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洪瑛 > 《恋雪炽情》
返回书目

《恋雪炽情》

第五章

作者:洪瑛

树荫下,一旅商队正休憩午餐,缕缕炊烟中传来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

“小老弟,肚子饿了吧!赶快过来吃,不然让大伙儿吃光了。“留著黑须的大汉喊著亦祺,他应了声,慢慢的踱过去盛了饭吃;他现在是往西域的商队中的一员,也是里面年纪最小的一个。

小狐儿已经失踪好多天了,也曾在小屋附近找了很久,就是不见白狐踪迹,虽然不想丢下它,可是行程一耽误就赶不上商队了,终是无可奈何的踏上路程。

不知道小狐儿的伤好了吗?是不是平安无事呢?

闷闷地想著,脚步有些沉重,小狐在怀中的温暖令他想念,还有那双圆亮黝黑的眸子……奇怪!才相处不过半天,怎会如此想它,想是自己寂寞太久,忽然有了伴,才会如此印象深刻吧,而且这个商队,跟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样,唉!

削瘦的肩膀忽然被人重重拍上,亦祺向前微微踉抢了两步,那人一把捉住他的手臂以免他跌倒;亦祺向后一看,原来是刚刚招呼他吃饭的黑须大汉。

“对不起,你没事吧!”大汉不好意思的抱歉著。

“没事,不要紧。”亦棋揉揉肩膀,这人力气真大,还真的有点痛。

两人并肩走著,“呃……有什么指教吗?”亦棋一脸疑惑。

“哈哈哈……”爽朗地笑著,“指教不敢当,不过想同你交个朋友。”

这个人真的是很豪爽啊!亦祺心想,终于有人可以说说话了,觉得很开心。

互报姓名后,大汉好奇地问,“看你细皮嫩肉,一点也不像做粗活的人,分明是个书生,怎么不留在中上准备秋试?”

“我无意于功名,在家乡时曾听闻西域风光,圣贤书有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路’,所以我想前去增广见识,顺便学著作生意看看,只要不致饥寒便可。”提起志愿,亦祺的两眼闪闪发亮,让黑须大汉一时失了神。

“咳咳,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宏大的志向真了不起。”察觉自己的失态,咳了几声作掩饰;“那家中双亲可有人照料?”无心提及,却让亦棋咬唇红了眼。

“他们……不在了,哥哥嫂嫂……说我已长大,不该继续留在塞吴……给我一些钱说要分家。”

“原来这样啊!想来是失去父母的呵护,遭到兄嫂的白眼冷嘲,才会远赴他乡。”,大汉不禁起了怜惜之心轻轻拍他肩膀,“放心好了,既然咱们有缘结识,我又比你大,这一路上我会照顾你。”

“恩!谢谢你。”

嘴角微微扯开一丝笑容,这个人比自己更晚加入商队,或许他也觉得孤单吧!这个商队的人除了领队外,每个都阴阳怪气的,除了吃饭时会互相招呼一下其余时间不是安静地休息,就是在走路,感觉上好像是全然不识的陌生人,这样跟原先自己一人有何不同呢?亦祺感到奇怪,按理说来,这些人相处少说也有十天半个月了,怎么会形同陌路?

夜幕低垂,商队一行人就在荒山野地打扎,大家围著营火,排成一个圆形就地睡了。

亦祺见众人又是像这几天一样,直挺挺的躺著就睡,身上也不盖件衣服披风什么的,难道他们都不会冷吗?还是自己的身子真的太差……

好冷,冷得发抖,虽然晚上会冷是应该的,可是寒气这么重就太奇怪了,现在才不过是秋天不是吗?

