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梦萝 > 《代打游戏》
返回书目

《代打游戏》

第一章

作者:梦萝

一切事情是这么开始的……

这一天正当李群芳从市场买菜回来,经过离家不远的巷道时,巷里便传来一些妇人的交谈声。

李群芳立即明白又是那些三姑六婆们集聚在一起聊着别人家的闲事了,她没有兴致参上一脚,摇摇头就要走开。

而就在她正准备这么做的同时,女儿夏羽纯的名字却在这时候经人提起。李群芳不由得停下脚步,走至一旁静听这些妇人的谈话内容。

既然她们提到她女儿,她这做母亲的倒想知道羽纯有什么地方落人口舌。

只见妇人甲先行开口道:

“喂,你们知不知道夏太太的大女儿,她的私生活有多不检点,我常常看见她被不同男孩子戴回来,有骑机车,也有开车的,好像同时和许多人交往。”

“我也见过。那些送她回来的男孩子,个个看来油头粉面,像个混混一样。好可惜哪!夏太太的女儿那么漂亮,竟然不会爱惜自己。”妇人乙也马上加入阵容,又是一连串的批判。

“就是说啊!夏太太的二女儿倒还很清秀文静,大女儿却野得像一匹马,这种女孩怎么得了。”出声附和的正是排名丙字号的妇人。

“是夏太太的家教不严吧!她放任自己的女儿在外面乱交朋友,又准许她成天穿得花枝招展,也难怪屁股后面会跟了一群蜜蜂。”妇人甲接着说。

“没错,就算女儿再有本钱,也不用让她穿得那么露骨。小可爱加上一条热裤,当然能迷死一堆男人。”妇人乙频频认同。

“如果我有这种女儿,我一定在她出生那一天就先掐死她,免得长大后给我丢人现眼!”妇人丙则惟恐天下不乱地径下断语。

殊不知在巷口将所有内容尽收入耳的李群芳,早已气得七窍生烟、浑身发抖。

“李太太,你这么说就有失厚道了,你没有女儿当然可以说这种话,如果今天换作是你女儿,你也会希望女儿在外面很吃香,这可是一等一的荣耀啊!”妇人甲又是一阵挖苦。

“什么荣耀?又不是当交际花,女孩子还是要保守一点。夏家女儿就是自小没有父亲,被夏太太给宠坏了。”妇人乙也不能苟同这种做法。

“所以说,李太太你家里那两个儿子,可得看紧一点,不要被夏太太的女儿迷去了。”妇人甲好意提议。

“放心好了,我老早就为我那两个儿子选好相亲对象,夏太太的女儿完全没有接近我儿子的机会。”妇人丙,即李太太信誓旦旦地说着。

经她一提,妇人甲和妇人乙也同时如临大敌地变了脸色,像是这才想起她们也有正值青春期的儿子,两人于是不想再多谈下去,匆匆向李太太道别,便急忙赶着回去警告自己的儿子,千万不要被夏太太的女儿迷去了。

待一班人马完全散去,李群芳才从巷口的角落走出来,脸色比往常难看,也可以说是铁青到极点。

不要说这次谈论的主角是她女儿,这些话任谁听了都会觉得非常难堪,更何况是让当事人的母亲听到,杀伤力就更不用形容了。

她一直认为女儿多交几位男性朋友,可以有多些选择,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

而她也相信自己的女儿,会知道做何选择,也会好好保护自己。

然而在听过这些妇人的流言蜚语后,李群芳这会儿有不一样的想法。

尽管这些人说的话不中听,但女孩子的声誉是很重要,倘若她再不管制女儿的行为,将来恐怕有更难听的话会陆续传出。

看来女儿择友的水准太低,能被那些妇人形容成油头粉面,大概真的不是什么好男孩。

她回想曾见过送女儿回来的那些男孩,的确看来都不够稳重,要将羽纯交给这种人,她也不放心。

既然如此,不如也采用和李太太同样的方法,由她这做母亲的帮女儿好好地物色对象了。

李群芳暗自思忖着,终于决定这么做的同时,脑中也浮现一个人眩

夏羽梅才刚走进自家庭院,耳中便听到由屋里传来一阵争吵声,听起来像是她母亲和她双胞胎的姐姐吵架的声音。

她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徐缓地摇摇头。通常这种情形每两天必会上演一次,身为夏家一分子,她是见怪不怪,早习以为常了。

