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子纹 > 《磨人小天使》
返回书目

《磨人小天使》

第七章

作者:子纹

下课铃声一响,若瑶就拿起背包,一马当先的冲出校门,她现在有好几个天大的问题需要解答。



她知道今天若找不到答案,她一定会疯掉,她一定会!



她骑着五十C.C的机车直奔“净岚山庄”。



若瑶直接把车子骑进一大片的草原,停在坐在遮阳伞下的舒岚面前,老大不客气的对身怀六甲的姊姊吼道:“商舒岚!你──”



“商若瑶!”舒岚看到她更激动,立刻从椅子上站起身,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从香港回来之后,舒岚就有一肚子的火想要找人发作,大姊不在,只好找小妹,偏偏书桓以她怀孕为由,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不准她出门。



现在可好,若瑶自己送上门来,她现在可要好好的修理这个小妹。



若瑶看到她的表情,有点迟疑的后退一步,怒气已经跑了一大半,连来这里的目的也忘得一干二净。



她知道自己来得一定不是时候,看到舒岚的表情就知道了。今天真是倒楣,一定是免费来给舒岚当箭靶的。



“你这个小丫头,”舒岚走到若瑶的面前,不停的大骂道,“你知不知道若羽竟然不肯跟我回来。你知道吗?她不跟我回来!”



不跟你回来关我什么事啊?若瑶有点疑惑的想道。她迟疑的摸摸自己的脸,该不会长得相像就犯法吧?



若瑶又退了一步。第一是不想被她打,第二是不想触动她更深沉的怒气,要不然动了胎气,她还是会被打。只不过不是被她二姊打,而是被她二姊夫K,到时她可能会伤得更严重。



“你这个小鬼,行事总是那么不经思虑──”



若瑶深吸了口气,打断舒岚的话,又开始为自己脱罪。“其实这件事根本就不关我的事,你实在不应该责骂我。”



若瑶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咙说道:“我只承认我做错了一件事,就是我偷听了浚槐的电话,知道连竹风来台湾时住在凯悦的十五楼套房,其他的事我都没有参与。”



“是吗?”舒岚的表情是压根不相信她。



“是真的。”若瑶肯定的说道,并回想着陪若羽去找连竹风那一天的情形──



“那一天我跟大姊和若羽一起去凯悦,但是最后一刻我打退堂鼓,因为我晓得这件事如果让你知道了,你一定会杀了我们三个,所以我就走了。后来的事我真的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大姊和若羽一起进去了连竹风的房间,等到出来的时候,只有大姊一个人,若羽就留在里面了。真的,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舒岚看着她,衡量她话中的真实性。若瑶一向喜欢凑热闹,她会放弃好玩的事,实在有点不寻常。



“真的是这样吗?”舒岚还是有点怀疑。



“绝对属实!”若瑶举起手发誓道,“还有一件事干脆也告诉你好了,我们暑假时的法国游学营,若羽并没有跟我一起去,她是跟着连竹风去香港,只不过回程的时候,我和她约在启德机场一起回台湾罢了。所以你现在也不用气了,若羽早就跟连竹风在一起好一阵子,现在担心已经太迟了。”



“商若瑶!”舒岚生气的瞪着她,“你为什么现在才把这些告诉我?”



“我原本也想早点告诉你,”若瑶有点不平的反驳道,“只不过那时候你自己也在为了二姊夫的事情烦恼,我怎么告诉你啊?”



“我……”



死张书桓!舒岚又开始生气。要不是因为那时他搞得她心神俱疲,她也不会让她妹妹行为出轨,在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年出问题。此刻,她真想揍人。



“你不要又把事情怪到二姊夫的头上。”若瑶中肯的说道,“二姊夫娶你就已经很可怜了,你还不停的拿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错扣到他的头上,做人不要那么恶劣,他好歹是你老公。”



“商──”



“好,好,当我什么都没说。”



若瑶可不想引发她二姊的另一番怒气,她不禁又在心中为书桓和二姊肚子里的宝宝叹息,竟然会有这么凶的老婆和妈妈。



舒岚坐了下来,怀孕发火实在不是件轻松的事,一顿骂下来,她现在觉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你来这里做什么?”



