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洪瑛 > 《恋雪炽情》
返回书目

《恋雪炽情》

第一章

作者:洪瑛

“不要——!”宁静山间突然传来女子尖叫,在一处已无退路的山壁,蓝衣女子神色恐惧紧张的倚贴著山壁,像恨不得穿过去一般,在她的前方是个穿绿衣有一张俊脸却显得猥琐的男人,此时正张开双臂挡去女子的前路。

“不要!你别靠过来。”看见男人又向她靠近一步,芙蕖紧张得大声叫著。

今天出门采药,竟遇上这山中的无赖—蛤蟆精。这蛤蟆精是出了名的采花贼,芙蕖已有不少花精姊妹给他欺负,众人告诫著不可来的禁区,为了寻一种罕见药材竟是给忘了,才陷入如今这等险境。

如何是好?她想起玄影送她的金羽,由袖里吴拿出向空中一抛,金羽倏地随风扬去,现在只寄望这金羽来得及通知她两位朋友赶来救人。

那蛤蟆精垂涎淫笑著步步逼近,芙蕖这下开始怨起自己为何不学点防身的法术,“救命啊!救命……”无助的呼救,似乎是当前唯一能做的事。

“别叫了小宝贝,你乖乖的,本大仙保证让你舒舒服服,来呀——”蛤蟆精双手大张正要往前扑去,却见一抹白影跳到蛤蟆精背上。芙蕖定睛一瞧,只见蛤蟆精背上似乎是只像狗的动物又像个小孩儿,正紧紧的缠住蛤蟆精。

“你……”芙蕖眼看著蛤蟆精疯狂的甩着身上的障碍物,吼声震天价响,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耳边听得喊叫声“快走——!”,得了指示的芙蕖趁机拔腿就跑。

芙蕖没命的跑著,边高喊著救命,黑与红两道影子落下,来的正是接到金羽示险的玄影与烈风。“啊!烈风、玄影……快、快,蛤、蛤蟆精……”,芙蕖指出方向,黑红两道旋风疾奔。

两人到达时,一条白色的小小身躯正被摔出来,玄影飞身接下,仔细一看,竟是只已半化人身的白色小狐儿,此刻正摊软在玄影怀里,身上嘴边染著刺目的血红色,雪白毛发也沾满尘上血迹披散一身,看样子和蛤蟆精缠斗很久了。

那蛤蟆精也没好到哪里,脸上身上都是爪痕齿痕,狼狈不堪。他瞧见烈风,像见鬼一样转身便要跑,烈风挡住他,叉腰一笑,“往哪儿去啊?”

“烈烈烈风……”九尾神狐烈风在妖魔界是出了名的“猎人”,这艳发绛衣的英俊青年在蛤蟆精眼里犹如夺命罗刹,蛤蟆精连说话都不由自主的结巴起来。

“别别别别杀我。”蛤蟆精趴在地上瑟瑟抖著,“我我我从没伤过人命。”

烈风“哼!”的一声,单手往蛤蟆精天灵盖封去,凄厉哀号声中蛤蟆精由人形逐渐缩小直到变回原身,一只浑身长了疙瘩的棕黑色癞蛤螅烈风抓起地上的癞蛤蟆,道:“你虽未伤人命,但毁人清白不计其数,把你打回原形已经很便宜你了。“打开腰间乾坤袋把蛤蟆精丢进去,笑道:“不过等你落在那个人手上,恐怕得在妻艳山好好关上几年罗!“双手互拍几下,回头查看情况。

“烈风你看,是白狐族的人。”玄影把手中奄奄一息的白狐娃儿交给烈风瞧,烈风伸手往他的丹田一探——

“有内丹,救得活,先带他回水荷连天。”

芙蕖治疗外伤,烈风与玄影合力帮他修护内丹,捡回白狐儿一条小命,替他梳洗后,露出一张稚气却令人惊艳的脸孔,无邪与狐族天生魅惑人的气质混合,可想见成长后的绝色脱俗。

三人看著床上沉睡中光裸的白狐少年,少年的人身大致已修成,只是四肢末端爪子仍在,头上银丝中一对长毛白狐耳朵,身后一束蓬松雪亮大尾巴,实在是可爱得不得了,芙蕖怕他著凉,赶紧把被子盖到他身上。这小孩长得真漂亮,看起来不像一般狐仙的孩子。

