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言情小说 > 龙都国际娱乐 > 以晓 > 《傲猫的玩具》
返回书目

《傲猫的玩具》

尾声

作者:以晓

怔愣的望着耿剡律专注的眼,一时之间,卫非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一切都太过突然!

他从来没想过耿剡律会喜欢自己。他和他,一直都是处于敌对的关系,从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子;就好像眼镜蛇和猫鼬一般,他们两个就好像天生的敌人,打从一照面就看对方不顺眼。

他讨厌耿剡律的大嗓门和易怒,而耿剡律讨厌他的不搭理人和恶劣的说话方式,他怎么样都没有想到卫非攸会喜欢自己,想都没有想过。

“为什么喜欢我?”他不懂耿剡律,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他,会喜欢上一个孤僻、不爱理人、三不五时就让自己暴跳如雷的人。

他不懂为什么耿剡律会喜欢这么恶劣的他,因为就连他都觉得自己的行为恶劣。

“天晓得!”耿剡律撇撇嘴,不自觉的笑了,眼里的温柔驻足不去。“我一直以为我是讨厌你的,可是,我却又莫名其妙的在意你。我在意你的举动,在意你的眼神,在意你的表情,在意你所有的一切,当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我已经过分的在意你,那时我才恍然大悟,其实我已经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你了。”

“在意我?”卫非攸的心一震,胸口似乎在瞬间滑过一股温热。

“对,我很在意你。”耿剡律突然的搂住卫非攸,将他紧紧的圈在怀中。“我虽然很容易生气,但是我很少失控;可是你随随便便的一个不屑眼神,就能轻易的让我跳脚;你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我的喜怒哀乐,这就是我在意你的证据。只有你才能让我失常,也只有你才能对我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

“我吗?”卫非攸任耿剡律搂着,没有半点挣扎。

“只有你。”耿剡律的语气再肯定也不过了。

卫非攸沉默了。

他知道自己能够轻易的惹毛耿剡律,但是,他从来都不曾深究过原因……这就是原因了吗?一切的原因,就只因为耿剡律喜欢他?

“非攸。”耿剡律轻唤不知神游到哪去的卫非攸,后知后觉的开始紧张了起来。“你对我,又是什么样的感觉?”

对耿剡律的感觉?

卫非攸抬首看向耿剡律,伸手推开了他。

他……其实也不大清楚自己对耿剡律的感觉,因为他从来都没去想过这种事情。

一开始,他讨厌耿剡律,因为他太善于制造噪音,有他在的地方就和安静绝缘,所以他不喜欢他。但是,直到发现了他是一个有趣的玩具之后,他才接受了他的存在,勉强能够忍受他发出的噪音。

他不讨厌耿剡律。

理出了这个结论,卫非攸看向耿剡律,没有给他半点回应。

“非攸,你……你讨厌我抱你吗?”被推了开的耿剡律,心情顿时沉重不安了起来。

讨厌耿剡律抱着自己吗?

不特别讨厌,也不特别喜欢,但是……当他太过专注的盯着自己看的时候,他会全身不自在。可他也不讨厌那样子的感觉,那种感觉会让胸口发热,回想起来,其实也是不错的。

卫非攸摇头。“不讨厌。”

“那,吻你呢?你讨厌我吻你吗?”耿剡律悄悄的松了口气,但还是有着不安,甚至更加的紧张。

讨厌耿剡律的吻吗?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他不喜欢被吻的感觉,但是他喜欢吻耿剡律,喜欢把他压在地上的感觉……这要算讨厌还是喜欢?

“我不喜欢被吻。”卫非攸的回答令耿剡律的心沉到谷底。“不过……”他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耿剡律紧张得连呼吸都停住了。

“我喜欢吻你,也喜欢把你压在地上。”卫非攸认真的看着耿剡律。

一瞬间,耿剡律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样子……算是喜欢他的吻吗?

