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洪瑛 > 《恋雪炽情》
返回书目

《恋雪炽情》

第四章

作者:洪瑛

潺潺水声,自高处流泄而下的小瀑注入琳琅阁畔的落星池,靠近琳琅阁这边的池面有著一小片随风翻飞的莲叶与几朵莲花,这儿是水荷连天的客房二落星院,此时正有一个少年趴在窗边,看著被阳光照耀出点点波光的落星池,哀声叹气。

一头银丝梳成个髻,鬓边垂了些发丝下来,桃红色的浏海在额前轻扬,平时水灵灵的大眼被长翘的眼睫半掩著,俏挺的鼻下,小嘴巴不雅观的张得开开的打著哈欠。

“啊啊!无聊呀无聊!”那少年喊著,然后又打了个哈欠。

这个粉雕玉琢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七天前被烈风强行带回水荷连天的小白狐儿—映月炽雪。

被烈风硬抱回水荷连天休养已经过七天,身上的伤早就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他却还不准他离开;唉!

亦祺不知道现在怎样?是否已经追上商队?若不是看在芙蕖姐姐一脸哀求的份上,他早就离开这儿去找人了。

水荷连天是莲花精兄妹修练之地,青山绿水,景色恰人,要不是有事要办,一直住下倒也不错。喔!

还要加上不要看到那只九尾狐——浑蛋烈风。

水华哥跟芙蕖姐姐本是瑶池内一朵并蒂莲,长久受仙气薰陶幻化Cheng人形,无意中看到醒世镜下的凡间,诸多世人为了疾病所苦,两人遂私下凡尘在这人间寻到一处福地洞天钻研医术,若千年有成后便开始出外行医。

可能是王母娘娘矜怜莲花兄妹济世之心,竟未派人加以擒拿回天庭,两兄妹也就在一手开辟的水荷连天住下。水华极少待在水荷连天,常年在外行医寻找草药的他只偶尔会回来,兄妹俩针对一些疑难杂症互相研究,所以水荷连天经常只有芙蕖一人在。

芙蕖是烈风的老朋友,炽雪很喜欢她,把她当自己姊姊看。

炽雪心想著:那时才刚会化Cheng人身,而烈风早就是九尾狐了,真不懂,烈风放著温婉大方又秀丽可人的姊姊不爱,却偏偏缠著我不放,真是搞不懂。

呵呵!笑了起来,烈风一定是头壳坏去了。

也不懂对烈风是怎样的心情,说喜欢嘛,与烈风每次见面都被作弄,叫人想狠狠的咬他;说不喜欢嘛,有时叉很希望看到他,会有点想他。姊姊说他避雷劫去了,都已过好几天了,怎么还不出现?担心吗?只是……有一点点啦!

“小雪。”随著一阵清淡莲香袭来,一身粉蓝的芙蕖手端著玉盘,缓缓走进炽雪房间:“快来吃吧,这是烈风交待要给你吃的荷凝露,趁热吃才好。”

一边喝著一边说,“姐姐,我的伤已经全好了,你不要再麻烦了,这样我会很不好意思的。”三口作两口的往嘴里倒,一下子就把芙蕖采了一早上的荷凝露喝个精光。

见碗底朝天,她露出满意笑容,收拾著碗盘。“说什么麻烦,要不是那时你舍命救我,姐姐哪还能在这儿帮你作这荷凝露,何况这是烈风特别交待我的,他说你被蛛精伤了,荷凝露有去毒退火、回复元气的神效,你该多吃些。”

火?退火?对啦!该退的就是烈风惹我的这一肚子火,哼!被吻的第二天,嘴唇隐隐泛疼,红红肿肿的,害我被芙蕖姐姐笑,哪有人家亲吻吻成这样?

教姐姐用荷凝露给我吃,八成就是要退我肚子里这把火,哼哼!给我记住,不好好回报你,我就不叫映月炽雪。

想到烈风,都这么久没看到人了,不禁担心的问,“姐姐,遇上雷劫会……死吗?”

芙蕖笑了笑,担心他吗?烈风啊!你该偷笑了。

“这嘛—也不一定,如果修行功力够,或许能挡上一挡,被雷劈到可不是开玩笑的,七七四十九击下来,要是完全以身相承,就算是烈风这种九尾神狐也会被打回原身,如果是你或我的话,必定灰飞烟灭。”

“啊!那遇上雷劫的话,不就完蛋了!烈风他……“炽雪的语气明显的焦急起来。

“放心吧!只要不被负责雷击的天将找到,或是躲在星宿转世的贵人身边,等雷劫时辰一过,就没事了;烈风已经躲过好几次,相信这次也没问题的。”

芙蕖心头其实浮现的另一个画面是——烈风一面嬉耍似的闪著雷,一面挑衅的摇著那九条尾巴,向上面作鬼脸的叫著:打不到、打不到……

唉!想到那只痞红狐,头就隐隐作痛,芙蕖下意识的轻揉著额头。不过小雪儿真的很认真的在担心呐,烈风怎么还没回来呢?

“恩!那就好,不过他人怎么还不出现呢?”