“的确哩,看起来真像毛娃娃。”

烈风看着少年头上毛绒绒的狐耳,不禁玩性大发,坐到床沿,玩起少年的耳朵:他用手撩拨著白毛,还对耳内吹气,那对白耳朵下意识的颤动,头略略移动的躲著,为了扫除搔扰物,尾巴很尽责的用力一甩打到烈风身上,烈风忙一把捉住,微一愣,眼珠子一转,嘿嘿两声,不知从哪变出的数条彩带,先用红带子在白狐少年的尾巴上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

“烈风—拜托你,连小孩也欺负,你真的是九尾神狐吗?“玄影实在受不了烈风的恶习。

芙蕖却是神情古怪地看着烈风的举动;不会吧烈风,这娃儿还这么校

“可是……你不觉得他很好玩吗?”

不想想自己未Cheng人前也是这般模样,烈风继续在狐儿的尾巴上搞怪,不一会儿,雪白尾巴上已经被绑了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蝴蝶结了。玄影看得直摇头,烈风爱玩的习性,似乎没办法随著尾巴的增加而有所收敛。

烈风看著自己的杰作,忍俊不住的大笑出声,终于把少年给吵醒了。

一双漆黑如夜的星眸,长长的眼睫眨了几下,似乎还搞不清状况的看著眼前直盯著他瞧的三对眼睛。

少年的长相本就不俗,水灵灵的一双秋水更让他增添几分风采,不单是赏心悦目,还带有一股难掩的贵气,烈风三人竟傻愣愣的望著少年,不开自己的目光。

“你们……看够了没有?”少年突来的暴喝,三人才猛然惊醒,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真是失礼,还不快拿衣服给我穿。”发现自己竟然全身光溜溜的,紧包著被子涨红了脸大声怒斥著,芙蕖连声抱歉的赶紧找来衣服拿给他。

“过来帮我穿上啊!”可能是被服伺惯的少年对芙蕖命令的语气令烈风动了火,“又不是缺手缺脚,自己穿,不然你就光著屁股给人看吧0

“你说什么?”一直被人呵护著长大的白狐少年,除了父母兄长外,从没人敢对他如此说话。

“烈风,不要紧……”芙蕖正要为少年说话,烈风将手一扬,芙蕖只得闭上嘴,这个烈风的脾气跟名字一样,来的快,但去的也快就是。

“我、我可是映月族的少主,你竟敢对我不敬?”少年炯炯有神的大眼怒视著烈风,彷佛要把他瞪出个洞似地充满挑衅的眼光,烈风挑眉笑了笑。

“哦——原来还是个少主啊!竟然连穿衣服都不会,真是笑死人了。”一听烈风的冷嘲热讽,少年一把抢过芙蕖手上衣物,“谁说我不会穿。”转过身去,开始笨手笨脚的穿起来。

哈!嫩小于真经不起激。烈风看著他正跟衣服缠斗,想著待会儿等他注意到身后花花绿绿的尾巴时会是怎样的情形,嘴角叉不由自主的往上扬。

“喂!过来。”玄影将两人招到一旁,三人窃窃低语。

玄影紧皱著两道剑眉,“他说他是映月族的少主,据我所知,映月族的贵族应该是不能出岛的吧!”

“什么映月族?怎么回事呀?”芙蕖不明所以。

烈风瞥了正努力跟衣服奋战的少年,“胸口圆月胎记,应该是白狐映月族的人没错;不过是否真是少主的身份?还是要查查。”

“根据我的了解,映月一族居于无忧岛上,自先祖就专司白狐族系的祭祀大典,族风向来是善良和平与世无争,为了下想沾染尘俗气息,映月族的贵族几乎是不出岛的,尤其是族长一家,除非有必要出岛办事,否则连一般族民也甚少出现在无忧岛之外的地方,怎么这个自称少主的小孩居然跑出来?”

“那现在怎么办?先找人通知无忧岛。”

“现在没办法通知映月族,这段期间应该是全族修行斋戒期,准备中秋节的祭祀大典,所以无忧岛此时是封闭的。“烈风摇摇头。

“我先收留他吧!怎么说也是他救了我,而且……他好可爱喔!水华不在家,他刚好可以陪我,等映月族开岛了再通知他们来带回。”

“这样也好,不过这小孩脾气不太好喔!”

