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子纹 > 《出墙妻》
返回书目

《出墙妻》

第六章

作者:子纹

她记得只要杨浩筑一忙起来就会忘了吃饭。

没有多想的准备了几道他爱吃的菜,做成便当,去看母亲的同时,顺便将便当交给了行政人员转交给他。

才打算走向电梯到母亲的病房时,她却万万没想到遇到了她根本不想遇到的人。

才刚下飞机的苏亚娜,一点也不顾疲累,心急的她只想在最快的时间内看到自己深爱的男人。

这一个礼拜,她被迫跟著父亲和母亲到瑞士去看阿姨顺便放个假,但她可一点都不感激这样的安排,若能选择,她情愿二十四小时都跟杨浩筑绑在一起。

人美、学问高、家世好的她,为了杨浩筑情愿等待多年,就算已经而立之年,也一点都不在乎,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她便会死守著他。

在多年前,杨浩筑第一次被自己的父亲带回家时,她对他便一见锺情。

纵使他是个孤儿,连学费都得要靠著打工和奖学金才能支撑,但她一点都不在乎,她看上的是他那股子奋发向上的心,而她对他的感情,多年来始终不变。

唐明月看著踩著自信的步伐越过大厅的人影,心慌的想要躲开她,但她缓慢的行动使她无法如愿。

原本她是不会注意到她的,但苏亚娜看著背对著她急速离去的跛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在医院看到什么样的病人都不会令人觉得意外,但独独这个瘦弱女人的背影。

她的心头一震,立刻疾步走了上去。

转进一个较少人出入的回廊角落,唐明月松了口气。

她曾在苏亚娜宣布她将一辈子不能行走之时承诺,她不会再回杨浩筑的身边。

现在她出尔反尔,想起了苏亚娜一定会气愤的神情,她打了个冷颤,根本不敢想像这个天之骄女若发现她的踪影将会是如何的震怒。

「唐明月!」苏亚娜几乎咬牙切齿的看著躲在角落的女人,难以置信的吼道:「真是你!」

神游太虚的唐明月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心脏差点跳了出来,她震惊的双眸转向声音来源,苏亚娜不知何时站定在她的身旁。

「苏……苏医师?!」

苏亚娜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腕,「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她的力气几乎要把她的手给扭断,唐明月的双眉不自觉的拧了起来,「我给浩筑……」

「浩筑?!」苏亚娜听到她的口气,尖锐的打断了她的话,几乎发狂的低语,「这个名字是你叫的吗?」

唐明月在心中叹了口气,说不明白苏亚娜对杨浩筑的心是假的,她很清楚这个可以说是拥有全世界的女人,一颗心全都放在杨浩筑的身上。

有个穿著白袍的医师走过她们的身边,他与苏亚娜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在苏亚娜的示意之下,他沉默的离开。

苏亚娜不想谈话被打扰,於是扯著唐明月到楼梯间去。

唐明月忍著脚痛,吃力的跟著。

「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苏亚娜推了她一把,愤怒的问。

「我知道我答应过你,」她柔声说道:「但是,我妈妈需要开刀,所以我才……」

「藉口!」苏亚娜啐道:「全台湾有多少个心脏科医师,为什么非要浩筑不可?」

「这不是我的意思,」她无力的澄清,「是我妈妈的意思。」

「别当我是三岁小孩!」苏亚娜不留情的目光射向她,「你可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救回来,你的脚也是我让它重新站起来的,若你惹火了我,我可不介意将这一切给收回来。」

她的威胁听起来很可笑!但是看到她狂乱的神情,唐明月却很清楚她是说真的,她真的会置她於死地。

在五年前,当苏亚娜在病重的她面前带来胡定强时,她便明白这个天之骄女真的是爱惨了杨浩筑。

苏亚娜足以给浩筑许多机会,而这些都是当年垂死的她所做不到的事情,她选择退让,一方面是因为以为自己时日不多,另一方面,更是希望浩筑能因此得到更好的未来。

而事实证明,当年也确实是因为苏亚娜的这层关系,静心医院的院长才会同意让浩筑去完成那个九个月大婴儿的手术,也因为了这个机会,浩筑的际遇变得不同。

「苏医师,我知道你跟浩筑才是最相配的一对。」唐明月近乎苦涩的开口,「我也没打算要介入你们。」

「我本来就跟他才是天生一对。」苏亚娜高傲的说,「你就算想介入也没法子介入。」

杨浩筑是她父亲也就是静心医院院长——苏介文的得意门生,原本他们是对金童玉女,谁知道半路却杀出唐明月这个程咬金。

这个论长相、学历、家世都比不上她的女人,竟然吸引住了一向眼中只有书本的杨浩筑。

她极尽所能的力挽狂澜,甚至追随著他的脚步出国,在他的身边扮演著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但没有用,他最後还是娶了唐明月这个丑小鸭,对她——他只是一直将她当成妹妹。

