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衣若薰 > 《那个女人叫温馨》
返回书目

《那个女人叫温馨》

第一章

作者:衣若薰

清晨的曙光透过拂动的纱帘,唤醒了床上的女主人。温馨揉揉惺忪的眼皮,习惯性地下床做早餐。

闻到厨房煎蛋香的温润,便从浴室探头出来一瞧。

“妈,你今天开始不是不用上班了,何必这么早起?”

“总不能因为失业了,就连儿子的早餐都省了吧!”她头也不回地应道。

“可以买现成的嘛!而且人家好想尝尝外头饭团的滋味喔……”

“那些摊贩也不晓得干不干净,要是吃了拉肚子怎么办?”温馨叨念的同时,她那已听得能倒背如流的儿子,也在浴室里朝镜子“对嘴”:“最近痢疾又流行了,多可怕呀!妈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突然砰地一声,浴室的关门声隔绝掉她的“妈妈经”。

压抑下训人的冲动,温馨关掉瓦斯炉,坐下来望着桌上包好的三明治发愣。唉!哪个长大了的孩子不嫌妈妈嗦,何况润润又是个早熟而独立的资优儿童,何需旁人操心?

只是呵!天下父母心,惟有当了爸妈的人才能体会何谓“万般不舍”的牵 挂,就像--她自己的父母一样!

“妈!”温润唤回她短暂的出神:“你今天还陪我去公园吃早餐吗?”

“当然。”儿子充满歉意的表情,让温馨很快抛开方才的不悦。

收拾妥书包,母子俩便出门了。照惯例,他们把车停到学校附近的公园,然后在荷塘边的凉亭享用早餐。有清新空气当佐料,吃起三明治来分外有“光合作用”的味道。

“早!”一位身材微胖的妇人,汗水淋漓地朝他们跑来。

“朱奶奶早!”温润朗声喊道。

“朱阿姨早!”温馨问:“吃早餐没?我这儿还有一份三明治呢!”

“谢谢!我吃过了……”朱阿姨径自坐在他们旁边,“你们母子俩一块儿吃早餐的画面,总教人好生羡慕。”摸摸温润的头,她流露出慈祥的笑容:“要是能有润润这般可爱的孙子每天陪我来公园运动,我肯定开心死了!”

“润润有你这么好的长辈疼,他也很幸运呀!”

因为学籍的迁移,温家母子才认识了常在这公园运动的朱奶奶。她一眼即喜欢上极像儿子幼时模样的润润,而由于儿女们都年届三十了还不肯结婚,加上一家人聚少离多,所以非常钦羡他们母子之间相依为命的感情。

“温小姐,我昨儿个听润润说……你失业了?”朱阿姨关心地问起。

“唉……”斜睨了在池边看乌龟的儿子一眼,温馨腼腆地解释:“因为总裁突然去世,而大小姐又不喜欢我……”

“贵公司的总裁,不是新闻大幅报道的安希宽吗?”朱阿姨惋惜地摇头,“可惜!那么乐善好施的人就这样走了。听说他独生女不太好伺候,老爸一死即把年轻的继母赶出家门,连你这般好相处的部属都容不下,做人也不要这么绝嘛!”

温馨补充:“正因她的继母是我高中死党兼上司,所以……”

“哦!原来那个‘风流黑寡妇’程予欢是你同学呀!”察觉自己的失言,朱阿姨忙说:“对不起,我也是听人家说起……”

“没关系!”她苦笑,“谁教予欢长得太漂亮了!才会招来一堆因嫉妒而生的流言,往后有机会的话,我再告诉你关于她的故事……时候不早了,润润该去学校了。”

“等等!”朱阿姨忙抄下一个电话,塞入她手中,“我有位朋友的儿子在‘茂远’身居要职,如果你暂时找不到合适工作的话,相信他一定帮得上忙。”

“朱阿姨,这……”温馨愣了愣。

“茂远”虽算不上大企业,不过该公司的年终奖金历年来都居商界前五名,因此每回刊登征人广告,哪怕只是应征工友,总有数以千计的人想挤进这家比金饭碗更具“钱途”的公司,而她居然毫不费力就得到“推荐”?

