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以晓 > 《冰火恋》
返回书目

《冰火恋》

第四章

作者:以晓

无月的夜,沁凉的晚风吹得枝叶沙沙作响,为这静寂的夜,增添些许不安定、诡谲的奇异气氛。立在一幢豪宅高耸且设有电流网的围墙之外的一棵古老大树,烈焰伫立其上,冷冷的审视眼前这幢深宅大院。

警卫、防盗电眼都不是问题,唯一称得上麻烦的,还是那十来双凶悍精干的黑色杜宾犬。

再怎么厉害,他也不可能不出一点声音,又同时躲开电眼的拍摄把那些杜宾犬解决掉,凭那些狗的灵敏嗅觉,地面是别想冒险踏上了。 果然,还是只有从上面进入这幢大得过分的宅子的方法可行。

烈焰考虑了下,做出决定。

他动作轻巧的攀过植于围墙边的树木,利落的自树上跃上屋顶,灵巧地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小心翼翼的踩踏由青色琉璃瓦所铺成的屋檐,烈焰四下观望后,他跃入某个房间的阳台,无声息的拉开落地窗,进入房间。

依着中介人所给的平面图,他进入主卧室,床上躺的人,是个看来痴肥的中年男人。

烈焰取出枪枝,鹰隼似的眼锁定床上的人的一举一动时,顺便将灭音器装上,耗时不到两秒。烈焰将上膛的枪瞄准致命处,解开保险,轻扣下扳机,便轻易地结束掉床上的男人。

上前确认目标断气后,烈焰将取人性命的枪枝摆在尸体的枕畔,转身离去,如他来时那般,动作迅速且无声无息。整个过程,从观察、进入到完成任务,所花费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在老树高耸的枝干上,一身黑衣装束的烈焰迎风而立,嘴角噙着一抹残酷且意念复杂的微笑。他又顺利完成一件工作,而且又再次破了他自己所创下的纪录……十分钟不到呐!短短几分钟内,就轻易终结掉一个人的生命,人类的生命真的很脆弱,随随便便一捏,就能够灭了他们的生命之火。

又再度看了眼大宅后,烈焰才拿起行动电话,与他的“经纪人”联络:“烈焰。”

(完成了?)冷凉的男声也不罗嗦,劈头就问:(你这次花了多久的时间?)

“十分钟不到。”烈焰的声音冷寒;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无端的想到白川雪音。如果她知道他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潜入他人住所杀了人,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会讶异、会责怪、会愤怒、会厌恶,还是会哭泣?

(你又破了你的纪录,第一杀手果然名不虚传……)男人不怀好意的拖长尾音,(不过,不晓得那位白川小姐,对你的评价会是如何?)

“你调查我?”闻言,烈焰勃然大怒,语气像是想宰了对方一般。

(不,正确来说,是偶然发现的。)男人倒是悠悠哉哉的,一点也不在乎烈焰的火气,(我去北海道的时候,发现你的屋里有女人,为了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能住进你的屋子,所以就调查了下;这一调查,就挖到了不少八卦……)

“不准动她。”太清楚这个人的脑子在打什么鬼主意,烈焰立即撂下最严重的警告:“鹰取封神,你要是动她,或是间接的让她受到伤害,还是让她受到其他人的骚扰,我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是认真的,这家伙虽然算得上是他的朋友,要是他存心招惹白川雪音的话,他会让他知道惹火他的下场是什么。

(烈焰,你动心啦?)鹰取封神的声音很愉快,面带微笑似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这样在乎一个人,而且还是女人。)

“不干你的事。”被人这样一语道破心事,烈焰又开始不爽了。

(呵呵,真的不干我的事吗?)鹰取封神笑得很诈、很贼。

“本来就与你无关。”烈焰皱眉,声音又冷又硬。“你没别的事了吧?”

(嗯……应该没了。)鹰取封神沉吟一会儿,(等等!有事想问你。)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僵硬。“说。”烈焰的眉仍是皱得死紧。

(你认识一个叫作橘未央的女人吗?)鹰取封神的声音有些严肃。

橘未央?不就是那个和鹰取这家伙一样怪异的人类吗?

