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以晓 > 《冰火恋》
返回书目

《冰火恋》

第一章

作者:以晓

下雪了吗?下雪了吧……

白川雪音的螓首靠在关闭的窗边,闭上双眼,静静聆听窗外的声音,背对着所有的人,自成一个无声的世界。

“白川,你知道教授刚才说的那本书,要到哪里才找得到?”

一个声音打扰了她静寂的世界。

白川雪音缓缓睁开双眼,轻眨几下,才转身以冰蓝色的眸子看着来人。

是宗方英司同学!

她启口,温婉的声音犹如落在水面上的融雪一样清澈。“图书馆里可以找到。”

“你在看什么?”宗方英司自动的走近白川雪音,同样望向窗外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校园景致。

白川雪音摇了下头,技巧性的退了几步。

“你在发呆?”宗方英司回首看向白川雪音,面带温和的浅笑,眼里有着不易察觉的倾慕。

白川雪音还是摇头,因为,她在听雪。

她在听下雪的声音,一种轻巧不会让人注意到的声音。

“中午了,一起吃饭好吗?”宗方英司早已习惯白川雪音的寡言,微笑着提出邀约。

“谢谢你。”白川雪音想也没想的便拒绝宗方英司:“我喜欢一个人吃饭。”她向来是一个人,也习惯一个人,苦身旁多了一个人,会让她非常不自在。

“是这样子啊!”宗方英司落寞的点了点头,笑容看来有些勉强,“那就没办法了。”

白川雪音点了下头,“我先走了。”

“再见。”宗方英司嘴角微扬,笑容里满是失落。

白川雪音转身离去,什么都没有瞧见,走得自在。

“英司,你还不死心吗?”

在白川雪音离去之后,一个男人走向宗方英司,长臂搭上他的肩,与他一起凝望离去的纤细身影。

“死心?”宗方英司自嘲的笑着,“光是看着她,我就没有办法把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我的心脏跳动频率也没有办法正常,你要我怎么死心?”

“但是,她永远不会爱上你。虽然很漂亮,她同时也很冷,她就像是雪,像是冰一样的人,你明知这一点。”二宫拓为好友的死心眼再次叹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死心眼?都已经四年多了,你不晓得放弃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他真不懂好友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好女人又不是只有白川雪音一个!

“能,只要她有了男友,我就会死心。”这是宗方英司在高中时期单恋了白川雪音一年,仍然没半点进展时,对自己许下的承诺。

“哈!”二宫拓皮笑肉不笑的斜睨宗方英司,“你的意思是你要到世界末日的那一天才会死心吗?”

“我是说真的。”宗方英司微皱眉,眼神严肃认真,“等她得到幸福的那时候,我就会死心。”

“就算有幸福,也要她肯把握啊!”二宫拓不以为然的说:“白川连你这种绝对专情、又符合三高条件的好男人都不要,更何况是其他的男人?放眼我们医学系,根本没有一个男人比你好嘛!”

“或许在她的眼中,有比我更好的男人。”宗方英司摇首,落寞之情溢于言表。

“那只能说她的眼光太高了。”耸了下肩,二宫拓放弃说服顽固又死心眼的好友,“走吧!我饿死了,吃饭去。”

“嗯!”应了声,宗方英司恋恋不舍的又看了白川雪音离去的方向一眼,才与二宫拓并肩往学校餐厅走去。

☆☆☆

大概是天性吧?白川雪音向来不爱人声、不爱人潮、不爱有人的地方。她喜欢静、喜欢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喜欢静得只能听见风声的地方。

走在积满雪的地面,她的心情轻松愉快——她爱雪、爱寒冷的天气,这也是天性,因为她不是人、因为她是妖怪、因为她是冰女。

尽管有着二分之一的人类血统,她还是个冰女,完完全全的继承母亲的所有特性、能力、外貌,父亲的那边,她完全没有遗传到,只有她那个温柔又爱笑的哥哥有幸得到——这就是男与女的差别。她得到的是母亲的全部,包括雪白的肌肤、冰蓝色的眼眸,怎么样都无法染黑的银白色发丝、以妖气治疗伤口、使物体冻结的能力;至于不爱笑、不爱说话,则是她自己的个性使然。母亲、父亲、哥哥都是爱笑的人,只有她,全家只有她就是不爱笑;哥哥的身上虽然也同样有着二分之一的冰女骨血,但他只有眼睛与母亲相同,其他的,与父亲几乎一样——小麦色的皮肤、深黑色的头发……这是她永远都不会拥有的。

她不是很介意,只是,有一点点的羡慕哥哥。

今天又下雪了,不知道这场雪会下多久

抬眼凝视灰暗的天,以脸承接自天空飘落的雪花,白川雪音缓缓的闭上了眼。该回家了,再不回家,天很快就会黑了。

想了几秒,她做下决定,转身走向公车站。

突然,一个细碎到几乎让人无法听见的声音,由树林的远处发出,让白川雪音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

是错觉吗?为什么她听到一种像是喘息的声音?

