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子纹 > 《化身公主》
返回书目

《化身公主》

第一章

作者:子纹

楚芸对天一翻白眼!老嬷嬷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缺点──唠叨,刚才还说要她逃走,不过看这个情势,等到老嬷嬷把话给讲完,天都大亮了,还逃!她看连门槛都跨不出去。

「老嬷嬷,刚刚是不是妳说要我逃走啊?」楚芸打断老嬷嬷的话问道。

老嬷嬷一听到楚芸的话,立刻闭上嘴巴,彷佛这时才想起方才自己说过的话,她忙着点头,「对、对、对,赶快走,再迟就来不及了。」

这才对嘛!楚芸松了一大口气,把包袱像是宝一般的紧抱在怀中,空出一只手拉着老嬷嬷。

「妳这笨丫头拉着我做什么?」老嬷嬷把楚芸的手甩开。

「妳不跟我一起走吗?」楚芸因为老嬷嬷的举动,而停下了脚步。

「当然。」老嬷嬷回道,「总要有人替妳们收拾烂摊子,更何况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东奔西跑的折腾,妳自己走,速度会快一点。」

「但是……」楚芸依然觉得不妥,「若是我走了,新娘不见踪迹,关东──少爷大发雷霆,拿妳出气,这可怎么办?」

「妳别替我担心。」老嬷嬷拍拍楚芸的手8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难讲。」楚芸可不相信关厚勋这个少年得志的公子哥,会对老人家有敬重之心,她摇摇头,坚决的说道:「老嬷嬷除非妳跟我走,否则我也不走。」

「妳这个傻丫头。」老嬷嬷虽然嘴上骂着她,心里倒是颇为动容,楚芸还会关心她,也不枉自己疼她一场,「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老嬷嬷握着楚芸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妳这个丫头心地好,不应该为了永嘉公主的任性而犯下欺君大罪,妳还是快走吧!」

「可是……」

「别可是了,再不走,可真的来不及了。」老嬷嬷打断楚芸的话,把她往房门口推。

楚芸看着老嬷嬷,说什么自己也是她一手所带大,现在独自一个人离去,心中总觉得不妥与不舍。

「别看了。」老嬷嬷又推了站在门口的楚芸一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公主我回来,其它的事,等公主回来就解决了。」

楚芸闻言,露出一个浅笑,点点头,这次便没有丝毫迟疑的就转身离去。

※※※※※※

离开了新房之后,楚芸的脚步也不敢停歇,没命的往前跑,好似后头有人追赶她似的!她娇小的身影,轻易的没入夜色中,飞快的朝着老嬷嬷指示她的方向而去。

匆忙慌张之中,没留意到回廊底端转进来的两人,直到跟带头的男人撞成一团后,才使楚芸回魂。

「你……」楚芸咽了口口水,顺顺自己因激烈运动而狂跳不已的心脏8你为什么撞我?」

「是妳撞我的。」眼前的陌生男子开口澄清。

楚芸抬头看着「撞到她」的这个人,皮肤略显白皙,高出她有一个头,长得还算眉清目秀,她打量着他,得到结论的点点头,不过她随即想到自己正在逃亡路上,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对一个陌生男子的长相评头论足,而且还是穿著一身红的男人,又不是女人──穿红色。

「妳是……」

「你不用说了,我原谅你没长眼睛撞到我。」楚芸不想浪费时间,拎着包袱,绕过眼前的人,继续往前跑。

红色,楚芸没跑几步,脑中却冒出了一点理智。

他穿红色!

她蓦然停下双脚,抬起手,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头,脑中有个念头一直想要冒出来,可是又冒不出来,她打打自己的脑袋,缓缓地转过身,只见对方的双眼也直勾勾的盯着她,她的脸色蓦然变得惨白!这才注意到对方的穿著打扮,难得搞清楚状况的脑袋,这次终于发挥了作用,她想,她大概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我的天啊!」楚芸喃喃的吐出一句话,拉着裙襬,立刻又转过身,更是飞快地往前奔。

关厚勋看着楚芸的举动,皱起眉头,忍住伸手抚摸自己脸庞的冲动!自己有那么可怕吗?他不禁自问,不过他随即摇摇头,嘲弄自己,他又不是女人,要什么花容月貌,忽然他的目光被地下的一抹光亮给吸引。

