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子纹 > 《磨人小天使》
返回书目

《磨人小天使》

第八章

作者:子纹

又不见了!



浚槐真的会被若瑶这个小女人整死,昨晚迟归也就罢了,今天又以同一个模式宣告失踪,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爱上了这个小麻烦?



“我回来了!”若瑶踏进大门,看也不看他一眼,便开口说道,反正浚槐一定会为她等门。



“你去了哪里?”浚槐硬声问道。



“可不可以换句新鲜的话说?”若瑶无奈的问道,“我每天晚上回来,你都说这一句。”



浚槐懒得跟她闲扯,继续硬着声音逼问:“你跑去哪里?该不会又是去找俞可威吧?”



“你怎么知道?”



若瑶一开口,立刻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下可真是不打自招了。她低下头,不敢看浚槐的表情。



“你又跑去找俞可威。”浚槐气得想杀人。



若瑶依然低着头,不发一言。



浚槐生气的抓住她的手,硬逼着她抬起头。



“你说话,你是不是真的跑去找俞可威?”



“好痛!放手啊!”



若瑶第一次看他使用蛮力,感觉自己的手腕快被他折断,痛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浚槐看到她的表情,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力道,连忙把手一松。



若瑶一得到自由,立刻跑到房子的另一头,睁大一双眼睛,惊恐的看着他。自从她搬来与他同住,便发现了许多她以前不知道的事。



她以前一直以为浚槐是个长不大的大孩子,做起事来吊儿郎当,没一刻正经,而过去他也一直让她维持这种形象。



可是现在他不再像从前一样,自从她搬来跟他住之后,一切全部都走样了。他好凶!她低头看看自己微显红肿的手腕,难以相信这是一向宠她的袁浚槐的杰作。



“若瑶!”浚槐看到她的表情觉得很抱歉,连忙走近她。



“你不要过来。”若瑶立刻警告道。



“若瑶……”



“你不要过来!”若瑶不能控制的对他大吼,“你竟然把我的手弄得那么痛。”



“我不是故意的,我──”



“我不要听!”



她看了他一眼,想也不想的夺门而出,他竟然敢对她凶,难保待会儿他不会火大的把她打一顿。







★★★







若瑶毫无目标的在街上闲逛。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接连两天在街上当白痴,这全是拜袁浚槐所赐。



她突然又有股想哭的冲动,不知自己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无意识的走着,漫无目的的移动脚步。



“小姐,一个人啊?要不要我们兄弟陪陪你?”



若瑶叹了口气,连头都懒得回。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竟然会遇到不良少年,她不理他们,自顾自的往前走。



“脾气还真大!”两个人绕到她的身前,阻止她的去路。



若瑶瞪着他们,定眼一看,全是十七、八岁乳臭未干的小毛头。她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若是知她是商若瑶,她就不相信他们敢对她怎么样?



“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你们阻挡了我的路,但是我要你们立刻在我面前消失。”若瑶不怕死的端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紧盯着他们。



几个小伙子看到她的表情,不由得一愣,被她所表现出来的镇定吓了一跳,怎么有女人遇事还能如此的冷静?



不过他们随即恢复正常,露出生气的神色。



“我们是看得起你,所以才找上你,你端什么架子?”其中一人凶巴巴的对她吼道。



“哦!”若瑶还是毫无惧意的回道,“谢谢你们看得起我,但是很遗憾的,我看不上你们。”



一个显然是带头的男孩,生气的踏向前一步,并示意身后的同伙跟进。



“你很傲嘛!我就看你能傲到什么时候!”



若瑶眼前一闪,这名男孩手上就握着一把短刀在她面前挥啊挥的。若瑶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这下若瑶慢半拍的脑袋总算知道自己落入了何种局面。然而,时间已晚,这个地带又常有不良青少年出没,是个龙蛇混杂之地,看样子她似乎误闯了贼窟。



她的眼睛一转,猜忖自己有多大的机会可以逃过五个人的追赶,安全的离开。但是机会似乎不大,她有点失望的心想。不过总要赌一赌,三更半夜不顾危险的跑出来已经够笨了,如果再被划上几刀,那可真是笨到家了!



可是,她才踏出第一步,就被拖了回来。



其实袁浚槐对她也不算粗暴,她的脑中闯进了这个想法。浚槐拉她的力道,比起这些小混混拉住她的力道,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她清了清喉咙,故作镇定的说道:“把手放开,你们少来这套,我才不会被你们吓到,以为拿着刀子──”



对方的刀子直直的往自己刺来,若瑶立刻吓得噤声。她本能的抬起手,盖住自己的双眼,不敢看刀子飞向她。



她心中真的有点后悔,自己真的太冲动了,为什么要三更半夜的跑出来?如果她死掉了,不知道袁浚槐会不会伤心。



她的脑中一直浮现自己死状凄惨的模样──没办法,想像力太过丰富了。等了半天,刀子却迟迟不下来。



她缓缓的睁开一只眼睛,却吃惊的看见袁浚槐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几乎怀疑自己在作梦,还是天无绝人之路?



