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洪瑛 > 《恋雪炽情》
返回书目

《恋雪炽情》

第八章

作者:洪瑛

映月族议事殿堂上—回到映月族的炽雪开开心心跟著天宽地阔走进大殿,一见到殿内肃穆的气氛,连忙收敛起脸上笑容,任内侍将他领到坐在上位的无尘身边。

“天宽、地阔,你们辛苦了,我会好好嘉奖你们。”

无尘听完报告让两人缴了令后,便将视线转向站在一旁的炽雪。“别站著,一路奔波累了吧,先坐下再说。”“大哥—”炽雪的头垂得低低的。之前地阔就告诉炽雪族里自他失踪后闹得天翻地覆的事,所以他觉得很愧对无尘哥哥。无尘和蔼宽容的态度让他几乎想扑上去抱住大哥,倾诉这些日子以来的离别之情,不过现在是在大殿上,当这么多人面前,炽雪不好意思作那样孩子气的举动。

“回来就好,没事就好,你就要继承大位了,切不可再淘气爱玩,从明天起就乖乖跟随宁长老与纶长老学习大典行进的礼仪。”无尘自然知道他想做什么,握住幼弟的手,仔细看著已Cheng人的炽雪长成的俊丽模样:心中有股为人父兄的骄傲与喜悦。

炽雪瞧向在座列席两旁的族内长老,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是赞同的表情,连素来拥护大哥的宁长老还有一向支持炽雪的纶长老也正对他点头微笑著。想是之前经过讨论已经达成某种协议,才会新旧派一团和气。

“大哥,炽雪资质驽钝,无法担此重任。”无尘以为幼弟是担心自己做不好,微笑著说道:

“你别担心,大哥会从旁协助你,族里长老们也会用心辅佐,不会有问题的。”

“不!我是真的不想要族长这个位子,大哥才是最适当的族长人选,我想到岛外到处历练学习,外面有好多东西我都想去看看、好多地方我都想去走走,待在这里只会困死我,老祖宗的规定根本不对,为什么不、啊!”

火辣辣的一巴掌打得炽雪头昏眼花,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他抚著脸颊,不敢置信最疼爱他的大哥居然出手打他。

还立在下位的天宽地阔见主子惹代族长生气,忙跪了下地替主子请求饶耍一些心肠较软的长老也开口劝著。“你们这是做什?站起来!他说错话就该罚,他不是孩子了。”

是啊,他不是孩子了,再不是那个跟前跟后的小阿雪了。无尘两手握拳微微颤抖,这自小呵护的幼弟,从来都是舍不得他受点伤的,今日出手打他的人竟是自己。

“没有老祖宗就没有你,不准你批评老祖宗的规矩,不准你胡闹。”

一向爱哭的炽雪,牙咬得紧紧不让泪滴下,不让自己表现出软弱的样子,只直直的看著无尘。“我没有胡闹,我跑出去就是为了让大哥继承族长之位,老祖宗的规矩已经不合用了,为什么大家还要墨守成规?”

“是那个红狐烈风告诉你这些叛逆不道的想法吗?没想到你这么不懂事,让大哥太失望了,你回房好好反剩来呀!将小少主带回绿园,没我的命令不准放他出来。”

为了怕小主子又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讨打,天宽跟地阔两人急急上前带下炽雪,一左一右扶著他走出大殿。“大哥!大哥……”炽雪叫喊著,一直到他被带离大殿,都只见到无尘的转过身去的背影,像万年下化的冰山……

强烈的思念,坐也下是,站也不是,未曾这样想过一个人。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却……上……心头……”

水华哥教过他的词,当时不明白它的意思,现在可懂了,这滋味—可不是“无计可消除”吗?原米这就是“情”、就是“相思”啊!

原来在他还没发觉之时,情爱的种子已经悄悄被烈风植在他的心头了,经过时间的沉淀,就在心口生根发芽,让他的心:阿一抽一抽的泛著疼也怦怦的诉说著甜蜜。

这种矛盾的感觉就是“爱”啊!如果早点发现多好呢?

月光清清冷冷流泄窗台前,映出一个孤瘦身影。炽雪望著窗外明月,自那日在江边渡口分手后,已将近两个月了,烈风……好不好呢?

