她店里的东西当然易如反掌罗。

“谢谢你了,温秘书。”郝劲波看看时钟,歉然说:“不好意思,为了等这份礼物,让你晚下班了。”“没关系,那么……祝你约会愉快!”她收妥签好的文件,便往隔壁走。

郝劲波也穿上外套准备出门了,突然秘书室传来一声尖叫--是温馨!

“发生什么……事了?”他立即夺门冲过去。

岂知腹部一记闷痛,还弄不清状况的郝劲波,太阳穴已被不明硬物顶祝

“总经理--”他听见温馨大叫:“求求你们别伤害他!”

“你给我闭嘴!”挟持她的黑衣歹徒斥喝。

“你们是谁?潜进我公司来想做什么?”郝劲波极力保持冷静。

“没什么!不过想要点跑路费罢了!”以枪要胁他的,是一位灰衣歹徒,“只要你们好好配合,我们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原来是亡命之徒?不过看得出来,他们是经过周详计划才找“茂远”下手的,否则不会懂得由秘书室的窗户潜入,以避开警卫室的盘查。

“听说金库就在顶楼?”灰衣人头一扭,示意他带路,“带我去!”

“钥匙不在我身上……”

“鬼扯,你以为我不晓得‘茂远’的金库是用电脑密码设定的?”灰衣人吐了口痰,“如果你敢说一句‘不知道’,我马上把你的脑袋瓜轰掉!”

他们连这个秘密都清楚?可见“茂远”被注意很久了。郝劲波带着他们往顶楼走,心中则盘算着,歹徒若非离职的员工,便是保全界的败类。

“就在这里。”他指向一道厚重的门,“这金库有两套密码锁,希望你们遵守诺言,不伤害我们。”“当然,反正你也指认不出我们--”黑衣人指指脸上的蒙巾。但他却没留意笑开的嘴中,有一颗容易被指认的金牙。

“老三,”灰衣男子命令道,“把他们绑起来,免得我们搬东西时碍手碍脚。”

“是,老大。”老三拿出绳索,分别捆住两人的手脚,再将他们面对面绑在一起。

“你这是干什么?”温馨不明白何以他会用这种怪异的方式。

“喂!我制造机会让你和大帅哥新热,你真不懂得感激哦!”老三因为看她模样丑,心想这女人大概一辈子也没机会被男人搂抱,所以善心大起让她“因祸得福”。

“你--”天晓得她最忌讳男人近身了!而若非情况危险,否则她早受不了这等刺激,当场精神崩溃了。

“老三,你还有心情捣蛋?”研究了保全路线的老大,回过头问:“密码是几号?”

“7747!”郝劲波答道。

果然,第一道门应声开了。温馨瞄了眼它的厚度,乖乖,起码有十五公分厚耶,如此固若金汤的防护,恐怕连只蚂蚁都爬不进去哩!

“很好……”老大示意行动不便的人质一起跳进去,“那第二道门呢?”

“3388!”郝劲波故意问:“要不要顺便告诉你,贵重的东西放哪儿?”

“不必!你给我乖乖待在这里,等老子我拿够了再放你们出去!”老大顺手将第一道门关上,以防他们逃走。

第二道门也开了。歹徒进去后,那听得老三兴奋地嚷叫:“这下子咱们发财了!”

“想不到‘茂远’的金库有这么多金条。”老大猛催着老三:“动作快点啊!尽量拿容易变现的。”

郝劲波见时机成熟,便低声对温馨说:“快帮我把那扇门撞过去!”

“撞过去?喔!”她随即明白,总经理想让歹徒尝尝“笼中鸟”的滋味。

两人很有默契地使力一撞。感谢主--那道门合上了!不过也由于力道太猛,一个反弹,她与郝劲波双双滚到地上。

“哎哟!”温馨忍不住痛叫。

“怎么了?”压在她身上的郝劲波,急问,“是不是他们刚刚弄伤你了?”

“不是……”她直摇头,“是你压得我好痛啦!”

“哦!”他想起身,但手脚都被绑得死紧,哪能站立起来?

