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子纹 > 《出墙妻》
返回书目

《出墙妻》

第二章

作者:子纹

唐明月失眠了一个晚上,然後她发现,那个奇怪的女人竟然真的说对了一件事。

五年来,她一直很少离开乌来到台北市区。

虽然两地相隔并不远,但她行动不便又没有代步工具,所以她很安分的留在鸟来。

而她万万没想到这次,她居然真的得离开,而且还真是为了至亲……

她下了计程车,缓缓的走近了医院的大厅,周遭来往的人,刺鼻的药水味再再的冲击著她的一切感官。

「明月,对不起!」唐千传一脸歉意的看著远远走来的妹妹,「让你跑这一趟。」

「哥,你在说些什么话?」压下心中的惶恐,她挤出一个笑,安抚著兄长。

她担心著自己在病杨上的母亲,更担心连咏雯说的话语会成真,此刻的她不安而恐惧。

唐千传是个老实人,在云林以务农为生,生为唐家的独子,他一肩扛起照顾早寡母亲的责任。

这几年来,因为唐明月的离婚,令唐母很不谅解,所以她也在唐千传婉转的要求下,几乎不回云林,就算她回去了,母亲依然固执的不跟她见面,甚至会因为她的回家而大发脾气。

「她坚持说要来台北的大医院看心脏。」唐千传在她耳际低语著,「我实在拗不过她……」

「我知道。」唐明月很清楚自己母亲的死硬脾气,「她的心脏出了什么问题吗?」

「心肌梗塞。」

她不觉的皱起了眉头。

「要做心导管手术,其实这种手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们在南部就找得到不错的医生,可是她说一定要来台北。」

「是啊!远香近臭是吗?」唐明月的嘴角勾起一个无奈的弧度。「妈住哪间病房?」

「你先不要过去。」他拉住了她。

她困惑道:「怎么?妈还在生我的气?」

唐千传的笑容有些勉强,「不是,我是要先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我们要转院了。」

「转院?!」她重复了一次,「出了什么问题吗?」

他的眼神闪躲著她。

「哥,」她见状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妈该不会意外检查出什么重大疾病吧?」

「没有。」他连忙摇头,「你不要胡思乱想?只不过——妈说,她不喜欢这家医院。」

可这是台北前几大的医院,心脏科也还算小有名气,为什么……

「她说,她若真要动手术,也要自己信得过的人替她操刀,要死她也要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唐明月有半刻不能理解他的话,然後,她的脑袋轰了一声。

「妈要转去静心?!」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

唐千传叹了长长的一口气,然後点点头。

她很明白只要是母亲所坚持的,很少人能够打消她的念头,但是……她想起了连咏雯的话,难道她眼杨浩筑的缘分真的未尽吗?