“我知道你不喜欢欠下人情,不过独力抚养孩子是很辛苦的,况且润润这么聪明,你得为他将来的‘栽培费’多做准备。”朱阿姨自信满满地说:“放心!我保证那位朋友的儿子‘绝对’会安排一个不错的工作给你的。”

****************
随着火车的疾驰,窗外的景致一幕幕掠过眼帘,而遥远的往事亦像老旧电影般沉重地在脑海中重映。若非润润吵着要坐火车,否则温馨才不会选择这种容易令人陷入回忆的交通工具。

想起自己第一次离家求学的雀跃心情……想起高二前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想起她那次惹下的大祸……

“孽女!你把我们温家的脸全丢尽了!”当温和接到女儿的电话,便匆匆赶来了解她自办休学的原因,想不到爆出的答案居然是……怀孕了?

“碍…”禁不住重重的一掴,温馨顿时摔倒在地。

“有什么话慢慢说,你这样会吓着孩子的。”幸好温晴及时跳过来护在面前,否则盛怒的二哥绝对不止这一掌。

“孩子?”温和颤指着女儿,“她已经高二,不是小孩子了,你可别告诉我她连健康教育都不懂,以致糊里糊涂跟人家有了孩子!”

“二哥……”温晴为之语塞。

“说!这孽种怎么来的?”温和真想痛揍那个害惨他女儿的男人。

“爸,求求您别问了好不好……”温馨一径地哭。

“怎么能不问?”温晴着急说,“这件事对方绝对要负完全的责任呀!”

“他不晓得我怀孕的事……”温馨猛摇头,“而且人家根本不喜欢我,又怎肯负起责任呢?”

“什么?”温暗不禁大骂,“他既然不爱你,那何必碰你呢?”

“这个臭小子……”温和更是咬牙切齿了,“我一定要告他诱拐未成年少女!”

“爸!不要……”她忙抱住父亲的大腿,“如果事情闹大了,他会被学校开除的!”

“阿馨,他伤你这么深,你居然还护着他?”温晴晃动侄女纤弱得似要断掉的肩胛,“姑姑的例子还不够当你的前车之鉴吗?你怎么这么傻呀!”

“打掉孩子!”一脸铁青的温和,冷冷吐出四个字。

“爸爸?”平常连捏死蚂蚁的勇气都没有的温馨,怎承受得起堕胎这等残害生灵的重大杀孽?于是她不假思索地大喊:“我不要!”

“你要气死我吗?”白白被糟蹋已经够丢脸了,她竟还想留下耻辱的“记号”?

“阿馨,留下孩子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你千万别被那些浪漫的爱情小说给冲昏头了!”温晴能体会无知少女对未婚生子抱持的幻梦,“你只是个毫无谋生能力的高中生,拿什么养孩子?听姑姑一句话,这件事就当作噩梦一场,拿掉孩子后就尽早忘了吧!”

“那姑姑呢?”温馨反问,“你忘得掉那个孩子吗?”

“不许对姑姑这么说话!”那段往事是温家人永远的痛,她怎么能轻易扯裂伤口?

倒退两步的温晴,愕愣数秒后扯出一抹苦笑:“二哥你说得没错,阿馨不是孩子了,也许我们该让她自己作决定……是要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过,或者承担这个后果……”

“这是什么话?”温和火从中来,连妹妹也一起骂进去了,“我以为那件事已经让你得到教训,想不到你居然劝我由着她胡闹?”

“我明白父母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好。”她哽咽地说,“只是,我更不想让自己的遗憾发生在阿馨身上……”

“你……”说什么?

“姑姑!”温馨紧紧攀住温晴的手,仿佛她是大海中那根惟一的浮木。

“温家不会收容孽种的!”眼看两个女人连成一气,温和便威胁,“如果你执意留下孩子,那么……我温和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爸爸……”想不到温馨沉默半晌,依然不改初衷,“请原谅女儿不孝。”

于是父亲被气走了,并且誓言与她“断绝关系”。温和虽只是个平实的务农人,不过温家枝叶庞大,在中部也算有头有脸的一族,因此她未婚生子的家丑,的确令父亲在众亲戚面前抬不起头。

唉!如今想起那段背负着未婚妈妈、失学等数重压力的辛酸日子,真不知是如何熬过来的,若非包容她罪过的母亲,以眼泪攻势强邀父亲北上来看她后,被润润可爱的小脸“煞到”,否则她哪有机会再踏进家门?