“那,我问你最后的问题好吗?”耿剡律伸手握住卫非攸的肩,眼睛专注认真的盯着卫非攸的亮灰眸子。

卫非攸看着耿剡律,一声不吭的等待他说下去。

“你……喜欢我吗?”耿剡律深吸了一口气,才将这个艰难的问题问出口。

喜欢耿剡律吗?

卫非攸微微的皱起剑眉,很认真的开始思考。

他不讨厌耿剡律,不讨厌他抱着自己不放,不讨厌被他吻,甚至还喜欢吻他;同时,他也喜欢看他气急败坏的表情,喜欢看他有苦说不出的拙样,喜欢看他专注打球的认真模样,喜欢他像个孩子般的撒娇样子……

好多的不讨厌,好多的喜欢。

“非攸……”耿剡律怯怯的唤着卫非攸的名,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沉默这么久,一个心悬在半空,几乎就要让他窒息。

望向耿剡律,清楚的见到了他眼中的担心、不安、紧张,一瞬间,卫非攸恍然大悟。

他也喜欢耿剡律,也不只是朋友的喜欢。

微微一笑,卫非攸的眼中流转的是温柔的波光。“剡律,你知道我的生日吗?”

“啊?”耿剡律愣了下,不懂卫非攸为什么会冒出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来,这一愣,让他大意的没听出卫非攸已改口叫他“剡律”,而非连名带姓的叫他。

“听说今年的冬天会很早。”他的呆样还真有趣。

耿剡律明白的点点头。他也听说过。

“我很怕冷。”他的嘴巴居然还开开的。

耿剡律又点点头。猫儿似乎都很怕冷,他不意外这只黑猫也怕冷。

“我的生日是十一月十九日。”笨蛋,还不打算合上嘴?

耿剡律再点点头,记下了。

“你打算送我什么生日礼物。”不怕吃一嘴灰尘吗?蠢!

“你想要什么?”耿剡律反应很快的问道。

“我想我需要一条围巾。”卫非攸的眼中闪过一抹恶作剧的光彩。

“这简单。”耿剡律决定在学园祭结束之后,立刻去物色一条适合卫非攸的围巾。

“我比较喜欢手工的。”卫非攸眼中的笑意再明显也不过了。

“咦?”耿剡律瞪大了眼,有一种很不妙的预感;非攸该不会要他……

“你就织一条给我吧。”卫非攸轻轻的笑了,他会很期待的。

“非攸你……”

耿剡律启口欲言,却被卫非攸打断。“我喜欢黑色。”

“我不会织埃”果然被他猜中了!非攸真的要他织一条围巾送他。

“学就会了。”他会很期待耿剡律这双笨手织出来的围巾。

“非攸……不会吧?”非攸不会这么整他吧?他明知他连领带都会打得乱七八糟,现在居然要他织一条围巾?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晓得织出来的围巾会不会像破布。

“非攸……”耿剡律的声音哀怨无比。

“等你织好了,我再告诉你我对你的感觉。”抛下最有力的诱饵,卫非攸潇洒走人,心情愉快的步出了弓道社的社团教室。

看来,今年的生日一定会很有意思。

***

学生会室里,一群人围在一个蛋糕前,开心的唱着生日快乐歌。

这群人正在庆生,寿星是向来不爱热闹的卫非攸,蔚心学园大名鼎鼎的孤傲黑猫。

在众人为他唱完了生日快乐歌后,卫非攸闭眼许愿,很快的便倾身吹熄烛火,面无表情的接受朋友们的掌声。

“切蛋糕吗?”学生会会长询问寿星大人的意见。

卫非攸摇头。

“拆礼物?”书记干部接着问,一群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到一只不起眼的牛皮纸袋上--他们实在很想知道耿剡律到底送了什么东西给自己的最爱。

“嗯。”卫非攸望向为数不少的礼物堆,似笑非笑的微扬唇角。他伸手拿了个粉红色包装的礼物,疑惑的看向众人。

“这是我送的。”学生会会长甜甜笑着。

微皱眉,卫非攸很快的拆开。礼物是一本书,书名叫作“同志秘戏一百招”。

“非攸,你用得到这个吗?”陆又司很同情的看着皱眉的卫非攸。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想,他和剡律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的。”安澄羽贼贼的笑着。

