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子纹 > 《出墙妻》
返回书目

《出墙妻》

第四章

作者:子纹

又是她!

杨浩筑看到连咏雯的身影,想也不想的退回电梯里。

他的速度快,不过连咏雯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以跑百米的冲刺速度,硬是挤进了电梯里。

「你——」他无奈的将头一摇,「请问几楼?」

她瞄了他一眼,「你几楼我就几楼。」

他瞪著她。

她也大方的让他瞪。

要耗,她多得是时间。倒是他这个大医师,可能没多少时间跟她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我只有一个小时半的休息时间。」

「我要说的话也花不到你一个小时半。」她俏皮的说,「走吧!找个适合谈话的地方。」

他没好气的看著她,最後按下楼层钮。

当电梯门一开,杨浩筑冷著一张脸率先走了出去。

连咏雯忙不迭的跟在他的身後,以他走路的速度,唐明月要追上他的脚步可能挺吃力的,她心想。

他转进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头还有座通往另一栋大楼的电梯。

「哇!」她进入另一座电梯里,不由得叹道:「干么?这年头医院里头也搞神秘啊!」

他不想回答她,只是带她进入自己的办公室。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不要以为我喜欢来医院,」她不以为然的说,「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我根本懒得来找你。」

杨浩筑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後,皱趄了眉头,「咱们明人不说暗语,是谁要你来整我?」

连咏雯笑了,反过来问道:「怎么?你仇人很多吗?」

「我没时间跟你打哈哈!」冷著一张脸,他压下脾气,「说出你来找我的原因。」

是否当医师就要这么死板板的?

她皱起眉头,看来唐明月的眼光也不怎么样,不然怎么会挑上一个大木头呢?

「我是为了明月来的。」

原本平静的五官听到这个名字显得有些波动,但他随即隐去。「她人呢?」

「在我家。」她也直言不讳,「我要你挪个病床给明月的妈妈。」

「凭什么?」

「凭明月跟你有过一段情啊!」她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而且她妈妈还这么看得起你,坚持要你替她开刀,你该感动了。」

这个女人果然脑袋不正常!杨浩筑在心中啐道。

「我跟她没有关系了。」

「难说!」连咏雯简短的说道:「根据我这个神奇婚友社社长的直觉告诉我,你们可不见得真是缘浅难白头。」

他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其实你一定得帮我,不然我会叫霍腾雅跟你开口。」

「腾雅?!」提到好友的名字,他立刻瞄了她一眼,「是他叫你来整我的?」

「当然不是,那小子还请不动我出马,」她哼了一声,「我是他阿姨,你知不知道?」

老实说,他不知道。

「我跟他妈妈是结拜姊妹,那个死囝仔要叫我一声阿姨。」

真是乱七八糟!杨浩筑不想理会她跟霍腾雅是什么样的关系,他根本不想搞清楚。

「叫她来找我。」

「谁?」

「唐明月。」他不是很情愿的说出这个名字。他听得出来连咏雯语气中的刻一思。

「为什么?」

「我会给她妈妈一个病房,但她要先来见我一面。」

连咏雯双手抱胸的打量著他,猜测这家伙心中的想法。老实说,她并不相信在误会还未解开之前,他会给明月什么好脸色看。

「我还是不知道你的目的。」

「你不用知道。」他冷默的说,「你只要转达我的意思就好,要来下来随便她,今天晚上七点在医院门口等我。你……」连咏雯的嘴巴一开,他立刻接著说:「不准跟来。」

「为什么?」

「现在是你们有求於我,所以照著我的规炬走,听懂了吗?」杨浩筑不近人情的说:「你没有问问题的权利。」

好家伙,竟然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连咏雯气呼呼的看著他,再次相信唐明月一定是瞎了眼才会爱上这个死木头。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以出去了。」

她楞了一下,看著杨浩筑,这个死人头……

「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我看多了,」她冷冷的说,「你以後一定会後悔这么对待我。」

对於她的话,他没有太大的回应,只是阴沉的看著她。

连咏雯也不跟他多废话,站起身,乾脆的离开。

她将会将他的话给带到,但他最好不要做出太过分的事,不然她会要他好看。

www.kanyanqing.cn

站在医院的大门口,唐明月搓了搓有些冰冷的手。

下午的台北下了场雨,这使她的脚更痛了,她想要进医院大厅去等,但又想到杨浩筑的交代是在大门口,她忍著不适等待著。

她想不通他突然要求与她单独见面的目的,她忐忑不安的想著,就在她出神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房车停在她的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车窗降下,杨浩筑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上车。」

没有迟疑,她打开车门,坐进车子里。

几乎在她关上车门的同时,车子便又移动,他冷著一张脸将车给开进川流不息的车阵里。

她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她也没有开口问。

曾经很熟悉的两个人,现在却连陌生人都不如。

不久後,他将车停在一家日本料理店的门口。

「下车,我订了位。」杨浩筑的口气依然平静没有起伏,「我去停车,你先进去。」

她垂下目光,「为什么这么麻烦?你有什么事,现在说一说就好,何必……」

「我要吃晚餐。」他打断了她的话,「进去,听到了吗?」

她咬著下唇,原本动也不动的跟他坚持著,最後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毕竟还是无法反驳他。