由于哥哥温顺生了两个女儿后即结扎,加上润润从母姓,所以父亲坚持她回娘家祝难得嫂嫂贤慧有肚量,不仅不介意小姑带拖油瓶回来,还把润润带得白白胖胖的。漫长的求学过程结束后,她也找了份固定的工作糊口,但随着孩子入学日子的渐渐逼近,亲戚们却开始争相为她做媒,以便帮润润找现成老爹。

“王阿标的老婆死了有五年吧,”大姑姑温婉指指相片中前额秃光的男子,“他的孩子都念中学了,家庭单纯。而且对方也保证会视润润如己出,这种男人上哪儿找?”

“王秃子不过才高中学历,哪配得上阿馨大学毕业?”二姑姑温柔立即抢白,“依我看,还是陈老师比较适合。最主要的,人家没结过婚,‘原装货’总是比较好嘛!”

“没结婚可不代表是原装货,你怎知他有没有去嫖妓?四十几岁还娶不到老婆的男人,大多有点心理变态了!”三姑姑温雅更是批评得毫不留情,“倒不如我介绍的黄先生,既年轻又有固定职业,只不过瘸了一腿。”

连一向不怎么苟同几位业余媒婆眼光的父亲,居然也鼓励她去相亲。就在温馨被逼得快发疯时,程予欢适巧伸出援手,引荐她到“倪氏”的关系企业上班,优渥的薪水让温馨有足够的理由带儿子逃往北部,耳根子从此才清净下来……

“妈,外公这次大寿,一定有很多亲戚会来吧!”温润的问题打断她的思绪。

“应该吧!”她漫不经心地应道。

“哼!要不是看在外公的分上,我才不想理那些讨厌的三姑六婆哩!”温润咕哝。

他口中的“三姑六婆”,指的便是姑婆温婉、温柔、温雅。

“记住,我们是客人,妈可不许你做出什么不礼貌的事情来。”温馨警告。

不过,润润说的也的确是事实。现在的她成了无业游民,看来这次的祝寿是免不了一番劝“嫁”的口水攻势了。

望着灰蒙天空,她不禁暗暗祈祷:下星期一的面试能够顺利过关。

******************
随着墙上移动的指针,齐维邦的脸色愈加不耐烦了。望着桌上厚厚的报告,听取各级主管滔滔不绝的汇报,他忍不住暗暗咒骂--该死的郝劲波,这次的年度预算会议何其重要,身为总经理居然撇下不管,净顾着跟女人打情骂俏,难道不怕成为全公司的笑柄?

“关于本部门提列的预算……”公关部徐主任的声音因为齐维邦近乎倒八字的揪结眉宇而微弱了,“既然总经理授权给齐经理,那么只要您同意就……”

反正他们是表兄弟,而齐维邦又是董事长倚重的左右手,能过得了这一关,总经理多半不会再吭第二声的。

“哦?他何时说要‘授权’给我的?”齐维邦没有答应,反问。

“呃……会议前十分钟,陈小姐本来要去请总经理,刚好他有‘客人’……”

“我知道了。”他站了起来,“算算时间,他跟客人‘会谈’得也差不多了,我去叫他‘亲自’来裁决这个案子!”

“齐经理!”各级主管们无不发出惊恐之声。

谁不晓得郝劲波的脾气?只要总经理室一挂上“会议中”的牌子,哪怕天塌下来的大事,也不足以构成打扰的理由。像上一任的助理秘书,即是因为不知轻重而误闯进去……啧啧!撞见限制级的画面事小,革职事大哟!

齐维邦可不怕被炒鱿鱼,何况他早不想干了。 表弟几乎把大大小小的事全都丢给他处理,就算超人也有能源短缺的时候吧!何况他只是个凡人?若非念及姨妈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他才不稀罕“茂远”的百万年薪哩!毕竟累到死的话,钱财也带不进棺材呀!