那日,烈风一路护送他们到岛外,没有说什么不舍的话语,只交给炽雪一个红色的小锦囊,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

“我等你……”坐在小船里看向岸上,烈风挺拔高大的身影一直驻立在岸边看著他,身形随著小船渐行渐远而越来越小,船身转向隐人岛岩之际,就连那小到像粒米的烈风身形也看不到了,炽雪强忍著的泪水不由得掉下来。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长干行—烈风教他的,那时还给他说了个望夫石的故事。 故事里的姑娘等情郎回来,一直等了好多年好多年,泪都流光了,眼也瞎掉了,在她死掉的那时,对著眺望情郎回家的方向化成了一颗大石头。烈风笑著说要是哪天小狐儿离开他,他也会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变成一颗“望狐石”也说不定。红色的小锦囊里一张字条写下这样几句,还附了一颗圆圆巧巧的相思豆。炽雪将看了上百逼的纸条和红豆子小心翼翼收进锦囊,揣进怀里。

他怔怔的想著,想到烈风在他身上咬下的痕迹都已淡去不见,想到烈风跟他说要等他,想到烈风会变成一颗望狐石,炽雪便叉落下泪来,这个半月以来,怕是他流最多眼泪的时候,烈风不爱见他哭的,可现在却仿佛只剩泪水能暂时洗去他满腹的抑郁与悲伤。

呜呜……他不要烈风变成一块石头啦。

他是太天真了,以为自己只要交代一下将族长的位子让给大哥就可以离开,没想到一不单是族里旧派长老不同意,连新派长老拥护的无尘兄长也不赞成,怎么说就是以祖宗的规炬为大:再加上烈风的事不知怎地也让大哥知道了,无尘甚至还为炽雪订下了亲事,预订在下一次月圆就要同时举行继位及大婚之典。

炽雪尝试逃了几次都被很快的找到,现在还把他软禁起来振人三班看守,让他一点脱逃的机会都没有了。

怎么这样?这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想飞奔回烈风身边,想告诉他雪儿已经体会到了,也知道那个答案了,不是讨厌。阿也下是喜欢,而是更难以言喻的情感,若要说个名词儿来形容,应该就是爱了。

可现在,他却被困在这里,满肚子的话无人可倾诉。

此情无计可消除,离别始知相思滋味,又甘又甜,却也又苦又涩呀。

门被轻轻的推开,进来的人是炽雪同父异母的大哥映月无尘,后面跟著无尘的贴身侍卫雾冶。看著一向疼爱的幼弟明显的瘦了一圈,无尘怜惜的叹了声。

传回炽雪已寻获的消息后,旧派长老才撤去他谋害幼弟的怀疑,在等炽雪回来之前,族内长老开了个重要的会议,最后达成由炽雪继承但由无尘摄政、长老辅政的共识。好不容易族里恢复平静,就只待炽雪回来让一切步上轨道,没料到炽雪竟……

那天的一巴掌,到现在都还让他自责不已。

“阿雪。”他柔声唤著慢慢走近坐在窗边的幼弟。

“听天宽跟地阔说你不肯吃东西,大哥特别亲自下厨煮了一碗你最爱吃的翡翠面,吃一点好吗?看你都瘦了。”

无尘回头朝雾冶示意,雾冶将手中食笼打开,很小心的将里面的一碗面捧到炽雪面前的小桌上,热腾腾香喷喷的翡翠面曾是炽雪最爱吃的东西,现在却引不起他一丝二是的食欲。

“不吃。”炽雪懒懒地说著,“把面拿走吧。”“要怎样你才肯吃呢?你再这样下去会病倒的。无尘焦急地劝著幼弟,五天了,五天不吃不喝就算铁打的身子也会受不祝

“让我离开!”炽雪清冷的眼眸写满坚决,似乎比他刚回岛时又大了几岁的感觉。

他们俩对望良久,无尘叹气道:“你离开是想去找那烈风吧,没想到咱们多年的兄弟情谊比不上一个认识没多久的外人。”炽雪见兄长伤神模样:心头也很难受,却不知能说什么,只有他答应留下才能让兄长开怀,可他不想留下来。

无尘续道:“就算咱们狐道对性别不在意,那烈风可是红狐,即便我答应了,长老们也不会同意的。”

“红狐又怎地?烈风是只了不起的狐狸。”

“你想知道?好,让你死心也好,就让你知道红狐族作了什么。”

