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子纹 > 《磨人小天使》
返回书目

《磨人小天使》

第九章

作者:子纹

若瑶坐在病床前,盯着她这辈子所见过最难缠的病人。她瞄了眼手表,估计他至少讲了两个半钟头的电话,也就代表着他让她枯坐了至少两个半钟头,要不是放心不下他,她早就二话不说甩头就走了。



她递了杯水给他,希望让浚槐注意到她的存在。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浚槐居然头也不动一下的接过她递给他的茶水,喝了一口,又把杯子交回到她手上。



她生气的瞪着他,赌气的说道:“袁先生浚槐,如果你再不把电话挂掉,我只好去找俞可威,至少他不会一直讲电话,把我丢在一旁。”



“你敢!”



浚槐生气的直起身,却又因牵动伤口而倒抽了一口气。



“你做什么?”若瑶连忙走回他的身边,想把他推回床上。



“不准你去找俞可威,听到了没有?”他抓住她的手,粗声警告道。



若瑶无奈的点点头。她不过只是开个小玩笑,竟然引来他那么激动的反应。



浚槐见她点头,才松了口气,连忙把电话草草收线,手还是握着她的手,怕她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跑掉。



“我不会去找俞可威的,你放手啦!”若瑶徒劳无功的想扳开浚槐的手,但他偏偏就是不肯放开她。



“没见过像你一样那么会吃醋的男人。”若瑶有点不平的抱怨。



“别这样嘛!”浚槐把头靠在她的肩上,撒娇道。



若瑶对他孩子气的举动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这样好了,”浚槐像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似的,“顶多我也去找个女朋友让你吃吃醋,公平吧!”



“小心我杀了你!”



若瑶握紧拳头,本想直接捶下去,但是想到他的伤,只好拿拳头在他眼前挥了挥,“你是我的未婚夫,最好给我安分点。二姊已经告诉我,你不是同性恋,所以你不要再用同性恋做幌子,去外面招惹那些莺莺燕燕,听清楚了没有?”



她火大的看着他,这才看到他眼中的促狭,立刻知道自己中计了,讲了一大堆让他得意的话。



她生气的瞪着他骂道:“小人!”



浚槐得意洋洋的露出一个笑容,小人就小人,只要能得到她,其他的他根本就不在乎!



“我爱你!”他面容一整,正经八百的看着她说道。



若瑶的身子僵了一下,心脏却不听使唤的狂跳不已。她直视他的双眼,看到他眼底的认真与期待。



期待?



若瑶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不正面回答他所想要的答案,反而故作天真的问道:“我现在是不是也应该对你说‘我爱你’?”



“若瑶!”浚槐警告道。



若瑶甩甩头,不理会他的警告,一屁股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双手撑着下巴,缓缓的说道:“有一个很呆的男孩子爱上了一个很迟钝的女孩,这个男孩陪伴了她六年,偏偏这个女孩子一直把他当成哥哥,她不知道原来这个哥哥爱她,等她知道之后,她觉得荒谬不能接受,因为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一向以聪明才智高人一等自居,而这件事只证明她做了六年的笨蛋。但是,现在她不得不承认,她真的爱这个大哥哥。因为他替她受伤的时候,她才知道她愿意替他受伤,甚至为他死。”若瑶抬起头,看着浚槐,“就好像你昨晚为我做的事一样。”



浚槐听到她的话,十分感动,不过他不打算让她就这样打发掉他。



“你还是没有对我说你爱我!”



若瑶对他扮了个鬼脸,用一副可怜的口气说道:“看在你救我一命,我又准备以身相许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我是爱上了一个叫作袁浚槐的白痴。可是我也得把丑话说在先,如果你以后敢骂我一句,我就跟你分手,听清楚没?”



浚槐听了这番看似威胁又像爱情宣言,更像是骂人的一番话,真是哭笑不得。不过虽不满意,还是能勉强接受。



“这一刀真是太值得了!”他拉过她,亲了她一下,“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多挨几刀也值得。”



“袁浚槐!”若瑶生气的警告道。



这个笨男人!为了爱情,竟然连命都可以不要。



“你根本就不应该替我挡下来的。”若瑶想到昨晚的情形,心有余悸的说道,“你不要看我人小,身体也是很强壮的,不要动不动就逞英雄,一个不小心就变成像现在这样的大狗熊,真是愚昧!”她的口气有些不屑。



浚槐闻言,真的有股想掐死她的冲动。他还记得昨晚她可怜兮兮、泪流满面,害怕他出事的表情,现在她竟然出言讽刺他的舍身相救。



女人是善变的,这下他总算彻彻底底的了解这句话。



他握住她的手臂一使劲,将她拉向他的胸膛。



若瑶被他忽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怕压到他的伤口,连忙一缩,手却不小心撞到浚槐的伤口。



她震惊的一个抬头,看到他眉头紧锁,强忍住痛意。



“对不起!”她忙不迭的道歉,“你没事吧?”她又把身体往后退。



“别动!”他手紧按在她背部,把她留在原处,“只要你一动,我就会牵动到伤口。”



真的?假的?



若瑶感到怀疑,但又怕他说的是真的,只好安安静静的待在他怀里。



浚槐看她如此听话,不由得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轻轻拥着她。



若瑶避开他的伤口,偎在他的怀里说道:“我要搬回家住了。”



“为什么?”



浚槐又是一阵激动,再度牵动伤口,引来一阵疼痛。



若瑶抬头瞪了他一眼。她只是搬回家住,他那么激动干嘛?