“她是我这次的雇主。”烈焰有些纳闷,“你应该也知道,问我这件事做什么?”

(那女人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鹰取封神的声音咬牙切齿,像是在隐忍自己的怒火一般。

“说。”居然能让鹰取发火?有意思。

(那女人,她不是要你杀了她丈夫与前妻所生的儿子吗?)

“嗯。”烈焰应了声,静待下文。

(结果那女人,就在刚才,就是我正在和你讲电话的时候,她上了电视,因为她把她所有的财产全部捐给世界各地的慈善机构了。)

由声音听来,鹰取封神已额冒青筋,火到最高点。

“全部?”烈焰挑眉,有些讶异。他没想过那女人会做这种事情。

(没错!)鹰取封神低吼。

“你的意思是?”烈焰大概猜到他这么火大的原因了。

(你没有工资,而我的也没了!)居然做了白工?橘未央……很好,他记下了,居然敢让他做白工!“我无所谓,就当是帮朋友个忙。”果然,鹰取这家伙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做白工和浪费时间。

(你要帮朋友,你的工资不要是你的事。)鹰取封神的声音又酷又硬,火到极点,有着令人畏惧的恐怖气息,(但是,我一定会把属于我的那一份工资,从她的身上以两倍代价讨回……你说她是你的朋友,照这么说来,你一定有她的联络方法了?)

“我是有她的名片。”对于鹰取封神强烈的怒火,烈焰总觉得事有蹊跷。

(把那张名片传给我,我一定要和她把帐清算干净。)鹰取封神咬牙切齿的,像是恨不得将口中的人挫骨扬灰一般。

“有必要吗?”听着他益加火大的语气,烈焰不禁怀疑他到底是要去讨债,还是要去索命。

(什么?)烈焰的这句问话,令鹰取封神有些摸不清他想问的是哪件事。

“你有必要为了区区的酬劳这么火大吗?”对于他过分在乎的情形,烈焰觉得这件事不只没付工资这么简单,一定另有隐情,不然这个很少发怒的家伙,不会有着这么大的火气。

(这不只是工资问题。)鹰取封神由齿缝间迸出话来。

“哦?”烈焰等着他的说明。

(算了,这是我的问题,我自己解决就行,你早点把她的名片传过来。)

说完,鹰取封神便挂了电话,快得让烈焰措手不及。

那两个奇怪的人类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与他无关。耸了下肩,烈焰收起手机,灵敏的跃下树,跨上他停放在隐密处的重型机车,往居所飞驰而去。

雪音……

无端端地,烈焰的脑海里第N度浮出白川雪音美丽的容颜,以及她那双温柔的冰蓝色瞳眸。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没想到转眼之间,竟然已到了二月……他,也有整整两个月没见到她了,她现在一切好吗?

抛也抛不开盘踞在心上的影像,隐藏在安全帽下的俊颜,浮现失落怅惘,眼神空洞无依。

雪音……他唯一在乎、唯一能令他动心的可人儿。

烈焰轻轻一叹,又加速往长长公路的另一头飞驰而去,迅如闪电,消失在那一端的尽头——

☆☆☆

一如平日,白川雪音身旁的座位总是空着的,没人晓得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她一身的清冷难亲近,也或许是她所挑的位子不能打混;总之,她身边的座位老是空荡无人。

但,不管是什么事情,总会有例外——

“早安,白川同学。”宗方英司的声音温柔似水,笑脸和煦如阳。

“早。”轻点了下头,白川雪音又低首看着厚重原文书上的内容,没多搭理宗方英司。

宗方英司有些失望的笑了下,伸手拉开椅子坐下。

白川雪音困惑的看着宗方英司,微微蹙眉。

她不懂,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坐在她身边,没有人会愿意坐在这个正对教授、既不能摸鱼聊天、更不能偷打瞌睡的位子,而且这堂课的教授,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什么事都不管、什么进度都不上的美原教授,宗方英司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察觉到白川雪音困惑的视线,宗方英司转头面向她,脸上扬起柔和若风的微笑,“有什么事吗,白川同学?”