无尘眼神变得凄迷。“那年我十六岁,你才五岁,父亲出外赴约,自此没回来过,你可知父亲为何下落不明?是长老们怕族人跟凶猛剽悍的红狐族起冲突才会撒谎,事实是——”

炽雪看著大哥紧紧皱起双眉遥想著的脸,不自觉心跳加速,下意识想遮住耳朵,不要听到接下来的一宇一句,但他不能。

“是红狐族的人杀死父亲的,父亲当年是去赴红狐族族长的寿宴,没想到只剩一件沾满血的银星披风被送回,虽然那边派人转达的消息是父亲与红狐族长出游失踪,但青木长老派人暗中调查,结果传回的消息却是红狐族内乱,族长与前去作客的父亲全都死于那场政变之中,是红狐族的人害死父亲的,红狐族跟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

无尘逼近他的脸,严厉喝道:“你还要去找我们的仇敌吗?你还要爱他吗?你要背叛映月族吗?”

“不!不!”被逼到墙角无路可退,炽雪觉得世界像是一夕变了天,“不可能,怎么会是这样?你骗我,一定是你骗我。”

“你骗我对吗?你为了要让我留下来所以才说谎骗我。”他觉得全身抖得无法控制,像坠人冰河里,连话语也抖得要咬著牙才能一宇字说清楚,好冷……好冷埃

“从小到大,我对你说过一句谎吗?”无尘搂住炽雪抖颤的身躯,“忘了他吧,他救你、帮助你Cheng人我很感谢,但我只能保证以后若与红狐族起冲突的话绝不对他下手,要将最心爱的幼弟给他,我办不到。”

“阿雪,接下族长之位吧,娶个好女孩儿传宗接代,这才是你该走的路。”“不要不要,你一定是骗我。”炽雪一把推开无尘,冲到桌前大喊著,“我吃!我全都吃光!你告诉我刚刚说的是谎言,是骗我的,我都吃光都吃光……”他拿起碗来把面往嘴里倒,面汤灌了他一嘴一脸淋得整个胸前都是。

无尘跟雾冶急急想阻止他,三人拉扯成一团,没多久,炽雪便倏地呛咳得弯下腰去,跟著吐了一地,硬吞进去的面条汤水全都给呕出来,吐到没东西好吐了还在呕著,像整个五脏六腑都要翻出来。

无尘紧抱住他,也不管脏秽之物沾在身上,一直拍著他的背帮他顺气。炽雪只觉一阵头昏眼花,跟著便黑天暗地的昏厥在无尘的怀抱里。

接下来的几天,炽雪生了场大病,在无尘与天宽、地阔还有大夫细心照料下才棺稍回复了精神,而且也答应了要继承大位与举行婚礼。

“唉,早知你会病成这样就不跟你说那件事了,为兄的实在太鲁莽,我应该考虑到你的身体状况。”无尘抚著炽雪在病后叉更显瘦小的脸庞,脸上表情满是疼惜与歉疚。

“大哥别这样说,是炽雪年幼无知让大哥担心了。”

炽雪一向晶亮的眸子已失去了单纯天真的光彩,孤冷黯淡的眼神让无尘甚为自责,当初所笃信的正确理念,现在却分下清是对?是错?是好?是坏?是怎样残忍的自己将亲爱的幼弟折磨至此。

午夜梦回,无尘自问,却不管如何的答案都是心痛。

父亲,若您还在的话—唉!无论如何,事已至此,只能往前走了。

“过几天就是你继承大宝的日子,好好休息别想太多,大哥会帮你把事情都办妥的,多吃点东西把自己养壮些,知道吗?我先出去了。”

无尘离开后,炽雪将身边的天宽与地阔也支开了。

拿出怀里贴身的红锦囊,眼眶又是一阵湿热。在桌面上将锦囊倒过来,掉出几片被撕碎的纸片跟一粒小巧剔透的相思豆。

为了让自己不再想起烈风,他曾把写著长干行的小纸条撕掉,也把锦囊跟相思豆扔得远远,只是熬不住思念,没经过几个时辰又去把它们捡回来。

“像我这样无法坚定的人,根本不适合当族长,对不对?烈风。”

将纸片粘在另一张纸上,仔仔细细的拼凑成原来的形状,烈风的字就一笔一划的出现在他眼前。然后他就想起他的粗粗长长的眉、他炯炯有神的眼、他直直挺挺的鼻、他总是笑著的的薄唇、他红红亮亮的发、他的吻、他的胸怀、他的气息、他唤他的声音、他的一切一切……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早晚……”炽雪一遍又一遍的念著,直到语带哽咽,直到痛哭失声。

“烈风啊,我不能爱你了,大哥说我们是仇人了。烈风,你害得我好苦,你为什么要爱我?如果你不爱我,我也就不会爱你,我现在就可以把红狐族当仇人,连你一起恨进去,都是你都是你,爱不了、恨不得,你要我怎么办。”

“我真是只笨狐,怎么办?怎么办才好?我太笨了,烈风你教教我啊,我是爱你好还是怨你好?”