“是我姊姊的意思。她说既然我跟你没有什么,你又不是同性恋,跟你住在一起不太保险,所以我还是回家的好。”



“我是正人君子!”浚槐反驳道,“跟我住在一起,铁定保险。”



“你去跟我二姊说去。”若瑶不太在乎的说道。



反正住哪里对她而言都没有太大差别。她之所以答应舒岚,是因为看她二姊夫可怜,整天要跟着舒岚,为了她这个妹妹跑东跑西,所以她就难得善解人意的体谅他们夫妻俩一次。



若瑶抬起头,看着浚槐有些迟疑的表情,不由得取笑道:“叫你去跟我姊姊谈,你竟然这副表情,敢情你老兄是怕我那个身怀六甲的娇弱姊姊?”



娇弱?浚槐无奈的摇摇头,只有身怀六甲是正确的。娇弱?!打死他,他都不信。他在心中演练着跟舒岚提出要求时,所会得到的几种下场,似乎都不太好。



若瑶好笑的看着他的脸色忽晴忽暗,觉得好笑至极。她现在终于知道他怕什么了,以后他若敢欺负她,她就找她二姊出马帮她讨回“公道”。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答应让我搬出来啰!我待会儿就回去收拾行李。”



“不行!”浚槐拖住她,仔细的想了想,决定道,“你有没有想过搬回去的后果?”



“后果?”若瑶煞有其事的想了一下,“没什么后果啊!”



“你以后每一餐都要吃泡面,没有人帮你准备三餐,每天早上也没有人叫你起床、送你上学,而且也没有人帮你做布丁了,帮你──”



“够了!够了!”



若瑶打断他的话,皱起眉头。奇怪,昨天答应舒岚的时候,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以后没有好吃的东西,跟生活在地狱没什么两样嘛!



真是应了舒岚说的话,只要有得吃,她就可以被廉价卖掉。



“怎么样?”浚槐问道。



其实看她的表情,他就可以猜到她的答案。他深知吃是她的一大弱点,他是赢定了。



“我……”



若瑶嘟起嘴巴,陷入两难。姊姊怀孕整天乱跑,实在不是很好。不过为了吃……她的想法随即一转,反正舒岚是个孕妇,人家不是都说孕妇最需要的是运动吗?让她忙一点,对她是有用处的。想想真是太有道理了!



“我要继续跟你祝”若瑶决定道,但又接下去说,“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你不是同性恋,所以你不要用这个当理由,随便吃我豆腐,不然我立刻就走。”



“没问题!”浚槐满口答应。反正明年一月就要结婚了,他不在乎再多等几个月。



他把她的头拉下来,给她一个深情的吻。



若瑶被他吻得头晖目眩,呼吸显得有些急促。



“等──”



浚槐才一开口,就被迎面而来的衣服给打断。他吓了一大跳,看向房门口。



若瑶也被吓了一跳,但是一个转头看到来人,面容立刻一沉,口气大坏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若瑶!”浚槐无奈的拉住想要往前扑的若瑶。



卓风看到若瑶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立刻往后退,把身后的莫静婷推出来,挡在他的面前。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莫静婷差点被气死,“如果前面站的是歹徒,你是想要我死是不是?”



“不是!”卓风连忙解释,“若是歹徒站在前面,我一定一马当先,誓死保护你,只不过今天挡在前面的不是歹徒,所以只好请出你来帮我一帮。”



若瑶没有听出他们两人话中的亲密,迳自握着浚槐的手。如果浚槐是同性恋,卓风就是她的情敌;而如果他不是,那就代表莫静婷是她的情敌。总之,她把这两个人都归为情敌一类。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若瑶粗声粗气的问道。



“若瑶!”浚槐出声警告道,“他们是来看我的,不要那么没有礼貌。”



“对,我和卓风是来看浚槐的。”



莫静婷看着卓风一脸惊恐的模样,实在很想把他打一顿。要不是两人就要结婚了,她还真怀疑他是不是个男人。



“他很好,不用你们看。”若瑶霸道的说道。



“若瑶!”浚槐无奈的拉拉她,指着眼前的两个人,“这个女人叫作莫静婷,而这个男人叫作卓风,这些你都知道。但是有一点,而且是很重要的一点你不知道,那就是他们俩下个月初就要结婚了。”



若瑶张大嘴巴,难以置信的来回看着两人,有点迷惑。



“你该不是在告诉我,从一开始,你就在欺骗我吧?”她好不容易理出一些头绪,缓缓的问道。



浚槐对她露出一个心虚的笑容,不发一言。



莫静婷看他不开口,就自动帮若瑶解决心中的疑惑。



“因为前一阵子浚槐告诉我和卓风,说你爱上了一个叫俞可威的混混,所以才叫我帮他演了几出给你看。难道这些浚槐都还没有告诉你吗?”



若瑶火大的瞪着一脸无辜的袁浚槐。每次他做错事,就用一副毫不知情的表情给她看,让她教训他也不是,不教训他也不是。



“闯祸了!”卓风一眼就明白一切,连忙拖着自己的未婚妻离开。“静婷,我们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有人要发飙了!”