她微微蹙眉,立在原地,想要再听一次那声音,证明是否真是她的错觉。

那声音再度飘来,除了喘息声以外,似乎还隐隐约约的夹杂着不成句的咒骂,语气听来相当恼火。

不是错觉。白川雪音非常肯定在树林里确实有人,而且从声音听起来,那个人似乎受了重伤……

该进去帮助他吗?

立在原地,任纷飞的雪花飘落于发上、肩上,白川雪音抿着唇,一时之间很难做出决定。她不该涉入这种事情的,这只会招来麻烦,下大雪的日子,不可能会有正常人在树林里受重伤;但是,只有她一个人听得到那个人的声音,只有她能救那个人,她该见死不救吗?吁了口气,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见死不救。

四下张望,她在确定周遭没有其他人之后,她握了下拳,走入树林……

☆☆☆

瘫坐于洁白的雪地上,烈焰右手捂着不断冒出大量鲜血的伤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嘴里喃喃咒骂着。

可恶!竟然让他赢得这么狼狈,那个该死的水妖,他如果不把这笔帐讨回来的话,他就不叫烈焰!只不过是为了杀掉他的雇主而赢了他,让他失去身为保镖的面子罢了,他居然就牢牢的把这件事记在心上,挑他最虚弱的日子来找他打架,该死的!他头一次赢得这么难看!

咻……

一阵冷风吹过,冷得烈焰打了个颤。

还真的有点冷了,他如果再继续待这里任血流的话,搞不好他真的会死……他会死吗?死在人间吗?

就在烈焰陷入冥想时,一股妖气向他逼来。

烈焰狠狠的皱起眉,仔细判断逐渐向自己靠近的妖气,同时也将自身的妖气全部切断。他现在受了重伤,随便一个下级妖怪都能轻易地置他于死地,他不打算与任何一个妖怪交手而送命,他还要活下去……如果他还撑得住,不晕过去的话。

走在树林里,白川雪音感觉到她认为受了伤的那个人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妖气,而且是一股炽热得可以燃烬一切的妖气。

是妖怪?那……该救吗?她甩了下头,毅然的继续前进。

妖怪也是一个生命,而且还算是她的同类,岂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她仍迈开脚步往妖气的方向走去,但走到一半,妖气突然不见了。

怎么回事?那个人……该不会是死了吧?

心一震,她闭上了眼,仔细聆听风声。还有一点点细微的呼吸声,还没有死,可能只是晕过去。她的动作要快,不然那个人可能真的会死!

白川雪音加快脚步,小跑步的奔向呼吸声的来源处。

在哪里?在哪里?风声太大了,已经把那个人的呼吸声盖了过去!

她焦虑的左右张望着,脚步不曾停 过半分。救人如救火,晚了一步,那人的生命之火可能就这么熄灭。

咬着下唇,白川雪音着急的跑着,终于,她见到一个人影,一个在远处、瘫坐于雪地上的黑色背影。

一定是那个人!希望她赶得及才好。

白川雪音加快脚步,在她只离那人短短距离时,她见到那个背影缓缓往雪地上倒下。

心猛地一紧,她尽全力飞奔向那个人。

在她终于跑到那个人的身边时,她清楚的看见了殷红的血,将洁白的雪地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艳红。

天!大量失血!再不止血的话这个人必死无疑!

她扶起了倒在雪地、已经晕过去的人,迅速的以自身的妖气为他止血治疗。

昏迷之中,烈焰感到身上被一种很奇异的温暖包围着。

有人在他的身边吗?会是谁在他的身边?