来到总经理室前,嗯嗯啊啊的声浪由里头传出。齐维邦更加火大了,一个怒踹,两片门板砰然分开。

只见偌大的皮椅上,郝劲波正与美女……当然,他们的动作全在他的闯入后僵了下来。

“是谁那么大……胆!”怒眼圆睁的郝劲波,扭头一看是表哥,老羞成怒的神色马上敛回去,换成了嬉皮笑脸,“嗨!维邦,会议进行得还顺利吧?”

怀中的美女立即站起来,慢条斯理地整理衣服。齐维邦一眼即认出她乃“康亚”董事长的千金,亦是模特儿界当红的模特儿康倩倩。

“劲波,你接下‘茂远’不到一年,应该事必躬亲!”有外人在,他不好爆出火气,只有悻悻然将一叠资料甩到桌上,“别忘了,姨妈的希望全放在你身上……”

“我知道!”郝劲波优雅地从烟盒里弹出一根烟,点燃了它,“不过我相信你会处理得更好,否则我妈也不会这么看重你了。”

“郝、劲、波!”这小子真是欠揍!

“我明白你的工作压力很大,不如这阵子忙完后放个长假轻松轻松,如何?”郝劲波一把将女友搂入怀中,暧昧地抛个眼色,“或者我介绍几个马子替你‘分忧解劳’?”

“不必!我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帮你处理‘应接不暇’的约会了。”齐维邦歹毒地建议,“或者你委托康小姐兼任助理?我想,凭她的能力应该能帮咱们的大忙人--郝总经理,挡掉不必要的‘应酬’!”

“好呀好呀!”康倩倩嗲声说:“劲波,你不正缺一位助理秘书?我去跟经纪人谈,让我在‘茂远’兼个小职。”

“倩倩,人家一句玩笑话你也当真?”郝劲波不悦地瞪了齐维邦一眼。

“康小姐,如果你想证明自己能力的话,我建议你不妨从这叠文件开始。相信全公司的同仁,都将对你‘辅佐’总经理批阅公文的速度十分期待喔!”
“齐维邦……”郝劲波低吼一声,不过表哥已扬着得意的笑声跑开了。

“劲波,你让人家试试看嘛!我以前也是学商的耶!”康倩倩不死心。

“倩倩,我从不找自己的女友当助理的。”郝劲波方才的温柔在瞬间化为冷漠,“免得别人说我公私不分。”

风流归风流,花花公子也是有原则的。他换女人的速度其快无比,若让她们都进公司工作,那“茂远”岂不三天两头就得刊登人事广告?

历任的助理秘书当然不乏想借工作之便“攀上枝头当凤凰”的,父亲郝广志的情妇中便有几位是由此管道进而“爬”到床上。而他刚从美国回来接任总经理时,正巧也有个年轻貌美的俏助理,郝劲波在禁不住百般诱惑后跟她上了床,才发现乔安娜原为企划部的人,而且还是表哥仰慕已久的对象呢!

虽然乔安娜很快因工作不力被撤掉,表兄弟间的尴尬已在所难免。从此,郝劲波便极力避免与女同事发展额外的关系。秘书室的助理也由机要秘书严稼兴自己挑选,反正只要别丑得令人反胃即可。“劲波!你别生气,人家也是跟你开玩笑的嘛!”

哇!这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康倩倩被他眸中那道不经意的寒光吓了一跳。郝劲波不仅承传父亲的风流个性,那分商人才有的精明干练更是青出于蓝。

“这才是我的好倩倩。”郝劲波挑逗她,“通常脑部太发达的人,往往会影响胸部的发育,这样的女人多没趣味呀!”

“噢!劲波……”康倩倩丝毫不介意他的大男人主义,反被逗弄得意乱情迷。

“我就喜欢听你慵懒中带着诱惑的声音。”他满意地加强了语气,“如果老在我跟前总经理长、总经理短的,那不是很扫兴?”哼!维邦那点下三滥的“落井下石”他岂会放在眼里?这些女人只要“手指勾勾”,哪个不乖乖臣服?