“非攸猫儿,千万不要辜负我的心意喔。”学生会会长细声细气的叮咛嘱咐,“虽然我还没有看过这本书,不过它对你和剡律来说,应该会有一定的帮助。”

剑眉皱得死紧的卫非攸看了手上的书一会儿,才将之收入自己的背包。

“来,接下来拆我送的礼物吧。”学生会书记双手奉上一个用鹅黄色包装纸包好的小盒,笑容和蔼可亲。

怀着不好的感觉,卫非攸拆开了包装纸,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精巧的小玻璃罐,里面装的,是漂亮的淡紫色液体。

“这是香水,据说有Cui情作用,以后说不定会派上用常”不等卫非攸发问,书记干部便自动自发的解释这个礼物的名称与用途,笑容是她一贯的优雅大方。

卫非攸抿了下唇,勉为其难的收入背包。

“再来是我的。”安澄羽笑眯眯的抓来一个米白色的小布袋,很快乐的交到卫非攸的手上。

蹙了下眉,卫非攸打开布袋,布袋里面装着一个看来像是药膏的东西。

卫非攸直觉的不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非攸,这是润滑剂,我想以你的智慧,应该知道怎么使用这个东西吧!”脸上挂着的是天使般的微笑,安澄羽的眼中却闪烁着恶魔似的笑意。

“澄羽,还是你送的东西最实用。”学生会会长深感佩服。

“对啊,不愧是咱们学生会的副会长,眼光真是独到。”书记干部微微一笑,显然非常引以为傲。

陆又司这次没有说话,只是以非常非常同情的眼神看着卫非攸。

卫非攸倏地结上小布袋,火大的扔到背包里。

“非攸学长,这是我送的。”陆又司抓来水蓝包装的礼物,非常慎重的将礼物交给卫非攸。“我可以保证,这个礼物绝对很正常。”

卫非攸不发一语的接过礼物,拆开缎带,里面包的是一个椭圆造型的黑色绵布抱枕,上面以银线绣了一只爱睡猫儿。

看着这个抱枕,卫非攸淡淡的笑了。

总算有一个比较正常的礼物……“谢谢。”

卫非攸诚心向陆又司道谢,感谢他给了自己一个值得收藏的生日礼物。

“学长喜欢就好。”陆又司微微一笑,样子有些腼腆。

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牛皮纸袋上。

“剡律还没赶过来。”会长说。

“我们能不能先看礼物?”书记问。

“非攸,拆开看看怎么样?”副会长提议。

“不晓得剡律学长到底送了什么。”未来学生会会长陆又司很是好奇。

卫非攸微微一笑,拿起了牛皮纸袋,而在拿起的瞬间,砰的一声,学生会室的门被人用力推开,来者正是缺席的耿剡律。

“你来了啊,剡律暴龙。”学生会会长笑眯眯的。

“非攸猫儿正要拆你送的礼物呢。”书记干部娇滴滴的说道。

“非攸,快拆开来看看。”安澄羽努力怂恿卫非攸将牛皮纸袋打开。

给了气喘如牛的耿剡律一个微笑,卫非攸打开了牛皮纸袋--

“这是什么东西?”陆又司很纳闷的打量纸袋内的黑色物体。

“看起来像是毛线做的。”安澄羽凑近了纸袋,想看得更清楚点。

学生会会长优雅地夺下卫非攸手上的纸袋,将纸袋内的黑色物体抽出。“这是什么?怎么歪七扭八的?”

“这个东西……”书记干部接过手研究,看了老半天,她还是一头雾水。“这个……应该不是抹布吧?”