就在此时,炽雪已毫无预警的被一双健壮臂膀环住,耳边传来烈风低沉却愉悦的声音:“小雪儿担心我吗?我真是高兴啊!”

“臭烈风,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吓人啊?”

“好、好、好,我知道你担心我,忍不住想逗你嘛。”

“谁担心你,我才没担心你,刚刚是你听错了。”

“是!是我听错了。”

见两人打情骂俏,芙蕖捣嘴笑著悄悄退出去,烈风这才以口封住炽雪喋喋下休的嘴,一偿多日的心愿。

深吻过后,烈风一边在炽雪脸上啄啄点点,一边将人抱坐上他的大腿。

“瞧!我给你带了什么?”那日将小雪儿从“恩人”的身边强行带走,雪儿气得两天不吃饭,还是他装疯卖傻才让狐儿破涕为笑,开开心心的吃下饭。为了讨小雪儿欢心,他连这次回来的礼物都准备好了。

烈风打开他拎回的大包袱,一颗硕大的蜘蛛头赫然出现。

“这、这是上次偷袭我的……”想起差点送命的凶险,炽雪心有余悸。

“为了避雷,我躲在一个贵人塞吴,这家伙好死不死的竟想吸取那个人的精气,算他倒楣遇上我,我正想找他呢他就自己送上门来,当然就被我宰了。“烈风滔滔的说著当天的战习情况。

烈风意气风发的笑脸,看得炽雪心跳加速,脸也热烘烘的,他捣住胸口低下头去,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

“怎么啦?哪儿不舒服?”一直盯著心肝宝贝的烈风当然没错过他的表情。

“你不要看我啦!”炽雪忍不住将尾巴现出来遮住自己的脸。

“你脸好红喔:心也跳得很快,是不是迷上我啦?”见炽雪可爱模样,烈风忍不住又想逗他。

“你少臭美了,我只是讨厌看到这颗头,恶心死了。”

烈风笑了笑,又将蜘蛛头包好。

“我还有事,这个要送给上面交差,听我说……”

烈风的语气变得很严肃,“上面的一座锁魔关被破坏,有十几只厉害的妖怪逃出来,在人间为非作歹,水荷连天有仙气保护,他们不敢上这儿来,我不在的期间,你千万别走出这儿,知道吗?”

见炽雪瘪着嘴,烈风宠溺的亲亲他,带着包袱又离开了。

烈风走没多久,炽雪在房里就待不住了。

“唔——不行,我还是跟芙蕖姐姐说一下,恩人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我去小屋把人带回来花不了多少时间的。对,就这么办。”

才踏进大厅花园,就看到厅内似乎有许多人,他就悄悄的从侧厅进去等著,好奇的听著大厅的谈话。

“各位姊妹……”喧闹的大厅倏地安静下来,望著众人热切眼神,芙蕖不禁要叹气了——烈风啊烈风,都是你惹的桃花,你还下赶快摆平吗?万一被这堆女人知道,竟然败在一只白色小狐的手下,看炽雪怎么死,唉!

“真的,烈风真的离开了。”平时不流汗的人这时却汗流浃背,这么一群来势汹汹的女人,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来实在无法想像,万一……芙蕖觉得头开始晕了。

“呜呜,这个死没良心的,见一个爱—个,现在一定有了新欢,待在温柔乡里,把咱们这些旧爱全抛到脑后去了,呜呜——“也不知谁先开始的,顿时整个大厅内一片抽抽噎噎的声音,就像传染似的,越哭越厉害,越哭越大声。

天啊!这些气质高贵的花仙子,现在是一点形象也没了;芙蕖不禁暗笑,以前为了烈风,每个人使出浑身解术,练歌练舞练文练武外加练厨艺,既勾心又斗角,就怕输人,现在发现自己或对手都不是“真命天后”,就合作起来矛头一致对外,呵!情爱这东西真奇怪:不过这样,小雪就危险了。

躲在侧厅的炽雪,越听越生气,这只、这只……好色的浑球,花心大萝卜、再也不理你了。哼!被雷劈死算了。

好不容易将这群人安抚下来送出水荷连天,芙蕖大大的松了口气:走回炽雪房间已是人去楼空,心里暗叫不妙,唉呀!该不会听到了什么?这下子糗大了,烈风啊!你的日子难过了。

在前导侍卫的带领下,红狐烈风将硕大的蜘蛛精头颅仿佛轻物似的放在左手掌心上,一阶一阶的步上巍峨的山中宫殿。

端坐于大殿上的王位者,正是这妻艳山——的主人土山韬。坐于珠帘之后的他,只看得见隐约的模样。

“作得好,烈风。”嗓音温和清圣令人分不清男女,却自有一股无可言喻的王者威严感存在。

“尔等将此颅连同本王书信带往天台呈给上界吧!二千天兵得令后,数人扛起蛛精头颅在天将带领下告退离开。

这是很常见的画面。

妻艳山是天界所要捉拿的犯人审判之地,也是传达上令的地方,下界的“猎人”们由此处得知目标物,加以缉补,也将末被列为目标物却在下界为非作歹的妖物由此处呈上,若不是罪恶滔天之罪犯,则由妻艳山之主审判罪行之后,关在妻艳山底服刑;真有十恶不赦之徒,则由上界下达“缉杀令”,再由妻艳山主传达给各“猎人”,进行缉补的动作。