提到早她几分钟出生的羽纯,可是一言难以形容她的“丰功伟业”,她夏羽纯似乎是打从一出生就和母亲大唱反调,没有一天肯乖乖听从母亲的话行事。

天底下大概没有任何事可以难倒她那对生命充满自信的姐姐吧。

从小夏羽纯就是个非常有主见的女孩,除非出自她自愿,否则谁也别想说服她去做任何事,反倒是夏羽纯自己练就了一张足以说服别人去为她做任何事的伶牙俐嘴,教身为她妹妹的她,打从心底钦佩她。

但也由于夏羽纯这种教人头痛的个性,因此经常和家中惟一的母亲处得不融洽,简直可以以“水火不容”四个字形容之。

往往每到这时候,她就得出面扮演协调者的角色。

由于母亲还算是个明理人,所以自是不会把怒气转移到她身上,而羽纯和她又是姐妹情深,更不会为难她。

因此只要她一回到“战潮上,她们的战火自然就会熄灭,不须她多费一丝力气,这大概是她生在夏家的惟一任务吧!

夏羽梅将钥匙放进包包里,这才走进屋子,果真见到大厅上羽纯正握着拳头,一副拼命忍住怒气,看起来是要发火的预兆。

“妈,我回来了。”见状她忙走进厅内,盼能化解屋里紧张的气氛。

李群芳脸色明显地缓和下来,朝小女儿点了个头,随即转头,像是又要对夏羽纯开骂。

“羽纯,我有个东西要给你,你到我房间来一下,好不好?”夏羽梅连忙对一旁兀自生闷气的夏羽纯说道,暗暗地向她眨眨眼。

明白她的暗示,夏羽纯点点头,不愿再和母亲起争执,转身跟着她步上楼梯。

李群芳却在她背后叫住她,径自口道:

“下星期日别忘了。”

闻言,夏羽纯停下脚步,心头的怒火再次涌上,她回过头,说道:

“妈,我说过多少次,我已经有男朋友,麻烦请你少打我的主意。”

“你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男朋友,妈不喜欢,这次的饭局你若是没出现,你就不要怪妈对你无情。”李群芳容不得大女儿再次一意孤行。

她这做母亲的已经放任她很久了,再让她这样乱支男朋友下去!哪一天她会毁了她自已。

“妈,他们是我的朋友,我没要你喜欢他们,但是他们不是什么无赖小混混,请你不要用不三不四的字眼来形容我的朋友。”夏羽纯觉得自己受到严重的侮辱。

“你再这样不知收敛,早晚会被骗得一干二净,到那时候你的一生也完了。”

“妈,我是你的女儿,请你懂得尊重我的自主权吧!”夏羽纯说完,立即急奔上楼。

望着女儿气忿的背影,李群芳暗自叹口气。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在房内等她的夏羽梅,像话家常地问道。

“不说了,每次提起我那些并友,妈就是有一堆意见,她不喜欢我的朋友,我也没办法。”夏羽纯撇撇嘴巴,满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夏羽梅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羽纯的那些朋友,她多半都不认识,自是不能表示什么意见。

“我又不像你温柔似水,什么事都可以平静对待。”夏羽纯说着的同时,身子也往床上躺去。“如果我跟你一样性情,妈一定会吓昏过去。”

“没有人要求你跟我一样。羽纯,我们是双胞胎,却是不一样的个体。”夏羽梅反而希望自己能像羽纯一样,有爽朗乐观的性情。

“依我看,妈心里就不这么想。”

“妈到底跟你说什么?”见她气成这样,肯定不是一桩小事。

“没什么。对了,我有个朋友想认识你,想不想给他一次机会?”

