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怡珺 > 《炽焰猎蛮妻》
返回书目

《炽焰猎蛮妻》

第十章

作者:怡珺

“巧巧,那天见面之后,我一直忘不了你,你呢,是不是也想着我?”金发男子温柔的凝视巧巧。

“我……不知道……”巧巧望了望他陌生的脸,她几乎忘了这个男人的长相。

“你妈妈说了,希望我们能够常常联络,我相信这是她对我的肯定。”金发男子把她的心不在焉当成害羞。

“大概吧。”她仍提不起劲。

“我好喜欢你的温柔,我就是想娶像你这样的女孩。”

“温柔?”巧巧的视线终于放在他脸上,她有点担心,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她不符合标准。

“老兄,你看错人了,她绝对和‘温柔’两个字扯不上边。”

巧巧顺着声音抬头,却看见一张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脸。

“左清风?你怎么会在这里?”

“有谁规定我不能出现吗?”他双手一摊,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的脸。她瘦了许多,神情也不见开朗,显然她过得并不开心,果然,少了他还是不行。

“我不想看见你。”巧巧沉下脸。

他不是在台湾逍遥,怎么跑到美国来了?特地来破坏她的好事?他的心胸未免太狭窄了,这个臭男人!

“可是听说你在美国四处找男人相亲,我特地来劝这些要踏进陷阱的男人们小心点。”

“你……”

“巧巧,这是怎么回事?”金发男子瞪大了眼。

“他在台湾是一个流氓,我不小心被他缠上了,我们不要理他。”巧巧故意不理会站在一旁的左清风。

“你要不要告诉他,我们是在哪认识的?”他才不会轻言放弃。

巧巧的脸色更加苍白。“我……”

“在酒店不是吗?”他笑开了,“还要不要我告诉他,你是为了还赌债才去酒店上班的?”

“对不起,你到底是谁?”金发男子动怒了。

“我就是那个最倒霉的男人,而她是我的女人。”左清风睨着他,傲然说道,如果这洋鬼子还不闪开,他就真的要一次流氓给他看!

巧巧气得拍桌,“左清风,你当你是谁,我会看上你?你作梦!”

她的火气开始烧喽!左清风得意的偷瞟躲在一旁观战的杜丽雯。

“不是因为看上我,又怎么会跟我上床?噢,这让我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的小裤裤就被我看见了,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你这么喜欢我,早说就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的嘛!”

巧巧撑额低吟,“我招谁惹谁啊,都已经逃到美国了,这个煞星为什么还来?”

“巧巧,他说的都不是真的吧?”金发男子一脸忧心忡忡。

“叫她发誓啊!”左清风双手抱胸,开心地望着她铁青的脸。

“左清风,你说够了没?”巧巧已经无暇顾虑金发男子,她现在只想杀了左清风。

“反正这里是美国,听得懂国语的没几个人,应该不至于破坏你的形象。”他就是故意要说给那个洋鬼子听。

“你走!”

“你不想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乐见她发火。

“我猜你八成是后悔以前那样对我,来向我忏悔的。”但就算是真的,她也绝对不会回头!

“错了,我只是要告诉你,你放火烧掉的酒店重新开幕了,如果以后你又欠了钱,我随时欢迎你回来,毕竟是老相好嘛,我们还有几位酒客很想你呢……”左清风说谎不打草稿,把她在酒店的事加油添醋了一番。

“左清风,你给我滚!”巧巧气愤的抓起桌上的酒往他身上泼。“没见过像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家伙!”

四周响起众人的惊呼。

见她终于摆出泼妇样,左清风冷静的抬手拨开湿掉的头发,很高兴计谋得逞,但他只敢把笑声藏在肚子里,免得被她看出他的如意算盘。

“巧巧?”金发男子看着她的动作傻眼了。她不是很文静吗?怎么这男人说个两句话就让她变了,难道他看错人了?