舒岚冷静了一下,才觉得奇怪,毕竟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若瑶来了好一会儿,却还没有说明她的来意?



“我是来──”



若瑶这才想到她来这一趟的目的。这是什么世界!她是来兴师问罪的,怎么到最后换成她被训话?



“你骗我!”若瑶火大的说道,“你竟然告诉我,浚槐是同性恋。”



“你不说,我倒忘了一件事。”舒岚也火大的回道,“你才二十一岁,竟然就跟人家发生关系,我还没说你,你倒先说起我了。”



“你是什么意思啊?”若瑶收起自己嚣张的气焰,疑惑的问道。



“什么意思?”舒岚嘲弄的重复一次,“意思就是,你跟他已经有了亲密关系。”



“他?你说袁浚槐?我跟袁浚槐?”若瑶指着自己的鼻尖,“这是不可能的事。”



“你少来这一套!”舒岚根本就不信她,“这事是你那个好学长亲口告诉我的,别想再瞒我了。”



“什么?他亲口说的?”



“没错,要不是他说要娶你,我一定跟他没完没了。”



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若瑶火大的想道。她看了眼要她不用再多言的舒岚,气愤的转身离开。



你该死了,袁浚槐!



若瑶的脑中一直重复着这一句话。



“喂!”舒岚看着若瑶怒气冲冲的骑着机车呼啸离开。“真是太没礼貌了,也不打声招呼就离开。”



若瑶根本就没有心思理她,她脑中想的全是袁浚槐“肝脑涂地”的影像。



舒岚无奈的坐回椅子上,她有股直觉,一定有好玩的事情可看!她抬头看了眼房间的阳台,知道书桓正在睡午觉,此刻正是开溜的好时机。她拿起书桓保时捷的车钥匙,前阵子她才刚考到汽车驾照,正好可以大试身手。



她自认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出门,去看一场商若瑶痛宰袁浚槐的好戏,然后还能安安全全的回到家里。







★★★







门被人用力的推开,袁浚槐吃惊的抬起头,看到若瑶从外头冲了进来。



若瑶先是狠狠的瞪了袁浚槐吃惊的表情一眼,又转过头,看着神色匆忙跟着后面进来的吕秀萍。



“从现在开始,你们副总不接见任何人,也不接任何电话,谁都不能进来打扰,听到了没有?”



吕秀萍听到她带有怒气的话语,立刻点了点头。



“好极了,你可以出去了。”若瑶看到她点头,便对她说道。



吕秀萍迟疑了一下,不知该进还是该退,直到看到浚槐对她微微一个点头,她才放心的离开。



“怎么回事?”浚槐嘴角带着笑意问道,压根不知道已大祸临头。“怎么一张脸气嘟嘟的。谁惹你生气了?”



“袁浚槐!”若瑶看到他的笑容,越来越火大,“你──”她放弃说明,双眼开始左右看,准备寻找值钱的东西。



若瑶的眼睛一转,浚槐立刻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从认识她到现在,他真的是“损失惨重”,好几瓶名酒打破了那还无所谓,偏偏若瑶最偏好丢骨董瓷器。



又偏偏这些东西都不是他的,而是他老爸的最爱。若再让她继续丢下去,他可会被他老爸给杀了。



“不准碰!”



浚槐看到她接近柜子上的青玉瓷器,立刻把她拖回来。



“那个可是我爸的最爱,你什么都能砸,就这个青玉瓷器不能碰。”



若瑶生气的挣扎,想把他的手甩开。打定主意,他说不能砸,她就偏要砸。



“若瑶,冷静一点!”



“我不要冷静。”若瑶停止挣扎,抬起头瞪着他说道,“你这个说谎不打草稿的小人,竟然敢告诉我二姊,说我们的关系非比寻常,你以为你是谁啊?竟然敢毁谤我的名誉。”



浚槐看了她一眼,终于了解她怒气冲冲的原因为何。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背部,决定先安抚她。



“你听我说,我这么说无非是──”



“无非是想掩饰你是同性恋的事实。”若瑶迳自接下他的话。



浚槐对天叹了口气,也有点生气,奇怪她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为何怎么点都点不通?