“可是我们才刚到,为什么──”



卓风不理会她,连忙拉着她离开。



“袁浚槐!”若瑶板起凶狠的脸孔。“你竟然敢骗我!从一开始的莫静婷,后来的卓风,再后来的同性恋,全都在骗我,害我为你难过了半天,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天啊!我现在真想杀了你。”说完,她一个转身就要离开。



“若瑶!”浚槐看到她气冲冲的往门口走去,连忙跳下床,想要拉住她。



若瑶火大的甩开他的手,直到走到门口,听到他的痛呼,她才想到他身上的刀伤,连忙跑回浚槐身边,把他弄上床。



“你不可以走!”他霸道的命令。



“你好好躺着,我就不走。”现在以他的伤口为第一优先,她没空注意他的口气,急急的照料他。



不知道伤口会不会裂开?她担心的看着他腰间醒目的白色绷带。如果因为她一时的冲动又让伤口裂开,她会难过死的。



她不放心的按下墙上的铃。



“我叫医生过来看看。”若瑶摸摸浚槐的额头说道。



医生很快的赶来,为浚槐检查了一下之后,证实伤口没有裂开,让若瑶松了一大口气。



“对不起!”等到医生出去之后,若瑶咕哝的对浚槐道歉。



浚槐听到后,吃惊的看着她。这个可新鲜了,若瑶竟然在对他说对不起?!他不发一言,准备好好的听她忏悔一番。



“我刚刚太冲动了。”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在认错,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衣袖,“我跟你保证,我以后不会跟你吵架,惹你生气了。如果你想骂我,你就骂吧!我不会还嘴的。”



浚槐侧着头看着她,真的很想大笑出声。他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话,想要她不惹他生气,干脆给他一把刀自杀,下去见阎罗王,重新转世投胎,还来得快一些。



“我不骂你。”浚槐故意装出一副十分宽大的样子,“如果你愿意在一月份放寒假的期间嫁给我的话,我就原谅你,怎么样这条件很宽容吧!”



“宽容?”若瑶瞪着他,一点都没有刚才内疚的表情,“宽容个鬼,你想要我在二十六岁前嫁给你,你是在作梦!”



“二十六岁?”浚槐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要我再等五年!”



若瑶肯定的点点头。



“我已经等了你六年,你还要我再等五年,是不是太过分了?”浚槐满脸委屈的问道。



“这……”



若瑶摸摸自己的短发,总共十一年,好像恶劣了一点。



“这样吧!”她摸摸浚槐的脸颊,“再五年你都老了,我可能会不喜欢老男人。好嘛,可怜你啦!我二十四岁就嫁你,总可以了吧!”



浚槐把她的头拉向她,狠狠的亲吻她,然后放开她。



“总之一句话,最迟明年六月你毕业之时,我们就会结婚,就是这样。”



若瑶张大嘴巴,难以置信的瞅着他看。



“我要休息一下!”浚槐又飞快的亲了她的脸颊一下,躺了下来,闭上眼睛。他是打定主意让若瑶有火没处发,到最后自然就认命了。



若瑶生气的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的睡容,要不是他现在受了伤,她才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他。



明年毕业就结婚,那她念什么鬼大学,到最后的下场还不是像自己的大姊一样──法律博士,却从没有接过一件Case,然后在家当个少奶奶,吃饱睡、睡饱吃,那不跟猪一样?她摇摇头,她才不会笨到一毕业就嫁人,反正袁浚槐已经等了六年,再等个五年也是小意思。







★★★







“为什么要我跟你来这里?”若瑶有点火大的瞪着浚槐问道。



浚槐拉她到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地方,只跟她说有个很重要的晚宴,希望她这个未婚妻能够陪伴他一起出席。



“再忍一忍,等我爸爸来了之后,我们就能走了。”浚槐极力的安抚她。



说实话,若要他选择,他情愿跟自己的未婚妻缩在顶楼套房的小天地里。不过天不从人愿,今天出席这个宴会中的几个人,关系到公司下半年度在海外的市场,所以他纵使不愿也得来露一下脸。



“开心点。”浚槐逗逗她,“我去帮你拿果汁,乖乖在这里等我。”



若瑶无奈的点点头,揉了揉酸涩的双眼,巴不得现在有张床可以让她躺下来。最近她为了照顾浚槐的伤,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他出了院,原本以为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却被拖来参加这个鬼宴会。



“你该死的在这里做什么?”



若瑶一听到耳际低吼的声音,震惊的转过头,看到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高大男子一脸怒气的瞪着她。



“我不是跟你说过,你现在不能乱跑吗?”



“你几时跟我说过不准乱跑,我怎么不知道?”若瑶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她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病,她又不认识他。



“你还跟我装傻!”对方显然发火了,“你刚刚是怎么跟我说的?现在──”



“喂!”若瑶不客气的打断对方的话,“你够啦!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更不要说我答应过你什么。你快点走,不然等我未婚夫回来,小心我叫他揍你。”



对方皱起眉头,被她搞迷糊了。



“怎么回事?”浚槐拿了杯果汁走过来,站在若瑶身边问道。



“他是疯子!”若瑶老大不客气的指着陌生男子的鼻子对浚槐说道。



浚槐无奈的把她的小手给抓下来。



“别胡说,”他点点她的鼻子,“他是香港M集团的少总裁──蓝翔,也是我在哈佛的同班同学,你可别胡闹。”



哈佛?若瑶怀疑的盯着这个叫蓝翔的男人,以他这种资质竟然能够进哈佛,真是笑死人了。她头一甩,就算是给浚槐一个面子,姑且不跟蓝翔计较。



“她是……”蓝翔疑惑的指着若瑶问道。



“我的未婚妻,”浚槐把若瑶揽进他的怀中,“商若瑶。”



“商若瑶?”蓝翔震惊的愣了一下,才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姊姊或妹妹?”



原本不想理他的若瑶,一听到他的话,立刻转过头来看着他,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双胞胎姊姊?”



