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黎孅(黎奷) > 《被虐狂郎君》
返回书目

《被虐狂郎君》

第一章

作者:黎孅(黎奷)

位于市区黄金地段,三公尺高的围墙围成一个占地近千顷的世界,一个将云与泥分隔的世界。

围墙外十公尺的地方仍是私有土地,也就是说,这座围墙十公尺外才见得到马路、行道树、公司行号等等。这围墙里的建筑物,不是公园、公墓、公司,而是一所贵族学校。

是的,就是贵族学校——私立“净扬学园”,一所由幼稚园直升至大学的超贵族学园。

在台湾,“净扬学园”的地位就等于是英国的伊顿中学,所有名绅、贵族的富家子女,都会被送进这所学园。

为什么?

其原因很多,第一:学费问题,读得起“净扬”的人,必定十分、超级富有,才付得起一学期逾百万台币的学费与杂费。而贵,就是地位的象征。

第二:贵有贵的代价。“净扬学园”的设备、师资是所有普通学校皆望尘莫及的。

第三:控制子女的交友状况。他们是天之骄子,怎可与围墙外的平民们平起平坐?

第四:能成为“净杨学园”的名校友之列。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再不也要和名人沾上边,反正对“钱途”有利就对了。

说到这名人,“净扬学园”之所以闻名国际,还全都得归功这些名人校友。

近一、两年来,“净扬学园”又再度造成话题,原因就是四名少年的“丰功伟业”。他们短短十天内整垮一家跨国企业,以十六岁之龄。

这四名男孩来自“四大家族”,都是含着钻石出生的天之骄子,以司徒倔为首,带领范姜晔、宇文况、慕容恣,在“净扬学园”内作成作福、无法无天。这些家伙在校内享有一切特权。若说围墙内外是云与泥的世界,那这四个人在校内的地位无疑是天神,贵族中的贵族了。

宇文况,一个喜怒全写在脸上的男孩,总是笑脸迎人,是这四人中最好相处的。

慕容恣,斯文儒雅的美男子,在金边眼镜下的里只心机深沉的眼,是四人中的军师。

范姜晔,不多话的男孩,常望着某一个定点呆上二小时,那模样让女学生们看成是忧郁,教一干女孩醉死了。

司徒倔,集心机、阴狠于一身的男孩,脾气坏、挑剔,是四人中家境最富裕的,自小被父亲以继承人的方式教养长大,目中无人,除父亲和好友外,他认为其他人全是低等生物。

由于四人的姓氏皆是少见的复姓,因此“净扬学园”的学生称这四人为“四姓”。

故事,是要从这些家伙十八岁,高三那年说起了……

开学的第一天,通常是没啥事的,而且这一天可以不来学校,但是。大家还是都来了。

中午,午餐时刻,高中部的学生餐厅让人给挤了个水泄不通。校内为学生们请来名厨为学生服务,想吃什么就有什么,收费自然比照五星级饭店。

但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是,学生餐厅竟然安静无声,贵族学校就是不一样。不过,仔细瞧,餐厅内有一桌四周的座位都空着,没人坐。奇了,在这个抢位子吃饭的时刻,竟有位子空着?再仔细瞧瞧,那桌共有四个、人,原来,是“四姓”坐在那里,难怪他们的四周这么安静。

司徒倔优雅地交叠双腿,炙热的阳光照得他左耳上的银色耳扣闪闪发光。

“全世界的人都挤到这儿来了吗?”他语气中明显的不悦让其他三人叹息。

“倔,你太夸张了,高中部学生不足一千两百人,餐厅有很多位子还不是空的?”宇文况别有用意地瞟了膘他们四周空旷的位于。

“是吗?”司徒倔皱起眉头。“那么为什么空气都发臭了?”

“倔,口德,拜托。”慕容恣头大的提醒他。

司徒倔冷嗤一声,“低等生物!”

倔真的没救了!

慕容恣与宇文况相视,心有灵犀地认定。

“倔,少说两句吧,他们没招惹你。”范姜晔开口了,他是少数能劝说司徒倔成功的人之一。

连晔都开口了,他还能多说些什么?