他不能控制自己的音量对她吼道:“我已经告诉过你好多次了,我不是同性恋!我不准你再提我是同性恋之类的话。”



“提又怎么样?”若瑶火大的说道,“同性恋就是同性恋!”



“够了!”他打断她的话,“你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我?”



“我死都不会相信你。”若瑶有股想哭的冲动,“如果你不是同性恋,你为什么要骗我姊姊?”



“我……”



浚槐一时语结,总不能告诉她,他是因为自私的想把她留在身边,才骗舒岚的吧!



他的结巴令她更加难过,真的以为他是同性恋。



“你不用解释了,你是不是同性恋,对我来说,根本就不会有多大的差别,我恨死你了。你放手!”



若瑶生气的跺脚,看他不放手,索性把头低下来,用力的咬了他的手背一下。一得到自由,她立刻往他办公室的私人电梯跑。



“若瑶!”



浚槐见她跑开,又急急的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他追到电梯口,门还是早他一步关上,任凭他使劲猛按电梯钮也没用。他原本以为若瑶会回顶楼套房,可是电梯却是往下走。



他立刻转身,跑了出去。一打开门,差点撞到跑来凑热闹的舒岚,他的脚步猛然一停。



他看了她一眼,没时间探索舒岚来此的原因与目的,一心只赶着去追若瑶。



“吕秘书!”浚槐在经过吕秀萍的办公桌前,急促的说道,“立刻打电话联络书桓,叫他来这里把他老婆领回去!”说完,立刻离开。



“喂!”舒岚看着浚槐匆匆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吼道,“你竟然敢陷害我,你给我记着!”



一吼完,舒岚立刻换上一副笑脸看着吕秀萍,开始谄媚的拜托她不要打电话给她老公,不然她就玩完了。



浚槐匆匆赶到袁氏大楼的一楼,跑出大门,却只看到若瑶骑车离去的背影。他生气的把手一挥,待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莫可奈何的折回公司。







★★★







浚槐沉默的坐在顶楼套房里,随着时间的流逝,一颗心绷得越来越紧。下午若瑶气冲冲的跑出去后,一直到将近午夜都还没有回来。



到底搞什么鬼?浚槐不下数百次的走出去,注意着楼下的动静,心中纳闷着,到底若瑶会跑去哪里?



他无奈的折回客厅坐下,捺住性子等她。







★★★







她到底发什么神经?若瑶拿着钥匙走出电梯,不停的在心中问自己。



下午气冲冲的跑了出去,她先是像只无头苍蝇似的逛了一大圈,然后在一股冲动下买了张南下的火车票跑回台中。她原本想回老家,又怕爸妈问个不停,就只好在第一广场看着人来人往。



或许是上天可怜她,她竟然在这里遇到俞可威,知道他来台中出差,正好要回台北,她就搭了班顺风车,跟着他回来。



但是现在,她实在觉得自己很奇怪,跟俞可威在一起,已不像以往令她感到心动,她甚至发觉自己已经对他没有感觉,因为她在跟他说话时,脑中想的全是她那个死学长。



她看着前面的大门,叹了口气,反正总是要进去,更何况她现在累得很,实在很怀念卧室里那张超级大床。她拿起钥匙,把门给推开。



进门后,摸索着墙上的电灯开关,室内登时一亮。正要把背包拿下来的若瑶突然僵在原地,看见了坐在客厅里的袁浚槐。



浚槐看到她进门,先是松了口气,随即一股气又升上来。



“玩够了,舍得回来了?”他面无表情的问道。



若瑶看到他的表情,先是一愣,但是随即恢复正常,继续把背包放下的动作。



若不是情况特殊,她真的会大笑出声。因为此刻她想到了高中时代,有一晚跟同学跑去唱KTV,闹到三更半夜才回来,当时她爸爸商宗宇也是像袁浚槐一样,坐在黑暗中替她等门。



只不过这一次,她并不觉得有强烈的罪恶感,反正她都已经成年了,更何况袁浚槐又不是她老爸,所以也没有任何权利可以限制她。他高兴等门是他的事,她根本就无需内疚。



浚槐看到她爱理不理的态度,有点火大,但是他依然按捺住怒气问道:“你去了哪里?”