“看吧!她才不是你理想中既温柔又体贴的女人,我告诉你,她最擅长的是放火烧房子、砸酒瓶、把你打得鼻青脸肿,不过如果你喜欢有暴力倾向的女人,我也不反对啦!”他说的都是事实,巧巧也没反驳埃

见金发男子已有几分怀疑,左清风加紧努力的破坏巧巧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如果你看过她把爸爸当儿子臭骂的模样,你就会更了解以后的婚姻是什么状况了。”他在脑中想像这个洋鬼子被巧巧连骂带踹的模样,差点笑出来。

“我不相信你的话,巧巧不可能是你说的那样,对不对?”金发男子望着巧巧,自欺欺人的不愿相信她的真实性情。

左清风再加把劲。“你想想看,她长得这么美,母亲又是成功的企业家,为什么她身边没有护花使者?就因为她是个大麻烦。”

“左清风!”巧巧再也忍无可忍,迅雷不及掩耳的甩了他一巴掌,再挥他一拳,抬膝往他胯间踹去。

“啧啧啧,你还是这么冲动。”左清风抬手压下她的膝盖,以免真的绝后,不过双颊挺痛的,这样的苦肉计总可以让这个洋鬼子死心了吧?

“哇——”金发男子尖叫一声站起来,“呃,抱歉,我有急事先走了。”说完,他落荒而逃。

“哈哈哈……”左清风得意不已。

巧巧张口结舌看着他跑出餐厅,然后转头瞪向左清风,恨不得将他那张笑脸撕毁。

他以为主动来找她,哄她两句,就可以把之前做的事一笔勾消吗?不,没这么简单,她已经决定恨他一辈子,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对他动心了。

她连看他都不想,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

“左清风,我看不起你。”她漠然转身离去。

杜丽雯来到他身边,“她根本不理你。”

“可是这才是巧巧,不对吗?她的巴掌还是这么有力……”左清风抚着脸颊苦笑道。

“你真的受得了她这样的脾气?”就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觉得女儿太暴力了,这样不容易找到丈夫啊!

左清风耸耸肩,“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不否认你对巧巧很有一套,但这并不代表你会善待她。”她淡淡说出他的致命伤,“你太花心了,巧巧不是那种可以和人共事一夫的女人。”

“你想巧巧会让我有机会花心吗?她那种火爆脾气如果知道我偷腥的话会做什么,是把我给阉了,还是……”杜丽雯的瞪视让他知道自己别再开玩笑,于是他正了正脸色。

“我从来不曾为女人费过心思,就连动怒都省了,但巧巧的出现颠覆了我对女人的看法,我终于知道我也可以爱上一个女人,而且想要永远拥有。我会出现在巧巧面前就表示我的真心,这辈子我只要她,请你给我机会赢回她的心。”

“你的话挺让人感动的。”因媒妁之言结婚的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动,唉,这小子她都征服了。

“那么我可以去追她回来了?”

“男人带给她太多负担了,她需要的不是和她针锋相对的男人,而是可以替她分忧解劳的伴侣,你做得到吗?”

“这不是问题,我能学会管理数百人,所以学着爱一个女人并不难,而且我连她父亲的问题都想好了。”保证让大家无后顾之忧,他的岳父也可以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他一定会使大家皆大欢喜。

“那个好赌的男人?”杜丽雯提起自己没用的前夫,忍不住露出嫌恶之色。

“嗯!”他一脸神秘的笑着。

“年轻人,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别让我失望啊!”杜丽雯点点头,“走吧!今晚就住我家,晚上还可以和巧巧斗斗嘴。”

“伯母,看来你挺欣赏我喔!”他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她的肯定,既然如此,抚平巧巧的怒气应该也不会是难事。

“虽然我是巧巧的妈妈,你也让我享受一下跟帅哥同行的乐趣嘛!”遇到她那没大志的丈夫,她实在没什么兴趣再碰男人,不过眼前这年轻人让她对男人有了新的评价。

“你缺不缺男朋友?我老爸不错呢!我妈去世好几年了。”先讨好丈母娘一番,之后要娶巧巧才会容易些。

“如果你爸爸也跟你一样这么英俊幽默的话,那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杜丽雯似真似假的说着,她挽起左清风,笑嘻嘻的离开。

???

巧巧瞪着客厅里并肩坐着聊天的两人,她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难怪左清风能找到她,原来是妈咪在一旁帮忙,他怎么说得动妈咪?她以为妈咪也很气他。

左清风送给她一抹胜利的微笑。

“赏了我一掌一拳,又在外头晃了这么久,心情好多了吧?”

“如果能把你从二十层楼丢下去,我会更开心。”她冷眼看他,极力压抑心里的怒火,如果她再受他勾动,那就太蠢了。

她不再在意他,他在她眼里微不足道!