将身子靠近火堆,什么嘛!燃得这么旺的火却一点也不温暖,难道自己病了吗?问顾著营火的人,只见他冷冷的瞥了亦祺一眼,又转过身去不理他。

哀怨的又躺回地上,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入睡,身子都蜷成一团了,亦祺开始后悔跟上这个商队。

忽然有人轻拍他肩膀,睁眼看去,原来是黑须大汗——

“睡下著吗?”大汉眼中透著关心。

苦笑著点点头,“恩,我觉得好冷。”

大汉将身上披风盖在亦祺身上,这件披风你盖著。”

“不行,不可以,你也要盖埃”连忙要把身上披风还给他。

大汉压下他的手,又把披风盖回去。“我练过功夫,这点小寒风奈何不了我,你就盖著吧!“

心中一股暖意扬起,眼眶湿湿的,道声谢后,接受他的好意,叉觉得其实跟了这个商队也不错。

半刻钟后,还是抖得无法成眠,一翻身,大汉还在他身边,看他仍然瑟缩发抖,皱起眉来。

“我看只有这样了……”大汉掀起披风,盖到两人身上,在亦棋身侧躺下,让前胸贴住亦祺后背,双手由后环抱著亦祺。“用人体互相取暖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你不是大姑娘,应该不会在意这个吧!”

紧贴的身体果然传来令人舒服的暖意。

身体一动也不敢动,觉得脸在发烫,从小除了爹娘外,哪曾和人如此亲密的靠这么近,更何况今天才认识这个人;不过现在想不了这么许多,在他怀中真的很暖和,真的很舒服。疲困感逐渐袭来,亦祺终于睡著了。

“放心吧!我会照顾你。”大汉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著。

听说上界的牢狱被破坏,逃出不少的妖怪,炽雪没忘了烈风带他回水荷连天时跟芙蕖说过的话。

“那个小于的灵魂是妖魔最喜欢的那种,雪儿留在他身边太危险了。”

妖怪眼中的美食就在外面到处走,想起来就替亦祺捏一把冷汗,希望不会太迟,我一定要在坏蛋发现他之前先找到他。

心急如焚的小白狐一路狂奔回山间小屋。

“槽!人不在这儿,一定追商队去了,我就循著气息找过去吧。”

靠著灵敏的嗅觉跟著气息找人,找著找著,忽然惊骇地叫了起来,“啊!这、这是……”努力的确定再确定,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的确是死灵的气息,还混有五毒的,难道亦祺已经?“从生人的气息判断恩人还活著,只是气息弱了些,令人心急。“要赶快找到他。”

努力向前奔驰,只盼能在妖怪动手之前救亦棋一命。小小炽雪没考虑到自己只是一只刚满五百年道行的嫩狐儿,救人?没被一起吃光就谢天谢地罗!

几夜的露宿荒郊,今天好不容易是睡在一处大山洞中,晚上照例两人一起睡,亦祺已经很习惯了这种入睡方式。

“亦棋,醒来快别睡了。”才刚眯了一下的亦祺被拥著他的人唤醒。

“恩……玄影大哥,什么事啊?”揉揉惺忪的睡眼,看清楚眼前跟他相拥共眠多日的人。

“嘘——”捣住亦祺的嘴,亦祺不明白他的用意,瞪大了双眼,“安静听我说。”对玄影十分信赖的亦祺点点头。

“等一下不管看到或听到什么,千万不能发出声音,记住吗?”

虽然不懂为什么,亦棋还是一样点头。

玄影在亦祺周身比划著,口中念著不知名的咒语,“我施了些法术让你隐形,但只要你一出声就破功了,等一下切记不能出声音喔!”

法术?亦祺脑子乱成一片,但他相信玄影不会害他,看玄影很紧张的样子,亦祺干脆在嘴里塞了布帕,然后很用力的点头;玄影抱起他,纵身几个跳跃,躲到高处的岩石阴影后头,从那里可以俯瞰整个洞内的状况。

洞内安安静静的,亦棋看见商旅的队员们还是绕著营火围成一圈直挺挺的躺著,听得到柴火被燃烧时霹啪的声音,亦祺突然想起这种情景很像他小时有次贪玩误入义庄的时候,这些队员直挺挺的模样好像那些放在木板上毫无生气的……尸体!

哇——怎么会想到这个?他们明明一起旅行好几天,而且这些人也都照常吃饭啁。太可怕了,亦棋为自己心底的想法机伶伶的打了个寒颤。

“一,二、三、四……二十二。”疑?少了三个人耶,脑袋瓜子转了转,哎呀!真笨!