下了车,她看著车灯消失在停车场的方向,才缓缓的走进餐厅里。

她端坐在日本料理店的包厢里,等著他的到来。

杨浩筑没有多久便定了进来,看到他与服务生的交谈,让她明白,他是这里的常客。

他点了许多菜,还要人送来清酒。

平时他并不喝酒,毕竟他是个医师,时刻都有突发状况,若碰上紧急情况而他又喝了酒,那就麻烦了,但最近,他似乎因为唐明月的出现而破例了许多次。

餐点送了上来,但他几乎没有动筷,只是暍著酒。

「你……该吃点东西。」鼓起勇气,她说道。

令她惊讶的,杨浩筑喝酒的动作一顿,然後将酒杯放下,拿起筷子,吃了口东西。

他阴沉的模样令她心头满是苦涩。

「你找我来做什么?」她问,该来的总是会来,她一双美目直勾勾的看著他。

他的嘴角扬起讽刺的弧度,「你变得很沉不住气。」

她咬了咬牙,缓慢的说:「我很谢谢你愿意给我和我妈妈协助。」

「我还没答应。」他打断了她的话。

她惊讶的望著他。

「我可以帮你,但有个条件。」

她不解的望著他,「条件?」

「没错。」他近乎下带情感的看著她,「回到我身边。」

听到他的话,她的双眼震惊的大睁,怀疑自己听错了,在这么多年过去之後,他竟然……还要她回来?!

「你不同意?」看到她的表情,他的神色变得阴郁,「为了那个姓胡的男人吗?你别忘了,要论名利双收,我可不输他。」

她的心中有苦涩,名与利对她而言从来就不重要,但在他的眼中,她竟然变成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女人。

「你要我回到你身边?」她强迫自己开口,「目的是什么?我想,不是再做回夫妻吧!」

他讽刺的笑了出来,「你还指望做杨太太吗?」

她感到鼻头一酸,忍住了眼眶里的水气,「我当然不敢指望,不是夫妻,那回去做什么?情妇吗?」

「情妇这个身分,你应该做得很得心应手了吧!」他没有明确的回答她,但他的话却严重的伤害了她。

她从来不是任何人的情妇,但在他的心目中,这几年来,她是属於另外一个男人的。

她低头看著紧握著的双手,不知道这是否就是连咏雯一直跟她强调的,她与杨浩筑之间未了的宿命……不是夫妻,只是单纯的情欲。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自己的眼泪;往肚子里吞。

「好。」她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之後,强迫自己点头,「我会回到你身边,不管你想把我排在什么样的位置,是情妇也好,是佣人也罢,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做。」

她答应、,不为什么,只是因为她爱他依旧。

虽然他现在恨她,但或许……或许在有一天,他会放下心中的恨,纵使他们不能白头,但至少,—她要他对她不再有怨恚

杨浩筑心中有些意外,他没料到她会答应得如此乾脆。她似乎也没有改变太多,一直以来,她就是个孝顺的女儿,而现在她对她母亲的心依然没有任何的改变。

「那个姓胡的男人,我不准你再跟他见面。」

她几乎想要大笑,她压根跟他口中那个姓胡的男人没见过几次面。她点了点头。

他将手中的清酒一饮而荆

他无法言语,只是静静的看著她。

她沉静的模样一如多年他初识的她。

但她的背叛却使他的心烧成灰烬,什么都不剩。

他变成了个没有感情的人,在此刻,他几乎听得到自己沉重的心跳声,他看到她哀伤的脸庞。

内心深处拒绝去思索她哀伤的原因,因为他根本不能接受在她心中,回到他的身边的这件事,会令她难受。

「走吧!」他站起身,率先定了出去,他要自己不要去在意她几乎没有动筷。

反正她已经够大了,该懂得如何照顾自己。

看著他僵硬的背影,唐明月露出一个苦笑,她站起身,吃力的跟在他的身後。

蓦然之间,她才想到,他似乎还没有注意到她的「缺憾」,站在料理店的门口等待的她觉得讽刺。

他的心……不再是她能了解的了。跟他回去,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她也没有答案。

「我想请你先载我去咏雯家一趟。」唐明月上了车之後,柔柔的提出要求,「礼貌上,我应该要跟他们说一声。」

杨浩筑没有太大的异议,只是照著她的指示,将车子停在一间小算命馆前。

「你等我一下。」她低语了声,便推门下了车。

他没有回答,只是冷眼旁观的看著她进门。

看著她的背影,他缓缓皱起了眉头,有东西不对劲……他坐直了身躯,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在他还未来得及思考之前、他已经一把将车门用力推开,疾步的走到她的身旁。