“喂!那是围巾啦!”花了一个月的心血被人视为抹布,耿剡律火大的想杀人。

“围巾!?”四人错愕的对望一眼,又看看手上的黑色物体,脸上皆露出怀疑的表情。

“那是我亲手织的,我还会搞错不成!”耿剡律火大的一把抓回自己的心血结晶,理也不理四人的呆愣表情。

他将其珍而重之的交到卫非攸的手上,暗红眸子溢满温柔。“生日快乐。”

接过据说是围巾的黑色物体,卫非攸笑着打量捧在手上的黑色毛料。

还真是丑,连抹布都比这个漂亮,但是……这是剡律亲手织的围巾,他一定很努力吧!要他这个笨手笨脚的初学者在一个月内交出一条围巾,做出这样子的成品,还真是不简单。

将像条抹布的围巾圈上颈子,卫非攸满足的笑了,登时看傻了所有的人,包括耿剡律。

但,卫非攸接下来的举动更让众人讶异--

极自然的伸手搭住耿剡律的肩,勾下他的脖子,卫非攸就这么大剌剌的给了耿剡律一个热吻。

“非攸!?”耿剡律呆住,不敢相信卫非攸居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吻了自己,而且还是热烈的舌吻!

天啊!非攸他怎么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照约定,我现在告诉你我对你的感觉。”银眸盯住看来狼狈的耿剡律,吻了人的卫非攸脸不红气不喘的,像是个没事人一般。

耿剡律提心吊胆的等待。

微微一笑,卫非攸专注的看着耿剡律,像是在许下什么诺言似的。“我也喜欢你,不只是朋友的喜欢。”

耿剡律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狠狠的搂住卫非攸,搂住了他最重要的人。能得到非攸的青睐,这辈子他已别无所求了。

卫非攸就这么任耿剡律抱着,脸上扬起一抹笑。

如果这世上,真有所谓的幸福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样子,应该就是一种很大很大的幸福了吧!

番外篇

天很高,风很凉,今日是卫非攸的十八岁生日。

坐在弓道道场外的木质廊道上,卫非攸的背倚着廊柱,若有所思的望着高高在上的蔚蓝天空。今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据说十八岁的生日是具有特殊意义的,而他也期待了一段时间,但……为什么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愣愣的望着辽阔无际的穹苍,卫非攸的脑海忽然掠过耿剡律的灿烂笑脸。

是了,他高兴不起来的原因就是他--耿剡律!

想到耿剡律,卫非攸的唇抿成一直线,眼神也变得锐利且不悦。

剡律是他的情人,而且还是一个缠他缠得很紧,一个老是担心他会被其他人抢走的情人;可是他的黏人行为,在半个月前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午休时间,剡律再也不拖他一起吃饭;晚上,剡律再也没拎着他最喜欢的苹果茶到宿舍拉着他说些有的没的;休假时间,剡律再也不硬扯着他四处乱走……

卫非攸锐利的眼神缓缓地黯淡下来,失了平日的冷然无波,也失了一身的冰凉气息,整个人看来落寞而无依,光彩尽退。

剡律他……是不是已经厌倦他了?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卫非攸一双偏银色的双眸,泄露出了他心中最深处的不安。

他……很喜欢剡律,而且相处的时间愈长、愈久,那种特别的喜欢、特别的感情就会渐渐变深、变浓……只是,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而他与剡律的相处模式也都是剡律主动,他总是被动的等待剡律的亲近。他一向都是被动的那一方。

这就是剡律开始疏远他的原因吗?这就是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肇端吗?

可是,他向来就不是那么主动的人,要他改变真的很难。即使,他真的很喜欢剡律,喜欢他到了无可自拔的地步……

闭上眼,卫非攸陷入了沉思,而当他再度睁开眼时,他的瞳眸透露出了坚定的意志。站起身,卫非攸拾起自己弃置在一旁的弓与箭。

拉满弓,卫非攸毫不迟疑的放出箭矢。咚的一声,箭矢正中红心。

他不喜欢横隔在他与剡律之间的暧昧情形,他也讨厌剡律给他的这种疏离感,他更厌恶自己还要揣测剡律心思的不确定感。所以他决定了,他要去找剡律问个清楚,他要得到确切的答案,他已经厌烦了在原地等待。

就像射箭一样,若不毅然放出箭,那么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是否能正中靶心!