我跟玄影大哥不在那儿嘛!那就是少了一个人。

仔细的观察,才发现带领他们的领队不见了,亦棋看向玄影时,发现玄影也转过头来看他,两人对看了良久,玄影才开了目光。

“玄影大哥的眼睛真漂亮……”啊!不对不对,我怎么在想这个,正想抡拳敲自己脑袋瓜,玄影突然一把握住他的手,把他的头压低下来,只露出两个眼睛看向开始有动静的山洞。

中央原本快熄灭的营火忽然火势加强,火焰扬起一丈高有余,原本躺在地上的队员们,直挺挺的蹦了起来,每个人左右晃动著,绕著营火转圈,口中发出的尽是鬼声魅语高号尖叫、低吟哀鸣,随著洞内回音环绕的效果,犹如鬼哭神号一样,亦祺只觉得全身从脚底开始发麻起疙瘩,察觉出异样的玄影像要令他安心般伸出左手搂紧他的肩。

“哈哈哈哈……”

“喔呵呵呵……”

随著从远而近混杂著男人跟女人的恐怖尖锐笑声,只见装扮怪异的一男一女,飞进了山洞,商队的领队跟著快跑进来。

这对男女在山洞那些队员们前方的高台上落地后,领队跪在他们跟前。“二位大王,贡品全都在此,请大王们享用。”

男女二人对视一眼,两人露出了诡谲的笑容。

玄影意识到接下来可能要发生可怕的事情了,赶紧捣住亦祺双眼,不想让血腥的画面影响他。

只听到妖艳女子扬手高喊著,“孩子们,出来吧!”

就见队员其中几个哀号惨叫不住在地上翻滚,忽然从头顶迸裂开来,娱蚣、蜘蛛、蛇、蝎等等,成千上万令人恶心至极的毒物们,纷纷跟著喷出的血水蜂涌而出,人皮“刷”的一声脱离人体,血淋淋的颤动肉身不一会儿便给这群毒物啃得只剩白森森的骨头。

接著这对男女一张嘴,嘴巴竟裂到耳腮帮子旁,从口中吐出条长长的鲜红血舌,轮番进入剩下的队员口中,吸取他们的精血,很快被吸光血的干尸,就由那些刚生出,饥渴的毒物一拥而上吃个精光,一个好好的人转眼就成了一具具骷髅。而这些初生妖邪像尚未餍足般竟吃起同伙,那对男女也不阻止,反而极有兴趣似的睁大眼看著眼前这同类相残的画面。

“吃啊!我可爱的孩子们!只有最强的才能活下来,喔呵呵呵……”

玄影庆幸著将亦祺的眼睛遮住,没让他看到这惊心动魄的骇人画面。

没多久,数以万计的小毒物自相残杀到只剩最强的十数只毒怪,吸收同类精华的他们瞬间就长得跟人一样高大,此时正乖顺的跪在女子的两侧。

“这次的贡品不错,真是辛苦你了。”女子吐舌在嘴唇四周舔著,似乎意犹未竟。

那个领队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能、能让银丝大王高兴是小人的荣幸。”

被称作银丝大王的女子媚笑著,“好好服伺我们,包你有享不完的财富。“手一指,那领队跟前竞多出一堆黄金宝石,让他乐得磕头,捧著珠宝眉开眼笑。

舔舔舌头,血盆大口的男子开口问,“不是说有特别的贡品,东西呢?”

领队回头看著。“奇怪,明明把他们带进来了,洞口封印没被破坏,他们应该还在洞里,八成被吓醒了,躲在洞内某处。”

“喔——那么是活生生的人罗!”

“是,完整无缺,属下刻意带回来,秀丽如女子的少年,是献给金丝大王,健美壮硕的男子,是献给银丝大王,一定可以满足两位大王的乐趣。”

两个被称为大王的男女眼睛睁大,这个下界人类为钱为命出卖同类的举止虽然让身为魔物的他们也感到厌恶,但了解他们的喜好设想周到却颇能博取他们的欢心,有这样贪得无厌的人为他们找食物跟乐趣,逃狱到下界果然是明确的选择:“好,很好,快给我找。”