“那还要看你有没有这力气呢!”杜丽雯笑道。

“妈——”巧巧立刻抗议。连妈咪都被他哄得昏头转向,左清风不愧是掌管风云堂love事业的大老板,哄女人的确有一套,当初她不就是在他的引诱之下半推半就地跌入情网吗?

杜丽雯来回打量他们两人。“你们之间的事自己摆平,我只当清风是好朋友,他还要介绍他爸爸给我认识呢!”

“既然这样,我就不用招呼了。”巧巧愈听愈气,转身进了房间。

气死人了!他居然连妈咪也收买,他到底要缠她缠到什么时候?

她那么努力的要忘记他,所以接受妈咪的安排,和不同的男人相亲,只想找到适合她的男人,但还是会忍不住拿他们和他比……

唉!她忘不了他埃

“巧巧。”左清风没征得她的同意便闯了进来,他抱住她,灼热的吻在一瞬间占据了她的理智。

她怎么也忘不了他,只因为她的心早就给了他……

不,她不想再受伤!

她很快的清醒过来,一把推开左清风。

“别碰我!”她捂着狂跳的心口,眼眸里满是恨意。

他的出现让她想起惨痛的回忆,那一道道灼热的伤痕还未痊愈,又再次被割开。

“巧巧,接受我的道歉。”如果她连话都不听,他们根本说不通。

“我不要听,因为你的话全是谎言,你大可去和别的女人玩你的爱情游戏,放过我行不行?”

“我不会再和你玩游戏,再说我也不会无聊到飞来这里只为了再伤害你。我先承认,我在你离开之后仍执迷不悟,是大家提醒了我,我才知道原来我早就爱上你了。”

她不屑的冷笑,“你的爱能持续多久,一天还是两天?”

他望着她,说出他的真心,“一辈子如何?”

巧巧因为他的话而有些动摇,但又想起他的心是居无定所的。

“别的男人我或许愿意相信,至于你……我受够你的欺骗,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她抹掉眼角的泪水,“多谢你的大费周章前来,我季巧巧不会再傻得相信你的话!”

她一味的反抗让原本信心满满的左清风几乎崩溃。

“你到底想怎么样?”

“滚出去!”

“我偏不要!”耍脾气他也会。

“你不要?那好,我走!”说完,她抓起衣服,狂奔出去。

“我如果让你走掉,我就不叫左清风!”说完,他也追了出去。

站在房门外的杜丽雯和季权书张大嘴巴看着两个人像狂风似的飞奔而去。

“都是你啦!好好的女儿给她惹出那么多麻烦。”她火大的踹了季权书一脚。

季权书苦笑着轻抚痛处。“你不是挺喜欢左先生,还说要他介绍他的爸爸给你?其实巧巧就像你一样,口是心非。”

杜丽雯一脸惊讶,“季权书,你什么时候变聪明了?”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要不赌博,脑子就清醒多了。”

她忍不住翻白眼。这个无可救药的男人。

???

“巧巧,等我!”左清风拉住疾奔的巧巧,在扳过她的身体时,发现她哭得伤心,他心疼的揽她入怀,“对不起,我总是在伤害你,明明知道会害你心碎,却又忍不住的想要你,哪知道其实当时我的心早就已经给了你。”

“一再的伤害就是你所谓的爱?我怎么还敢再相信你?我宁可面对平静的人生,还是一句话,放了我吧。”他的话若是在她出国之前就告诉她,她或许会满心感动,如今……一切都太迟了。

“就算你不是真的爱那个人,你也愿意嫁?”他怒火中烧,不敢相信她敢在他面前说出这种话!

“有何不可?平平淡淡总比大风大浪好埃”

“懦弱!胆小鬼!”他摇晃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吼。

有几名路人担心巧巧会被伤害,围过来关心。

“滚开!”左清风暴戾地瞪着多管闲事的人,他正在努力挽回巧巧的心,这些人凑什么热闹!

“先生,如果你再这样对待这位小姐,我要报警了。”有人在一旁说着。

“与你们无关!”他用英语吼回去。

他的激动引起周遭路人的不满,几句言语冲突便打了起来。

好不容易挣脱一堆拳头,他已经一身是伤,他并非无力解决这些莽汉,只是把心思都放在巧巧身上。

然而他发现她已经走远了。

她根本不在乎他的处境,难道他真的再也抓不住她的心?

左清风泄气的垂首,盯着鞋尖,却怎么想也不甘心。好,一次不成他就再试一次!