蓝翔露出一个微笑,这下终于搞清楚状况,不然他还真是冤枉了他人。



他摇摇头。“其实没什么。我还有点事,我要先走一步。”蓝翔拍了拍浚槐的肩膀,“下半年度我们两家公司合作的计划表,这次我一起带来台湾,改天跟你讨论一下。”他转头看着若瑶,话中有话的对她说道:“我们以后一定会常常见面。”



“奇怪的人类!”若瑶看着蓝翔离去的背影,不由得批评道,“我才不会倒楣到跟你常常见面。真是莫名其妙!”



“若瑶!”浚槐无奈的打断若瑶的喃喃自语。



“本来就是嘛!”若瑶不平的说道,“讲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我听都听不懂。”



“他可能认错人了。”浚槐觉得好笑,不懂为什么一点小事也会让若瑶气得腮帮子鼓鼓的。



“认错人?”若瑶抬起头,疑惑的盯着浚槐深思的脸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浚槐叹了口气,缓缓的解释道:“我会认识连竹风是因为藉由蓝翔的安排,因为连竹风是属于M集团名下的一家经纪公司。蓝翔可以说是连竹风的好友,同时也是他的上司,既然若羽跟着连竹风去香港,你认为蓝翔会不知道吗?”



“对喔!”若瑶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可是还有一点疑惑,“听蓝翔刚才的口气,若羽现在人应该是在台湾,可是她怎么会跟蓝翔在一起呢?她不是应该跟连竹风在一起的吗?”



浚槐被她的新问题给问倒。他耸耸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他突然看到了救星,连忙带着若瑶走向书桓和舒岚夫妻俩,把爱问问题的她丢给舒岚,让他能够得到片刻安宁。







★★★







若瑶一下课,没有直接回到顶楼套房,反而先跑回原本住的公寓。



因为她想想,与其让房子唱空城计,倒不如跟房东解约,去租给别人。浚槐也赞成她这么做,而且原本他表示要帮她处理,但是她看他那么忙,干脆自己来,顺便把一些可以带着的东西搬走。



她一直觉得奇怪,怎么从浚槐出院之后,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被预定成六月新娘?一大堆人碰到她就对她道恭喜,她气得跑去找袁浚槐理论,却还是被他脸无辜的表情给打发。现在她已经注定要在六月底跟他结婚,想想还真是不太甘愿。



她推开大门,却吃惊的见到另外一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孔。



“若羽!”



低头正在看杂志的若羽听到声音,立刻吃惊的抬起头。认出来人后,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你想吓死我啊!”若羽站起身,打了若瑶一下,“我还以为是二姊。你可不要告诉二姊我回来了,不然她会把我锁起来,不让我再回香港。”



若瑶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若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想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对不对?”若羽问道。



若瑶立刻迫切的点点头。



若羽好笑的看着她,然后对她说道:“我不要告诉你。”



“商若羽!”若瑶生气的警告她。



“你以为你大声,我就怕你啊!”若羽不客气的回吼。



“不说就不说,我也懒得理你这个神经病女人。”若瑶火大的坐下来,跟自己生闷气。



若羽看到若瑶气鼓鼓的双颊,感到十分得意,不过她决定不再逗她了。



她低压自己的声音,像是宣布什么大事似的说道:“我要当妈妈了!”



若瑶闻言,张大嘴巴,久久不能言语。



“看你这个呆样!”若羽很用力的拍了若瑶的背部一下,“我怀孕了,你竟然是这种反应,真是太过分了。”



若瑶没空去计较若羽打她的那一掌,重点是孩子的爸爸是谁?



“孩子的爸爸是连竹风吗?”



若羽耸耸肩,故意忽略她的问题,反而说道:“你是我妹妹,要先恭喜我一下,我才要回答你的回题。”



恭喜?



若瑶摇摇头,“我会恭喜你的,如果你跟我说清楚的话。”



“你要结婚了对不对?”若羽也乐得跟她装傻,反正目前她并不想让事情曝光。



“我……”若瑶生气的瞪着她,知道她是存心的。“对!”她大声的吼道,“我六月底结婚,距离现在还有三个月。现在你总可以告诉我,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了吧!”



“你啊!”若羽又打了一下若瑶的头,“都快结婚了还那么没耐性。听说大姊在美国又生了个儿子,你知道吗?”



若瑶对天一翻白眼,怎么扯来扯去,话题又扯上她们的大姊?



“我知道!”她不耐烦的嚷道,“我顺便告诉你,二姊的预产期在下个月。现在总可以告诉我,孩子的爸爸是谁了吧?”



若羽晃了晃头,模棱两可的回道:“你猜!”



“我猜?!”



若瑶伸出手想打她,但又想到她有身孕在身,只好满心不甘的把手放下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好换个方式探问。



若瑶拉着若羽的衣袖,不停的撒娇道:“告诉我啦!孩子的爸爸到底是不是连竹风?”



“你猜!”若羽还没有玩够,自顾自的逗着她玩。



“商若羽!”若瑶实在没有什么耐心跟她蘑菇,现在这时间浚槐都快下班了,如果她回去晚了,又少不了一顿骂。“如果你再不说,我就要打电话给二姊,叫她马上赶过来。”她干脆威胁道。



这招果然奏效,若羽连忙拉住作势要起身的若瑶。



“OK!OK!我告诉你。”若羽看着自己的妹妹,缓缓的说道:“孩子不是连竹风的。”



“不是?!”若瑶吃惊不已,这根本就不是她所预料的答案。“不是他,那孩子的爸爸是哪根葱哪根蒜?”