“恣,说说今年有几只蚂蚁中途转过来就读吧!”司徒倔很有礼貌地请幕容恣开口。

见司徒倔愿意换了个话题,慕容恣也就顺势下台阶。

“今年只有一名学生转入,高中部一年级,是暑假时入学测验的榜首,背景查不出来,只查到……”说到这,司徒倔的耻笑声打断地的高谈阔论。

“不会连名字、性别也查不出来吧?”司徒倔耻笑得很明显了。

慕容忽不想与司徒倔一般见识,虽然倔笑他能力不足,但是,他就不相信倔有办法查到这新生的背景资料。

“是查不出来,又怎样?”谁教资料库有道厉害的密码锁死了那个新生的资料,不过,还是让他查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能力不足就直说,我不会笑你的。”司徒倔睁眼说瞎话。

“倔,你不要太过分。”范姜晔温和地道。

“开个玩笑罢了。”司徒倔依然故我。

真搞不懂自己是犯贱还是怎样,让倔耻笑这么多年,没和他绝交真是奇迹了!慕容恣暗忖。

“我还没说完。”慕容恣叹口气又接着说:“查到的资料,有一点八卦嫌疑。”

“八卦?!”宇文况感兴趣地睁大眼,“说说着。”

“资料显示,全台湾的公私立高中、高职、五专,没有一所学校敢收这位学生,不知是受了谁的威胁,让这个人只能就读‘净扬’。”

“后台呢?”司徒倔挑眉,好玩的问。

“没有后台。”

太爆冷门了!

“保证人呢?”司徒倔又问,感到有趣的笑了。

“理事长。”慕容恣不意外见到其他人挑眉的模样。

在“净杨学园”有理事长做保证人的,包括他们“四姓”在内,也没多少个。

“听说在‘RICH’俱乐部驻唱,我看八成是女的!”慕容恣下断语。

“很有趣,”司徒倔扬起令人发毛的笑容,“提醒我有空去会会这人。”

“倔,人家可没招惹你。”慕容恣摇头叹息。

“日子太无聊了,总要有点新鲜的。”司徒倔挥挥手,表示事情就这样决定了。然后,他心情突然大好,哼着歌喝他的咖啡。

倔太反常了!三人一致认定他今天吃错药。

掘的嘴一向恶毒,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是,倔是不会无故找人麻烦的,除非有人伤及他的自尊,不用倔开口,他们三个也会报复。两年前那件事,就是一个不长眼的家伙出口冒犯了倔,更动手推了倔一下,别怪倔太狠,因为他最后动用“四大家族”的力量让那家伙倾家荡产了。

倔有严重的洁癖,不喜欢别人碰他一下,因为那让他觉得恶心。

追根究底,谁教那家伙没风度?生意让倔他爸抢了,便不甘心地对倔动手动脚,他是活该倒楣!

他们有预感,未来的日子不会太安静了!

人家说一白遮三丑,所以,女孩们莫不希望自己有一身白嫩无仅、晶莹剔透的肌肤。放眼望去,“净扬学园”内的女学生们几乎都是这一型的。

然而,高中部一年A班里,就有一个“例外”。

黝黑的肌肤,不似其他女学生那样白奋透明,还有,不出色的五官、平凡得可以。

眼睛,勉勉强强构得上是内双;鼻子,不是塌的,但也不是多挺;唇,大小还算适中。反正,就是一句话——平凡到不能再平凡,与美丽无缘,但至少出门不会吓到人,只能以清秀称之。

但是,这么平凡的五官,却让人一眼就忘不了。因那眉宇之间透露出的英气及那股与生俱来的气势与魄力,撼人不已。尤其是她惊人的身长比例,竟是少见的二八身,虽然身高只有一五七,但因比例好,看来至少有一六五。她不男性化,她常穿短裙出门,但她就是帅,连强调女性柔美的羽毛剪,在她身上也只有一个帅字可以形容。

全身上下,唯一可取的地方,就是那双腿,匀称修长,漂亮得可以去拍丝袜广告了。

那双让所有女生嫉妒的腿的主人——汪靛,绕起二郎腿,支着下巴靠在桌上,无聊得要打哈大了。

她淡淡的扫射班上的女学生,个个白皙透明,显然不常运动、晒太阳。也难怪,“净扬学园”入学考的前三十五名学生全分配在同一个班级,其余的就常态编班了,而她所读的班级,很不巧的,正是集菁英之大成,自小学五年级起便集中在一班,严格教育,在智育方面的要求自然比体育方面要高。

听说因为她中途转过来就读,不巧的又拿了入学测验榜首,挤下一名优等班的学生,让那学生大哭失声,几乎要自杀了…对不起,她可不是故意的。

“汪……汪同学。”班导师惧于她的气势,战战兢兢的开口。“你……你当班长……好……好不好?”