好难过,心口好难过。为什么爱人要这么难这么疼?为什么偏偏无法不想他不爱他?

是不是只要把东西还他,告诉烈风别再等他,就不会这么难过。

对了,他不能让烈风傻傻的等著他,就算不能爱他,也不能让烈风变成望狐石。

烈风说过,“虽然我会伤心难过,但比起你的开心幸福来说,这些都可以忍耐,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也许这就是爱了。“你可以找到比炽雪更好的伴侣,虽然我会伤心难过,只要你开心幸福,这些都可以忍耐,这也是我爱你的方式。”炽雪紧握著红锦囊喃喃自语。

我要出去,就这次,把东西还给他,了断我跟他的情缘。

炽雪打定主意,擦干眼泪,换上一套全黑的服装,悄悄地观察外面情况。自从他答应继承族长后,外面的看守便撤走了,只要他小心一点,一定可以再出去找烈风的。

为了他的婚礼与继承大典,整个无忧岛的人几乎都动员了,每个人都在前殿忙碌著,炽雪养病的偏静小筑反而没什么人,因为无尘怕打扰到炽雪,所以下了个闲人止步的命令,此举反而让炽雪顺利的由小路逃走。

一路躲躲藏藏,眼见渡口就在前方,炽雪欢喜得三步并作两步向前迈进,前方却出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雾冶!……”

为什么雾冶会在这儿?难道他的行踪早就被发现了吗?

“别慌,我是来帮你的。”

这些天来,雾冶十分同情小少主,想尽一点绵薄之力却找不到机会,适才看小少主偷溜出房,我赶快把今晚的卫兵都调开了。”

“难怪这么容易就到渡口,原来是雾冶帮忙。”炽雪感激的笑了。

“谢谢你。我、我只是去送还东西给烈风,只要东西交给他了我就回来,绝不会让你为难的。”炽雪紧紧的攒住手中的锦囊。

“我了解,那我们快去快回,在天亮前回来就不会被发现了。”

雾冶将炽雪牵上船,摇桨将船划离无忧岛。

夜雾,笼罩著安静的江面,炽雪的心跳却响得他以为要跳出胸腔了,他紧揪住衣襟,希望藉此动作能安抚一颗怦然不安的心脏与既喜悦又悲伤的思绪,坐在船头,直直的望著雾茫茫看不见彼岸的前方。

烈风是否还在那个小渡口等著自己回航的小船?

是否每日站在那个小渡口盼著自己回来的身影?是否见了面会给自己一个紧紧的拥抱?是否会迫不及待给自己一个热情却不失温柔的亲吻?是否……

啊!不是的!他不是回去他身边,而是要给他一个残酷的事实—他们不能相爱,只要父仇存在一天,他们之间就永远隔著一层障碍。

烈风会谅解的,烈风是大人了,烈风会再找到更好的伴侣,比炽雪好上一百倍的伴侣,代替炽雪……

呜……为什么?这样的心痛……耳边回响著烈风充满浓烈情感的誓严下“你记住,我对你是真心,烈风生生世世只爱炽雪一人。”

“烈风……”我也爱你埃

喃喃的低语,随夜风散入雾里。

小船划开江面飞快的划行著,雾冷划动船桨一路无语,只望著坐在船头沉思的人,表情却时而苦闷时而肃杀。

终于,小船靠上岸,炽雪轻巧的跳上岸观望,雾冶也跟著上来。

“看来烈风没在这儿。”看不到人影的炽雪颇为失望。

“也许他在前方林子里休息了,雾冶陪少主进去找找吧。”

“对,我都忘了现在是晚上该休息的时候了,我们就进林子找找好了,要是找不到再作打算。”无论如何,是一定要见烈风一面的。

他们走进昏暗的林里,夜枭的叫声让炽雪紧靠著雾冶前进。

“小少主,雾冶自小就待在公子的身边,已经很久了。”

“我知道啊,哥常说你是他最亲密的朋友也是最好的助手,要我也把你当亲人看。”

“是这样……公子对我其好。如果我说……我很喜欢无尘公子,少主觉得如何?”