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她诅咒这个女人,因为唐明月这个不惊人的丑小鸭,压根不配得到这么好的男人。

而上天或许真听到了她的祈求,在唐明月与杨浩筑结婚不到半年之时,唐明月出了车祸。

那场几乎致命的车祸使她怨愤的心渐渐缓和。

她因为医师的天职而出手救了她,也让她有机会在她最脆弱而且最伤重的时候说服了她与杨浩筑离婚。

不过这个女人的意志力使她惊讶,原本她判断她将终生无法再站立,却没想到她竟花了近三年的时间让自己重新站了起来。

在某个程度上,她理解了唐明月吸引杨浩筑的原因,但这不能改变任何事,毕竟她再好也比下上完美的她。

「你答应过我不回来的。」她指控道。

「我知道。」唐明月的口气有些虚弱,「但这次的情况特殊,等我妈妈的情况稳定一点之後,我就离开。」

苏亚娜直视著她,她不相信她,或许该说是,她一点都不相信杨浩筑的心意。

「我要你立刻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她警告的说:「不要出现在浩筑的身边,不然我要你好看。」

「可是……」她欲言又止的看著她,「我没有办法。」

苏亚娜的眼神一冷,「你是什么意思?」

她叹了口气,「浩筑同意医治我母亲,但条件是我得回到他的身边,我妈还没完全复元,我根本不可能走。」

苏亚娜难以置信的消化著听到的话语。

「他怎么有可能还会要你?」她嚷道,五年前,杨浩筑就如同一头失心的猛兽一般,口口声声念的都是对唐明月的恨,而现在,他怎么会再接受一个不忠的女人?!

看到她脸上浮现受伤害的神情,唐明月不由得伸出手想安抚她,「对不起,苏医师。」

苏亚娜就像是被火烫到似的推开她,她的力道太猛,让唐明月整个人跌坐在地。

唐明月痛得几乎要掉下泪来。

「不要碰我!」苏亚娜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失礼而感到抱歉,她冷淡的看著她。

唐明月在心中暗叹了口气,扶著墙壁缓缓的站起身。

一定会有办法的。

苏亚娜要自己冷静下来,她不可能输给这个不起眼的女人,这么多年来,杨浩筑的身边只有她,以後也只能有她。

「你现在立刻消失在我的眼前,」她怨愤的看著唐明月,「等我冷静一点之後,我会再找你。」

唐明月深深的看著她,同样身为女人,她很同情她,但她明白,苏亚娜最不需要的就是她的同情。

所以她默默的离开……

www.kanyanqing.cn

唐明月闷闷不乐的回到杨家。

她苍白著一张脸不能让母亲看到,她现在无法去面对质问。

意外遇到苏亚娜的事情如同一块大石似的压在她的心头,沉甸甸的几乎使她喘不过气来。

「明月!」

等在门口多时的连咏雯,一看到从计程车上下来的她,立刻开心的迎了上去。

「咏雯?!」乍见到她,唐明月有些意外。

「怎么?」看到她的神情,连咏雯忍不住开玩笑的说道:「你不高兴见到我吗?」

「怎么会。」唐明月露出一个笑容,「你等很久了吗?」

「还好。」连咏雯开心的看著她拿出钥匙将大门给打开。「这几天还好吗?」

她将钥匙给放在桌上,然後点点头。「我妈妈的手术很顺利,复元状况也很好。」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你跟杨浩筑。」

她垂下目光,顾左右而言他,「你要吃水果还是喝果汁?」

「不用忙了。」连咏雯拍了拍身旁的位子要她坐下,「我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来看看你好不好而已。」

唐明月无言的看著她,她深知连咏雯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她的三言两语所打发,所以她只好依言坐了下来。

连咏雯深深的凝视著她,她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不过看来还算精神,只不过……

「你遇到了什么问题?」

她直截了当的问话使她的身躯一僵,她几乎忘了她有洞悉人心的神秘力量。

「告诉我!」连咏雯皱起了眉头。

她沉默著。

连咏雯二话不说的伸出手,紧握住她的。

「不要!」唐明月的声音有些发抖,她忙不迭的将手给缩到身後,「我自己说——我遇到了苏亚娜。」

苏亚娜?连咏雯先是一楞,然後杏眼一瞪。

「那个贱女人!」

听到她的话,唐明月保时缄默。

「她跟你说什么?」她愤愤的问。

「也没什么,」唐明月深思了一会儿後,才语重心长的说道:「她很惊讶再看到我。」

「可以想见,杨太太的宝座飞了嘛!」她鄙视的说。「她会开心见到你那才有鬼。」

「其实她很爱浩筑。」

「可惜人家不爱她啊!」连咏雯想也不想的反驳。

听到她的话,唐明月有些惊讶,「你怎么能那么肯定?」

「我就是能。」连咏雯不知道为什么她到现在还看不清楚状况,难道真是当局者迷吗?