他低下身子,拿起地上兀自发亮的东西,仔细一看,竟是把颇为精致的花钿,这姑娘家的东西,肯定是属于方才撞上他的女子所有。

「妳不要跑。」关厚勋立刻出声阻止楚芸。

楚芸听到后头响起的声音.更是连回头都没有,没命似地往前跑。

「真是奇怪,又不是着火了,跑得那么快!」跟在关厚勋身后的风羿,一脸惊奇的看着楚芸消失的方向,「她竟然甩都不甩你,难不成她不认识你?」

关厚勋疑惑的看着楚芸的背影发楞,却忽然听到身后的声音,吃了一惊,一转头,认出来人。

「你跟来做什么?」关厚勋的口气不太开心。

「来看看你的娘子啊!」风羿理所当然的回道。

「你……」关厚勋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懒得理他。

「她是谁啊?」风羿指着楚芸消失的方向问道。

关厚勋耸耸肩,没有回答,只是低头看着手上的金色饰物,顺手把它给插在腰带上,心中莫名的对它的主人感到好奇,不过当他一想到今天这个「大好」的日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喂!老弟啊,你好象搞错了。」风羿一脸不苟同,「你的娘子可是个皇家公主,千金之躯,你不仅娶得美娇娘,更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你还有什么好奢求的。」

「不要废话这么多,想看新嫁娘就走,好早一点留给我片刻清闲。」关厚勋拉着风羿的手腕,毫不留情的一个反转,就拉着风羿往新房的方向走去。

「你放手,我自己会走。」

风羿挣脱掉关厚勋的手,虽然关厚勋的外表一副文文弱弱的模样,但他可比任何人都清楚关厚勋的能耐,毕竟十多年的相处,可不是相处假的。

他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娶了个皇室公主,还满脸不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敢对我动手动脚,一点都不知道尊敬长上,没大没校」

风羿忍不住的出声指责,虽说他与关厚勋两人一同拜终南山上的白云道人习武,但是他好歹比老嬷嬷早了数天拜师,所以他可以算是关厚勋的师兄,却在今日被他扯来踹去的。

「你少在我的面前倚老卖老。」关厚勋冷冷的回道,娶个刁蛮的妻子已经令他的心情大坏,可受不了再来一个幼稚的师兄,「若是能够选择,我根本就不想要个刁钻的妻子,你懂吗?」

「懂!」风羿彷佛自己多了解似的,「男人就是要娶个笨一点的妻子,要不然娶个精明万分的.天天应付她就够了,哪还有余力去考虑其它事……」

关厚勋站在新房的门前,转过身,警告似的瞪了他一眼,风羿也很识趣的噤口,关厚勋见状,才伸出手,把房门给打开。

「她是你娘子。」风羿跟在关厚勋身后进门,看清房里的人之后,一脸吃惊,双眼睁得跟铜铃一样大。

关厚勋双眼危险的微瞇,右手毫不留情地往风羿的后脑勺打去,奇怪他的脑子长到哪里去了?虽然他没见过李咏晴,但是他也应该知道房里这个年过半旬的老者,绝不可能是他那个今年芳龄十八的小新娘。

关厚勋的双眸,迅速的扫过房内,看不到其它人影,便开口问道:「公主呢?」

老嬷嬷看到他的表情而显得有点迟疑,不过她依然没有流露出不安的神色,毕竟她在宫中少说也有一、二十年,可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公主已经走了。」老嬷嬷淡淡的回道。

「走?」关厚勋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逃婚去也。」风羿在他的身后猛放冷箭,表情满是幸灾乐祸。

「你今天话很多,是不是要我把你给丢出去,你才会留给我安宁的空间?」关厚勋不满地转头看着他问道。

「不要威胁我。」风羿颇有心理准备的说道:「反正你也不想要永嘉公主这个娘子,她走了,岂不正好称了你的意,你可以藉此机会休妻,不错吧?」风羿一脸得意,好似自己提了个多好的建议。

「你……」关厚勋正想要好好训风羿一番,却因脑海中闪过的景象而改变,他从腰间抽出方才捡到的花钿。

风羿看到花钿也想起了方才撞见的姑娘。

「好小子!」风羿拍了拍关厚勋的肩膀,「没想到你的娘子长得还真不赖,你配不上人家啦,无怪乎人家要逃婚。」

关厚勋双手握拳,瞪了风羿一眼,风羿也识趣的闭嘴,关厚勋「啪!」的一声,重击着圆桌,令房中的另外两人大吃一惊。

「你发那么大的火干嘛?」风羿不认同的批评道:「也不过是新婚之夜,新娘跑了!你老兄得独守空闺罢了,有必要大动肝火吗?」

关厚勋的目光又飘向他,新婚之夜新娘跑了,不严重吗?若不严重,那什么才是严重?