“喂,你不要随便乱摸呀!”感觉他的双拳在她的胸前磨擦,温馨羞死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郝劲波也恼了,“都该怪那笨贼乱绑一通,如果不要我动,那你自己想办法解开绳索呀!”

“我……”温馨突然想到,“他们会不会在我们解开绳子前,先一步逃脱出来?”

“不可能的。其实金库内还有第三道密码,除非被他们误打误撞,否则根本出不来--啊?”这回换郝劲波鬼叫了:“你别一直磨蹭好不好?”

“嗄?”温馨的手刚好被于他腹下,怎么动都会碰触到他的敏感部位,“你、你怎么……”

“拜托!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请你别大惊小怪好吗?”他这辈子再也没遇到比这更糗的事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僵持”下去?她一刻也忍受不了男性的阳刚之躯如此迫近的窘况了。

“这套保全系统是经过严密设计的,如果第三道密码未在半小时内输入的话,保全人员一定会赶来现场视察……”倏然,他的眼瞳闪过发现新大陆的光芒,“咦?你的眼睛并不小嘛!”

“啊?我的眼镜?”可能刚刚的冲力太大以致弹飞出去,而由于两人的距离太近,她才没感觉到“视茫茫”的差别。

“原来是镜片折射的关系,我一直以为你的眼睛很小哩!”他的头说着低下来。

“你想干什么?”这动作惹来温馨的尖叫。

“我想干什么?”他的脸整个贴近她耳际,“小姐,你以为我喜欢这姿势吗?拜托!我的脖子再不垂下来休息,明天铁定要僵掉了。”感受到她胸口的急喘,郝功波建议:“不然我们滚一圈,换你趴在我身上好了。”

温馨点点头,两人用力一滚,压迫感立即大减。

“毕竟男人比较能够承受女人的重量,这样我也轻松多了。”

温馨不晓得如何搭腔,狭小的空间顿时安静下来,而彼此的心跳却因此显得份外清晰。贴在他的身上,倾听他强劲而规律的脉动,温馨不安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想不到--男人的胸膛这么宽大而温暖?

郝劲波也同样有新发现。从方才的不慎触摸,到此刻她的胸部几乎全贴在他不敢乱动的掌心上,那两团柔软而弹性十足的浑圆,提醒他差点遗忘的事实:原来温馨不只是个女人,而且还挺“货真价实”的!

她的乌丝飘着洗发精淡淡的香甜,而身上的气味,更像来自山林的芬多精,揉和了花与草的清新和自然。闻多了人工香料的郝劲波,不免有些心荡神驰……

“总经理?温秘书?”厚重的大门猛然被推开,原来警卫伙同保全人员赶到了,“你们没事吧?”

“没事……”双手得以松绑的郝劲波,竟莫名地气恼他们的准时救援,“歹徒还因在里面,先把人拉出来吧!我想他们大概快没氧气了。”

“我的眼镜……”而重度近视的温馨,重获自由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回“视力”。

蓦然,一只大掌握住她,将眼镜交到她手中。戴上后,眸中溢满温柔的郝劲波正朝着她笑。“谢……谢谢你了,总经理!”她为自己的“错觉”而羞赧。

“哪里,是我连累你受惊的。”郝劲波瞥了眼被抬出来的昏迷的笨贼,说,“待会儿我送你回去吧。”“好……”轻轻点头的她,猛然想起了什么又连忙摇头,“不用了!我自己还可以开车回去。再见了,总经理!”

然后她像逃命似的,跑出了混乱的现常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艾玛
  2. 小芽
  3. 望舒
  4. 相意
  5. 仙儿
  6. 梅心白
  7. 虞夕
  8. 随眸
  9. 午羚
  10. 棠凌
  11. 斯琴
  12. 筏尔黧
  13. 于欢
  14. 雅雯
  15. 齐若蓝
  16. 玛丽·乔·普特尼
  17. 芊桦
  18. 琳茜·珊德斯
  19. 庄晓翔
  20. 路沂蓁
  21. 莉莎·克莱佩
  22. 真昕
  23. 红柚
  24. 萧宣
  25. 太阳
  26. 叶迷
  27. 水薄荷
  28. 林以绿
  29. 韩也
  30. 稚儿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