旷男怨女的欲火正要重新燃起,另一位不识趣的家伙又紧接着闯入。

“嗄?”人事室的吴主任吓傻眼了,“总经理,属下不是故意的,因为牌子被拿掉了,而且门也没关紧,所以……所以……”

“劲波,你们公司的人好讨厌喔!”康倩倩娇声抗议。

“有什么屁快放!”不消说,肯定是齐维邦故意捣蛋。

“是!”幸好总经理没说要砍他的头,“严秘书说,今天来应征的助理秘书已经一一会谈过了,不过还是得请您做最后裁决。”

“让我看看。”康倩倩陡地抢下吴主任手中的资料,翻阅后酸酸地说:“原来你不肯让我进‘茂远’的原因,是因为应征的女秘书个个都比我漂亮?”

“倩倩,这些照片我一张也没看过呢!”真是天地良心!

“我不管,除非你让我帮你挑个比较不具‘危险性’的,否则后天的日本之行,你自个儿去吧!”她耍赖地跺脚。

“好好好……这件事全依你。”他作投降状,“只要别挑个‘牛头马面’的女人来吓我就行了!”

“牛头马面?”康倩倩“噗嗤”一笑,抽出一张履历表给吴主任,“你叫这位小姐来上班吧,其余的全给我拿去碎纸机绞掉!”

****************
通常第一次踩进“茂远大楼”的人,大都会以为误入一家艺术气息浓厚的画廊。没有金碧辉煌的俗丽,亦无丝毫的商业气息,一幅幅色彩活泼或着墨淡雅的图画,舒缓了宾客的压力。

不仅如此,二到五楼被规划成健身房、图书馆、附设托儿所,地下室还有个规模不小的美食天地,凡“茂远”的员工一律享受六折的优惠。福利这么棒,职工的流动率又低,也难怪来面试的人之多,光排队领表就得等半个小时呢!

“小姐,我是来找……”

“表格填完后,就到那边的椅子稍坐。”负责办理的小姐公式化地扔了一张表格过来。

“表格?”温馨愣了愣,说:“对不起,我以为能直接见到齐维邦先生的。”

“齐经理正在开会,没空!”那小姐以一种怪异的眼光打量她,“况且今天来应征的人,九成是公司‘理’字辈介绍的,如果每位都想找推荐人,那会议岂不是甭开了?”

温馨当场难堪得不知如何接话。敢情那齐维邦不够红,要不就是曾得罪过这位职员,否则她怎会受到这般的待遇?填完基本资料,温馨赶紧找个空位坐下。不过当她横扫过一遍求职者后,她便知道自己毫无希望了。 比起诸位佳丽的光鲜打扮,这件永远跟不上时代潮流的老气套装,让她看起来简直像只糟透了的“丑老鸭”。

“请问这次应征的职位是……”她鼓起勇气问一旁的人。

“你连应征什么职位都不清楚?”那女子讶张着鲜红的嘴唇,“能成为‘茂远’总裁的助理秘书,是多少女人的美梦呀,而你居然只做了这么……简简单单的‘准备’?”

秘书?当初齐先生不是在电话中说,要帮她安排到企划部的,怎么会……

“各位!麻烦念到名字的,请进会客室来面试。”一位年长的男子扬声。

面试开始后,几乎每个人都信心满满地走出来。温馨更加确定自己出师不利,因为愈是后头的号码,主考官愈没耐性听你长篇大论。 果然轮到她时,那位先生已一脸疲 惫,甚至学历、经历一概不提,只问希望待遇多少。

温馨本想直接回家算了,然而思及该当面向齐维邦谢谢他的推荐,她才耐着性子继续在走廊等候。思绪纷纷扰扰中,父亲大寿那天的琐事浮出脑海……

“徐先生在东大任教十年了,人老实、收入稳定又有房产,这种男人绝不能再错过了。”温婉姑姑未事先告知,竟在寿宴后强拉她去相亲,想逃都逃不掉,“徐教授,你别瞧我们阿馨长得不怎么样,她只是不懂打扮罢了!”