众妖物的狂啸声在山洞内隆隆的响著,打猎活动就此展开。

看到洞内奇形怪状的妖怪,已经无法克制的发颤,叉知道自己是被寻找的猎物,亦祺全身抖得更厉害,此时玄影再次对他作出噤声的手势,按了按他的肩膀,竞倏地消失在眼前。

心脏差点要停止跳动,玄影……不要丢下我,晕眩的感觉袭来,不断提醒自己——呼吸,呼吸,别晕……可别晕过去。

突来的一阵烈焰,将正往亦祺方向而来的妖物烧得吱哇乱叫,然后在另一端形成一道猛烈的火墙,吸引众妖们的注意,现世未久的妖物们果然上当,纷纷朝另一边而爬去,亦祺见状稍松了口气。

“是谁?快给本大王滚出来。”金丝咆啸的吼著。

一身玄衣黑发的俊逸青年,由火墙中翻出翩翩而降,玉树临风的姿态,让银丝眼里喷火:“呵呵……好俊的小子。金丝,快把他制服了,人家要他。”一双媚眼向黑衣青年频送秋波。

金丝眯起一双眼打量著站在他们前方毫无惧色的男子,微挑起一边眉毛。“好胆色。”

又露出暖昧的笑意边回答银丝的话边看向玄影,“我也想品尝品尝这小子的滋味了。”

“讨厌,跟人家争,我先开口要的。”银丝娇瞠著。

“那咱们一起享用好了。”金丝哈哈大笑,回头对属下命令,“去把另一个人找出来。”下属接了令,又开始努力要突破火墙。

竟在我面前说这些浑话,玄影深吸口气稳住自己情绪,双掌合十再缓缓左右张开,两掌问亮光处形成一柄蓝色长剑,剑身凛冽,寒气逼人。

“大胆妖精,竟敢凶残人命,还害死柳家小公子,我要你用命来偿。“玄影持剑纵身刺了上去。

“哈哈……原来你就是守护柳家的狐仙啊!告诉你,白白嫩嫩的柳家小公子,玩起来真令人爽快,可惜呀!才玩了一次,他就咬舌自尽了,可惜,可惜,哈哈哈。“金丝未将玄影看在眼里,以言语挑衅著撩拨玄影的怒火。

“可恶!”玄影咬牙切齿,双目赤红,先化剑气为剑盾,应付蜘蛛精凌利的攻势,轻巧地闪躲著迎面而来的蛛丝毒液,再以俐落剑招直喂金丝胸前,飘忽剑影快得令人防备不及,险险闪过利剑的金丝,脸就被剑气划伤了,他见玄影厉害,微变了脸色,收起三分玩心,使出更上层妖法。

“臭小子,看不出你还蛮有两下子的,竟敢让我英俊的脸受伤,看本大王怎么收拾你……”金丝发怒,摇身一变,回复成一只巨大且五花斑斓的蜘蛛,喷出毒液,纵身向玄影扑去,玄影不慌不忙,从容应战。

躲在岩石后的亦祺,胆颤心惊的看著下方的战局,这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剑客,虽说艺高人胆大,可是面对的并非人,而是大妖怪,亦棋不由得为他担心不已;却见原先只在一旁观战的银丝见金丝被伤了,想上场助阵,出现在剑客身后偷袭,亦棋心头一慌,顾不得玄影交待他的事,拿出塞在嘴里的布,急得大喊,“小心后面。”霎时,所有人的注视焦点全集中到亦祺身上,隐身的法术,被亦祺自己给破了;亦祺心头大喊著要糟,被发现了。

玄影旋身一剑隔开银丝的偷袭,想飞上岩石保护亦祺,却被金丝一爪拦了下来无法抽身,看银丝朝著亦祺身上抓去:心急如焚,招式慌乱,一个不留神,腹部中了金丝一掌,朝山壁重重撞去,顿时头昏眼花。

亦祺见银丝飞过来要抓他,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一边抓起身边石块乱砸过去,一边努力使唤著虚软的双脚在大石间奔著,银丝媚笑道:“真可爱的娃儿,不过我现在没空陪你玩躲猫猫,给我过来。”

话语一落,银丝口中吐出丝线捆了亦棋一身,被包得跟颗茧似的,亦祺拼命蠕动也挣不出半分空隙,就在银丝以为手到擒来之际,一匹白练比她更快一步把人卷走,亦祺轻巧的落在白发少年的怀中,使白练的人原来是赶来救人的小白狐映月炽雪。