她迟疑的脚步缓缓朝著母亲的病房移动。

「妈!」

半卧在病床上,鼻子还罩著呼吸器的陈彩萍看到进门的女儿,没给她什么好脸色,迳自将眼睛给闭上。

「明月,你来了啊!」在一旁忙碌的整理著东西的人是她的越南籍大嫂卢燕。

「是啊!大嫂,好久不见,」唐明月微点了下头,坚持的走到陈彩萍的面前,「妈!」

陈彩萍不是很情愿的张开了眼。

「你还好吧?」

「暂时死不了。」她虽然躺在病杨,但说出来的话依然很犀利。

她的另一半在明月三岁时就走了,什么也没留下,就留下唐千传、唐明月兄妹俩给她。

她含辛茹苦的把他们给拉拔大,她不能软弱,毕竟不坚持,她可能连自己和一双儿女都养不活。

好不容易,辛苦了大半辈子,孩子大了,儿子结了婚,女儿也有个好归宿,还是个「先生娘」,她也算可以放下心了。

谁知道,女儿结婚不到一年就离了婚,而且就连个理由也交代不清楚,更绝的是接连几年都不回家看她一面。

唐明月的婚姻结束得如此草率,让她脸面无光不要紧,反正她一向也不看重这个,重要的是,女儿竟然一点都没把她这个老的给放在眼里,就连腿瘸了这事也跟她交代得不清不楚。

单凭这些,她便气得不想跟她说话。

「这家医院的医师不错,我们……」

「我不要在这里。」陈彩萍根本就没有给女儿说完话的机会,「我要去给自己的女婿看。」

「妈,我已经离婚了。」

「离婚是你在说的,」她动了气,「我可没说。你结婚时,我同意,你离婚当然也得我说了算。

「可是,妈……」

「不然,我回家去,我乾脆手术不要做了,反正我也是老废物一个,早死早超生,让你清静点。」

母亲这个样子还真是有理说不清,为了怕她的心脏出意外,所以唐明月忍下了冲动。

现在病人最大,纵使她再心不甘情不愿,她也得依著母亲的意思走,而且她早知道自己是劝不动她的。

「好。」她叹了口气,「你别生气,你要转院就转院,全都由著你,好不好?」

陈彩萍的反应是将头给撇到另外一边去,不再看她。

唐明月无奈的转身离开了病房。

「手续办好了吗?」才出病房她便看见迎面走回来的大哥。

唐千传手拿著资料点了点头,「办是办好了,只不过……」

看到他欲言又止的神情,她不解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他看了妹妹一眼,「老实说,妈现在的状况实在不适合转院,可是因为妈很坚持,所以我们才……」

「这个我知道。」她柔声打断了兄长自责的话语,「妈坚持要做的事,我们很难说不的。」

唐千传叹了口气,十分为难的开了口,「你也知道静心医院的心脏科是国内的权威。」

她眼睑垂下,她当然对静心医院十分清楚,他们彼此都明白,她与那间医院有著难解的纠葛。

她的手紧握了下,「大哥,你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他们目前挪不出病床,」深吸了口气,他说道:「所以我们只能将妈先转到急诊室去候著,而且杨……浩筑,要请他出马开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毕竟,心导管在心脏科来说,不算个大手术。」

唐明月的脸色檄白,「大哥,你的意思是……」

他低下头,深思了一会儿,然後捉住了她的手,「为了妈,去拜托一下他好吗?我相信,以他现在的地位、权力,只要他一句话,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不用说,她很明白大哥口中所言的他是谁。

五年了,她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她,而且是以……她动了下自己的脚,传来的痛使她闭了下眼。

「明月,我知道这样让你很为难,但为了妈——她年纪那么大了,难不成你真要她在急诊室里等著吗?」

「我明白了,哥,你不用再说了,」唐明月柔柔的笑了开来,「我会……去找他。」

「明月,对不起!我……」

「大哥,你什么都不用说。」她坦然的说,「当年是我负了他,原本以为这辈子我们不会再见面,但世事果然还是难以预料。该躲的,还是躲不过,你等我消息。」

拍了拍兄长的手,她离开了医院。

其实连她都没有把握自己是否能够得到唐千传所想要的答案,只不过现在为了母亲,再怎么样,她也得去试上一试。

杨浩筑……不知为何,她的心竟然莫名的期待了起来。

不过或许该说,早在那日,连咏雯到她家时,她的心头就已经种下期待的种子了……

www.kanyanqing.cn

静心医院里同样飘浮著熟悉的味道。

五年前出车祸时,她在医院前後住了近三年,对医院,她虽熟悉也有著莫名的排斥感。

现在,她静静的坐在院内的餐厅中,她请人传了讯息给杨浩筑,她不知道他是否会来,只是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午餐时间过了,餐厅里剩下的人三三两两,她不去看时间,纵使她已经等了很久,但她依然等下去。

餐厅人又多了,然後又走了,最後有些馆子已经在打扫了。

她的嘴角扬起一个无奈的弧度,毕竟……他还是不见她的。

她的手轻抚著衬衫下的坠子,坠饰是她的订婚戒指,这几年来,她把戒指当成坠链藏在衣服里,不让任何人看到。

这是一段只有她才能知道的甜美过去。

至於结婚戒指——早随著当年的离婚证书一并还给了他,她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这个简单的订婚白金戒指。