那些男孩们吃惊的望着忽然出现的壮硕男子,若瑶看着他,一颗心顿时定了一大半,立刻缩到他的身后,反正天塌下来,有他帮她顶着。



浚槐看到她的模样,还不由得训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跑!”



“不敢了!不敢了!”



若瑶虽然讨厌当个胆小鬼,但是她决定这种事还是由浚槐去挡比较好,毕竟他比她壮多了。



“我劝你们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我会让你们后悔莫及!”浚槐的声音透露著令人胆颤的威胁。



几个小伙子看着浚槐眼底闪烁的寒光,也察觉到情势不妙,不过他们还是不愿就此离去。这样太丢脸了,如果传了出去,他们以后要怎么混?



几个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带头发号施令的男孩,等着他宣布下一步行动。



浚槐硬着一张脸,看著文风不动的五名少年。年纪轻轻竟然不学好,若不是碍着若瑶在场,不愿让她见到他凶暴的一面,他早就动手给这几个小鬼一次永生难忘的教训,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随意调戏路上的单身女子。



“你是混哪里的,我们兄弟岂会怕你?”带头的男孩装出凶狠的声音,硬声威胁道,“要我们兄弟放过你们也可以,我们最近正好缺钱用,你们只要把钱交出来,我就放了你们。”



“要钱不会自己去赚啊!”若瑶在浚槐身后老大不客气的回道,“我现在也很缺钱,干脆你们也给我一些钱花花好不好啊?”



浚槐闻言差点大笑出声。现在都什么局面,她还有心思抬杠?不过他努力的维持生硬的表情,现在可不能笑,一笑就功亏一篑了。



“还不滚!”浚槐冷冷的威胁道。



对方面对这个情形,可说是进退两难。以往他们遇到的“倒楣鬼”,哪个不是吓白了一张脸,急急的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掏给他们?



没想到今天竟遇到两个“硬底子的”,丝毫不吃他们这一套。



“你们的意思就是不肯给钱啰!”带头的那个人又抽出一把短刀,强作镇定的看着两个人,“再不把钱拿出来,可不要怪我们兄弟不客气了!”



浚槐看到他把刀亮出来,立刻目露凶光。这种眼光使几个小混混又迟疑了一下,不由得乱了自己的阵脚。



带头的男孩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丢了一个眼神给对面的同党,浚槐马上察觉不对,立刻转过身,发现另一名男孩也拿了把刀逐渐逼近若瑶。他想也不想的就把若瑶拉到身后,手臂一挥,替她挡下原本该刺到她身上的那一刀。



若瑶被浚槐手臂上的血迹吓了一大跳,刹那间不知该有什么反应,只是看着血迅速染红了他的衣服。



然后浚槐看到若瑶身后又有另一把短刀朝她刺来。



“走开!”



若瑶只听到他说了这两个字,人就毫无预警的被他用力推开,看到原本要刺向她的短刀来不及煞车,直直往浚槐的腰际插入,他立刻痛得跪倒在地。



她不能控制的大叫出声,急急的跑回浚槐的身边,扶住他,泪水不受控制的不停滑落。



好多血!她双手颤抖的按住他血流不止的伤口,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她不要他继续流血,她不准他离开她,他就不能离开她!



五个小鬼头看到自己闯了大祸,早忘了他们先前想要些什么,连忙落荒而逃。



“不要哭!”浚槐抬起头,用尽力气忍住腰间的疼痛,抬起手摸着她的脸颊,“我的小学妹怎么可以哭呢?”



若瑶用袖子在自己脸上随意抹了一下,不理会他,想办法要把他搀扶起来。



“你把我放在这里,去打电话找人帮忙。你个儿那么小,搬不动我的。”浚槐看着她因为用力而涨红的脸,不舍的说道。



“我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若瑶使尽全力把他扶起来,“你不要说话,我要带你去医院。”



浚槐虽然不愿意,但是现在也没有多大的力气跟她争,只好尽力撑着自己,不要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若瑶一眼就认出浚槐的车子,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安置好,坐到驾驶座上,急着想送他去医院。



然而,她瞪着方向盘,脑中仍是一片空白──她是曾到教练场学过开车,不过却一直没去考驾照,也没有真正开车上过路,这下子一急,先前学的什么几乎快忘光了,这辈子她第一次感到自己好笨拙。



她看着浚槐强忍着痛苦的表情,真的恨死了自己!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全都是她的错。



“我来开车。”浚槐知道她没有开车上路的经验,便虚弱的说道,“我们换个位子。”



若瑶坚决的摇摇头。他现在血流不止,不可以再让他随意牵动到伤口,引起疼痛不说,还有可能加重伤势。



“我开!”



