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洪瑛 > 《恋雪炽情》
返回书目

《恋雪炽情》

第三章

作者:洪瑛

日正当中,书生李亦祺正在赶路中,他打算赶上前往外地经商的队伍,跟他们外出学点东西。

亦祺行至一村,本想找家客店休息,却见路旁不远处一堆人,闹哄哄的,似乎在围观什么东西:心中好奇,便也走过去观看。

瘦小的身躯勉强的挤进人群之中,好不容易钻到前方空隙,眼前一亮,原来是一个猎人抓了只白狐准备要出售呢!

那只白狐其实还只是只小狐儿,浑身通白似雪,只在额前一撮红毛,乌黑圆亮的眸于恍如两颗黑宝石,四肢被粗绳捆缚,拂尘般的大尾巴无力的垂在地上。

亦祺忍不住蹲下去伸出手摸了下尾巴的末端。哇!好软喔!

粗犷的猎人一把揪住那狐儿颈部毛皮,捉在手上晃荡,一面吆喝:“各位乡亲父老兄弟姐妹们,瞧这只狐狸的皮毛,又白又软,冬天快到了,把这狐毛往脖子上围一圈保证温暖,不怕寒风,不买可惜。 本来这种白狐是相当名贵的上等好货,不会卖这么便宜的,识货的乡亲就知道,这可是无价宝啊!”

猎人把小狐儿翻前翻后,向围观的众人展示著雪白无垢的毛色,然后便将狐儿放下,叉道:“今日兄弟我呢,因为急需要一笔钱,所以才不得不把这无价的雪狐贱卖了,只要那位客人能出价二百两银子,对!只要二百两这样便宜的价位,我就把它卖了。”

猎手又用手在狐儿身上各部位比划著。“如果你觉得杀它麻烦,我还可以代劳替你将它串了把皮剥下,来来来,机会不多,只要二百两银子……”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不少人伸手去摸白狐儿的毛,估量它的价值。

亦祺越看那小小狐儿,越觉得它可怜,尤其那对晶晶亮亮的圆圆大眼直盯著他瞧,像快流出泪珠一样,彷佛在求他救命……已经有人在喊价了,希望把价钱降低一点。止不住同情心泛滥的亦祺一咬牙,把身上盘缠算了算,丢了出去,大声向猎人道:“大叔,卖给我吧!这里是二百两你数数看。”

身旁的人没料到这瘦弱的少年竟有巨额盘缠,吱吱喳喳的讨论起来。亦棋知道他们是在谈论自己,一张脸热烘烘的,事实上付出这些银子后,他身上就所剩无几了。

猎人接了钱,估了估重量后笑道:“小公子,这只狐狸就是您的了,要不要我帮您剥了它的皮呢?“说著就抄出了腰间的猎刀出来亮晃。

“不用了,不用了。”亦祺急急抱起小狐儿,深怕猎人杀了它似的钻出人群赶紧离开,跑到村外。

解开缚住小白狐的绳子,才发现它的右前肢被捕兽器给夹伤了:“好可怜呐!小狐儿,我若是现在放了你,万一碰到其他的猎人或是猛兽,凭你现在的情形,这条小命很快就没了。”

亦祺摸摸狐儿柔软的毛,小狐似乎听懂他的话,一双水亮眼睛哀求般的望著他,浑身颤抖著。

“别怕呀!放心,我既然救了你,当然不会看你送死:思—你就暂时留在我身边让我照顾,等你伤完全好了,我再放了你好不好?“亦祺温柔的说著。

小白狐似是同意了,闭上眼睛,往亦祺的怀里赠,亦祺笑了笑—好只通人性的小家伙,不过……一下子少了那么多银两,今后可得省吃俭用,晚上只好随便找地方睡了。

月圆之夜,满天闪烁的星子,赶了一天路程的亦棋,终于在林问找到了间荒废小屋。

“小狐儿,咱们运气真好,不用露宿荒野了。雪狐被亦祺放在衣襟内,睡了许久,精神恢复了大半,此时它正探出衣领,用一双机灵的眼睛对著小屋瞧。

“不知道有没有人住?”亦祺上前敲著木门,拉开嗓子,问:“有人在吗?”

小屋似是没有人迹,亦棋看未有人应门,便推门而入;屋内桌椅竹床一应俱全,只是染了一层灰尘,看来已是久久无人居住,亦祺也不在意,放下小狐,在屋后找到口井,打了水把屋内灰尘擦拭干净,然后拿出两个摆在纸上的大馒头。

看著小狐,他皱著眉,这小家伙……难不成也给它吃馒头吗?但是也没别的东西可以吃,试试看吧!