“你明知道你那些朋友我应付不来,我一想到要和他们见面就头皮发麻。”经她这么提起,夏羽梅随即想起上一回难堪的经验。

那一次实在是因为拗不过羽纯的一再拜托兼大力推荐,她才鼓起勇气,和羽纯那些外表绝对出色的朋友见个面。

没想到的是那些人一见到她和羽纯完全不一样的性情,竟兴起捉弄她的念头,捉住机会存心戏弄她一番。不是不小心摸摸她的小手,就是借故搭上她的肩,见她因此而又羞又窘,他们就笑得更开心。

有了上次的教训,现在的她打死也不愿和羽纯的朋友有所接触。

羽纯交的朋友,未必适合她。她想要的是一分自然的感情,而不是这种极为别扭的拉线方式。

当然,她并不是有什么奇怪的惧男症,不过是显少和男孩子聚在一块儿,自然对于如何和男孩子相处了解不多。

“我保证不会再有像上次那种情形发生,你说好不好?”夏羽纯立刻看穿她的顾忌。

“不好。羽纯,我不需要以这种方式交男朋友。”说什么她都不敢再领教了。

“可是你看你都不去交男朋友,如果你有男朋友,一定就能了解恋爱的乐趣。”

“羽纯。”夏羽梅无奈地看着她。

“好好,我不鼓吹你。我要去超市,你要不要一起去?”夏羽纯放弃再说服她的念头。

夏羽梅摇摇头,对吃的同样没兴趣,只交代道:

“你下楼后可不要再跟妈起争执了。”

“她不要再念我就好了,我哪里想和她吵啊!”挥挥手,夏羽纯走出房间。

在超市大肆采购一番,夏羽纯终于满意地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走出超市;除了聊天、逛街,她另外的兴趣就是嗜吃这一类的垃圾食品。

她对高热量食物最没免疫力,也幸好这些甜食对她纤细的身材,丝毫构不成威胁,反而愈吃愈苗条,教人忍不住就想直呼上天对于造人是多么不公平。

也难怪在她四周围总跟着一些慕名而来的护花使者。

不过护花使者虽然多,但截至目前为止,夏羽纯尚未对男人动过真情。

在她的感情观里,爱情是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她一直都抱持着乐观、随缘的态度。

她相信等到哪一天自己和某个人缘分到了,他自然就会出现在她面前,她并不急着一定要和某个人交心,反而像现在这样,多交几位异性朋友,广结善缘、增广见闻,也是一大成长。

其实她就和时下年轻女孩一样,期待爱情,也相信爱神有一天会为她找个最合适的人,在此之前她会好好珍惜自己,就算和男孩子出去玩,也不会忘却这一点。

若母亲肯费心思多了解她一些,她会知道她只是比较爱玩、喜欢追求新鲜事物,但这不代表她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夏羽纯一面走着,一面思忖着她和母亲的种种争执,心在不焉的她一个不慎便教地面上凸起的地方,给绊倒在地。

一时间她慌地叫出声,手上大包、小包的袋子全掉到地上,而袋子里的零食、饮料也散落出来。她一面在心里咒骂自己,一面蹲下身忙着将地上的零食一个一个扔回塑胶袋里。

才刚将一部分的零食放好,一名身穿休闲服的男土,也忙着帮她拾起零食递给她。

夏羽纯抬头一看—只见他对她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很有诚意。

她顿时呆了一下,随即拧着眉瞪他一眼。

哪有人笑得这么好看的,真是罪过!不过,他的笑容过分友善,无缘无故对一个陌生人笑得这么开心,会是正常人才怪。

夏羽纯心想着,随即快速接过他手中的零食,迅速站了起来。

“谢谢。”她礼貌地说道,瞄了他一眼便向前走开,将他抛在身后,心想这种人还是少理为妙。

“喂!你——”

不管他有什么企图,夏羽纯自认这不是她所喜欢的搭讪方式,遂停住脚步不以为然地说道:

“先生,用这种方法搭讪已属老套,落伍了。我是跌倒,绝不是故意制造机会给你,再见。”她说完后,也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立即拦下计程车,扬长而去。