“不要紧,我喜欢他。”

三人正研究著如何处理小白狐的事,听到床上传来啜泣的声音,三人同时回头一看,只见衣衫不整的少年正抱著被绑得乱七八糟的尾巴,扯著蝴蝶结,呜呜地哭起来。

“啊!怎么啦?”心肠软的芙蕖赶紧靠过去,询问双肩抖动不已的少年,只见他含咬著下唇,显然是不想哭出声给人听见,不过他失败了。

“解、解开,没人、没人敢对本少主如此。”少年哽咽地说著,

“这是……耻辱。”芙蕖急急忙忙的要帮他解开蝴蝶结,一面安慰著,“别哭喔!别哭,只是跟你玩,绝不是故意要羞辱你的。“回过头瞅著烈风,眼神说著:都是你,叫你别玩偏要。

烈风一眼瞥见少年的手未成指形的爪子:心中还真有点愧疚,他的爪子根本无法扣扣子,确实是无法自己穿衣服,需要别人帮忙。不过说到被绑蝴蝶结叫“耻辱”,这映月族的教育也够奇怪的,什么思想啊?

算了,他还是小孩呢!自己可能也玩得过火了吧!

见芙蕖一伸手就拉松了那只绑在尾巴根部最大的红色蝴蝶结。

“慢、慢……——那只……没救了……”刚出声就已经来不及了,呜呜——那只红蝴蝶是他的得意之作说,配上雪白尾巴不是很漂亮吗?真可惜。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你别哭,我帮你穿衣服。”烈风接下芙蕖手中正忙著的事,玄影也靠过来帮忙,三人七手八脚的,不一会儿就穿好了,少年这才破涕为笑,如风雨后初现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一时之间,烈风心中竟有股冲动,想拥他人怀好好疼爱一番。

“衣服太大件了。”穿着宽大衣服的少年,袖管折了好几折、衣服变裙子、裤管也折了几折,那模样让三个人在腹中忍著笑,觉得好难受。

“是水华的嘛!自然大件了些,我等会儿请织苜帮他量身作几件衣服就好。你可得忍耐一下喔!”

狐儿少年满意的点点头。

“对了!闹了老半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烈风温柔的说著,“我是烈风,你呢?”

“我——”少年骄傲的略昂起头,耳朵挺得直直的。

“映月炽雪。”

“雪儿哟,最帅最英俊的烈风哥哥来罗。”

一听到烈风的声音传来,原本还在玩著池子里小鱼的炽雪狐儿,一溜烟的跑到房里去。

小白狐在水荷连天也住了有些天了,炽雪只说自己是偷跑出来玩的,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外,似乎是知道族内的事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说,小家伙的嘴巴紧得跟蚌壳一样。

无忧岛因与外界隔绝,也无法得到任何消息,伤脑筋的三人,只好认命的服伺著吃饭要人喂,穿衣要人服务,睡觉要人说故事,热了要扬风,冷了要抱抱,活像个小祖宗的映月炽雪。

而炽雪则是眼睛一张开就吵著要玩,还好玄影与烈风平日也是闲闲的,所以也就轮流带著他到处野,一向安静的水荷连天,被炽雪玩闹得快翻过去。

后来三个人决定不能这洋下去,小家伙被宠得越发任性了,虽然炽雪很可爱让人舍下得打骂叉很爱哭,但为了他日后著想,还是得教给炽雪该学的东西。

三个人一点也没想到炽雪在没多久的未来就要还给映月族,充分发挥了气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卯上劲开始动脑筋教导炽雪。

后来的后来,就变成这种状况—可爱的小狐变不太可爱,尤其遇上了烈风,他一直都还记著烈风在他漂亮的尾巴上绑上蝴蝶结的“耻辱气更没忘记烈风凶巴巴的吼著叫他光屁股见人,加上决定教炽雪后还有更多被烈风欺负的经验,所以每次烈风一出现,他总是先躲得远远的。

搔搔头,烈风看著咻地就跑不见的炽雪离去的方向。“我被讨厌了。”“不被讨厌才奇怪吧!”与他一同来到水荷连天的玄影点点头。

走入正厅,芙蕖刚好迎了出来。“小雪说你们来了,快进来坐。“

待三人坐定,聊了彼此最近的状况后,话题就转到了小白狐炽雪的身上:炽雪到水荷连天也近三个月,在三人合作努力,耐心、爱心跟狠心的教导下,学会自己做很多事,也不太会闹少主脾气了。