“没事……只是不懂你怎么会坐这里?”白川雪音启口轻道。

“不,我一直很想坐在这里。”宗方英司浅笑摇头。是的,从高中时期开始,他就一直很想坐在白川雪音的身旁,只是始终提不起勇气。而今天会提起勇气走过来,全因阿拓说服了他该对她展开追求,也全多亏了阿拓为他做的心理建设与加油打气,他这次终于能鼓起勇气走向白川雪音。

白川雪音没有搭腔,只是静静的、定定的看着宗方英司,聆听他的声音。

宗方英司微微红了脸,薄薄的脸皮,让他一下子便泄露出自己的心绪。“以、以前老是坐在后面,是因为要掩护阿拓打瞌睡……呃,阿拓他叫二宫拓……他、他是我的好朋友。”宗方英司结巴,有些手足无措。

“对,二宫拓就是我,叫我阿拓就行了!”爽朗热情的声音自大老远处传了过来,随即便靠上宗方英司的背,像只无尾熊似的死巴着他。

白川雪音因二宫拓的突兀出声与出现方式愣了下,“你好。”她点头打招呼。

“你也好,白川同学。”二宫拓的笑容咧得老大,炫目耀人。“喂,英司,你刚刚在说我什么坏话啊?”他扬高了声调,挑起一边浓眉。

“我从不说人坏话。”宗方英司敛了笑容,表情认真严肃,“我向来只说真实的事情。”

“啐!去你的!”二宫拓笑骂的同时,大掌也用力拍上宗方英司裹在牛仔裤下的大腿,啪的一声,响亮清脆。

“喂!阿拓,说实话有罪吗?”宗方英司抬臂,大掌拍了二宫拓一记,表情却是纵容无奈的,“你居然对我下这种毒手,会痛你知不知道吗?”

“哎呀,这你就不懂了,所谓打是情,骂是爱,我会这么用力的打你,代表我很爱你啊,亲爱的小司司。”说着,二宫拓还热情的抛给宗方英司一个飞吻。

“那么,我是不是应该以同等的爱,来回报你对我的感情?”宗方英司的眉微挑,似笑非笑的瞅住正卖力使媚,或者该说是搞笑耍 宝的二宫拓。

“呵呵!你的疼爱我可承受不起。”见到宗方英司这种高深莫测的神情,二宫拓干笑不已,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看来是打算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咱们都几年的交情了,你应该很清楚你能不能承受我的疼爱,阿拓。”宗方英司微微一笑,伸手扣住想落跑的二宫拓,“想去哪里,阿拓?”

“我、我、我尿急!”二宫拓忙不迭的扯开宗方英司的手,一溜烟的跑得无影无踪。

目送好友的背影好一会儿,宗方英司才后知后觉的想到,自己的身边坐的是他单恋多年仍无一点进展的心上人,薄薄的脸皮在瞬间又罩上了一层红彩。“让、让你看笑话了,白川同学……”他的笑容僵硬,显然是相当的紧张。

“你们的感情很好。”同样也看着二宫拓消失的背影,白川雪音若有所感的说道。他们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很好,都很珍惜对方、信任对方……这个,就是所谓的友情吗?

“大概吧!”宗方英司耸了下肩,泛红的脸色终于回复正常,能够正常说话,不再结巴。“和阿拓同班少说也有十年的时间了,我和他志趣相投,感情好也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白川雪音没有应声,只是轻不可察的微点头。

“那个……白川同学……”静静打量着白川雪音恬静的侧脸,宗方英司的脸又不自觉的微微红了。

白川雪音转头看宗方英司,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如、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我们想和你交个朋友……就是我和阿拓……你愿意吗?”宗方英司谨慎的看着她,仔细的观察她的每一个细微反应,生怕她会露出厌恶的表情。

白川雪音的眼神转为疑惑。为什么要和她交朋友?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种话,为什么他会想和她这个无趣又乏味的人做朋友呢?