「但是浩筑跟她才是相配的一对。」

「这种话要杨浩筑说了才算。」她一针见血的指出,「你要知道,若杨浩筑真的对那个苏亚娜有情,你走的这五年,他们早结婚了。」

关於这点,唐明月自己有想过,她也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苏亚娜跟杨浩筑迟迟没有结婚。

「浩筑说……」

「说什么?」实在受不了她的吞吞吐吐,连咏雯急急追问。

她的眉头微蹙,「我们还没离婚。」

「咦?!」这次惊讶的人换成了连咏雯,「真的假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她的表情也很困惑,「这是浩筑跟我妈妈说的,我本来想跟他问清楚,可以这几天他很忙,而现在——苏亚娜又出现了。」

「那个贱女人根本就不是问题,」连咏雯想也不想的把苏亚娜给丢到脑後,「重要的是,你们若还没离婚,是不是就代表你们还是夫妻?」

唐明月想了一会儿,她也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回事,所以无从回答起。

连咏雯沉思了下,「这么说来——我赢了。」

她没头没尾的话令唐明月不解,只见连咏雯兴奋的跳起来。

「没想到,这么容易我就赢了,这个夏泽可能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听到了夏泽这个名字,明月知道了她开心的原因,她不由得露出一个浅笑,奇怪,咏雯有著洞悉他人的能力,但似乎对这个叫夏泽的男人,她一点察言观色的能力都没有。

「你们再办一次结婚典礼好了。」拍了拍她的手,连咏雯说道:「这样我不算是胜之不武,夏泽也可以输得心服口服。」

这种事似乎不是连咏雯说了就算吧!唐明月在心中苦笑,她连杨浩筑现在在想些什么都不清楚,还婚礼?!

「可是苏亚娜说……」

「你管她说什么…」连咏雯一点都不认为这个苏亚娜有任何的威胁性,迳自说道:「反正五年来,你没出现,他们也没结果。所以你现在回来,也不算是第三者,你没有破坏他们,相反的,若她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夺人所爱的人就是她。」

连咏雯的话她很明白,但是苏亚娜怨恨的神情,她却挥之不去。

「我的命是她救的。」

「拜托!她是医师,本来就该救你。」关於这点,连咏雯说得一点都不留情。「今天若换成别的医师,他们也同样会尽力的救你一命。若医师救了人,每个人都要拿老公、老婆去感恩,那当医师的不爽死了。」

她的话使唐明月哭笑不得。

「若她再来找你麻烦,你叫她去找杨浩筑。」连咏雯拍了拍她的手,知道她这个人一向以和为贵,所以只有被欺负的份,「毕竟选择的人是他,要她去找他。」

唐明月垂下目光,没有言语。

「不然叫她来找我。」

她一诧。

「她要男人,我的神奇婚友社就帮她找个男人,入会费跟她打个八折好了。她要几个,我就给她几个,如果她眼光真的那么高的话,我把夏泽介绍给她,夏泽不错的,又高又帅,可不比杨浩筑差。」

唐明月再也忍不住笑了开来,连咏雯实在是活宝一个。夏泽?!没想到她的脑筋竟然动到夏泽的头上去了。

这样的女人……:唐明月心想,夏泽选择了她,还真是挺辛苦的。

「总之那个苏亚娜你就不要管,你就开开心心的再办一次婚礼就好。」连咏雯讲得心都快飞起来了。

「可是……」唐明月看了看自己的脚。

「脚?」她注意到她的目光,「拜托!不过就是脚瘸了罢了,根本不是问题。」

唐明月摇了摇头,「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讲,但是—要娶我的好像不是你吧!」

她先是一楞,然後忍不住哈哈大笑,看来唐明月也是个开朗的人,只不过这几年的际遇使她的个性大变。

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相信只要是有情人都会在一起,唐明月和杨浩筑一定不会例外,她赌上了她神奇婚友社的招牌保证。