他突然抬头盯着渐渐走远的身影。

“季巧巧,我爱你!”他用英语狂吼,她和附近所有人都听见他的告白。

他开始举步追上她。

“我从第一眼看见你时就喜欢上你了,就算你很凶,就算你对我拳打脚踢、就算你烧了我的酒店,我还是爱你。”他跟在她身后,所有路人都伫足观看。

他盯着那低头疾行的巧巧,笑容愈加温柔。

“在爱上你之前我曾万分挣扎,可是你粗鲁的模样却深深烙印在我心里,让我为你痴迷,才会不顾一切的占有你,这都是因为我爱你啊!

“我或许想过要要你、骗你,但是当我以为你被绑架时,我的心也为了担心你而崩溃,你懂我的对不对?”

巧巧终于停下步伐,却迟迟不肯回头。左清风望着她耸动的肩,知道她哭得很伤心。

“我现在好感激那些替我们凑合的人,堂主、莫谦、莫谌,甚至还有我那个猴急的老爸,因为他们才让我找到真爱。”他握住她的肩,“巧巧,给我你的爱,我再也不要回到以前那个不爱人,也没人爱我的处境。就算是可怜我吧!请你爱我。”

她倏地转身,双手推着他的胸膛。

“你以为说说就可以解决了?你休想!”她的手继续推他,她向前跨一步,他就向后退一步。

“我告诉你,没这么容易!女人的心没有这么廉价,你这个该死的混蛋,连我季巧巧的感情都敢欺骗!”

“我再也不敢了。”他凝望她泪水奔流的脸,很欣慰她能发泄怒气。她憋了这么久,一定闷坏了。

“再也不敢了?你以为我还会给你机会?世界上最蠢的就是再给人一次机会的人。”

她推得手酸,颓然放下,“算了,反正我已经对你没兴趣……”

“巧巧,你愿意嫁给我吗?”他柔声问着早该提出的要求,说一次她不答应,那就说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她点头为止。

巧巧一阵错愕。他不是会开口求婚的人,他会对女人甜言蜜语,却从不论及婚嫁,难道他是认真的?

“你……”她抹着泪水抬脸看他,随即目瞪口呆。“你的脸怎么变成这样?”

“刚才被人围殴。”他看来真的很惨吗?或许可以用苦肉计加点分。

“我……”她想起刚才有段时间没听见他的吼声,他还以为他放弃了。

她想抬手替他抹掉脸上的血迹,手却在空中打住了。

“我才不理你!”她甩头就走,还是无法摆脱心里的委屈和不安。

左清风挫败的低吼,她刚才的表情根本表示她还爱着他啊!

她想逃避,他才不让她如愿。

“够了!”他抓住她,拉进怀里狠狠亲吻。

巧巧瘫在他怀中,无力抵抗。

她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渴望着他的呵护,她明白,除了左清风之外,她谁都不爱。

“跟我回台湾。”左清风抵着她的唇要求。

“不要。”她仍旧嘴硬。

“别任性了,告诉我,你要我用什么来证明我的真心?”再跟她拗下去,她没疯他就已经先发疯了。

“我要……”她的唇诡异的抽了一下,“我要跟你赌。”她掏出不久前没收老爸的牌,递给他。“发牌。”

她的脸上有着坚决,似乎已经为自己的未来作了决定。

“行,赌什么?”他的赌技可不差,更期待巧巧的赌运和她老爸一样惨。

“玩二十一点,我输一次就陪你一年,你输了,一次给我十万块。”她面无表情的说。

“行。”他回答得十分干脆,这点小钱他出得起。“来喽!”

两人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一玩就是一个多小时。

“又爆了。”左清风收回她的牌时笑得好开心。

他赢了五十次,也就表示她要陪他五十年,他绝对相信这五十年里他会让她爱上自己。

“再多玩几次。”巧巧面无表情的低语。

“你确定要继续?”他当然乐意,可是她好像很伤心,难道待在他身边这么痛苦?

“嗯。”

两人又在沉默中玩了十次,依旧改变不了巧巧的坏运气。最后他受不了了,把牌丢进垃圾筒。

“巧巧,如果你是因为输给我这六十次而伤心,就当我们没赌过吧!我不希望拿这个来拴住你的心,因为那是对你我的折磨。”他刚才的好心情已经消失无踪,他受不了她哀愁的模样。

“你……这个大笨蛋!”