“班长?!”汪靛挑眉,原以为上高中后可以不用再当班长了,想不到还是得当。

自从小学四年级时让人“陷害”后,她就一直当班长,唉……

“听说班长可以决定自由课的上课内容?”汪靛不答反问。

“对、对、对!”班导师连忙点头。

自由课指的是下午一点到二点的时间,视各班班长决定上课内容上课。

“那好,我当。”汪靛诡谲地笑了。

“谢谢你的配合,汪同学!”班导师松了口气,连忙向她道谢。

“汪靛你当班长耶,太好了,你看起来就像很能干的样子。”一等导师宣布完,女孩们全围在汪靛身边。

“敢情你们把我当保母了?”汪靛揶揄一干富家女。

“我们没有……”有也要说没有。

“行了。”汪能挥手要她们别紧张。“坐下。”

女孩们依言乖乖坐下,眼睛仍盯着汪靛不放。

“班长……制服穿在你身上……好帅哦!”一个女孩鼓起勇气,说出所有女孩的想法。

“谢谢夸奖。”对这一类的赞美,她已经很习惯了。“你们也很漂亮。”

白色长袖衬衫,外搭苹果绿背心、同色系A字裙,裙子长度在膝上七公分,裙摆右侧开了一道三公分的叉,脚踩三公分高的咖啡色圆头不系鞋带的皮鞋,搭配及膝泡泡袜,白底墨绿色菱形花纹。天气若凉了则再一件同色系短外套,冬天则是一件墨绿色风衣。

汪靛皮笑肉不笑的瞧瞧自个儿身上的制服,讽刺地道:“贵也要有贵的有代价嘛,你们说是吗?”

学费花光她暑假打工赚来的钱,制服不好看她就砸了学校。

“我们来研究一下以后的自由课要玩些什么。”收起讽刺的嘴脸,江靛拿出课表来。

“玩?!我们的自由课都在读书耶!”

汪靛差点昏倒,真是浪费光阴。

“不会游泳的举手。”汪靛说完,就见到所有女孩难为情的举手。

“家里有游泳池的举手。”她捺着性子再道。

结果,大家又都举手了。

汪靛忍着爆笑的冲动,拼命深呼吸。

“我们班的自由课一律游泳,我教你们。”她下决定。

不意外的,抽气声四起。

“会瘦哦!”汪靛放下诱因。

“真的?”女孩们眼睛全亮了。“班长,你身材那么好,是不是游泳的关系?”

“可以这么说。”

“哇!我也要学!”

抽气声变惊叹声,女孩们全兴致勃勃。

“至于男生嘛------”汪靛扫了一下班上的白斩鸡军团。“也游泳吧!”她摇头叹息,唉!健康很重要的。

“后天第四节的体育课打室外排球,晒晒太阳。”汪靛指着课表决定。

“什么?!晒太阳,不要!”现在换男生不肯了。

汪靛不齿地扫过那男生道:“赢得了我再说。”

“你那么矮,还敢挑战?”男孩说得很鄙视。

汪靛最讨厌人家说她矮。

“篮球。”汪靛火大了。“我明天跟你比篮球,一对一,敢不敢?”

“好,就比篮球。”男孩得意地咧嘴笑。“输惨了可别哭。”

不知道是谁哭哦!汪靛冷笑,心中已有胆案,往后要怎样整这群男孩子了。

笑她矮,看不起女人?