若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把背包放在沙发上,走进卧房懒得理他。她到现在还在生他的气,他不道歉,反而对她兴师问罪,什么跟什么嘛!



“若瑶!”浚槐跟着她进入卧室,硬声对她说道,“回答我的问题,你今天日整天去了哪里?”



若瑶还是不发一言,拿起换洗的衣物,飞快的进入浴室,把袁浚槐锁在外头。她当然知道浚槐在生气,不过她依然不怕死就对了,反正气死活该。



她刻意拖时间洗了个长澡,根本不理会可能在外头等她等得不耐烦的浚槐,心想无需出去受他的窝囊气。



洗完澡后,她对镜中的自己扮个鬼脸,把衣服套上,缓缓的离开浴室。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看到若瑶踏出浴室,浚槐立刻开口说道。



“你没有权利问我问题,而我更没有义务回答你。”若瑶丢下一句话,绕过他。



浚槐的手一伸,就把她拦了下来。



“说,你刚刚到底去了哪里?不说清楚,我就跟你耗一夜!”



若瑶哼了一声,不把他的怒气当成一回事,用力的把他的手挥开。



“第一点,今天我去了很多地方,可能你跟我耗上一夜都说不完。第二点,我去了哪里,基本上并不关你的事,你不需要知道,了解吗?”



浚槐看着她一脸倔强,不由得在心中咒骂她。 绷紧着下颚,双眼中闪着熊熊的怒火,冷冷的提醒她,“我是你的未婚夫,记得吗?”



“这点很容易改变的,不是吗?”若瑶不答反问,还故作无辜的望着他。



总之,她现在就是跟他杠上了。 姑且不论浚槐说谎骗舒岚的事,就拿他现在对待她的态度,她就要好好的惹惹他,不然他还真以为她被他吃得死死的。



浚槐原本不想发火,可是她摆明是故意的,硬是要引他发作。



“若瑶,你已经太过分了。”浚槐警告道。



“我过分?”若瑶生气的对他吼道,“是你太过份了吧!为什么要对我姊姊说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同性恋就同性恋嘛!你干嘛怕人家说?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那种怕事之徒。”



“你够了!”浚槐也回吼。



去他的!他如此对她,她竟然一直不把他当一回事,还处处的惹他生气。“我再对你解释一次,我不是同性恋,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更不可能会是,你听清楚了没有?”



“听得再清楚不过!”若瑶瞪着他回答,“可是我有一个要求,就是你可不可以换个新鲜的话说?不要一直向我澄清你不是同性恋,好吗?”



“你很希望我是同性恋吗?”浚槐生气的说道,“你可不可以把我想得正常一点,不,应该说,难道你不希望我正常一点?”



若瑶闻言,不由得一愣,她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在气些什么。她究竟想跟他吵些什么?难道就为了他是不是同性恋的问题?



“你不用解释了,”若瑶又像以往一样,把恼人的问题抛在脑后。“我不想去探索你到底是不是个同性恋,毕竟这对我而言,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差别,你不要说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来徒增我的烦恼。”说完,她就转身离开。



这次不行!



浚槐硬是把迈步离开的她给拖回来,以前他可以忍受她当她的小鸵鸟,但是今天他一定要她想清楚。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若瑶有些气急败坏的嚷道,“我今天好累,不想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事,你不要再来烦我。”



“不行!”浚槐命令道。突然抱住她,把她的头抬起来,“我要你看着我。你看到什么?”



若瑶挣不开他的怀抱,气愤的对他大吼:“我能看到什么?”她反问,“我看到我自己啊!白痴。我已经回答你的回题了,你总可以放开我了吧!”



“正经一点,”浚槐比她还要霸道十足,“不准再挣扎,听到没有?”