说着,她就勇气十足的发动引击,依照浚槐的指示,以极快的速度送他到最近的一家医院──



她全然无助的看着他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检查和急救。她现在真的是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是好,心中只是不断的祈祷他千万要平安无事。



她抖着一双手打电话给她二姊,舒岚在电话彼端只听到她人在哪家医院,立刻说她随后赶到,就挂了电话。







★★★







舒岚急急的赶到医院,一看到若瑶,先是在她的四周绕了一圈,确定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到底怎么回事?”她一见到自己的小妹妹没事,就大声的质问道,压根忘了这里是医院。



若瑶红肿着一双眼,低下头不发一言。刚刚医生说浚槐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可是她的血型偏偏跟他的不符。她想到就自责不已,她只会替他找麻烦,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就连捐血都帮不上忙。



“舒岚,小声一点。”随后进来的书桓看到自己满脸怒气的老婆,苦口婆心的劝道,“这是医院,别大声嚷嚷。”



“好,我小声一点就是。”她坐到若瑶的身边,“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浚槐怎么会受伤?”



舒岚一问,若瑶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他是为了救我!”



她抽抽搭搭的把事情经过简短的重复一次。舒岚闻言,真的是骂她也不是,不骂她也不是。她真不知道自己的妹妹竟然冲动到这种程度,现在害得浚槐受伤躺在医院里。



“通知浚槐的家人了没?”书桓冷静的问道。



若瑶摇摇头,“浚槐说不要告诉他们,他说他会没事的。”



“我真想打你一顿!”舒岚生气的站起身,“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果你不爱人家,就不要拖着人家嘛,现在害得浚槐躺在里面,你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才够!”



“我没有在玩!”若瑶擦掉脸上的泪水,不平的说道,“其实他原本可以不用挨那一刀的。如果我知道他推开我,是为了帮我挡那一刀,我死也不会让他替我挡。”若瑶悔恨至极。“直接让我被刺一下就好了嘛!反正我那么烦人,要不是我,他也不会三更半夜跑出来,而如果他不跑出来,他就不会受伤了。都是我不好!他为什么不让我死掉算了!”



“若瑶……这是命,不关你的事。”舒岚看到她那么难过,连忙安慰道,“是二姊不好,我应该知道你现在心里也不好受,我还一味的骂你。 别哭了,浚槐会没事的。”



书桓见状,不由得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一向都只听到舒岚斥责若羽、若瑶这对双胞胎姊妹,今天看她如此温柔的安慰小妹,还真是不常见。



看来她们商氏姊妹吵归吵,感情却是奇佳。



“医生!”若瑶看到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立刻迎上去,急急的问道,“他没事了,对不对?”



医生给她一个肯定的微笑。“他已经无大碍了,马上就会转到普通病房。”



若瑶闻言,差点开心得抱起医生亲吻。他的话对此刻的她而言,真是有如仙乐一般美妙悦耳。



“他既然没事了,你总可以回去了吧!”舒岚不知何时走到她的身旁,拉着她的手说道。



若瑶摇摇头,肯定的说:“不,我要在这里陪他,他是我的未婚夫,也是我未来的丈夫!”



“怎么救你一命,你就立刻以身相许了啊?”既然知道浚槐没事,舒岚便放大胆的嘲笑她,“前一闻子,不是还嚷着什么假订婚之类的话吗?”



若瑶不在乎的耸耸肩,随她二姊怎么说。她的脑中,一直到今天才豁然开朗,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迟钝,也相信浚槐的爱。



如果世界上少了俞可威这一号人物,她或许会伤心个一阵子,毕竟也算是她的朋友;但是世上若少了个袁浚槐,她就真不知道她该怎么办了。若非今天晚上发生了这件事,或许她一辈子都不会深刻的了解浚槐对她的意义。



她跟他,或许就在第一次见面的那年夏天,就注定她的一生已经跟他分不开了。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莎亚(花暖)
  2. 梁星羽
  3. 昱璇
  4. 红色
  5. 青蜓
  6. 谷月优
  7. 季安
  8. 夕紫
  9. 浅野晴
  10. 朱清钰
  11. 云漪
  12. 子缨
  13. 醉笙
  14. 官孟玄
  15. 深蓝夜子
  16. 落玦
  17. 依青
  18. 言澄熙
  19. 段小楼
  20. 沈彤
  21. 烜廷
  22. 沙心心
  23. 弥果
  24. 香澄
  25. 唐紫
  26. 金盈
  27. 袁圆
  28. 千风
  29. 李零
  30. 衣贝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