我要他们付出十倍代价……

第二天,在一年A班男女对峙的鼓噪声中,展开了一场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男孩仗着自个儿身高上的优势,丝毫不把汪靛放在眼里,球技华丽,但中看不中用,害汪靛没劲的直打哈欠。

“请你认真一点好吗?”她索性坐在地上,任男孩去耍他华而不实的球技。

“怎么?认输啦?”男孩抓着球在食指上转,脚踏三七步,眼神充满着鄙视。

“赢一只孔雀没有什么成就感。”汪靛懒懒的开。“但是,被一只孔雀看不起,就丢脸丢大了。”

语毕,汪靛站起来,轻松将他手中的球抄走,在对方反应不及时,运球至三弄线外,轻松投球,空心得分。

男孩闪神呆楞一下,立即回神追上去。一场实力悬殊的球赛正式开打,只见个子小小的汪靛如入无人之境,俐落投球得分。

没有华丽且稳扎稳打的球技让对手招架不住,最后,在时间停止前一秒,汪锭自三分线上出手,球漂亮的进篮,再一次空心得分。

男孩不可置信地盯着计分扳——三十八比十二,汪靛赢了,而他连她一半的得分也没有!

“笑我矮?”汪靛居高临下,冷笑脾脱着跌坐在地上的失败者。“我看高也没什么用处嘛!”

她摇明耻笑失败的男孩空表一七五的身高,中看不中用!

“明天给我去晒太阳!现在,到游泳池去,我会好好训练你。”她要把这些白斩鸡变成乌骨鸡。

“全给我到游泳池集会!”汪靛一吼。一年A班所有学生皆快速行动,生怕惹怒她。

汪靛步至休息区拿背包,警觉性让她感觉到有人在看她。

她反应快速地朝目光来源瞪过去,杀气腾腾的。

有人跌跤的巨大碰撞声响彻整个体育馆。

“况,你没事吧?”慕容恣强忍着笑,扶起从椅子上摔下去的宇文况。

“还……还好。”宇文况觉得面子挂不住,一张俊脸全红了。

都是她啦!突然回头吓人干么?呜……害他的形象全毁了。

汪靛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站着,她要看他们能玩出什么把戏。

“嗨,你好!”慕容恣表示友善,首先开口。

“不好。”不料汪靛不给面子。驳回他的好意。

慕容恣一愣,竟有他出马还失败的情况?

“别这样,交个朋友嘛!”宇文况很快的自伤感中恢复,展现他无人能敌的笑容。

“谁要跟你交朋友!”汪靛烧了一盆冷水在宇文况头上。“无聊!”

被羞辱得很彻底了吧!

“你好凶……”自尊心一度受创的宇文况,这下再也帅不起来,委屈地望着汪靛。

“我最讨厌有人在背后瞪我。”

“我…我们没有瞪你,只是在观察你而已……”宇文况急着解释。

“我又不是细菌,观什么察?”汪靛咄咄逼人。

“况,你少孬了。”慕容恣以他为耻,天哪!况何时像只被虐待的狗似循这么没尊严。

“恣,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宇文况深觉受到鄙视,不服的反抗。

“为什么就是有人不懂何谓自知之明呢?”汪靛忍不住出口讽刺。

日日在司徒倔的讽刺洗礼下,宇文况又怎可能听不出同一种讽刺方式呢?

她在讽刺他?好过分……

“我是慕容恣,他是宇文况,很高兴能认识你。”慕容恣一手扯着自尊心被破坏殆尽的宇文况,一面分心、友善的向汪靛自我介绍。

唉,这学校的无聊人士特别多!

“一年A班,汪靛。”她说完,头一甩,转身走了。

喝!

慕容恣与宁文况傻眼了,这女的未免也太帅了吧!

“等一下!”慕容恣一急,一反往常儒雅的形象,慌张地喊道。

“又怎么了?”汪靛停下脚步,不耐地对着他们。

这两个人真烦!

“我只是想问一下,你要去哪里?”虽让她看得很轻,但他就是想缠她。

“游泳池。”汪靛做懒的回答。

慕容恣与宇文况两人眼一亮,显然十分感兴起。

“我们也去!”

汪靛打量的眼光来回在两人身上梭巡。

戴眼镜的看似温文,实际上是个厉害人物,说不定很好玩。

至于,喜怒哀乐全在脸上的那一个,说天真嘛,又有点不太对劲,这也是个厉害人物。

但是,说到要和她一起去游泳池……汪靛再次看看他们身上的名牌服饰,嘲弄地道:“你们是要去洗游泳池,还是去游泳?”