坐在钢琴旁的夏羽梅细心地注视着一名叫吴雪莉的小女孩,小女孩正努力在键盘上寻找Do这个音阶位置。

“夏小姐,口渴了吧!这里有刚泡好的茶。”吴仲宽走进来打声招呼。

“你不必这么麻烦,吴先生。”面对学生的家长,夏羽梅客气地回应道。

“这孩子音乐造诣不是很好的样子。”吴仲宽把茶放至桌上,并走到钢琴旁摸了摸女儿的头。

“刚开始比较没办法进入状况,更何况小雪莉才五岁大。一般家长让小孩子学钢琴的目的只是在培养孩子的兴趣,除非吴先生您想要一个音乐天才。”这可不是她能力所及了。

吴仲宽表示认同地颔首,在夏羽梅说话的当儿,目光始终停留在她身上,投射出温暖的光芒。

夏羽梅丝毫未曾留意对方对她强烈的好感,只是单纯的把对方当作是学生家长看待。

似乎注意到这种状况,吴仲宽也不便说开,因为他可不想把气氛弄得太尴尬。

“我就在书房,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在那里找到我。”他交代道。

夏羽梅点头,看着他走出房间后,才把注意力放在吴雪莉身上。

“夏姐姐,我还是找不到DO在哪里。”吴雪莉稚嫩的声音传来。

夏羽梅于是握着雪莉的小手往键盘上滑去,并为她指出Do的正确位置。

“夏姐姐,我知道DO在哪里了!”吴雪莉马上兴奋地大叫。

“雪莉好棒呢!”她称赞道。

一得到赞赏,天真的吴雪莉立刻开心地抱住夏羽梅,在她细白的脸颊上,印下好几个甜蜜的亲吻,惹得她轻笑出声。

“夏姐姐,我好喜欢你。”

“夏姐姐也很喜欢小雪莉埃”她真心回道。

是心疼这么小的孩子就没有母亲在身边吧!夏羽梅对于小雪莉总是多些疼惜。

“羽梅,我看到了喔!”夏羽纯趴在窗口,对着下面刚走进来的夏羽梅叫道。

“看到什么?”夏羽梅不解地看看四周,不明白有什么地方值得她这么大呼小叫。

“你想瞒我?你明明是让一名男士送回来。”她可是居高临下,看得一清二楚。

“你不要乱说,他是我学生的家长。”她嗔怪了爱无事生事的她一眼。

“家长?不会吧?看起来不像耶!”

“他很早就结婚了。”只不过又离婚了,这句话夏羽梅不敢说出来,免得又有人要胡思乱想。

“唉!可惜,要不然你和他也许有机会日久生情喔!”夏羽纯果然满脑子的浪漫思想。

看吧!她就知道羽纯一定会有这种想法,所幸她没有老实说,夏羽梅暗暗松了口气。

“你今天怎么没出去?”夏羽梅讶异地问道。

平时这个时间羽纯是不会在家当守门员的,夏羽梅感到很意外。

“还说呢!我被禁足了。”夏羽纯没好气地回道。

“禁足?”夏羽梅表情更为诧异。

“就是禁足,你不用不相信,妈明白地告诉我,这几天我若是跑出去,她就要打断我的腿。”她悻悻然地说道。

“你又惹妈生气了?”

“你以为我吃饱撑着,每天就只会惹她生气啊!”她才是那个倒霉挨骂的人,好不好!

只为了一个相亲饭局,她母亲竟然就把她关起来,不让她出去,免得她一溜出去,就不知道要回来。

真搞不懂妈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开么,跟她重申不知多少遍、说她已有男朋友,她就是听不进去,执意要她去赴约才肯放过她。

好好地干嘛为她安排什么相亲,她的男性朋友一大堆,要男朋友随便一个都强过母亲替她安排认识的男人。

“发生什么事了?”夏羽梅在夏羽纯心里仍在抱怨的同时,人已走进她的房间,想问个明白。

“还是你比较幸运,因为妈如果动歪脑筋,她第一个想到的都是我,你永远可以躲在我后面。”

“羽纯,妈到底要你做什么?”