“缉杀令”的意思就表示生死不论,所以通常遇到顽抗的目标物,“猎人”们也会采极端的手段—夺命。

“猎人”的成份大多是一些下界的散仙,或修练有成的妖精。会当“猎人”的原因都不相同,有的是要将功赎罪,有的只是想当有照太保——能光明正大宣泄杀意,当然也有真心想帮忙降魔除妖积功德的,不过他们并不受上界保护,杀妖斩魔缉捕精怪之际,受的劫难照样得受,就像烈风,虽然当“猎人”已久,前阵子还是躲雷劫躲得哇哇叫,只是大半是哀给雷公听的,免得雷公大哥觉得没成就感。

烈风当“猎人”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入仙籍啦!

当神仙虽好,但也有很多不自由的为难之处,除了要天天上班之外,还得受到比凡人更严苛的重重天条束缚,天性爱玩的烈风怎么受得了,再加上认识炽雪后,不得有凡情私欲这一点更是无法办到,只要能跟小雪在一起,就算每年雷劫、火劫等等,全都吃苦当作吃补,甘之如饴。

“好朋友,还是不愿归仙班吗?”

悠悠嗓音可令人身上的每个毛细孔都感到畅快舒爽无比,妻艳山主的声音对长年被禁于山底的刑犯而言,是一种安定、和缓暴躁戾气的力量,也是妻艳山鲜少发生逃狱、暴动的重要原因之一。

已由大殿进入侧殿的两人,不在珠帘之后的岳韬,卸下繁重的头冠,绵长曳地的深紫发丝用个式样简单的白玉簪盘住,只露出紫色眼眸的脸上,眼部以下覆著洁净白布,数百年以来,他未曾以真面目示人,对烈风也不例外。

“好朋友,还是不肯让我看你的脸吗?”

一反大殿上的正经八百,私底下的烈风又回复吊儿啷当的样子。他与妻艳山之主是认识多年的好友,不在人前时,他们是以朋友之谊交往的。

“呵,听说你有个‘肖朋·友’”双眼随著笑意闪著紫色流光,烈风的风流韵事常在内殿侍女间耳语流传,对于这种八卦事件他通常很少过问,听过就忘,但这次似乎不一样。

烈风苦笑了声。“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你底下的内侍们若组个情报网必是天下无敌,恐怕我身上哪儿有颗痣都知道。”

岳韬没说话只是笑著看他。

“好啦!别这样看我,全身毛皮都寒起来了。”

就是对他没办法,烈风轻咳几声,“上回我送蛤蟆精来时,不是跟你说捡到个白狐族的小孩,就是他啦!他叫映月炽雪,炽热的炽,白雪的雪,很可爱的孩子。”

“又是映月族的——”岳韬低声自言自语说著,跟著眯起眼笑了。

不用掀开白巾子也知道岳韬笑得很开心、很欠揍。真是开眼界呀,这红狐小子的脸都红透了。

“别这样笑,我很认真的。”烈风知道自己花名在外,不被人信任也是应该的,但这次,小雪儿是真的掳获他未曾安定的心,他是认真的。

“我没说你不认真,只是很好奇怎样的人儿能让你认真,打个商量,改天带他来妻艳山作客,让我瞧瞧烈风好友放下真心的人物是个什么模样。”

见烈风直瞅著他,岳韬又笑,“怎么?怕我抢了你心上人?”

“这么可爱,难说喔!”

“你想太多了,我是没情没欲的山神,不懂情爱为何物更不可能爱人。”

烈风不以为然的看著岳韬紫眸下的一抹孤寂一闪而逝,“那是你还没遇上可爱之人罢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搔搔头,想起了炽雪,总觉心头不安急著想离开。

“好了,想走就说吧,我叉不会强留你,下回记带你那可爱的小朋友来玩,我会准备很多有趣的小玩意儿。”

“他没这么小啦。”话还说著,脚步已向外,“咱们后会有期啦。”一摆手,人已在十万八千里外了。

岳韬望著烈风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没遇上——可爱之人……吗?”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晨雨
  2. 花袭人
  3. 潘妮.乔登(Penny Jord
  4. 汎亚
  5. 李临
  6. 蓝月
  7. 晞凡
  8. 季凝
  9. 竹君
  10. 红柚
  11. 夏日
  12. 庄晓翔
  13. 点心
  14. 春上绿
  15. 叶琳琅
  16. 范淑
  17. 易非
  18. 沐风(檀月)
  19. 蓝汐
  20. 于澄心
  21. 杜欣怡
  22. 雪墨
  23. 胭脂虫
  24. 香雪海
  25. 怜怜
  26. 嬉春
  27. 殷晓琼
  28. 茶菁
  29. 凝舞
  30. 官敏儿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