她是招谁惹谁?若瑶生气的瞪着他,用力的踩向他的脚,原以为他会放开她,谁知道他抱得更紧。



“放开我!”她动得更凶了。



浚槐握紧双拳,巴不得打她一顿。他用全身的力量把若瑶压在床上,阻止她四处飞动的双臂。



“不要再动了!”浚槐像变了个人似的,火大的对她咆哮,全然不见原本对她的和悦神色。



若瑶倒吸了一口气,先是怔了一会儿,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这才意识到他眼底的怒气,脸上还有着不容置疑的愤怒。



浚槐看她不再挣扎,于是只是静静的抱着她,然后抬起头,柔声的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在你身边陪伴你?难道就只是为了你跟我念的是同一所大学?难道你从未深思过吗?我对你说过,我爱你,这对你也毫无意义吗?”



不!不可能!若瑶看到他眼底深刻的柔情,不愿相信她看到的。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她跟她学长身上?这太荒谬了。



她低下头,不愿看他。她应该喜欢任何一个人,但就是不该是他。她认识了他六年,怎么可能到现在才发现──



“不,你不可能喜欢我,”若瑶喃喃的说道,“你只是想要我帮你罢。我也不可以喜欢你,我喜欢的是俞可威。”



浚槐听到俞可威的名字,脸色立刻又一变。



“我不准你在我面前提起他,听到了没有,我不准!”



“你凭什么不准?”若瑶不平的反驳道,“我开心提他就提他,你管不着。我……我今天就是跟他在一起,你敢对我怎么样吗?”



浚槐闻言又惊讶又愤怒,他为她担心了一整天,结果她竟然是跟着那男人一起出去。他瞪着她,为什么她总是喜欢考验他的怒气?



“我是你的未婚夫,以后会是你的丈夫,我有绝对的权利可以限制你不准跟俞可威见面。”



不准她跟俞可威见面?



若瑶生气的捶了他一拳,“我高兴跟谁见面就跟谁见面,你管不着。而且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我可以不嫁给你。”



浚槐真的会被这个小女人给整死,怎么到现在她对他还是这种态度!



“你认命吧!”浚槐从她的身上退下来,克制自己打她的冲动,站在床边看着她说,“你势必得嫁给我,听清楚了没有?我不会把你让给俞可威。”



若瑶难以置信的看着浚槐离去的背影。当门重重的被关上时,才回过神,她竟然被他的话语震得重弹不得。



他是不是在逼我嫁给他?若瑶脑中不停的转动。袁浚槐竟然是如此霸道的男人,这可真是令她大吃一惊。



可是最令她吃惊的还不是这个,他似乎真的爱她。天啊!六年耶,认识他六年,她才知道他喜欢她,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六年!她翻身趴在床上,有股想尖叫的冲动。







★★★







“对不起,我要找你们公司的制程工程师俞可威。”若瑶对坐在柜台后的两位小姐说道。



“请问你跟他有约吗?”其中一个小姐问道。



若瑶摇摇头,她是临时起意要来此一趟。她心中有个疑窦,想了半天,或许来找俞可威谈谈,能有法子帮助她解决。



“请你等一下,我帮你问问看他在不在。请问你的大名?”



“我叫商若瑶。”若瑶立刻自动报上大名,“他认识我,你跟他说我有急事找他。”



打电话通知的那一位小姐挂上电话,抬起头对若瑶露出一个笑容,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商小姐,请你坐一下,俞先生马上就会下来。”



若瑶点了点头,缓缓的晃到沙发那坐下。



适时,张克城走出电梯,疑惑的注视着坐在沙发上的若瑶。



“董事长!”



张克城露出一个笑容,询问接待小姐,“那个女孩子有点眼熟,她是谁?”



“她姓商。”回答的小姐顿了一下,“对了,上一任的董事长张书桓的太太也是姓商,



两个人不知道有没有关系?”



“那就对了。”张克城也想来了。他看了眼手表,自己还有一点时间,他走到她的身旁坐下。



“俞──”



若瑶抬起头,满心以为会见到俞可威,可是竟是一个她不认识的人,却长得挺帅的。不过,通常长得越帅的男人,心也一定越黑,她把头一甩,不想理会这个无聊男子。



张克城看到她的举动觉得好笑,他轻声的问道:“你应该是袁家的少奶奶吧?”