他一把拉过了她。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使她跟跄了下。她的脚更痛得使她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

「你的脚……」他瞪著她的右脚,「为什么?」

「跛了。」她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容,拉回自己的手。

她要自己尽可能正常行走,但没有办法。她脚痛得使她陷入更困窘的状态之中。

她可以忍受旁人眼底对她的脚所透露出的任何讯息,不论是同情或是讥讽,但独有他,她无法接受看到他眼底的那些一同样的情绪。

「你回来了!」几乎在她进门的同时,连咏雯冲了出来,「那家伙找你干么?」

「我要跟他回去。」唐明月感激的对她露出笑容,握著她的手,「谢谢你的帮忙。」

连咏雯一楞,然後从两人紧握的手中,她清楚的知道了些她压根不想知道的事。

「王八蛋,他要你回去当情妇啊!」她气愤的骂道,「他以为他是哪位啊?」

「别说了!」杨浩筑在门口,唐明月以和为贵的安抚著连咏雯,「这一切真的谢谢你。」

谢?!

她连咏雯向来不需要人眼她道谢,因为她一向只做对的事情,她冲到杨浩筑的面前。

「杨大医师,你现在是想怎样?」她双手擦腰的瞪著他问,「当女人好欺负吗?」

杨浩筑没有回答她,他的目光迳自看著唐明月的脚。

连咏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你在看什么?」

「为什么?」他依然没有理会她,迳自看著唐明月问。

唐明月露出一个浅笑,微垂下眼睑,「出了车祸。」

「什么时候的事?」拉著她,他追问道。

「重要吗?」她直视著他反问:「你会在乎吗?」

他的身躯微微一僵,放开了她的手,「交代好了就上车。」

「喂!我在跟你说话!」连咏雯挡在杨浩筑的面前,她可不能忍容自己被当成隐形人似的。

他扫了她一眼,停下脚步,「你想说什么?」

「你要她跟你回去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他这句话堵得连咏雯闭上了嘴,但心头的一把火却狠狠的往上烧了起来。

「凭我是她的朋友,凭我要替她……找老公!」

她的话使唐明月惊讶得双眼大睁,而杨浩筑的眼神则冷得可以使地狱都结了冰。

唐明月连忙拉了她一把,「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本来就是,你也老大不小了,虽然我跟夏泽打赌要让你跟这家伙破镜重圆,但这家伙根本就没血没泪,我也不想你所托非人,所以打赌输了无所谓,重要的是你要有个好归宿。」连咏雯实在想不到一向把钱看得比命还重的自己,现在竟然也开始两肋插刀了起来。

唐明月困惑的眨著眼,全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杨浩筑一把将唐明月给拉到自己的身後,看著连咏雯,「夏泽?!你说夏泽跟你打赌?!」

她点头。

「打什么赌?!」

「三个月内让你们俩破镜重圆,我做到,他就给我一百万,输了就替他做牛做马一年。」

杨浩筑在脑中思索著她的话。

唐明月更是不解,「为什么?这样的打赌对你们彼此有什么好处?」

「我可以赚赌金啊!」她理所当然的回答。

「那对夏泽呢?」杨浩筑瞄了她一眼,一针见血的反问:「夏泽又有什么好处?」

「我替他做牛做马一年啊!」她瞪了杨浩筑一眼,她刚才说的话,他都没听进去吗?

什么样的人会要这么怪的一个女人替他做牛做马一年?!杨浩筑上下打量著。

连咏雯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你干么这么看著我?」

「想不到夏泽聪明一世也会胡涂一时。」他冷冷的抛下了一句,拉著唐明月就走。

「喂!」她对他的话不甚理解,「你这家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不要拉著人就走,你还没听我把条件说完。」

不理会身後的叫嚣,更不理会唐明月欲言又止的神情,杨浩筑将她给塞进车里,然後上了车,火速的离开。

「咏雯有话要跟你说。」硬著头皮,唐明月开了口。

「她要说什么关我什么事!」他一点都不给连咏雯面子,迳自冷淡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听她说?」

他的话使唐明月闭上了嘴,杨浩筑的脾气一硬起来,任谁说破了嘴都不会有用。

只不过方才连咏雯那副巴不得把杨浩筑给串了似的神情……她想来就觉得有些许的不安。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羽宸寰
  2. 欢愉
  3. 纽约
  4. 琉璃碧
  5. 水蓝
  6. 黄若妤
  7. 语绿
  8. 易小虹
  9. 狐心
  10. 尹绯
  11. 洁喜卡·司蒂儿
  12. 佟月
  13. 晓春
  14. 焚夏
  15. 古玥
  16. 笔涵
  17. 汪孟苓
  18. 爱曼达·奎克
  19. 牧芯
  20. 关静
  21. 简钰
  22. 张秀环
  23. 郭小祯
  24. 倪真
  25. 成莹
  26. 言爱
  27. 拓拔月亮
  28. 谷萱
  29. 方小亚
  30. 吕翎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