温柔姑姑甚至抓起她的手给对方看,“瞧,这小手多滑嫩呀!人家说‘一白遮三丑’,只要她化化妆、换个年轻点的衣裳,保 管你满意得不得了!”

该死的!柔姑姑竟拿她当只猪似的展示,让外人来评判她“肉质”的鲜美与否?!更可恶的是那姓徐的,居然还有板有眼地推了推至少一千度以上的镜片研究,说:“皮肤保养得不错。温小姐,你也是用欧蕾的吗?”

噢!吐血,他当真以为她三十好几?

“什么欧蕾?”温雅姑姑加以说明,“徐教授,你弄错了,阿馨是我二弟的女儿,虚岁才二十六,不是我上回提的那个三十八岁的小妹温晴……”

温馨差点呛出口中的茶水。原来抱定不婚主义的晴姑姑也差点被陷害了,难怪她死都不肯回老家,危机四伏嘛!

“阿馨,北部那地方人多复杂,你还是搬回中部住吧!”大嫂宝桂好心建议。

“是呀!而且现在工作又不好找,就算找到了也赚不了什么钱,不如找个人嫁算了,是不是啊?徐教授。”温雅姑姑三句不离本行。

“我已经有工作了。”情急之下,她撒谎,“下星期我就要到‘茂远’上班了。”

“‘茂远’?”徐教授一脸的祝贺,“是不是那家待遇比公家机关还稳当的公司?温小姐能应征进去,显见你的实力一定很强。”

实力?唉!早知今日来应征的人都这么具有“实力”,她那天也不敢夸口说能谋得“茂远”的一份职位了……

“齐经理,这里有一份您的挂号信函呢!”一听到发表格小姐的声音,温馨的耳朵竖了起来。

那男人接过信件后问:“对了!今天有没有一位姓温的小姐来找我?”

T恤、牛仔裤,还有满脸的落腮胡?错不了!此人一定是朱阿姨所形容的齐维邦。

“齐先生!”她立即冲过来,“您好,我是温馨,很高兴认识您!”

这位小姐会是姨妈提过曾在“华美服装公司”任职的温馨?显然,她并不怎么懂得善用耳濡目染的专业知识哦!齐维邦眸中闪过一抹诧讶后,很快扬起和善的笑容。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没想到有个临时会议……”

“没关系!我刚刚已经面试完了。”

“面试?”看在姨妈的分上,她根本不需要面试呀!

“其实我很清楚自己的条件,根本不可能雀屏中循…”她深深一鞠躬,“不过还是谢谢您的安排。”“你是温小姐吧!”正说着,另一位男子朝她走来,“恭喜,我们总经理决定录用你了,请问你方便后天来上班吗?”

“后天?”温馨愣怔了三秒才急急应声,“没问题!我后天一定准时报到。”她随即向齐维邦猛点头,“齐先生,谢谢您,谢谢您的‘大力推荐’!”

“唉……不客气。”奇怪了!录不录用她,何需表弟亲自下口谕?齐维邦暂且压下满腹疑窦,待温馨走后才问:“吴主任,劲波怎知道温小姐要来我企划部上班?”

“企划部?”吴主任呆住了,“温小姐应征的是秘书室的助理耶!”

历任的助理秘书若非国色天香,起码也有“花瓶”等级,然而以温馨那点少得可怜的女人味--并非他嘴巴缺德,而是事实如此--郝劲波怎会降低标准,破格录用?

“我倒要弄清楚,劲波究竟在搞什么鬼!”

***************
当齐维邦再度跨入总经理室时,康倩倩已衣衫不整到极点了。

“劲波!”这家公司的职员怎么回事,老选在她浑然忘我时闯进来破坏气氛!

郝劲波何尝不恨呢?炽热的兴头被接二连三的冷水浇灭,忍不住十指喀喀作响,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一根根扯断表哥的大胡子!

“倩倩,我后天早上去接你。”送人走后,他立即抱怨,“维邦,我不过请你主持一个会议罢了,你何必三番四次坏我好事?”