没错!这桩婚事或许是他所不满意,但是不满意可不代表新娘子可以逃婚,让他颜面无光!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若今天的男主角不是他,而是风羿的话,自己肯定也会大笑出声。

「说!」关厚勋硬着口气,双眼锐利的看着老嬷嬷,因为他可不笨,他深知若自己的新婚娘子能够轻易的离去,肯定是有帮凶,而帮凶,当然就是眼前这个老妪,若他不装出一副凶狠的模样,他相信,这个老妪绝对不会告诉他实话,「这是不是妳家公主的?」他拿着花钿站在老嬷嬷面前质问道。

老嬷嬷瞇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花钿上头的金色花瓣,在认出它的主人后而倒抽一口气。

「这是芸丫……」老嬷嬷一意识到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立刻噤口,一脸惊恐。

「是!肯定是。」关厚勋留意到老嬷嬷脸上保留的表情,立刻说道:「肯定是她。」

风羿看到关厚勋的表现,深感不解的皱起眉头,「你干嘛如此欣喜若狂?刚才还气得怒发冲冠,现在却开心的不得了,你吃错……你要去哪?」风羿见关厚勋连招呼都不打的越过他,跑了出去,不由得吃惊的问道。

「去找我今天甫过门的娘子!」

「娘子?」风羿跟着跑到房门口,一脸难以置信,「你疯了,你刚才不是才说你不要永嘉公主当你的娘子吗?」

「我后悔了,怎么?不行吗?」关厚勋的声音传进风羿的耳里。

「真是莫名其妙!」风羿咕哝了一声,搞不懂关厚勋反反复覆的行为,他回过身,看着房中的老嬷嬷。

「老人家!」风羿丝毫不觉有何不妥的坐在新房里,嘴馋的看着圆桌上的食物,还不忘招呼一旁的老嬷嬷,「我看今天的两位主角一时半刻也回不来,为了不浪费这桌上可口的小东西,我们一块把它给吃了吧!」

「你这死小伙子真是不象话!」老嬷嬷的手不讲情面的狠狠往风羿的后脑勺打了一掌,「这是要留给公主跟驸马的,你吃个什么劲?」

风羿抚着头,奇怪今日自己是招谁惹谁?怎幺每个人都要打他一下才甘心,他也不过想吃点东西罢了。他站起身,往房门的方向走去,心想竟然不能待在这里吃点心,那就只好去看自己的师弟寻妻去了。

「你要去哪里?给我坐着。」老嬷嬷挡住风羿的去路,指着椅子要他坐下。

「为什么?」风羿不解。

「不准问问题。」老嬷嬷口气恶劣的说道。因为若再多一个人出去我,表示楚芸被找到的机会更大,她可不能冒险让楚芸被带回来。

风羿看着老嬷嬷着急的神色!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的坐了下来,原本打算明天便要离去的他,这下可打定主意,就算是他师父亲自下山抓他回去,他也不愿回去,因为他发觉今日的情况似乎颇为有趣,而他更可以肯定日后会有更好玩的事情发生。

※※※※※※

楚芸一直没命的跑离关家大宅后,才放心的松了口气,真应感谢今天初一连个月牙儿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又加上是关家长公子的大喜之日,有谁会在乎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离开宅子,要不然她的逃跑之路,绝不会如此的顺利。

想来她也不知是幸亦或是不幸,关家上上下下什么人她不碰到,偏偏进关府第一个碰到的人竟然是──最不应该看到的人,不过也罢!她偷快的摇摇头,至少她知道与她成亲拜堂的「相公」到底长得是怎么一回事?