“她……她要我去相亲啦!你能相信吗?我是什么年代的新新人类,竟然要被逼去相亲!如果我没男朋友那就算了,问题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妈还是执意要这么做,连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你说气不气人?”夏羽纯忿忿地表示着她的不平。

“羽纯,我想妈是为你好。”

“为我好?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更好。想想看,你不但善解人意,目前又没有男朋友,为什么妈就是没有想到要为你安排个饭局什么的,偏偏这种事都会落在我头上。”夏羽纯努努嘴,望着和自已有张相同脸孔的羽梅,心里突然闪过一道念头。

对啊!她怎会没想到这一点?羽梅不但没有男朋友,她还是她的孪生妹妹呢!

“羽梅。”一想到她可以利用这一点,夏羽纯捉住妹妹的手,大叫出声。

“干嘛这样看我!”夏羽梅被她盯得心里毛毛的。

“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她笑眯眯地。

“什么事?”她有预感不会是什么好事,当羽纯露出这种表情时,总是她在算计人家的时候。

“这个星期天,不如你代替我去赴约,你说好不好?”

“不好。”她就知道一定没好事。

“羽梅,就只是假扮我而已,其实也不用假扮啦!反正我们是双胞胎,又没有人能分辨得出来。”夏羽纯说得沾沾自喜。

夏羽梅却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径地盯着她看。

瞧见她这种反应,夏羽纯知道自己开心得太早,羽梅尚未被她说动。

不过,说服羽梅,向来不是太困难的事,因为羽梅一向容易心软,很好商量。

“就这一次,好不好!”

“羽纯,这种事行不通,你明知道那种场面我容易怯常”不是她不愿伸出援手,而是她做不来。

“妈会在旁边,你不用担心。”

“问题是妈会发现我和你明显的不同,我无法代替你去赴约。”若是教妈发现,后果可不堪设想。

“不会的,小时候我们也曾有过这种游戏啊,妈不是也到一段时间后才发现。”夏羽纯游说着,不愿放弃这念头。现在惟一可以救她的人就是羽梅了。

“那是小时候的事,那时候我们的个性差别不大,可现在的你和我,完全是不一样的个体,妈一定一下子就能看出来。”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羽纯,你干脆告诉妈你不想去相亲不就行了。”夏羽梅好为难,这种饭局打死她,她也应付不来。

“如果妈那边能说得通,我就不会被禁足了,羽梅,你当更不帮我?”

“羽纯……”不是不肯帮忙,只是她能力有限。

光是预想当天的情景,就令她浑身不住发抖,真要到现场面对一切,届时她一定会吓得手脚不听使唤。

“羽梅,就这一次,只要你去见对方一面,然后我再推说我不中意,妈也许不会再逼我了。”