袁家少奶奶!



若瑶皱起眉头,转身看着这个帅哥。生平第一次被人叫少奶奶,吃惊归吃惊,不过也强烈意识到,她不是很喜欢这个老气的称呼。



“你是谁?”她口气不太好的问道。



听对方对她的称呼,应该是认识她才对,可是她并不认识他,似乎有点可怕。



心想,他该不会是想绑架她吧!虽然她不是很清楚袁浚槐家到底算不算富有,但是至少有点钱。她立刻一脸警戒的盯着这个陌生人。



对方看到她一脸警觉的模样,觉得更加有趣。遂淡淡的自我介绍。



“我叫张克城,我想你应该听过有我这号人物。”



张克城?若瑶摸了摸自己的头,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不过还是想不起来。



“我是书桓的堂哥,记得吗?”张克城解释道,“我曾经在你的订婚宴上见过你。”



若瑶立刻点点头,她想起来了,早说是她二姊夫的堂哥就好了嘛!还讲了一大堆,真是莫名其妙。



“你想要干嘛?”若瑶问道。



“我只是觉得奇怪,你怎么会在这里?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若瑶摇摇头,“我是来找俞可威的,你帮不上忙。”



“俞可威?”张克城想了一下,“他是不是我公司的制程工程师?”



“你当什么董事长啊!”若瑶有点鄙夷的盯着张克城,“自己公司的员工不认识,真不负责任。”



“我……。”



张克城呼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商家姊妹果然都生得一张利嘴,尤其舒岚更是把书桓制得死死的。



而照这个情形来看,眼前这个小女孩可能也会把袁浚槐吃得死死的。



“你知道我待会儿要跟谁见面吗?”张克城转移话题问道。



若瑶觉得莫名其妙,紧紧的瞅着他,觉得他有点不正常。



“你爱跟谁见面,就跟谁见面,关我什么事?”



“我知道你不想知道,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张克城露出一个笑容,“我要跟书桓还有你的未婚夫见面。”



未婚夫!若瑶整个人愣了一下,昨晚几乎失眠了一整夜,全是为了他。她也听到浚槐在客厅中踱了一整晚,他也过了一个无眠的夜。



今天一早她出房门的时候,他已经不见踪迹,她也不若往常待在套房里等他送她上学,早餐也没吃就跑出来了。说她胆子小也好,反正经过昨晚跟浚槐的一番对话,她实在不知道现在该用何种态度,对待这个原本熟悉、如今却又觉得陌生的学长。



“我可以告诉浚槐,你来找俞可威的事吗?”



张克城的问话让若瑶吓了一跳,连忙摇摇头。



“不行!你不可以告诉他我来找俞可威。”



“为什么?”张克城觉得事有蹊跷,疑惑的问道。



“我……”若瑶不知该怎么说,总不能说袁浚槐不准她来找俞可威吧!这样说,她未免太没有个性了。想了想,她抬起头不耐的说道:“我不要你说,就是不要你说。不过,如果你硬是要说,我也没有权利管你,反正对我没有多大差别,顶多被他吼个几句罢了。你们男人就只会干那种以暴制人的小人勾当,我才不怕你们。”



张克城吃惊的盯着她,对她一副豁出去的模样感到有趣。他指指若瑶的身后,“我想你要找的人来了。”



若瑶转过头看到俞可威,立刻站起身走向他,根本就懒得理这个西装笔挺,讲话却总是话中有话的男人。



“董事长!”俞可威看到若瑶身后的人,吓了一大跳,连忙打声招呼。



张克城对他点点头,示意他过来。



“有事吗?董事长。”俞可威问道。



张克城考虑了一下,决定这么做虽然有点小人,但是为了帮助朋友,小人一点也无所谓。



“若瑶是袁氏企业长公子的未婚妻,你应该将对她的真实感觉跟她说明白,懂我的意思吗?”