努力了很久,他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皮,而映入眼里的,是一个人类……不,她不是人类,她身上有着冰冷的妖气,像雪女,也像冰女……应该是冰女吧!只有冰女,才会有一双漂亮的冰蓝色眼眸。“你……走开……少管我闲事……”烈焰颤着沙哑的嗓音,毫不客气的对她驱赶。

“我走开了,谁来救你?”白川雪音不带一点感情的说道,仍是努力的抢救他的生命。

难怪他的妖气那么温热,原来他是火妖呵,一个和她完全不会有任何交集的火妖,和她是各据两极的妖怪。但是,她还是不能放着他不管。

“不要……你救……走……”烈焰傲慢的回道,想拍开冰女放在他伤口上,不断放出妖气治疗伤口的小手。他也有身为火妖的尊严,与其要一个冰女救他,他宁可放着自己的伤不管,就算会因此送命也无所谓!

“我不能见死不救。”白川雪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转而看向他的伤口;火妖看起来竟比冰女还要冷酷,所有的火妖都是这个样子的吗?他的眼里,竟然连一点温度都没有。

烈焰没有回话,他还处于与白川雪音四目相接的震惊之中。

冰女……看起来竟然这么温柔?所有的冰女都是这个样子的吗?冰女不该是冷冰冰的吗?为什么她看起来这么温柔?她甚至连笑都没有笑!

好半晌之后——

“够了,我死不了,停下来,不要再把你的妖气浪费在我身上。”烈焰流畅地说道,听得出他的元气已稍微恢复了些。

白川雪音收了手,事实上,她也无力再治疗了,她的妖气为了救这个火妖,已全部耗荆

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她准备离去。天已经这么黑,再不回家就没有公车了,得快点去车站……

“你去哪里?”烈焰不解的看着起身的冰女。

“回家。”白川雪音轻道,伸手扶着树干,以防自己一个不小心因晕眩而跌倒。

“凭你这个样子?”烈焰连忙起身,伸手揽住看来比他的情况还要糟的冰女,心生不悦。

玩命也不是这个样子吧?她这样能去哪里?

“这是我的问题。”白川雪音摆明了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已经不只是你的问题了。”烈焰不爽的回道。这女人竟然拿自己的命来救他,她是不想活了还是怎样?搞什么鬼!哪有人会为了救一个陌生人这么拼命?“和我走。”再怎么说,到底是她救了他,他欠她一份情,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不必。”白川雪音想推开他,她讨厌与任何人有股肢体接触,除了她的家人以外,她一律排斥。“我自己能回家。”

“家?;这已经是烈焰第二次听到这个陌生的字眼从她的口中吐出。“你又不是人类,哪来的家?”妖怪在人类世界里,怎么会有空?就算是在妖怪世界里,也没有“家”这种东西的存在,这冰女的脑子有问题不成?

“我的父亲是人类,我有家人在家里等我。”白川雪音的脸色发白,强烈的晕眩感令她两脚发软,若不是有他的搀扶,她早已倒下。

“凭你现在这个样子哪回得去?”烈焰不以为然的嗤了声,原来她是半妖,有着一个家的半妖……

“不要你管。”白川雪音知道他说的没错,凭她现在这个样子,连走都很困难,何况是回家?但是,不试试看,又怎么知道她真的办不到?

“我是不想管。”烈焰的眼里露出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怜惜,“但你刚才也管了我的闲事,记得吧?”

“我只是不能见死不救……”白川雪音的声音愈来愈弱,话未说完,她已晕了过去。

烈焰深深的看了眼闭上双眸的不知名冰女后,将她拦腰抱起。

笨蛋,真的拿自己的命来救人!

他摇摇头,抱着软玉温香的双手收紧,迈开步伐离去。

☆☆☆

好热……好热……

白川雪音微微蹙眉,不安的扭动身子。这是谁的妖气?为什么会这么热?

紧咬着下唇,她感到呼吸困难,四周的空气,闷热得令她几乎窒息。她不明白为什么在她的身边会有这种炽热的妖气存在,她的身边应该只有熟悉的冷寒妖气才是呀!

烈焰纳闷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冰女,不懂她的表情怎么会如此的痛苦难耐?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他一靠近,她的脸色就变得这么糟?烈焰觉得有点不是滋味。

这个白痴冰女就这么不能接受他的存在吗?就连睡着了,也不能吗?

向来孤傲惯了的烈焰,觉得很不爽。

只有他能拒绝别人,其他的人休想拒绝他,只能够等到他玩腻了放手,这个白痴冰女也不会是例外!

