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洪瑛 > 《恋雪炽情》
返回书目

《恋雪炽情》

第七章

作者:洪瑛

经过数天的休息调养,身体完全康复的亦祺在玄影的陪同下继续了他的旅程,因为有玄影的保护,所以炽雪也就下再坚持一定要跟了。这一点,烈风是十分感谢玄影的。

两道白影以很缓慢、很隐密的方式匍匐前进著,从草丛中露出四只晶晶亮亮的眼睛直盯著前方。

“真的是这儿吗?”

“思,绝不会错,我的鼻子最灵了,少主的气息很强,只是不知跟少主在一起的是什么人?”

“如果是那边的人,我去牵制他们,你去救少主。”

“不行,我的功力比你强,我负责打架,你负责救少主。”

“唔,就这样,那我们上吧。”不多言,两道白影直扑向前。

为了排解炽雪想念亦祺的心情,烈风特地趁无事在身带著他出游,已经玩了一下午,炽雪和烈风坐在荫凉的树下休息。

玩累的炽雪,懒懒的伏在烈风身上,凉风徐来沉沉入睡,烈风将外褂解下披上炽雪大字趴开的身上,已是深秋,虽说不冷,一不小心还是会著凉的,更何况满身大汗。

温柔的为炽雪拨整著因汗湿黏著额上的头发,幻:色的浏海,虽然也是红色,却跟他的发色不—‘样,炽雪的红发是深桃红,而他自己的红发却像是点燃的熊熊烈火,红得发亮、发尾更是灿如金光。

嘤咛了一声,炽雪原本安祥的睡脸皱起眉头,呜咽的啜泣声随著呓语从口中轻泄出。

“呜……娘……娘……”他不安的挣扎著,似乎被梦魔缠住醒下过来。

烈风轻拍著炽雪的脸颊,唤著他,希望把他叫醒,炽雪泪眼迷蒙地睁开眼,“娘……

娘亲……呜……”。恍惚无神的双眼显示他仍在梦中未醒,不过他显然将烈风当成口中的“娘”了,紧紧搂住烈风脖颈不肯放。

“不要走啊,别离开雪儿,呜……”

烈风瞧他哭得凄楚,只有暂时充当“娘”的角色安抚他。

“别哭,乖!别哭……一抚著炽雪柔软白发,轻声安慰著:炽雪哭著哭著没了声音,拉开缠在颈上的双臂,重新将人搂入怀里,炽雪轻阖的双睫犹挂著泪珠,脸上却已露出笑容。

“真是的,还是个孩子,唉。奏然想起自己的情路似乎会走得很坎坷,炽雪何时才跟得上他的脚步真正的长大呢?

对情感尚在懵懵懂懂中探索的炽雪,自从那一天后就比较不排斥烈风对他的亲吻或抚触,有时还会主动拉烈风的手去让小小雪舒服得“哭”出来,但烈风知道这只是小雪的本能欲望接受他,小雪的心还在摸索,寻找所谓“爱”的感觉,他多盼望小雪早点开窍,却叉伯开窍后的小雪发现所爱的人是另有其人。

好矛盾!烈风不禁叉叹出自爱上雪儿后编号不知第几百或几千口气。爱人很甜蜜却也很苦啁,可是为了那一点甜蜜,他甘心忍受情爱磨人的苦涩,不是经过考验而来的感情怎能显出得到它的珍贵的价值呢。

怀中少年的甜美笑容,吸引住烈风的心神,他凝视著无邪睡容,轻抚著滑嫩脸颊,微噘的淡红双唇诱人靠近……缓缓的俯下头,唇办轻触的刹那,烈风触电般的直起身。

杀气!

一阵破风而来的声音,烈风抬头看去,一黄衣一蓝衣两个人正朝他而来,蓝衣拿剑人目标是他,黄衣人则伸手向怀中炽雪取来。

烈风一手抱起炽雪飞身躲开攻势,顺手击出两道掌风攻向两人,两人身手敏捷的翻身闪过,叉速度飞快的回攻贴近。

“大胆淫贼,快把小少主还来。”又逼近的两人,仍是蓝衣人对付烈风,黄衣人则招招欲夺下炽雪,烈风听他们口唤少主,当下对来人的身份猜到几分,八成是来找寻溜出来玩淘气主子的映月族人。终于,找上门了。

就陪你们玩玩,烈风当下决定只守不攻。疑?他刚刚叫我什么?“大胆……淫贼……”哈!

我吗?妖怪的克星、坏蛋的打击者,人称“鬼见愁”的堂堂九尾神狐烈风!

“你们误会了。”

“什么误会,我都看见了还误会,去死吧你!”