“因为……”看出白川雪音眼中的疑惑,宗方英司再怎么尴尬,也得硬着头皮解释清楚:“我和阿拓看你都没有朋友,好像很寂寞的样子,所以、所以……就是这个原因。”

“我没有交过朋友。”白川雪音摇头,“我不懂朋友的存在意义,也不知道该怎么当别人的朋友。”

听出她没有拒绝的意思,宗方英司的心情是大大的晴天,神采飞扬的说:“就是因为不懂,所以才要学习。白川同学,如果你没有朋友的话,就让我和阿拓当你的朋友,好吗?”

“可是,当朋友该做什么事情?”白川雪音有些犹豫。从小,因为她特殊的外型与少言的个性,她从来没有交过所谓的朋友,她的世界没有朋友这个词。她根本不懂该怎么交朋友,该怎么与朋友相处。

“什么事都不用做。”宗方英司微笑摇头,“只要付出自己真心的关心,偶尔斗斗嘴、聊聊天;而当有心事,或是有了困扰的事情时,就可以说出来,和朋友们一起想办法解决。这个,就是朋友的相处之道。”

白川雪音点点头,脑子里有了概念。原来交朋友也像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模式啊!

“为什么愿意找我当我朋友?”白川雪音疑惑的问着。她知道自己的个性孤僻又不爱说话,一点也不讨人喜欢,但宗方同学不同,他的亲和力强,待人亲切有礼,随时都能和任何人打成一片,他为什么会想交她这个不起眼的人当朋友?

“因为……你看起来有点寂寞……”宗方英司微微一笑,只说了理由之一,其实最重要的理由,是因为他想接近她、想了解她,而不是一直待在原地观看她,被拒于她的世界之外。

她看起来很寂寞吗?微偏首,白川雪音开始思索这个问题,但是脑海里仍是没有答案。

“愿意当我们的朋友吗?”久久得不到佳人的应允,宗方英司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我不懂怎么和人相处,所以,请你们多多指教。”白川雪音很慎重的看着宗方英司说道。她是该学着怎么和人相处了。

“我们也要请你多多指教。”愿望之一达成,宗方英司露出快乐的笑容,眼睛闪亮亮的,“那么,叫我英司就行?你呢?希望我们怎么叫你?”

“还是叫我白川好了,不过,不用再加同学。”其实,她本来是想大方的请宗方也直接叫她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烈焰的脸突然浮上心头,让她改变了心意。

“好的。”即使只能叫白川,宗方英司已心满意足。没想到她真的愿意和他与阿拓交朋友,而且还一口答应……真的,他已无所求了。“我去告诉阿拓这个好消息,下课之后,我们三个一起去餐厅吃饭好吗?”

挣扎了会儿,白川雪音答应了宗方英司的邀请:“嗯。”虽然她还是喜欢一个人用餐,但是偶尔和别人一起吃饭,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朋友……她的第一个朋友。

思及此,她不禁微微一笑。

宗方英司瞪时看傻了眼,呆坐在原地,什么事都忘了。如果问他姓啥名啥,他可能还要再想个几秒才能想出来。

☆☆☆

一丝不挂的立在浴室里,烈焰仰头承接自莲蓬头内洒落的热水,任其冲刷肌理分明、线条优美的光裸身躯。

哔哔——

不识相的手机声,硬生生地打断了烈焰的享受。他冷着脸关掉热水,走出浴室外,心生不悦的接起电话:“烈焰。”

(有工作了,你接不接?)一个熟悉的男声传来。烈焰认出打扰他的人是谁,正是那个坚持死都不做白工的掮客。

“什么样的?”换成免持听筒接听,烈焰放下手机,随手抓来一件浴袍披上身,同时走向书房,将电脑开机,心情还是不大爽快。

(这一次是扮演正义之士。)讥讽的语气说完,接着是一连串模糊不清的低咒。

“鹰取?”怎么回事?他从来没听过这家伙咒骂过。

(你这该死的女人,走开!离我的音响远一点——快住手!你看你做了什么好事,你要怎么赔偿我——停止!该死的!你这个破坏狂,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毁了的那个东西是限量发行的!)鹰取封神突然大喊。

烈焰更是一头雾水。

(我是破坏狂的话,你就是守财奴,欧吉桑。)温温婉婉的女声传来,音量却也不小,(欧吉桑,你不是要我以身相许当你的女佣吗?我可是很认真努力的在打扫呢!你没听过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句话吗?)伴奏的是三道乒乓的合奏声。

(你是竭尽心力的在搞破坏!)鹰取封神狂叫(快给我住手!不!别动那个东西——不是叫你别动吗?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快给我住手!)