把一粒馒头撕成两半,一半放在狐儿面前,很无奈的表情。“小狐儿,真是抱歉了,今晚你就勉为其难先吃这个,明天我们在路上找著店家,再买肉给你吃啊!”安抚的语气。

小白狐看著亦棋,狐耳上下抖抖,嗅了嗅馒头,左爪按住,张口吃了,亦棋高兴极了,抚著狐儿柔软毛皮,称赞它真乖!接著也开动了晚餐。一人一狐很快就把两个馒头吃完了。

明月高挂天中,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射进屋内,原本睡在亦祺身旁的小白狐起了变化,它拱起身来在月光中竟变成一个未及弱冠模样的少年。

你道这个少年是谁?原来就是那只偷溜出水荷连天的白狐儿——映月炽雪。

“嘻,乖乖睡,给你个好梦喔。”白狐少年看著床上睡著的亦棋,由口中呼出一道香气,亦棋申吟了声,翻个身睡得更沉了……

这么美的月华,错过了可惜:炽雪打开门,步出外面,全身沉浸在月光下。

虽说第一次变人出游就吃鳖,但还好遇上好人。看著右臂上的包裹,下觉笑了,这点小外伤也包成这么大一坨,不过……这个人还真是温柔呐。

其实严重的不是手上的外伤,而是胸前那一击,险些要了他的命。不由得咒骂起来,好个恶蛛精,竟然趁人不备偷袭,聿亏有家传护心镜,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三天前,他离开水荷连天跑出来,刚修练成完全人身的兴奋,令他追下及待想到人的村庄玩,再怎么说他也在水荷连天闷了好久了,好不容易耐心等到狐耳、狐尾能蜕变,还有几个月前街是爪子的四肢也化成修长的人类手指脚趾,趁著芙蕖姐姐忙而烈风不在的时候,他就溜出来了。

谁晓得他都还没进入人的村庄,就在山上遇到一只想吃他的蜘蛛精,趁他疏于防备时竟然正面攻击他,他不是蛛精的对手,只好回复狐身到处乱窜,就在以为摆脱蛛精时,一时大意就踩到猎人的陷阱被抓了。

一大群人围著他看时,身体受伤心底害怕,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就好像他已经被剥皮是一条上好毛皮一样,被紧紧捆绑的四肢无法动弹,粗鲁的猎人叉抓著他的颈于乱晃翻来翻去,头昏眼花的他真的以为这下子小命玩完了,开始作生前最后的怀念。

“无尘大哥,冷哥哥,呜——小雪回不去了,好想你喔。呜——芙蕖姐姐,水华哥哥……天宽还有地阔,我也好想你们,呜呜——”

“烈风……大笨蛋,之前要甩都甩不掉,现在是跑到哪儿去了,臭烈风……呜——我就要死啦,还说会保护我,你这个大骗子……”

也不想想是自己偷跑出来的,正在心头对那个人乱骂一气发泄,忽然他觉得有人轻轻的摸著他的尾巴,一种温暖的热流从毛端传了过来,他朝那个方向看过去,对上一双澄澈温柔的眼睛。

这个人,他的眼神跟其他人不一样。

“救我!救我!”在心头喊著,几乎要落下泪来,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然后他就看这个人丢出一个小包包,很紧张的抱起他跑了。

呵呵,这个叫亦棋的好人现在就在房屋里睡觉,等他把内丹修好,他就要报答救命之恩,很多故事说什么……“以身相许”,对!他也要以身相许。

不过,什么叫以身相许啊?

啊,不能再想了,多好的月圆之夜,该好好修护受损的内丹。

盘膝而坐,将内丹引出放在掌心,不禁皱起一双雪眉,原本光洁无瑕的珠子,竟浮现几丝血痕,胸口透著疼痛:该死的蜘蛛精。

内丹飘浮在胸前接受皎洁月光照射,炽雪闭眼凝神,专心吐纳天地精华,调理著体内紊乱的气息与内伤。突然间—是谁?

惊觉前面有人,倏地睁开眼,内丹已被来人一把夺去,炽雪定睛一瞧,眼前人赤发飞扬,魁武高挑的身影,英姿飒飒,正是位帅气俊挺的绛衣青年,嘴边带著笑意,正以恶作剧般的笑容看著炽雪。

“烈、烈风……”愣了一下,这不是之前被咒骂了半天的主角吗?

“把内丹还我。”

看著炽雪,烈风脸上的笑意转成关心的表情,“连我到你身边待这么久都没有发觉,看来你伤得不轻。”

红色得瞳眸变的温柔。“还好是我,如果今天换成别人,那就糟了。”

“别转换话题,快把内丹还我。”炽雪边说著,手也很快向烈风手上的珠子抓去。

烈风旋身一闪,呵呵!好可爱,连生气的表情都这么动人。“等一下,等一下。”大掌一把捉住炽雪伸抓来的右手,趁机在手背上偷个香,炽雪惊得把手缩回。

“有话快说。”手背在背后擦著;欺负我,讨厌。

“还你可以,不过我有条件。”看见炽雪擦手的举动,赤瞳一黯,嘴角露出坏坏的笑容。

“呃……什么条件?不能太过份……”炽雪脸上带著困惑的表情,烈风很喜欢欺负人,尤其是他。

“很简单。”烈风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微笑,“用你的嘴……“姆指轻轻擦过炽雪淡红色的下唇:心头隐隐的悸动。

“用你可爱的嘴唇来取回,只要能从我口中把内丹吸出,我就还给你。“说完便将手里的内丹一丢,在炽雪的惊呼声中将珠子含人自己的嘴里。

炽雪睁大了眼,他知道这个,烈风说这、这是“吻”之前在水荷连天时,烈风就常 边说爱他边吻他:现在的情形是—要他主动吻、吻、吻他……不知是生气还是什么,脸不由自主的热起来。

这该杀千刀的浑蛋,炽雪在心中把烈风骂了千百回,等把内丹取回来,看我还理不理你。现在问题是,要先把内丹取回来啁。

炽雪置于身侧的一对拳头握了叉放,放了叉握,要……吻吗?