“这种事你去一趟就行了,为什么非要我代替你出场?”她不明白羽纯为什么不自己出马,羽纯做这种事绝对比她得心应手。

“你还不明白吗?我爱上一个男人,如果让他知道我背着他跑去和别人相亲,他一定会很生气,我不想让他误会我。”夏羽纯说得十分认真,像是真有这么一回事。

“你不是在骗我吧?羽纯。”狐疑地盯着她,夏羽梅不太相信古灵精怪的她。

羽纯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有一张很会说话的嘴巴,没有人招架得祝

“我骗你干嘛!你不信我?我去死算了,自己的双胞妹妹竟然不相信自己。”夏羽纯唱作俱佳地泛红了眼眶。

“羽纯,我没说不相信你。”单纯的夏羽梅一见到她的眼泪就心软了。

“你要不要帮我随便你,我不再勉强你,大不了我和我的男朋友约好时间,一起私奔算了。”甩下气话,夏羽纯暗暗留意她的反应。

“你不要乱来,羽纯!”夏羽梅一时慌了手脚,急忙叫着。

“叫我不要乱来,可是你又不帮我。”夏羽纯一脸哀怨地看着她,一副错在是她的样子。

“好吧!你要我怎么做都行,你不要做傻事就好。”夏羽梅知道自己不妥协不行,谁教她就是吃羽纯这一套。

“羽梅,你答应了!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谢谢。”夏羽纯抱着她又叫又笑的。

夏羽梅无奈地苦着一张脸,她想这辈子自己是注定被羽纯吃得死死的。

唉!当年她如果早一分钟出来,不晓得情况会不会有所改变。

“羽纯,你不是说要带你妹妹来和我认识吗?怎么都这么久了,一次面也没见到?”冯帆一逮到机会立刻抱怨着。“帆仔,你不适合我妹啦!我那个妹妹如花似玉,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你不行。”夏羽纯挥挥手,端起桌上的饮料送往口中。

“我不行?你不让我试试又知道我不行了?”冯帆暧昧地眨眨眼,伸手想捉住她的手。

在夏羽纯未动作之前,已经有个大手比她更快地拍掉冯帆的手。

“帆仔,少毛手毛脚!羽纯是我的女朋友,你要试男性雄风找别人去。”陈立亭警告的眼落向好友身上,一刻也不放松。

“喂,立亭,我指的不是那方面,你想到哪里去了?”为此冯帆挤眉弄眼地调侃他。

陈立亭顿时涨红脸,一时窘得说不出话来。

夏羽纯见状乐得咯咯笑出声,巧笑嫣然的俏模样,教坐在一旁的冯帆及陈立亭看得目不转睛,魂儿都飞了。

夏羽纯早熟悉这两个只会望着她发呆的二愣子,遂收回笑意,起身道:

“我上个洗手间,你们继续发呆。”

陈立亭点头,目送她走开。

即使没有回头,夏羽纯仍然清楚感受到来自背后陈立亭爱慕的目光,而她就是喜欢这种备受注意的感觉。

陈立亭算是她曾交往过最具实力的人,至少他从不会令她感到乏味。

嘴角带着笑意,夏羽纯心情愉快地走向洗手间。今天她可以出来,全赖家里有个妹妹顶替她的身份,佯装在房里睡大头觉。

有个长相和她相同的姐妹,就是有这种好处。

夏羽纯满脸得意,但在被不明物体所绊倒时,全化为一声尖叫。

“啊!”眼看着就要扑倒在地,一只仿佛是早预备好的手臂,却在此时伸出,准确地将她揽腰一抱,然后直接送往自己的怀中。

当她被抱进一处温暖的胸怀时,夏羽纯先是一愣,接着开始奋力挣扎。

她不是傻瓜,不会看不出来这一切分明是有人故意在暗中搞鬼。

她之所以会跌倒,绝对不是去踢到什么东西,而是有一只长腿故意在她经过时,伸出来将她绊倒。

“放开我!”她大叫,气呼呼地抬起头想看看到底是何人这么无聊,对她恶作剧。

当她看见一个戴着深色眼镜,脸上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时,她的表情一时怔然,浑然忘了要从他腿上下来。

是他!这个要人命的笑容,那一口白牙她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

他们竟然又碰面了!还真巧。

注意到他脸上笑容一再加深,夏羽纯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望着一个男人发起呆来,这对她而言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当下她立刻从他腿上跳下来,正要开口对他痛斥一番,嘴才张开,他却先抢了开口的时机。

“小姐,用这种跌倒方式作为搭讪方式,已经过时了;更何况在下记得你已连续两次在我面前跌倒,莫非你当真这么想认识我?”傅君逸模仿着她上一回的语气,笑望着她的反应。

夏羽纯的怒气完全被激起,本想和他较量一番,但肚子里的一阵翻腾,却令她打消主意,只好朝他怒视一眼后,匆匆跑进洗手间。

傅君逸目送她的背影跑开,笑容在瞬间浮现。之所以能一眼就认出她即是上星期在路上跌倒,却把他的好心行为当作是登徒子的女孩,实因她有一双灿如星辰,像是会说话的眸子,教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他几乎是一走进这家餐厅,就注意到她了,也看见她和两位男士相处得十分愉快,是个很吃香的女孩子。

他同时也注意到在她举手投足之间,都令她身旁的男士惊艳不已。她的美很自然,但也很危险,而他一向就对这种特别危险的女孩有极大的兴趣。

自然,他也不想错失这一次可以认识美女的机会。

当夏羽纯再走出洗手间,她已敏锐地感受到一股极具挑战性的视线,正往她这头投射而来,她不甘示弱地迎上他大胆的注视,一点也不意外所感受的视线来自于他似的。

她扬了扬嘴角,走过他身边时,傅君逸却又伸出手挡住她的去路。夏羽纯停下脚步,故作不解地眨眨眼。

“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想成全你。”

“成全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想认识我?”