***

步于已是枫红片片的红叶走廊上,卫非攸面无表情,只是维持着一定速度的向前行,让人无法观察出他的喜怒哀乐。

篮球社里找不到剡律,桌球社那边也没有剡律的下落,就连学生会的人都不知道剡律他到底在哪里。实在很奇怪,因为除了这三个地方之外,他不认为剡律还会跑到哪里去。

陷入思绪中的卫非攸看着前方,双眼却没有半点焦距,只是机械式地移动稳定的步伐。倏地,他双眼有了焦距,脚步也停止了前进。

卫非攸的视线定于前方约莫二百公尺远的地方,定于枫树下的两人身上。

那是两位身着学园高中部三年级制服的少年,一高一矮,个子较为娇小的少年背对枫树树干,而个子较为高大的少年则是倾身靠向娇小少年,手臂顶着树干。

见到这对看来正在亲热的身影,卫非攸直觉反应就要转身绕道而行,但是就在他已半转过身时,却突然定住了。那个人……

莫名地觉得不大对劲的卫非攸在定格了一秒后,又缓缓转回身体,相当专注、仔细地凝望枫树下的两位少年,而在观察了好一会儿后,他瞪大了眼。

剡律!?卫非攸不敢置信的眨眼再眨眼,但他所看见的,仍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酷帅脸孔,而那张俊脸的主人正开心的笑着,笑容灿烂得让人不禁因而目眩神迷。

剡律他为什么会……

卫非攸完全傻在原地动弹不得,好一会儿都没法反应过来,脑袋同时呈一片空白,就连呼吸也忘了继续。

好一会儿,他终于有了行动--僵硬地转身走人,而方才所有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情绪都涌进脑海。

这算什么?

咬紧牙,卫非攸死命的深呼吸再深呼吸,试着将过分激动的情绪平复回来。

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吗?

卫非攸无法压抑自己心中的那股愤怒。如果说,耿剡律有了新欢,挑明了告诉他,他或许还不会那么生气;但是耿剡律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背着他、瞒着他。

他最恨的事情就是被人背叛、欺骗,尤其是被他喜欢的人这么做;耿剡律已经犯了他的大忌,他绝对不会原谅耿剡律!

卫非攸怒气腾腾的往前走,感受胸口那抹深刻的痛、蚀骨的痛。

不,他不要为这种人感到心痛,太不值得!

胸口发痛的卫非攸义无反顾向前走,脚步愈来愈快,而他的身后,原本不甚清晰的脚步声也愈来愈近,愈来愈重。

卫非攸很清楚这个脚步声是属于谁的,清楚到不用看身后人影也可以笃定。

这个脚步声,除了耿剡律以外,不会属于其他人。

“非攸!”耿剡律的声音从卫非攸的身后传来,这让卫非攸更加快了脚步。

“非攸!”长手长脚的耿剡律一下子便追上了快步疾行的卫非攸,同时伸手拉住了他。“你怎么都不理我,你没听到我的声音吗?”

卫非攸倏地停下了脚步,差点让煞不住脚的耿剡律一头撞上。

“找我有事?”卫非攸冷冷的直视耿剡律,脸上是耿剡律从未见过的笑--冷血、残酷、冰冷的像是想大开杀戒。这是怎么回事?耿剡律直觉的不想见到这样子的卫非攸。这样子的卫非攸让他感到陌生、感到无所适从,让他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一道又高又厚的墙。“非攸,你心情不好吗?”

心情不好?他现在的情绪岂是“心情不好”这四字就可以形容的!

“还好。”卫非攸勾唇一笑。他向来善于掩藏自己的怒气,愈生气,他就笑得愈开心,只是他不晓得他怒极反笑的模样往往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不像啊,你看起来明明就火大得想揍人。”耿剡律担心万分的瞅着卫非攸“你怎么了,非攸?”

没错,他现在的确是火大的想揍人,但是他更想一把火烧了杵在他眼前的这个人。“没什么。你的心情不错?”