楚芸独自一人,直直的沿着大街而行,打算从景曜门出长安城,虽然她心中对于自己连方向都搞不太清楚,就单枪匹马的赴边关找人而存有些许的茫然,不过她也是挺会安慰自己的,因为在她心目中认为以咏晴那个超级大路痴都不担心迷路,她就更可以不在乎了,咏晴找得到路,她就肯定找得着,不是她瞧不起她家公主,而是她家公主的脑中实在缺了一条筋,叫做方向感,所以现在她才会如此放心,想着、想着,她脚步也不由跟着轻快起来。

关厚勋一看到眼前的人影,不由得露出个浅笑,原本脑中还在想着自己的小妻子不知道会往哪个城门出城,没想到,她就是沿着大街走,根本就不在乎后头是否有追兵,早知道她的智力只到这种程度,他根本就不用考虑半天她离去的方向,想到这,他更加快步伐走到她的身后。

楚芸慢半拍的察觉身后似乎有人,她故作镇定的往后一瞥,看到后头高大的身影后,她吓了一跳,连忙往阴影处缩,连忙安慰自己那个黑影的主人可能只是路过而已,根本就不是坏人,反正这世上的坏人本来就不多,她就不相信她会倒霉的遇到。

「姑娘,天色已暗,需要我送妳一程吗?」

楚芸一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紧张的摇摇头,连转头再看来人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只是死命的抱着自己的包袱。

关厚勋见状,也不置可否,看楚芸没有任何的表示,他也很乐意陪着她玩,他静静的以一步之遥的距离跟着她,想看看她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惨了!惨了!遇到坏人了!楚芸紧张嘀咕着,她敏感的察觉到身后的人依然紧跟着她,开始在心中呼天喊地,这下她可不能用对方只是路过这个理由来自欺欺人了。

关厚勋见她一副冷静的模样,不由得皱起眉头,纳闷自己的小妻子竟然真的连回头看他一眼的意愿都没有,有陌生人跟着,竟然既不喊也不叫,她真的需要再教育。 关厚勋肯定想:若跟在她身后的真是个坏蛋,她肯定出事了,哪还轮得到让她慢慢的走,真是个小蠢蛋。

他摇摇头,手一伸,便搭在楚芸秀气的肩上。

「碍…」楚芸察觉到自己肩上突然增加的压力,先是全身一僵,接着开始放声大叫,她还没有想到怎么摆脱这个坏人,坏人就开始行动了。

关厚勋听到她的尖叫声,也着实的被她吓了一跳,没想到她竟然如此迟钝,现在才开始尖叫,可是现在他也不知道她鬼叫鬼叫的在叫个啥意思。

「妳……」关厚勋的话还没有说完,楚芸便一边发出高分贝的声音,一边还猛把手上的包袱狠狠地往他身上打。

「妳、妳等……」关厚勋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没想到她的反应竟然如此剧烈,而且她的力量之大也令他震惊,不得已,他的手一个用力就把她手上的包袱打掉。

楚芸一见自己的「武器」没了,也没多想,闭着眼睛,紧握双拳,又是一阵死命的捶打。

「够了!」关厚勋大声一吼,耐性已经被她磨尽,右手握住她挥动不停的拳头,一手环住她的细腰,让她的双脚离地,硬是把她往明亮的地方拖,还不忘开口道:「妳不要再动了,抬头看着我,还有我先警告妳,妳最好别睁眼说瞎话,告诉我,妳根本就不认识我。」

「我本来就不认识你……」借着邻近屋子内透出来的灯光,楚芸震惊的张大双唇。今天自己肯定是鸟云罩日,什么天大的倒霉事都落在她的头上。

「很好!」关厚勋看到楚芸讶然的表情,满意的点点头,「看妳的模样,八成是认出我来了。」

楚芸听到他的话,楞了好一会儿,不过随即恢复正常。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男女授受不亲,立刻放我下来!」她不停的在关厚勋的怀里扭动着身体,要他放开她。

关厚勋也没有坚持的放开她,楚芸一获自由就立刻退后一步,离他太近令她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我……我想,你肯定误会了。」楚芸脑子转得飞快,思索着该如何解释,她决定运用「大智若愚」这句话的原理,「公子,我真的不认识你,我想,是你认错人了?我要赶着出城,所以……」

「所以我劝妳乖乖的闭嘴。」关厚勋点着她的朱唇,口气轻柔,双眼却闪着警告。

楚芸看到他眼底所传递的讯息,略微迟疑的咬着下唇,表情也随之变得谨慎,最后她得到结论,原来世上的笨蛋真的不多,她都骗不到人。

「妳太不懂事了,也不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关厚勋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往来时路,「妳该不会是想让我颜面全失吧?跟我回府。」

「你真的认错人了啦!」楚芸既不甘心被关厚勋拉着走,但又甩不开他的手,只好一张嘴张个没停,「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现在要出城,你快点放开我,我真的有急事。」