话筒的另一端听来相当热闹,烈焰也大概猜出那个女声是属于谁的;除了她以外,应该没别的女人有这能耐教鹰取封神尖叫。但她没道理会在鹰取的身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要我住手我就住手,那我不是显得太廉价了吗?)含笑的女声传来,接着是一阵匡啷声不绝于耳,听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人砸了一地般。

(橘、未、央!)鹰取封神咆哮。

果然是橘未央。烈焰摇摇头,嘴角含笑,继续听下去,方才被人打扰的不悦全消失得无影无踪。难得听到鹰取的吃瘪失控,不好好聆听,不是太对不起自己?

(我知道我的名字很好听,但是你也不用念念不忘吧?)橘未央声音柔媚似水,说的净是让人想吐血的话。(你这样子好像变态哟!还是你本来就是变态呀,欧吉桑?)

(谁是欧吉桑了?)

(喔,对喔!你还不到三十,说你是欧吉桑是有点超过了啦。)橘未央吐了吐舌,(对了!瞧你长得这样不男不女的,叫你人妖先生好了。)

(不男不女?橘未央,你、找、死!)她显然已犯了鹰取封神的禁忌,让他的声音在瞬间变得嗜血。(讨厌,人家还想长命百岁,怎么会找死呢?)橘未央甜甜的笑道,表情说有多无辜就多无辜,(喂,人妖先生,你刚才是不是在讲电话?)

(该死的!)又是一声低咒,(烈焰,你还在听吗?)

“嗯。”烈焰应了声,眼里、嘴角净是笑意。不愧是橘未央,瞧她没三两下,已将鹰取耍得团团转,真是厉害。

(我刚才说到哪里?)鹰取封神的声音很不自在。

“当正义之士。”烈焰微微一笑,因为话筒的另一端又再次传来某种东西被摔个稀巴烂的声音。(对,这次的工作就是为这个社会除去一个妄想要称霸世界,掌控地球的疯狂科学家!)鹰取封神咬牙切齿的说,(你接不接?)

“接。”就当是积阴德吧,日行一善。

(我刚才把那个人的资料传过去了,你自己看着办,这次的酬劳不多,因为是公家给的……)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又咆哮了:(你这个杀千刀的女人!不准再动我的东西、我的桌子!给我住手!橘未央,你找死!你竟然敢扒走我的钱包?你给我过来!)

又是一连串的嗓音,烈焰摇摇头挂了电话,脸上是幸灾乐祸的浅笑,同时,他移动滑鼠,连上网路,接收资料。

那个科学家居然在那里!

盯着荧幕上的字,烈焰错愕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

这次要到那里工作?为什么会是那里?该去吗?

定定的盯着资料,烈焰的心万般犹豫。

不是早就决定不再涉足那里,为什么这次的工作会在那里?他……该接这个工作吗?到了那里,他忍得住不去见她、不去吻她、不去抱她吗?

一咬牙,烈焰下了决定。

忍不住也要忍,他根本不适合她,也配不上她;无论如何,他都要把想见她的欲望忍下来!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千草
  2. 森田呆子
  3. 飘韵
  4. 紫璇
  5. 露西·高登
  6. 汎亚
  7. 艾莉
  8. 深蓝色
  9. 那芸
  10. 桑柔
  11. 关静
  12. 朱映徽
  13. 柏馨明
  14. 夏咏心
  15. 季旻燕
  16. 向芽
  17. 易琼
  18. 扬欣
  19. 任无双
  20. 邝灵枫
  21. 桑暧
  22. 桃莉·派蒙
  23. 罗沙伦
  24. 王渝
  25. 卡妹
  26. 唐絮飞
  27. 童馨
  28. 狻猊
  29. 寒湘依
  30. 黄蓉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