小白狐跟著亦祺的气息追踪到这个山洞,施了好大气力才把洞口封印打破个小口钻了进来,才想看清洞内状况就听到亦棋的惊叫声,见到银丝正用丝线把亦祺捆起来,想也没想就打出腰问白练先将恩人卷过来再说。

炽雪还来不及探看亦祺究竟,只听得耳边“吼——“的一声,紧跟著一道毒液喷来,炽雪抱著亦棋吃力的闪过,双脚向后疾退,一手使劲将白练打向银丝,远距离的还击,不让她靠近。

银丝冷笑了声,只手捉住白练一卷一拉,功力不及千年蛛精的炽雪赶忙松手,免得自身也被拉了去,转身想跑,但手上的重量实在太累赘了。

银丝以其人之道还之狐儿,手中白练狠狠打上炽雪后背,炽雪哀鸣吐血,连同怀里的亦祺一同飞了出去,眼见就要撞上洞口封印再受一次冲击,那结界却从方才炽雪钻人的小破洞处往上碎裂开。

一道火红烈焰般的身影威风凛凛的立于洞口,不消说,正是九尾狐烈风。

话说烈风离了妻艳山正要赶回水荷连天见小情人,才到中途就突然一阵心血来潮,凭藉著他注人炽雪体内自己心头血气的相互连系,转了向朝炽雪的方向寻去,正巧赶上瞧见他的小情人吐血的一幕。

烈风一手一个接过被打飞的亦祺跟炽雪,在瞥见小雪呕红之际,一双赤眼转为灿金瞪视著银丝,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银丝刹那问只觉阵阵寒颤自脚底往上窜,忙镇定心神问道,“你,是谁?”

“烈、风!”黄金般的眼珠闪过一抹残酷的流光,嗜血的眼神。

饶是千年道行的银丝,听到这个名也不禁变了脸色,冒了一头冶汗,身体就像本能避开危险似的迅速蹬回金丝大王身边。

“你怎么回事?那娃儿呢?”正与玄影打得兴起的金丝见银丝一脸仓惶,架开玄影挥过来的剑锋,趁隙朝洞口望去。

玄影也回头,见是烈风,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见烈风已使出看家本领,瞧这气势,怕有十成功力都用上了,赶忙一个蹬步飞窜到高处。

“九、九尾神狐——”金丝终于知道银丝害怕的原因了。

背光中只见烈风的一双金睛闪闪发亮,还有九条烈焰似的狐尾正像火舌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横扫过来。

“快闪——”金丝乍然受惊,第一个反应就是拉著银丝先逃为妙。

“哇——”不及闪躲的小妖们,被狐尾打到当场毙命,不一会儿妖尸遍地,恶臭冲天,金丝银丝早巳遁地溜之大吉。

玄影自地上抱起亦棋,用剑小心的切开缚住他的蛛丝,亦祺只看了玄影一眼,便像安下心似的昏过去。

“烈风,你跟小雪怎么会……?”

“回去再说。”记著怀里奄奄一息的炽雪,烈风转身倏地就消失了,玄影抱紧了亦祺急忙跟上。

片刻宁静后,躲在岩石后的领队才软著脚爬出来。

“我的金子,我的珠宝啊!啊哈哈……还在还在……”

兀自在尸骨残骸中找寻散落一地的金银财宝的贪心人,没注意到妖气附到被他害死的队员骨骸上,一具具白骨正向他慢慢靠近……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武俏君
  2. 灵儿
  3. 风敏儿
  4. 凤霓
  5. 璎珞
  6. 陈佩萱
  7. 幸荷
  8. 蓝玫
  9. 艾玟
  10. 艾芸
  11. 卫齐亚
  12. 夕烟
  13. 颂晴
  14. 若唯
  15. 裴意
  16. 水薄荷
  17. 陈语苓
  18. 薄荷
  19. 花淇苓
  20. 将琴
  21. 谢穹
  22. 阿夸
  23. 齐萱
  24. 张秀环
  25. 元小锡
  26. 弥果
  27. 张榆
  28. 陶妍
  29. 昕岚
  30. 湛青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