心生不爽的烈焰,不考虑她的难受,恶劣的更加贴近表情难受的她。俊酷的帅脸贴在冷凉的颊上,滑向柔唇;他想听清楚喃喃呓语的她,到底在说什么。

“热……好热……”

“热?”烈焰皱紧剑眉,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喊热,室内明明就有空调,温度适中,没道理会让她热成这个样子才是。

瞪着脸色益发苍白的冰女,好一会儿,烈焰明白了。

原来是他的妖气,难怪她会热成这个样子。

他撑起身,两手掌心分别平贴于她的两侧。他打直手臂,居高临下的俯视她柔美的脸庞,接着,他切断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灼烫妖气。

还不醒来吗?她还要沉睡多久?还不想醒过来吗?

烈焰腾出一只手,像是无意识的撩起她的发抚弄着,蓦地,他用力的扯了下手上握住的那绺头发。不为什么,他只是不想再见她闭眼沉睡的模样,他想再次见到她那双水蓝色的瞳眸,一双荡漾着温柔波光的瞳眸。

是谁在扯她的头发?好痛!

被人扯了下头发的白川雪音微蹙眉,眼皮轻颤一下,而后缓缓的睁开眼。

他要定这冰女了!

在她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烈焰的心中做下这个决定。不为什么,就是这么一股纯粹的欲念浮上心头,这个念头来得快而且强烈,令他险些不能招架见到她的瞳眸时的震撼。他要她,不择手段的也要霸住她!

好冷的眼睛……

一睁眼,白川雪音便直直的望入一双殷红深邃、宛若红宝石一般的眸子,却是没有半点温度的眼睛。

这是谁的眼?白川雪音困惑的眨了下眼,眼神是充满疑问的。

她……她有见过这么冷酷的眼睛吗?她抿唇,想从记忆里找出关于这双眼睛的印象。

啊!是他,那个受了重伤的火妖。

“你的伤没事吧?”这是白川雪音醒来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烈焰闻言呆了。这女人为什么不问问自己的情况,反而关心他的伤?没大脑的笨冰女!他硬是压下在听到这句关心的话语时,胸口骚动不已的感觉。

“火妖,这是哪里?”这是白川雪音的第二句话。

她从没见过这个陌生的房间,全部都是黑色的——黑色的天花板、黑色的地板、黑色的墙、黑色的床、黑色的被子、枕头,还有一身黑的火妖,真要找出不是黑色的东西,大概就只有黑色灯所发出的光了吧?

“我的居所。”烈焰似笑非笑的瞅着她,已从震惊里回复过来,“你知道多管我的闲事,必须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白川雪音眨了下眼,一脸茫然。

他……他在说什么?她有管过他的闲事吗?对了!她治疗了他身上的伤。

“这个代价,得拿你的人来付。”才说完,烈焰便压下身子,密密实实的吻住她的唇,强悍的以舌撬开她的唇齿,狂烈的攻城掠地。

冰女的唇竟是热的,是因为她身上流有人类的血吗?

唇角轻扬,烈焰缠绵的吻蜿蜒而下,一路吻至锁骨时,一阵极冰的寒气向他袭来,冷得他打了个颤,停下所有的动作。

烈焰抬首看向她,发现那双冰蓝的眼已冻成了冰湖,不再似冰、不再温柔,这才是冰女应该有的眼神吧?

“放开我。”白川雪音的语气比冰要更冷、更寒上几分,冰蓝色的眸子里没有了温度,冷寒的妖气愈来愈强烈。

烈焰不得不放出自己的妖气与之相抗衡。

原来这个冰女也是会生气的。他的嘴角微勾,顺从地放开她的手,退离她的身子;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他不希望她出现这么冷酷的眼神,她不适合,他更不喜欢。

“你也管了我的闲事,不是吗?”他不也救了妖力耗尽的她吗?凭什么他就不用付出半分代价?白川雪音双手撑起沉重的身体,额际冒出几滴冷汗。

头好晕,是因为过度使用妖气吗?她现在的身体虚弱得不像话,连坐着都累,这样的身体能支撑到回家吗?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美言
  2. 绿嫣
  3. 洛彤
  4. 唐琰
  5. 风向韩
  6. 皑银
  7. 陈毓华
  8. 黄翊
  9. 紫灵君
  10. 水铃
  11. 米子米
  12. 庄晓翔
  13. 纪乐芸
  14. 洛晨
  15. 冷漾人
  16. 苏盈
  17. 行歌
  18. 叶小树
  19. 茱倩
  20. 关静
  21. 月惜
  22. 白云
  23. 冬虫
  24. 梓云
  25. 那芸
  26. 点心
  27. 安祖缇
  28. 黄诗云
  29. 花漾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