“我跟哥也都很喜欢你啊,像天宽跟地阔……”

“不是的!”雾冶截断炽雪未完的话吼了出来。

炽雪被突来的吼声吓住,愣愣的看著雾冶,看不清他的脸,只看见雾冶两颗在暗淡月色中闪烁的眼珠透露出未明的情绪。

“我爱他!”见炽雪瞪大了双眼,雾冶像要解答他的疑惑似的叉说一遍。“我爱他,无尘公子,你的大哥,我的主人。”

炽雪噗嗤一声笑出来,“你真的吓到我了。爱上大哥也没什么嘛,族里好多人都在追求他,大哥跟你这么要好,你如果追他的话,应该很容易成功。”

雾冶像要哭出来一样笑著。“看了你跟烈风的例子,我就知道我是没希望的……”他低低的说著,像是哭泣的声音。“不过我至少能为最爱的公子作件事,我希望他能当上族长,他—直那么努力的为映月族劳心劳力,为什么不能让他当族长?少主也这样想对吧。”

“是啊,我是这样想,可是大哥跟长老都不听我的。”

他们边说边走,已来到树林的深处,浓密的树叶层层叠起,似乎连那稀微的月光都透不进来,炽雪紧挨著雾冶,睁大眼寻觅著烈风的踪影。

“我有办法可以让无尘公子当上族长,需要少主帮忙。”

听到雾冶有办法的炽雪,正想询问是什么方法,一拾眼就望见雾冶手上扬起的匕首森森的冷光,他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对不起,这是我所能想到唯一的法子。”雾冶说完,匕首迅速刺下。

“不要——”炽雪使力将自己推离雾冶身边,躲过了那把无情的利器夺命一击,但突出的树根绊倒了他,跌倒的炽雪很快的恢复狐身在林问逃窜。

雾冶也回复原身了,跟在炽雪后面紧迫不舍,不到一刻钟,因大病与情伤而体力衰弱的炽雪便被迫上了,他被雾冶紧紧压在地上。

雾泠又化Cheng人形,一手按压住白狐,一手高举匕首,随时都可以取了炽雪的命。

炽雪心想此次必然没救了,也不求饶,只开口道:

“爱人很辛苦对吧。”雾冶微一愣,紧握匕首的手缓缓放下。“我是红狐族的,不过却是个浑身白毛的白子,被族人赶出来后,是公子收容当时无依无靠病得要死的我,我本来很恨自己为什么一身白毛的,后来却庆幸上苍给了我这个跟公子认识的机会,我原本也以为自己可以像映月族其他爱慕公子的人一样追求他的,没想到发生那样的事,映月族跟红狐族变仇敌了,我再也不能……再也不能……”

也化Cheng人身的炽雪看著跨坐在他身上的雾冶,看不见他的表情却有几滴热泪落在自己脸上,情字如何磨人他是知道的,炽雪不禁同情他可怜他。

“如果我死了,烈风就会很快忘了我:如果我死了,大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当上族长。”炽雪想著,死——其实并下那么可怕,只是他还有件事想完成,他想再见见烈风一面,一面就好,他有些话想对烈风说……不过,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

炽雪拿出那个锦囊,“我让你杀,你帮我拿这个给烈风,告诉他别再等我,跟他说我并不爱他,说我已经在岛上成亲娶媳妇儿了,叫他忘了我再去找比我更好一百倍的人……”

“你杀掉我后,就把我丢进回无忧岛的江垄袅,这样就没人会知道是你杀了我的,也许有时候烈风来,我的魂魄就看得到他,我还可以看著大哥及无忧岛的族人,我死掉后,请你替我守护大哥,别让他伤心,啊!他一定会很伤心的,至少让他别太伤心,如果大哥病倒了我会很难过的。”

炽雪交代完,闭上眼等待即将来临的痛苦,突然又想到什么。我很胆小,请你一刀就让我死,我怕痛,这你是知道的,现在你可以动手了,雾冶……“冶哥哥,冶哥哥,谁欺负你?炽雪去跟大哥说,叫大哥为你出气。”“冶哥哥你看,是文大娘做的饼喔,这块给你吃。”