“是不错。”虽然不明白话题为什么会跑到他身上来,耿剡律还是乖乖的回答卫非攸。“非攸,不要转移话题啦,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好问题!卫非攸的微笑更冷了。“你最近都在忙什么,整天都见不到你。”

“我?”耿剡律开心的咧开一口白牙,暗暗心喜于卫非攸对自己小小的在乎。“我还以为你都不会注意到咧,不过,这是秘密。”

卫非攸非常想将心中所有的暴力想法诉诸行动,但是,他还是立在原地笑着。“哦?连我都不能说?”

“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你知道。”耿剡律开心的笑眯了眼。心情很好的他,就这样忘了继续追问卫非攸异样的灿烂笑容。“如果让你知道的话,那就不好玩了。”

好不好玩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们完了。“分手吧!”卫非攸面带笑容,云淡风轻的说道。

他不是没有试着相信他,也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不把握的,既然耿剡律还是不老实招认,不直接向他道歉,那就别怪他。

分手?“咦?”耿剡律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刚刚收到的讯息。

非攸他刚刚真的说了“分手”这两个字吗?

“我说,我们完了,分手吧!”卫非攸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更加让人胆战心惊。

“为什么?”耿剡律无法接受这样子的发展;刚刚非攸不是还笑着和他闲话家常的吗?为什么下一秒就说他们完了,他们要分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最讨厌被人背叛和欺骗。”卫非攸敛下笑,面无表情的瞪视状似困惑的耿剡律。“你背叛我,这就是理由。”

“我没有背叛你啊!”耿剡律觉得自己好冤枉,简直是百口莫辩。

“说谎。”卫非攸根本不信耿剡律的任何一句话--都是谎言,不听也罢。

“我真的没有背叛你啊!”耿剡律欲哭无泪。“非攸,你怎么会这么认为?你明明知道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好,那就让他死得明白一点。“我问你,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我都在忙……”话即将脱口而出时,耿剡律及时咬在嘴边。“不行,告诉你就不是惊喜了,而且,我还不想让你知道。”

除了讨厌欺骗、背叛自己的人以外,他也很痛恨死不认错的人。“我们分手。”语毕,卫非攸转身就走;他不想再见到耿剡律,就连一秒也无法忍受。

耿剡律当场傻祝“非攸,别这样!”愣了一秒,他连忙拉住笼罩了一身寒气与戾气的卫非攸。“我告诉你、我告诉你,那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分手?”

卫非攸用力揍向耿剡律。“我不想听。”

已经来不及了,就算他现在向他认错,他也无法原谅他了。

***

“非攸,拜托你听我说。”被卫非攸使劲的揍了一拳,毫无防备的耿剡律痛得脸色发白,但是他还是抓着卫非攸不放。

卫非攸皱紧剑眉,又回身重踹耿剡律一脚,但是他发现痛得冷汗直流的耿剡律仍是抓着自己不放,不得不承认,他有些心软了。“要说快说。”

“你不是很喜欢喝苹果茶吗?”耿剡律的脸色一片惨白,他的声音也微弱,但是他还是紧抓着卫非攸不放手。“我想说苹果派和苹果茶都是苹果……所以,我就跑去学怎么做苹果派……想给你当生日礼物,我不想告诉你……就是想在今天晚上给你一个惊喜。”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你为什么刚才在树下和别人接吻?”为什么要说谎骗他?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的全部说出来?

卫非攸的面无表情看来与平常无异,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有多痛。

“我没有做这种事,我想吻的人只有你一个。”耿剡律捧住了卫非攸的脸,直勾勾的望入他眼里。“相信我好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听到这种莫名其妙的流言,但是我绝对不碰、不吻、不爱你以外的人。”

“我没有听到什么流言!”低吼着,卫非攸使劲的推开耿剡律,先前压抑住的情绪一口气爆发了出来。“我是在五分钟前亲眼看到你和别人揍吻,就在红叶走廊的枫树下!”