“我孩子的爸爸不是葱也不是蒜,他是个人。”若羽生气的回道。



“你这个滥情的女人,”若瑶不敢苟同的摇摇头,“跑去香港找连竹风,却怀了别人的小孩。”



“这叫滥情?”若羽气得想把自己的双胞胎妹妹打一顿。“我喜欢连竹风,但是我并不爱他,我爱的另有其人。”



若瑶闻言,震惊的瞪大双眼。以前若羽一天到晚信誓旦旦的说要嫁给连竹风,现在却又说她不爱连竹风,有没有搞错?



“孩子的爸爸是谁?”若瑶问道。



“是我养的一个情夫。”若羽得意的说道。



情夫!若瑶闻言差点当场暴毙。



“你这种人养得起情夫,你想笑死人啊!”



“你管我!”若羽不太在乎的说道,“反正我有得是办法,不劳你费心。”



“哦,好前卫啊!”若瑶感到不可思议。



“羡慕吧!”若羽拍了拍若瑶的脸颊,“其实你也可以去养一个。”



“请教点正确的观念进我未婚妻的脑袋里!”



忽然插进来的声音,让交谈中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浚槐!”若瑶转过头,认出来人,佯怒道:“你走路怎么都没有声音?想吓死人也不是这样。”



“还说呢!”浚槐坐到她的身边训道,“我看一定是你这个小胡涂,竟然把门开得大大的,如果进来的是小偷,就有你们受的了。”



若瑶这才想起刚刚进门的时候,因为突然看到若羽太吃惊,而忘了关门。



“我刚听到一部分你们的对话,你啊!”浚槐点点若瑶的头,“敢去找情夫,小心我掐死你。”



若瑶对他扮了个鬼脸,奇怪他的醋劲怎么那么大。



“我跟她开玩笑的。”若羽以为浚槐生气了,连忙解释道。



“我没生气。”浚槐对若羽一笑,再一次惊觉到这对双胞胎姊妹的相似。“刚刚我听到你们的谈话,你怀孕了对不对?”



浚槐见若羽点头,真挚的祝贺道:“恭喜你!”



“谢谢!”若羽对他说道,随后有点讽刺的看着若瑶,“或许你会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恭喜我的人。”



若瑶当然看出自己的双胞胎姊姊在寻她开心,满心不甘的说道:“你说这什么话,我也会恭喜你啊!”



“是哦!”若羽一副不信她的模样,低头看了眼手表,“完蛋了。”说完,连忙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该准备一下了。”



“你要准备什么?”若瑶急急的问道。



“我要回香港!”若羽理所当然的回道。



“回香港?”若瑶感到吃惊,“可是你才刚回来。”



“我已经回来一个礼拜了。”若羽好笑的说道,“只不过我回来的这一阵子都没有找你而已。”



“可是……”



若瑶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浚槐给拉祝若羽迳自进房去。



“你做什么啦!”若瑶有点生气的问道。



“让若羽回香港。”浚槐点点她的鼻子说道,“她可能跟她的──情夫约好了,你不让她走,小心她情夫杀过来。”



“他敢!”若瑶不在乎的说道,“我怕他不成?他若敢来,你要帮我打他,竟然欺负我姊姊。”



“若羽有说她被人欺负吗?”浚槐无奈的问了一个现实的问题。



“我……”若瑶低下头,因为她知道若羽没说。“你的朋友都是欺骗女人的坏蛋!”若瑶火大的说道。



浚槐愣了一下,奇怪怎么会扯到他头上来,但他识趣的不再多言,反正跟她讲,她一定都赢,因为她的歪理一堆。



“先是我二姊夫把我二姊丢在台湾三年才回来,”若瑶自顾自的骂道,“现在又是那个死连竹风!一定是他把若羽弄得伤心难过,她才会去找情夫。我看你啊!难保哪一天你不会学他们两个人一样。”



若瑶生气的瞪着他,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浚槐的头上。



“我看我还是不要那么早嫁给你,以免你以后变心。”



“我不会的。”浚槐实在搞不懂,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怎么还会被归咎成他的错。他霸道的说道:“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跟我悔婚,不然到时就算你不愿意,我绑也要把你绑进结婚礼堂。”



“霸道的男人!”



若瑶把头一撇,不愿看他,因为她知道他说到做到。



就只会使用蛮力,她不屑的心想。她平日最恨这种人了,可是她却偏偏爱上他,还被他牵着鼻子走,真是悲哀。



“我要陪若羽去香港。”若瑶宣布道,还对浚槐伸出手,“你是我老公,还给我钱去!”



浚槐闻言差点晕倒,他没得商量的摇摇头,“不行!我不会让你去。你去了,只会把事情弄得一团乱。”



“什么?”



若瑶生气的瞪着他,要他有胆子再说一次。



“没有!”浚槐连忙替自己找借口,“我的意思是,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会使若羽的情夫搞混,这样反而会帮倒忙。”



若瑶算是接受的点点头,暂且饶过他,可是她还是坚持要去。正要开口,却被踏出房门的若羽打断。



“若羽!”