提著剑的蓝衣人攻势更加凌厉,招招指向烈风要害,却叉小心的闪开炽雪身躯,若非烈风这种高手,寻常对手只怕身上已多出十来个透明窟窿,烈风对来人高超的剑术不由心生佩服。

三人对了近百招,睡癖极好的当事者才被吵醒,在烈风快速移动的速度下,炽雪很勉强的认出来人。“啊,天宽!地阔!”

见两人攻击烈风,忙喊著:“快停下!住手!”听见喊声,三人同时停下身影。

“小少主。”蓝衣黄衣两人异口同声喊出。

炽雪拉拉烈风袖子,“把我放下吧,他们是我的侍卫。”

烈风轻轻放下他,炽雪很高兴的迎了上去,“你们怎么出来了?”

“少主!”两人半跪在炽雪身前,各握著炽雪的左右手,掩不在一脸的兴奋与喜悦,黄衣人更是激动的掉下泪来。“地阔担心极了,还好您没事,否则……否则……”

炽雪微笑著拍拍他们。“我没事,这里的人对我很好,他们都是好人。”

“哦—是吗?客唤天宽的蓝衣人,用强烈不信任的眼光瞅著烈风。这臭小于刚刚还对我神圣玉洁的小少主不规矩,哼哼!好人,给我记祝

看著此刻炽雪的笑容,活像拯救世人的观音菩萨,烈风笑著,这跟刚刚哭著找娘的小狐儿真是同一人吗?

忽然叉见天宽用怀疑的眼神瞪著他。喂喂,我刚刚不过情难自禁的轻轻碰了你家少王的唇一下,连偷个吻都还来不及就被你们打断好事,淫贼!有这么严重吗?

天宽跟地阔是从炽雪刚出生就跟在身边的侍卫,除了无尘与他的侍卫雾冶之外,炽雪跟他们俩最亲近,是以炽雪偷偷溜出无忧岛,碍于岛规不能出岛的两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好不容易奎叩出来了,叉因水荷连天有仙气护著而无法闻到少主的气息,花了好长一段时间,前阵子炽雪出了水荷连天才终于让他们有了目标可寻。

看到主子平安无事,两人忐忑的心情才放松下来。

“跟我们回去吧!岛上很多人都以为是代族长害了少主您。”

炽雪吃了一惊,“怎么会?哥对我那么好。”

“就算是代族长对您无敌意,但我们还是担心新派的人对您下毒手。”

“你们想太多了。”炽雪沉思了会儿,“好吧!我明天就跟你们回去解释清楚。”

无忧岛上为了炽雪的失踪找得快翻一层地,旧派跟新派的长老人马更是势如水火,情形比以前更严重,映月无尘更被怀疑是谋害了亲弟的凶手;这些,都是炽雪未曾想过的情况。解决的方法只有炽雪回无忧岛处理一切,毕竟炽雪也已顺利Cheng人,可以独当一面了。

天宽与地阔两人很高兴少主决定第二天就要回去,不止是为了完成任务,更重要的是—他们认为红狐烈风对小主人图谋不轨、别有居心。

“小少主,请安歇吧,已经很晚了。请安睡吧,我跟天宽会在门外。”

“不用守在外面,在水荷连天不会有事的。你们也下去睡吧。”

天宽和地阔交换了眼神,地阔帮炽雪再拉好被子,两人便退出房外。

听到刻意放轻的关门声,炽雪阖上眼,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著,像少了什么似的。

少了什么?对了,是烈风的晚安吻,甜蜜又缠绵的,让他浑身热烘烘的:还有烈风宽厚结实叉暖和的怀抱,不管他是狐身还是化Cheng人,烈风都会搂著他呵护著他睡觉,一声一声低沉人心的爱语,让他稳稳的沉入梦乡。

虽然说过会试著去回应他,但那只红狐,每次都亲得他喘不过气来,每次都咬得他丢脸的乱哀乱叫,每次都满口爱啊爱的说些羞死人的浑话,每次都……叫他怎么回应啊!

当然,烈风对他很好,每次都是他来救他,每次都那样温柔的看著他微笑,每次都……每次……炽雪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美好的弧线。

“烈风……”低声轻喊著那个不可能在这里的人。

“小雪儿在想我吗?”连幻听都出现了。

“对埃”炽雪不自觉的回应。

“呵呵,我真的很开心哟。亲亲小雪儿呀——”

身体被抱住的那刻,炽雪才发现根本不是自己的幻觉,烈风下知何时用什么方法溜进房里来了。

“烈、”炽雪睁大一双眼。

“嘘——太大声的话,你那两个侍卫会发现的喔。”

烈风一手捣住炽雪嘴唇,一面爬上床钻进被窝。

“蔼—!”将炽雪满满抱在怀里的烈风满足的叹息著,“果然还是抱著小雪儿睡最舒服了。”

“你把我当抱枕埃”炽雪嘟著嘴,准备要把人踹下床去。

“嘻嘻,开玩笑的啦,别生气喱,我是怕小雪儿睡不著,你那两个侍卫好过份,连我想进自己房间都不给进,不过……这点小事是难不倒我的。”

一阵静默,烈风轻声的问著,“睡著了?”