“我了解。”



“了解我的意思就好。”张克城指指若瑶,“快去吧!以免她来打我。”



俞可威对他点点头,走向若瑶。



“那不是若瑶吗?”从大门走进来的书桓看到走向员工餐厅的一男一女,吃惊的问道。



张克城点点头,“那个男的是俞可威。”



“若瑶见鬼的来这里找他干嘛?”书桓震惊的看着离去的两人。“她已经订婚了,明年就要结婚,若是让浚槐知道,他会气死。”



“放心吧!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张克城安慰道。



“最后一次?”书桓狐疑的盯着自己的堂哥,“你是不是对俞可威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张克城不在乎的耸耸肩,“我只是希望俞可威能够把心里对若瑶的观感说出来罢了。”



“就这样?”书桓不太相信。



张克城笑了笑,拍拍书桓的肩膀,打趣的说道:“你管好自己的事就好了,还有闲情逸致去管别人,等你老婆生出一对双胞胎,你就有得罪受了。”



书桓无奈的叹了口气。说的也是,自己的老婆都快罩不住了,还去管若瑶和浚槐。他又看了餐厅的方向一眼,才看着自己的堂哥。



“我们走吧!”







★★★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俞可威看着眼前的若瑶问道。



若瑶无意识的拿着吸管,搅动着眼前的果汁,想了一会儿才抬起头。



“我想要问你一件事。”若瑶盯着俞可威问道:“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这样会不会太唐突?”



俞可威摇摇头,“我不认为会太唐突。基本上,我可能也猜得出今天你为什么会来找我。”



“你猜得到?”



若瑶觉得吃惊。因为连她自己对为什么会来找俞可威都不是很清楚,她只是有个感觉,俞可威可能可以帮她解释一些事情,所以她就来了。



俞可威对她一笑。“我可以告诉你,就算喜欢你,我也不可能追你。”



“为什么?”若瑶听到他的话只觉得吃惊。



“你不知道你的未婚夫很爱你吗?”俞可威不回答她,反问道。



“我……”若瑶把头低下来。袁浚槐是说过爱她,不过她不太相信,以为这只是他要她嫁给他的一种手段。



但是他为什么要耍手段只为了娶我?她的脑中忽然自问道。



“我以前被你的未婚夫警告过。”俞可威突出惊人之语。



“他警告你?”若瑶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浚槐凶是凶了点,但是还不至于干这些小人勾当,用蛮力迫人。



“是啊!他警告我。”俞可威看到若瑶的表情,觉得好笑,“他告诉我,只要有你出现的地方,我不能出现,否则他会要我好看。我看得出来,你是他势在必得的人,所以我不可能会追你。”



想不到袁浚槐还是干黑社会的,警告?!太苀谬了。



若瑶难以置信的摇摇头。天啊!袁浚槐真的是干黑社会的,竟然威胁别人,只为了──她。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若瑶分不清心中的真实情感。浚槐如此的重视她,她真不知道应该生气还是开心。



“我觉得袁先生说的一席话很有道理。他说如果我真的喜欢你,即使冒着肝脑涂地的危险,也会把你抢过来;而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你也不会轻易的答应帮助他,而跟他订婚。尤其现在外界又传闻你们俩会在明年过年前后完成终身大事。你可以问问你自己,你以前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单纯把我当成个朋友?”



“我……”



若瑶咬着下唇,愣了一下。她觉得这几天发生的事给她的冲击真是太大了,一时之间,她真的不知如何反应。



难道我真的爱他吗?可是他是我学长耶!若瑶觉得疑惑,六年来自己为什么都没有感觉,难道她真的那么迟钝吗?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嘲风
  2. 叶佳琪
  3. 练如净
  4. 柏雅
  5. 秋叶影
  6. 衣格
  7. 非寒
  8. 何舲
  9. 乐果
  10. 丁湘
  11. 夏绮
  12. 商羽惟
  13. 季安
  14. 陈秋繁
  15. 张静君
  16. 米子米
  17. 胭脂虫
  18. 茱卿
  19. 碧痕
  20. 黎小棻
  21. 纪莹
  22. 琉璃碧
  23. 罗诗涵
  24. 成莹
  25. 于琛
  26. 黄蓉
  27. 风晰
  28. 浅草茉莉
  29. 悠哉
  30. 乐小草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