若瑶看到若羽提了行李出来,连忙迎上去,接过她的行李,推给袁浚槐。在若瑶的眼中,男人的用处之一,就是可以帮忙拿东西。



“我要跟你去香港,浚槐要给我钱,所以我可以去。”



若羽摇摇头,对她扮了个鬼脸,“我才不要给你跟!”她接过浚槐手上的行李,“你少来这一套,说是为了关心我才要跟我去香港,说穿了,你是要去看蓝──”



若羽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溜了嘴,连忙把嘴一闭,不理会若瑶,抬起头看着浚槐。



“你要好好照顾我妹妹,虽然她笨是笨了一点,但是你既然说要娶她,所以就算她再白痴,你也要娶她。”



“商若羽!”若瑶这次管她姊姊肚子里有没有孩子,抬起手就准备跟她大战。



浚槐连忙把她举起来的手给抓下来。“我会照顾她的,你快走吧!”他急着把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分开。



“我走啦!”若羽自顾自的拍拍若瑶的手,因为她知道现在若瑶被限制得动弹不得。“拜拜!”



说完,提着行李,优闲的走了出去。



“喂!”



若瑶气得跳脚,偏偏浚槐还是拉着她不放手。



“袁浚槐!”她生气的瞪着他。



浚槐又亮出他招牌的无辜笑容。



若瑶一看到这个表情,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实在不甘心如此轻易的就饶过他,竟然帮若羽不帮她,决心她不整他,她就不叫商若瑶。



她面容一整,柔声的说道:“我欠你好多。”她忽然冒出一句话。



浚槐立刻察觉异样,一脸狐疑的看着若瑶。“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难道不是吗?”若瑶离开他的怀抱,这次浚槐把手松了开来。“我前思后虑,你苦恋了我有六年之久,我一定要弥补,不然我会良心不安。”



浚槐的脸色随着她的话语越变越难看。他先建设好自己,才缓缓的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想学做一个贤妻良母。”若瑶笑容可掬的说道。



“我不需要你做个贤妻良母,我只要你乖乖的不要出事就好了。”浚槐说道。



“不行!”若瑶装出一感动的模样,“你那么体贴我,我怎么可以不回报呢?所以我决定了,我要学煮饭,以后天天下厨煮给你吃。”



“不!”浚槐拉着她,祈求道,“煮饭的事我来就行了。”



“不需要!”



若瑶当然知道她煮的东西十样有九样不能吃,但是她就是不甘心每次都被他耍着玩。她拉着他的手,“走,我们去超市买东西。”



我的天啊!浚槐看着若瑶,实在不知道还能再多说些什么,再多说话,难保下场不会更惨。



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现在只好多买几瓶健胃散来强化自己的胃壁。







★★★







若瑶站在顶楼套房的阳台上,夜已经深了,不过她还是了无倦意。



“怎么还不睡?”浚槐的手臂随着他的声音,把她拉到他的胸前。



“想事情。”若瑶在他怀里转了个身,面对他。



“想若羽?”他问道。



若瑶点点头。



“她要当妈妈了!”她的口气似乎含着妒意。“她跟我一样大,竟然要有宝宝了,而我都没有。”



浚槐听到她的口气觉得好笑。他摸了摸她的头发,“怎么,你也想当妈妈?”



“有点。”若瑶把脸埋在他的胸前。



“这点好办!”



若瑶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低头吻了她一下,“我们可以从今天就开始努力制造一个宝宝。”



“你又想骗我!”若瑶不依的打了他一下,“你一定是想让我早点怀孕,就可以要我早点嫁给你,对不对?”



浚槐不发一言,低头给了她一个深吻。反正他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他能娶到她,其他的他全部不在乎。



又不见了!



浚槐真的会被若瑶这个小女人整死,昨晚迟归也就罢了,今天又以同一个模式宣告失踪,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爱上了这个小麻烦?



“我回来了!”若瑶踏进大门,看也不看他一眼,便开口说道,反正浚槐一定会为她等门。



“你去了哪里?”浚槐硬声问道。



“可不可以换句新鲜的话说?”若瑶无奈的问道,“我每天晚上回来,你都说这一句。”



浚槐懒得跟她闲扯,继续硬着声音逼问:“你跑去哪里?该不会又是去找俞可威吧?”



“你怎么知道?”



若瑶一开口,立刻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下可真是不打自招了。她低下头,不敢看浚槐的表情。



“你又跑去找俞可威。”浚槐气得想杀人。



若瑶依然低着头,不发一言。



浚槐生气的抓住她的手,硬逼着她抬起头。



“你说话,你是不是真的跑去找俞可威?”



“好痛!放手啊!”



若瑶第一次看他使用蛮力,感觉自己的手腕快被他折断,痛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浚槐看到她的表情,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力道,连忙把手一松。



若瑶一得到自由,立刻跑到房子的另一头,睁大一双眼睛,惊恐的看着他。自从她搬来与他同住,便发现了许多她以前不知道的事。



她以前一直以为浚槐是个长不大的大孩子,做起事来吊儿郎当,没一刻正经,而过去他也一直让她维持这种形象。



可是现在他不再像从前一样,自从她搬来跟他住之后,一切全部都走样了。他好凶!她低头看看自己微显红肿的手腕,难以相信这是一向宠她的袁浚槐的杰作。



“若瑶!”浚槐看到她的表情觉得很抱歉,连忙走近她。



“你不要过来。”若瑶立刻警告道。



“若瑶……”



“你不要过来!”若瑶不能控制的对他大吼,“你竟然把我的手弄得那么痛。”



“我不是故意的,我──”



“我不要听!”



她看了他一眼,想也不想的夺门而出,他竟然敢对她凶,难保待会儿他不会火大的把她打一顿。







★★★







若瑶毫无目标的在街上闲逛。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接连两天在街上当白痴,这全是拜袁浚槐所赐。



她突然又有股想哭的冲动,不知自己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无意识的走着,漫无目的的移动脚步。



“小姐,一个人啊?要不要我们兄弟陪陪你?”