“我们可以换。”宇文况想玩想疯了,难得遇上一个体育超强的女孩,他兴奋极了。

“随便你们。”汪靛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们,走了。

两人快速冲回教室,拿了放在柜子里的游泳装备就跑,顺道架走在走廊发呆的范姜晔,拿足三人的东西便往游泳池冲。

范姜晔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搞什么花样,只是呆呆的跟着走,直到换好泳裤,让两人架到泳池畔,才知道他们想干么。

“嗨!汪靛,我们来了。”宇文况兴奋地朝在水中教女生打水的汪靛招手。

汪靛差点跌倒,这人到底几岁了?

“不要理他,我们继续。”汪靛当没听见,继续教导女生打水。

“恣?”范姜哗满脸问号,低问在一旁同样兴奋的慕容恣。

“新来的转学生很有意思,你等一下就知道了。”慕容恣示意他稍安勿躁,静静看下去。

宇文况知道汪靛当作没看到他,一时气不过,走至池畔,长臂一伸,拦腰将汪靛自水中抱起。

“我在叫你!”

汪靛反射神经十分了得,一踢腿将胆敢碰她的人一脚踢出去。

“谁准你碰我的!”汪靛杀气腾腾地瞪着倒在地上的人。

宇文况也傻了,他原以为她只是运动神经了得,想不到手脚也挺厉害的。

“我……我跟你开玩笑的。”宇文况急忙解释。

“开玩笑?”汪靛危险地眯起眼。

“哎呀呀!别气嘛汪同学,这家伙交给我教训。”慕容恣落井下石,在宇文况肚子上狠狠补上一脚。“你忙你的。”

宇文况疼得在地上打滚。可恶的恣,你行!

“不用了。”汪靛眼中精光一闪。“大家还是朋友吧?”

“当然、当然!”慕容恣笑得十分谄媚,让一旁的范姜晔也傻眼了。

“是朋友就该互相帮忙,你说是不是,宇文况先生?”汪靛蹲下来,笑着问宇文况。

“是是是!”

“那……”汪靛站起来,双手环胸,目露凶光,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手指慢慢指向泳池内打打闹闹的男孩们。“你们就负责将那群白斩鸡教会游蝶式、自由式吧!”

“白斩鸡?!”哇哈哈!形容得太好了……不会吧?教他们…宇文况欲言又止,一脸为难。

“怎么?不愿意?”汪靛冷笑,“这个朋友……”

“愿意、愿意,我十分愿意!”宇文况急忙应允。

她又将目标转向慕容恣。

“你呢?”

“我?我自然是一千、一百个愿意喽!”生怕也会受到和宇文况一样的“特殊待遇”,他连忙答好。

“既然愿意……”汪靛趁两人反应不及时,将他们推下水。“就给我下去,好好教!”

慕容恣和宇文况先后冒出头来,两人心有灵犀,一致认定这女的心狠手辣。

“你们很闲嘛!以后每天下午一点到这里来报到,不来……哼哼!”汪靛放活威胁。

“是、是、是,我们会来的。”两人乖乖听话。

好可怕的地方!

范姜晔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快溜!

“你是谁?”汪靛质疑。

“我…范姜晔。”还是被抓到了,唉!

“和那两个天才是一起的?”汪靛打量着眼前的男孩。

“同班同学。”范姜晔简短的回答。

“哦,这样呀。”汪靛眼闪精光,“你怪怪的哦!”她朝他笑得别有用意。

“呃?”范姜晔心头一惊。“你…”

“你小心了,有空,我会去找你聊聊天。”好玩,太好玩了!

想不到“净扬学园”有这么多好玩的事!未来的日子,呵呵,精采哟!

推荐龙都国际娱乐

  1. 于心
  2. 樱桃
  3. 唐昕
  4. 千草
  5. 月下香
  6. 谢珊
  7. 侯妤媛
  8. 安安
  9. 采莳
  10. 任媜
  11. 孤星
  12. 凌淑芬
  13. 流觞
  14. 洁尘
  15. 水湄
  16. 章庭
  17. 雪中空灵
  18. 卫风
  19. 叶晴
  20. 喵咪
  21. 唐席
  22. 子钥
  23. 唐婧
  24. 言子夜
  25. 于佳鹭
  26. 昕语
  27. 汐烨
  28. 子艾
  29. 朱颜
  30. 宛柔
龙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