“你若觉得有必要另辟一间‘约会套房’,我想没有员工敢反对的。但如果将堂堂的总经理室挪为‘私人应酬’的场所,就不知董事长同不同意了……”齐维邦冷哼。

“你--”就会拿老妈来压我!自知理亏的郝劲波没好气地说:“这件事我自有分寸……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这个!”齐维邦将一张资料拍放在桌上,“她原本是来应征我的助理,怎会被你挑去秘书室?”

履历表上娟秀的字迹,完整的学经历--似乎是个不错的人才。然而相片中那张虽然模糊却令人“为之喷饭”的脸,让郝劲波的疙瘩打从心底冒起。

“怎么会选这张?”即使不至于“牛头马面”,也差不多要让他梦魇连连了!“倩倩八成是怕我偷腥,才挑上这么丑的女人。”

“什么?原来你看都不看,就让别人随机取样?”齐维邦快被他的荒唐气昏了!

“不过也太巧了,想不到她是你要的人。”郝劲波半眯起深褐色的眼瞳,“这个温馨跟你到底啥关系?不缺助理的企划部,怎会突然安插了这么一个职位?”

“她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因应业务量的增加,而刚好‘朋友’又推荐了她……”姨妈交代过要保密的,他岂敢不遵?“既然是一场纯属乌龙的误会,我再请人事课通知她改向企划部报到。”说着,他便要抽回那张履历表。

“等等!”然而,郝劲波压住了那张纸,“我有说过不用她吗?”

“劲波,你的‘品味’何时改变了?”瞧他阴恻恻的笑脸,不知在打啥主意。

“用人惟才嘛!”没错,他的确是在打歪主意!

谁教维邦今天把他惹毛了,既然无法理直气壮讨回面子,报报“老鼠仔冤”也爽呀!他偏要叫温馨进秘书室,然后好生“折磨”一番,让表哥在有负朋友所托之余也莫可奈何……哈!痛快!

“这位温小姐待过‘倪氏’的关系企业,论经历,若在企划部当个默默无闻的助理,不是太埋没了?倒不如留在秘书室磨练,也许等严秘书退休后,会继而成为我得力的助手,岂不更有前途?”为了说服表哥,他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真的……这么想?”他连温馨本人都没见过,怎会对她有如此高的期待?

“当然!”郝劲波热情地拍拍他的肩,“你也知道太漂亮的女人只会分我的心。不是我故意贬低温小姐,不过伟大男人背后的那位女子,看起来往往都是很平凡的嘛!”

“你的比喻似乎只适用在夫妻或母子的关系上。”虽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结果”,他仍忍不住提醒,“不过我可警告你,千万别对她‘太好’!”

这小子天生是异性的克星,一个微笑即足以勾走女人的魂魄,他怕温馨也无法幸免。

我会那么饥不择食?郝劲波差点失笑。

“对了,后天我要到日本参加国际商会,接着要去美国视察分公司业务,估计一整个月不在公司,这段期间的会议就……”麻烦你了!

“知道了!我会代你处理的!”齐维邦不耐烦地挥挥手,走了出去。

“严秘书!”表哥离开后,郝劲波马上唤属下进来,“后天有位温小姐会来上班,我要你跟她签下合约,不满试用期一个月就想走人的话,得交违约金二十万元!”

“总经理?”从未见过主子这么想“留妆一个人的。

“但是在这段时间……”不过他后头的补充可教严秘书不解了,“我要你操得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好夜夜加班,累得她一个月后便自动请辞。”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子婕
  2. 宋敏儿
  3. 祝幸福
  4. 乔南仪
  5. 晴天娃娃
  6. 夏衣
  7. 子艾
  8. 雅史
  9. 安茉绘
  10. 余紫晴
  11. 海东青
  12. 甜橙
  13. 水禾田
  14. 水渝
  15. 颜郁
  16. 岱菱
  17. 骆琦
  18. 冷千寻
  19. 米雪
  20. 古亭葳
  21. 小妖
  22. 风靡
  23. 四方宇
  24. 艾珈
  25. 绿痕
  26. 莉·麦可
  27. 盘丝
  28. 鬼芸
  29. 黄若文
  30. 席绢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