若瑶叹了口气,连头都懒得回。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竟然会遇到不良少年,她不理他们,自顾自的往前走。



“脾气还真大!”两个人绕到她的身前,阻止她的去路。



若瑶瞪着他们,定眼一看,全是十七、八岁乳臭未干的小毛头。她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若是知她是商若瑶,她就不相信他们敢对她怎么样?



“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你们阻挡了我的路,但是我要你们立刻在我面前消失。”若瑶不怕死的端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紧盯着他们。



几个小伙子看到她的表情,不由得一愣,被她所表现出来的镇定吓了一跳,怎么有女人遇事还能如此的冷静?



不过他们随即恢复正常,露出生气的神色。



“我们是看得起你,所以才找上你,你端什么架子?”其中一人凶巴巴的对她吼道。



“哦!”若瑶还是毫无惧意的回道,“谢谢你们看得起我,但是很遗憾的,我看不上你们。”



一个显然是带头的男孩,生气的踏向前一步,并示意身后的同伙跟进。



“你很傲嘛!我就看你能傲到什么时候!”



若瑶眼前一闪,这名男孩手上就握着一把短刀在她面前挥啊挥的。若瑶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这下若瑶慢半拍的脑袋总算知道自己落入了何种局面。然而,时间已晚,这个地带又常有不良青少年出没,是个龙蛇混杂之地,看样子她似乎误闯了贼窟。



她的眼睛一转,猜忖自己有多大的机会可以逃过五个人的追赶,安全的离开。但是机会似乎不大,她有点失望的心想。不过总要赌一赌,三更半夜不顾危险的跑出来已经够笨了,如果再被划上几刀,那可真是笨到家了!



可是,她才踏出第一步,就被拖了回来。



其实袁浚槐对她也不算粗暴,她的脑中闯进了这个想法。浚槐拉她的力道,比起这些小混混拉住她的力道,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她清了清喉咙,故作镇定的说道:“把手放开,你们少来这套,我才不会被你们吓到,以为拿着刀子──”



对方的刀子直直的往自己刺来,若瑶立刻吓得噤声。她本能的抬起手,盖住自己的双眼,不敢看刀子飞向她。



她心中真的有点后悔,自己真的太冲动了,为什么要三更半夜的跑出来?如果她死掉了,不知道袁浚槐会不会伤心。



她的脑中一直浮现自己死状凄惨的模样──没办法,想像力太过丰富了。等了半天,刀子却迟迟不下来。



她缓缓的睁开一只眼睛,却吃惊的看见袁浚槐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几乎怀疑自己在作梦,还是天无绝人之路?



那些男孩们吃惊的望着忽然出现的壮硕男子,若瑶看着他,一颗心顿时定了一大半,立刻缩到他的身后,反正天塌下来,有他帮她顶着。



浚槐看到她的模样,还不由得训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跑!”



“不敢了!不敢了!”



若瑶虽然讨厌当个胆小鬼,但是她决定这种事还是由浚槐去挡比较好,毕竟他比她壮多了。



“我劝你们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我会让你们后悔莫及!”浚槐的声音透露著令人胆颤的威胁。



几个小伙子看着浚槐眼底闪烁的寒光,也察觉到情势不妙,不过他们还是不愿就此离去。这样太丢脸了,如果传了出去,他们以后要怎么混?



几个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带头发号施令的男孩,等着他宣布下一步行动。



浚槐硬着一张脸,看著文风不动的五名少年。年纪轻轻竟然不学好,若不是碍着若瑶在场,不愿让她见到他凶暴的一面,他早就动手给这几个小鬼一次永生难忘的教训,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随意调戏路上的单身女子。



“你是混哪里的,我们兄弟岂会怕你?”带头的男孩装出凶狠的声音,硬声威胁道,“要我们兄弟放过你们也可以,我们最近正好缺钱用,你们只要把钱交出来,我就放了你们。”



“要钱不会自己去赚啊!”若瑶在浚槐身后老大不客气的回道,“我现在也很缺钱,干脆你们也给我一些钱花花好不好啊?”



浚槐闻言差点大笑出声。现在都什么局面,她还有心思抬杠?不过他努力的维持生硬的表情,现在可不能笑,一笑就功亏一篑了。



“还不滚!”浚槐冷冷的威胁道。



对方面对这个情形,可说是进退两难。以往他们遇到的“倒楣鬼”,哪个不是吓白了一张脸,急急的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掏给他们?



没想到今天竟遇到两个“硬底子的”,丝毫不吃他们这一套。



“你们的意思就是不肯给钱啰!”带头的那个人又抽出一把短刀,强作镇定的看着两个人,“再不把钱拿出来,可不要怪我们兄弟不客气了!”



浚槐看到他把刀亮出来,立刻目露凶光。这种眼光使几个小混混又迟疑了一下,不由得乱了自己的阵脚。



带头的男孩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丢了一个眼神给对面的同党,浚槐马上察觉不对,立刻转过身,发现另一名男孩也拿了把刀逐渐逼近若瑶。他想也不想的就把若瑶拉到身后,手臂一挥,替她挡下原本该刺到她身上的那一刀。



若瑶被浚槐手臂上的血迹吓了一大跳,刹那间不知该有什么反应,只是看着血迅速染红了他的衣服。



然后浚槐看到若瑶身后又有另一把短刀朝她刺来。



“走开!”