“我,我在思考一个问题?”炽雪转过身跟烈风面对面。

烈风暗笑著,他的小宝贝在“思考”问题了呢。

“那……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在思考什么问题呢?”

“就是你呀,”炽雪突然脸红了,说话也吞吞吐吐,“你你……你为、为什么要爱我呢?”

小狐直盯著烈风的眼睛,深潭般的双眸带著炽热的情感让狐儿不开眼,觉得整个心魂都要卷进漩涡一般被吸引住,一五一十的把内心的话说出来。

“你为什么会爱我?我又不聪明,又常惹麻烦,累得你三番两次耗费精神跟功力救我,你对我这样好,我却对你一点帮助也没有,像我这样的笨狐,哪里值得你爱呢?”

“我常常骂你,也不听你的话,叉不乖乖让你亲亲,而且还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爱你,你为什么还爱我呢?”

“傻雪儿傻雪儿。”烈风亲亲他的额头,“哪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我爱你就是因为你是你,是谁都无法代替的人,在我的眼里,你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而美好,值得我爱护怜惜。”

“你不知道怎么爱我没关系,你还小,有很多事等你去学习跟探索,爱也是;也许以后你知道怎么去爱了,但爱上的人却不是我也没关系,虽然我会伤心难过,但比起你的开心与幸福来说,这些都可以忍耐,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爱情并不是自私占有,而是一种付出不要求回报的情操,这才是真爱。

别说对我没帮助,是你让我学著去付出真心的,而且竺你身上我也得到很多从未有过的快乐与感觉:这些都不是我失去那些功力或精神所能比拟的,我认为很值得,这样就够了。”

烈风抚著炽雪的白发,爱上雪儿让他有了很多以前所没有的体验,也想过很多以前从未思索过的事情,他觉得这些日子的收获比还没爱人之前要多更多,也才有不枉此生的感受。

炽雪歪歪头、瘪瘪嘴,虽然还是有些话听不太懂,但心头热热的有想哭的冲动。

烈风看著他,突然叹口气,“真难!真的很难!嘴上说说人人会,要临到自己头上才知道难。”烈风苦笑著,以前在他的词汇里是找下到“难”字的。

“虽然我说爱不是自私占有,但我墅见没那样伟大,我还是衷心希望你也能爱我,小雪儿曾说会试著学习回应我,现在对我又是怎么想呢?讨厌我吗?还是喜欢?”烈风表情认真的看著炽雪。

炽雪摇摇头,红了眼。“看不到会想你、找你,看到了就心跳得好快,叉想躲起来,这样是讨厌吗?我常想打打你、骂骂你、咬咬你,这样是喜欢吗?”

烈风笑了笑。“没关系,等你想明白了再告诉我答案,我可以等。”

“不想让你走埃明天你就要回去了,真想跟你一起去无忧岛。”烈风把头埋进炽雪脖颈间闻著他的发香,令他心醉神迷的味道。

“无忧岛是不准外人进去的。烈风,我这次回去会把事情都交代清楚,然后再回来……找你……你们……”

“好,等你回来后,我带你去妻艳山玩,你一定要回来,我等你。”烈风宠溺的揉著他的头。

“我一定会回来。炽雪搂住烈风的脖颈,第一次主动的献吻,喜出望外的烈风,化被动为主动,给予最浓烈的热情深吻后,两人互拥著听著彼此的心跳声入睡。

多希望—黎明永远不要来。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梅心白
  2. 茱雷
  3. 晨希
  4. 茱儿
  5. 路那
  6. 翦依依
  7. 花漾
  8. 金姬
  9. 梁星羽
  10. 林砚砚
  11. 孙慧菱
  12. 夏沁
  13. 易非
  14. 青青
  15. 杜蓝朵
  16. 岱菱
  17. 唐婧
  18. 佳琪
  19. 夏日
  20. 爱曼达·奎克
  21. 贝儿
  22. 兰郡
  23. 季曼婷
  24. 桑洛
  25. 吕翎
  26. 水瓶
  27. 飘红
  28. 甜心
  29. 蓝采儿
  30. 行歌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