“我没有啊!”耿剡律按退卫非攸,直到他的背抵住了枫树树干。“我刚才是在树下和人交谈没错,但是我绝对没有吃那个人,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你和他的姿势那么暧昧,不管是哪个人看都会觉得你们在接吻,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卫非攸再度低吼,同时挥拳揍向耿剡律的腹部;耿剡律痛得微弯腰,手肘顺势抬起,正巧抵在卫非攸的上方。

等等!这个画面……好眼熟……好像在哪儿看过?

愣愣的看着耿剡律,卫非攸在呆滞了将近五秒后,他终于想起来曾在哪里见到这个画面--就在五分钟前,画面一模一样,惟一的差别只在于这次较为娇小的少年是他自己。该不会……

“剡律,我刚揍的地方,是不是前不久也被人接过?”卫非攸大概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仍是开口向耿剡律求证。

“你怎么知道?”耿剡律咬着牙忍耐,不让自己发出可耻的哀号声。

他真的误会剡律了。看着强忍着痛的耿剡律,卫非攸自责的垂下头。

他一共接了剡律两拳,又踹了他一脚,力道都没有保留,剡律一定很痛。

“非攸,你揍也揍了,听我说好不好?”虽然被人狠狠揍了二拳,但耿剡律仍是不死心的想要把事情说清楚。

“不用说了。”卫非攸抬起头,定定的看着耿剡律透着慌乱的眼,接着,他主动环住了耿剡律的腰。“我相信你。”“你相信我了?”耿剡律对这急转直下的发展感到一头雾水,不过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他还是很高兴。

卫非攸终于有点动摇,不管理由是什么,他如果不把握机会说清楚的话他就是笨蛋。“非攸,我绝对没有和别人乱来,我只喜欢你一个人,真的。”

“我知道。”看着耿剡律澄澈无伪的暗红眸子,卫非攸淡淡的、温柔的的笑了。“对不起,我应该信任你的,是我太冲动了……”

“没关系,这代表你真的很在乎我。”终于证实了自己清白的耿剡律咧嘴而笑,看来就像只呆呆的大笨狗。“而且,你会那么冲动,和我最近没去找你多少也有关系吧?下次,我会让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不会再让你有担心的机会了。”卫非攸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偎在耿剡律的怀里。

半晌后--

“对了,剡律,刚才揍你的人是谁?”突然的,卫非攸问了这个差点就被他给遗忘的问题。

“教我做苹果派的人……”耿剡律极不甘愿的回答。

“他为什么揍你?”卫非攸非常率直的又问道。

“我告诉你,你不要太失望……”耿剡律吞吞吐吐的。

卫非攸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等待下文。

“因为……他教我做苹果派做了半个月,结果我做出来的成品还是只有外形能看,味道根本不能入口。”耿剡律愧疚的视线四处瞟,“非攸,对不起啊,我本来是希望给你一个惊喜的,结果……还是没有办法,我会另外找一个礼物给你的。”

卫非攸轻轻的笑了出声。

“非攸?”耿剡律纳闷的向下望,见到了开怀笑着的卫非攸。

“不用再找什么礼物给我了。”卫非攸缓缓收敛笑意,脸上的微笑温柔似春风。“你这份心意我收下了。”

没想到,这个笨手笨脚的耿剡律会想到要亲自做苹果派当他的生日礼物,他真的很意外,也有点感动就是了。

“可是,今年是你十八岁的生日……”

“如果你真要送我礼物的话……”卫非攸一双盈满笑意的眸子一点一点的转为深邃难测,十指也不知在何时开始不安分的游移在耿剡律肌理分明的身躯上。“今天晚上到我宿舍房间来。”

“做什么?”尚未看出卫非攸脸色微妙变化的耿剡律呆呆反问。

“你来了就会知道。”卫非攸神秘一笑,接着拉下耿剡律的头吻住了,不让再有思考的时间,发问的机会。

十八岁的生日当然要过得特别一点……澄羽他去年送的礼物应该还没过期吧?

-本书完-

龙都国际娱乐