若瑶只听到他说了这两个字,人就毫无预警的被他用力推开,看到原本要刺向她的短刀来不及煞车,直直往浚槐的腰际插入,他立刻痛得跪倒在地。



她不能控制的大叫出声,急急的跑回浚槐的身边,扶住他,泪水不受控制的不停滑落。



好多血!她双手颤抖的按住他血流不止的伤口,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她不要他继续流血,她不准他离开她,他就不能离开她!



五个小鬼头看到自己闯了大祸,早忘了他们先前想要些什么,连忙落荒而逃。



“不要哭!”浚槐抬起头,用尽力气忍住腰间的疼痛,抬起手摸着她的脸颊,“我的小学妹怎么可以哭呢?”



若瑶用袖子在自己脸上随意抹了一下,不理会他,想办法要把他搀扶起来。



“你把我放在这里,去打电话找人帮忙。你个儿那么小,搬不动我的。”浚槐看着她因为用力而涨红的脸,不舍的说道。



“我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若瑶使尽全力把他扶起来,“你不要说话,我要带你去医院。”



浚槐虽然不愿意,但是现在也没有多大的力气跟她争,只好尽力撑着自己,不要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若瑶一眼就认出浚槐的车子,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安置好,坐到驾驶座上,急着想送他去医院。



然而,她瞪着方向盘,脑中仍是一片空白──她是曾到教练场学过开车,不过却一直没去考驾照,也没有真正开车上过路,这下子一急,先前学的什么几乎快忘光了,这辈子她第一次感到自己好笨拙。



她看着浚槐强忍着痛苦的表情,真的恨死了自己!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全都是她的错。



“我来开车。”浚槐知道她没有开车上路的经验,便虚弱的说道,“我们换个位子。”



若瑶坚决的摇摇头。他现在血流不止,不可以再让他随意牵动到伤口,引起疼痛不说,还有可能加重伤势。



“我开!”



说着,她就勇气十足的发动引击,依照浚槐的指示,以极快的速度送他到最近的一家医院──



她全然无助的看着他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检查和急救。她现在真的是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是好,心中只是不断的祈祷他千万要平安无事。



她抖着一双手打电话给她二姊,舒岚在电话彼端只听到她人在哪家医院,立刻说她随后赶到,就挂了电话。







★★★







舒岚急急的赶到医院,一看到若瑶,先是在她的四周绕了一圈,确定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到底怎么回事?”她一见到自己的小妹妹没事,就大声的质问道,压根忘了这里是医院。



若瑶红肿着一双眼,低下头不发一言。刚刚医生说浚槐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可是她的血型偏偏跟他的不符。她想到就自责不已,她只会替他找麻烦,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就连捐血都帮不上忙。



“舒岚,小声一点。”随后进来的书桓看到自己满脸怒气的老婆,苦口婆心的劝道,“这是医院,别大声嚷嚷。”



“好,我小声一点就是。”她坐到若瑶的身边,“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浚槐怎么会受伤?”



舒岚一问,若瑶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他是为了救我!”



她抽抽搭搭的把事情经过简短的重复一次。舒岚闻言,真的是骂她也不是,不骂她也不是。她真不知道自己的妹妹竟然冲动到这种程度,现在害得浚槐受伤躺在医院里。



“通知浚槐的家人了没?”书桓冷静的问道。



若瑶摇摇头,“浚槐说不要告诉他们,他说他会没事的。”



“我真想打你一顿!”舒岚生气的站起身,“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果你不爱人家,就不要拖着人家嘛,现在害得浚槐躺在里面,你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才够!”



“我没有在玩!”若瑶擦掉脸上的泪水,不平的说道,“其实他原本可以不用挨那一刀的。如果我知道他推开我,是为了帮我挡那一刀,我死也不会让他替我挡。”若瑶悔恨至极。“直接让我被刺一下就好了嘛!反正我那么烦人,要不是我,他也不会三更半夜跑出来,而如果他不跑出来,他就不会受伤了。都是我不好!他为什么不让我死掉算了!”



“若瑶……这是命,不关你的事。”舒岚看到她那么难过,连忙安慰道,“是二姊不好,我应该知道你现在心里也不好受,我还一味的骂你。 别哭了,浚槐会没事的。”



书桓见状,不由得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一向都只听到舒岚斥责若羽、若瑶这对双胞胎姊妹,今天看她如此温柔的安慰小妹,还真是不常见。



看来她们商氏姊妹吵归吵,感情却是奇佳。



“医生!”若瑶看到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立刻迎上去,急急的问道,“他没事了,对不对?”



医生给她一个肯定的微笑。“他已经无大碍了,马上就会转到普通病房。”



若瑶闻言,差点开心得抱起医生亲吻。他的话对此刻的她而言,真是有如仙乐一般美妙悦耳。



“他既然没事了,你总可以回去了吧!”舒岚不知何时走到她的身旁,拉着她的手说道。



若瑶摇摇头,肯定的说:“不,我要在这里陪他,他是我的未婚夫,也是我未来的丈夫!”



“怎么救你一命,你就立刻以身相许了啊?”既然知道浚槐没事,舒岚便放大胆的嘲笑她,“前一闻子,不是还嚷着什么假订婚之类的话吗?”



若瑶不在乎的耸耸肩,随她二姊怎么说。她的脑中,一直到今天才豁然开朗,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迟钝,也相信浚槐的爱。



如果世界上少了俞可威这一号人物,她或许会伤心个一阵子,毕竟也算是她的朋友;但是世上若少了个袁浚槐,她就真不知道她该怎么办了。若非今天晚上发生了这件事,或许她一辈子都不会深刻的了解浚槐对她的意义。



她跟他,或许就在第一次见面的那年夏天,就注定她的一生已经跟他分不开了。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