“冶哥哥别哭……”“哥哥来玩……”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浮现,雾冶看著身下闭目等死的人,炽雪几乎是他看著长大的,他们情同手足,除了公子外,小少主最爱缠的人就是他,他曾是那样疼他宠他,今日竟要亲手取他性命,而且公子对他有恩,他竟然想杀掉他最心爱的幼弟,小少主若死,公子将会是如何的伤心。

他错了,死!根本不是解决的方法,究竟是被什么迷了心窍?他差点儿犯下滔天大罪。

瞥见手中的匕首,雾冶像突然被电击般的扔掉它,急忙离了炽雪身上跪在一边,头重重的磕下去。“错了!我错了,我有罪,我十恶不赦,我是罪人,我该死该死该死……”

炽雪坐起来,一时还弄不清状况,只见跪在他身边的雾冷一下一下的磕起头来,他闻到血味儿,猜想是雾冶把额头磕破了,赶忙扶住他不让他再继续。

“快别这样,我没怪你的,你是为了大哥才会这样做。”

他们互相搀扶著对方站起来。炽雪又急问:“你是不是受伤了?快止血,有没有伤药?赶快拿出来擦擦。”

对刚刚想要命的人还这般关怀,这样仁慈心善的小少主埃雾冶单膝跪下,“我相信,小少主能成为一个好族长,雾冶愿同公子一起辅佐小少主。”“我不行的,大哥比我更能适任。”炽雪摇摇头,将雾冶扶起来。

“别说这些,还是先找烈风吧,天都快亮了。一林内已有些微亮,想继续往内找烈风的炽雪被雾冶一把捉住手。

“小少主,都是我不好,这个渡口并不是你们回来时那个渡口,我是故意引你来这密林的。”

“原来是这样。”原先找不著烈风时,炽雪是有些失落的,现在听到这样的消息,心头百感,一时不知是悲是喜。“那我们赶到那个渡口去,也许、也许烈风会在那儿等我。”

他们转身正要离开,却发现四面不知何时被巨大的蛛网给挡住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两道身影自蛛网上下来,认出他们的炽雪倒抽一口凉气,那两人正是金丝大王与银丝大王。“你们、你们想做什么?”

“狐崽子,你可真命大。”银丝笑脸吟吟的走近,雾冶赶紧护在炽雪身前,虽未曾见过他们,但看他们不怀好意的模样也知道不是好人。

“呵呵,别紧张,今天不会要你的小命,不过要请你帮个忙。”

啧!炽雪心想,怎么今天要请他“帮忙”的人都没存好心;才在想著,银丝已将蛛丝自口中喷过来了。

“少主,小心!”惊呼中两人双双跳开,不料这只是障眼法,炽雪身后金丝已备好蛛网,炽雪急退的身躯正好自投罗网被罩个正著。

“少主!”雾冷见炽雪被捉:尘异叉急叉气,拾起地上匕首朝金丝扑过去。

金丝眯起一对色眼,看著朝他投怀送抱的猎物笑咧了嘴,自从上次被烈风伤了后,已经很久没尝到新鲜货了。

“呵呵,金丝,可别玩死他,咱们还要这只狐儿传话呢。”看透金丝想法的银丝不忘提醒他。

没一会儿,浓密的林里传来一声凄厉的哀嚎,惊飞了林中栖鸟,天已大亮。

无尘带著人找来的时候,林子里只剩赤身裸体的雾冶,四肢全被强力扭得脱臼,大腿上有婉蜒而下浊白混红的血迹。

“公……子……”一直忍著痛不让自己昏过去的雾冶,说完蛛精要他转达的话之后,终于撑不住的晕死在无尘怀里。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阿惋
  2. 茱倩
  3. 莫璃
  4. 京雨
  5. 丹筠
  6. 杜蓝朵
  7. 文闻
  8. 左左
  9. 展卉
  10. 岑扬
  11. 米栩
  12. 江雨朵
  13. 唐伶
  14. 糖糖
  15. 雅梨莹
  16. 可艾
  17. 猫尾草
  18. 燕然
  19. 夏瞳
  20. 翎儿
  21. 丹妮
  22. 梦飞飞
  23. 富希乔
  24. 季洁
  25. 风月
  26. 秋草
  27. 纳兰
  28. 毕韵茹
  29. 李禧
  30. 姬泱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