「急事?」关厚勋淡淡一笑,依然没有打算放开她。

「你认错人了,真的认错人了!」楚芸真的差点为之气结,因为关厚勋似乎根本就不把她的话当话,硬是拉着她,「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听到了又如何?」关厚勋不在乎的反问,「总之妳还是得跟我回府,所以妳还是省省力气吧!娘子。」

「不是!我不是你娘子,你认错人了,你要我说几次!」楚芸眼见自己离关家大宅愈来愈近,心中更是着急,拚了命的否认,因为她心中明白,若再进去,想出来,可就没有如此容易了,早知道她就不应该在踏出关家大宅之后就以为自己安全了,现在证明自己太大意。

「妳不是我娘子,那妳又是谁?」关厚勋问道,不过他的脚仍没有停,还是直直的往前走。

「我是……」楚芸楞了一下。说真的,这个问题可问住她了,到底该不该老实回答她是公主的婢女呢?她一个甩头,决定──还是老实回答罢了,反正她这个人不太擅长说谎,「好!我告诉你,我是……」

「妳不用说了。」关厚勋打断她的话,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他已经主观认为自己的小妻子是说谎派中的翘楚,所以根本就懒得听她说,而楚芸一个迟疑,就已被带至关府的后门,关厚勋抬起手,敲了敲,等人来应门。

「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跟你说,你竟然叫我不用说了。」门打开了,但是楚芸死都不愿意踏进门槛,在心中考虑了老半天,想开口说实话,却被打断,可以想见,她脸上表情满是不悦。

关厚勋低头看了她一眼,原本还以为娶的这位皇家公主没有太过分的骄纵霸气,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可得──重新评估了。

关厚勋遣退前来应门的小僮子,还不忘先嘱咐这小僮子不可将这一幕说出去。

直到小僮子走远,关厚勋才转过头看着楚芸,他站在门内,盯着她,「不要说我不懂得怜香惜玉,我现在,给妳两个选择,第一、妳自己走进来,第二……」

「让我离开。」楚芸打断关厚勋的话,脸上表情顿时一亮,「其实看你长得那么潇洒,我就知道你人不坏,所以不用问,我当然是选择第二条路啰!所以告辞。」

关厚勋见她脚跟一转,真的要转身离开,无奈的叹口气,没想到自己的小妻子真的是不怎么聪明,他走到她的背后,拍了拍她的肩,楚芸没有多想,直觉的转过头看着他。

「第二……」关厚勋腰一弯,把楚芸给扛起来,「我扛妳进府,而看妳的表现,我当然知道妳是要我扛着妳走。」

「我不是……」

「现在前厅还有大批人还未离去,妳若不想引人测目,徒增烦恼,就乖乖的给我闭嘴。」关厚勋警告她。

楚芸闻言,衡量了一下目前自己的处境,若是惊动了前厅的达官贵族,自己肯定是吃不完兜着走,更何况,这里毕竟是他关大少的地盘,所以她还是识相点的好。

她看到自己被关厚勋扛着走,不由得想起她家公主告诉她的话──关家长公子出自书香世家,一定知书达礼,不会为难妳。

楚芸现在都还可以看到她家公主一脸鬼灵精怪外加许多、许多的诚恳向她保证,但是,令日一见,她得到一个结论──公主妳说谎。楚芸大动肝火的在心中大吼。

不过自己也太笨了一点,她又进一步地想道,公主自己都逃婚去了,想必这个「弃夫」也是没有什么格调的才是,自己竟然还相信李咏晴。

知书达礼?她哼了一声,基本上,在此刻,她根本就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礼」宇怎么写?

她徒然叹了口气,心知肚明,关厚勋是不可能放开她,此刻她终于认命的承认自己「逃亡失败」。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红柚
  2. 雪净
  3. 映彤
  4. 秋缇
  5. 黎小梨
  6. 舒格
  7. 娃娃
  8. 小渝
  9. 竹笛
  10. 谢佩锜
  11. 梓云
  12. 湍梓
  13. 妍舞
  14. 克蕾儿
  15. 莫召奴
  16. 蓝水灵
  17. 水莲
  18. 袭玦
  19. 沈雨
  20. 严沁
  21. 水铃
  22. 文心
  23. 李馨
  24. 方菲
  25. 书绮
  26. 苏盈
  27. 李零
  28. 蔓林
  29. 安西雅
  30. 夜瞳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