烈风好整以暇的欣赏著炽雪困窘时可爱的神情,一张小脸红了叉白,白了叉红,终于像是下定决心抬起头。

“好!我答应你。”反正只要一鼓作气把珠子吸出来,没啥大不了的。

炽雪这样鼓励自己。

像豁出去般,炽雪垫起脚攀搭著烈风双肩,很迅速的送上自己的唇,印上烈风的嘴,正打算把内丹吸出来,谁知烈风更快的将珠子顶入炽雪口中,珠子咕噜一声便滑进喉里。

见内丹已收回,炽雪急忙的想撤兵退出战场,可是对方主将哪能这么轻易放过这送上门的过河卒子,一只大掌很快的包抄炽雪后脑勺,唇舌紧迫著对方逃兵开打。

烈风紧紧搂著炽雪,舌叶进入他温热口里,放肆的缠著炽雪的小舌,狂风暴雨般的气息笼罩炽雪的呼吸,炽雪抡起双拳打他,只换得烈风吻得更深入,几乎快喘不过气,炽雪想抓他的头发把他的嘴扯离,却只能将十指插入赤艳的发丝中,再无力作下个动作了,无法思考,全身发软,抓著烈风头发的双手缓缓无力的垂下,脚也失去站立的气力,只能靠著烈风支撑著;直到烈风发现怀中人似乎快晕过去,才宣告大获全胜,依依不舍的离开炽雪被亲得红肿的唇。

额头枕在烈风宽厚胸前,重重的喘气。“呼—你、你这个……可恶、可恶的浑蛋……“好不容易平顺了呼吸,烈风却又抬起他的下巴,两人对视著,以为他又要亲他,炽雪又开始挣扎。

再度揽紧了纤细身子,“胸口还痛吗?”轻柔的问句,让炽雪停止挣脱的举动。

奇怪!胸口的疼痛消失了,身体的感觉也没那么沉重了,怎么回事?内丹明明还没修好,难道是—

“你……帮我把内丹修好了,为什么?鸯讶的看著眼前正深情望著他的烈风,帮人修护内丹可是会耗损自身功力的呀!

“什么为什么?别忘了,我说过你是我心爱的人,区区百年修行,哪比得上你的重要,何况我是九尾神狐,失去百年功力对我无损,而且……”

烈风淘气的眨眨眼,“还可以让我可爱的小雪儿主动献吻,真是一举两得,哈哈哈。”

喔,果然是讨厌的个性!才刚觉得该对烈风好一点,听到后面的话,现在真想一拳打向那得意得令人牙痒痒的脸。

随炽雪进到小屋内,烈风仔细的观看亦祺,微皱起眉,这人!恰是妖怪魔物最爱的那种,浑然无暇的灵魂绝对会引妖物食指大动,小炽雪才这么点道行,跟在他身边只有一起被吃干抹净的份儿,自己的雷劫将近,不可能分身保护他,还是把炽雪一起带走才安全。

这就是救你的人?烈风很不悦的看著回复狐身的炽雪正在努力的把自己的头钻进亦祺怀里。“你喜欢他?”

“对啊!他真是个好人喔!他救了我,所以我要“以身相许”。”炽雪蜷著身体,准备睡觉,浑然不知某人的脸色已经十分、千分、万分的给他难看,“你可以走了啦!再见再见。二只毛绒绒的狐掌晃呀晃。

烈风本就不想炽雪留在亦祺身边,再听到小家伙居然想用“以·身·相·许”来报答人类的恩情,当然更不可能让他如愿,这刚完成蜕化人身的小狐儿搞不好连啥叫以身相许都不懂呐。

一把拎起炽雪还在晃动的狐掌,不待他抗议,把四肢捆了起来,嘴巴塞上布,打开自己衣襟丢进去,穿过墙,就这么乘风离去。

“小狐儿乖……睡得香甜的亦棋,翻过身,把包裹当作狐儿搂进怀里,对先前的一切动静丝毫未觉。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婷姿
  2. 灵俐
  3. 陶米
  4. 夏雨寒(苏缇)
  5. 水薄荷
  6. 肖瑶
  7. 方乔
  8. 杜若唯
  9. 艾佟
  10. 小楼
  11. 安小乐
  12. 秦方钰
  13. 狸狸
  14. 杜默雨
  15. 冷s
  16. 俞晓
  17. 莎蔓
  18. 江昕
  19. 紫岚
  20. 怡君
  21. 岳霏
  22. 旋钮
  23. 千堂无月
  24. 席月纱
  25. 常青
  26. 朱拾夜
  27. 牧芹
  28. 流星语
  29. 季蕾
  30. 叶霓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