对炽雪来说,比起在无忧岛上一成不变的规律生活,虽然要学很多东西很累,但是每次被称赞有进步或学会一样功夫时,内心总是满满的喜悦与充实,在水荷连天的日子还是快乐的感受比较多的。

烈风除了偶尔喜欢欺负他以外,负责教他一些武艺防身、锻链身体,也常逗他笑,每次都笑到肚子痛,不过炽雪还是有点怕他,烈风严肃的时候好凶喔。

玄影大哥也对他很好,每次来都会带小点心给他吃,也会陪他玩,但是每次听玄影大哥“说故事”时,玄影教小炽雪念书都讲是“说故事”一他都觉得好想睡觉。

炽雪最喜欢的还是芙蕖姐姐,她说话都轻声细语的,也很疼炽雪,小雪没有母亲,他把芙蕖当妈妈一样。“如果娘在的话,应该就像芙蕖姐姐这样温柔,也会像芙蕖姐姐一样疼我。“小白狐这样想著。

“小雪儿要麻烦你跟烈风多照顾了。”玄影突然神色黯然,“我有重要的事,不知会耽搁多久的时间……近期内恐怕无法常来看小雪跟你。”

“怎么回事?好像很严重。”看玄影心事仲仲的样子,芙蕖不禁担心的问。

烈风盘臂在胸前,装出气愤的样子。“不用问啦!我刚刚问了半天也不说,真不够朋友。”

玄影看著两位好友,“谢谢你们,可是这件事我想自己完成,抱歉!”

“好了,好了,说什么抱歉道什么谢,才说你不够朋友就变这么生疏。“烈风握拳给了玄影的胸口一挝,“真有麻烦就通知一声。”

“是啊!我跟烈风一定支持你的。”

友谊的温暖盈满心窝,玄影感动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不过我也有事要办,芙蕖得自己照顾小雪了。”

“耶—你也有事!那小雪怎么办?”才想安心办事去的玄影不禁大叫起来,这样他心头会有障碍在。

“小雪不是很乖了?芙蕖自己没问题的啦,再说水华应该也快回来了,要不然……呐!这是我养的风使鸟。”

烈风从腰间乾坤袋捉出一只通体青翠、红喙白眉黄爪看起来十分灵巧的小小鸟儿,用个鸟笼装起来交给芙蕖,“如果在这段期间真有什么事,就把这只鸟放出去,它会很快找到我,然后我就会赶回来。”

烈风跟玄影多年前认识并蒂莲兄妹,知道水华长年在外行医后,便应允水华不在家期间替他照顾妹妹芙蕖,后来这两只狐狸几乎也将水荷连天当成自个儿的家一样,对芙蕖就像亲妹妹一般。

“恩,你们都放心去办事吧!我跟小雪都没问题的,对吧!小雪。”

芙蕖朝门帘一拨,炽雪坐在地上的身影就映人另两人眼中,原来是忘了把尾巴藏好,跑出布帘外露了馅儿。

脸上的表情像是快哭出来,躲在布帘后偷听的炽雪一想到要好几天看不到两个人,不知为什么觉得好难过,尤其是烈风,他明明很讨厌他的,现在却好想叫他不要离开,总觉得心头闷闷地好像有事要发生。

“讨厌讨厌,你们都走好了,呜呜呜……”怕眼泪被人看到的炽雪,四肢并用地跑回自己房间,不理芙蕖在身后叫他的声音。

“让他去吧!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快则十天,慢则半个月,我会尽快办完事情回来。”

烈风心上也觉得怪怪的,不过才要离开这么几天而已不是吗?可是答应的事不去做不行。互道珍重后,烈风跟玄影便依依下舍地离开水荷连天。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德蕾
  2. 醉笙
  3. 沈韦
  4. 沈若岚
  5. 双子星
  6. 黎芯
  7. 仙儿
  8. 旋钮
  9. 卡门
  10. 剑愁
  11. 明王
  12. 金语
  13. 姬泱
  14. 唐芸
  15. 莲真
  16. 李临
  17. 黎奷
  18. 宋语桐(宋雨桐)
  19. 晨洁
  20. 伊芳
  21. 虞朱舲
  22. 文娟
  23. 若欢
  24. 凌玉
  25. 新鲜
  26. 子桑
  27. 寒湘依
  28. 文雯
  29. 紫心
  30. 湛露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