她缓缓抬头看他,眼眶渐渐红了,嘴角带着甜蜜的笑意。“我大概是遗传了我爸爸,从小到大没什么赌运,逢赌必输,现在……我整个人都输给你了,所以在这六十年里,你不可以不要我喔!”

左清风诧异瞪着她,半晌后他大吼一声,“你在耍我?”

他脸上的惊喜是如此明显,对他而言,能够拥有她的心就是一辈子最大的幸福。

巧巧凝望他,知道自己从此之后对他没辙了。

“我爱你,我爱你!”她哭着搂住他,一声声的喊着。

左清风搂紧她,“巧巧,嫁给我喔,让我给你一辈子的爱,我会让你知道我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

“好……”巧巧点点头,再也拒绝不了他。

周遭的人看着这对情侣由争执到和好均受到感动。

听见不绝于耳的掌声,巧巧难得羞怯的躲在爱人怀里,而左清风则是得意扬扬接受众人道贺。

抱得美人归,这是他最初、也是唯一的目标。

这美人虽有点粗鲁、有点难搞,可是就是这么对他的味。

他飘荡多年的心,总算找到了靠岸的港弯,多年寻觅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今生的最爱,他真的很开心……

???

“怎么还没来?飞机都快起飞了。”巧巧频频张望,却找不到跟她约在机场的左清风。

他说在前来美国之前,堂主交付给他另一项重责大任,他一定得办好,否则他们的婚礼就免谈了。

她应该要相信他,可是随着登机时间的逼近,她的不安渐渐扩大。

他该不会又去哪里泡妹妹了吧?

她的心被嫉妒啃蚀得发痛。

“别担心,他大概在半路上耽搁了。”季权书安抚着她。

他其实已经渐渐习惯美国的环境,在这里他虽然不能上赌场,不过每个星期都有乐透彩券也满有趣的,他才刚喜欢上这套赌法,却因女婿的一句话又要回台湾去。

“啊!看到了。”巧巧看见左清风走向她,身高修长的他在西方人之中出色极了,

可是……他身后跟着个年轻女人,而且还是个辣妹!

好哇!他居然敢直接带人回台湾?

“巧巧……蔼—”左清风才在她面前站定,就被她用背包狠狠攻击,他退了几步稳住脚。

顾不得周遭一群人的围观,巧巧当场发飙,“你这个无耻的男人!你居然……居然……”

“我怎么了?”他一脸无辜。

巧巧气得说不出话,指向站在一旁的俏女郎。“她啊!”

左清风了解了。

“你以为她是我的爱人?光是你就够我头大了,我哪还有时间找别人啊!”他拉过俏女郎,“自己说你是谁。”

“我叫赵悦君,是风云堂堂主赵云龙的女儿。”她梳着染金的长发,一脸不悦的说。

“哦?”巧巧等着听解释,不过已经有点了解。

“我奉命护送她回台湾。”还好他皮粗肉厚不怕丢脸,她三天两头这样闹,他已经刀枪不入了。

“喔……”惨了,她又出糗了。

“这下你明白了吗?”左清风笑着拉住她,“你不信任我?”

“不能怪我,谁叫你前科太多。”巧巧耍赖的吐舌。

“先上飞机再说吧!”季权书笑着唤道。既然要回台湾,他应该可以继续赌吧?听说他这女婿是混黑道的,应该不会介意他赌博才对。

???

在飞机上,巧巧终于问出让她们母女俩都疑惑的问题。

“你为什么一定要爸爸回台湾?他很会输钱的,你也要跟我一样穷到去当牛郎啊?别想不开了。”

“我不会蠢到像你那样拿自己去赌。”左清风吻着她的额,“我打算向莫谌讨来你爸爸喜欢光顾的那间赌场,让他玩个高兴,我们也不用担心他欠债,你说这主意好不好?”

巧巧恍然大悟。亏他想得到这种点子。

“当然好,可是他会给吗?”莫谌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尤其他们两人感情又不太好。

左清风一脸自信的微笑,“嘿嘿,他不敢不给。”

“是吗?”

巧巧望着他笑得诡异的脸,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阴谋,不过她放心了。

虽然她的爱人依旧有偷腥之嫌,不过她得学着相信他,而且她又还没答应嫁给他,随时要反悔都可以。

她揽紧他,脸上满是幸福的笑。

不过她知道,若是她真的跑了,他一定会天涯海角追着她,因为他爱她嘛!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