www.kanyanqing.cn

寒流来袭的夜晚,唐明月早早就上床睡觉。

窝在舒服的大床上,她沉沉的入睡,一直到她上床睡觉的时候,杨浩筑因为工作都还没进家门。

黑暗中,房门静静的开启、带来些许亮光,然後又恢复一室的阗静。

丝被被拉起,一个黑影轻轻的躺到了她的身旁。

身躯乍然碰上有些冰凉的肌肤,使她战栗了下,她眨了眨眼,缓缓张开眼睑。

「你回来啦!」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搂抱著她,点了点头。

她压下打哈欠的冲动,「你饿吗?要不要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

杨浩筑摇了摇头,吻了吻她。

他的唇有些冰冷,她反手紧抱著他。

「外头很冷吗?」她柔声的问。

「有点。」他简短的回答,他紧搂著主动投怀送抱的她,热切的吻著她,在她的颈边磨蹭著。

她主动的翻身压在他的身上,在黑暗之中,他的黑眸闪闪发亮,她微微一笑,低头吻住他,她的动作很快的就让他燃烧了起来。

www.kanyanqing.cn

浴室淋浴的水声停止,躺在床上的唐明月整个人还懒洋洋的昏昏欲睡。

杨浩筑简单的披了件浴袍走了出来,虽然已经天亮了,但气温还是偏低。他打开暖气,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目光若有所思的落在她身上。

「昨天你在医院遇到亚娜?」

听到他的话,她身躯明显一僵,精神全都来了。

「怎么不说话?」他站在大床旁,低头看著她。

她躲著他的眼神,缓缓的坐了起来,赤裸的肌肤接触到有些冰冷的空气,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明月?」他皱眉。

有个内科医师跟他有些私交,意外的看到苏亚娜和她在角落交谈,好心的告知他这件事。

「你早餐要吃什么?我去弄。」唐明月飞也似的从另一头下床。

他快她一步的抓住她。

「你在逃避些什么?」

她依然不敢看他,「没有啊!」

「明月!」杨浩筑的口气有著警告,「你不要以为我不清楚,苏亚娜跟胡定强两家是世交。」

听到他的暗示,她的脸色刷地惨白。

「你该不会以为我打算……」她的话声隐去,要不是情况特殊,她真的会大笑出声。

「说话!」他的手用力的捏著她的手腕。

她忍住痛,没想到到这个时候,他还是认定了她与胡定强有什么。

「我说过——我爱你,在我心中一直只有你。」

他瞪著她。

「你不相信我?」她心痛的问。

「你要我怎么信你?」他激动的反问,「你以为只要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我们就可以回到以前了吗?」

她吞下喉中的酸楚,「我们都回不去以前了,因为我也不是以前那个行动自如的唐明月。」

他放开了她,气愤的看著她,「我不会因为你的脚而瞧不起你,我看不起的是你的不忠。」

「不忠?」她觉得讽刺的露出笑容,「对!我不忠,所以我们离婚了不是吗?」

「我们没有离婚!」他厌恶的说,「虽然当初我很想,但我毕竟没有做,我为什么要成全你跟胡定强?你们凭什么耍著我玩?觉得我是个孤儿,好欺负吗?我找了你一年多,最後不得已放弃,现在好不容易你自己自动送上门,只不过我没想到你竟然可以大言不惭的说爱我?!」

唐明月闻言,倔强的仰起下巴,「既然你不信我,那我想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她的话狠狠的打击了他,他咬牙切齿的瞪著她,「别忘了,我们还没离婚!这次我不会那么简单就放过你。」

她紧握了下双手,「何必呢?死守著这个婚姻只因为你的不甘心,你太傻了。」

「这话,轮不到你说。」他愤愤的转身离开。

她沮丧的将脸埋在自己的双手间,似乎只要他们的关系稍稍缓和了点,一句话却又可以轻而易举的瓦解一切。

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起司
  2. 老狼
  3. 凌尘
  4. 随眸
  5. 沈郡
  6. 辛颖
  7. 莉莉桃
  8. 丹妮
  9. 碧薇莉·邰俪
  10. 皓月
  11. 田蜜
  12. 颜郁
  13. 子心
  14. 苏桦
  15. 花袭人
  16. 纳兰月
  17. 苏霏
  18. 于悦
  19. 唐席
  20. 孙慧菱
  21. 杜欣怡
  22. Bony
  23. 邝灵枫
  24. 方辰
  25. 夏洛蒂·兰姆
  26. 唐蓉
  27. 暗夜流光
  28. 张静君
  29. 玫瑰
  30. 羽宸寰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