就在此刻,她听到了脚步声——她缓缓的抬起头,入口处出现了个高大的身影。

在瞬间,她的世界似乎就停顿住,她看著他踩著自信的步伐走向自己……

相较於她的傻楞,杨浩筑的神色显得冷漠而严厉。

「你找我做什么?」他黑白分明的眼睛显示不出任何情绪,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严峻的他使她心中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他变了……原本一个开朗又爽快的男人变了。

这一切的转变都是因为她吗?她的心里生起一股怜惜又愧疚的感觉。

「我……」她吞下口中的苦涩,强迫自己开了口,「对不起,打扰了你……」

「有话快点说,我很累,要下班了。」

这样冷淡的口气,几乎使她连说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她再凝起一股勇气,要自己继续说:「我有点事……想请你帮个忙。」

她的话使他的眼神更冷,「帮忙?!我何德何能能帮你这个少奶奶的忙?!你的丈夫呢?」

简短的话使她脸上的血色几乎消失。

「我没有丈夫。」她艰涩的说。

「没有丈夫?!」他重复了一次,似乎在玩味著她话中的意思,「怎么?你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破碎了吗?」

他的话令她一时哑口无言。

他帅性的坐到了她的对面,直视著她的双眸,「该不会才几年的时间,那男人就对你没有兴趣,你耐不住寂寞,所以想到了我这个被丢到一旁的前夫?」

「请……」她的泪在眼眶内打转,但她强迫自己不能流下来。深吸了口气,稳住情绪之後她继续开口,「请你别这么说,我来这里,只是想请你帮个忙,不是来谈论私事。」

听到她的话,他的眼神一冽。

「因为……因为我妈妈心脏出了问题,需要做手术,她想要转到你们医院,接受你的治疗。」终於,她将自己的目的一古脑的说了出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著她。

她强迫自己回视他的目光。

「可以吗?」她轻声的问。

「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

她点头。

「我——」他懒洋洋的开了口,「为什么要帮你?」

她明白自己是没有立场乞求他为她做任何事情,毕竟在五年前,是她选择背弃了他。

「救人是医师的天职不是吗?」

她的话使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个弧度,「你说的没错,救人确实是医师的天职。」

他的话使她的眼睛一亮。

「不过,如果你妈妈进得来医院,排得进我的门诊名单,我自然会诊疗她。没事了吗?我先走一步了。」

说完之後,他站趄身,转身离去。

「浩筑!」她急忙拉住了打算离去的他。

杨浩筑的目光冷冷的由上看向她。

她没有放手,厚著脸皮继续开口求道:「对不起,只是我妈妈真的很坚持要……」

「她有她的坚持,我也有我的原则,我的答案依然没变。」他冷冷的说,「请她一切照正常程序来,早知道你妈心脏会出问题,你或许当年不该选择姓胡那小子吧!」

他伤人的话语使她无力的垂下拉住他的手。

有些事、有些话在五年前,她选择了沉默这条路,五年後,她说再多也都是枉然。

「姓胡的只要开口,我相信以他家的人脉,不愁找不到好医师,」杨浩筑冷淡的看著她,语带讽刺,「就当是你给我这个被你抛弃的下堂夫一个尊严,别让我被你狠心抛弃下之後却还得帮你,好吗?」

他的一番话说得她的脸上血色尽失,这一刻她只觉得至身发冷,她的双手紧握,不让他发现她正在发抖。

他看了她一眼,然後头也不回的走了,看著他离去的背影,她的心也变得好冷。

她颓然的垂下了眼,帮不了母亲,她难过,但更痛苦的是看到仇视她的爱人。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尉祯
  2. 纪夏
  3. 君卉
  4. 蓝玫
  5. 骆青
  6. 雨菱
  7. 平果
  8. 任易虹
  9. 弱水
  10. 冷玥
  11. 莫辰
  12. 净而
  13. 非寒
  14. 顾盼
  15. 凡儿
  16. 艾伦·凯
  17. 于琛
  18. 朱纱
  19. 贝叶
  20. 杨紫玉
  21. 雪洚
  22. 舞月光
  23. 楚茜茜
  24. 樵菱
  25. 朵雨
  26. 伊蝶薰
  27. 向晴
  28. 琉风
  29. 黄若妤
  30. 舒情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