臭美,她在心里冷哼,等他说下去。

“我叫傅君逸,这是我的名片。”他说着将名片交到她手上。

夏羽纯伸手接下,心里却打着待会儿一定马上扔掉名片的念头。

“现在我可以过去了吧?”她瞄了瞄他仍不放行的手臂。

“你的名字?”他不忘要求。

“我的名字?你没搞错吧!是我想认识你,不是阁下想认识我,所以你不必知道我的名字吧?”她状似无辜地眨着漂亮的眼睛,不再理会他挡在前面的手,兀自问过他,走向已按捺不住性子,想走过来为女友解围的陈立亭。

傅君逸口中溢出笑声,没有再阻止她走开。从未想过自己在女孩子面前也会有略居下风的一天,他对夏羽纯更是充满了兴趣。

他不会放弃,但也不是死缠烂打的男人,若是有机会,他会再见到她,到那时他再展开强烈追求也不迟。

目前首要之急,还是先想办法推掉星期天的饭局才是。

夏羽纯走回座位时,心里很讶异他竟然没有穷追上来,看来他满有霸气的嘛!

“羽纯,他是谁?”陈立亭一见到她回来,立刻追问。

对于到现在还密切注视着羽纯的陌生男子,陈立亭的防卫系统自动升起。

“疯子一个,别理他。”夏羽纯冷嘲道,克制自己想回头的欲望。

“羽纯,你要小心,现在的疯子外表辨视不出来,你不要和那种人随便说话。”陈立亭就怕有人来抢走她。

有个出色的女朋友是比较辛苦,但他甘之如饴。

“我随便说说,你也信哪!”

“羽纯,这你就不了解了,立亭是怕你被人抢走。”冯帆忍不住替好友解释,顺便调侃一番。

“要你多嘴!哪天你像我一样有个漂亮女友,你就会了解我了。”陈立亭猛捶冯帆一记。

“我也想啊!羽纯,介绍你妹妹给我当女朋友,我一定会很小心、很小心地伺候她。”冯帆将目标转向夏羽纯身上,央求道。

“不行,不是跟你说过我妹妹很漂亮吗?”

“你妹长得不就跟你一样吗?”冯帆不解她怎么老是一副她妹长得比她漂亮似的口吻。

她们不是同卵的双胞胎吗?哪里不一样了?

“是跟我一样啊!难道我不漂亮?”她白他一眼。不会巴结她,还想以斗想比她温柔百倍的羽梅,下辈子吧!

“漂亮啊!可是我也长得很帅啊,”冯帆就是不明白他有什么地方匹配不上羽纯的妹妹。

“所以我妹不会喜欢上你,因为她不喜欢长得太帅的男孩子。”夏羽纯说得像是真的一样。

闻言,冯帆顿时仿若是斗败的公鸡,沮丧地垂下头来。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千语
  2. 元玥
  3. 李天定
  4. 小燕子
  5. 白光
  6. 羽宸寰
  7. 灿非
  8. 禹晶
  9. 衣若薰
  10. 黑颜
  11. 黎小沛
  12. 碧痕
  13. 橘由贵
  14. 子瑄
  15. 岱菱
  16. 杜诗若
  17. 午羚
  18. 夏蕙
  19. 郦洁
  20. 孙小千
  21. 程可欣
  22. 丹妮
  23. 香水
  24. 潋滟
  25. 夕欢
  26. 郑乔芸
  27. 殷芙
  28. 古离
  29. 叶晴
  30. 小歌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